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不管如何,不论付出如何的代价,都必须把李七夜铲除。”姬空无敌对九剑老人如此说道。

    此时,姬空无敌对铲除李七夜的决心是十分的坚定,对于他来说,不惜一切代价要把李七夜铲除。

    仙帝之争,一向来都很残酷。虽然说,很多仙帝之争,是帝储与帝储之间的战争,只有帝储敢直面于自己最强的敌人,只有帝储打败自己最强的敌人,这才是成为仙帝的王道。

    事实上,千百万年以来,仙帝之争一直都伴随着阴谋,每一个帝储后面都有着一群强大的追随者和护道者。

    千百万年以来,也有不少惊才绝艳的天才惨死在阴谋、暗杀、偷袭之下,只有在这种残酷的道路上战到最后的人,才能成为仙帝。

    在仙帝道路上,偷袭、暗杀常会被人唾弃,但是,今天姬空无敌已经管不了这些了,对于他而言,只要杀了李七夜,他愿意付出一切代价,而且,在他看来,只要他能成为仙帝,那么,以后谁会在意这种事情!又有谁敢谈起这件事呢!

    “李七夜呀,李七夜,实在是看不透你,你究竟是有多强大呢。”听到这样的消息之后,与战师一同苦练的林天帝都不由为之感慨地说道。

    “很强大,强大到不是你□我能猜测。”就算是战师也不由说道。

    战师曾入天道院,在那个时候,他是圣世院的学生,虽然说在那个时候他并没有与李七夜结识。但。当时他对于李七夜的事迹是一清二楚。

    “看来。这一世真的不寂寞。”林天帝不由感慨地说道:“这一世,只怕我师兄是遇到了强劲的对手了,若是他不谨慎面对,只怕都会败走。”

    “看来林兄是很豁达。”战师笑着对林天帝说道。

    “你我交心,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林天帝笑了笑,说道:“我的出身战兄也知道,就如战兄所说,我走到今天。也没有什么放不下的,也没有什么不豁达的。”

    战师看着林天帝,不由说道:“林兄就这么甘心放弃天命之争?仙帝,不管是哪一位有雄心的人都想得到的荣耀。”

    “正确说来,我是从来没有想过夺天命,我是从来没有想过成仙帝,这个机会不是为我准备的,是为我师兄而准备的。”林天帝笑着说道。

    “我并不是妄自菲薄的人,我看林兄也不是一个妄自菲薄的人。”战师说道:“就算林兄的师兄再强大,以我看来。林兄也有争夺天命的机会。”

    “不,比起我师兄来。我是有着很大的差距。”林天帝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至少以现在而论,我是无法超越我师兄。”

    战师摇头说道:“我并不这样认为,成为仙帝,很多时候,往往最重要的不是天赋,重要的是道心,虽然说,天赋是不可缺的,但是,道心比天赋更重要。道心不坚,天赋再惊艳,那也只不过是徒有其表而己。万古以来,多少惊才绝艳的天才因为道心不坚,承受不起失败的打击,最终败在了自己心魔之下。”

    “只有勇往前行,风雨兼程,这才最有可能成为仙帝。”战师说到这里目光变得深邃,整个人更加坚毅。

    战师看着林天帝说道:“不论天赋,不论才情,不论道心,林兄都不缺,林兄有条件,也有资格争夺天命。”

    “宗门选的是我师兄,而不是选择我。”天林帝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我是不会做宗门的挡路人,我也不会挡师兄的路。”

    战师并不赞同地说道:“以我之见,林兄并不是迂腐之人,为何有如此想法呢?我命由我不由天!”

    “我已经很满足了。”林天帝笑着说道:“我能走到今天,我有今天,这都是宗门所赐。既然宗门看好师兄,我就给他让道,希望他不辜负宗门所望,成为一代仙帝。”

    “既然林兄无心争仙帝,又何为要战李七夜。”战师说道:“既然林兄不争天命,林兄应该退出这场游戏,这是一条残酷的道路。”

    “这也算我为宗门尽点力吧,就让我来探试探试李七夜的底蕴,为我师兄争取一个机会。”林天帝笑着说道:“再说,不战而退,这不是我的风格!我想与李七夜来一场真正的战争,不是一二招就被他击败!如此败落,我多少也不甘心。”

    “我也是一样不甘心。”战师也不愿再谈这个问题,笑着说道:“被李七夜一二招打败,连怎么回事都不知道,那就太不甘心了!不管如何,我们都探一下李七夜的底!就算被击败了,也要败个明白,知道自己是怎么样被打败的!”

