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轰”的一声,在黑暗滔天的时候,整个古世界的大地化作了一面镜子,而镜子中央就是天神书院!

    整个古世界瞬间喷涌出了无穷无尽的圣光,每一寸的土地都喷涌出了圣光,似乎圣光早就浸透了古世界的每一缕一丝的泥土和空气。

    “轰”的一声,在轰鸣之中作为镜面中央的天神书院一下子喷涌了一柱粗大无比的圣光,这柱圣光可以冲涮着世间的一切。当这柱粗大无匹的圣光喷涌而出的时候,瞬间净化着所有的黑暗。

    听到“滋、滋、滋”的声音响起,圣光冲击而来,许多黑暗被焚烧,化作了纷纷飘落的尘埃,在圣光的冲击之下,黑暗之火也都被焚烧掉,并未落烧到李七夜的鲜血。

    “天神书院还有这样的力量?”天神书院突然变得强大,把所有人都吓了一大跳,在此之前所有人都以为天神书院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天神书院能保得住自己已经很了不起了。

    但现在天神书院却一下子变得更加强大,还有力气大战化作黑暗的光明魔帝,这太不可思议了。

    “该灭!”被圣光所挡,黑暗附体的光明魔帝狂吼一声,一锤击下,穿透这柱粗大无比的圣光,直轰向天神书院。

    “轰”的一声,一锤毁天,这一击太恐怖了,在这一击之下,整个天神书院摇摇欲坠,就像是风中残烛,随时都会被毁灭。

    “砰”的一声巨响,在一锤要毁灭天神书院的时候,突然一印砸了过来,一击所巨锤砸得飞了出去!

    “想毁天神书院,先问我同意否!”一个俊朗神气的中年汉子出现在了天神书院之上,没有人看清楚他是怎么样来的,他直笔站在了那里,生机磅礴,大地回春,他整个人充满了无穷无尽的生命力。

    “一叶仙王”在天神书院欲毁的时候,这个中年汉子救了天神书院,看清楚这个中年汉子的模样之时,有百族的仙王大叫一声。

    “一叶仙王怎么在这里?”一叶仙王突然冒了出来,这让所有人都为之傻眼了,大家都知道,一叶仙王是被玄帝引走的,他早就与玄帝切磋去了,现在一叶仙王却一下子出手救了天神书院,这突然来一个回马枪,让所有的人都猝然不妨!

    “呸、呸、呸,玄帝的棋品太差了,以后再也不跟他下棋了。”此时一叶仙王大笑地说道。

    随着一叶仙王大笑,听到“铛、铛、铛”的声音响起,一件仙甲穿在了身上,仙光吞吐,随着仙甲穿上,一颗仙印沉浮于他的头顶之上。

    “人王印,那,那,那是六道人王的真仙套装!”看清楚了一叶仙王身上的仙甲之后,有人尖叫一声说道。

    这一下子让所有人都懵掉了,举世之间一共有五套真仙套装,当年的六道人王就拥有一套,这套真仙套装被六道人王取名为“人王印”!但是当年六道人王惨死在天诛之下后,这一套真仙套装就从此下落不明,也再也没有出现过。

    但是今天六道人王的真仙套装却出现在了一叶仙王的身上了,这来得如此的突然,让所有人都猝然不防,所有人都没有意料到。

    “这,这也藏得太深了吧,百族藏得太深,太深了!”有大帝心里面是毛骨悚然,打了一个冷颤地说道。

    在这一刻所有人才意识到,一叶仙王不是今天才得到六道人王的真仙套装,只怕在很久之前一叶仙王就得到了真仙套装了,甚至有可能一叶仙王还没有成为仙王之时便得到了真仙套装!

    但十三洲没有任何人知道一叶仙王得到六道人王的真仙套装,那么问题就来了,一叶仙王得到了真仙套装,为什么要隐藏得这么深呢?

    这让所有人都同时候到了一个人阴鸦!一叶仙王与阴鸦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甚至有可能一叶仙王得到真仙套装与阴鸦也脱不了关系。

    但是,他们得到了六道人王的真仙套装却一直秘而不宣,他们隐藏得如此之深,究竟是为了什么呢?想到这一点,不知道多少人打了一个冷颤。

    大家才真正明白,今天这一战不是临时起意。从大帝仙王态度来看,从古世界的一个个布局来看,这一场战争早就在很遥远的时代就开始准备了,他们一直在设下阱陷,只不过是等着这一天到来而己。

    但是幽天帝、纵天仙王、剑帝他们甚至是世帝,他们都傻傻地往这陷阱里面跳!

