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说到这里,李七夜又不由顿了一下,最终,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这就如葬佛高原一样,持续了一个又一个时代,只为了一个追求而己。”

    “既然你觉得你自己说得如此的精准,那你认为葬佛高原的计划又是什么?”终于,天弃魔王开口说道。

    “天弃,用不着跟我套话。”李七夜摇了摇头,说道:“葬佛高原要干什么,或者说,帝释要干什么,我一清二楚。我们再做一个交易如何,你把当年魔主所说的话告诉我,我可以告诉你葬佛高原的秘密。”

    “哼——”天弃魔王冷冷一哼,说道:“看来你不止只想魔策宫的钥匙,你引我出来,还想探知魔主的事情。”

    “坦白地说,我对你们魔主没有太大兴趣,因为该知道的,我都知道了。”李七夜淡淡地说道:“我只想知道,当年魔主跟你说了什么话。”

    说到这里,李七夜盯着天弃魔王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当年魔主在上路之前,曾经独单召见过你,而且,单独跟你谈了一些没跟其他魔王所谈的话!这是我想知道的东西!”

    听到李七夜这话,天弃魔王顿时目光一厉,魔气肆虐,十分的可怕,他一双魔眼盯着李七夜。

    李七夜不由所动,泰然地坐在那里,说道:“你用不着拿出这样的神态,你心里面清楚,你奈何不了。再说,这件事情算不了什么秘密,其他魔王也知道,只不过,他们不知道魔主究竟跟你说了什么而己。”

    天弃魔王冷冷地坐在那里,并不说话。

    李七夜缓缓地说道:“千百万年了。魔主去了那个世界之后,有着很多魔士跟着登上了斩魔台,也有很多魔王也都纷纷登上斩魔台。他们都纷纷离开了魔界。但是,你却一直按兵不动。你却一直留在魔界,一直把自己埋起来,熬过了一个又一个的时代!”

    “坦白地说,并不是我看不起你。”李七夜盯着天弃魔王说道:“我曾经统计过魔界存在过的魔王,你不是最优秀的魔王,你也不是最强大的魔王,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你应该是最能隐忍的魔王!所以,魔主才会选中你,而你,一直留在魔界,只有等到你完全有把握的时候,才登上斩魔台!”

    天弃魔王依然神态冰冷,只是看着李七夜,不说话。

    “你可以把魔主的话告诉我,我告诉你葬佛高原的秘密。”李七夜盯着天弃魔王说道。

    天弃魔王看了李七夜一会儿,摇了摇头。说道:“没兴趣,同时,我也不会把魔策宫的钥匙借给你。”说着。把李七夜的东西扔回给了李七夜。

    “天弃呀,天弃。”李七夜笑了起来,说道:“你还真是有耐心,不过,我提醒你一句话,就算你再有耐心,但是,时机也不待你。”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天弃魔王不由盯着李七夜说道。

    李七夜泰然地坐在那里,悠闲地说道:“天弃。你觉得自己不死,所以有的是时间。你可以等待,或者说。你觉得自己可以等待到了所有人都上了斩魔台,你再慢慢来折腾也不迟。不过,现在我告诉你,你最多也就只有一二个时代而己。”

    “危言耸听。”天弃魔王冷冷地说道:“魔界不灭,万世永恒,千百万年以来都是如此。”

    “是吗?”李七夜笑着说道:“你觉得葬佛高原会等到万世之后吗?帝释他会等到万世之后吗?”

    “他们不能等又如何?”天弃魔王冷冷地说道:“若是葬佛高原能灭掉帝魔小世界,那早就灭掉了,千百万年过去,就算葬佛高原封禁帝魔小世界,帝魔小世界依然永存。”

    “天弃呀,天弃,你依然不明白。”李七夜冷冷地说道:“葬佛高原不会灭了你们,帝释也不会毁掉帝魔小世界。”

    “但是!”李七夜盯着天弃魔王,双目一寒,冷冷地说道:“帝释会战到最后!葬佛高原会完成他们的使命!从葬佛高原被建起的那一刻,就等着这一天的到来!”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天弃魔王不由脸色一变。

    李七夜缓缓地说道:“就像我们刚才说的那样,万古以来,不管是远古到无法追溯的时代,还是神话时代,又或者是现在,伟人都在探索着两个话题,长生不死,战到最后!我今天可以把这东西告诉你,就说明我这个人是很有诚意!”

