0

    十三命宫,这让很多人绝望得连的力气都没有。

    “十三命宫。”有多少人失魂落魄,喃喃地说道:“为什么要让我生在这样的时代呢,这不是存心要虐我吗?”“这一世,李七夜必成仙帝!”就算在此之前有与李七夜为敌的老一辈,此时不得不承认地说道。

    李七夜不理会众人,带着李霜颜她们去了诸帝城。

    诸帝城,乃是一座巨大无比的帝城,可以说,在帝疆没有帝城比诸帝城更加巨大了。

    诸帝城,传说是在遥远的时代乃是帝主所居住的城池,在这里,帝主曾经统御整个帝疆。

    多少年过去,诸帝城无主,整座巨大的帝城看起来有些黯然无光,没有那种冲天而起的帝势。

    在诸帝城的上空,高高地悬着一个巨大无比的帝钟,这个帝钟不知道多久没有被敲响过了,帝钟之上都布满了铜绿。

    这一只帝钟传说中有帝疆的帝皇才能敲得响,其他的人不管你是有多么强大,都是无法敲响这只帝钟。

    李七夜来到了诸帝城外,他看了一眼高高悬在天空上的帝钟,然后轻轻地叩了一下手指。

    “铛、铛、铛……”帝钟响了,一声声悠远的钟声传遍了整个帝疆,在帝疆之中,每一位帝兵都听到了这帝钟之声。

    事实上,这只帝钟不是帝疆中的帝皇才能敲得响,只有拥有帝剑的人才能敲得响这帝钟,此时李七夜敲响帝钟,那是在召见其他三位拥有帝剑的帝皇。

    “轧——轧——轧——”随着帝钟被敲响,诸帝城那紧闭的城门缓缓打开。这扇帝门也不知道有多久没打开过了,当它打开的时候,一股远久的气息扑面而来。

    “你们留在外面。”李七夜吩咐梅素瑶她们,然后只身踏入了诸帝城。

    李霜颜她们二话不说,留在了诸帝城外。

    很多人看到这样的一幕,都不由十分惊奇。一直以来,外人根本就打不开诸帝城的城门,那怕是神皇都不行,但是。今天李七夜却轻易地打开了诸帝城的城门。

    “先是魔策宫,现在是诸帝城,第一凶人实在是太邪门,似乎世间没有什么可以难得了他一样。”有人不由喃喃地说道。

    “世间还有什么事情比十三命宫更邪门的事情?”他身边的人说道:“连十三命宫都有了,其他的事。那就不算是一件事了。”

    听到这样的话,这人也不由苦笑了一下,的确是,世间没有什么比十三命宫更邪门了,比起十三命宫来,其他的变得不值得一提了。

    “邪佛,魔王,帝皇,竟然如此变换自由,李七夜这是究竟怎么样的一颗道心。”也有见识广博的强者不由为之好奇。不由喃喃地说道。

    不管是李七夜为魔王,还是为帝皇,就算他身份可以假冒,但是,魔气,帝势,这种东西是无法装出来的,这种东西,你必须有一颗魔心、一颗帝心才行。

    “咚、咚、咚……”当很多人都还好奇之时,天空颤了一下。一支铁骑飞施而至,这正是一支庞大的帝兵队伍。

    这支队伍为首的是一位帝势滔天的帝皇,这尊帝皇瞎了一只眼睛,而另一只眼睛看得起特别的妖异。

    这位帝皇乃是帝疆国三大帝皇之一邪眼帝!

    虽然。帝疆国有少的帝国,但是,这一次李七夜敲响帝钟,只有三大帝国的帝皇才可以出席!

    这支队伍瞬间奔驰到了诸帝城外,邪眼帝跳下战车,吩咐帝兵。说道:“留在城外。”说着,就走入了帝城之中。

    邪眼帝刚进去,听到“轰”的一声,另一支队伍赶到了,这支队伍的领队是一位看起来儒雅的帝皇,这是帝疆的三大帝皇之一,一页帝。

    一页帝到来之后,也把自己的队伍留在了诸帝城外,独自一人踏入了诸帝城。

    没有一会儿,帝疆的三大帝皇中的最后一位帝皇,百胜帝,他也到来了,他跟前面的两位帝皇一样,把自己的队伍留在诸帝城外,独自进入了城内。

    在帝城之中,李七夜穿着帝衣,高高地坐在那里,看着三位帝皇一一的到来。

    “战帝,你终究还是回来了。”三位帝皇落坐之后,一页帝缓缓地说道。

    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依然是高高在上地坐在那里,他的帝势比三位帝皇强大。

    “嘿——”邪眼帝不由冷笑了一声,说道:“战帝,你这样的一个外人,你觉得适合在这里发令施号吗?”

