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天诛降下,多少大帝仙王急忙逃窜而去,这并非是大帝仙王胆小,因为举世之间从来没有人能扛得住天诛的,如果硬扛天诛的话,那必死无疑,炎实、澜帝就是最好的例子,连十二天命的大帝硬扛天诛最终都落个身死道消的下场,何况是他们。

    远观的大帝仙王乃至是上神,第一时间都逃离而去,远遁诸天,只有一二个倒霉的大帝仙王反应慢了一拍,未能逃走,也未能扛住天诛,最终是惨叫一声,身死道消,灰飞烟灭!

    在这一刻,所有的人才明白为什么阴鸦会让人贤仙帝他们离开,原来他早就算计好了这一刻的到来,他是要借用天诛屠灭所有的敌人!

    此时天诛降下,唯有战场上的幽天帝他们这些大帝仙王来不及逃走,他们施展了“平乱诀”,所有的大帝仙王都成了捆绑在同一条线上的蚱蜢,相互肘掣。

    “噼啪——”天诛之下,最先殒落的是虫皇仙帝,其他的大帝仙王虽然暂时扛住了天诛,但在天诛威力之下,全部都受了重伤,鲜血淋漓。

    “噼啪、噼啪、噼啪……”一声声天诛降落的声音响起,在天诛降下的刹那之间,不止是轰向了幽天帝他们,不止是轰向了世帝,也不止是轰向了所有远观的大帝仙王,竟然是轰向了战场的另一边。

    那里本来是空无一人,乃是一片虚空,但是当天诛降下的时候,竟然直轰向了这片虚空,瞬间把这里的所有一切都轰开了,在天诛轰杀之下,不论你有什么样的逆天手段,不论你有着怎么样的躲避之术,你都无处遁形,都会被天诛轰得现出原型!

    “轰——”的一声响起,天诛降下,在那里立即有人露出了真身,面对降下的天诛,这个人长啸一声,天命直轰而上,欲借此挡住天诛。

    “那是什么——”看到这个人突然被轰得现出了原形,所有人望去,只见这个人轰起了十一条天命,然而,这个人的十一条天命竟然是通体墨黑。

    从来没有人见过这样的天命,大家的天命都是晶莹有光,但是眼前这个人的天命竟然是通体墨黑,宛如是来自于黑暗一样。

    “那人,那人不是光明魔帝吗?”看到这个轰起十一条天命的人,有逃遁而去的大帝都不由吃惊,但又不是很肯定地说道。

    “光明魔帝,不可能吧,光明魔帝不是死于天诛吗?”有仙王听到这样的话,也不由奇怪地说道。

    这样的话,让很多人心里面为之一震!光明魔帝,曾经是魔族最强大的大帝之一,他拥有十二个命宫,十一条天命,最可怕的是他拥有着魔族的仙血血统——魔封!

    在炎帝时代之后,光明魔帝曾经被人称之为炎帝的继承者,也正是因为如此,他在那个时候掌管着魔族最大的大帝组织——明台!

    或许因为光明魔帝被人称之为炎帝的继承者,这也因此而一言成谶,最后他竟然像炎帝一样死于天诛!

    世人都认为他死于天诛之下了,现在突然出现在这里,这一下子让人变得不肯定起来,因为死于天诛之下的人绝对不可能复活,必定是身死道消!

    现在光明魔帝突然出现,这一下子让所有人都不肯定,那怕曾经见过光明魔帝的人,也觉得不是那么的肯定了。

    “是光明道兄——”有一位与光明魔帝有交情的大帝看到这个人之后,完全可以肯定这个人就是光明魔帝,但是看到光明魔帝的模样的时候,又变得有些猜疑起来了,因为眼前这个光明魔帝并不是他熟悉的光明魔帝,特别是他一双眼睛闪动着的黑暗,这更加他心里面变得动摇起来。

    “光明道兄为何成了这一般?”这位大帝都吃惊地说道。

    “去——”面对天诛,此时光明魔帝瞬间轰起,只见黑暗冲天,在这一刻光明魔帝宛如化作了黑暗中的存在,黑暗如匹练冲上天空,在他头顶上如同是黑暗花朵一样朵朵绽放,欲挡住这轰天而下的天诛。

