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听到这样的话,李霜颜她们都不由为之震撼,白剑真都不由说道:“怒战仙帝,这可是大成仙体呀。△,”

    就算白剑真不这样说,李霜颜她们都想说这话。怒战仙帝,他可不止是仙帝这么简单,他除了是仙帝,还是一位大成仙体。

    九界都有传说,当大成仙体站在了巅峰的时候,可以横击仙帝,而怒战仙帝不止是站在巅峰了,他还成为了仙帝!

    试想一下,一位仙帝拥有了大成仙体,这威力完全是无法想象。

    “难道世间还有比仙帝更加强大的东西?”李霜颜都不由喃喃地说道。

    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九界之中,不见得有比仙帝更强大的东西,在九界中,单打独斗,仙帝一直都是无敌的。怒战仙帝未能登上彼岸,不一定说他不够强大。”

    “那是因为什么?”陈宝娇忙是问道,这样的辛秘,不论是谁,都是十分想知道的。

    连梅素瑶都不由看着李七夜,虽然说,她是长河宗的传人,但是,在这一件事上,不要说是长河宗的弟子,就算是长河宗的诸位老祖都不清楚,因为怒战仙帝对这件事很少提,最多也就是只留下只言片语而己,更多的是,后世晚辈猜测。

    此时,梅素瑶明白李七夜知道得更多,甚至是知道连他们老祖都不知道的事情。

    李霜颜看着公子爷,忍不住说道:“究竟是什么原因未能让怒战仙帝登上彼岸呢?”在李霜颜心目中,公子爷是无所不知。无所不能。如果她公子爷都不知道。只怕其他人更加不知道了。

    “因为那里充满了太多不确定了。”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不愿意再多谈此事。当年因为此事,怒战仙帝专程请教过他,这里面的秘密,他也不愿意多去谈,除非他能解开其中的谜团了。

    “好了,我们去帝疆吧,我带你们去一个地方看看。一个绝对可以颠覆你们常识的地方。”李七夜收回了目光,露出笑容地说道。

    听到这话,李霜颜她们顿时不由为之一喜,甚至可以说为之兴奋,她们跟着公子爷来,就是为了长见识,见世面的。

    就算是梅素瑶这样出尘脱俗的人儿,她也一样是为之一喜。她跟随李七夜,不是为了宝物,也不是为了功法。她是去看一个别人看无法企及的高度,别人无法看见的世界。

    李七夜带着李霜颜她们往帝疆出发。一路前行,速度极快。

    帝疆,此乃是帝魔小世界的另外一半,它与魔界共分了整个帝魔小世界,双双各占了一半的天地。

    没有人知道,为何当年是什么原因能让帝疆和魔界共分帝魔小世界的,双方所占的天地是帝魔小世界的一半。

    更奇怪的是,虽然说,帝疆上的帝兵与魔界中的魔士是同在这个帝魔小世界,但是,双方从不来往。

    一条边界线,把两个世界隔分了,就是这样的一条边界线,那怕是帝兵与魔士相隔很近,但,对于他们来说,也是天隔一方,咫尺天涯。

    虽然帝疆与魔界是同一个世界,同在帝魔小世界,但是,给人的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

    虽然说,魔界也是山河壮丽,但是,整个魔界,乃是魔气弥漫,整个魔界都在魔气的笼罩之下,所以,就算魔界的山河再壮丽,总是给人一种压抑的感觉。

    但是,帝疆就不一样了,不管是谁,一旦踏入了帝疆,都心里面燃气了一股雄心壮志,有着一争天下的豪气。

    不管你是大人物还是小人物,当你踏入了帝疆,心里面就有着一股挥斥方酋的气势,有一种指点江山的感慨。

    “帝势——”踏入帝疆,感受到了这股豪气,心里面燃气的雄心壮志,梅素瑶都不由喃喃地说道。

    帝势,这就是帝疆的根基,这就如魔界的魔气,葬佛高原的佛韵一样。

    或者是因为帝势的愿意,也或者是因为帝疆的原因,每个人踏入帝疆的时候,都感觉帝疆的山河极为的壮观,甚至帝疆的一山一水都给人一种皇气浩然的感觉。

    魔界有魔士,帝疆有帝兵,这里的帝兵并不是指仙帝宝器什么的,而是指帝疆的士兵!

