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蚁蝼而己,不值得一提!”李七夜冷冷地瞥了一眼光明魔帝,风轻云淡,没有把他放在眼中,目光只是落在了死棺之上而己。

    “好,阴鸦,受死!”光明魔帝也被激得狂怒,狂吼一声,大手一翻,一面魔镜在手,黑暗无比,吞吐着死亡之光。

    “嗡”的一声响起,死亡之光瞬间照射在了李七夜的身上,听到“滋、滋、滋”的声音不绝于耳,李七夜身上的黑斑又瞬间蔓延。

    “平乱诀”此时幽天帝带着其他的大帝仙王再一次启动了“平乱诀”,诅咒的力量再一次锁住了李七夜。

    此时此刻幽天帝他们都豁出去了,他们拼尽了全力,甚至不惜损耗寿血,对于他们来说,李七夜实在是太过于恐怖了,今日李七夜不死,他们永远宁日,就算他们能活着离开,迟早有一天李七夜也一样会杀了他们。

    “滋、滋、滋……”死亡之声回荡于众人的耳边,久久不息,本来天诛降下之时,李七夜身上的黑斑退怯了很多,因为那个时候幽天帝他们已经没有精力去诅咒李七夜了。

    现在幽天帝他们再一次施“平乱诀”的时候,黑斑又再一次在李七夜的身上蔓延起来,它身上的黑斑越来越多,身体再一次燃烧起来。

    眨眼之间,李七夜整个身体都成了灰黑,整个身体宛如被暗火所烧透了一样。

    那怕是身体宛如被暗火完全烧透了一样,李七夜依然很随意,依然是一点都不在乎,他只是淡淡地一笑,说道:“你们真的认为我会在乎你们所谓的’平乱诀’吗?这对于今天的我来说,那也只不过是雕虫小技而己!”

    “在我眼中,黑暗永远上不了台面!”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诅咒的力量,那也只不过是旁门左道而己,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做堂皇大道,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叫做无敌的道心!”

    李七夜话一落下,“嗡”的一声声响起,在这刹那之间,李七夜的胸膛喷涌出了一缕缕的光芒,这一缕缕的光芒是那么的圣洁,是那么的神圣,是那么的纯粹,这样的圣光不是来自于外面的力量,也不是来自于修练的力量,而是来自于李七夜的内心!

    “我为圣贤,万世无魔!”李七夜徐徐地说道。在这一刻,他身上的圣光是越来越浓烈,是越来越磅礴,在这刹那之间,李七夜整个人宛如是化作了圣人一样。

    听到“嗡”的一声响起,亿亿万缕的圣光冲天而起,烛照万世,此时李七夜就是圣人,站于世界之巅,他的圣光普照万世,驱除黑暗,指引众生!

    这是道心的力量,一颗衍化为神圣的道心,此时李七夜拥有了坚不可摧的圣力,他的神圣力量可以净化世间的一切恶魔,可以笼罩着整个纪元,那怕时光在流淌着,他的圣光也随着时光而流淌。

    似乎此时李七夜已经融入了整个纪元之中,他的圣光无处不在,无处不有,任何黑暗遇到他的圣光,都是灰飞烟灭。

    “这是圣道吗?”看到圣光普照万世,甚至随着这个纪元的时间长河而流淌,让很多上神都为之一震,此时很多人都受到圣光的影响,身上散发出了一缕一缕的光芒。

    “不是圣道,这是一颗道心。”有仙王抽了一口冷气,说道:“他的道心已经坚不可摧了,他想化身为圣人就是圣人,他想化成为恶魔就是恶魔!他已经是随心所欲了,圣也好,魔也罢,那只不过是他一念所化而己!在道心上,他已经超越了所有人了,走得比任何人都要远!”

    “滋、滋、滋……”的声音响起,此时李七夜身上的黑斑慢慢地退去,宛如潮水一样退去,李七夜的血气慢慢地恢复滋润,那怕诅咒的力量再强大再恐怖,依然敌不住李七夜神圣的力量,他的道心是坚不可摧,锐不可挡!它摧毁了诅咒的力量。

    诅咒的力量虽然强大,虽然恐怖,但它终究是旁门左道,当圣光普照的时候,诅咒的力量与之相比,那就显得是力不从心了。

    “快,散功,快散功!”此时幽天帝他们都吓得一大跳,大叫一声,拼命地抽回自己天命,但是“平乱诀”一旦施展出来,想再次收回,那么有那么容易的事情,如果有那么容易,他们在天诛降下的时候早就逃之夭夭了。

    “我要的就是你这颗圣心!”相比起幽天帝来,此时光明魔帝不惊反喜,就在这刹那之间,听到“啵”的一声响起,光明魔帝突然双翅张开,他不知道从哪里冒出了一双翅膀,十分的诡异。