    “没错,让我们联手,与李七夜一战。”林天帝也不由豪爽起来,大笑说道。

    战师大笑起来,说道:“若是我们能打败李七夜,那么,未来争夺天命,就是你我之间一战。”

    “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我必争天命。”林天帝也大笑起来,这话开玩笑的成分更多一些。

    “如果真走到那么一天,林兄,你记住了,我是不会手下留情的。”战师目光坚定,郑重地说道。

    林天帝大笑,豪气冲天,说道:“放心,战兄,我也不会手下留情的,我们战到天崩!”

    虽然此时林天帝豪气冲天,在心里面轻轻一叹,他知道没有那一天,不管能不能打败李七夜,未来他都要给他师兄让路,宗门给了他今天的一切,他不能为宗门添麻烦,他更加不可能挡他师兄的路。

    毕竟,宗门选的是他师兄,而不是他,而对于他自己而言,宗门给了他一切,他不能忘恩负义!

    李七夜带着李霜颜她们踏入了魔策宫,沿着道路前行,一座座宫殿从他们眼中掠过。

    从外面看起来,魔策宫只是一座宫殿,事实上并非是如此,魔策宫之内是自成洞天,在这里,有着一座座的宫殿。

    当走入魔策宫之中,李霜颜他们都感受到了一股镇压人的气息,这股镇压人的气息似乎来自于魔策宫本身,又似乎是来自于另外一种力量。

    终于,李七夜带着李霜颜她们停在了一座巨大的宫殿之中,当踏入这座宫殿的时候,可谓是宝光腾腾,五光十色。

    在这里摆满了诸多宝物,神金仙铁,宝兵圣器,种种都有,在宫殿的墙壁上,挂着一件件兵器,在架子上,收藏着一盒盒的珍奇古物。

    如果有外人看到眼前这一幕,绝对会为之疯狂,眼前如此多的珍宝兵器,绝对能让天下修士杀得头破血流。

    不过,幸好李霜颜她们都是见过世面的人,李霜颜、陈宝娇跟随李七夜,怎么样的宝物没见过,梅素瑶更不用说了,她出身于长河宗,作为一门三帝,长河宗一直以来都不缺宝物。

    至于白剑真,她所出身的剑神圣地也是帝统仙门,也一样拥有大量的宝物。

    “喜欢就挑选吧。”李七夜笑着说道:“记住了,每人只能带一件离开策魔宫,不能多。”

    李七夜已经说出这话了,李霜颜她们也没有抢,只是仔细地观看着眼前这些宝物。

    “这是魔主的收藏,虽然有一批最终极的东西已经被他带走了,但是,这里面依然有不少惊世骇俗的好东西,能不能挑到适合你们的,那就看你们自己了。”

    李霜颜她们都不由仔细看一番,在这个时候,就看她们自己的机缘了。

    李七夜吩咐完之后,便离开了,去了另外一座大殿。

    在这座大殿之上,没有其他东西,除了大殿之上挂着一幅巨大无比的画像。

    这一幅画像所画的并不是一位魔气滔天的魔王,也不是画着传说中的魔主,这画像之上画着一个和尚,或者说画着一尊佛。

    画像上的这尊佛乃是佛韵悠远,不管是多少年过去,画像依然散发出淡淡的佛光。在像画中,看不到这尊佛的容貌,他背向众生,远行而去,走得很远很远。

    看着这尊佛的画像,你会觉得这尊佛会从你眼前慢慢消失,走到天边,一直消失不见,但,它却又偏偏不会消失,似乎,这个尊佛走了千百万年,他走过的道路是特别漫长,特别遥远,永远都走不完。

    “这不是画上去的?”当李七夜静静欣赏这画像的时候,一个温柔的声音响起。

    正是梅素瑶,此时,梅素瑶已经挑好了自己的宝物,站在李七夜身边,看着眼前画像。

    梅素瑶乃是天生仙骨,不论是挑宝物,还是看眼前这幅画像,她都有着不一样的角度。

    “对,这不是画上去的。”李七夜含笑地点了点头说道。

    “是一尊佛把自己拓在了这里。”梅素瑶的仙骨可直指本源,看了一番之后,她也吃惊,说道:“这是他把自己的意志留在这里,这是要镇压魔界吗?”

    “也算是吧,但,也谈不上镇压,准确来说,是稳定帝魔小世界。”李七夜看着画像,说道。

    “是传说中的佛国之主吗?”梅素瑶看着画像中的这尊佛,不由说道。

    …

第1082章 入魔策宫    “好了,软舆收起来,不用再装天弃魔王了。”李七夜吩咐李霜颜她们说道:“我们去魔策宫。”

    就是梅素瑶也不由问了一声,说道:“我们能进去?”

