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轰——”的一声巨响,毁灭的力量冲击而来,整个十三洲都为之摇晃,整个十三洲都为之动荡,似乎在这刹那之间整个十三洲都随时有可能被打沉,整个世界随时都有可能被打得支离破碎。

    在如此恐怖无匹的毁灭力量冲击之下,不知道多少人为之狂喷了一口鲜血,甚至有不少大帝仙王都瞬间被震飞!

    低位的上神甚至被震得身体碎裂,鲜血直流,吓得他们立即远遁而去,那怕还没有动手,这样的力量已经是可以弑神屠魔了,如果这样毁天灭地的力量轰了下来,那还了得。

    在这刹那之间,黑暗附体的光明魔帝已经是一把长剑在手,这是一把骨剑,当这样的一把骨剑握于手中之时,毁天灭地的力量就像狂浪一样冲击而来,甚至是冲击着整个世界,这样的毁天灭地狂浪可以拍碎世间的一切。

    “喀嚓——”的碎裂之声响起,当黑暗附体的光明魔帝手握这把骨剑的时候,他的身体也一样承受不了这把骨剑的力量,身体出现了一道道的裂缝。

    要知道,光明魔帝可是一位拥有十一条天命的大帝仙王,他的身体依然承受不了这把骨剑的力量,可想而知这把骨剑的力量是多么的恐怖了。想驭驾这样的一把骨剑,那必须比十一条天命更加强大的大帝仙王才行!

    “万世真骨!”看到这个黑暗附体的光明魔帝手中握的骨剑,一叶仙王也不由为之一凛!

    很多人都不知道万世真骨是什么东西,但一些高位的大帝仙王却知道,如世帝、如归凡古神都知道万世真骨是什么东西!

    这是一把十分恐怖的纪元重器,乃是以一个纪元的亿万生灵真骨所祭炼而成,它的威力恐怖绝伦无匹,它是一个纪元最恐怖最邪恶也是最强大的兵器!

    当年李七夜在好望角的时候就曾经以无数白骨去模仿了一把万世真骨,当时那只怕是模仿,这样的一把骨剑都是威力无穷!

    现在光明魔帝手中的这把骨剑可不是什么模仿之物,它是真正的万世真骨,这是一把纪元重器!

    想到这一点,高位的大帝仙王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气,这样的存在不止是拥有着九大天宝之一的死棺,还拥有了纪元重器,这是何等的恐怖,这简直就是可以横扫十三洲,举世之间无人能与之匹敌!

    “该结束的时候了!”此时黑暗附体的光明魔帝狂吼一声,听到“喀嚓、喀嚓”的一声声响起,在这刹那之间,光明魔帝的身体一寸寸崩碎,这一次并非是万世真骨镇碎了光明魔帝的身体,而是有人要破体而出,似乎光明魔帝的体内还有着一个人藏在那里一样。

    “杀——”此时一叶仙王和归凡古神相视了一眼,长啸一声,一个乃是人王印镇压诸天,一个是银宙仙甲轰杀而来,碾碎万物。

    “不自量力——”此时身体一寸寸崩碎的光明魔帝狂吼一声,手中的万世真骨随手一斩,纪元重器如此一斩,瞬间把一切打得灰飞烟灭,无数的星辰瞬间崩毁,亿亿亿万里的星宇银河一下子灰飞烟灭,一剑斩过,诸神众帝都不复存在。

    “砰——”的一声巨响,纪元重器随手一击,挡住了一叶仙王和归凡古神的绝杀!

    就在这一剑挡住了归凡古神和一叶仙王的绝杀之时,最终听到“喀嚓”的完全崩碎之声响起,只见光明魔帝的身体完全崩碎,一个人从光明魔帝身体中走了出来,真正的临世。

    这个人身体魁梧,整个人乃是黑暗萦绕,他似乎是从黑暗中走出来,似乎是诞生于黑暗,又似乎是黑暗源于他本人。

    他的眉心处竟然有一个天权的标志,他眉心处的这个天权标志比任何人都要大,世帝乃是天族十二天命的大帝了,他也的眉心处也有天权标志,但是世帝的天权标志远没有这个人的天权标志大。

    而且这个人的天权烙印与别的人是不一样的,一般而言,越是强大,天权烙印就是越赤金,然而这个人的天权烙印竟然是黑暗的,似乎是生于黑暗、长于黑暗一般。

    “这是何人——”看到这个人的眉心处生有天权烙印,这毫无疑问是他们天族的人,但是,所有的大帝仙王都面面相觑,包括了资深的大帝仙王都是如此,因为他们也一样不认识眼前的这个人是谁。

    没有人能看得出这个人的脚根,没有人能知道这个人的来历,当他手握万世真骨的时候,他已经是举世无敌,万世无匹!

