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石棺似乎没有经过任何雕琢一样,它天生就是如此,似乎它不是被人用什么材料打造或雕琢而成的石棺,而是它一生出来就是石棺的模样,浑然天成,似乎由天地所生一样。

    石棺上带着岁月的痕迹,这斑斑点点的岁月痕迹似乎昭示着这石棺比天地还要古老一样。

    这样的一具石棺出现的时候,带着一种让人说不清楚的气息,一股让人捉摸不透的力量,这种气息、这股力量似乎不属于这个世界,不属于世间的任何力量一样。

    就是这样的气息、这样的力量,却能让大帝仙王为之窒息,因为这具石棺中拥有的力量太恐怖了,这样的力量只怕不是他们所能抗衡的,或许也唯有十二天命的大帝仙王才能抗衡。

    看到这一具石棺,李七夜露出了笑容,目光跳动了一下,徐徐地说道:“死棺,传说的确是存在于世,今天终于露脸了!”

    “死棺”听到这个名字,就是剑帝也大吃一惊,说道:“传说中九大天宝之一的死棺!”

    “九大天宝!”听到这样的话,其他的大帝仙王都大吃一惊。

    他们当然知道九大天宝是意味着什么,一旦拥有了九大天宝,那是何等恐怖的力量,一旦拥有了九大天宝中的一件,那怕是纪元重器,那也无法与之相比。

    传言说,当年古冥肆虐十三洲,除了他们足够强大,足够邪恶之外,还有一个原因传言说古冥拥有着九大天宝之一的体方!

    死棺,作为九大天宝之一,它是对应着是九大天书之一的《死书》!

    “轧轧轧”在这个时候,死棺缓缓地打开,听到开了一小半的时候,听到“嗡”的一声,只见死棺里面吞吐着光芒,似乎那里有着世间最为恐怖的力量一样。

    “噼啪、噼啪、噼啪……”一阵阵闪电轰下,死棺不知道有什么吸引的地方,竟然一下子把所有的天诛吸引了过去。

    随着一阵阵轰鸣的声音响起,所有的天诛都疯狂地倾泻而下,全部都冲入了死棺之中,似乎死棺中有着无穷无尽的空间和力量一样,它不止是可以容纳所有的天诛,而且它还能承受得起如此恐怖天诛的轰杀。

    头顶上的天诛消失了,幽天帝他们全部都松了一口气,这总算是救了他们一条命,但他们看着光明魔帝的时候,他们又有些惊疑未定,因为他们都知道光明魔帝是死在天诛之下的。

    “多谢道友相救。”幽天帝回过神来,忙是向光明魔帝抱拳说道。

    “我们三族本是同源,我们都是一家人,不必如此客气。”光明魔帝笑着说道。

    虽然说光明魔帝是救了他们,但依然有大帝仙王抱着警惕的姿态,如剑帝,因为光明魔帝的天命竟然是黑暗的,这让他们心里面有着不好的预感。

    “道兄,我们现在该联手,杀了阴鸦!”此时光明魔帝沉声地对幽天帝他们说道。

    光明魔帝这样的话让幽天帝他们犹豫了一下,在此之前,他们会毫不犹豫地冲上去,要杀了李七夜,这一次还真的是打幽天帝他们打怕了,特别是天诛降下,这让他们心里面留下了阴影,他们想不通为什么阴鸦能召唤天诛!

    “道兄,错过了这一次机会,只怕永远都没有良机,以后只怕我们三族将会万劫不复。就算今日能逃掉,但他日阴鸦也会一一清算!他日道兄试问能纠集如此多的同仁联手吗?能有着这样的绝世良机以’平乱诀’锁定阴鸦吗?”。光明魔帝沉声地说道。

    光明魔帝的话让幽天帝他们心里面一沉,道理他们都懂,但,这一战的确让他们心里面发毛,阴鸦太恐怖了。

    “更何况,道兄,我们有死棺撑腰,天时、地利、人和皆有,此时不斩阴鸦,还待何时?”光明魔帝沉声地说道。

    “死棺是何人的?”剑帝也盯上了死棺,对光明魔帝沉喝说道。

    “是何人,未来你会明白。”光明魔帝沉声地说道:“举世之间,并不见得十二天命的大帝仙王最强大,我们神、魔、天三族还有更加强大的人未出而己!道兄,三思,若是诸位不愿意为三族一战,那在下也只好一走了之!”

