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李七夜看着手中的宝物,然后对星辰万物蛋笑了一下,缓缓说道:“这宝物给你,这也不是不可以。”

    一直以来,李七夜得过很多宝物,星辰万物蛋都从来没有反应,但是,这一次星辰万物蛋对这件宝物反应特别的强烈,这就意味着这件宝物对星辰万物蛋有着不一样的意义。

    “不过,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李七夜笑着说道:“我知道这件宝物的价值,这件宝物不能说给就给的东西。”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梅素瑶她们都不由心里面一震,就算是帝兵,李七夜都像扔白菜一样扔给她们,现在他如此重视这件宝物,这意味着这件宝物有着非同凡响的意义。

    李七夜看着星辰万物蛋,笑着说道:“我把这件宝物给你,一,你要拿东西来换,要好东西,绝对值得那个价值的好东西;二,以后我是老大,我说了算。”

    对于李七夜的话,星辰万物蛋好一会儿没有动静,但是,最终,它震动起来,这就意味着它同意了李七夜的要求。

    “很好,那就给你。”李七夜放开了宝物,说道。

    此时,这件宝物浮空飞了起来,一下子撞向星辰万物蛋,大家都好像是听到“扑嗵”一声一般,当宝物冲撞在星辰万物蛋的时候,没有想象中的撞击,这件宝物好像掉在水里一样,一下子掉入了星辰万物蛋之中。

    就在这个时候,星辰万物蛋的表壳荡漾起来,好像有什么东西要流出来一样,一看到这情况,李七夜目光一凝,以绝快的速度取出了一只宝瓶。

    在这个时候。星辰万物蛋流下了宝液,此液体清澈之中带着说不出来的颜色,这水色在清澈之中如天穹的碧蓝。如堂皇的金黄,如红尘的绚丽……这清澈的水带着如梦如幻的色彩。一看之下,大家都不知道这是什么颜色了。

    这宝液不止是颜色梦幻,当李霜颜她们一闻到这水飘出来的淡淡水香,都顿时有着绝无伦比的反应。

    这水香很清淡,清淡到快不可闻,但是,一旦闻到了这水香,李霜颜宛如是一只圣莲盛开。一朵雪白圣洁的莲花在李霜颜周身绽放,一片片巨大的莲瓣慢慢舒张,此时,李霜颜整个人沐浴在圣洁的光芒之中,这圣洁的光芒宛如流水一般,洗涤着李霜颜。

    陈宝娇也是受到极大的影响,充满了生命力的仙泉从地涌出,这是霸牝仙泉体的玄妙,仙泉在流淌着,让陈宝娇整个人都沉浸在了生命海洋之中。整个人充满了无穷的生命力,这让她舒服得无法言喻。

    白剑真乃是剑鸣九天,一道道剑芒冲天而起。接着,一把把天剑在她的周身浮现,诸天剑道,都在她脚下陈铺。

    梅素瑶显得宁静,天降仙花,天空如打开了仙门一样,仙光照在了她的身上,这让她显得更加出尘,更加脱俗。在这一刻,她给人一种飞升的错觉。

    这样的异象。让李霜颜她们都不由为之震惊,她们自己没有运行任何功法。却能浮现如此的异象。

    她们只是闻到了此仙水的水香而己,她们就能有如此大的受益,那么,如果喝下了这仙水,那岂不是可以飞升成仙!

    万物星辰蛋给了李七夜不少的仙水,然后它才飞入了李七夜的命宫之中。

    “这是什么水?”当李七夜收回了这仙水之后,陈宝娇都不由震撼地问道。

    “太一生水。”李七夜缓缓地说道。

    “太一生水——”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梅素瑶都不由大叫一声,不可思议地说道:“这,这东西不是说不存在吗?”

    如果说,李霜颜她们不知道太一生水是什么东西,但是,梅素瑶却知道,但是,她也只是听过传说,从来没有见过真正的太一生水。

    “是不存在,但,现在它已经存在了。”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

    “什么是太一生水?”陈宝娇都不由好奇地问道。

    梅素瑶说道:“传说中的东西,世间没听说过谁见过太一生水,至少记载上没有过。虽然世间曾传说出现过太一生水,或者有人号称得到过太一生水,但是,那都是假的,至少不是真正的太一生水。”

    说到这里,梅素瑶不由顿了一下,说道:“传说,太一生水乃是由星河万物水所转化而至,有一种记载认为,一千滴的星河万物水只能转化为一滴的太一生水。但是,星河万物水具体是如何转化为太一生水,这只怕没有人知道,传言说,有仙帝曾经摸索过这种转化,但,没有成功。所以说,太一生水是星河万物水中的极品皇者,绝无伦比。”

    对于梅素瑶这样的话,李七夜点了点头,说道:“这一点你说得的确是没错,它的确是星河万物水中的极品皇者,世间能比它更珍贵的仙水,只怕是难于找得出来,就算有真正的仙水,都难于与它相比。星河万物水的转化,除了夺天地造化之外,更重要的是,需要时间的力量!”

