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李七夜这样的话让人贤仙帝他们都相视了一眼,没有说话。

    “回去吧,未来的世界还需要你们去担挡,未来的百族还需要你们挺起梁脊,未来更需要你们,今天在这里,仅仅需要我就足够了。”李七夜含笑,徐徐地说道。

    “既然老师如此说,牧天先告退。”牧天仙帝一鞠首,再拜,飘然而去。

    “圣师旗开得胜。”人贤仙帝也一拜,随之离开。

    “等着圣师大杀八方的好消息。”吞日仙帝大笑,拜了拜,也离开了。

    一时之间诸位仙帝仙王乃至是高位上神都纷纷离开了!他们眨眼之间消失在天边。

    一下子让所有人都傻眼了,不论是旁观的大帝仙王,还是参战的神、魔、天三族大帝上神,都一下子傻了眼。

    一下子吞日仙帝他们都走得干干净净,只剩下李七夜一个人独自面对神、魔、天的几十位大帝和上神!

    “这,这是疯了吗?”有旁观的高位上神都抽了一口冷气,明明可以占有优势,现在李七夜却谴走了吞日仙帝他们,独自一个人独战所有敌人,这简直就是太疯狂了,一个人独战神、魔、天三族百万大军,这是怎么可能的事情。

    这不止有高位大帝,还有世帝这样无敌的存在!

    “不会是伏击偷袭吧。”有人甚至是怀疑,就算是剑帝他们都是十分怀疑是不是吞日仙帝他们假装离开,然后伏击偷袭他们。

    但是剑帝他们打开天眼,烛照天地,都没有发现吞日仙帝他们的影子,吞日仙帝他们真的是离开了。

    吞日仙帝他们毫不犹豫离开,他们是有原因的,特别是吞日仙帝,他曾经跟随过阴鸦,他明白,一旦阴鸦让他离开,这不止是阴鸦有着绝对的把握,更是因为有着更恐怖的杀戮要开始了!他让他们离开,那绝对是有道理的。

    “阴鸦,你又有什么阴谋呢?”此时世帝盯着李七夜,神态凝重,徐徐地说道。

    “没有什么阴谋。”李七夜笑着说道:“我只是想大开杀戒而己,当我一旦杀性大起的时候,连我自己都害怕,所以谴走他们也好,一旦我杀起人来,连自己人都敢杀。”

    “好狂的口气,你自认为凭你一个人能独战我们所有人吗?”纵天仙王冷哼一声,虽然他知道阴鸦是很恐怖,但是他就不相信凭他一个人真的能打得过他们所有人,何况世帝也在这里!

    “纵天,你用不着不服,我真的铁了心要杀人,我还真没把你十一条天命放在眼中,我屠杀十一条天命大帝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个角落玩泥巴!十一条天命,垃圾而己!”李七夜神态冷漠,只是冷冷地看了一眼纵天仙王。

    纵天仙王一下子脸色涨红,他一尊十一条天命的仙王,不论是搁在哪一个时代,搁在什么地方,都是傲视群雄,都是可以让任何人颤栗的存在,现在到了阴鸦的口中,却成了垃圾!

    如此霸气无匹的话,让所有旁观者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气,所有旁观者都不由为之骇然,这未免太霸道了吧,把十一条天命的仙王视之为垃圾。

    “当然,我这话不是针对你。”李七夜坐于大椅之上,环视剑帝、沦羽魔帝他们所有大帝上神,含笑地说道:“我是说,在座的都是垃圾!”

    李七夜这样的话一出,顿时让所有人都脸色大变,作为大帝那怕他们再有修养,再有度量,但被人当着面大骂垃圾,他们当然咽不下这口气,他们可是跺一跺脚都能让整个时代颤栗的存在。

    他们之中唯有平静的是世帝,他十分的平静,虽然他神态平静,事实上他心里面十分的谨慎,心态凝重。

    因为他与阴鸦世代为敌,在世间没有谁能比他更了解阴鸦了,在这个时候阴鸦谴走了吞日仙帝他们,那就将意味着这里面有着十分恐怖的阴谋。

    世帝心里面很深楚,阴鸦不是冲动的人,他绝对不打没有把握的战争,他敢谴走吞日仙帝他们,这就意味着他有着更恐怖更可怕的杀手锏,甚至连他这位十二天命的大帝都无法例外的杀手锏!