    “葬佛高原,终会要动手,不超出三个时代。”李七夜缓缓地说道:“到时候,魔界也好,帝疆也罢,整个帝魔小世界,只不过是被葬佛高原绑在战车上的一株棋子而己。”

    此时此刻,天弃魔王脸色冰冷,李七夜把话说到这里,他已经知道要发生什么事情了。

    “那么,走到今天,魔士也好,帝兵也罢,你们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早点登上征途、踏上斩魔台,要么被绑在葬佛高原这一辆战车之上,成为帝释的炮灰!”李七夜看着神态冰冷的天弃魔王说道。

    “你是魔王,你应该感受得到,葬佛高原的力量已经有多强大了。”李七夜缓缓地说道:“那么,你仔细想一想,用手指去算一算,你所谓的长生不死,你还能拥有多少时间呢?”

    这一刻,天弃魔王不由沉默起来,或者,正如李七夜所说的那样,他们的确是时间不多了。

    过了好一会儿,天弃魔王看着李七夜,冷冷地说道:“你想从魔策宫中得到什么?”

    “这不重要。”李七夜淡淡地说道:“你只需要把钥匙借给我就行了。”

    “你要知道,入魔策宫,不止是人数受限,而且,你也只能取一件东西。”天弃魔王冷冷地说道。

    “这个我知道,我已经是调查得一清二楚,如果我是无备而来,就不会跟你借钥匙。”李七夜说道。

    天弃魔王盯着李七夜好一会儿,说道:“你觉得你会成功吗?我不认为。”在这个时候,他已经隐隐猜到李七夜要什么东西了。

    “会的,我既然做了魔王,又做了帝王,我就注定会成功。”李七夜笑了起来,闲定自在地说道。

    最终,天弃魔王沉默了很久,他缓缓取出了一把黑色的钥匙,说道:“你开了魔策宫,钥匙留在里面,它自然会回到我手中。”

    李七夜把那件东西扔给了天弃魔王,笑了一下,说道:“你终于想通了,这是一件好事,一些东西留在魔策宫,也派不上用处,因为你们永远凑不齐那些东西。”

    天弃魔王冷哼一声,收入了李七夜的那件东西。

    “不过,我还有一点小玩意。”李七夜笑着把木剑圣魔他们的魔愿取出来,说道:“当你登上斩魔台那一天,这些东西带上,这也算是你离开这个世界做一点小事情。”

    天弃魔王冷哼一声,也不再计较,就收下了这些魔愿。连这一场交易都达成了,像魔愿这样的小事情,他都已经懒得去计较了。

    “很可惜,我一直想知道魔主跟你说了什么,不过,你既然不愿意交易,我也不勉强。”李七夜站了起来,说道。

    “如果你真的想知道,你可以去问魔主。”天弃魔王冷冷地说道。

    “如果有那一天,我会的。”李七夜笑着说道:“不过,如果真的有那一天,那么,当年魔主跟你说了什么,那都变得不重要了。因为真的到了那一天,我已经知道了所有的秘密。”

    天弃魔王冷冷一哼,不愿意再谈这个问题。

    李七夜也转身就走,要离开这座古庙。

    “你的追求是什么,你的目标是什么?”当李七夜刚踏到门口的时候,身后传来天弃魔王那冷冷的声音。

    李七夜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看着天弃魔王。

    天弃魔王也盯着李七夜,说道:“你从九界来这里,你能成魔王,你能成帝王,你能一直长生!那么,你追求的是什么?只为了宝物吗?又或者,只为了想知道这里面的秘密。”

    “不——”李七夜摇了摇头,郑重地说道:“我要杀到尽头,我所要的很简单,只需要一个答案!”说完,转身就走,离开了古庙。

    天弃魔王望着李七夜的背影,久久不语,过了很久之后,喃喃地说道:“长生不死,战到最后,最终,为的是什么呢?在那彼岸,等着我们的,又是什么呢。陛下,希望你已平安抵达。”

    当话落下之时,天弃魔王也消失了,似乎,他从来没有出现过这里一样。

    “公子,没事吧。”外面的李霜颜她们见到李七夜走了出来,都不由松了一口气,纷纷迎了上去。

    李七夜在里面呆了那么久,她们都不由担心起来,怕李七夜真的与天弃魔王拼命起来,不过,出于对公子的自信,她们一直留在外面,没有冲杀进去。

    “能有什么事情,这点小事,天弃还不至于要跟我动手,就算动手,他也占不了便宜。”李七夜笑着说道。(未完待续)

    …

第2163章交易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寂静,一尊黑暗巨头,就这样饮恨而去,不止差点被屠灭,而且还丢掉了无上天宝——死棺!

