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巨大的城池乃是帝势腾腾,给人一种威严无比的感觉,就算是远远看到这样的一座城池,都会给人一种帝将所居住的地方。

    城池紧闭,没有任何人进出,也看不到任何帝兵在城墙上巡逻,整个城池寂静无声,给人一种是死城的感觉。

    “每一个帝国,都有一个帝城,也是一个帝国所有帝兵所聚集之地。”李七夜远远地看了一眼这座巨大的城池,说道:“其是帝兵不出征,不挖矿,他们基本上是沉睡。”

    “外人能进这样的帝城吗?”。李霜颜也不由跟着眺望帝城,说道。

    李七夜轻轻地摇头,说道:“原则上,外人是无法进入帝城,但是,有些事情,总会有个例外的。当然,还有另外一种方法可以进去,那就是强攻。”

    “与整个帝国为敌!”李霜颜也知道这话的意思,强攻一座帝城,就是与整个帝国为敌。

    “看来踏空山实力也够强大的,姬空无敌竟然敢杀入皇庭,抢走一尊古皇鼎。”想到最近传得很热闹的事情,陈宝娇说道。

    “他们也只敢挑小的帝国下手而己,大的帝国,他们还不行,就凭区区九剑老人就想攻大帝国,那是不可能的事情。”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

    “帝疆之中,有多少帝国?”李霜颜都不由问道。

    李七夜看了一下远处,说道:“小的帝国,不少,不过在以前更多。在那个岁月里。帝疆的帝兵数目那可是比魔界的魔士还要多。甚至比今天的葬佛高原人数还要多。”

    说到这里,李七夜顿了一下,说道:“不过,千百万年过来,已经有不少帝国踏上了征途了。现在小的帝国虽然不少,但是,真正谈得上重磅级的帝国,也就只有三个。不,有四个。”

    说到这里,李七夜没有再多说什么,转身便走,继续前行。

    李霜颜她们跟随着李七夜来到了一个地方,这里是一个山谷,这个山谷看起来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李七夜取出了炎魔所画的山河图揣摩了一会儿,最后完全可以确定地说道:“就在这里了。”

    “炎魔不是魔士吗?怎么他会在帝疆出生?”梅素瑶也不由好奇地问道。

    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我并不是要寻找他要出生的地方,我是在寻找一个地脉与他出生相似的地方。”

    说到这里。李七夜笑着看了看梅素瑶她们一眼,说道:“姑娘们。准备好了没有,你们将要面对的,是你们想象不到的世界,一个遗失的文明。”

    “一个遗失的文明!”听到这个话,梅素瑶心里面一震,她比李霜颜她们知道更多。当李七夜提到“一个遗失的文明”之时,她就隐隐料到了一些事情,因为她曾经读过一些有关于远古无比时代的古籍。

    此时,李七夜取出了虫管,插在了一个特殊的位置之上,随着李七夜的拔动,虫管之上的千百万个精细无比的零件开始转动起来。

    “我们走远一点。”李七夜拉着李霜颜她们后退,退到一定距离之后,这才停了下来。

    “嗡——”的一声,在这个时候,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刚才还是小小的虫管,在这个时候不断地变化,不断地建造。