    对于邪眼帝的冷笑,李七夜只是缓缓地乜了他一眼,说道:“邪眼,别在我面前阴阳怪气。我是不是外人,这重要吗?重要的是我有一颗帝心,比你更强大的帝心!”

    说到这里,李七夜目光一寒,冷冷地说道:“如果你不服气,尽管可以站出来挑战我,我会把你全身的帝势吸干,让你从一个小兵从头开始!我相信,在这帝疆是有很多帝皇乐意掌执你手中的帝剑的!”

    邪眼帝冷哼一声,不愿意再说话。在战帝面前,他只是一个晚辈。更何况,李七夜说得也对,在这里,是什么身份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一颗帝心。

    战帝得到了帝剑,他就是得到了帝疆的承认!事实上,他也是千百万年以来唯一得到帝疆承认的外人。

    “既然大家好不容易聚集在一起,有话好商量,好商量。”百胜帝打圆场地说道。

    “我这个人一向都是好说话。”李七夜懒洋洋地坐在那里,依然是高高在上,说道:“但是,如果有人想挑战权威,那就一切变得不好商量了。”

    邪眼帝冷哼一声,虽然他在心里面多多少少对战帝有意见,但,也不愿意与战帝撕破脸皮,毕竟,众帝之国的强大整个帝疆都是知道的。

    “不知道战帝此次归来是有何打算呢?”一页帝忙是换一个话题,说道。

    众帝之国封于雪山之中,很久未问世,这对于帝疆来说,是一件好事情,特别是对于三大帝国而言。

    百胜帝也是探试地问道:“战帝是否有意踏上征途!”在帝疆,很久有一段时间没有帝国踏上征途了。

    “难道你们不想踏上征途。”李七夜看了百胜帝他们一眼,淡淡地说道。

    一页帝张目欲言,但是,最终他只是轻轻地叹息一声。

    “我是想!”百胜帝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但是,比起上一个踏上征途的帝国来,我们帝国还是有所不足,所以,我想再熬几个时代,再踏上征途。”

    对于帝兵来说,对于帝疆的所有人来说,时间,不是问题,他们最不缺的就是时间了,平时他们如果不是打仗,如果不是挖矿,那就只有沉睡了。

    “你觉得可能吗?”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你觉得有机会再熬几个时代吗?”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就算是邪眼帝都不由瞪着李七夜,立即问道。

    “对于我们来说,或者可以说,时间不是问题,我们最不缺的是时间。”李七夜淡炒地说道:“但是,那都已经是过去式了,那只是以前的事情。现在,对于我们来说,对于整个帝疆来说,时间特别的珍贵。”

    “战帝这话——”此时,其他两位帝皇都不由大吃一惊,百胜帝不上吃惊地看着李七夜。

    “葬佛高原不会给你们这样的时间。”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以我保守的估计,葬佛高原很有可能在这一世动手。”“这只怕你的估计而己。”邪眼帝冷哼一声,不是十分相信地说道。

    李七夜冷淡地看了他一眼,说道:“邪眼,你觉得我有骗你的必要吗?如果我想夺去你的一切,用得着耍阴谋吗?凭着我的一颗帝心,我就可以掌执整个帝疆的帝势,借着帝疆,我吸干你的帝势,那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邪眼帝脸色一沉,冷哼一声,虽然不服气,但,也不得不承认这样的话。如果李七夜真的是吸干他的帝势,他就是失去一切,从一个小兵从新开始。

    “你们不要忘了,我可是能随心进来,也可以随心出去。”李七夜缓缓地说道:“对于葬佛高原,对于那老和尚,我比你们更了解,我已经见过他的状态了,他已经有随时一战的准备了!”

    此时,邪眼帝他们都不由相视了一眼,如果说,葬佛高原真心准备开战,这对于他们来说,时不待我,以前,他们最多的就是时间,现在一下子变得时间紧迫。

    “不知道战帝有何指教?”一页帝开口说道。

    李七夜看着他们三个人,缓缓地说道:“这一次来,我就是跟你们商量这件事情,我的众帝之国,可以与你们三大帝国联手,一同踏上征途。”

    “一同联手?”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邪眼帝他们都不由怦然心动,众帝之国的强大,他们是一清二楚的,更何况,众帝之国拥有的帝王金那是多到可以吓死人。

    “不过,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李七夜看着三位帝皇,缓缓地说道:“踏上征途,我们众帝之国可以捎你们一程,但,我有条件。”

    今天临时有事,所以提早更新。

    …

第1097章 五帝    “滚——”李七夜双目一张,体魄璀璨,在这瞬间,破穹斧体瞬间爆发,恨地无环!