    但是,在天诛之下,那怕是黑暗的力量,依然是无济于事,黑暗依然被天诛劈得支离破碎!根本就挡不住天诛的轰杀。

    一时之间,光明魔帝也被天诛轰得鲜血淋漓,身体都被轰成了两半,依靠着天命支撑着。

    “为什么光明魔帝没死在天诛之下,为什么光明魔帝会躲在这里呢?”一时之间,很多疑问浮于在所有人的心头上。

    “逃——”在这短短的时间之内,幽天帝他们一下子达成了共识,往世帝的道门逃遁而去。

    “唳——”的一声响起,就在幽天帝他们往世帝的道门逃遁而去的时候,突然之间,有声鹤唳响起,响彻了整个古世界。

    就在这一刻突然有一只白鹤冲天而起,白鹤一张双翅,遮住了整个古世界,听到“嗡”的一声响起,整个古世界出现了一个琉璃一般的光膜,整个光膜瞬间扣住了古世界。

    这样的光膜扣住了古世界的瞬间,整个古世界宛如从它的主空间剥离一样,它不再属于这里,一下子陷入了未知次元,未知空间,更恐怖的是,这个主空间被光膜笼罩住之后,整个古世界成了牢笼一样,所有人都无法逃出这个古世界!

    至于世帝的道门,在这刹那之间被放逐,一下子被驱逐了古世界,被挡在了古世界之外。

    没有人知道这突然冒出来的白鹤是从何而来,也没有人知道这突然冒出来的白鹤为何拥如着如此强大无匹的力量。

    “那不是白鹤——”有人反应过来,一看这个笼罩着古世界的白鹤,大声说道:“那是一个巨阵,与古世界融为一体的巨阵!”

    此时其他的人都看明白了,这不是什么白鹤,这只不过是一个巨大无匹的巨阵而己,这个巨阵与整个古世界融为了一体,更为恐怖的是,这个巨阵是由大帝仙王级别的存在祭炼而成,祭炼成这个巨阵的大帝仙王包括了巅峰的大帝仙王,有可能甚至连十二天命的大帝仙王都曾经出手祭炼过这个巨阵。

    而且,这个巨阵不是一朝一日炼成,是经历了漫长的时间和岁月祭炼而成,它拥有了恐怖无匹的力量,它倾注了无数人的心血,正是因为如此,它在瞬间锁住了整个古世界,把整个古世界化作了一个巨大无比的牢笼。

    “轰——”一声巨响,整个古世界摇晃,幽天帝他们奋力一击,欲轰碎这个牢笼,但是无济于事。

    因为此时幽天帝他们的力量既然挡住天诛,又被“平乱诀”抽离了很多的血气,他们合力一击,已经被无限削弱了。

    如果平时他们这么多的大帝仙王联手,奋力一击,有可能打破这个巨大的牢笼,现在他们想打破这个牢笼,只怕需要很长的时间,然而,时间正是他们所没有的!

    “该是白鹤亮翅的时候了——”李七夜看着被困在了古世界的幽天帝他们,冷笑一声,徐徐地说道。

    “道兄,请助我们一臂之力——”被困死在了古世界,天诛疯狂轰下,幽天帝他们的身体支离破碎,在这个时候幽天帝大声叫喊,向世帝寻求支援。

    此时在道门之后,世帝也是一次又一次地推算着空间坐标,此时不止是他的道门被放逐到遥远的次元,连古世界都被剥离了主空间,被放入了一个不为人知的遥远次元之中,这种放逐的手段,不是一朝一日能成的,那是经历了无数岁月的祭炼之后的威力。

    虽然此时世帝的道门看起来离古世界是近在咫尺,事实上双方遥远无比,想从一个未知的次元再去推算另一个未知的次元,那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那怕是拥有十二天命的世帝也不可能在这瞬间推演出来,他也是需要时间。

    而幽天帝他们最缺的就是时间了!他们等不起。

    “啊——”再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响起,在这一刻,二世仙帝在天诛一次又一次的镇杀之下,也撑不住了,被天诛轰杀,大道鲜血成灰,天命毁灭,在短短的时间之内灰飞烟灭!

    “噗——”的一声响起,在这一刻,光明魔帝也被天诛毁了肉身,被天诛轰成了血雾。

    “又是一位坠入黑暗的引路人。”看着光明魔帝被天诛轰成了血雾,李七夜只是冷笑一声,冷森地说道。

    “滋——”的一声响起,在这瞬间,光明魔帝的肉身重塑,在这一刻,他狂吼道:“请降临吧,该结束他的时候了!”