    不管是魔士还是帝兵,他们有一点都是相同的,或者说是有两点相同。

    一,帝兵也是跟魔士一样,身无血气,跟魔士一样长生不死;二,帝兵也跟魔士一样,他们对于修士这样的外来者根本不理会。

    不过,比起帝兵来,魔士反而更好对付一点,因为,在帝疆,你惹了一个帝兵,就是等于惹了整整一个国家的实兵,再强大的修士,在千军万马的帝兵之下,都会被撕得粉碎。

    “杀——”在一个平原上,一阵喊杀声响起,两支军队发动了强势无比的攻击,瞬间,两支军队绞着在一起,千军万马杀得天崩地裂。

    这是帝疆中的两个帝国之间的开战,两个帝国都是千军万马同出,杀得大地都为之颤抖。

    面对这样的战争,再强大的修士都不敢靠近,都远远而观,尽管是如此,那强大的帝势,凶猛的杀伐,震撼得很多修士都不由为之脸色发白。

    帝兵,绝大多数的帝兵都是身穿铠甲,他们无血气,但是,身上却散发出了一股强大无比的帝势,那怕是一个小小的士兵,都给人一种挥斥方酋的气势。

    至于将军级别的帝兵,那就更加不一样了,他们身上的帝势就更加强大了,宛如是一尊神将一样。

    “砰、砰、砰……”一时之间,两军交战,杀得十分的惨烈,但是,帝兵是杀不死的。

    在这个时候,很奇怪的一幕发现了,很多帝兵把对手击倒之后,就会瞬间吸收对方的帝势,当帝兵的帝势被敌人吸收的时候,他的帝势顿时下降,甚至有帝兵的帝势会下降到了极点。

    对于帝势被吸尽到最低点的帝兵,敌人就立即抛下不管,立即去攻击其他的敌人。

    “杀——”终于,在一场激战之中惨败的帝兵立即撤退,而且他们撤退的帝兵不会丢下被吸尽帝势的同伴,他们在撤退之时,会带着同伴逃走。

    而获胜的一方并没有追击,而是冲往了另一端,那是矿场所在的地方。

    看到这样的一幕,很多人都长了见识,帝兵之间的战争,与修士之间的战争完全不一样,而且,帝兵更加团结!

    事实上,像这样的帝国之间的战争,在帝疆之上常有发生,他们因为争夺矿场而引起的。

    “帝兵是借吸收敌人的帝势来曾经自己的实力吗?”李霜颜她们跟随着李七夜,也看到了这一场帝兵之间的战争,陈宝娇看到战败的一方撤退之后,就不由说道。

    “这只是其中一个手段,帝兵的帝势除了可以吸敌人的帝势来增强之外,还有一个就是挖矿。”李七夜说道:“帝王金是一种很神奇的金矿,它除了可以增强帝兵的帝势之外,还有另外更重要的用途。”

    “怎么样的用途?”李霜颜都不由问道。

    李七夜看着获胜的帝兵冲向矿场,没有回答,梅素瑶只好说道:“征途,如果说,帝兵想踏入征途,必须要用上帝王金。而且,帝兵跟魔士不一样,魔士很多时候是单打独斗,就像上斩魔台,魔士基本上不成群结队,但是,帝兵不一样,他们如果要踏上征途,那么,他们是整个帝国踏上征途的,所有帝兵都会跟随着自己的帝王踏上征途,所以,他们需要海量的帝王金。”

    此时,获胜的帝兵全部都进入矿场,眨眼之间,他们都钻入了矿井之中。

    帝王金的矿井可以说是十分的壮观,一旦是从地面打通到了矿脉所在的地方,就会看到强大无比的帝势冲天而起,这喷涌而出的帝势看起来像是黄金喷泉一样,这样的场面是十分的壮观,不知情的人还以为那里喷出来的是黄金。