    “好,我倒要看一看你强大到怎么样的地位!”此时第一个不服的便是剑帝,长啸一声,“铛”长剑出鞘,一剑舞万世,一剑出,万世颠倒,众生湮灭!在这刹那之间,一剑扫过,神魔灰飞烟灭。

    在这一剑之下,连大帝都抽了一口冷气,心里面毛骨悚然。

    “铛”的一声,一剑并没有想象中那般把李七夜斩杀,只见李七夜大手金刚灿烂,双指夹住了剑帝的一剑。

    “铛”又一声剑鸣,此时剑帝的长剑宛如错开一样,但在这刹那之间,他的长剑明明被李七夜夹着,却偏偏斩向了李七夜的头颅。

    “好剑术”李七夜长啸一声,只是双目一张,星辰璀璨,一株株小草生长,紧接着“铛、铛、铛”一声声响起,在这刹那之间,亿万把神剑瞬间斩向了剑帝,每一把神剑都带着无上神威!恐怖无敌。

    “斩”面对亿万神剑斩来,剑帝长啸一声,回剑护体,一剑扫万域,瞬间斩断一把又一把的神剑,任何剑芒都难近他寸毫!

    “圣师,我们斩你!”此时龙枪魔帝、绝刀神帝、羽沦魔帝他们六位大帝瞬间出手,同时袭杀向了李七夜。

    要知道,龙枪魔帝、绝刀神帝他们可是与剑帝同为兵盟,他们可是共同进退!

    “砰”的一声响起,此时李七夜座下的椅子瞬间崩碎,李七夜一下子站了起来,“轰”的一声巨响,天命浮现,沉浮万古,四大体魄瞬间璀璨!听到“嗡”的一声响起,重慢领域、崩解领域瞬间打开,疯狂扩张。

    “砰、砰、砰……”的一声声大响,李七夜一拳拳撼出,每一拳都撼动了龙枪魔帝他们,听到“砰、砰、砰”的声音响起,李七夜在两大领域之下,李七夜独战龙枪魔帝他们六位大帝。

    “咚、咚、咚”的声音响起,在两大领域之下,龙枪魔帝他们都未占到便宜,都被李七夜一拳拳撼住。

    “给我开”此时龙枪魔帝他们脸色为之一变,瞬间全身璀璨“轰、轰、轰”的一声声巨响不绝于耳,在这一刻他们的天命一一冲天而起,龙枪魔帝、羽沦魔帝各自十条天命,绝刀神帝九条天命……

    当这六位大帝全部天命浮现的时候,就在这刹那之间疯狂的天命力量弥漫于天地之间,几十条天命的威力瞬间展现,没有任何收敛,没有丝毫的收藏,所有的力量都在这瞬间轰鸣,疯狂地虐肆着整个世界!

    “轰”的一声巨响,就在这刹那之间,剑帝十一条天命跃空而起,紧接着他全身血气疯狂喷涌,一股神圣的力量弥漫于天地之间。

    在这刹那之间,剑帝的这股神圣的力量化作了领域,这样的力量宛如是苍天所赐一样,穿过了李七夜的两大领域,以苍天之威向李七夜压来,这股圣威不止是要镇压李七夜,还要削弱李七夜的血气,减弱李七夜的力量。

    “圣权血统”看到这样的神圣力量自成领域,让很多旁观的人都不由脸色一变。

    圣权血统,乃是天族的两大古血之一,十三洲八大古血之一,天权血统作为天族的仙血,它拥有着镇压、削弱、臣伏等无上威力,而作为天权血统之下的两大古血之一,圣权血统拥有了削弱和镇压这两大威力。

    一旦这种血统威力施展出来,它能瞬间镇压对手,瞬间把对手的境界和血气削弱,甚至能降低一个境界,试想一下,能瞬间把一个人的道行降低一个境界,那是多么恐怖的事情!

    剑帝是一位拥有十一条天命的大帝,当圣权血统在他身上展施出来,威力就更是非同小可了,就算是同样拥有着十一条天命的大帝仙王与他对决,他圣权血统之下,都会处于劣势。

    “嗡”的一声响起,此时李七夜的命宫四象翻滚,命宫四象浮现,四象沉浮于李七夜周身,护住了李七夜,圣权血统的威力瞬间威胁不到李七夜。

    “你们所谓的圣血也好,仙血也罢,你们的所有血统对我无效。”李七夜淡淡一笑说道。

    “砰”的一声响起,此时命宫打开,神魔十二飞跃而出,听到“滋”的一声响起,神魔十二瞬间合体,在石火电光之间与李七夜融合!

    在这刹那之间,李七夜宛如是拥有了十二仙体一样,在这刹那之间,他全身暴发出来的力量是疯狂地飙升!