    随着光明魔帝的话一落下,他的身体喷涌出了黑色的光芒,这种来自于黑暗的光芒让人不寒而栗,让人为之毛骨悚然。

    “嗡”的一声响起,光明魔帝身上喷涌出的黑色光芒瞬间交织成了一个图案,宛如是召唤着什么一样。

    “轰——”的一声巨响,在这瞬间,有一物跨越了亘古,从遥远的时代一下子来到了古世界一样,带着时光的混沌。

    在这一刻只见一口十分古老的石棺高悬于光明魔帝的头顶之上。

    好累,第二更要晚点才能更。

第2152章世道    看到第二个世帝的时候,不知道多少人为之震撼,浅家的底蕴已经远远超出了许多人的想象。

    大家都知道,浅家一门九帝,号称是当今十三洲第一大传承,拥有着最多的大帝。大家也知道浅家的底蕴深不可测,但所有人对于浅家的底蕴是没有具体的概念。

    今天看到第二个世帝的时候,大家终于对于浅家的强大有了一个具体的概念了,能借着千百万年积累,塑造出了第二个世帝,这是多么恐怖的事情。

    “就算不如真身,只怕相差不远也。”甚至有天族的大帝低声地说道:“若是浅家未受压制,举世之间还有谁人能与浅家抗衡,万世还有谁能与浅家为敌,若再这样下去,说不定浅家能一统十三洲!”

    看到浅家塑造出第二位世帝的时候,很多人都心里面一凛,包括了天族本身,甚至连天族本身的一些大帝在心里面都暗暗有几分的庆幸,或许有阴鸦这样恐怖的存在是一件好事情,至少举世之间还有阴鸦这样的一尊存在能压制着世帝,能压制着浅家。

    如果没有阴鸦这样幕后黑手如同阴影一样在十三洲上空盘旋之时,试问一下,举世之间还有谁能压得住世帝,压得住浅家?到时候说不定浅家能横扫九天十地,能横扫万域!

    说不定没有阴鸦的压制,浅家早就一统了十三洲了。

    “铛、铛、铛……”在这个时候,一阵阵仙音响起,那是铠甲穿在身上的声音,特别的悦耳,听着这样的声音宛如是一种享受,当这样的铠甲之声响起之时,缭梁三日,让人为之陶醉。

    在这一刻第二个世帝身上穿上了一件套装,这件套装仙光腾气,当这个世帝穿上这一个件套装的时候,一片苍海,茫茫无尽。

    这片苍海实在是太过于广阔了,整个苍海甚至可以把十三洲都容纳进去,若是苍海拍起巨浪,有三亿丈之高,可以淹没整个世界,海水可以瞬间熄灭天空上的太阳。

    在这样的苍海之中有着一轮明月高挂,这一轮明月冷冷清清,洒落了清冷的月华,宛如给整个苍海披上银装一样

    亿亿万里的苍海,冷冷清清的明月,这宛如是苍海拥抱着明月一样。

    “苍海抱月!”看到这个世帝穿上了这一件套装的时候,有远观的高位仙王不由吃惊地说道:“世帝的真仙套装,世间五件套装之一!”

    “真仙套装!”听到这位仙王的话,很多人都心里面一震,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这个世帝身穿的铠甲之上,虽然大家都听过真仙套装的名字,但是事实上,很多人包括是大帝仙王还是第一次见到真仙套装。

    世帝的真仙套装早在很久以前就是威名远扬了,但是说知道他这一身真仙套装名字的人那的确是不多。

    苍海抱月,这下是世帝这一件真仙套装的名字,这个名字也代表着这件真仙套装的天地道篇!

    看到世帝身上的真仙套装,不知道有多少人暗暗地咂了咂嘴唇,不知道多少人心里面是垂涎三尺。

    真仙套装,举世之间也就是仅仅只有五件而己,明仁仙帝和六道人王的真仙套装下落不明,留存于世的也只不过有三套而己,这是多么稀罕的道兵!

    此时大家也明白,为什么一开始世帝身上并没有穿着真仙套装了,原来这件真仙套装一直都留在浅家,现在有第二个世帝穿上了真仙套装!

    “锵——”的一声,此时这位世帝左手提起了一只巨盾,这巨盾如天,只要随便一方,都断绝一方,让任何人无法跨越,巨盾轻轻一震,声音就可以震落天宇的星辰。

    “铛”的一声,剑鸣九天,此时这位世帝右手执着一把天剑,这把天剑乃是如天河淬炼,银白耀天,整把天剑十分巨大,随便劈下,就可以把大地劈开。

    这一盾一剑,也是真仙套装的一部分,真仙套装那可不仅仅指世帝身上的这一身铠甲!

    “了不得,浅家的确是逆天。”看到第二个世帝挡住了去路,归凡古神也大笑一声。

    当第二个世帝穿上真仙套装的时候,归凡古神也神态凝重起来,徐徐地说道:“一身真仙套装,再匹上这入世之身,举世之间已经难有人匹敌!”

