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十三命宫,高高在上,特别是第十三命宫,高于九天,高于世间的一切,万界之上,唯有它是跳脱了一切,没有任何东西可以羁拘着它,它,就是最高的存在。

    看到十三命宫,不知道多少人为之绝望,曾经有年轻一辈,曾经有天才,他们是抱着这样的梦想,虽然他们现在不如李七夜,不如姬空无敌他们,但是,他们认为,只要自己努力不懈,总有一天,会有希望超越姬空无敌他们,乃至是李七夜。

    但是,现在,十三命宫高高在上,这完全让他们绝望了,十三命宫这样的东西,这已经不是努力所能超越的,这是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超越!

    看着高高在上的十三命宫,姬空无敌不由脸容扭曲,无法言喻的嫉妒已经把他心里面的东西完全扭曲了。

    一直以来,荣耀应该是属于他的,他才是最让人瞩目的,他才是最有资格成为仙帝的,三圣之姿,无法比拟的天赋,这一切都让他拥有了绝世无比的优势。

    但是,今天,李七夜剥夺了他的所有光芒,在十三命宫之前,他的一切优势,一切天赋,都变得一文不值。

    ≡√此时,姬空无敌面容扭曲,钢牙咬得格格响,他心里面发誓,有他,便没有李七夜!

    在一起磨练的林天帝与战师两个人远远看到这样的一幕,也不由脸色剧变,甚至可以说脸色苍白,两个人都不由为之失神。

    他们都是十分有自信的人,他们都是道心坚定的人。李七夜比他们强大。比他们可怕。他们也是承认这件事情,他们心里面也一清二楚,但是,他们依然坚定,他们依然有机会与李七夜一搏,依然有信心要与李七夜一战。

    但是,当十三命宫出现的时候,让他们如此自信的有都有点崩塌。他们自己好像是看到了自己的信心轰然倒塌一般。

    好不容易,林天帝与战师回过神来,他们两个人都不由相视了一眼,在这一刻,他们都不由有些无力,这种无力感让他们深深挫败。

    在这个时候,他们觉得,不管多强大,不管他们有怎么样的成就,但是。十三命宫,这成了他们永远无法超越的成就。那怕有一天他们能成为仙帝了,面对着这样的十三命宫,他们也一样无法超越,或者,有一天,他们成为仙帝,十三命宫这样的成就,也有可能成为他们心里面的阴影。

    “为什么我们要与他同生一个时代呢。”战师都不由喃喃地说道。他的道心之坚,是罕有人能比,但是,他此时此刻都不得不感叹生不蓬时。

    “我们还是低估了李七夜了。”林天帝不由为之苦涩一笑,无言以对。

    本是左拥右抱的冰语夏看到十三命宫,她都一下子失神,一下子放开了两个美女,她久久失神,好不容易回过神来,喃喃地说道:“这还是人吗?神鬼也不可能创出这样的奇迹来。”

    在十三个命宫之前,整个天地一片寂静,在帝魔小世界的所有修士都不敢呼吸,似乎生怕打破了这一刻的寂静。

    眨眼之间,李七夜是踏步来到了九界总使所在的废弃帝城。

    此时,九界总使是坐在帝城中的皇座之上,他睥睨八方,神王之威弥漫,十分的让人敬惧,飞仙教的弟子则是左右排立,在这四周也有着不少大教传承的修士强者,他们都是想攀附飞仙教的大教疆国的强者。

    李七夜踏入了这座废弃的帝城,九界总使的脸色极为难看,李七夜这是何止是挑衅他们飞仙教,何止是羞辱他们飞仙教,这简直就是狠狠地抽了他一个耳光。

    看到李七夜的十三命宫,九界总使的双目一寒,对于他而言,不论如何,都必须铲除眼前的小辈,现在,这不止是因为眼前这个小辈羞辱他们飞仙教,更是因为他必须他们飞仙教的传人铺平道路,否则,有一天眼前这个小辈成了仙帝,只怕对于他们飞仙教是一种灾难。

    “飞仙教而己,也敢在我面前扬威耀武!”李七夜高立天空之上,冷冷地看着九界总使。

    此时,没有人敢说什么,也没有人觉得李七夜嚣张狂妄,看着十三命宫,不管是谁,都不得不承认李七夜拥有嚣张狂妄的资本。

    “小辈,你,你休狂!”此时,飞仙教的弟子厉叱一声,虽然,他们也明白李七夜的强大与可怕,但是,对于飞仙教弟子来说,不允许任何人挑衅他们飞仙教!