    当年,星辰万物蛋可以说是吸光了所有的星河万物水,正是因为它有了海量的星河万物水,这才让它能转化出太一生水了。

    “这的确是一件好事,幸好它给了我太一生水,不然,我是遇到大麻烦了。”李七夜说道。

    “大麻烦,什么大麻烦?”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就是白剑真都为之一怔,好像没有事能让李七夜麻烦的。

    “这株老树。”李七夜扬了一下下巴,看着眼前矮小老人所依靠的老树说道。

    李七夜这话一说出来,李霜颜她们所有人都是目光聚集在这一株被折断的老树之上。说实在话,在此之前,她们并没有看出这株老树的玄妙地方。

    这样的一株被折断的老树,看起来没有特别的地方,而且它已经是奄奄一息,走近死亡,只有三片树叶了,这样的一株老树不论是怎么样看,都没有特别吸引人的地方。

    “这株老树是什么树?”梅素瑶仔细看了一番,那怕是一门三帝传承出身的她,都无法看出这株老树的玄妙。

    “万世树——”李七夜看着这株被折断的老树,缓缓地说道:“传说中的东西。”

    “万世树——”听到这个名字,就算是见过无数风波的梅素瑶都不由大叫一声,比听到“太一生水”还要震撼。

    “这,这,这不可能吧。”梅素瑶不由吸了一口冷气,喃喃地说道。

    李七夜盯着这株被折断的老树,说道:“他已经是重伤不治,早就垂死了,他为什么能活到现在?是因为这株万世树支撑着他,让他一直没办法咽下这口气,一直等到今天。可惜,那怕是一株万世树,在当年也一样受到重创,也濒临灭亡。”

    梅素瑶不由呆了一下,回过神来,也不由喃喃地说道:“如果有什么能让他过了千百万年才咽下这口气,那也的确是唯有万世树了。”

    “万世树是什么东西?”陈宝娇也不由好奇地问道。

    梅素瑶不由苦笑了一下,说道:“这东西,我也只是听过传说,一些古籍中的传说,只怕真正见过它的人,在记载中没有。万世树,你可以称它为长生树,在世间,唯一逊色于长生草的东西,除了长生草,再也没有什么比它能长生了。”

    “长生草——”听到这话,李霜颜不由大吃一惊,说道:“传说中的九大天宝之一!”关于长生草,她听李七夜提过。

    “对,就是它。”梅素瑶说道:“传说长生草能让人长生,万世树也能让人长生。”

    “有很大的差距。”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如果你能拥有长生草,能懂它真正的玄妙,你的确可以长生不死,真正的长生不死,不像一些长生,需要困于一偶,有着重重的局限,如果你真正拥有长生草,真正的懂它的长生秘密,那么,你就是能真正的长生不死!不论如何,都死不了,除非你失去长生草了。”

    听到这样的话,李霜颜她们都不由吸了一口冷气,长生不死,这是所有人一直以来的追求,就算是无敌的仙帝,都曾经追求过长生,但是,在传说中,从来没有人真正长生过。

    “那万世树呢?”梅素瑶不由问道。

    李七夜看着眼前这株被折断的老树,说道:“万世树也能让人长生,但是,与长生草相比起来,终究还是有差距,在万世树之下,总有一天你会老死而去。当然,这一天很遥远很遥远。但是,长生草不一样,就算天地崩灭,你都能活下去。”

    “世间,真的有长生吗?”惜字如金的白剑真都忍不住问道。

    “不知道。”李七夜不由望着遥远无比的地方,最终,缓缓地说道:“每一个人对长生的定义不同,对于凡人来说,我们能活几千年甚至是上万年,那么,这就是长生。对于我们修士来说,那些活了一个又一个时代的存在,那也是长生……”

    “……而对于活了很久的存在来说,能活到天地崩毁,那才是长生,对于能活到天地崩毁的人来说,万世灭,天地毁,依然能活下去,那才是长生。长生,是什么,没有人知道。”说到这里,李七夜轻轻地叹息一声。(未完待续)