    光明魔帝这样的话,让幽天帝他们心里面一凛,光明魔帝这话不止是晓于大义,也有威胁之意,现在是死棺挡下了天诛,如果光明魔帝一走了之,那么天诛会再一次降下。

    “好,三族危难之间,我们应当齐心协力,屠了阴鸦,未来便是我们的纪元。”幽天帝一咬牙,觉喝道。

    此时其他的大帝仙王都相视一眼,在这一刻他们没得选择,他们要么是硬抗天诛,等着世帝再一次杀回来,要么是与光明魔帝联手,或者这还有杀死阴鸦的机会,毕竟光明魔帝背后有死棺这样的九大天宝撑腰!

    事实上,他们这些大帝仙王也很想搞清楚,光明魔帝背后的人究竟是谁,究竟是怎么样的存在才会拥有死棺这样的九大天宝!

    在这一刻,幽天帝他们也明白为什么光明魔帝没有死在天诛之下了。

    “好,我们当齐心协力。”光明魔帝大喝一声,说道:“我愿为各位道兄开路,身先士卒,各位道兄全力施展’平乱诀’便可!”

    光明魔帝也是说得到做得到,第一个冲在了最前面,直接堵上了李七夜。

    事实上,李七夜一直站在那里,他甚至连看都没看光明魔帝一眼,他只是盯着那具死棺而己,可以说此时此刻只有这具死棺能入他的法眼了。

    要知道,李七夜拥有了《死书》,现在如果能得到与《死书》对应的死棺,那简直就是如虎添翼。

    “一位十一条天命的大帝,魔封血统,号称是炎帝的继承者。”当光明魔帝堵上来的时候,李七夜这才收回目光,看了光明魔帝一眼,笑着说道:“你有资格号称是炎帝的继承者吗?别丢了炎帝的脸。炎帝一生战绩无双,傲视万世,一代伟男子。你只不过是堕入黑暗的走狗而己,给黑暗中巨头做引路人的走卒而己,也敢大言不惭说自己是炎帝的继承者!”

    李七夜这样的话让剑帝他们沉默,虽然他们不知道光明魔帝发生了什么事,但剑帝他们很清楚,光明魔帝已经跟他们不是同一类人了。

    被李七夜揭穿了老底,如此蔑视的话,让光明魔帝老脸是火辣辣的,毕竟当年他也是威名赫赫的大帝,他可是掌管过魔族最强大的大帝组织明台!

    现在他成为了别人的走卒,成为了黑暗的引路人,这的确是有点说不过去。

    “阴鸦,你也休狂,你狂得太久了,早就有人看你不顺眼了,必定收拾你!”光明魔帝冷声地说道。

    “是,我一直都狂。”李七夜笑了起来,说道:“不过嘛,想收拾我,凭你也配?”

    说到这里,李七夜不屑的目光冷视着光明魔帝,说道:“论黑暗,我经历的比你还多,论杀伐,你算什么东西!让你背后的主子出来吧,我倒要看一看他比轮回荒祖如何!”

    “嘿,你太自以为是了。”光明魔帝冷笑一声,说道:“轮回荒祖的确是了不起,但,他是过去的人,不属于我们纪元,他再强大,也受到局限,但,有些人比你想象中还要强大!他们比你活得更加久远,更加古老,他们才是这个纪元的主宰!”

    “我知道,有些人只不过是做了缩头乌龟而己。”李七夜笑了起来,大笑地说道:“再强大的缩头乌龟,那也依然是一只缩头乌龟。叫你的主人出来,告诉他,我既然能斩过去的黑暗巨头,我一样也能斩现在的黑暗巨头!”

    被李七夜如此的蔑视,这让光明魔帝脸色很难看,冷笑地说道:“阴鸦,你也休得狂,你也只不过是这天地棋局中的一枚棋子而己,有何值得去得意!”

    “我是天地棋局的一枚棋子?”李七夜淡淡一笑,说道:“那你认为谁才是下棋的人?你背后的主人吗?你和你主人自认为吃定我了吗?不,是我吃定了你,我就在今天等着你们的出现!唯一让我意外的是,只是来了引路人!以我看,你只不过是探路石而己,随时都可以放弃!”

    事实上,在很久以前,李七夜就布下了这样的大局,等着今天的到来,他就是要引出黑暗中的巨头!

    在屠杀轮回荒祖的时候,那只不过是一个开局而己,让黑暗巨头明白他有屠杀他们的力量。

    到了这个时候,黑暗巨头必定坐不住,所以天神书院危难,这正是设局的好时机,只要他陷入众帝围攻之中,只怕黑暗巨头也会趁着这个机会铲除他!

    也正是因为如此,李七夜引出了死棺,唯一让李七夜遗憾的是,黑暗中的巨头依然是深隐不出,依然是十分慎谨!