    看到这个人眉心处的天权烙印的时候,那怕是世帝,也一下子神态变得凝重无比!

    “我临于世,举世无敌!”这个黑暗巨头声音在十三洲回荡,亿亿万生灵都訇伏于地,亿亿万生灵都颤抖着,似乎整个世界都由这尊黑暗巨头所主宰着,一切存在在他面前是显得那么的渺小,特别是他高举万世真骨的时候,任何人都会为之颤抖,他们都会为之发抖,一剑斩下,再强大的大帝仙王都会被屠杀。

    “小辈而己,也敢在我面前放肆!”此时这个黑暗巨头双目一厉,喷涌出的黑暗光芒就像是万里长河一样,可以淹没一切。

    “轰”的一声巨响,此时这个黑暗巨头举起手中的万世真骨,一剑斩下,直劈向一叶仙王和归凡古神。

    一剑斩下,万世已灭,阴阳灰飞,一切生灵都宛如不复存在,似乎世间瞬间炸灭一样,那怕这一剑只是劈向一叶仙王和归凡古神,但很多的人都瞬间都被轰成了血雾!

    一叶仙王和归凡古神都脸色一变,两个人长啸一声,血气如海,十二条天命和十二个图腾垂落,化作了一个最坚硬的世界,人王印、银宙仙甲都同时“轰”的一声巨响,筑起了跨越三生的防御长河,穿透了他们的三生岁月,堪称是坚不可摧!

    “砰——”的一声巨响,在如此毁天灭地之下,筑就的世界崩碎,三生被斩开,一叶仙王和归凡古神两个人同时狂喷了一口鲜血!两个人都瞬间被轰得飞了出去!

    这样的一幕,那怕是大帝仙王都抽了一口冷气,都不由毛骨懒然,一尊仙王,身穿真仙套装,一尊古神,拥有绝世重宝,但依然不敌,依然是被一击轰飞,这是多么恐怖的实力,特别是黑暗巨头手中的万世真骨,那是恐怖到无与伦比。

    “万世,皆以我开端,你们只不过蚁蝼而己!”就在这刹那之间,黑暗巨头长啸一声,瞬间全身喷涌出了无尽的黑暗,最为恐怖的是他的身体宛如是化作了万道之源,一刹那之间他的胸膛形成了一个恐怖的漩涡,吞噬了世间万道的力量。

    “万道我为源!”此时黑暗巨头一声长啸,他胸膛前的漩涡疯狂转动,疯狂地吸收着万道的力量,在这一刻,十三洲的天地万道瞬间被镇压。

    “这是怎么回事——”十三洲的所有修士都一下子感受得到,他们全身的道行、所有的大道之力瞬间不受他们控制,宛如一下子被人剥夺了控制权一样,瞬间从体内飞出,被人掌御。虽然说他们的大道依然在身,但此时他们的力量却被为人所用。

    不止是十三洲的修士,就是大帝仙王也一样感受到了,他们都感受到了自己的大道之力被人一下子借走了,他们的大道一下子熄火,他们所剩下的也就只有天命的力量了。

    当大帝仙王的所有大道之力一下子被人借走之后,他们都不由为之骇然,这就好像是一辆狂奔的马车,拉车的骏马突然脱缰而去,只留下了车厢在原地!如果不是天命的力量依然还在,只怕他们就如同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一样。

    这是十分恐怖的事情,虽然他们的道行道基都在,但是大道的力量却被人借走,这是多么恐怖的事情!

    就是拥有着十二天命的一叶仙王、世帝都是一下子被借走了大道之力,这是多么恐怖的事情,在这一刻,他们所能凭借的也就是天命力量、真我之力。

    “我乃是大道之源,你们只不过是我阴影下的蚁蝼而己!”此时黑暗巨头睥睨万世,俯世众生,在他的眼中就算是大帝仙王也宛如蚁蝼一般。

    “轰——”的一声巨响,在这一刻,黑暗巨头乃是一剑斩下,一叶仙王和归凡古神!

    一叶仙王和归凡古神被借走了如此多如此恐怖的大道之力,瞬间弱了不少,但在这一刻他们也是依然长啸一声,横空而起,一击万世,硬撼黑暗巨头。

    “砰”的一声巨响,在一叶仙王和归凡古神横击而上之时,李七夜那太初原命的三个漩涡也瞬间轰了下来,金、银、铁三个漩涡如同巨盾一样轰下,挡住了万世真骨的大部分毁灭的力量。

    “轰”的一声巨响,天地崩碎,在李七夜、一叶仙王和归凡古神三个人联手下,挡住了黑暗巨头万世无敌的一剑。

    可以说,在这一剑之下,不要说是亿万众生,就算是大帝仙王也一样显得渺小,一剑斩下,可屠所有的十二天命以下的大帝仙王!