    那怕归凡古神这般无敌的古神了,见这个世帝穿上真仙套装的时候,也一样如临大敌。

    “轰——”的一声响起,在这瞬间,归凡古神全身血气喷涌爆发,十二个图腾冲天而起,化作了浩潮的天宇。

    “嗡——”的一声响起,此时归凡古神的血气宛如是发芽生长一样,瞬间疯狂飙升,疯狂茁壮,一时之间,归凡古神的血气浩瀚无垠,似乎是可以撑爆整个古世界一样,似乎所有大帝仙王的血气加起来都不如他一个人血气磅礴一般。

    “人王血统!”看到归凡古神的血气疯狂飙升的时候,有人不由说道。

    看到归凡古神的人王血统,不知道百族有多少人为之羡慕呢,这可是百族的仙血血统,这血统始于六道人王!拥有着绝无伦比的威力,连很多仙王想拥有这样的血统而不得

    人王血统,拥有着繁衍、不止、承言等等的无上威力,它的威力一点都不逊色于神、魔、天三族的仙血血统。

    “杀——”此时归凡古神长啸一声,踏碎星空,如果洪荒巨兽,扑杀向第二个世帝,当归凡古神如同洪荒巨兽一般扑杀出去,那种杀伐无敌的力量,就算是大帝仙王也都感到窒息,一尊古神,那可不是浪得虚名,就算是大帝仙王也要对他退避三舍。

    “砰——”的一声响起,在这刹那之间,第二位世帝的巨盾一挡,瞬间隔绝天地,横断一切,一下子把归凡古世挡在外面。

    “轰——”的一声巨响,归凡古神一击,重击在了巨盾之上,宛如天上亿万颗流星殒落,狠狠地冲击在巨盾之上,爆炸的威力宛如是可以把整个世界炸得灰飞烟灭!

    在另一边,李七夜除了承受着“平乱诀”的诅咒一样,也与世帝大战在了一起。

    “轰——”的一声巨响,在世帝轰杀而至的时候,李七夜的太初原命飞了出去,十二条道法交错,瞬间挡住了世帝的无敌一击。

    “嗡”的一声,此时世帝的无上大道展开,大帝之威强大无匹,举世无敌,十二天命沉浮,大道舒卷,碾压了九天十地,世间万法。

    在世帝的无上大道碾压之下,不知道有多少大帝仙王的天命瞬间为之黯然失色,在这刹那之间,不知道有多少人有伏拜于地上,为之三磕九拜。

    当世帝的大道展开之时,三千红尘,人海茫茫,在这一刻,世帝宛如融入了凡世之间,在这凡世之间,有着疾苦,有着富贵,有着贫穷,但更有着希望。

    当这样的希望诞生之时,这世间没有什么抵挡住这样的力量,希望是这世间的渴望,也是凡世间最了不起的力量。

    世道,这便是世帝无上大道的名字,世帝也正是因为自己的大道而得名。

    “我为众生!”在这个时候,世帝宛如消失,但他那沉稳如山的声音却响起了,他已经是化作了芸芸众生,在这芸芸众生之中,希望诞生。

    当希望诞生之后,力量势如破竹,锐不可挡,没有什么可能挡得住希望,这样的力量瞬间宛如是要把李七夜整个人穿透,要把李七夜整个人钉杀在了那里。

    “你身为无上帝者,什么时候为众生了。”李七夜大笑地说道,大喝一声,道:“五夜有欲,世道衰落!”在这刹那之间,他的七夜道也瞬间舒展。

    希望,这是世间最美丽的东西,但是当人一旦有欲望的时候,所有的希望都纷纷花开,宛如是一朵朵鲜花绽放一样,那么的鲜艳,那么的诱惑人心。

    当希望变成了欲望,在这刹那之间,让人产生了一种错觉,宛如自己处身于繁华喧嚣的红尘之中,在这里春江水暖,百花绽放,红男绿女,月下灯前,一时之间让人人心摇曳,红尘的诱惑让人迷失了道心,让人迷离了双眼。

    在希望花开之时,当一朵朵鲜花绽放到盛放之时,由盛而衰,一片片的花朵纷纷坠落,最后纷纷枯死。

    本来世间充满了希望,但在这短短的时间之内,大世凋零,万物衰落,世间的一切皆为败坏,宛如沦入了黑暗之中。

    “滋、滋、滋”的声音响起,在这样的衰落败坏之下,希望的力量慢慢熄灭,慢慢死亡,最后消失得无影无踪。

    世帝的希望力量并未能把李七夜钉杀,并未能穿透李七夜衰落。

    “悯怜众生!”世帝大道音希,但却回荡于世,他的声音宛如是跨越了亘古,永存不灭。

    在这刹那之间,世帝从众生中走出来,全身喷涌出了慈悲之光,他的慈悲在之光弥漫于万世之中,跨越了一个又一个时代,普渡了亿亿万生灵。

    在这刹那之间,李七夜那衰败的大道瞬间被慈悲的力量挤爆,在这一刻慈悲无处不在,无处不有,慈悲,温暖着人心,又一次燃起了所有人的希望。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