    …

第1089章 矮小老人    李七夜带着李霜颜她们继续前行,在这个世界,除了铁城废墟,除了铁人尸体之外,剩下的就是黄沙了。

    这个世界连山岳都没有,更别说是青山绿水了,在这样的一个世界,更别说能找到生命了,甚至可以说,在这个的世界连一株小小的绿草都找不到。

    在这里,除了死寂,还是死寂,唯有让人有感觉的就是在这炽热的黄沙之中偶尔有凉风徐徐吹来,这才让人感到自己的存在,否则,行走在这个世界,连你自己都怀疑自己是不是死了。

    黄沙的世界,压抑得让人难于喘不过气来,李颜霜她们并非不是没有经历过磨砺的人,甚至可以说,她们经历了很多的磨砺,她们甚至是去过比眼前更凶险的地方去修练。

    对于修士来说,去一个沙漠,那实在是太正常的事情了。但是,今天李霜颜她们行走在这黄沙的世界,她们都不由觉得压抑,那怕她们道心坚如磐石,行走在这样的黄沙世界,都感觉有点喘不过气来。

    在以前,不管去怎么凶险的地方磨砺,不管去怎么可怕的地方,大家心里面都有着希望,出了凶险的世界,就是精彩的九界。

    但是,今天,行走在这黄沙的世界,似乎,这个世界没有尽头,除了黄沙就是废墟!

    他们继续前行的时候,途中遇到了很多铁城废墟,遇到了很多倒在地上的铁人,但是,她们已经没有一开始的惊讶了,她们已经慢慢麻木了。

    李七夜他们也不知道行走了多久,最终,他们来到了一个地方,在这里,放眼望去都是崩碎的铁城。

    眼前这个铁城是他们所见过的所有铁城中最大的铁城,放眼望去,铁城废墟是茫茫无际,目光所及,不是倒塌的城墙就是散落在地上的零件。

    这个铁城之大,超出人的想象,只怕九界中最大的城池都没有眼前这座铁城大。

    “应该是这里了。”李七夜望眼望去,看着眼前这看不到边际的铁城废墟,不由喃喃地说道。

    “我们来这里,是寻找什么东西吗?”李霜颜不由问道。

    李七夜看着眼前的废墟,缓缓地说道:“寻找一个传说,一个传说中的东西,一个从来没有人见过的东西。”说完,李七夜踏入了这片废墟。

    李霜颜她们忙是跟了上去,随着李七夜寻找。

    事实上,至于寻找什么,李七夜也说不准,因为关于这个时代的记载,那都已经湮没于时间长河之中,他曾经花了无数的岁月,翻了九天十地的所有古刻,才对这个世界有所了解。

    行走在这样的一个废墟之中,让人感觉自己是行走在一个钢铁世界,在这里,除了脚下的黄沙,到处都是由铁所铸的各种零件,乃至是巨大城墙。

    李七夜他们走了很久,终于来到了一个地方,一个看起来有点像皇宫一样的地方,虽然这个地方已经完全崩碎了,但是,依然能看到这个地方当年是何等的豪华,何等的神圣。

    “就在前面。”看到前面的一个高台,李七夜心里面都不由跳了一下,这跟他在一个古老的雕刻中所看的是一模一样,话未落下,李七夜立即快步冲上去,李霜颜她们也急忙跟了上去。

    当李七夜他们冲上了高台,第一个映入他们眼帘的是三片绿叶。

    来到了这个遗失的世界那么久,这是他们第一次见到的绿色,看到这三片绿叶,这怎么不让他们心里面一喜,这种感觉就像是在干渴的沙漠中遇到了甘泉一样,那种感觉是无法用笔墨来形容的。

    三片绿叶,生长在一株老树之上,这株老树应该是很高大,但是,已经不知道被什么折断了,只剩下三尺来高的树身,这老树并不粗大,树皮裂开,就如龙鳞一样,给人一种绝世非凡的感觉。

    不过,就这样一株给人绝世非凡的老树,此时也是奄奄一息了,老树那被折断的树身已经干枯,差不多是成了枯木,就算是老树上挂着的仅有三片绿叶都已经是蔫了,似乎,这三件绿叶随时都会枯黄凋落。

