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李七夜带着李霜颜她们离开了机界,回到了帝疆。

    当回到帝疆,脚踏实地的时候,李霜颜她们都不由长长地吁了一口气,有一种重见天日的感觉。

    虽然说,帝统的帝兵也是属于没有血气寿元的生命体,但是,至少在这里有青山绿水,与机界不同,机界完全是一片死寂,没有任何生命,任何人在机界呆着,都会感受到那种死亡的气氛,都能感受到那种死寂的可怕。

    李七夜他们回到了帝疆,也听到了有关于九界总使的消息。

    “此事只怕飞仙教是誓不罢休!”听到这样的消息,梅素瑶都不由说道。

    李七夜笑了一下,根本就没放在心上,随意地说道:“他爱叫就叫吧,真正会咬人的狗,是不会叫的。”

    “这一世,飞仙教必临世呀。”李霜颜也不由有所担心,因为洗颜古派与圣天教是生死仇敌,而圣天教背后只怕是有飞仙教撑腰,如果飞仙教真的降临人皇界,这局势对洗颜古派大大的不利。

    “飞仙教而己。”李七夜知道李霜颜所担忧,只是随意地笑了一下,说道:“如果飞仙教的老头10能长点眼睛,那倒是一件好事,如果他们眼睛只会往上翻,那是他们自寻死路。”

    只到这样的话梅素瑶都不由为之苦笑了一下,放眼九界,只怕也唯有李七夜敢邈视飞仙教了,其他的人,那怕是帝统仙门,都不愿意轻易地与飞仙教这样的庞然大物开战。

    李七夜根本就不理会九界总使的五天期限。他带着李霜颜她们在帝疆一直往北而行。

    在途中。他们遇到了不少帝兵。也遇到了一些帝国,不管是怎么样的帝兵,他们根本就不理会像李七夜他们这样的外来修士。

    帝疆的帝兵不是在地下挖帝王金,就是在帝城之中沉睡,对于外来修士的到来,他们根本就不关心。

    当然,如果若是谁敢去招惹帝兵,那绝对会遭受到举国的帝兵围剿与追杀。正是因为如此,一般的人不敢去惹帝兵,更何况,帝兵所需要的帝王金对于修士来说用处不大。

    当然,在帝疆这片广袤的山河之中,除了帝王金之外,地下还是有其他的宝金神石。

    所以,很多修士与帝兵没有太多的冲突,帝兵挖他们自己的帝王金,而修士则是去挖自己宝金神石。

    在这帝疆之上。实力强大的门派收获甚丰,因为他们有实力挖出地下的大矿。不过,对于小门派或散修也不是没有希望。

    有一些聪明的散修或者是小门派,他们专门去寻找帝兵所挖过的废弃矿井或者去帝兵所废弃的矿渣去捡垃圾。

    说是捡垃圾,这话有点夸张,事实上,有不少人捡到了很多不错的宝金神石。

    因为帝兵只需要帝王金,其他的东西,那怕是宝金神石,他们都不会多看一眼,他们把挖出来的宝金神石多数是随意丢弃,如此一来,就便宜了那些来捡垃圾的修士了。

    “南岭的小散修捡到了一块化血石。”在帝疆之中,每一天都有捡宝的消息传出来。

    对于大门派挖出矿脉,这样的事情,大家都不稀奇了,毕竟大门派有这个实力,而小散修或者小门派捡到宝物,这才让人兴奋的事情。

    “这小散修蛮聪明的,一捡到了化血石就立即离开了帝魔小世界,离开了葬佛高原,远远地躲起来了。”也有人不由赞叹一声。

    “捡到化血石算不了什么了,白云小观捡到了一颗离神钻,可惜,他们太蠢了,太过于贪心,还想去捡其他的宝物,被一个大教盯上了,一口气把他们几个弟子给灭了,离神钻也成了别人的囊中之物。”

    在帝疆,每天都听得到有人捡到宝物,但是,有一些人捡到宝物还贪心不足,不会逃走,所以,往往被更强大的修士或门派灭掉。

    在众多修士在帝疆寻宝的时候,李七夜他们一行人继续北上,当他们行走了足够长的道路之时,他们踏入了一片冰雪世界。

    在这里,乃是满天冰雪,天空上乃是大片大片的雪花飘下,没有任何停歇的意思。

    当踏入了这片极北的冰雪世界之时,连帝兵都为之少见,更别说修士了。这片位于帝疆极北的地方,不止是极为寒冷,而且冰结千万年,极为坚硬,想挖地下的宝矿或帝王金,那是十分困难的事情。