    这一双翅膀张开的时候,“轰”的一声巨响,亿亿万黑暗倾泻而下,瞬间整个古世界被黑暗所笼罩着,瞬间整个古世界宛如是成为了黑暗的世界,树木花草一旦被黑暗触及,便是一下子枯萎,一下子死亡。

    在这石火电光之间,光明魔帝胸膛出现了一个星芒大阵,光明魔帝的身体颤了一下,宛如被人附体一样,当他一双眼睛张开之时,彻底黑暗,这一双眼睛就像是黑暗的世界一样,充满了死亡,充满了贪婪,任何人堕入了这个黑暗世界,将会永不得超生,永不得轮回!”噗”的一声响起,在这石火电光这间,光明魔帝伸出了一只利爪,这只爪利如同魔爪一样,向李七夜的胸膛抓去。

    这一只利爪的速度太快了,瞬间刺到了李七夜的胸膛,它是要把李七夜的心脏挖出来,他就是要李七夜的这颗心脏!

    “啵”的一声响起,但这只魔爪还未刺穿李七夜的胸膛,李七夜心中是圣光浩瀚,他拥有的圣光可以填满整个纪元,所以魔爪瞬间是插入了圣光的汪洋大海之中。

    在魔爪插入圣汪的汪洋大海之中时,圣神的力量净化着黑暗,只见黑暗缕缕瓦解,那只魔爪一一消损,最后只剩指骨,这逼得光明魔帝收回了魔爪!

    “你自认为比轮回荒祖如何?轮回荒祖都击不穿我的道心,何况是你!”李七夜笑吟吟地说道。

    “是吗?”此时光明魔帝的声音不再是他的声音,是一个苍老而恐怖的声音,这个声音一响起来,让人打了一个激灵,此时光明魔帝已经被附体,他只不过是黑暗的引路人而己!

    “今日,本座必取你道心,必食之!”光明魔帝沉声地说道:“这一天本座已经等很久了!”

    “这一天,我也等很久了!”李七夜笑着说道:“你自认为是伏击我,又何尝不是掉入我的牢笼之中!”

    李七夜的话一落下,“铛、铛、铛”的一声声响起,整个古世界竟然亮了起来,在这瞬间整个古世界喷涌出了无数的古老法则,每一个古老法则粗大无比,所有的古老法则瞬间交织,把整个古世界锁了起来。

    在此之前,白鹤亮翅把古世界放逐,把古世界封了起来,让整个古世界成为牢笼,那么此时此刻,这个牢笼被无限的加厚。如果说在此之前的牢笼那只是石牢而己,那么现在被加厚的笼罩就是铜墙铁壁了。

    “雕虫小技而己,杀你!”光明魔帝长啸一声,“轰”的一声巨响,在这瞬间他黑暗力量喷涌,是那么的磅礴,是那么的原始,是那么的古老,似乎他是世间最古老的魔王一样,所有的恶魔都是出自于他门下一般。

    “轰”的一声巨响,在这瞬间,挡住天诛的死棺直砸而下,直砸向了李七夜,这死棺砸来,那是绝对的镇杀,逃不掉,而且这死棺砸来,可以砸死任何一位大帝仙王。

    听到“砰”的一声巨响,死棺还没有砸到大地上,大地就已经崩碎,碎裂出一块块,一砸而下,没有人能匹敌,没有人能抵挡。

    “不好”死棺如此砸下之时,许多人都为之骇然,不由大叫一声,那怕是大帝仙王都一样是骇然失色。

    九大天宝,那实在是太恐怖了,一击就可以杀大帝仙王,大帝仙王的兵器与死棺这样的九大天宝相比起来,那简直就是不值得一提,在死棺面前,大帝之兵就好像是破铜烂铁一样!

    “噗”的一声响起,死棺砸下,李七夜也未能挡住,李七夜瞬间被砸成了血雾,他的鲜血一下子淋在了死棺之上,死棺一下子被李七夜鲜血包裹。

    李七夜被死棺一下子砸成了血雾,整个古世界一片寂静,所有人都骇然,李七夜的强横无敌,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他暴打幽天帝他们,力战世帝,实力之强悍,堪称举世无敌,但现在却被死棺一下子砸成了血雾,这未免太恐怖了吧。

    “九大天宝,这,这也太无敌了吧。”大帝仙王都抽了一口冷气。

    “滋、滋、滋……”一阵阵铭刻的声音响起,此时李七夜的鲜血包裹住了死棺,竟然以自己的寿血强行在死棺上留下烙印。

    “休想”被黑暗附体的光明魔帝一下子明白李七夜要干什么,狂喝一声,黑暗滔天,黑暗之火倾泻而下,欲把李七夜的鲜血烧焚。(未完待续。)