    让李霜颜她们为之震撼的不止是只有眼前这株被折断的老树,更让她们震撼的是,这老树之下依躺着一个人。

    一个老人,一个十分矮小的老人,这个老人的身体只有十二三岁的小少年身体那般高大。

    这个老人一双手很长,与他身体不相衬,不相衬的还有他的头颅,他的头颅很大,让人都不由怀疑他这样的身体能不能撑得起他的头颅。

    同时,除了大头颅之外,这个矮小老人还有一双很大的眼睛,此时,他已经是闭着眼睛。

    老人全身干枯,身体是皮包骨,完全看不出这个老人有生命的迹象,也不知道这个老人死了多久了。

    看到这样的一具尸体,李霜颜她们都不由心神一震,都不由相视了一眼。

    如果说,在外面见到这样的一具尸体,她们完全是无所谓,因为对于她们来说,在外面世界见到这样的一具尸体是很平常的事情,没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但是,在这样的一个铁人世界里,在这样一个铁人毁灭世界之中,竟然见到一具和人族类似的尸体,那就足够让人吃惊了。

    李霜颜她们看到铁尸都看得麻木了,现在看到一具类似人族的尸体,都由大吃一惊。

    就在李霜颜她们大吃一惊的时候,李七夜的手指在老人眉心一点,一道细小无比的法则钻入了老人的眉心之中。

    就在这一刻,老人突然打开了一眼,他的眼睛十分大,他有气无力打开眼睛,那怕只是眯开一道缝,都给人感觉是眼睛睁得大大的,这样的情景把梅素瑶她们吓了一跳。

    “终于有人来了——”矮小老人说话了,但是,他不是用嘴巴说话,而是用神念,这是所有人都能听得懂的表达方式。

    矮小老人奄奄一息,连喘气的力气都没说,他眼睛只看李七夜一眼,微弱无比的神念说道:“是我错了,我错了,是我毁灭了整个机界……”

    说到这里,矮小老人都快说不出话来,他已经是要死的人了,只有最后一口气,刚才是李七夜把他最后一口气喘过来。

    “小心,小心,小心反扑——”最终,矮小老人以最后一口气说出这话,然后双目瞌下,与世长辞。

    在此时,老人的右手慢慢松开,手中露出了一物,他一直紧握着手中的这件东西,在这个时候,他才张开右手,让李七夜看到这件东西。

    “能救他吗?”梅素瑶都不由忘问道,这样的一个老人,绝对是知道很多东西。

    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就算世间有仙人,都救不了他,他捱到现在,就是为了想说出这一句话。”

    “他能活到现在,完全依靠这株树。”李七夜目光落在矮小老人尸体所依靠的那株被折断的老树之上。

    说到这里,李七夜目光落在了矮小老人手中的东西上,他伸手把这件东西拿了过来。

    这件东西不大,宛如是用古铜所制,看起来似乎是一个怀表,它是由无数的陀轮所组装而成,这样的一个东西精致到无法用笔墨来形容,世间绝对无人能造出这样的一件东西。

    “这是什么——”白剑真都不由问道,这个矮小老人一直紧握这件东西,这说明这件东西绝对是极为了不得。

    李七夜把这件东西拿在手中仔细观看的时候,在这个时候,命宫之中突然响起撞击之声。

    “嗡”的一声,李七夜打开了命宫,里面一件东西飞了出来,这正是一直居于李七夜第十三个命宫之中的星辰万物蛋。

    当星辰万物蛋从命宫中飞了出来的时候,就扑向李七夜手中的那件东西,瞧它模样要抢李七夜的这件东西。

    李七夜立即五指一张,按住了这颗星辰万物蛋,缓缓地说道:“想要这件宝物,没有那么容易。”

    见到这样的一幕,李霜颜她们都不由奇怪,她们不清楚这颗星辰万物蛋的来历,更奇怪的是,这样的一只石蛋,为何要这件东西。

    星辰万物蛋被李七夜镇压住,它十分的不服气,震动得十分剧烈,似乎要从李七夜的镇压中飞出来。

    李七夜缓缓地说道:“不要跟我耍脾气,我的脾气比你更大。我允许你在我命宫中嚣张,那是因为你对我有价值,否则,惹怒了我,我把你烤着吃了!”

    慢慢地,震动的石蛋开始平静下来,像它这种存在,明白李七夜这话不只仅仅地威胁!

    李七夜看着这颗石蛋,一直以来,这颗石蛋算是无所求,但是,对这件如钟表一样的东西却十分的渴求。

    “你是想要这件东西?”李七夜看着手中的这件宝物,缓缓地说道。

    石蛋震动了一下,很明白地表达了它的意思。

    李七作看着手中的宝物,对于这件东西,他大致知道这件东西的玄妙,否则,他就不会花费那么多时间来机界了。r1152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