第2159章威胁    “轰——”的一声巨响,黑暗疯狂肆虐着天地,在这个时候黑暗附体的光明魔帝体内好像是打开了一个空间,在这刹那之间,似乎他的这躯身体可以通往一个黑暗的世界。

    当如此恐怖的黑暗空间打开了以后,宛如整个世界都沦陷入了黑暗之中,不止是古世界,似乎十三洲都是黑暗涌动,似乎在当下有无数的魔物要从地下爬出来一样,天空一片昏暗,让人心里面产生了一种绝望的情绪。

    “嗡——”的一声响起,在这一刻黑暗附体的光明魔帝把所有黑暗都凝聚成了双羽,瞬间生长于肋下,只听到“轰”的一声巨响,黑羽扇动,掀翻了九天十地,拍碎了亿万星空。

    “有意思!”面对光明魔帝的实力飙升,一叶仙王和归凡古神两个人都长啸一声,战意高昂,瞬间是天命图腾璀璨,都展开了自己绝世大道,他们的大道瞬间碾压世间万物,在他们无敌大道的承托之下,人王印和银宙仙甲爆发了最强的神威。

    “轰、轰、轰”双方硬撞,打碎了一切,整个十三洲都在摇晃,恐怖无匹的力量弥漫于十三洲的任何角落,在这一刻十三洲的无数生灵都伏拜于地上,那怕他们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在如此恐怖的力量砰撞之下,亿万生灵都在颤抖,亿万生灵都战战兢兢,在这瞬间,十三洲都显得那么的渺小,因为如此恐怖的砰撞,一下打落,打在了十三洲之上,只怕能把十三洲打穿。

    虽然黑暗附体的光明魔帝乃是黑暗狂飙,肆虐无敌,但一叶仙王和归凡古神依然是把他困得死死的,让他无法突围冲向李七夜。

    此时在另一边,《死书》翻开了一页又一页,死气弥漫,在这一刻死气宛如是化作了汪洋大海,把整具死棺都要浸透一样,一缕缕的死气锁入了死棺之中,而《死书》此时此刻也似乎是要融入了死棺之中。

    一叶仙王和归凡古神两个人联手,死死困住黑暗附体的光明魔帝,他们不给光明魔帝掌执《死棺》的机会,在另一边,李七夜则是炼化着死棺,欲把死棺强行夺过来。

    在如此恐怖的对决之下,莫说是古世界,就算是十三洲都动荡,宛如是狂风暴雨拍打着十三洲一样,在如此的狂风暴雨之下,古世界和十三洲都是摇晃不止。

    就在这个时候,十三洲乃是黑暗气息弥漫,似乎是黑暗要降临一样,宛如是大世将变,让十三洲的亿万生灵都是诚惶诚恐。

    “嗡”的一声响起,就在这刹那之间,在古世界之外,有一个道门打开了,这个道门通体墨黑,然而在道门之后的世界更加黑暗,黑暗到让任何人都无法窥视,似乎那是一个黑洞的世界,它可以吞噬任何东西,那怕是光芒掠过,都会瞬间被吞噬掉。

    这样的一个黑暗世界出现在道门之外的时候,让人不寒而栗。

    就在这一刻听到“啵”的一声响起,好几双眼睛打开,这一双双打开的眼睛竟然让人能看得到,因为这一双双眼睛比道门之后的黑暗世界更加黑暗,让人能看到这一双双黑暗到让任何神灵都为之惊耸的眼睛,似乎这一双双让人惊耸的黑暗之眼是所有黑暗的起源一样,它们可以毁灭整个纪元,它们是这个纪元的黑暗源泉。

    当这一双双眼睛打开的时候,虽然没有惊天之威,没有无敌之势,但是无数生灵就在这瞬间感受到了好像是一只无形巨手捏住自己的脖子一样,让人张口大呼都发不出声音来,这无形大手死死的扼住自己的脖子,让自己感受到窒息。

    在这一双双黑暗之眼的注视之下,就算是大帝仙王都有着一种窒息的感觉,这是十分古老而又十分恐怖的力量。

    “黑暗降临吗?又或者是仅仅观战?”看到这几双黑暗之眼打开之时,有大帝仙王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了,心里面不由为之一凛,徐徐地说道。

    就在这黑暗之门打开之后,在这一刻竟然有一个人站在了黑暗之门的前面,他站在那里,露出了笑容。

    “阴鸦,又是一个阴鸦——”看到站在黑暗之门的人,有大帝仙王都不由相视了一眼,他们都不知道第二个李七夜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诸位,虽未谋面,但大名也如雷贯耳。”李七夜站在了黑暗之门的前面,挥了挥手,打招呼地笑着说道:“不知道诸位是想干什么呢。”

    当然这位李七夜并非是李七夜的真身,这是从天地印拓印下来的李七夜。

    这几双黑暗之眼瞬间盯着李七夜,任何人被这几双黑暗之眼盯住,都会为之毛骨悚然,都会心里面发毛,但李七夜依然是闲定自在。

    “如果诸位只是想看看热闹,那我是十分欢迎。”这个李七夜笑吟吟地说道:“如果诸位想出手干涉,那么,很抱歉,我还是说一句,从哪里来,就滚回哪里去。否则,就给我乖乖地看着如何狂虐你们的兄弟!”