    李七夜看了她们一下,笑着说道:“你们四个人,不多不少,这正好能进去,如果再多了,只怕就不行了。”

    李七夜带着李霜颜她们前往魔策宫,这一次,他露出了真身,不再是弃天魔王。

    在魔策宫的山脚下,虽然战师他们早就离开了,但是,依然有修士留在那里,因为有不少后来者都尝试着看能否打开魔策宫。

    不过,不管是谁来了,都依然是无法打开魔策宫,不管是对于谁来说,不管是你是多么的强大,不管你是天赋有多么了不得,都依然无法打开魔策宫。

    “李七夜又来了。”当李七夜还没有来到山脚下,早就有人发现他了,有人立即大叫道。

    现在第一凶人的威名已经是无人能及了,现在第一凶人的光芒已经是遮住了其他绝世天才的光芒了。

    所以,不管李七夜走到哪里,都会引人注目,不管是走到哪里,都会让人忌惮三分。

    “第一凶人再次回来,不会是冲着魔策宫来的吧。”有人远远看到李七夜他们,不由喃喃地说道。

    “好像没有人能打开魔策宫,第一凶人能行吗?”也有人忍不住质疑地说道。

    有南赤地的强者就不由说道:“这就难说了,第一凶人太邪门了,试想一下神战山的第一峰是何等的邪门,多少人不能登上第一凶,林天帝他们都不行,但是。第一凶人却登上第一锋了。”

    “嘿,我觉得第一凶人能行,他绝对是能创造奇迹的。如果第一凶人都不行,那么。没有任何人能行,在当今世上,还有谁能比得上第一凶人。”有人不由说道

    在这短短的时间内,随着李七夜的第一凶人之名远扬,李七夜已经拥有了拥趸,有一些人对他是很崇拜。

    特别是对于一些年轻一辈的修士来说,第一凶人打败姬空无敌这些所有的绝世天才,又收伏了梅素瑶第一美女。说强大,有着足够的强大,说艳福,有着足够的艳福。

    这能不让一些年轻一辈的修士为之崇拜吗?

    当李七夜他们行至魔策宫的山下之时,在场的人都纷纷给他们让出一条路来,没有任何人敢挡第一凶人的道路。

    看着第一凶人走过来,山下的众人都不由屏住呼吸,没有人敢吭一声,这种神威,在年轻一辈已经是无人能及了。

    李七夜看了一眼山峰上的魔策宫。淡淡地说道:“走吧,我们上去。”说着在前面带路。

    李霜颜她们也紧跟在李七夜身后。

    登上魔策宫的这一座山峰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为魔策宫曾经是魔主号令魔界的地方。这里被封禁所镇压,所以,想登上山峰,需要有着强大的实力。

    不管,不论是对于李七夜而言,还是对于李霜颜她们而言,登上山峰,这都不是什么能事。

    当大家看到李七夜他们已经行走到魔策宫外面的人时候,无数目光都落在了李七夜身上。甚至是所有人都屏住呼吸。

    甚至可以说不少人一颗心都高高悬起,有人或者不希望李七夜能成功。但是,也有不少人想看到奇迹。千百万年以来,一直没有人能打开魔策宫,如果今天有人能打开魔策宫,那么,那绝对是一种奇迹,对于他们来说,如果他们能见种这样的奇迹,这也算是一种荣耀。

    魔策宫的宫门很普通,也很简单,没有多余的装饰,两扇宫门玄黑色,也不知道是用什么神金所铸,看起来是特别的沉重,而且两扇宫门都没有锁眼,看起来根本就不像是用钥匙所能打开的。

    此时,看着眼前这两扇宫门,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喃喃地说道:“魔策宫,当年魔主还在,可以想象一下它的盛况。”

    “有记载说,魔策宫、诸帝城,曾经是十分的兴盛,不知道是否如此。”梅素瑶都不由说道。

    李七夜轻轻地点了点头,说道:“没错,当年的魔策宫、诸帝城,就好像是今天的烂陀寺,或者更准确来说,像今天的佛国。”

