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对于剑帝这样的邀请,纵天仙王他们当然不回应了,如果说他们狙击天神书院,那只是百族的内斗,只是为了宝物而己,这都还说得过去,毕竟这是弱肉强食的世界,这种事情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但如果说纵天仙王他们率领着百族的仙王加入了天庭,那就是真正的叛族了,只怕他们后世将会世代被人唾弃,至少这一点他们是做不到的。

    “就算诸位仙帝代表不了百族,但纵天你们也代表不了百族!”此时桃寿仙王冷冷地说道:“百族出你们这样的仙王,连自己学院都背叛,让人为之不齿!”

    “我们代表不了百族,难道你们奇竹山、古府就能代表百族不成?”纵天仙王不然多谈天神书院的事情,说道:“这仅是弱肉强食而己,没有必要给彼此扣个大帽子,谁胜了,谁就是赢家,谁输了,就是道死身消!这就是我们残酷的世界,谁都代表不了百族,九界仙帝也好,古府也好,奇竹山也罢,都代表不了百族……”

    “我就代表百族!”在这个时候,李七夜打断了纵天帝的话,冷冷地说道:“九界也好,十三洲也罢!如果谁说要给个正统,行,我给你们指一个正统!天神书院,就是百族的正统!”

    李七夜话一落下,冷冷地盯着在场的所有人,包括了在座的所有大帝仙王!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所有人都不敢吭声,因为李七夜这一席话已经是一锤定音!

    事实上,很多人仔细一想,如果说在百族之中,有谁能成为百族的正统,那的确是非天神书院莫属,天神书院不仅仅是因为培养出了很多的仙王上神,也不仅仅因为有很多的仙帝仙王曾经在这里留下了自己的道统!

    更重要的是,天神书院只是一个育人传道的地方,它不同于任何一个传承宗门,它不加入任何宗门的利益之争,它的地位超然,在百族中处于中立的地位。

    可以说,这千百万年以来,天神书院只负责源源不断地为百族输出人才,为百族培养了上神,为百族培养了仙王,但它们不是为了争霸天下,不是为了抢夺资源,仅仅是为百族培养人才而己,这里仅仅是个育人传道的地方。

    在百族之中,任何一个人扪心自问一下,如果说百族中谁是正统,如果连天神书院都不能评上的话,那么还有哪个门派传承敢自认为自己是百族的正统!

    “天神书院,是百族的摇篮,是百族崛起的根基,谁敢动摇,杀无赦,谁敢打天神书院的主意,就是百族的敌人,不论是百族,还是神、魔、天三族!”李七夜冷冷地说道!

    此时李七夜的话是一锤定音,没有人有撼动,就算是十二天命的大帝仙王站出来反对都无效。

    更何况,在百族中的十二天命仙王也唯有一叶仙王,而一叶仙王那是绝对支持天神书院,那绝对是支持李七夜。

    就在这大战将在的时候,李七夜当着众帝诸神的面前说出了这样的一席话,一锤定音,就此确定了天神书院的地位!

    此时所有人都屏住呼吸,那怕是世帝也只是平静地坐在那里而己,什么话都没有说,当然,对于他而言,这仅仅是百族的内务而己。

    “攘外必先安内!动天神书院,杀无赦!”此时李七夜盯着纵天仙王,冷冷地说道。

    李七夜这话一说出来,被李七夜盯上,那怕纵天仙王这样拥有十一条天命的仙王,都顿时为之窒息,不由后退了一步!因为李七夜这样后席话就宛如判了他的死刑一样!

    “圣师,就算是你,也不能生死夺予!”纵天仙王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最终徐徐地说道。他终究是十一天命的仙王,不会任人宰割。

    “纵天仙王,看来百族是没把你们当作自己人,你们现在跟我们联手还来得及,否则的话,你们想活着离开,那就真的有点悬了。在这个时候,应该是强强联手,拿下天神书院,扫平他们,那么你们就是百族的正统!”此时剑帝笑着说道。

    剑帝这样的话让纵天仙王目光跳动了一下,当然他没有表态。纵天仙王没有表态,这并不代表他没有这样的想法。

    事实上剑帝这样的话无疑是充满了诱惑,如果说真的是屠了在场的敌人,如李七夜,如吞日仙帝他们。

    屠掉所有敌人,灭掉天神书院,那么这样的一战将会扭转十三洲的局势,甚至是从此改变百族的命运。

    若他们真的是与神、魔、天三族联手,那么一旦成功的话,这只怕是大大地提高了他们纵天教在骄横洲乃至是百族的地位。

    一旦成功,从此之后,再也没有天神书院,只怕也是再也没有古府,再也没有奇竹山,到了那一天,骄横洲该是他们纵天教称霸的时代了,更何况,一旦与神、魔、天三族联手,只怕他们也需要纵天教这样的盟友,他们需要一个可以掌舵百族的强大盟友!