    破穹斧体,这可是力大无穷的体质,此体一出,可掀翻大地,撕碎天宇。

    “砰”的一声巨响,那怕是帝兵,在李七夜的破穹斧体之下,依然也是无法镇压李七夜,一声巨响,帝兵瞬间被砸飞出去。

    九界总使整个人都被抛得飞了出去,狂喷了一口鲜血,在此时此刻,神王也不够用。

    这一幕让所有人都不由为之窒息,

    “连帝屠都打不出来,敢在我面前大言不惭。”李七夜冷晒一笑,大足从天而降,一足之下,踏灭万道,崩碎星辰。

    镇狱神体,此时,镇狱神体在李七夜身上施展出来,完全让人无法想象,神魔哀鸣,所有人都看到天道都为之崩碎。

    同样的仙体,在李七夜身上施展出来,那完全变得不一样,完美无瑕,让人无法挑衅,仙气冲天,此时的仙体在李七夜身上施展出来,那才是真正的仙体。

    “砰”的一声巨响,天穹碎裂,李七夜无敌的一足踏下,崩碎了一切,但是,这一足未能把九界总使碾成肉酱,这一足,被挡下了。

    在生死瞬间,九界总使祭出了一张仙图!随着“⊙↓嗡”的一声,仙图璀璨,走出了五尊无上的伟岸身影,这五尊伟岸无比的身影挡住了李七夜的这一足。

    五尊伟岸的身影浮现,五股强大无匹的帝威瞬间镇压了整个帝魔小世界,在这五股帝威之下。天地万物一下子变得无比的渺小。日月星辰都一下子黯然无光。

    五位伟岸的身影。这是五位仙帝的帝蕴,如此五位仙帝的帝蕴出现在这里的时候,不管是谁,都是为之骇然失色。

    “五帝图!”看到这一张仙帝,有识货的人不由尖叫一声。

    五帝图,传说是飞仙教的仙帝留下的,传说,飞仙帝第一个画下了自己的图像。后来飞仙教的四代仙帝都先后画下了自己的图像。

    可以想象,一位仙帝的底蕴,这都已经足够惊天了,五位仙帝的底蕴,这就完全让人无法想象了。

    在五位仙帝无上的身影之下,就算是神魔也为之伏拜,也为这颤抖。

    见自己的五帝图挡住了李七夜,九界总使不由为之松了一口气,对于他而言,五帝图是他的杀手锏。

    虽然说。帝蕴不见得比帝兵强大,甚至在某种意上说来说。帝兵比帝蕴更强大,而且,强大得不止一点点。问题是,九界总使打不出帝屠!

    “底蕴而己!”李七夜眉心打开,“嗡”的一声,一只大手从李七夜的无尽识海中探了出来,这只大手一伸出来,霸灭万世,就算是九天十地的众神都被这种霸灭气势所威慑!

    霸灭万世的大手一伸出来,五尊伟岸无上的身影顿时明灭不定,听到“哗啦”一声,这只霸灭万世的大手轻而易举就把五帝图收了。

    “不可能——”看到这样可怕的一幕,众人尖叫一声,就是九界总使也不由骇然尖叫,脸色苍白。

    这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外人根本就收不了他们飞仙教的五帝图,谁能把帝蕴镇压下去?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这样不可能的事情却发生了。

    当然,没有人知道,帝蕴虽然可怕,但是,李七夜识海乃是仙帝的加持,那是更加怕的东西。

    要知道,连飞仙教的吞日仙帝、霸灭仙帝他们都曾给李七夜加持过识海,刚才伸出来的那只霸灭万世的大手,正是霸灭仙帝的加持。

    试想一下,霸灭仙帝出手,还收不了飞仙教的五帝图吗?

    “走——”就在李七夜收了五帝图瞬间,九界总使身边突然被人打开了时空之门,一声沉喝响起。

    九界总使想都不想,瞬间冲入了时空之门,瞬间逃之夭夭,在这个时候,他连门下的弟子都顾不上了。

    五帝图落入敌人手中,这对于他来说,这简直就是一种灾难,他必须先保住性命才行。

    “哼——”看到九界总使逃之夭夭,李七夜冷哼一声,随手把五帝图递给了身边的陈宝娇。

    此时,在废弃的帝城之中,跪着飞仙教的弟子,跪着众多大教疆国的强者,他们虽然不愿意跪在这里,但是,在李七夜的无敌帝势之下,他们根本无法挣扎站起来。

    在这一刻,九界总使逃之夭夭,这让飞仙教的弟子都不由为之绝望,他们飞仙教应该是无往不利,然而,今天连他们总使都被人杀得逃之夭夭,这简直就是崩碎他们的信心。

    此时,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在今天,不管你是多么了不起的大人物,不管你是多么无敌的存在,在这里,在此时,都乖乖地闭上嘴巴!