    就是黑暗之门的黑暗巨头也一下子沉默,这一场战役完全出于他们的意料,因为他们还料定黑暗巨头必定会赢了这一局。

    毕竟黑暗巨头本身强大到让人窒息,更何况他同时拥有了万世真骨和死棺,可以说举世之间难有人能敌!

    但今天在李七夜这样的绝世大局之下,他依然是败逃而去,损失惨重无比,不止是差点被杀死,还被夺走了死棺,这样的损失,只怕让这位黑暗巨头在漫长的岁月中都难于再重归巅峰了。

    “可惜,他想独吞我这颗道心,否则的话,他联合上你们,分你们半杯羹,说不定还真的把我灭掉了。”守在黑暗道门前的李七夜笑吟吟地对黑暗道门之后的黑暗存在说道。

    这几尊黑暗中的存在都沉默了,最后听到“砰”的一声响起,黑暗道门崩碎,这几尊黑暗巨头也随之消失了。

    此时此刻这几尊黑暗巨头都不愿意再出手,因为他们也不知道李七夜还有没有其他的杀手锏,现在李七夜他们这一方已经占据了绝大的优势了。

    如果他们没有任何准备杀了过来,说不定正好中了阴鸦的圈套,又像黑暗巨头那样被虐杀掉,到时他们得不偿失!所以他们直接消失。

    当黑暗道门消散,第二个李七夜也消散而去,晶柱回归到了李七夜命宫之中。

    此时李七夜收起了死棺,不由往遥远之处的地方看了一眼,他知道刚才是最出手阻止了黑暗巨头逃走的脚步!最终他轻轻地叹息了一声,不管如何说,他一颗心总算放下来了,这至少说明她是依然在世间。

    “砰——”的一声响起,在这刹那之间,世帝终于从放逐的次元之中杀回来了。

    “世帝,是不是再来一场?”此时归凡古神挡住了世帝的去路,与一叶仙王联手,无敌之姿让人仰视。

    见归凡古神和一叶仙王挡住了去路,世帝双目一厉,神态凝重。

    “浅老头,你来得正好。”看到世帝,李七夜露出了淡淡的笑容,说道:“我们做一笔交易如何?”?“我浅道心不与你做交易!”世帝盯着李七夜,神态冷漠。

    此时所有人都屏住呼吸,都看着李七夜和世帝,在这个时候,大家都不免有些同情世帝,因为现在世帝独自一个人撑起了神、魔、天三族的大局,而阴鸦这边除了他之外还有一叶仙王、归凡古神他们,这简直就是直接碾压神、魔、天三族的阵营。

    “浅老头,不要话说得太满!”李七夜笑吟吟地说道:“你的子孙还在我的手中呢,拒绝得太早,不见得好。”

    “阴鸦,要杀要剐随你便,本座哼上一声,就是孬种,我浅家子孙无畏于死!”此时剑帝大叫一声,喝道。

    此时幽天帝他们都被天诛钉在了地上,根本没办法逃走!

    “浅家子孙有种,不过,不急,就算你不怕死,你的老祖宗不见得舍得你死。”李七夜笑吟吟地说道。

    “铛、铛、铛……”就在李七夜活落下瞬间,太初原命的十二道法则瞬间刺入了纵天仙王、羽沦魔帝他们的体内,听到“滋、滋、滋”的声音响起。

    “不——”纵天仙王他们都不由惨叫一声,在这一刻他们都知道自己玩完了,天命被抽离,一切都成了一场空。

    “滋、滋、滋”的声音响起,随着天命被抽离,纵天仙王他们全部成为了干尸。

    “铛——”在这瞬间,剩下的所有法则被点亮,散发出了璀璨的光芒,剩下一部分天命被金、银、铁三大漩涡所吸收,似乎三大漩涡像无底洞一样,可以吞噬无数的天命!

    “我平生最恨这种小人了。”李七夜看着纵天仙王他们的尸体,淡淡地说道。

    此时还活着的大帝不由毛骨悚然,如幽天帝和天庭的几位大帝,心里面都不由悚然,在这一刻,他们都感觉到死亡的恐怖,在这一刻他们知道死亡只不过是离他们一线之差而己。

    “浅老头,我们要不要再谈一谈条件呢?”李七夜笑吟吟地说道:“当然了,我这个人有耐心的,慢慢来杀,总会杀到你心软的时候。”

    世帝依然是脸色冷漠,冷冷地说道:“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我是不会与你谈任何条件的!”