    这是一个十分大胆的想法,虽然说神、魔、天三族与百族堪称是水火不容,百族仙王都是一致对抗神、魔、天三族,但百族的仙王又何尝不可以与神、魔、天三族联手,借着他们来奠定自己在百族的地位呢。

    此时纵天仙王望向世帝,如果说神、魔、天三族在这里谁说话最有份量,那毫无疑问是世帝了,只要世帝一开口,这就将会一锤定音,世帝的一句话比神、魔、天三族任何人的话都有用,比任何人的话都有份量。

    “百族,的确是需要一个正统之时,不过谁是正统,那由胜利者来书写。”此时世帝平静地坐在了那里,古井不波,说出了这样的话。

    世帝这样的话一出,让纵天仙王有一种窒息的感觉,没错,谁是正统,那由胜利者来书写,如果这一战他们赢了,那他们就是正统,而天神书院只不过是灰飞烟灭而己。

    如果屠灭掉了这里的所有人,又有谁会知道这古世界发生的事情,十三洲的世人不会知道这里面具体发生了什么,以后至于将会怎么样,那就该由他们这些胜利者来书写,他们将会是站在正义的一方!

    毫无疑问,当世帝说出这样的话之时,纵天仙王已经怦然心动了。更何况,千百万年以来,世帝与阴鸦为敌,举世之间也唯有世帝有能力战阴鸦,这一次世帝出手,焉容得阴鸦逃脱!

    想到未来可以左右着百族的大势,能站在百族的最巅峰,能与世帝他们这般左右着整个种族的命运,纵天仙王都不由为之心头一热。

    “浅老头,你的蛊惑实力那的确是了不起。”就在纵天仙王心头里千回百转的时候,李七夜笑着说道:“三言两语,便能让仙王怦然心动,能怂恿百族仙王入伙,这不愧是天族的掌权人,佩服,佩服。”

    “实话而己,谈不上蛊惑。”世帝依然是平静,依然是古井不波,但他的话是十分有份量,当他说出这样的话之时,无疑已经是一种承诺了。

    “哈,看来有人要叛族了,要投靠神、魔、天三族了。”此时吞日仙帝大笑,不屑,说道:“这等人也能为仙王,实让人不耻!百族有今日,多少先贤以热血换回来的!”

    “叛族者,该屠!”人贤仙帝也露出肃杀气势,森然,说道:“纵天教、思神宗等应该从骄横洲除名!”话间他的长剑已经露出了恐怖的杀意。

    “纵天,今日不论于公于私,都必取你首级!”牧天仙帝也一指纵天仙王说道。

    纵天仙王也是无敌一个时代的人,被如此小瞧,他也冷哼一声,傲然一笑,说道:“牧天,你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鹿死谁手,还未可知!战你,何惧!”

    “如此热闹,那就战吧。”此时羽沦魔帝带着他们世家的三位大帝以及与龙枪魔帝、绝刀神帝联手,直接挑战吞日仙帝。

    “吞日,当年猎帝战役你未死,今日该你殒落之时!”龙枪魔帝也是霸气十足,他们六位大帝对吞日魔帝形成了围攻之势。

    “道兄,那就让我们比一比剑道,让我们看一看是后生可畏,还是先辈弥坚!”剑帝也长啸一声,傲气十足,对人贤仙帝提了挑战!

    “没错,一战何惧!”百臂战神也长啸一声说道。

    一时之间,气氛紧张到了极点,各位大帝仙王都寻找上了自己的目标,都纷纷锁定了自己的对手,当然此时此刻大家都没去挑战李七夜,大家心里面都把阴鸦这样的存在交给了世帝。

    “诸位,听我一言。”就在双方一触即发的时候,李七夜悠闲地笑着说道。

    这可是亘古存在,幕后的黑手,此时李七夜一句话就可以打断所有人,那怕傲气十足的剑帝他们,都不敢不往李七夜他们这边看去。

    李七夜向人贤仙帝他们摆了摆手,徐徐地说道:“人贤,吞日,你们这些仙帝能来,我已经很高兴了,你们从哪里来,就回哪里去吧,这里交给我就行了。”(未完待续。)