    “我们可以采帝王金吗?”陈宝娇看着喷涌起帝势的矿井,都不由为之好奇地说道。

    “你看着就知道了。”李七夜笑着说道。

    此时,有第一次来帝疆的修士见帝兵都全部进入了矿井之后,他们见矿井没有人守着,就偷偷摸摸靠近矿井,也想偷偷地跟着下去采挖帝王金。

    “啊——”当这修士刚跳入矿井,就一阵惨叫声响起,所有人都看到这个修士被帝势从矿井中喷了出来,被喷上了天空,眨眼之间被撕得粉碎,满天下起了血雨。

    看到这样的一幕,其他想偷偷摸摸靠近矿井的修士都被吓破了胆,都纷纷后退,再也不敢靠近矿井。

    “走吧,虽然说帝王金对于帝兵来说是重要无比,而对于我们来说,没有什么作用,至少到目前为止,没有人能发现帝王金对于我们修士有什么作用。”李七夜笑着,转身就走。

    李霜颜他们跟随着李七夜继续前行,在这途中,他们曾经看到了一座巨大的城池,这座巨大的城池不会亚于人皇界大城。u

    …

第1085章 斩魔台    “第一凶人来了。”当李七夜到来的时候,不知道谁叫了一声,顿时是吸引了无数的目光。

    李七夜到来之后,众人都纷纷让路,现在李七夜不论是走到哪里,任何人都会给他让出来条路来,没有人敢挡他的道。

    事实上,在今天不知道多少人见到第一凶人双腿都会发软,更别说是挡他的道路了。

    李七夜站在一座山峰上,与梅素瑶她们远远地看着斩魔台。

    看着散发出幽幽光芒的铡刀,他也不由为之沉默起来。他曾经在帝魔小世界呆了很长的时间,他曾经在魔界成为了一尊魔王。

    在这里,除了探索一些东西之外,更让他关注的一个问题,那就是魔士上了斩魔台,是不是真的能通往另外一个世界。

    “上斩魔台,对于魔士来说,需要条件吗?”看着斩魔台,陈宝娇都不由好奇地说道。

    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不需要,可以说,任何魔士都可以登斩魔台,但是,魔士的强弱,就会有着不一样的效果。”

    “怎么不一样?”陈宝娇不由好奇地问道。

    ∑李七夜看着斩魔台上的铡刀,缓缓地说道:“等一下魔士上了斩魔台,你很快就明白了。”

    “真的有另外一个世界吗?”惜字如金的白剑真也不由看着斩魔台,忍不住问道。

    她们都听李七夜跟魔士说过另外一个世界的事情,但是,她们也不知道另外一个世界是指什么世界。是怎么样的一个世界。

    “不知道。”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或者有。或者没有,一切都很难下定论,再说,每个人对’世界’这个词有着不一样的诠释。”

    终于,在众目睽睽之下,一尊魔士登上了斩魔台,这尊魔士乃是人形,身上散发出了可怕无比的魔气。莫说是大贤,就算是神王见到这样的一尊魔士都会忌惮三分。

    站在斩魔台之上,这尊魔士远远眺望着断崖之前的茫茫虚空,沉默起来。

    在远处围观的修士也都不由屏住呼吸,对于大家而言,能亲眼一见魔士上斩魔台,这的确是一件十分难得的事情。

    最终,这尊魔士是下了很大的决心,站在了侧前之前,面对着断崖。此时。这尊魔士缓缓地闭上了眼睛,脖子放在了刀槽之上。

    看到这尊魔士已经把脖子放在了刀槽之上。甚至有修士不由一颗心高高地悬起,紧张得都不由握着自己的拳头。

    “喀——”的一声,铡刀落下了,它极为锋利,如同切豆腐一样,一下子把魔士的头颅斩了下来,从铡刀上滚落了斩魔台。

    “轰——”的一声响起,就在这尊魔士的头颅斩下的瞬间,脖子断口瞬间喷涌出了无数的魔气。

    魔气就像冲击波一样往断崖之前的茫茫虚空冲了过去,这尊魔士极为强大,他的魔气磅礴如海,强劲十足,无穷无尽的魔气撕裂虚空,以摧枯拉朽之势瞬间冲入了茫茫无尽的虚空最深处。

    “轰——轰——轰——”魔气强劲十足,脖子断口处的魔气喷涌而出,喷涌了很长的一段时间,终于,这尊魔士体内的所有魔气都喷涌完了,这才平静下来。

    在这个时候,所有人才发现,喷涌冲入茫茫虚空的魔士此时在这片虚空之中化作了一条桥梁,从断崖一直架往茫茫虚空的最深处。

    “喀嚓”的一声响起,在这个时候,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滚落在地上的头颅此时裂开了,在头颅之中走出了一个小小的人来。

    这个小小的人儿长得跟这尊魔士是一模一样,只不过,这只个小小的人儿看起来没有任何身驱,他只是由魔气凝聚而成。

    “这是真命吗?”看到从头颅中裂出来的小小人儿,李霜颜都不由问道。

    “不,是魔元,与我们的真命完全不一样。”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

    看到小小的人儿从头颅中裂出来,众人都不由屏住呼吸,看着眼前惊奇的一幕。

    此时,这个小小的人儿快步走上了由魔气所化的桥梁,他沿着桥梁极速地往茫茫的虚空而去。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影子瞬间掠起,这是一个老修士,看这个老修士血气干枯,便知道他已经是年纪很大了。