    虫管本是由无数精细的零件所组成,现在这些精细无比的零件在不断地错位和转动之下,竟然是开始建筑起来,而且建筑的速度极快。

    在短短的时间之内,天空上建起了一座堡垒,一座由无数精细无比的零件所筑建成的堡垒。

    从虫管到建成堡垒,这个过程实在是太让人震撼了,让李霜颜她们亲眼看到一件件的金属零件错位,筑建成了一座堡垒,整个过程十分的玄奇。

    这一座堡垒由地面上的一支细小的虫管所支撑着,这使得整座堡垒看起来像是古怪的空中堡垒。

    “我们该动身了,迟了就错过机会。”此时李七夜取出了吠陀金刚的那件机界船,随着它的拔动,听到一阵“哐、哐、哐”的声音响起。

    眨眼之间,这件不大的东西竟然组装成了一只甚为巨大的铜船,这只飞船全身由无数精细的金属零件组装而成,十分的古怪。

    李七夜带着李霜颜他们全部踏入了这艘船中,这艘船随着李七夜的御驾,顿时飞了起来,瞬间飞上了天空中的堡垒。

    在堡垒之上有一个很大的悬停坪,李七夜把铜船悬停在了这里。

    “嗡”的一声,就在这瞬间,堡垒一下子细小,瞬间把铜船收入了其中,眨眼之间,本是巨大的堡垒一下子变成了细小的铜管,接着钻入了地下。

    就在这个时候,李七夜御驾着铜船飞行走来,他们飞行在一个不可思议的世界之中。

    在这里,有着无数巨大的零件,有着巨大的齿轮在转动,有着巨大的钟摆在晃动。

    此时,他们进入了一个金属零件的世界,似乎,他们是进入了一个机器的内部一样,看着无数的转轮、游丝、铁齿在转动、在位移!李霜颜她们一时之间都不由看得傻眼了。

    不管是李霜颜还是白剑真,她们见识够广博了,至于梅素瑶,那就更不用说了,在年轻一辈,论学识没有几个能比梅素瑶广博的了。

    但是,当看到眼前这样的一幕之时,她们也不由为之看呆了,她们都不知道自己是处身于怎么样的一个世界。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李七夜御着铜船,终于飞出了这片世界,飞入了一片蓝天之中。

    终于,铜船降落于地,李七夜率先跳了出来,他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喃喃地说道:“果真是在这里。”

    梅素瑶她们跟着纷纷跳了一下,一时之间,她们都没办法回过神来,她们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事情。

    过了好一会儿,梅素瑶她们终于回过神来了,抬头看,只见天空蔚蓝。但是,蔚蓝的天空与九界又不一样。

    当眺望天空的时候,你会看到天空上挂着月亮,但是,月亮竟然被打碎,缺失了一半,再看太阳,太阳依然挂在天空上,但是,被不知道什么东西洞穿,好像是有一件东西直接刺穿了太阳一样,让太阳中间留下了一个空洞的地带。

    收回目光,梅素瑶她们发现自己处身于一片沙漠之中,李霜颜她们都是去过沙漠的人,她们觉得此时脚下的沙漠与她们曾经去过的沙漠不一样,这里有一种炙烤的感觉。

    似乎,在以前这里不是沙漠,在以前,这里有可能是青山绿水,但是,后来被可怕的力量焚烧起了一片沙漠。

    “这,这究竟是什么地方?”就算是不爱说话的白剑真都不由吃惊,喃喃地说道。

    “一个遗失的遥远时代,在当今已经没有记载的时代。”李七夜淡淡地说道。他的目光望着遥远的地方,变得无比的深邃。

    “神话时代之前。”梅素瑶不由喃喃地说道。这样的一个时代,她只说过,但是,只是一种传说,没有任何记载,事实上,没有人知道这样的一个时代存在,甚至可以说,没有人知道这个时代是怎么样的一个时代。

    “这,这太不可思议了,传说是真的。”梅素瑶在心里面也为之震撼,一个遗失的时代,现在,她就站在这个时代的大地之上。

    “或者,更遥远。”李七夜轻轻地说道:“在时间长河中,又有谁知道经历了多少时代呢,神话时代,荒莽时代,拓荒时代,古冥时代,诸帝时代……”

    “是呀。”梅素瑶都不由说道:“有古人曾经猜测,神话时代之前,还有更古老的时代。”

    李霜颜她们也是同样震撼,对于当世来说,能追溯的就是荒莽时代了,而且,在当世对于荒莽时代的记载也不多,至于神话时代,更多只存在于猜测之中。

    如果说,神话时代之前,还有其他时代,那就更无法想象了。

    “在漫长无比的时间长河之中来说,太多事情不为人知了。”李七夜淡淡地说道:“如果以时间长河来划分,事实上,从荒莽时代到现在,只能算一个时代。”

    “为什么?”白剑真都忍不住问道。

    “成长。”李七夜看了白剑真一眼,说道:“为什么神话时代会消失?为什么荒莽时代我们修士是那么贫瘠?从荒莽时代的贫瘠,到拓荒时代的崛起,再到诸帝时代的百花齐放。这是一个成长过程!”

    “成长之后呢?”梅素瑶芳心不由颤了一下,她知道一些东西,特别是李七夜带她看的一些东西。

    “战争!”李七夜神态一沉,然后不再说什么,往前而行,李霜颜她们忙是跟上。

    “这是——”没走多远,陈宝娇觉得自己踩到东西了,就不由挖了起来,但是,埋在沙土中的东西是越挖越大,梅素瑶她们都忙过来帮忙。

    片刻之后,梅素瑶终于把地下的东西挖出来了,一尊巨大的铁人,宛如战神一般的铁人。

    “人王!”看到这被挖出来的铁人,李霜颜与陈宝娇不由大吃一惊。(未完待续……)

    第1087章遗失的时代:

    …

第1086章 帝疆    听到这样的话,李霜颜她们都不由为之震撼,白剑真都不由说道:“怒战仙帝,这可是大成仙体呀。△,”

    就算白剑真不这样说,李霜颜她们都想说这话。怒战仙帝,他可不止是仙帝这么简单,他除了是仙帝,还是一位大成仙体。

    九界都有传说,当大成仙体站在了巅峰的时候,可以横击仙帝,而怒战仙帝不止是站在巅峰了,他还成为了仙帝!

