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李七夜出现在帝疆之后,并没有理会九界总使,这让九界总使十分的震怒。

    李七夜这样的行为对于九界总使来说,那简直就是一种羞辱,他们飞仙教乃是高高在上的存在,不管是一门双帝,还是一门三帝,都必须给他们飞仙教三分情面,都不敢与他们飞仙教为敌。

    然而,现在李七夜这样的一个晚辈不止是斩杀了他们飞仙教的使者,还无视他的存在,这怎么不让他震怒呢。

    他作为九界总使,一旦出现在人皇界,就算是帝统仙门,都有老祖亲自相迎,然而,今天李七夜竟然完全无视他的命令,这让他狂怒无比。

    五天期限一过,九界总使立即让诸多大教传承给他传下了命令,说道:“十天之内,李七夜必亲自来我座前伏罪!否则,洗颜古派必替他受过,从此之后,九界再无洗颜古派!”

    九界总使传达这样的命令,顿时让众多大人物心里面为之一沉,九界总使这样的做法,不止是要与李七夜一算过往的恩怨,也是有杀鸡儆猴的姿态。

    飞仙教有好几个时代没降临九界了,特别是黑龙王镇守九界的时候,飞仙教更是杳无声讯,这一世飞仙教出世,或者会有一些帝统仙门传承对之轻慢。

    如果说,飞仙教出手灭掉几个门派传承,这足可让飞仙教再一次树立他们无上的神威。

    当九界总使下达这样的命令,也有不少人心里面暗暗高兴,李七夜与飞仙教结仇。双方杀个你死我话。这对于他们来说是一件好事情。他们可以坐收渔利。

    “十天之内,李七夜必亲自来我座前伏罪!否则,洗颜古派必替他受过,从此之后,九界再无洗颜古派!”在短短的时间之内,有不少修士强者为九界总使传递消息,让九界总使的命令传送到了帝疆的每一个角落。

    “姓李的,快滚到九界总使面前自裁。否则,灭了你洗颜古派。”除了众多的修士强者为九界总使做传声筒之外,也有人嚣张地放出这样的话。

    如此嚣张放出这样话的人,并非是无知,有一些放出这样话的人是完全故意的,有一些人在暗地里恨不得让第一凶人李七夜与飞仙教打起来。

    飞仙教灭了李七夜,那么就是铲除很多人的心头大患,对于很多人来说,李七夜被铲除了,未来的仙帝道路就平坦了很多。

    如果李七夜能与飞仙教同归于尽。那就是能让无数人心里面暗暗高兴的事情。当然,这种机率几乎忽略不计。千百万年以来,不少帝统仙门是灰飞烟灭,唯有飞仙教这样的巨无霸依然是屹立不倒。

    “姓李的,快快前来受死,否则,九界总使灭了你洗颜古派!”一时之间,帝疆有不少人叫嚣,而且这种叫嚣的人却偏偏不露脸,到处煽风点火。

    对于这样暗流涌动的局势,也有很多门派传承选择旁观,不管是第一凶人,还是飞仙教,他们都不愿意去惹。

    “灭我洗颜古派!”就在九界总使放出话之后,一直懒得理会九界总使的李七夜终于露脸了。

    李七夜踏空而起,李霜颜、梅素瑶这样的绝世美人伴随着他的左右。

    此时,一条无上帝路在李七夜脚下铺陈,直通往天际,这样的一条无上帝路,散发出帝霸无上的气势。

    此时,李七夜身穿帝衣,无穷无尽的帝势抛洒向天穹,整个帝疆都在他的帝势镇压之下,他一步步走来,便是日月旋转,星河倒挂。

    此时此刻的李七夜,就是无上的帝皇,他身后浮现了骇人无比的异象,在异象之中,亿万生灵伏拜,众神臣伏。在这异象之中,九天十地,唯他独尊,他掌执乾坤,沉浮阴阳,断裁五行!

    在如此无上的帝势之下,帝疆中的众多人都不由为之颤了一下,那怕是已经达到了大贤境界的强者,在心里面都不由发毛,道行浅的人那就更不用说了,在这样的帝势弥漫之下,让人有臣伏的冲动。

    “飞仙教算什么东西,在我的世界,也敢言灭我洗颜古派!”李七夜一开口,天地异象,降垂帝威,宛如有千万帝兵随行,他就像是出征的无敌战帝!

    这句话说得太霸道了,霸道得一塌糊涂。放眼九天十地,不要说是年轻一辈,就算是老一辈也不敢开口说飞仙教算什么东西!