    “阴鸦,休唇舌之利,今日让我们一见生死!”光明魔帝大喝一声!(未完待续。)

    第2155章死棺:

第2154章光明魔帝    天诛降下,多少大帝仙王急忙逃窜而去,这并非是大帝仙王胆小,因为举世之间从来没有人能扛得住天诛的,如果硬扛天诛的话,那必死无疑,炎实、澜帝就是最好的例子,连十二天命的大帝硬扛天诛最终都落个身死道消的下场,何况是他们。

    远观的大帝仙王乃至是上神,第一时间都逃离而去,远遁诸天,只有一二个倒霉的大帝仙王反应慢了一拍,未能逃走,也未能扛住天诛,最终是惨叫一声,身死道消,灰飞烟灭!

    在这一刻,所有的人才明白为什么阴鸦会让人贤仙帝他们离开,原来他早就算计好了这一刻的到来,他是要借用天诛屠灭所有的敌人!

    此时天诛降下,唯有战场上的幽天帝他们这些大帝仙王来不及逃走,他们施展了“平乱诀”,所有的大帝仙王都成了捆绑在同一条线上的蚱蜢,相互肘掣。

    “噼啪——”天诛之下,最先殒落的是虫皇仙帝,其他的大帝仙王虽然暂时扛住了天诛,但在天诛威力之下,全部都受了重伤,鲜血淋漓。

    “噼啪、噼啪、噼啪……”一声声天诛降落的声音响起,在天诛降下的刹那之间,不止是轰向了幽天帝他们,不止是轰向了世帝,也不止是轰向了所有远观的大帝仙王,竟然是轰向了战场的另一边。

    那里本来是空无一人,乃是一片虚空,但是当天诛降下的时候,竟然直轰向了这片虚空,瞬间把这里的所有一切都轰开了,在天诛轰杀之下,不论你有什么样的逆天手段,不论你有着怎么样的躲避之术,你都无处遁形,都会被天诛轰得现出原型!

    “轰——”的一声响起,天诛降下,在那里立即有人露出了真身,面对降下的天诛,这个人长啸一声,天命直轰而上,欲借此挡住天诛。

    “那是什么——”看到这个人突然被轰得现出了原形,所有人望去,只见这个人轰起了十一条天命,然而,这个人的十一条天命竟然是通体墨黑。

    从来没有人见过这样的天命,大家的天命都是晶莹有光,但是眼前这个人的天命竟然是通体墨黑,宛如是来自于黑暗一样。

    “那人,那人不是光明魔帝吗?”看到这个轰起十一条天命的人,有逃遁而去的大帝都不由吃惊,但又不是很肯定地说道。

    “光明魔帝,不可能吧,光明魔帝不是死于天诛吗?”有仙王听到这样的话,也不由奇怪地说道。

    这样的话,让很多人心里面为之一震!光明魔帝,曾经是魔族最强大的大帝之一,他拥有十二个命宫,十一条天命,最可怕的是他拥有着魔族的仙血血统——魔封!

    在炎帝时代之后,光明魔帝曾经被人称之为炎帝的继承者,也正是因为如此,他在那个时候掌管着魔族最大的大帝组织——明台!

    或许因为光明魔帝被人称之为炎帝的继承者,这也因此而一言成谶,最后他竟然像炎帝一样死于天诛!

    世人都认为他死于天诛之下了,现在突然出现在这里,这一下子让人变得不肯定起来,因为死于天诛之下的人绝对不可能复活,必定是身死道消!

    现在光明魔帝突然出现,这一下子让所有人都不肯定,那怕曾经见过光明魔帝的人,也觉得不是那么的肯定了。

    “是光明道兄——”有一位与光明魔帝有交情的大帝看到这个人之后,完全可以肯定这个人就是光明魔帝,但是看到光明魔帝的模样的时候,又变得有些猜疑起来了,因为眼前这个光明魔帝并不是他熟悉的光明魔帝,特别是他一双眼睛闪动着的黑暗,这更加他心里面变得动摇起来。

    “光明道兄为何成了这一般?”这位大帝都吃惊地说道。

    “去——”面对天诛,此时光明魔帝瞬间轰起,只见黑暗冲天,在这一刻光明魔帝宛如化作了黑暗中的存在,黑暗如匹练冲上天空,在他头顶上如同是黑暗花朵一样朵朵绽放,欲挡住这轰天而下的天诛。