    “是吗?”李七夜笑吟吟地看着剑帝,悠闲地说道:“这是多么好的一个小伙子,虽然人是傲气了一点,狂了一点,但是,道心还是很坚定的,如果把他杀了,你们浅家也是后继无人了。”

    “阴鸦,要杀就尽管杀了我!”剑帝也是硬骨头,说道:“我浅家子孙无数,大把后辈会超越我的!”

    “会杀你的,如果你家的老祖宗不服软,我会把你留到最后一个来杀的。”李七夜笑吟吟地说道。

    此时,李七夜双目在巡视,看着眼前这一位位还活着的大帝,如幽天帝,如几位天庭、天权的大帝。

    “道兄,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我们天族需要能扛得起大局的人,有些东西丢失了,未来还可以找回,如果人才没有了,就很难再培养出来。”此时依然还活着的幽天帝向世帝开口说道。

    幽天帝这样的话让世帝沉默了一下,此时世帝也不由望着还活着的几位出身于天权的大帝,而天权和天庭的大帝也都望着世帝,现在唯一能求他们也就世帝了。

    “你要什么?”最终,世帝松口了,徐徐地说道。

    “我知道你们浅家有一件东西,所以,我想要的东西,你懂的。”李七夜笑吟吟地说道。

    “不行——”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要求,世帝想都不想,一口拒绝了,因为李七夜所要的东西,他们浅家绝对不会交出来的。事实上,在李七夜说要交易的时候,世帝也隐隐猜出李七夜要什么东西了!世间能让阴鸦心动的东西那是寥寥无几,他们浅家就有一件!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望着世帝,有很多人都不知道李七夜与世帝所谈的“一件东西”究竟是什么。

    “不——”此时剑帝大叫说道:“就算杀了我,都不能交出去!”

    此时剑帝也知道李七夜要什么了,虽然他没有见过真本,但他知道这东西太贵重了,对于他们浅家来说,是无价之宝!甚至可以说,在他们浅家中也只有世帝知道真本藏在哪里,其他人都不知道!

    “小伙子,嘴太多了。”李七夜一下子封住了剑帝,然后拍了拍手,笑着对世帝说道:“现在我们可以好好谈一下了,放心,我这个人要求很低的,我只要复刻本而己。”

    世帝沉默了一下,似乎他在犹豫起来。

    “道兄,出外之物,失了可以再寻回来。”此时幽天帝也忙是对世帝说道。

    世帝看了看剑帝,然后又看了看幽天帝他们这些大帝,最后他一咬牙,说道:“我可以给你,但,你必须放了他们!”

    世帝所要求的是包括了幽天帝他们这些所有还活着的大帝。

    “浅老头,你太贪心了。”李七夜笑吟吟地说道:“我这个人一直都是一个好人,更何况,我说不定还要叫你一声老丈人呢。这样吧,我法外开恩,给你九个名额,人由你挑选,至于其他嘛,我只能说抱歉了。可以说,我这已经是很大度了,平日里我可不是如此好说话,谁叫你是我半个的老丈人呢。”

    此时李七夜侃侃而谈,有调侃世帝的意思。

    “陛下——”此时还活着的大帝中,有天权的大帝、天庭的大帝,都忍不住叫世帝一声,以“陛下”的称谓以致最崇高的敬意!

    世帝沉默了一下,最终他神态黯然,徐徐地说道:“诸位道友,浅某也尽力了。”最终,他选了九位大帝,当然这也包括了剑帝、幽天帝,这九位大帝中有天权的大帝,也有天庭的大帝。

    “很好,我说得到做得到。”李七夜笑着说道,“噗”的一声收回了钉在他们身上的天诛,鼓掌地说道:“诸位,恭喜你们,你们终于活下来了。”

    剑帝他们沉默不语,缓缓地退到了世帝身后,此时他们以世帝马首是瞻。

    “诸位,送你们上路了。”李七夜对其他大帝笑吟吟地说道。

    此时,未能被交换的大帝都纷纷闭上了眼睛,他们也知道今天谁都救不了他们了,世帝也是尽力了,在这个关头他能为天族保下了九位大帝,也算是为天族尽了最大的努力,为天族留下了薪火了。

    “噗——”的一声响起,十二道法则刺入了这些大帝的体内,“滋、滋、滋”的声音响起,瞬间抽离了他们的天命。

    看到这样恐怖的一幕,逃过一劫的大帝都不由打了一个冷颤,如果不是世帝愿意作交换,他们也难逃一死。

    “道兄,我欠你一条命。”在这个时候幽天帝也深深向世帝一拜,没有世帝作出牺牲,他今天也必死在这里。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