    李七夜俯视地看着跪在地上的飞仙教弟子,笑了一下,说道:“今天,我也不杀你们。我不杀你们,那不是因为我仁慈,我留你们活口,那是让你们滚回去告诉飞仙教的那些老东西。在我李七夜的时代,世间有多远,就给我滚多远,否则,敢挡我道路,我亲自去把你们飞仙教踏碎!还有,谁敢动洗颜古派,我让他们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这一席话霸气得无法用言辞来形容,千百万年以来,谁人敢威胁飞仙教,谁人敢说踏碎飞仙教,但是,今天李七夜就是这样霸气当着天下人的面如此威胁飞仙教。

    这样的霸气,这样的强横,实在是一塌糊涂,谁都为之寂静无声,谁都不敢再吭一声。

    此时,就算是飞仙教的弟子想开口斥喝,想为自己的飞仙教扳回一点尊严,但是,他们被镇压得连站都站不起来,只能是乖乖地跪在那里,一切都变得徒然。

    “滚——”李七夜冷喝一声,收回帝势。

    跪在地上的飞仙教弟子如逢大赦,立即转身就走,不敢停留丝毫,再停留下来,也是丢人现眼。

    至于其他的大教强者,更是连屁都不敢放一个,连滚带爬,逃得远远的,对于他们来说,此刻世间有多远,他们就逃有多远,不愿意再遇到第一凶人。

    李七夜冷冷地看了众人一眼,不管是谁,不管是隔着李七夜有多遥远的距离,当被他冷冷的目光一扫而过的时候,很多人都不由打了一个哆嗦,心里面发毛。

    在今天,就算是神王都怕李七夜,那怕你是神王,都不愿意与第一凶人为敌,他实在是太可怕了。

    李七夜带着梅素瑶她们,转身就走,没有丝毫的停留。

    “难怪连梅素瑶都愿意追随,若我能遇这样的主人,我都愿意追随。”有一位出身于大教的美丽动人的传人,看着李七夜他们远去的背影,都不由喃喃地说道。

    当李七夜他们远去之后,众多人这才松了一口气,在今天,有李七夜出现的地方,任何人都会有压力,李七夜往那里一站,就像是一尊神魔一样压在大家的心头。

    李七夜远去之后,有一些大教疆国的天才弟子回过神来,慢慢地爬了起来。

    “走吧,回去吧,我们都回去吧。”那怕是天才级别的年轻一辈,此时都不由心灰意冷。

    “公子,我们就这样走了?不继续挖宝物?”有身边的人不由说道。

    大教传人不由苦涩一笑,望着远处,失魂落魄,说道:“挖宝?宝物有何用?人无敌,那才是真正的无敌,我还是放牧南山吧。”

    李七夜的成就,对人打击太大了,特别是曾经是雄心壮志的年轻一辈天才,更是倍受打击,甚至是让人绝望。

    在后来,传言经李七夜这一打击之后,有很多年轻一辈纷纷回归宗门,闭门不出,不愿意再谈争夺天命之事,因为他们知道在这一世他们完全没有机会了,他们完全是绝望了。

    就是姬空无敌,也是脸色苍白,他咬紧钢牙,二话不说,转身就走。

    “十三命宫呀——”此时,就算是林天帝,也无法豁达起来。

    “无望了,我们绝对打不过李七夜,他太猛了,猛得一塌糊涂。”一向都不言败的战师都是倍受挫败,无力地说道。

    “十三命宫呀——”林天帝都不由迷之失神,好不容易回过神来,他望着天空,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看来我师兄也危矣,只怕也难于与李七夜争锋。”

    “不管,就算明知失败,我们也要与李七夜再战一场。”战师深呼一口气,说道:“我们要败得理直气壮,败得一清二楚!我们绝不做怯战的懦夫。”

    “就算败,也要一战!”林天帝也只能咬牙坚强下来,说道:“这一战,我们光明正大一战,就算败了,也没有什么丢人的!”

    “丢人?能与十三命宫一战,这也算是荣耀吧,这一辈子也不算白活了,只能说,不是我们太弱,而是敌人太强。”战师不由苦涩一笑,自嘲地说道。

    此时,他们都有些绝望,李七夜的成就对于他们打击太大了,不管如何,他们还是要坚持下来,依然坚强,不像其他的人,一下子变得心灰意冷。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