    “跪下!”李七夜双目一张,瞬间帝势轰天,镇压诸天,此时此刻,李七夜就是众神之帝,统御万界,众生都必须为之伏拜。

    “砰——”的一声,一声落下,在场的飞仙教弟子身不由己,双膝一下子跪倒在地上,虽然有飞仙教弟子欲挣扎着想站起来,但是,在镇压诸天的帝势之下,他们都站不起来。

    被镇压得跪下的不止只有飞仙教弟子,还有四周的不少修士强者,这些修士强者留在这里,本是欲攀附飞仙教,然而,现在在无敌的帝势之下,他们都跪倒在地上,他们之中甚至是有老一辈的大贤。

    这样的结果,让跪倒在地上不少人又羞又怒,他们之中不乏一方霸主,今天却跪倒在一个晚辈面前,这对于他们而言,这简直就是一种耻辱。

    李七夜此举,让九界总使难看到了极点,李七夜此举,简直就是给他一个下马威,狠狠地击碎他的神威。

    狂怒之下,九界总使一步踏上天空,可怕的血气撑开了一个世界。

    “小辈,你不觉得你太狂了吗?”此时,九界总使冷冷地说道:“你的成就,的确是惊人,但是,飞仙教,你是永远惹不起的。未来道路,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与我飞仙教为敌……”

    “我现在不是惹了吗?”李七夜看了九界总使一眼,霸气冲天,帝威镇世,俯视九天十地,冷冷地说道:“世界再大,还没有我李七夜惹不起的人!”

    “狂妄!”九界总使老脸挂不住,大喝一声,出手镇压而下,瞬间,天命轰鸣,一条条无上大道浮现,九界总使出手便是天命秘术!

    不愧是飞仙教的神王,出手使是天命秘术,如此的底蕴,这何止是说明他的自信,这也说明了飞仙教的可怕。

    一位神王,出手便是天命秘术镇杀而下,这是何等的可怕,在这一招之下,瞬间是湮没了阴阳,煮干了万道,崩解了轮回。

    就算是同一级别的神王,面对九界总使这样的一招,也会脸色骇然,也是化解不了这一招。

    然而,对于如此的一招,李七夜甚至连眼皮都没有撩一下,随手一卸,出手便是“缷龙手”,“轰”的一声巨响,轻易就缷下了这一招天命秘术。

    九界总使顿时脸色大变,知道遇上劲敌了,那怕眼前的晚辈没有神王境界,但,他依靠十三命宫,就足可以挑战神王。

    “小辈,你的确是够强,但是,世间,比你强的人多着。”九界总使冷冷地说道,此时,一把帝兵在手。

    帝兵在他手中,垂落一道道的帝威,每一缕天威如同银河一样,可以压塌整个世界。

    帝兵在他的手中,宛如要苏醒过来一样,可怕得让人颤抖。虽然说,这不是仙帝真器,但是,在九界总使手中,一切都变得不一样。

    “小辈,受死!”九界总使也不多言,长啸一声,跃于九天之上,帝兵轰下而下,“砰”的一声,当帝兵轰杀而下的时候,虚空成片崩灭,抛洒而起的帝光冲上九天,星辰陨落,场面极为的可怕,宛如是世界末日一般。

    特别是帝兵一击,打碎虚空,出现巨大无比的黑洞之时,整个天地瞬间一暗,似乎九天之下的太阳被斩了下来一样。

    一时之间,很多人被吓得魂飞魄散,在如此无敌的帝威之下,很多人被镇压得伏拜在地上,想爬起爬不起来。

    “砰”的一声巨响,强大的声波冲击而起,掀翻了虚空的所有碎片,在这样的威力冲击之下,连黑洞都一下子崩灭,整个天空似乎被打回了原点,茫茫的一片。

    就在茫茫一片之中,所有人都看到了震撼的一幕,只见李七夜一拳硬撼帝兵,此时此刻,很多人都只怕是一辈子无法忘记眼前的这一幕。

    所有人都看到,李七夜一拳挡住了帝兵,他手中没有任何宝物,赤手空拳。

    万道拳金刚不灭拳!此拳,金刚不灭,那怕是帝兵,也毁不了李七夜的拳头,依靠着十三命宫的力量,李七夜硬生生地承受下了帝兵的一击。

    “赤手接帝兵,还是神王的一击。”看到这样的一幕,不知道多少人震撼了,不要说是年轻一辈,就算是神王,也不可能赤手接下九界总使的帝兵一击。

    赤手接帝兵呀,这不管是对于谁来说,都是奇迹,不要说是级别有差距,就算是同一级别,也没有人敢赤手接帝兵。

    “对于十三命宫来,一切都成理所当年了。”有神王远远看到这样的一幕,只能这样感慨地说道。

    大杀四方,小小地求一下月票,有月票的同学投一下。

    …

第1095章 威慑天地    李七夜出现在帝疆之后,并没有理会九界总使,这让九界总使十分的震怒。

    李七夜这样的行为对于九界总使来说,那简直就是一种羞辱,他们飞仙教乃是高高在上的存在,不管是一门双帝,还是一门三帝,都必须给他们飞仙教三分情面,都不敢与他们飞仙教为敌。