    听到这样的话,梅素瑶她们也可以想象,今天的烂陀寺那是可以掌执整个葬佛高原,而整个葬佛高原乃是有亿万僧侣。

    此时,李七夜放手,听到“喀”的一声响起,当钥匙脱手飞出的时候宫门竟然露出了一个锁眼,接着听到“喀嚓”的一声,钥匙插了进去,响起了开锁的声音。

    “轧——轧——轧——”在这个时候,魔策宫沉重的宫门缓缓打开,通往魔策宫的道路出现在了李七夜他们的脚下。

    “跟着我进去。”李七夜取下了钥匙,踏上了通往宫内的道路,吩咐地说道。

    眨眼之间,李七夜他们消失在了魔策宫之中,接着,“轧——轧——轧——”的声音响起,魔策宫沉重的宫门又合闭上了。

    在山脚下,众多人震撼地看着眼前这一幕,尽管有一些人心里面已经有准备了,但是,当看到魔策宫打开的时候,依然为之震撼。

    “真的开了——”就算认为李七夜能创下奇迹的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喃喃地说道。

    很多人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气,喃喃地说道:“第一凶人未免太逆天了吧,竟然这样都能打开魔策宫。”

    当然,别人并不知道李七夜与弃天魔王作了交易,李七夜给弃天魔王的东西,那可是极为了不得。

    尘血仙帝用这件东西来赎暴风神的性命,这足见这件东西是何等了不得了。事实上,这件东西李七夜曾经想留下来自己用,但是,最终他还是作出了选择,因为他不止是需要一件宝物那么简单,他需要一个答案!

    “能进魔策宫,那岂不是传说中的魔界主人的宝物随意挑选。”有人见李七夜他们消失在了魔策宫之后,不由垂涎三尺地说道。

    “年轻一辈无敌,未来仙帝的人选,又是能创造奇迹,宝物随时都有,换作是我,也愿意跟随第一凶人。只可惜,第一凶人看不上我。”有美丽动人的女修士都不由为之感慨地说道。

    李七夜打开魔策宫的事情在短短时间之内传遍了帝魔小世界,不少人为之哗然,不少人为之震撼。

    “当世仙帝,非第一凶人莫属,年轻一辈,何人是他的敌手,而且,他创下了一个又一个奇迹,打开魔策宫,登上第一峰,这些奇迹都只属于他一样,他这样的事迹不会亚于任何一个仙帝年轻时的事迹,甚至是更惊艳。”有人不由感叹地说道。

    就是姬空无敌听到这样的消息,他都不由脸色大变。

    “此子不除,必成后患。”就算是九剑老人,都一样是脸色一变,缓缓地说道。

    姬空无敌双目一厉,说道:“何止是后患!李七夜若在,我成仙帝,必无望。若是与其他人争仙帝,不管是谁,我都有把握,但,李七夜,我看不透!”

    “尽早除去为妙。”九剑老人也是神态凝重,缓缓地说道:“若是他羽翼丰满,成为帝储,只怕想再除去他就难了,他真的走到那一步,九界之中不知道有多少神皇会投靠他!到时候,铲除敌人,根本就不需要他动手了。”

    “老祖可有把握除去他。”姬空无敌沉声地说道。

    姬空无敌此时觉得李七夜留越久,对他就越不利,对于他而言,随着李七夜越来越强大,他争夺天命的机会就越渺茫。

    “这个——”九剑老人沉吟了一下,说道:“以我的观察,那个铁人的确是离开了,现在就不知道李七夜背后还有没有其他人为他护道。”

    “请第一战将出手。”姬空无敌不由说道:“第一战将出手,敢能斩李七夜,就算是有神皇为他护道,也不行。”

    第一战将,这是踏空仙帝座下最强大的战将,传说,他与踏空仙帝的距离并不大。

    “没那么容易。”九剑老人苦笑了一下,说道:“没有人能请得动第一战将,至少,凭我这张老脸是不行了,除非是踏空山有灭顶之灾,否则,没有人能请得动第一战将。”

    “老祖是否试一下?”姬空无敌沉吟地说道:“我与老祖联手,给姓李的来个措手不及。”

    “不急,我们等人。”九剑老人沉声地说道。

    “老祖可有救兵?”姬空无敌问道。

    九剑老人笑了一下,说道:“快了,李七夜杀了青玄古国的八位老祖,又杀了神祖的弟子神梦回,青玄古国绝对不会罢休的,而李七夜还杀了飞仙教的使者,飞仙教绝对是不会放过他的。”

    “算一下时间,青玄古国的老祖们和飞仙教的总使也差不多到了,我已经给他们传讯,若是他们来帝魔小世界,我会跟他们商谈商谈。”九剑老人说道。

    听到九剑老人这样的话,姬空无敌不由松了一口气,若是有足够的力量,必能铲除李七夜。(未完待续)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