    “第一凶人就是第一凶人,他的霸道,不是没有道理的,放眼九界,没有人能比他更凶了。”听到李七夜如此霸气冲天的话,就算是老一辈的人皇都不由吸了一口冷气,喃喃地说道。

    这样的话,完全是羞辱了飞仙教,作为在九界代表着飞仙教的九界总使当然是咽不下这一口气了。

    “小辈,休狂!”当李七夜踏空而来之时,九界总使的身影在帝疆的一座废弃帝城中冉冉升起。

    此时,九界总使的身影巨大无比,头顶青天,脚踏大地,一轮轮的太阳在他身后浮现,种种异象在他周身纷呈,他身上抛洒出来的光芒让人无法直视,这一轮轮抛洒出来的光芒实在是太耀眼,太刺眼了。

    此时,九界总使血气全放,听到“轰”的一声巨响,如同是浪拍巨礁,亿万丈的血气拍上天穹,宛如是拍落九天星辰,他以强大无比的血气催动着神王之威,欲在气势之上压住李七夜的帝势。

    “小辈,跪过来受死,本座可饶恕你洗颜古派!”此时,九界总使的神王之威爆发到了极点,似乎他的神王之威都要撑破整个天空一样。

    真正的神王,这并非是伪神王,而且,九界总使是出身于一门五帝的神王,这种神王绝对是比一般神王可怕很多,像夜蝎神王这一类神王根本无法与九界总使相比。

    李七夜如此羞辱飞仙教,九界总使绝对是要出手镇压,此时,对于九界总使来说,李七夜是否强大,这都已经不重要了,他必须抹杀李七夜,让九界都知道,飞仙教的神威,不容任何人挑衅。

    一个是第一凶人,一个是高高在上的总使,双方互不相让,这顿时让帝疆乃至是整个帝魔小世界的修士都不由屏住呼吸,大家都知道,暴风雨要来临了。

    “一尊神王而己,何足挂齿。”身穿帝衣,李七夜睥睨诸天万域,“轰”的一声巨响,血气外放,无穷无尽的血气瞬间撑破天穹。

    “大贤呀——”看到李七夜血气如同真龙一样冲天而起,有人喃喃地说道。

    事实上,李七夜已经是大贤境界,这并不让人惊讶和意外,只不过,大家很想知道他是大贤境界的哪一个阶段。

    “嗡——”的一声,就在李七夜血气冲天而起之后,他的命宫一个个跃起,一个个命宫跃于九天之上。

    “一个,两个,三个……”看到如此多的命宫跃起,有人不由一一数道:“十二个,不,十三人,不对,十二个,不对,真的是十三个!”

    数着命宫的人还以为自己是数错了,有人拥有十二个命宫,这让人无法相信的事情,一开始,数到十三个的时候,他们都以为自己眼花了,但是,随之,他们发现自己并没有数错。

    “不可能——”数了好几遍,确定了十三个命宫之后,众多人尖声大叫道。

    “不可能,不可能,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一时之间,有众多人一屁股坐在地上,骇然失色,完全无法相信眼前这一切。

    “十三个命宫,十三个命宫!”有一些有希望夺争天命的年轻一辈天才,此时是瘫坐在地上,一时之间,他们是双目失去了焦距,整个人都迷茫了,他们都不知道自己嘴上说的是什么东西了。

    “十三个命宫,这不可能的事情!”就算是无敌的老一辈,如横天神山的老神仙,看到这样的一幕都不由骇然失色,他这种经历过无数风浪的无敌前辈,此时都傻了眼。

    “传说,骄横仙帝拥有十二个命宫,已经一生不败,无人能敌,现在,现在十三个命宫!”老神仙不由失神地喃喃说道。

    横天神山的始祖是骄横仙帝身边的一个老仆,他们横天神山知道骄横仙帝的一些辛秘,对于他们骄横神山来说,对于老神仙来说,他们都以骄横仙帝拥有十二个命宫而骄傲,毕竟,万古以来,仙帝不少,但是,拥有十二个命宫的仙帝是寥寥无几。

    但是,今天,竟然有一个人拥有十三个命宫,老神仙这样的存在怎么不为之骇然呢。

    “这可能吗?”莫说年轻一辈,就算是众多经历了无数风浪,见过许多奇迹的老一辈,都难于相信自己的眼睛。

    “十三命宫,这简直就是打破了常规,这是万古以来的唯一奇迹呀,比起十三命宫来,什么三圣之姿,什么奇迹,都不值得一提。”有一位不愿意露脸的神王骇然失色,喃喃地说道。

    所有人都知道,十二命宫,这是修士的极限,万古以来,拥有十二命宫的人并不多,甚至可以说是寥寥无几。

    至于十三命宫,这是从来没有人想过的事情,这也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今天,奇迹就摆在了所有人的面前了,这让所有人为之骇然!