    “轰”的一声巨响,在这石火电光之间,李七夜一个个命宫冲天而起,十三命宫瞬间浮现!垂落了无穷无尽的混沌之气,在这刹那之间,李七夜就像是从亘古跨越而来一般,他成为了亘古无敌的存在!他化身为了永恒不灭。

    混沌之气弥漫无尽,此时此刻李七夜就是这个世界,这个世界就是李七夜,在十三命宫之下,李七夜超越了一切!(未完待续。)

第2140章百族正统    对于剑帝这样的邀请,纵天仙王他们当然不回应了,如果说他们狙击天神书院,那只是百族的内斗,只是为了宝物而己,这都还说得过去,毕竟这是弱肉强食的世界,这种事情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但如果说纵天仙王他们率领着百族的仙王加入了天庭,那就是真正的叛族了,只怕他们后世将会世代被人唾弃,至少这一点他们是做不到的。

    “就算诸位仙帝代表不了百族,但纵天你们也代表不了百族!”此时桃寿仙王冷冷地说道:“百族出你们这样的仙王,连自己学院都背叛,让人为之不齿!”

    “我们代表不了百族,难道你们奇竹山、古府就能代表百族不成?”纵天仙王不然多谈天神书院的事情,说道:“这仅是弱肉强食而己,没有必要给彼此扣个大帽子,谁胜了,谁就是赢家,谁输了,就是道死身消!这就是我们残酷的世界,谁都代表不了百族,九界仙帝也好,古府也好,奇竹山也罢,都代表不了百族……”

    “我就代表百族!”在这个时候,李七夜打断了纵天帝的话,冷冷地说道:“九界也好,十三洲也罢!如果谁说要给个正统,行,我给你们指一个正统!天神书院,就是百族的正统!”

    李七夜话一落下,冷冷地盯着在场的所有人,包括了在座的所有大帝仙王!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所有人都不敢吭声,因为李七夜这一席话已经是一锤定音!

    事实上,很多人仔细一想,如果说在百族之中,有谁能成为百族的正统,那的确是非天神书院莫属,天神书院不仅仅是因为培养出了很多的仙王上神,也不仅仅因为有很多的仙帝仙王曾经在这里留下了自己的道统!

    更重要的是,天神书院只是一个育人传道的地方,它不同于任何一个传承宗门,它不加入任何宗门的利益之争,它的地位超然,在百族中处于中立的地位。

    可以说,这千百万年以来,天神书院只负责源源不断地为百族输出人才,为百族培养了上神,为百族培养了仙王,但它们不是为了争霸天下,不是为了抢夺资源,仅仅是为百族培养人才而己,这里仅仅是个育人传道的地方。

    在百族之中,任何一个人扪心自问一下,如果说百族中谁是正统,如果连天神书院都不能评上的话,那么还有哪个门派传承敢自认为自己是百族的正统!

    “天神书院,是百族的摇篮,是百族崛起的根基,谁敢动摇,杀无赦,谁敢打天神书院的主意,就是百族的敌人,不论是百族,还是神、魔、天三族!”李七夜冷冷地说道!

    此时李七夜的话是一锤定音,没有人有撼动,就算是十二天命的大帝仙王站出来反对都无效。

    更何况,在百族中的十二天命仙王也唯有一叶仙王,而一叶仙王那是绝对支持天神书院,那绝对是支持李七夜。

    就在这大战将在的时候,李七夜当着众帝诸神的面前说出了这样的一席话,一锤定音,就此确定了天神书院的地位!

    此时所有人都屏住呼吸,那怕是世帝也只是平静地坐在那里而己,什么话都没有说,当然,对于他而言,这仅仅是百族的内务而己。

    “攘外必先安内!动天神书院,杀无赦!”此时李七夜盯着纵天仙王,冷冷地说道。

    李七夜这话一说出来,被李七夜盯上,那怕纵天仙王这样拥有十一条天命的仙王,都顿时为之窒息,不由后退了一步!因为李七夜这样后席话就宛如判了他的死刑一样!

    “圣师,就算是你,也不能生死夺予!”纵天仙王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最终徐徐地说道。他终究是十一天命的仙王,不会任人宰割。

    “纵天仙王,看来百族是没把你们当作自己人,你们现在跟我们联手还来得及,否则的话,你们想活着离开,那就真的有点悬了。在这个时候,应该是强强联手,拿下天神书院,扫平他们,那么你们就是百族的正统!”此时剑帝笑着说道。

    剑帝这样的话让纵天仙王目光跳动了一下,当然他没有表态。纵天仙王没有表态,这并不代表他没有这样的想法。

    事实上剑帝这样的话无疑是充满了诱惑,如果说真的是屠了在场的敌人,如李七夜,如吞日仙帝他们。

    屠掉所有敌人,灭掉天神书院,那么这样的一战将会扭转十三洲的局势,甚至是从此改变百族的命运。

    若他们真的是与神、魔、天三族联手,那么一旦成功的话,这只怕是大大地提高了他们纵天教在骄横洲乃至是百族的地位。

    一旦成功,从此之后,再也没有天神书院,只怕也是再也没有古府,再也没有奇竹山,到了那一天,骄横洲该是他们纵天教称霸的时代了,更何况,一旦与神、魔、天三族联手,只怕他们也需要纵天教这样的盟友,他们需要一个可以掌舵百族的强大盟友!

