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看着画中的佛,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不,并非是佛国的佛主,佛国的佛主想稳定帝魔小世界,没有那么容易。”

    “传说中的帝释!”梅素瑶不由为之动容,帝释传说,那只是限于传说,千百万年以来,没听说过有人见过帝释,有传说认为,早在古老的时代,帝释就已经不在当世了。

    也有人认为,世间根本就没有帝释这尊佛,只不过是葬佛高原编撰出来的这么一个存在,只不过是用来神话葬佛高原而己。

    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没有说什么,然后转身就走,去了另外一个宫殿。梅素瑶也紧跟上去,跟着走进了这个宫殿。

    这个宫殿十分古老,在这宫殿之中没有宝光,也没有仙器。这个宫殿十分的古怪,在宫殿的墙壁之上画满了各种各样稀奇无比的符文。

    墙壁之上所画的符文十分的古奇,十分的古稀,梅素瑶算是学识渊博的人了,但是,眼前这些符文她是见都没有见过。

    看到墙上所画的符文,梅素瑶也不由充满了好奇,她不由打开自己的天眼,眉心璀璨,欲借着自己的眉心仙骨来窥视墙↓壁上符文的玄妙。

    但是,没看多久,梅素瑶都感觉是天旋地转,不由是咚咚咚连退了好几步。

    “这是一个无上时代的起源吗?”梅素瑶大吃一惊,她天生是眉心仙骨,她的仙骨直通真神,参悟天地。就算是天命秘术。她的眉心仙骨也很容易参悟。

    但是。一参这墙壁上的符文的时候,她感觉自己瞬间陷入了一个浩瀚无边的世界之中,似乎,这墙上的符文可通三千世界,繁杂到让人无法想象。

    “三千世界,也在其中。”李七夜淡淡一笑,没有去看墙上的符文,目光落在宫殿内的一张石桌之上。

    此时。梅素瑶才发现,这宫殿中没有他物,除了一张石桌。在石桌之上,放着一支看起来如同铜棍一样的东西。

    但是,这又不是铜棍,这东西不大,整件东西由一件件精致无比的零件所组装而成,这件东西看起来有点像铜棍,但,又有点像是一截手臂。具体是什么,没有人能看得出来。

    李七夜一伸手。这件如铜棍一样的东西落在了他的手中。

    梅素瑶仔细看这件东西,这并不大的东西,竟然由无数精致无比的零件组装而成,这东西精致到无法想象。

    世间有很多东西可以用法则交织而成,法则可以细小到如发丝。但是,眼前这件东西细小无比,小的零件也是小到如发丝一般,而且,这无数的零件乃是以金属所制。

    一件如铜棍一样的东西,竟然由千万件的零件所组装而成,这可以想象是何等的巧得天工,这实在是让人无法想象的事情。

    此时,随着李七夜的拔动,这件铜棍里面的一件件精致而细小的零件竟然是转动起来,接着,铜棍散发出了光芒,颤动起来,似乎有生命一样。

    就在这个时候,墙上的所有符文也跟随着亮了起来,这一个个符文都亮了起来之后,整个宫殿都被照得通亮。

    “嗡”的一声响起,随着铜棍中的零件转动得越来越快,竟然把墙上的所有符文都吸了过来,眨眼之间,墙上的所有符文都脱离墙面,飞入了铜棍之中。

    吸入了所有的符文之后,李七夜手中的铜棍似乎有了不一样的色泽,变得更加的复杂,变得更加的玄妙,完全是让人看不透,它不再是一件金属棍那么简单。

    梅素瑶也是大吃一惊,她还以为这墙上的符文是被人画上去的,现在看来这并非是如此,这应该是有人以不可思议的手段把铜棍中的符文抽离出来。

    “魔主也的确是了不起。”李七夜看了看手中的铜棍,淡淡地说道:“竟然能如此完美无缺地把符文拆离,这手段的确是够逆天的。”

    “吠陀金刚的那件东西与这件东西是同出一源的?”此时梅素瑶总算是看出一些端倪了,她不由喃喃地说道。

    “没错。”李七夜点了点头,说道:“这的确是同出一源,只可惜,魔主未能同时得到这两件东西,不然的话,他是能看出一些端倪来。”

    “这是什么东西?”梅素瑶也不由充满了好奇,诸多宝物李七夜都未多看一眼,甚至他连仙帝真器都不怎么放在心上,但,对于这两件东西却是特别的在意,这说明这两件东西有着不凡的来历,甚至有可能比仙帝宝器还要不凡。