    这个老修士以极快的速度冲上由魔气所化的长桥,欲跟着魔元通往另外一个世界。

    “啊——”然而,当这个老修士一踏上长轿的时候,没有想象中的双脚落地,长桥根本就承托不了他的身体,瞬间掉落,掉落入茫茫的深渊之中。

    对于修士而言,可以凌空飞行,但是,在这茫茫的虚空中根本就不行,一旦掉落,那就是直接掉落入虚空下的深渊,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看到这样的一幕,不少人抽了一口冷气,脸色为之一变,或者也有不少修士跟这位老修士有着一样的打算,想跟着魔士通往另外一个世界,但是,现在看来,这种想法根本就是行不通。

    在众目睽睽之下,小小的人儿沿着长轿消失在茫茫虚空之中,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而架在虚空中的长桥这才慢慢消失。

    “究竟那是通往怎么样的一个地方呢?”有人不由喃喃地说道。

    事实上,所有人都是十分的好奇,大家都想知道,对面是怎么样的一个地方,或者说,彼岸是怎么样的一个世界。

    很多人都站在那里,看了很久很久,那里依然是一片茫茫的虚空,再也没有任何东西,也没有任何变化。

    最终,大家都慢慢散去,因为大家都知道没有人会得到答案,没有人会知道结果。

    “他抵达了那个世界了吗?”陈宝娇看着茫茫的虚空,都不由十分关心。

    “没有人知道,这是一场没有答案的旅行。”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轻轻地叹息地说道:“因为一旦踏上斩魔台,就再也不能回头,从来没有听说过哪一个魔士回来过。”

    “此去,便杳无音讯。”白剑真也不由一时间失神,喃喃地说道。

    上了斩魔台,这就像是失踪了一样,这是一条不归之路,没有人知道会不会成功,也没有人知道是不是失败,在这边的人永远不知道结果。

    “魔士长生,他们为什么还一定要去另外一个世界呢?”李霜颜不由问道:“这是一条不归之路,他们应该明白才对。”

    “他们明白,他们心里面是一清二楚,他们知道自己是走上一条怎么样的道路。”李七夜看着茫茫的虚空,说道:“就如他们所说的那样,这是夙愿,这是宿命!不管是多久,总有一天,他们都会踏上这一条路,唯一的区别,那只不过是早与晚而己,这是每一个魔士都要面对的。”

    “魔士的斩魔台,帝兵的征途。”连梅素瑶也都不由喃喃地说道:“这是万古以来的未解之谜,没有人知道这是怎么样的一个结局。”

    “除了魔士本身,再也没有人能抵达彼岸了吗?就没有仙帝尝试过?”李霜颜看着眼前茫茫的虚空,都不由充满了好奇,说道。

    梅素瑶张口欲说,但,又闭上嘴了,她也不知道该如何说才好。

    李七夜看了一眼梅素瑶,淡淡地说道:“这没有什么不好说的,怒战仙帝在成为仙帝之后,就曾经去尝试过,他曾在斩魔台,强渡虚空,欲登彼岸。”

    “怒战仙帝——”听到这话,李霜颜她们都不由大吃一惊,都看着梅素瑶,陈宝娇不由吃惊地说道:“传说是怒仙霸体大成的怒战仙帝!”

    仙帝,已经是无敌了,而仙体大成的仙帝,那可以想象了。怒战仙帝,他是长河宗的第二位仙实,有人说,他比长河宗的始祖袖水仙帝还要强大,还要可怕。

    “是的。”梅素瑶轻轻地叹息一声,承认地说道:“我宗门有记载说,他成就仙帝之后,曾经作过尝试。”

    “结果怎么样?”惜字如金的白剑真都忍不住问道:“真的有彼岸吗?”

    “具体,我也不清楚,因为有好几种说法,从记载来看,言焉不详,我们作为晚辈,也无从考研,无法确定哪个说法是真的。”梅素瑶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

    “仙帝失败,这也没有什么好可耻的,只不过,长河宗诸老不愿意去谈而己,不然望无敌的仙帝蒙上一层阴影。”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怒战仙帝也失败了?”听到这样的话,李霜颜她们都不由为之震惊了,在所有人看来,仙帝是无敌的,更何况是仙体大成的仙帝!

    “有这个可能。”梅素瑶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怒战祖师回来之后,未跟人提过此事。但是宗门的老祖从祖师的口言片语推测,祖师很有可能未能成功登上彼岸,所以宗门内的老祖都不愿意多谈这件事情。”

    长河宗这样的做法,李霜颜她们都能理解,仙帝,这是无敌的象征,如果说,连仙帝都会失败,这将会为仙帝的一生英名蒙上阴影,这的确是长河宗老祖不愿意去谈这样的事情。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