第2155章死棺    石棺似乎没有经过任何雕琢一样,它天生就是如此,似乎它不是被人用什么材料打造或雕琢而成的石棺,而是它一生出来就是石棺的模样,浑然天成,似乎由天地所生一样。

    石棺上带着岁月的痕迹,这斑斑点点的岁月痕迹似乎昭示着这石棺比天地还要古老一样。

    这样的一具石棺出现的时候,带着一种让人说不清楚的气息,一股让人捉摸不透的力量,这种气息、这股力量似乎不属于这个世界,不属于世间的任何力量一样。

    就是这样的气息、这样的力量,却能让大帝仙王为之窒息,因为这具石棺中拥有的力量太恐怖了,这样的力量只怕不是他们所能抗衡的,或许也唯有十二天命的大帝仙王才能抗衡。

    看到这一具石棺,李七夜露出了笑容,目光跳动了一下,徐徐地说道:“死棺,传说的确是存在于世,今天终于露脸了!”

    “死棺”听到这个名字,就是剑帝也大吃一惊,说道:“传说中九大天宝之一的死棺!”

    “九大天宝!”听到这样的话,其他的大帝仙王都大吃一惊。

    他们当然知道九大天宝是意味着什么,一旦拥有了九大天宝,那是何等恐怖的力量,一旦拥有了九大天宝中的一件,那怕是纪元重器,那也无法与之相比。

    传言说,当年古冥肆虐十三洲,除了他们足够强大,足够邪恶之外,还有一个原因传言说古冥拥有着九大天宝之一的体方!

    死棺,作为九大天宝之一,它是对应着是九大天书之一的《死书》!

    “轧轧轧”在这个时候,死棺缓缓地打开,听到开了一小半的时候,听到“嗡”的一声,只见死棺里面吞吐着光芒,似乎那里有着世间最为恐怖的力量一样。

    “噼啪、噼啪、噼啪……”一阵阵闪电轰下,死棺不知道有什么吸引的地方,竟然一下子把所有的天诛吸引了过去。

    随着一阵阵轰鸣的声音响起,所有的天诛都疯狂地倾泻而下,全部都冲入了死棺之中,似乎死棺中有着无穷无尽的空间和力量一样,它不止是可以容纳所有的天诛,而且它还能承受得起如此恐怖天诛的轰杀。

    头顶上的天诛消失了,幽天帝他们全部都松了一口气,这总算是救了他们一条命,但他们看着光明魔帝的时候,他们又有些惊疑未定,因为他们都知道光明魔帝是死在天诛之下的。

    “多谢道友相救。”幽天帝回过神来,忙是向光明魔帝抱拳说道。

    “我们三族本是同源,我们都是一家人,不必如此客气。”光明魔帝笑着说道。

    虽然说光明魔帝是救了他们,但依然有大帝仙王抱着警惕的姿态,如剑帝,因为光明魔帝的天命竟然是黑暗的,这让他们心里面有着不好的预感。

    “道兄,我们现在该联手,杀了阴鸦!”此时光明魔帝沉声地对幽天帝他们说道。

    光明魔帝这样的话让幽天帝他们犹豫了一下,在此之前,他们会毫不犹豫地冲上去,要杀了李七夜,这一次还真的是打幽天帝他们打怕了,特别是天诛降下,这让他们心里面留下了阴影,他们想不通为什么阴鸦能召唤天诛!

    “道兄,错过了这一次机会,只怕永远都没有良机,以后只怕我们三族将会万劫不复。就算今日能逃掉,但他日阴鸦也会一一清算!他日道兄试问能纠集如此多的同仁联手吗?能有着这样的绝世良机以’平乱诀’锁定阴鸦吗?”。光明魔帝沉声地说道。

    光明魔帝的话让幽天帝他们心里面一沉,道理他们都懂,但,这一战的确让他们心里面发毛,阴鸦太恐怖了。

    “更何况,道兄,我们有死棺撑腰,天时、地利、人和皆有,此时不斩阴鸦,还待何时?”光明魔帝沉声地说道。

    “死棺是何人的?”剑帝也盯上了死棺,对光明魔帝沉喝说道。

    “是何人,未来你会明白。”光明魔帝沉声地说道:“举世之间,并不见得十二天命的大帝仙王最强大,我们神、魔、天三族还有更加强大的人未出而己!道兄,三思,若是诸位不愿意为三族一战,那在下也只好一走了之!”