    而帝兵不来这片极北之地,还是有着另外一个原因,一个外人不知道的原因。

    “我们去哪里?”李七夜带着她们继续前行,陈宝娇都不由为之好奇地问道。

    “众帝之国!”李七夜踏雪而行,看着大雪飘飘的前方,露出了淡淡的笑容,说道。

    “众帝之国?”听到这样的名字,白剑真她们都不由动容,李霜颜都不由喃喃地说道:“好霸气的名字。”

    “因为它的确是如此的霸气!”李七夜平淡地说道:“在当今帝疆,它可以称得上第一帝国,没有哪一个帝国能与之相比。”

    “第一帝国!”梅素瑶不由不由吃惊,说道:“我宗门有过记载,好像帝疆国没有这样的一个帝国。”

    “那是因为你们长河宗不知道一些事情。”李七夜笑着说道:“现在在帝疆,被人熟知的最强大帝国有三个,但是,还有一个帝国已经是沉睡了千百万年了,不知道它的存在,这也是正常之事。”

    梅素瑶不由沉吟了一下,说道:“以我们宗门的记载,传说当帝疆的帝国强大到了一定程度之后,都会踏上征途。”

    “我明白你的意思。”李七夜点了点头,说道:“在这一点上,你们宗门的记载也是对的,不过,万事都有例外。众帝之国,在帝疆的历史长河中就算不是第一大帝国,但也能进前五。不过,其他强大无匹的帝国都已经踏上征途了,他们却一直留守到现在。”

    “被封存在这冰雪世界之中?”惜字如金的白剑真都不由开口说道。

    “对,就在这冰雪世界之中。”李七夜不由眺望了一下眼前的冰雪世界,不由喃喃地说道。

    李七夜带着李霜颜她们继续前行,最终,他来到了一座雪山前停下来了。

    这座雪山极为巨山,整座雪白乃是白雪皑皑,擎天而立,似乎是看不到尽头,整座巨大的雪山宛如是刺破了天穹。

    此时,李七夜站在雪山前的一面冰雪绝壁之前,冰雪随之慢慢融化,地下露出了一个阵台,一个让人无法看懂的阵台。

    “嗡”的一声,随着李七夜眉心处飞出了几道法则,瞬间催动了阵台,接着“轰”的一声,帝势像江水一般冲天而起,滔滔不绝,极为的凶猛。

    李七夜如同巨鲸饮水一般,瞬间把所有的帝势都吞噬掉,就在这一刻,随着“嗡、嗡、嗡”的声音响起。

    一道道刺眼的帝芒从李七夜身后散发出来,在这一刻,李七夜虽然没有变换容颜,但是,他整个人的气势都变了。

    此时,他就像是高坐在九天之上的帝皇,他身后沉浮着亿万生灵,亿万生灵都跪拜在那里,在亿万生灵之中,有着高高在上的众神,但是,不管是众神,不是无上存在,此时此刻,全部跪拜在那里。

    这样的异象,实在是太震撼了,甚至可以说,天弃魔王好种气势还要震撼。

    站在已经化作帝皇的李七夜面前,李霜颜她们都不由颤了一下,李七夜的帝势有着镇压得人欲下跪的威力,这股帝势实在是太强大了。

    此时,李七夜穿上了帝衣,这一件帝衣正是长河宗老祖送给李七夜的,这也是当年李七夜遗落在外的帝衣。

    帝衣穿在身上,李七夜只露出了一双眼睛,整个人都包裹在帝衣之中。

    穿上了帝衣的李七夜,不止是让人感觉是帝势镇压诸天,更让人觉得他是一尊征战九天十地的战帝!

    战帝,血战万界,唯我无敌!看着眼前的李七夜,不管是李霜颜,还是梅素瑶,都有着这样的一种感觉。

    “这简直就是战帝附体。”看着眼前的李七夜,陈宝娇都不由喃喃地说道。

    “不是战帝附体!”李七夜笑了一下,帝势无敌,说道:“我就是战帝,众帝之国的无上大帝!”