    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这东西,或者它们没有名字,世间知道这东西存在的人,那是寥寥无几,更别说,知道它的名字了。”

    “不过,从它们那个时代的文字或语言翻译过来,它们的确是有名字。”李七夜看着手中的铜棍,说道:“这件东西,名叫虫管,至于你从吠陀金刚那里得到的那件东西,它也有一个名字,叫机界船。”

    “虫管,机界船。”梅素瑶不由喃喃地说道。从名字上来理解,她都无法知道这两件东西的用处。

    不过,梅素瑶知道的东西还是很多的,她不由看着李七夜,说道:“传说天机谷始祖人称人王,他的身躯也是由数不清的精致零件所组装成……”

    “你们长河宗知道的事情还真不少。”李七夜笑了一下,没有多说什么,收起了虫管,然后转身就走。

    李七夜与梅素瑶两个人回到了宝室,笑着说道:“你们都挑好了宝物了没有。”

    “好了——”此时陈宝娇也挑到了自己喜欢的宝物。

    对于她们来说,眼前的宝物实在是太多了,从这么多的宝物中挑上一件自己喜欢的,这还真的让她们挑得有些眼花缭乱。

    “好吧,既然挑好了,就该我们离开的时候了。”李七夜笑着说道。

    李霜颜她们都没有什么异议,都跟着李七夜离开魔策宫。

    在山下,不知道有多少修士是屏着呼吸,他们都看着紧闭的宫门,等待着李七夜他们出来。

    “轧——轧——轧——”终于,魔策宫那沉重的大门打开了,李七夜他们五人鱼贯而行地从里面走了出来。

    “他们是得到了什么宝物呢?”很多人都不由看着李七夜他们的神态,想从他们神态中捕捉到什么,但是,从李七夜他们神态来看,让众多人失望了。

    因为李七夜他们看来很平静,没有得到宝物的兴奋,或者,对于他们来说得到了什么宝物都不值得兴奋了。

    大家都不知道李七夜他们一行人得到了什么宝物,尽管大家都很想知道李七夜他们得到了什么宝物,又或者说,很多人也想知道魔策宫里面有什么东西,不过,没有人敢去问李七夜他们。

    李七夜他们离开之时,众人都纷纷让出一条路来,一直目送他们消失在天边。

    “我也来试试。”见李七夜成功地打开了魔策宫,此时也有不少修士不死心,都纷纷登上山峰,尝试着打开魔策宫。

    当然,不管他们作怎么样的尝试,都不可能打开魔策宫。没有天弃魔王手中的钥匙,就算你再逆天,也不可能打开魔策宫。

    李七夜他们离开了魔策宫没多久,就听到了一个消息,也不知道是谁传出这样的一个消息,说道:“有魔士要上斩魔台了。”

    “正是好时机。”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对梅素瑶她们说道:“我正打算带你们去斩魔台看看呢,现在竟然有魔士上斩魔台,这最好不过了,你们可以看一看斩魔台的玄妙。”

    听到这话,李霜颜她们都不由为之一喜,她们都听李七夜好几次提到斩魔台了,但是,斩魔台是怎么样的,魔士上斩魔台又怎么样的一番景象,她们是难于想象。

    斩魔台,位于魔界的最深处,在那里宛如是被魔气所笼罩一样,似乎,在这里见不到青天,见不到太阳,似乎,这里是一个通往一个未知的世界。

    当李七夜他们赶到的时候,断魔台外已经是人山人海了,虽然大家都不敢贸然靠近斩魔台,但是,大家依然是远远地围观斩魔台。

    斩魔台,那是一个高台。高台古朴,它乃是由墨色岩石所削成,整个高台宛如与大地一体。

    高台之上,有一把巨大无比的铡刀,铡刀通体墨黑,宛如是来自于地狱的魔刀,可斩一切神魔。

    在斩魔台之前,乃是一片断崖绝壁。放眼望去,断崖绝壁之前乃是茫茫的一片,看不到尽头,似乎渡过了眼前这茫茫的虚空,就能抵达另世一个世界一般。

    斩魔台上的铡刀散发出幽幽的光芒,这幽幽的光芒所透露出来的杀意让人不寒而栗,正是因为如此,让人没有人敢靠近斩魔台。

    不管你是有多么强大的存在,当靠近斩魔台的时候,就会感受到铡刀上所散发出来幽幽杀意,这杀意虽然不是十分强烈,但,能让人本能地产生畏惧,似乎,这把铡刀就架在你的脖子上一样。