    这是一个十分大胆的想法,虽然说神、魔、天三族与百族堪称是水火不容,百族仙王都是一致对抗神、魔、天三族,但百族的仙王又何尝不可以与神、魔、天三族联手,借着他们来奠定自己在百族的地位呢。

    此时纵天仙王望向世帝,如果说神、魔、天三族在这里谁说话最有份量,那毫无疑问是世帝了,只要世帝一开口,这就将会一锤定音,世帝的一句话比神、魔、天三族任何人的话都有用,比任何人的话都有份量。

    “百族,的确是需要一个正统之时,不过谁是正统,那由胜利者来书写。”此时世帝平静地坐在了那里,古井不波,说出了这样的话。

    世帝这样的话一出,让纵天仙王有一种窒息的感觉,没错,谁是正统,那由胜利者来书写,如果这一战他们赢了,那他们就是正统,而天神书院只不过是灰飞烟灭而己。

    如果屠灭掉了这里的所有人,又有谁会知道这古世界发生的事情,十三洲的世人不会知道这里面具体发生了什么,以后至于将会怎么样,那就该由他们这些胜利者来书写,他们将会是站在正义的一方!

    毫无疑问,当世帝说出这样的话之时,纵天仙王已经怦然心动了。更何况,千百万年以来,世帝与阴鸦为敌,举世之间也唯有世帝有能力战阴鸦,这一次世帝出手,焉容得阴鸦逃脱!

    想到未来可以左右着百族的大势,能站在百族的最巅峰,能与世帝他们这般左右着整个种族的命运,纵天仙王都不由为之心头一热。

    “浅老头,你的蛊惑实力那的确是了不起。”就在纵天仙王心头里千回百转的时候,李七夜笑着说道:“三言两语,便能让仙王怦然心动,能怂恿百族仙王入伙,这不愧是天族的掌权人,佩服,佩服。”

    “实话而己,谈不上蛊惑。”世帝依然是平静,依然是古井不波,但他的话是十分有份量,当他说出这样的话之时,无疑已经是一种承诺了。

    “哈,看来有人要叛族了,要投靠神、魔、天三族了。”此时吞日仙帝大笑,不屑,说道:“这等人也能为仙王,实让人不耻!百族有今日,多少先贤以热血换回来的!”

    “叛族者,该屠!”人贤仙帝也露出肃杀气势,森然,说道:“纵天教、思神宗等应该从骄横洲除名!”话间他的长剑已经露出了恐怖的杀意。

    “纵天,今日不论于公于私,都必取你首级!”牧天仙帝也一指纵天仙王说道。

    纵天仙王也是无敌一个时代的人,被如此小瞧,他也冷哼一声,傲然一笑,说道:“牧天,你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鹿死谁手,还未可知!战你,何惧!”

    “如此热闹,那就战吧。”此时羽沦魔帝带着他们世家的三位大帝以及与龙枪魔帝、绝刀神帝联手,直接挑战吞日仙帝。

    “吞日,当年猎帝战役你未死,今日该你殒落之时!”龙枪魔帝也是霸气十足,他们六位大帝对吞日魔帝形成了围攻之势。

    “道兄,那就让我们比一比剑道,让我们看一看是后生可畏,还是先辈弥坚!”剑帝也长啸一声,傲气十足,对人贤仙帝提了挑战!

    “没错,一战何惧!”百臂战神也长啸一声说道。

    一时之间,气氛紧张到了极点,各位大帝仙王都寻找上了自己的目标,都纷纷锁定了自己的对手,当然此时此刻大家都没去挑战李七夜,大家心里面都把阴鸦这样的存在交给了世帝。

    “诸位,听我一言。”就在双方一触即发的时候,李七夜悠闲地笑着说道。

    这可是亘古存在,幕后的黑手,此时李七夜一句话就可以打断所有人,那怕傲气十足的剑帝他们,都不敢不往李七夜他们这边看去。

    李七夜向人贤仙帝他们摆了摆手,徐徐地说道:“人贤,吞日,你们这些仙帝能来,我已经很高兴了,你们从哪里来,就回哪里去吧,这里交给我就行了。”(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