    “轰”的一声巨响,一叶仙王十二条天命沉浮,人王印在手,有着举世无敌的姿态。

    “真仙套装,十二天命!”此时黑暗附体的光明魔帝双目一冷。

    “对,今天的局就是为你而设,为这死棺而设,这一天我等了很久了。”此时李七夜已经塑体成功,他已经在死棺上留下了鲜红的烙印。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让人不寒而栗,阴鸦就是阴鸦,谋局千百万年,只等今天,这是害死了多少的人呢,这是要把多少的大帝仙王坑杀!

    “凭你们吗?”。那怕是面对十二条天命的仙王,黑暗附体的光明魔帝也不在乎,双目冷厉,睥睨九天十地。

    “还有老朽。”一个狂霸的声音响起,归凡古神已经站在了李七夜的旁边,离李七夜很近很近。

    看到这样的一幕,所有人都抽了一口冷气,有大帝目光跳动了一下,喃喃地说道:“这是大杀局呀,阴鸦、一叶仙王、归凡古神,他们都是在猎杀敌人呀。”

    此时不知道多少人为之窒息,一个阴鸦都已经够恐怖了,再加上一叶仙王和归凡古神,那是多么恐怖的事情。

    “我知道你今天会来。”李七夜淡淡一笑,说道:“当屠轮回荒祖,必定会惊动你们,你们知道,这世间还有人能威胁到你们,所以,你们一定要让我死,一定想得到我这颗道心!所以天神书院危难,诸帝围攻我,这是你们杀我的最好时机。但,你们却没想过,我屠轮回荒祖,就是要让你们知道我能威胁到你们,就是要让你们来杀我,就是等着你们到来,我也是等着这具死棺!”

    “一环扣一环呀。”有仙王毛骨悚然,今天才真正领悟到阴鸦的恐怖了,阴鸦的恐怖,不是他有多么强大,不是他登高一呼有多少大帝仙王会随从,而是他的计谋,一旦他想干掉一个人,只怕谁都逃不掉,他有可能在千百万年之前就一直算计着你了!

    “嘿,那又如何?”黑暗附体的光明魔帝阴笑一声,说道:“你不明白自己面对的是怎么样的存在,你不知道面对的是何等恐怖!”

    “你这太往自己脸上贴金了。”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说道:“你自认为比贼老天又如何?我连最终一战中都能活着回来,你认为我会怕你们吗?只不过你们藏得太深而己,一直不方便把你们赶尽杀绝!”

    李七夜这样的话,让不少大帝仙王相视了一眼,有大帝轻声地说道:“真的如传说一样,他真的去过终极征战。”

    事实上有些大帝仙王听到过一些传说,有传说认为阴鸦去过终极征战,还活着回来,今天阴鸦亲口承认,大家才知道,这并不是传说,是事实!

    “好,就看你有多大的本事!”黑暗附体的光明魔帝大笑一声,毫无所惧,那怕是面对十二天命的仙王和古神,也一样信心十足,他大笑地说道:“本座可不是轮回荒祖可以相比的!”

    “那就试一下。”李七夜也大笑,“轰”的一声巨响,苍天殿瞬间融入了李七夜的体内,在这瞬间,李七夜一双眼睛璀璨无比,听到“啵”的一声,李七夜竟然把死棺之上的天诛瞬间剥夺过来。

    “轰、轰、轰……”在这刹那之间,天诛疯狂地轰向了李七夜,但却被苍天殿疯狂地吸收,当然单凭苍天殿是无法吸引所有天诛的,只不过在这个时候命宫四象疯狂地围着苍天殿转动,古虚真文、天道始序、命秘启源、纪元之页都一一地吸收着天诛,特别是古虚真文,那可以用鲸吞来形容。

    “噼啪”的一声,当李七夜整个人撑住了所有天诛之后,他全身都窜起了闪电,在这一刻他一个人就好像是化作了人形天诛一样。

    “后手无双呀,一个紧接着一个。”看到这样的一幕,有人喃喃地说道。

    但很多人不清楚的是,李七夜为何能降下天诛,为什么李七夜能控制天诛,这一点是大家都想不通的事情。

    这就要从木琢仙帝说起了,木琢仙帝曾观苍天,心有所得,所以他把自己的心得写下来,后来交给了李七夜。

    但李七夜可不是木琢仙帝所能相比的,李七夜曾经去过世界的尽头,他对那里更了解,所以他补全了木琢仙帝的心得,最终创造出了一门绝世无双的功法天窥!