    …

第1094章 众帝之国    踏入了帝城,李霜颜她们都被眼前这一幕所震撼了。

    帝城很大,可容百万人,在这帝城之中,没有楼宇,没有屋舍,整个帝城平坦,整个帝城与其说是一个帝城,不如说是一个巨大无比的校场更适合一些。

    巨大的帝城之中,盘坐着一个又一个帝兵,每一个帝兵都闭目沉睡,他们的兵器放在膝上,他们腰杆笔直,就这样盘坐着沉睡。

    每一个帝兵都散发出了可怕的帝势,每一股的帝势都宛如蛟龙一般跃于天空,这场面看起来何止是壮观,何止是震撼!

    放眼望去,帝兵几十万之众,每一个帝兵都是强者,身上散发着可怕而强大的帝势!

    更让人为之震撼的不是眼前几十万帝兵盘坐于此,更让人震撼的是帝兵围着一个巨大的金字塔而盘坐。

    在这个帝城的中央,有一个巨大的金字塔,金字塔之巨大,让人无法想象,万丈之高,如同一座巨岳一般。

    而且,这样一座巨大的金字塔乃是由一块块的帝王金所叠堆而成,每一块的帝王金如砖大小,每一块的帝王金都是经过了提炼,极为的纯粹,每一块的帝王金都是散发出一种帝王金特有的黄金光泽。

    如此一座巨大的金字塔,需要亿万块的帝王金才能叠堆而成,如此多的帝王金,这是何等的让人震撼,何等的让人为之骇然。

    无数的帝王金垒彻了眼前这座巨大的金字塔,整座巨大的帝王金金字塔散发出的光芒笼罩着整个帝城,帝王金特有的帝势飘落而下,沐浴在所有帝兵的身上。

    似乎,盘坐在这里的所有帝兵都呼吸着这飘落而下的帝势,这飘落而下的帝势让他们有着非同小可的益处。

    此时。李七夜伸手一止,让李霜颜她们不要跟上来,他独自往金字塔走去。

    李七夜穿过了巨大的校场。当他从帝兵身旁走过的时候,每一个帝兵依然是闭目沉睡。似乎浑然没有发现李七夜的到来一样。

    最终,李七夜缓缓登上了金字塔,登上了金字塔顶端。在这一刻,李霜颜她们这才发现,在金字塔的顶端竟然有一张帝座,帝座之旁还有一位帝将盘坐,守护着帝座。

    站在金字塔顶端一望,整个帝城收入眼底。百万大军就在眼前,一支无敌大军,震撼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李七夜缓缓地坐在了帝座之上,他很随意地往帝座一坐,但是,他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帝势让人窒息,任何人都会为之窒息。

    就在李七夜坐在帝座之上的那一刻,瞬间,盘坐在这里的所有帝兵同时睁开了双眼,他们同时从沉睡中苏醒过来。

    就在这瞬间。梅素瑶她们芳心都不由跳了一下,一种窒息的感觉让她们心里面不由为之一颤。

    当所有帝兵同时睁开双眼这瞬间,她们都是清晰地感受到。这宛如一尊亘古无上的巨头苏醒过来一样,这是一尊沉睡着的巨头。

    在这刹那之间,梅素瑶她们明白,这百万大军,可谓是同一条心,同样的呼吸,同样的脉动,他们有着无比的默契!

    此时,守护在帝座旁边的帝将站了起来。单腿脆在地上,双手高捧着宝盒。贡于李七夜面前。

    李七夜打开了宝盒,缓缓地取出一物。这是一把帝剑,“铮——”的一声,帝剑出鞘,整把帝剑无尽神虹冲天而起,无尽的神光瞬间笼罩着李七夜,在神光之中,李七夜就像是从众神之中走出上的无上神帝!

    “铛”的一声,无尽神虹交织在一起,最后如同一把帝锁锁住一样,一个古老而神秘的腾图浮现了李七夜的头顶上。

    此时此刻,李七夜就像是拥有众神之国无上腾图的神帝,足可以号令诸天众神,足可以掌握乾坤万界。

    “陛下万古,永世无敌!”帝将单腿而跪,恭敬无比,高呼一声。

    “轰”的一声巨响,百万帝兵瞬间站了起来,单腿而跪,百万大军的动作整齐无比,当他们跪下之时,整个大地都为之摇晃了一下。

    “陛下万古,永世无敌!”百万大军齐呼,呼声如海啸,震碎天穹,撼落星辰,就算是神皇在此,都会被震慑得魂飞魄散。

    在百万大军之前,李七夜整个人帝势纵横,高高在上,神也好,魔也罢,此时,在他面前都必须跪下。

    李霜颜她们都不由颤了一下,就算她们离得如此遥远,都有跪下的冲动,帝势无敌,威胁九天十地!