    …

第1083章 林天帝的来历    “不管如何,不论付出如何的代价,都必须把李七夜铲除。”姬空无敌对九剑老人如此说道。

    此时,姬空无敌对铲除李七夜的决心是十分的坚定,对于他来说,不惜一切代价要把李七夜铲除。

    仙帝之争,一向来都很残酷。虽然说,很多仙帝之争,是帝储与帝储之间的战争,只有帝储敢直面于自己最强的敌人,只有帝储打败自己最强的敌人,这才是成为仙帝的王道。

    事实上,千百万年以来,仙帝之争一直都伴随着阴谋,每一个帝储后面都有着一群强大的追随者和护道者。

    千百万年以来,也有不少惊才绝艳的天才惨死在阴谋、暗杀、偷袭之下,只有在这种残酷的道路上战到最后的人,才能成为仙帝。

    在仙帝道路上,偷袭、暗杀常会被人唾弃,但是,今天姬空无敌已经管不了这些了,对于他而言,只要杀了李七夜,他愿意付出一切代价,而且,在他看来,只要他能成为仙帝,那么,以后谁会在意这种事情!又有谁敢谈起这件事呢!

    “李七夜呀,李七夜,实在是看不透你,你究竟是有多强大呢。”听到这样的消息之后,与战师一同苦练的林天帝都不由为之感慨地说道。

    “很强大,强大到不是你□我能猜测。”就算是战师也不由说道。

    战师曾入天道院,在那个时候,他是圣世院的学生,虽然说在那个时候他并没有与李七夜结识。但。当时他对于李七夜的事迹是一清二楚。

    “看来。这一世真的不寂寞。”林天帝不由感慨地说道:“这一世,只怕我师兄是遇到了强劲的对手了,若是他不谨慎面对,只怕都会败走。”

    “看来林兄是很豁达。”战师笑着对林天帝说道。

    “你我交心,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林天帝笑了笑,说道:“我的出身战兄也知道,就如战兄所说,我走到今天。也没有什么放不下的,也没有什么不豁达的。”

    战师看着林天帝,不由说道:“林兄就这么甘心放弃天命之争?仙帝,不管是哪一位有雄心的人都想得到的荣耀。”

    “正确说来,我是从来没有想过夺天命,我是从来没有想过成仙帝,这个机会不是为我准备的,是为我师兄而准备的。”林天帝笑着说道。

    “我并不是妄自菲薄的人,我看林兄也不是一个妄自菲薄的人。”战师说道:“就算林兄的师兄再强大,以我看来。林兄也有争夺天命的机会。”

    “不,比起我师兄来。我是有着很大的差距。”林天帝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至少以现在而论,我是无法超越我师兄。”

    战师摇头说道:“我并不这样认为,成为仙帝,很多时候,往往最重要的不是天赋,重要的是道心,虽然说,天赋是不可缺的,但是,道心比天赋更重要。道心不坚,天赋再惊艳,那也只不过是徒有其表而己。万古以来,多少惊才绝艳的天才因为道心不坚,承受不起失败的打击,最终败在了自己心魔之下。”

    “只有勇往前行,风雨兼程,这才最有可能成为仙帝。”战师说到这里目光变得深邃,整个人更加坚毅。

    战师看着林天帝说道:“不论天赋,不论才情,不论道心,林兄都不缺,林兄有条件,也有资格争夺天命。”

    “宗门选的是我师兄,而不是选择我。”天林帝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我是不会做宗门的挡路人,我也不会挡师兄的路。”

    战师并不赞同地说道:“以我之见,林兄并不是迂腐之人,为何有如此想法呢?我命由我不由天!”

    “我已经很满足了。”林天帝笑着说道:“我能走到今天,我有今天,这都是宗门所赐。既然宗门看好师兄,我就给他让道,希望他不辜负宗门所望,成为一代仙帝。”

    “既然林兄无心争仙帝,又何为要战李七夜。”战师说道:“既然林兄不争天命,林兄应该退出这场游戏,这是一条残酷的道路。”

    “这也算我为宗门尽点力吧,就让我来探试探试李七夜的底蕴,为我师兄争取一个机会。”林天帝笑着说道:“再说,不战而退,这不是我的风格!我想与李七夜来一场真正的战争,不是一二招就被他击败!如此败落,我多少也不甘心。”

    “我也是一样不甘心。”战师也不愿再谈这个问题,笑着说道:“被李七夜一二招打败,连怎么回事都不知道,那就太不甘心了!不管如何,我们都探一下李七夜的底!就算被击败了,也要败个明白,知道自己是怎么样被打败的!”