    但是,在天诛之下,那怕是黑暗的力量,依然是无济于事,黑暗依然被天诛劈得支离破碎!根本就挡不住天诛的轰杀。

    一时之间,光明魔帝也被天诛轰得鲜血淋漓,身体都被轰成了两半,依靠着天命支撑着。

    “为什么光明魔帝没死在天诛之下,为什么光明魔帝会躲在这里呢?”一时之间,很多疑问浮于在所有人的心头上。

    “逃——”在这短短的时间之内,幽天帝他们一下子达成了共识,往世帝的道门逃遁而去。

    “唳——”的一声响起,就在幽天帝他们往世帝的道门逃遁而去的时候,突然之间,有声鹤唳响起,响彻了整个古世界。

    就在这一刻突然有一只白鹤冲天而起,白鹤一张双翅,遮住了整个古世界,听到“嗡”的一声响起,整个古世界出现了一个琉璃一般的光膜,整个光膜瞬间扣住了古世界。

    这样的光膜扣住了古世界的瞬间,整个古世界宛如从它的主空间剥离一样,它不再属于这里,一下子陷入了未知次元,未知空间,更恐怖的是,这个主空间被光膜笼罩住之后,整个古世界成了牢笼一样,所有人都无法逃出这个古世界!

    至于世帝的道门,在这刹那之间被放逐,一下子被驱逐了古世界,被挡在了古世界之外。

    没有人知道这突然冒出来的白鹤是从何而来,也没有人知道这突然冒出来的白鹤为何拥如着如此强大无匹的力量。

    “那不是白鹤——”有人反应过来,一看这个笼罩着古世界的白鹤,大声说道:“那是一个巨阵,与古世界融为一体的巨阵!”

    此时其他的人都看明白了,这不是什么白鹤,这只不过是一个巨大无匹的巨阵而己,这个巨阵与整个古世界融为了一体,更为恐怖的是,这个巨阵是由大帝仙王级别的存在祭炼而成,祭炼成这个巨阵的大帝仙王包括了巅峰的大帝仙王,有可能甚至连十二天命的大帝仙王都曾经出手祭炼过这个巨阵。

    而且,这个巨阵不是一朝一日炼成,是经历了漫长的时间和岁月祭炼而成,它拥有了恐怖无匹的力量,它倾注了无数人的心血,正是因为如此,它在瞬间锁住了整个古世界,把整个古世界化作了一个巨大无比的牢笼。

    “轰——”一声巨响,整个古世界摇晃,幽天帝他们奋力一击,欲轰碎这个牢笼,但是无济于事。

    因为此时幽天帝他们的力量既然挡住天诛,又被“平乱诀”抽离了很多的血气,他们合力一击,已经被无限削弱了。

    如果平时他们这么多的大帝仙王联手,奋力一击,有可能打破这个巨大的牢笼,现在他们想打破这个牢笼,只怕需要很长的时间,然而,时间正是他们所没有的!

    “该是白鹤亮翅的时候了——”李七夜看着被困在了古世界的幽天帝他们,冷笑一声,徐徐地说道。

    “道兄,请助我们一臂之力——”被困死在了古世界,天诛疯狂轰下,幽天帝他们的身体支离破碎,在这个时候幽天帝大声叫喊,向世帝寻求支援。

    此时在道门之后,世帝也是一次又一次地推算着空间坐标,此时不止是他的道门被放逐到遥远的次元,连古世界都被剥离了主空间,被放入了一个不为人知的遥远次元之中,这种放逐的手段,不是一朝一日能成的,那是经历了无数岁月的祭炼之后的威力。

    虽然此时世帝的道门看起来离古世界是近在咫尺,事实上双方遥远无比,想从一个未知的次元再去推算另一个未知的次元,那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那怕是拥有十二天命的世帝也不可能在这瞬间推演出来,他也是需要时间。

    而幽天帝他们最缺的就是时间了!他们等不起。

    “啊——”再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响起,在这一刻,二世仙帝在天诛一次又一次的镇杀之下,也撑不住了,被天诛轰杀,大道鲜血成灰,天命毁灭,在短短的时间之内灰飞烟灭!

    “噗——”的一声响起,在这一刻,光明魔帝也被天诛毁了肉身,被天诛轰成了血雾。

    “又是一位坠入黑暗的引路人。”看着光明魔帝被天诛轰成了血雾,李七夜只是冷笑一声,冷森地说道。

    “滋——”的一声响起,在这瞬间,光明魔帝的肉身重塑,在这一刻,他狂吼道:“请降临吧,该结束他的时候了!”

    随着光明魔帝的话一落下,他的身体喷涌出了黑色的光芒,这种来自于黑暗的光芒让人不寒而栗,让人为之毛骨悚然。

    “嗡”的一声响起,光明魔帝身上喷涌出的黑色光芒瞬间交织成了一个图案,宛如是召唤着什么一样。

    “轰——”的一声巨响,在这瞬间,有一物跨越了亘古,从遥远的时代一下子来到了古世界一样,带着时光的混沌。

    在这一刻只见一口十分古老的石棺高悬于光明魔帝的头顶之上。

    好累,第二更要晚点才能更。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