    这门功法也正是李七夜的杀手锏之一,只要大帝仙王离开了他们的探索之地,他就能把大帝仙王的天诛召降下来!(未完待续。)

    第2157章回马枪:

第2156章天宝无敌    “蚁蝼而己,不值得一提!”李七夜冷冷地瞥了一眼光明魔帝,风轻云淡,没有把他放在眼中,目光只是落在了死棺之上而己。

    “好,阴鸦,受死!”光明魔帝也被激得狂怒,狂吼一声,大手一翻,一面魔镜在手,黑暗无比,吞吐着死亡之光。

    “嗡”的一声响起,死亡之光瞬间照射在了李七夜的身上,听到“滋、滋、滋”的声音不绝于耳,李七夜身上的黑斑又瞬间蔓延。

    “平乱诀”此时幽天帝带着其他的大帝仙王再一次启动了“平乱诀”,诅咒的力量再一次锁住了李七夜。

    此时此刻幽天帝他们都豁出去了,他们拼尽了全力,甚至不惜损耗寿血,对于他们来说,李七夜实在是太过于恐怖了,今日李七夜不死,他们永远宁日,就算他们能活着离开,迟早有一天李七夜也一样会杀了他们。

    “滋、滋、滋……”死亡之声回荡于众人的耳边,久久不息,本来天诛降下之时,李七夜身上的黑斑退怯了很多,因为那个时候幽天帝他们已经没有精力去诅咒李七夜了。

    现在幽天帝他们再一次施“平乱诀”的时候,黑斑又再一次在李七夜的身上蔓延起来,它身上的黑斑越来越多,身体再一次燃烧起来。

    眨眼之间,李七夜整个身体都成了灰黑,整个身体宛如被暗火所烧透了一样。

    那怕是身体宛如被暗火完全烧透了一样,李七夜依然很随意,依然是一点都不在乎,他只是淡淡地一笑,说道:“你们真的认为我会在乎你们所谓的’平乱诀’吗?这对于今天的我来说,那也只不过是雕虫小技而己!”

    “在我眼中,黑暗永远上不了台面!”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诅咒的力量,那也只不过是旁门左道而己,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做堂皇大道,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叫做无敌的道心!”

    李七夜话一落下,“嗡”的一声声响起,在这刹那之间,李七夜的胸膛喷涌出了一缕缕的光芒,这一缕缕的光芒是那么的圣洁,是那么的神圣,是那么的纯粹,这样的圣光不是来自于外面的力量,也不是来自于修练的力量,而是来自于李七夜的内心!

    “我为圣贤,万世无魔!”李七夜徐徐地说道。在这一刻,他身上的圣光是越来越浓烈,是越来越磅礴,在这刹那之间,李七夜整个人宛如是化作了圣人一样。

    听到“嗡”的一声响起,亿亿万缕的圣光冲天而起,烛照万世,此时李七夜就是圣人,站于世界之巅,他的圣光普照万世,驱除黑暗,指引众生!

    这是道心的力量,一颗衍化为神圣的道心,此时李七夜拥有了坚不可摧的圣力,他的神圣力量可以净化世间的一切恶魔,可以笼罩着整个纪元,那怕时光在流淌着,他的圣光也随着时光而流淌。

    似乎此时李七夜已经融入了整个纪元之中,他的圣光无处不在,无处不有,任何黑暗遇到他的圣光,都是灰飞烟灭。

    “这是圣道吗?”看到圣光普照万世,甚至随着这个纪元的时间长河而流淌,让很多上神都为之一震,此时很多人都受到圣光的影响,身上散发出了一缕一缕的光芒。

    “不是圣道,这是一颗道心。”有仙王抽了一口冷气,说道:“他的道心已经坚不可摧了,他想化身为圣人就是圣人,他想化成为恶魔就是恶魔!他已经是随心所欲了,圣也好,魔也罢,那只不过是他一念所化而己!在道心上,他已经超越了所有人了,走得比任何人都要远!”

    “滋、滋、滋……”的声音响起,此时李七夜身上的黑斑慢慢地退去,宛如潮水一样退去,李七夜的血气慢慢地恢复滋润,那怕诅咒的力量再强大再恐怖,依然敌不住李七夜神圣的力量,他的道心是坚不可摧,锐不可挡!它摧毁了诅咒的力量。

    诅咒的力量虽然强大,虽然恐怖,但它终究是旁门左道,当圣光普照的时候,诅咒的力量与之相比,那就显得是力不从心了。

    “快,散功,快散功!”此时幽天帝他们都吓得一大跳,大叫一声,拼命地抽回自己天命,但是“平乱诀”一旦施展出来,想再次收回,那么有那么容易的事情,如果有那么容易,他们在天诛降下的时候早就逃之夭夭了。

    “我要的就是你这颗圣心!”相比起幽天帝来,此时光明魔帝不惊反喜,就在这刹那之间,听到“啵”的一声响起,光明魔帝突然双翅张开,他不知道从哪里冒出了一双翅膀,十分的诡异。