    “没错,让我们联手,与李七夜一战。”林天帝也不由豪爽起来,大笑说道。

    战师大笑起来,说道:“若是我们能打败李七夜,那么,未来争夺天命,就是你我之间一战。”

    “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我必争天命。”林天帝也大笑起来,这话开玩笑的成分更多一些。

    “如果真走到那么一天,林兄,你记住了,我是不会手下留情的。”战师目光坚定,郑重地说道。

    林天帝大笑,豪气冲天,说道:“放心,战兄,我也不会手下留情的,我们战到天崩!”

    虽然此时林天帝豪气冲天,在心里面轻轻一叹,他知道没有那一天,不管能不能打败李七夜,未来他都要给他师兄让路,宗门给了他今天的一切,他不能为宗门添麻烦,他更加不可能挡他师兄的路。

    毕竟,宗门选的是他师兄,而不是他,而对于他自己而言,宗门给了他一切,他不能忘恩负义!

    李七夜带着李霜颜她们踏入了魔策宫,沿着道路前行,一座座宫殿从他们眼中掠过。

    从外面看起来,魔策宫只是一座宫殿,事实上并非是如此,魔策宫之内是自成洞天,在这里,有着一座座的宫殿。

    当走入魔策宫之中,李霜颜他们都感受到了一股镇压人的气息,这股镇压人的气息似乎来自于魔策宫本身,又似乎是来自于另外一种力量。

    终于,李七夜带着李霜颜她们停在了一座巨大的宫殿之中,当踏入这座宫殿的时候,可谓是宝光腾腾,五光十色。

    在这里摆满了诸多宝物,神金仙铁,宝兵圣器,种种都有,在宫殿的墙壁上,挂着一件件兵器,在架子上,收藏着一盒盒的珍奇古物。

    如果有外人看到眼前这一幕,绝对会为之疯狂,眼前如此多的珍宝兵器,绝对能让天下修士杀得头破血流。

    不过,幸好李霜颜她们都是见过世面的人,李霜颜、陈宝娇跟随李七夜,怎么样的宝物没见过,梅素瑶更不用说了,她出身于长河宗,作为一门三帝,长河宗一直以来都不缺宝物。

    至于白剑真,她所出身的剑神圣地也是帝统仙门,也一样拥有大量的宝物。

    “喜欢就挑选吧。”李七夜笑着说道:“记住了,每人只能带一件离开策魔宫,不能多。”

    李七夜已经说出这话了,李霜颜她们也没有抢,只是仔细地观看着眼前这些宝物。

    “这是魔主的收藏,虽然有一批最终极的东西已经被他带走了,但是,这里面依然有不少惊世骇俗的好东西,能不能挑到适合你们的,那就看你们自己了。”

    李霜颜她们都不由仔细看一番,在这个时候,就看她们自己的机缘了。

    李七夜吩咐完之后,便离开了,去了另外一座大殿。

    在这座大殿之上,没有其他东西,除了大殿之上挂着一幅巨大无比的画像。

    这一幅画像所画的并不是一位魔气滔天的魔王,也不是画着传说中的魔主,这画像之上画着一个和尚,或者说画着一尊佛。

    画像上的这尊佛乃是佛韵悠远,不管是多少年过去,画像依然散发出淡淡的佛光。在像画中,看不到这尊佛的容貌,他背向众生,远行而去,走得很远很远。

    看着这尊佛的画像,你会觉得这尊佛会从你眼前慢慢消失,走到天边,一直消失不见,但,它却又偏偏不会消失,似乎,这个尊佛走了千百万年,他走过的道路是特别漫长,特别遥远,永远都走不完。

    “这不是画上去的?”当李七夜静静欣赏这画像的时候,一个温柔的声音响起。

    正是梅素瑶,此时,梅素瑶已经挑好了自己的宝物,站在李七夜身边,看着眼前画像。

    梅素瑶乃是天生仙骨,不论是挑宝物,还是看眼前这幅画像,她都有着不一样的角度。

    “对,这不是画上去的。”李七夜含笑地点了点头说道。

    “是一尊佛把自己拓在了这里。”梅素瑶的仙骨可直指本源,看了一番之后,她也吃惊,说道:“这是他把自己的意志留在这里,这是要镇压魔界吗?”

    “也算是吧,但,也谈不上镇压,准确来说,是稳定帝魔小世界。”李七夜看着画像,说道。

    “是传说中的佛国之主吗?”梅素瑶看着画像中的这尊佛,不由说道。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