    说到这里,李七夜双目一凝,整个人变得无比深邃,不管是谁看到此刻的李七夜,都不由心里面一寒。

    “轧——轧——轧——”沉重的移动之声响起,当李七夜双手结无上法印,口吐不朽真言之时,整座雪山慢慢地裂开,一个巨大的城门出现在了李七夜他们面前。

    在这个时候,李霜颜她们这才发现,眼前这座巨大的雪山不是巨大的雪山,而是一座巨大无比的帝城,只不过,这一座帝城被封在冰雪之下,让人无法窥视它的全貌而己。

    李七夜缓缓地步入了帝城,他每一步都充满了节奏,似乎整个帝城在他的无上节奏之下慢慢地苏醒过来。

    当他们都踏入帝城的时候,巨大的帝门缓缓关闭,再也让人看不到里面的情况。

    …

第1092章 九界总使    事实上,对于铁人的生命形式,好奇的不止是梅素瑶,李霜颜她们也是十分的好奇。

    “我们清理了所有的铁人尸体,他们都是无血无肉,他们究竟是怎么样的生命呢?”就算是寡言少语的白剑真都忍不住问道。

    在修士中不乏有石头、神金成道的大妖,但是,不管是石头,还是金属,成道之后都有一个趋向,那就是拥有血肉之躯。

    因为没有什么比血肉之躯更适合与大道共鸣了,没有什么比血肉之躯更适合承载大道了。

    千百万年以来,众多修士与先贤都认为血肉之躯是最有灵性的载体!

    但是,现在李霜颜她们挖出了所有的铁人,这似乎是打破了修士的常识,这些铁人全部是金属躯体,他们的身体不是用金属铸造那么简单,而是以无比精致的零件组装而成。

    这样的躯体,与其说是人,不如说是机器更适合。

    李七夜看着眼前这众多的铁人,缓缓地说道:“没有人知道,或者,这是万古以来不可解开的谜团,没有人能解开,这个谜团将随机界主宰而逝去,永远埋没于时间长河之中。”

    “公子的意思是指所有的铁人只不过是机界主宰所创出来的机器傀儡而己?”李霜颜都不由为之心神一震,问道。

    “不,你错了,这不是机器,这也不是傀儡。”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他们都是有生命的存在,活生生的性命。虽然说,他们的身躯是以无数的金属零件而组装成,但是,他们的确是拥有生命。他们与我们一样,都是属于生灵,他们拥有生命。拥有灵魂,拥有思想。”说着。李七夜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而且,准确来说,他们不属于机界主宰所创造。”李七夜说道:“机界主宰,他还不能创造生命,创造生命,那是贼老天的事情。他虽然是不能创造生命,但是,他对那个世界。那个时代作了一些的改变。”

    “机界主宰是那个时代的主宰吗?”陈宝娇都忍不住问道:“他看起来有点像人族,而在这整个遗失的世界中,除了他,其他的全部都是铁人。这个机界主宰究竟是怎么样的来历?”

    对于这个问题,李七夜并没有回答,他只是望远遥远的地方而己。

    过了很久之后,李七夜收回了目光,喃喃地说道:“机界主宰,时间长河中的传说,可惜。最终是失败了。”

    李霜颜她们虽然不知道在那遥远的时代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她们可以想象当时的灾难是多么的可怕。一个大时代完全是灰飞烟灭,从此消失在历史长河之中。在那个时代,有着如仙帝一般的存在,至于强者,更是数之不尽。

    但,这样的一个时代,仍然灰飞烟灭,这完全想象机界时代所面对的敌人是多么的强大,多么的可怕。

    “把所有铁人都带走。”最终。李七夜看着眼前如钢铁森林一般的铁人,缓缓地说道。

    “全部都带走?”连梅素瑶地不由为之一怔。说道:“这些铁人还有用处吗?”

    “现在它们可以说是属于破铜烂铁。”李七夜看着眼前众多的铁人,说道:“但是。有些东西是依然还在,虽然说,我是没办法创造生命,但是,有些东西,还是值得去尝试的。”

    “说不定,有一天能有一个铁人军团。”说到这里,李七夜神秘一笑。

    李七夜这样的话,让李霜颜她们都不由为之一震,如果真的有一个如此庞大而可怕的铁人军团,那简直就是横扫天地。

    最终,李七夜他们把所有的铁人都带走,甚至他们带走了很多铁人的残肢,李七夜希望这些东西在未来的一天能派上用场。

    就在李七夜他们去了机界的时候,帝魔小世界来了一个了不得的大人物!

    “九界总使亲临——”当大人物还没来的时候,就有人早一步把消息传到了帝魔小世界了。

    “九界总使?”听到这个称号,年轻一辈或者不知道是意味着什么,但是,老一辈的大人物就不由心里面一震了!