    试想一下,一位仙帝拥有了大成仙体,这威力完全是无法想象。

    “难道世间还有比仙帝更加强大的东西?”李霜颜都不由喃喃地说道。

    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九界之中,不见得有比仙帝更强大的东西,在九界中,单打独斗,仙帝一直都是无敌的。怒战仙帝未能登上彼岸,不一定说他不够强大。”

    “那是因为什么?”陈宝娇忙是问道,这样的辛秘,不论是谁,都是十分想知道的。

    连梅素瑶都不由看着李七夜,虽然说,她是长河宗的传人,但是,在这一件事上,不要说是长河宗的弟子,就算是长河宗的诸位老祖都不清楚,因为怒战仙帝对这件事很少提,最多也就是只留下只言片语而己,更多的是,后世晚辈猜测。

    此时,梅素瑶明白李七夜知道得更多,甚至是知道连他们老祖都不知道的事情。

    李霜颜看着公子爷,忍不住说道:“究竟是什么原因未能让怒战仙帝登上彼岸呢?”在李霜颜心目中,公子爷是无所不知。无所不能。如果她公子爷都不知道。只怕其他人更加不知道了。

    “因为那里充满了太多不确定了。”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不愿意再多谈此事。当年因为此事,怒战仙帝专程请教过他,这里面的秘密,他也不愿意多去谈,除非他能解开其中的谜团了。

    “好了,我们去帝疆吧,我带你们去一个地方看看。一个绝对可以颠覆你们常识的地方。”李七夜收回了目光,露出笑容地说道。

    听到这话,李霜颜她们顿时不由为之一喜,甚至可以说为之兴奋,她们跟着公子爷来,就是为了长见识,见世面的。

    就算是梅素瑶这样出尘脱俗的人儿,她也一样是为之一喜。她跟随李七夜,不是为了宝物,也不是为了功法。她是去看一个别人看无法企及的高度,别人无法看见的世界。

    李七夜带着李霜颜她们往帝疆出发。一路前行,速度极快。

    帝疆,此乃是帝魔小世界的另外一半,它与魔界共分了整个帝魔小世界,双双各占了一半的天地。

    没有人知道,为何当年是什么原因能让帝疆和魔界共分帝魔小世界的,双方所占的天地是帝魔小世界的一半。

    更奇怪的是,虽然说,帝疆上的帝兵与魔界中的魔士是同在这个帝魔小世界,但是,双方从不来往。

    一条边界线,把两个世界隔分了,就是这样的一条边界线,那怕是帝兵与魔士相隔很近,但,对于他们来说,也是天隔一方,咫尺天涯。

    虽然帝疆与魔界是同一个世界,同在帝魔小世界,但是,给人的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

    虽然说,魔界也是山河壮丽,但是,整个魔界,乃是魔气弥漫,整个魔界都在魔气的笼罩之下,所以,就算魔界的山河再壮丽,总是给人一种压抑的感觉。

    但是,帝疆就不一样了,不管是谁,一旦踏入了帝疆,都心里面燃气了一股雄心壮志,有着一争天下的豪气。

    不管你是大人物还是小人物,当你踏入了帝疆,心里面就有着一股挥斥方酋的气势,有一种指点江山的感慨。

    “帝势——”踏入帝疆,感受到了这股豪气,心里面燃气的雄心壮志,梅素瑶都不由喃喃地说道。

    帝势,这就是帝疆的根基,这就如魔界的魔气,葬佛高原的佛韵一样。

    或者是因为帝势的愿意,也或者是因为帝疆的原因,每个人踏入帝疆的时候,都感觉帝疆的山河极为的壮观,甚至帝疆的一山一水都给人一种皇气浩然的感觉。

    魔界有魔士,帝疆有帝兵,这里的帝兵并不是指仙帝宝器什么的,而是指帝疆的士兵!