    这一双翅膀张开的时候,“轰”的一声巨响,亿亿万黑暗倾泻而下,瞬间整个古世界被黑暗所笼罩着,瞬间整个古世界宛如是成为了黑暗的世界,树木花草一旦被黑暗触及,便是一下子枯萎,一下子死亡。

    在这石火电光之间,光明魔帝胸膛出现了一个星芒大阵,光明魔帝的身体颤了一下,宛如被人附体一样,当他一双眼睛张开之时,彻底黑暗,这一双眼睛就像是黑暗的世界一样,充满了死亡,充满了贪婪,任何人堕入了这个黑暗世界,将会永不得超生,永不得轮回!”噗”的一声响起,在这石火电光这间,光明魔帝伸出了一只利爪,这只爪利如同魔爪一样,向李七夜的胸膛抓去。

    这一只利爪的速度太快了,瞬间刺到了李七夜的胸膛,它是要把李七夜的心脏挖出来,他就是要李七夜的这颗心脏!

    “啵”的一声响起,但这只魔爪还未刺穿李七夜的胸膛,李七夜心中是圣光浩瀚,他拥有的圣光可以填满整个纪元,所以魔爪瞬间是插入了圣光的汪洋大海之中。

    在魔爪插入圣汪的汪洋大海之中时,圣神的力量净化着黑暗,只见黑暗缕缕瓦解,那只魔爪一一消损,最后只剩指骨,这逼得光明魔帝收回了魔爪!

    “你自认为比轮回荒祖如何?轮回荒祖都击不穿我的道心,何况是你!”李七夜笑吟吟地说道。

    “是吗?”此时光明魔帝的声音不再是他的声音,是一个苍老而恐怖的声音,这个声音一响起来,让人打了一个激灵,此时光明魔帝已经被附体,他只不过是黑暗的引路人而己!

    “今日,本座必取你道心,必食之!”光明魔帝沉声地说道:“这一天本座已经等很久了!”

    “这一天,我也等很久了!”李七夜笑着说道:“你自认为是伏击我,又何尝不是掉入我的牢笼之中!”

    李七夜的话一落下,“铛、铛、铛”的一声声响起,整个古世界竟然亮了起来,在这瞬间整个古世界喷涌出了无数的古老法则,每一个古老法则粗大无比,所有的古老法则瞬间交织,把整个古世界锁了起来。

    在此之前,白鹤亮翅把古世界放逐,把古世界封了起来,让整个古世界成为牢笼,那么此时此刻,这个牢笼被无限的加厚。如果说在此之前的牢笼那只是石牢而己,那么现在被加厚的笼罩就是铜墙铁壁了。

    “雕虫小技而己,杀你!”光明魔帝长啸一声,“轰”的一声巨响,在这瞬间他黑暗力量喷涌,是那么的磅礴,是那么的原始,是那么的古老,似乎他是世间最古老的魔王一样,所有的恶魔都是出自于他门下一般。

    “轰”的一声巨响,在这瞬间,挡住天诛的死棺直砸而下,直砸向了李七夜,这死棺砸来,那是绝对的镇杀,逃不掉,而且这死棺砸来,可以砸死任何一位大帝仙王。

    听到“砰”的一声巨响,死棺还没有砸到大地上,大地就已经崩碎,碎裂出一块块,一砸而下,没有人能匹敌,没有人能抵挡。

    “不好”死棺如此砸下之时,许多人都为之骇然,不由大叫一声,那怕是大帝仙王都一样是骇然失色。

    九大天宝,那实在是太恐怖了,一击就可以杀大帝仙王,大帝仙王的兵器与死棺这样的九大天宝相比起来,那简直就是不值得一提,在死棺面前,大帝之兵就好像是破铜烂铁一样!

    “噗”的一声响起,死棺砸下,李七夜也未能挡住,李七夜瞬间被砸成了血雾,他的鲜血一下子淋在了死棺之上,死棺一下子被李七夜鲜血包裹。

    李七夜被死棺一下子砸成了血雾,整个古世界一片寂静,所有人都骇然,李七夜的强横无敌,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他暴打幽天帝他们,力战世帝,实力之强悍,堪称举世无敌,但现在却被死棺一下子砸成了血雾,这未免太恐怖了吧。

    “九大天宝,这,这也太无敌了吧。”大帝仙王都抽了一口冷气。

    “滋、滋、滋……”一阵阵铭刻的声音响起,此时李七夜的鲜血包裹住了死棺,竟然以自己的寿血强行在死棺上留下烙印。

    “休想”被黑暗附体的光明魔帝一下子明白李七夜要干什么,狂喝一声,黑暗滔天,黑暗之火倾泻而下,欲把李七夜的鲜血烧焚。(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