    光明魔帝这样的话,让幽天帝他们心里面一凛,光明魔帝这话不止是晓于大义,也有威胁之意,现在是死棺挡下了天诛,如果光明魔帝一走了之,那么天诛会再一次降下。

    “好,三族危难之间,我们应当齐心协力,屠了阴鸦,未来便是我们的纪元。”幽天帝一咬牙,觉喝道。

    此时其他的大帝仙王都相视一眼,在这一刻他们没得选择,他们要么是硬抗天诛,等着世帝再一次杀回来,要么是与光明魔帝联手,或者这还有杀死阴鸦的机会,毕竟光明魔帝背后有死棺这样的九大天宝撑腰!

    事实上,他们这些大帝仙王也很想搞清楚,光明魔帝背后的人究竟是谁,究竟是怎么样的存在才会拥有死棺这样的九大天宝!

    在这一刻,幽天帝他们也明白为什么光明魔帝没有死在天诛之下了。

    “好,我们当齐心协力。”光明魔帝大喝一声,说道:“我愿为各位道兄开路,身先士卒,各位道兄全力施展’平乱诀’便可!”

    光明魔帝也是说得到做得到,第一个冲在了最前面,直接堵上了李七夜。

    事实上,李七夜一直站在那里,他甚至连看都没看光明魔帝一眼,他只是盯着那具死棺而己,可以说此时此刻只有这具死棺能入他的法眼了。

    要知道,李七夜拥有了《死书》,现在如果能得到与《死书》对应的死棺,那简直就是如虎添翼。

    “一位十一条天命的大帝,魔封血统,号称是炎帝的继承者。”当光明魔帝堵上来的时候,李七夜这才收回目光,看了光明魔帝一眼,笑着说道:“你有资格号称是炎帝的继承者吗?别丢了炎帝的脸。炎帝一生战绩无双,傲视万世,一代伟男子。你只不过是堕入黑暗的走狗而己,给黑暗中巨头做引路人的走卒而己,也敢大言不惭说自己是炎帝的继承者!”

    李七夜这样的话让剑帝他们沉默,虽然他们不知道光明魔帝发生了什么事,但剑帝他们很清楚,光明魔帝已经跟他们不是同一类人了。

    被李七夜揭穿了老底,如此蔑视的话,让光明魔帝老脸是火辣辣的,毕竟当年他也是威名赫赫的大帝,他可是掌管过魔族最强大的大帝组织明台!

    现在他成为了别人的走卒,成为了黑暗的引路人,这的确是有点说不过去。

    “阴鸦,你也休狂,你狂得太久了,早就有人看你不顺眼了,必定收拾你!”光明魔帝冷声地说道。

    “是,我一直都狂。”李七夜笑了起来,说道:“不过嘛,想收拾我,凭你也配?”

    说到这里,李七夜不屑的目光冷视着光明魔帝,说道:“论黑暗,我经历的比你还多,论杀伐,你算什么东西!让你背后的主子出来吧,我倒要看一看他比轮回荒祖如何!”

    “嘿,你太自以为是了。”光明魔帝冷笑一声,说道:“轮回荒祖的确是了不起,但,他是过去的人,不属于我们纪元,他再强大,也受到局限,但,有些人比你想象中还要强大!他们比你活得更加久远,更加古老,他们才是这个纪元的主宰!”

    “我知道,有些人只不过是做了缩头乌龟而己。”李七夜笑了起来,大笑地说道:“再强大的缩头乌龟,那也依然是一只缩头乌龟。叫你的主人出来,告诉他,我既然能斩过去的黑暗巨头,我一样也能斩现在的黑暗巨头!”

    被李七夜如此的蔑视,这让光明魔帝脸色很难看,冷笑地说道:“阴鸦,你也休得狂,你也只不过是这天地棋局中的一枚棋子而己,有何值得去得意!”

    “我是天地棋局的一枚棋子?”李七夜淡淡一笑,说道:“那你认为谁才是下棋的人?你背后的主人吗?你和你主人自认为吃定我了吗?不,是我吃定了你,我就在今天等着你们的出现!唯一让我意外的是,只是来了引路人!以我看,你只不过是探路石而己,随时都可以放弃!”

    事实上,在很久以前,李七夜就布下了这样的大局,等着今天的到来,他就是要引出黑暗中的巨头!

    在屠杀轮回荒祖的时候,那只不过是一个开局而己,让黑暗巨头明白他有屠杀他们的力量。

    到了这个时候,黑暗巨头必定坐不住,所以天神书院危难,这正是设局的好时机,只要他陷入众帝围攻之中,只怕黑暗巨头也会趁着这个机会铲除他!

    也正是因为如此,李七夜引出了死棺,唯一让李七夜遗憾的是,黑暗中的巨头依然是深隐不出,依然是十分慎谨!

    “阴鸦,休唇舌之利,今日让我们一见生死!”光明魔帝大喝一声!(未完待续。)

    第2155章死棺: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