    不管是魔士还是帝兵,他们有一点都是相同的,或者说是有两点相同。

    一,帝兵也是跟魔士一样,身无血气,跟魔士一样长生不死;二,帝兵也跟魔士一样,他们对于修士这样的外来者根本不理会。

    不过,比起帝兵来,魔士反而更好对付一点,因为,在帝疆,你惹了一个帝兵,就是等于惹了整整一个国家的实兵,再强大的修士,在千军万马的帝兵之下,都会被撕得粉碎。

    “杀——”在一个平原上,一阵喊杀声响起,两支军队发动了强势无比的攻击,瞬间,两支军队绞着在一起,千军万马杀得天崩地裂。

    这是帝疆中的两个帝国之间的开战,两个帝国都是千军万马同出,杀得大地都为之颤抖。

    面对这样的战争,再强大的修士都不敢靠近,都远远而观,尽管是如此,那强大的帝势,凶猛的杀伐,震撼得很多修士都不由为之脸色发白。

    帝兵,绝大多数的帝兵都是身穿铠甲,他们无血气,但是,身上却散发出了一股强大无比的帝势,那怕是一个小小的士兵,都给人一种挥斥方酋的气势。

    至于将军级别的帝兵,那就更加不一样了,他们身上的帝势就更加强大了,宛如是一尊神将一样。

    “砰、砰、砰……”一时之间,两军交战,杀得十分的惨烈,但是,帝兵是杀不死的。

    在这个时候,很奇怪的一幕发现了,很多帝兵把对手击倒之后,就会瞬间吸收对方的帝势,当帝兵的帝势被敌人吸收的时候,他的帝势顿时下降,甚至有帝兵的帝势会下降到了极点。

    对于帝势被吸尽到最低点的帝兵,敌人就立即抛下不管,立即去攻击其他的敌人。

    “杀——”终于,在一场激战之中惨败的帝兵立即撤退,而且他们撤退的帝兵不会丢下被吸尽帝势的同伴,他们在撤退之时,会带着同伴逃走。

    而获胜的一方并没有追击,而是冲往了另一端,那是矿场所在的地方。

    看到这样的一幕,很多人都长了见识,帝兵之间的战争,与修士之间的战争完全不一样,而且,帝兵更加团结!

    事实上,像这样的帝国之间的战争,在帝疆之上常有发生,他们因为争夺矿场而引起的。

    “帝兵是借吸收敌人的帝势来曾经自己的实力吗?”李霜颜她们跟随着李七夜,也看到了这一场帝兵之间的战争,陈宝娇看到战败的一方撤退之后,就不由说道。

    “这只是其中一个手段,帝兵的帝势除了可以吸敌人的帝势来增强之外,还有一个就是挖矿。”李七夜说道:“帝王金是一种很神奇的金矿,它除了可以增强帝兵的帝势之外,还有另外更重要的用途。”

    “怎么样的用途?”李霜颜都不由问道。

    李七夜看着获胜的帝兵冲向矿场,没有回答,梅素瑶只好说道:“征途,如果说,帝兵想踏入征途,必须要用上帝王金。而且,帝兵跟魔士不一样,魔士很多时候是单打独斗,就像上斩魔台,魔士基本上不成群结队,但是,帝兵不一样,他们如果要踏上征途,那么,他们是整个帝国踏上征途的,所有帝兵都会跟随着自己的帝王踏上征途,所以,他们需要海量的帝王金。”

    此时,获胜的帝兵全部都进入矿场,眨眼之间,他们都钻入了矿井之中。

    帝王金的矿井可以说是十分的壮观,一旦是从地面打通到了矿脉所在的地方,就会看到强大无比的帝势冲天而起,这喷涌而出的帝势看起来像是黄金喷泉一样,这样的场面是十分的壮观,不知情的人还以为那里喷出来的是黄金。

    “我们可以采帝王金吗?”陈宝娇看着喷涌起帝势的矿井,都不由为之好奇地说道。

    “你看着就知道了。”李七夜笑着说道。

    此时,有第一次来帝疆的修士见帝兵都全部进入了矿井之后,他们见矿井没有人守着,就偷偷摸摸靠近矿井,也想偷偷地跟着下去采挖帝王金。

    “啊——”当这修士刚跳入矿井,就一阵惨叫声响起,所有人都看到这个修士被帝势从矿井中喷了出来,被喷上了天空,眨眼之间被撕得粉碎,满天下起了血雨。

    看到这样的一幕,其他想偷偷摸摸靠近矿井的修士都被吓破了胆,都纷纷后退,再也不敢靠近矿井。

    “走吧,虽然说帝王金对于帝兵来说是重要无比,而对于我们来说,没有什么作用,至少到目前为止,没有人能发现帝王金对于我们修士有什么作用。”李七夜笑着,转身就走。

    李霜颜他们跟随着李七夜继续前行,在这途中,他们曾经看到了一座巨大的城池,这座巨大的城池不会亚于人皇界大城。u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