    然而,现在李七夜这样的一个晚辈不止是斩杀了他们飞仙教的使者,还无视他的存在,这怎么不让他震怒呢。

    他作为九界总使,一旦出现在人皇界,就算是帝统仙门,都有老祖亲自相迎,然而,今天李七夜竟然完全无视他的命令,这让他狂怒无比。

    五天期限一过,九界总使立即让诸多大教传承给他传下了命令,说道:“十天之内,李七夜必亲自来我座前伏罪!否则,洗颜古派必替他受过,从此之后,九界再无洗颜古派!”

    九界总使传达这样的命令,顿时让众多大人物心里面为之一沉,九界总使这样的做法,不止是要与李七夜一算过往的恩怨,也是有杀鸡儆猴的姿态。

    飞仙教有好几个时代没降临九界了,特别是黑龙王镇守九界的时候,飞仙教更是杳无声讯,这一世飞仙教出世,或者会有一些帝统仙门传承对之轻慢。

    如果说,飞仙教出手灭掉几个门派传承,这足可让飞仙教再一次树立他们无上的神威。

    当九界总使下达这样的命令,也有不少人心里面暗暗高兴,李七夜与飞仙教结仇。双方杀个你死我话。这对于他们来说是一件好事情。他们可以坐收渔利。

    “十天之内,李七夜必亲自来我座前伏罪!否则,洗颜古派必替他受过,从此之后,九界再无洗颜古派!”在短短的时间之内,有不少修士强者为九界总使传递消息,让九界总使的命令传送到了帝疆的每一个角落。

    “姓李的,快滚到九界总使面前自裁。否则,灭了你洗颜古派。”除了众多的修士强者为九界总使做传声筒之外,也有人嚣张地放出这样的话。

    如此嚣张放出这样话的人,并非是无知,有一些放出这样话的人是完全故意的,有一些人在暗地里恨不得让第一凶人李七夜与飞仙教打起来。

    飞仙教灭了李七夜,那么就是铲除很多人的心头大患,对于很多人来说,李七夜被铲除了,未来的仙帝道路就平坦了很多。

    如果李七夜能与飞仙教同归于尽。那就是能让无数人心里面暗暗高兴的事情。当然,这种机率几乎忽略不计。千百万年以来,不少帝统仙门是灰飞烟灭,唯有飞仙教这样的巨无霸依然是屹立不倒。

    “姓李的,快快前来受死,否则,九界总使灭了你洗颜古派!”一时之间,帝疆有不少人叫嚣,而且这种叫嚣的人却偏偏不露脸,到处煽风点火。

    对于这样暗流涌动的局势,也有很多门派传承选择旁观,不管是第一凶人,还是飞仙教,他们都不愿意去惹。

    “灭我洗颜古派!”就在九界总使放出话之后,一直懒得理会九界总使的李七夜终于露脸了。

    李七夜踏空而起,李霜颜、梅素瑶这样的绝世美人伴随着他的左右。

    此时,一条无上帝路在李七夜脚下铺陈,直通往天际,这样的一条无上帝路,散发出帝霸无上的气势。

    此时,李七夜身穿帝衣,无穷无尽的帝势抛洒向天穹,整个帝疆都在他的帝势镇压之下,他一步步走来,便是日月旋转,星河倒挂。

    此时此刻的李七夜,就是无上的帝皇,他身后浮现了骇人无比的异象,在异象之中,亿万生灵伏拜,众神臣伏。在这异象之中,九天十地,唯他独尊,他掌执乾坤,沉浮阴阳,断裁五行!

    在如此无上的帝势之下,帝疆中的众多人都不由为之颤了一下,那怕是已经达到了大贤境界的强者,在心里面都不由发毛,道行浅的人那就更不用说了,在这样的帝势弥漫之下,让人有臣伏的冲动。

    “飞仙教算什么东西,在我的世界,也敢言灭我洗颜古派!”李七夜一开口,天地异象,降垂帝威,宛如有千万帝兵随行,他就像是出征的无敌战帝!

    这句话说得太霸道了,霸道得一塌糊涂。放眼九天十地,不要说是年轻一辈,就算是老一辈也不敢开口说飞仙教算什么东西!