    “众将免礼。”李七夜目视百万大军,缓缓地说道,此时,他就是众神之帝!

    战帝,在遥远的岁月,在帝疆之中,那可是威慑整个帝疆的名字!甚至比魔界的天弃魔王还要威慑。

    在遥远的岁月,李七夜曾留在帝魔小世界,独身一人,打磨帝心,成为帝兵,他的队伍慢慢壮大,从几个帝兵开始,壮大成了一个帝国!

    百万大军同时站了起来,整齐划一,帝势如虹,在如此的百万大军之前,就算是众神,只怕都要颤抖。

    “战七,收获如何?”李七夜开口,缓缓地说道。

    “回陛下,百万子弟兵与帝王金同呼吸,已经是默契无比。”守护帝座的帝将汇报,说道:“我等雄狮,不会亚于帝疆历史上任何一支帝国大军!只要陛下一场令下,我等随时奔赴征途。”

    眼前这位帝将名叫战七,他是当年最早跟随李七夜的帝兵,李七夜赐于他名字。

    李七夜望着百万大军,缓缓地说道:“时光悠悠,一睡千万年。这该是众将踏上征途的时候了,万古的待等,成败皆在于此举。”

    百万大军静静地站在那里,静静地听着李七夜的话,百万大军,神态严峻,在这里,除了李七夜的声音,再也听不到其他的声音了。

    当年,李七夜建立了众帝之国,曾经承诺过,有一天,他会让百万帝兵踏上征途。

    “但,征途莫测,没有人知道前途风险,所以,我们需要人为众将开路。”李七夜望着百万大军,缓缓地说道:“待我找到开路之人,便是众将踏上征途之日!”

    说到这里,李七夜环视百万大军,缓缓地说道:“虽然,不知道前面会有什么等着大家,但是,我相信,众帝雄狮,旗开必胜!”

    “众帝雄狮,旗开必胜。”百万大军齐喝,声震天地,威慑八方。在这样的气势之下,就算是强者都会腿软,道行浅一点的人,更是会被吓得瘫软在地上。

    “战七,给我传讯给三大帝皇,说我有事相商。”当百万大国的声音落下之后,李七夜吩咐说道:“我会与他们相聚于诸帝城!”

    战七应了一声,派出了帝兵。

    李七夜也未留在帝城之中,下达命令之后,他就带着李霜颜她们离开了帝城。

    “真正的战帝哪里去了呢?”离开帝城,陈宝娇不由为之好奇地说道。

    陈宝娇都还以为李七夜像在魔界一样,以假乱真,冒弃战帝,她们并不知道,李七夜就是战帝,真正的战帝。

    李七夜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笑了一下,眺望远处。

    “如此百万大军,这简直就是无敌呀,如果这样的一支狮雄出现在九界的话,任何一个传承都会颤抖,就算是仙帝军团,也不过如此而己。”梅素瑶都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

    “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他们永远不可能出现在九界。”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轻轻地叹息一声。

    如果说,帝兵能离开帝魔小世界,他早就把这样的一支军团弄到九界中去了。

    “难道说,征途是帝兵的唯一出路吗?”白剑真都不由问道。

    “或者,他们可以选择留下,征途,前途未卜,没有人知道前面会有什么等待着他们。”李七夜轻轻地叹息一声。

    如果说,可以继续等下去,李七夜不会让众帝之国的百万大军踏上征途,他会让百万大军像以前那样继续待下去。

    这里面,李七夜知道一些别人不知道的秘密,他知道葬佛高原快要动手了,很有可能这一世,所以,他必须送百万大军离开。

    除了这个原因之外,还有一个原因让李七夜必须送百万大军离开,那就是在这一世他必须战到最后,所以,这有可能是他最后的一次别离。

    不管是什么原因,这一世,李七夜都要送走百万大军,与其留在这里成为葬佛高原的炮灰,不由让他们踏上征途,放手一搏。

    “这里面究竟是有什么东西,让他们竟然无法离开呢?”李霜颜都不由喃喃地说道。

    事实上,这个问题千百万年以来都萦绕着无数人的心头,这是一个未解之谜。

    就像灵山的圣僧一样,不是说他们不可以离开葬佛高原,他们也可以离开,但是,一旦他们离开葬佛高原,就会在坐化圆寂。

    对于圣僧来说,如果是皈依灵山,他们是不会离开的,飞升才是他们的追求。

    但是,传说历史上也曾经有圣僧因为某一种原因离开了灵山,离开葬佛高原,但是,传说这个曾经无敌的圣僧离开了葬佛高原没多久,就坐化圆寂了。(未完待续)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