    李七夜这样的话一出,瞬间让这几双黑暗之眼变得更加璀璨,黑暗的光芒如同实质化一般射到了李七夜身上。

    “万古以来,已经没有人敢如此跟我们说话了。”最终,黑暗中响起了一个幽深的声音。

    “那只是别人不敢而己,并不代表我。”李七夜笑了起来,说道:“我这个人脾气不好,如果一旦生气了,就会一口气砸死你们!”说着,他随手就抛着一件东西。

    在李七夜手中抛来抛去的正是晶柱,此时晶柱随着李七夜抛动起起落落,似乎一不小心,它就会落到地上一样。

    看到李七夜手中的晶柱,黑暗中的几双眼睛瞬间收缩,他们的目光随着晶柱的起起落落而上下,似乎他们都有点担心李七夜一不小心没接住而掉落在地上一样。

    “如果我把一坨屎砸入黑暗世界,你们说是溅你们一脸的屎,还是炸开屎坑把你们全部都炸飞起来呢。”李七夜抛着手中的晶柱,戏谑地笑着说道。

    “你可知道后果!”终于黑暗中响起了幽深的声音。

    这个李七夜笑吟吟地说道:“我当然知道后果,大家玩完而己。你们也不用继续龟缩在狗洞里面了,反正一旦炸开,大家都完了,不需要等到这个世界毁灭了。”

    李七夜这话落下之后,黑暗中一片沉默,没有人再说话,但他们都是死死盯着李七夜手中的晶柱,毫无疑问,李七夜手中的晶柱对于他们而言那也是一种诱惑!

    “这才是乖孩子嘛。”李七夜收起了晶柱,笑着拍了拍手掌,说道:“大家坐着看戏就是了,看一看你们的兄弟本事有多大。”

    李七夜这样的态度,这样的姿态,实在是让人咋舌,有高位的大帝仙王知道黑暗中的是什么东西,他们也听说过一些古老的传闻。

    这一刻,都不得不让大帝仙王为之佩服,阴鸦就是阴鸦,面对怎么样的敌人都能镇得住场面,这就是他最强大的地方,换作其他人,那怕是十二天命的大帝仙王,都不一定能镇得住这样的场面。

    “死棺是一件好东西,这样的好东西,你们还有没有呢,拿出来让大家开开眼界,让在场的大帝仙王都知道一下,你们才是这个世界的主宰。”这个李七夜一副陪着黑暗中的存在看戏的模样,竟然跟他们聊起天来,十分熟络的模样。

    对于李七夜的话,黑暗中的存在并没有回答。

    “虽然你们一把老骨头活了很久了,但这是我们年轻人的天下。”这个李七夜与黑暗中的存在聊起天来,笑着说道:“看一下,你们兄弟多强大,在你们之间也算是排得上名号的人物,现在被我们的十二天命大帝仙王和古神困得突不破重围。说真的,如果我们的十二天命的仙王和古神真的豁出去了,那还真的把你们兄弟的头颅砍下来当夜壶!”

    对于李七夜这样的话,黑暗中的存在只是冷哼一声。

    “嗡——”的一声,此时在战场中《死书》已经是翻完了最后一页,在这个时候死棺之上竟然烙印满了《死书》的符文,可以说此时整本《死书》都烙印在了死棺之上了。

    “杀——”此时黑暗附体的光明魔帝狂吼,欲突围,但却被一叶仙王和归凡古神挡住了,他几次突围都不成功。

    “该死——”黑暗附体的光明魔帝愤怒到极点,因为他感受到李七夜在侵蚀着他对死棺的控制,这对于他而言,并非是一件好事,甚至可以说,这是一个噩梦,因为死棺是他最大的杀手锏之一。

    “铛——”的一声响起,在这石火电光之间,黑暗附体的光明魔帝一剑在手,当这一剑在手的时候,天地都一下都变了,恐怖的毁灭力量瞬间弥漫了整个世界。

    听到“喀嚓”的声音响起,在毁灭力量的弥漫之下,大地纷纷崩碎,在这一刻似乎整个古世界都支离破碎一样,似乎不是堪一击。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