    “第一凶人就是第一凶人,他的霸道,不是没有道理的,放眼九界,没有人能比他更凶了。”听到李七夜如此霸气冲天的话,就算是老一辈的人皇都不由吸了一口冷气,喃喃地说道。

    这样的话,完全是羞辱了飞仙教,作为在九界代表着飞仙教的九界总使当然是咽不下这一口气了。

    “小辈,休狂!”当李七夜踏空而来之时,九界总使的身影在帝疆的一座废弃帝城中冉冉升起。

    此时,九界总使的身影巨大无比,头顶青天,脚踏大地,一轮轮的太阳在他身后浮现,种种异象在他周身纷呈,他身上抛洒出来的光芒让人无法直视,这一轮轮抛洒出来的光芒实在是太耀眼,太刺眼了。

    此时,九界总使血气全放,听到“轰”的一声巨响,如同是浪拍巨礁,亿万丈的血气拍上天穹,宛如是拍落九天星辰,他以强大无比的血气催动着神王之威,欲在气势之上压住李七夜的帝势。

    “小辈,跪过来受死,本座可饶恕你洗颜古派!”此时,九界总使的神王之威爆发到了极点,似乎他的神王之威都要撑破整个天空一样。

    真正的神王,这并非是伪神王,而且,九界总使是出身于一门五帝的神王,这种神王绝对是比一般神王可怕很多,像夜蝎神王这一类神王根本无法与九界总使相比。

    李七夜如此羞辱飞仙教,九界总使绝对是要出手镇压,此时,对于九界总使来说,李七夜是否强大,这都已经不重要了,他必须抹杀李七夜,让九界都知道,飞仙教的神威,不容任何人挑衅。

    一个是第一凶人,一个是高高在上的总使,双方互不相让,这顿时让帝疆乃至是整个帝魔小世界的修士都不由屏住呼吸,大家都知道,暴风雨要来临了。

    “一尊神王而己,何足挂齿。”身穿帝衣,李七夜睥睨诸天万域,“轰”的一声巨响,血气外放,无穷无尽的血气瞬间撑破天穹。

    “大贤呀——”看到李七夜血气如同真龙一样冲天而起,有人喃喃地说道。

    事实上,李七夜已经是大贤境界,这并不让人惊讶和意外,只不过,大家很想知道他是大贤境界的哪一个阶段。

    “嗡——”的一声,就在李七夜血气冲天而起之后,他的命宫一个个跃起,一个个命宫跃于九天之上。

    “一个,两个,三个……”看到如此多的命宫跃起,有人不由一一数道:“十二个,不,十三人,不对,十二个,不对,真的是十三个!”

    数着命宫的人还以为自己是数错了,有人拥有十二个命宫,这让人无法相信的事情,一开始,数到十三个的时候,他们都以为自己眼花了,但是,随之,他们发现自己并没有数错。

    “不可能——”数了好几遍,确定了十三个命宫之后,众多人尖声大叫道。

    “不可能,不可能,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一时之间,有众多人一屁股坐在地上,骇然失色,完全无法相信眼前这一切。

    “十三个命宫,十三个命宫!”有一些有希望夺争天命的年轻一辈天才,此时是瘫坐在地上,一时之间,他们是双目失去了焦距,整个人都迷茫了,他们都不知道自己嘴上说的是什么东西了。

    “十三个命宫,这不可能的事情!”就算是无敌的老一辈,如横天神山的老神仙,看到这样的一幕都不由骇然失色,他这种经历过无数风浪的无敌前辈,此时都傻了眼。

    “传说,骄横仙帝拥有十二个命宫,已经一生不败,无人能敌,现在,现在十三个命宫!”老神仙不由失神地喃喃说道。

    横天神山的始祖是骄横仙帝身边的一个老仆,他们横天神山知道骄横仙帝的一些辛秘,对于他们骄横神山来说,对于老神仙来说,他们都以骄横仙帝拥有十二个命宫而骄傲,毕竟,万古以来,仙帝不少,但是,拥有十二个命宫的仙帝是寥寥无几。

    但是,今天,竟然有一个人拥有十三个命宫,老神仙这样的存在怎么不为之骇然呢。

    “这可能吗?”莫说年轻一辈,就算是众多经历了无数风浪,见过许多奇迹的老一辈,都难于相信自己的眼睛。

    “十三命宫,这简直就是打破了常规,这是万古以来的唯一奇迹呀,比起十三命宫来,什么三圣之姿,什么奇迹,都不值得一提。”有一位不愿意露脸的神王骇然失色,喃喃地说道。

    所有人都知道,十二命宫,这是修士的极限,万古以来,拥有十二命宫的人并不多,甚至可以说是寥寥无几。

    至于十三命宫,这是从来没有人想过的事情,这也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今天,奇迹就摆在了所有人的面前了,这让所有人为之骇然!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