    “九界总使,好像是有好几个时代是没有露过脸了,这一次来真的了?”有妖皇听到这样的消息不由喃喃地说道。

    九界总使,这样的一个称号可以说是极为嚣张,放眼天下,有几个人敢称九界总使,总算是一代无敌神皇,也不敢称九界总使。

    九界总使,并非是意味着他道行有何多的高深,有何等的无敌,这个身份、这个称号是意味着他的地位与来历。

    飞仙教的九界总使,这就意味着他能代表着飞仙教面临九界,这就意味着他能处理飞仙教在九界的一切事务。

    飞仙教,威名在外,一门五帝,但是,千百万年以来,没有人知道飞仙教是建在哪里,没有人知道飞仙教的祖地在何方。

    千百万年以来,总是有人猜测着飞仙教的祖地,有人说,飞仙教是建在一个无人知道的神秘小世界,也有人说,飞仙教是一个会移动的神大陆,它在九界的时间中漂泊。

    如果飞仙教临时,若是不是什么绝世大事,飞仙教的老祖往往不出世,也不驾临飞仙教,绝大多数的事务都是由九界总使负责。

    如果说,九飞仙教的老祖都亲临于世,那就是意味着发生天大的事了。

    “九界总使亲临,看来,飞仙教降临人皇界,这已经是成了铁一般的事实了。”有人不由喃喃地说道。

    对于这样的事情,并不是所有人都乐观,甚至可以说,帝统仙门都不希望发生这样的事情。

    如果飞仙教真的是降临人皇界,特别是飞仙教直接插手人皇界各种事务的话,这是所有帝统仙门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大家都明白,如果没有飞仙教,那么,各大帝统仙门各踞一方,高高在上,一旦飞仙教降临人皇界,那就意味着莫说众多门派,就是帝统仙门也会受到飞仙教的影响。

    “九界总使来了——”就在这一条,九界总使终于进入了帝魔小世界。

    一辆神车缓缓而来,神车乃是霞光冲天,整辆神车散发出来的神威让人不敢直高。这一辆神车竟然由一头巨大的白虎所拉着。

    这头白虎如同一座山岳巨大,每踏一步都会地动山摇,更让人可怕的是,它身上散发出了如同莽荒猛兽一般的气息,这种兽息凶猛霸道,一般成道的妖皇都没有这种气息,这种气息能让众多生灵产生本能的畏惧。

    “拥有一定神兽血统的白虎。”看到这一头巨大的白虎,众多人心里面不由为之一颤。

    以拥有神兽血统的白虎拉车,这是何等尊贵的身份,若是飞仙教的教主亲临,好还了得。

    在神车周围,有好不少的飞仙教弟子随行,而神车之上,则是坐着一个中年汉子。

    这个中年汉子一身儒衣,看起来雅致,但是,他身上散发出来的神王气息让很多人都心里面为之一窒息。

    这个中年汉子就是九界总使,他没有装腔作势,他只是静静地坐在神车之上,双手自然地放在膝上。就这样静静地坐着,但是,他身上散发出来的神王气息让很多强者在心里面都不由打了一个哆嗦。

    这绝对是货真价实的神王,而且,处于极为强大状态的神王,这样的神王,不是暴风神那种自称为神王的伪神王所能相比的。

    “拜见总使——”当九界总使到来之后,帝魔小世界的很多大教疆国都派出强者去迎接,就算是一些帝统仙门也都派出强者去迎执着九界总使。

    九界总使坐于神车之上,高高在上,只是轻轻点头,缓缓地说道:“诸君辛苦了。”

    当众人站起来之后,九界总使缓缓地说道:“本座此次来,既不是为了夺宝,也不是为了猎奇,乃是处事一桩事务。”

    听到九界总使这样的话,不少人心里面跳了一下,有不少人隐隐猜到了一些事情。

    “听闻一个叫李七夜的晚辈杀了我飞仙教使者。”九界总使看着在场的众多强者,缓缓地说道。

    此时,众人心里面都不由跳了一下,九界总使还未说此事,众人也隐隐猜测得到九界总使为何而来,但是,现在九界总使说出这话,没有几个人敢接下话来。

    “是,是有那么一回事。”有一个大教的强者开口说道。

    “很好,诸君都在此,那就总诸君代本座传一个话。”九界总使缓缓地说道:“传话给李七夜,我给他五天期限,如果五天内他前来见本座,曲直是非,飞仙教会给他一个交待,否则,后果自负。”

    九界总使的话让众多强者头皮都不由为之麻了一下,没有人愿意去得罪飞仙教,但是,现在很多人也不愿意去得罪第一凶人李七夜。

    大家都知道,得罪第一凶人李七夜那是绝对没有好下场的,第一凶人绝对会血洗八方。

    但是,如果此时不给飞仙教卖力做事,飞仙教降临于人皇界了,那么,他们又是错时天赐良机。

    “我等,我等一定会把消息传出去的。”终于有大教的强者说道。(未完待续)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