第2139章大战将在    “诸位大帝仙王都来了,如此热闹,又何需急着动手呢。”就在人贤仙帝与剑帝双方剑拔弩张之时,李七夜淡淡地一笑,悠闲地说道。

    李七夜这话又立即是吸引了在场的所有人目光,特别是高位的大帝仙王,更是关注着李七夜的一举一动,这可是圣师,这可是屠杀过大帝的幕后黑手,任何大帝仙王都不敢不在乎他的态度。

    “如此的一场盛宴,今天该唱主角的应该是我。”李七夜依然坐在那里,笑着说道:“就算是十二天命的大帝,那也最好乖乖地给我夹着尾巴做人。”

    李七夜这话一出,在场的人都抽了一口冷气,大家一下子都不由看着玄帝和世帝,因为他们都是十二条天命的大帝,至于一叶仙王,只怕是绝对会站在天神书院这一边,也会站在李七夜这一边。

    那么现在李七夜所挑衅的,也唯有玄帝和世帝了。

    但是,不论是镜面之中的玄帝,还是好道门之后的世帝,他们两个人都没有表姿态。

    李七夜看着世帝,然后了看玄帝,笑着说道:“浅老头,你们两个是继续呆在老巢,还是出来一战呢?”

    世帝稳坐于石椅,古井不波,说道:“该出手的时候,自然会出手,你活了一大把年纪了,也不急于一时。”

    “浅老头就是浅老头,果然是老谋深算。”李七夜抚掌大笑,目光落于镜面,徐徐地说道:“玄帝呢?如果下来一战,那就下来吧,不战就滚吧,莫在那里偷窥,我又不是美人出浴。”

    直接叫十二天命的大帝滚,如此霸气的姿态让在场的人都抽了一口冷气,还不真正明白李七夜来历的人更是瞠目结舌!这未免太霸道了吧,竟然敢叫十二天命的大帝滚,举世之间,谁敢这样做?

    “圣师开玩笑了。”玄帝也不生气,笑了起来,他的声音透过镜面传达到了古世界,他笑着说道:“我已很久未出手了,骨头已经僵硬,身手也生硬了。我也就是来凑凑热闹而己,十三洲未来还是需要圣师和世帝这样的不世之才扛起大旗,我负责清谈便可。”

    “所以,这一场盛宴,我就不凑热闹了。”说到这里,玄帝笑得意味深长,说道:“一叶道兄,当世有圣师和世帝扛大旗足矣,左右无事,你我两人谈一局如何?近日我正好悟了一盘棋局,有万古之势,不知一叶道兄敢否来上一局。”

    玄帝开口,所有人都屏住呼吸,那怕是高位大帝仙王也不敢掉于轻心,此时玄帝突然退出这一场盛宴,很多人都不由意外。

    但玄帝接下来的话,又让人一点都不意外了,玄帝虽然不加入这一场盛宴,但他这是要拖走一叶仙王呀。

    “道友相邀,又何敢不从,恭敬不如从命。”此时一叶仙王的声音幽远,徐徐地说道:“我陪道友下一局便是,看谁主万古棋局!”

    “好,我烧茶恭候!”玄帝笑了起来,然后对世帝说道:“道兄,未来大世就交给你了,我也就是一枚闲云野鹤的村夫而己。”

    玄帝话一落下,听到“砰”的一声响起,天空上的镜面崩碎,玄帝的身影也随之消失!

    紧接着,“轰”的一声巨响,十三洲摇晃了一下,这摇晃的力量甚至连古世界都能感受得到,所以在这刹那之间,有着一股浩瀚无敌的仙王之威贯穿了整个十三洲。

    “一叶仙王出世”在十三洲之中,很多人都不知道古世界所发生的事情,但是当这股浩瀚无敌的仙王之威贯穿整个十三洲的时候,这一下子震惊了十三洲的所有修士了,不知道有多少修士被这样的仙王之威镇慑得訇伏于地!

    大家都为之震撼,不明白为什么一叶仙王会突然出世,当然他们是不知道一叶仙王这是去会战玄帝。

    虽然说,他们两个人并不是动手比武,只是下棋而己,但对于他们这种巅峰存在的大帝仙王而己,那怕只是仅仅一个棋局,都可以左右整个十三洲的大势。

    玄帝走了,一叶仙王也走了,这一下子让古世界变得平静,虽然说神族这边走了玄帝,这似乎是对神族不利,但是,要知道天神书院这一边也走了一叶仙王,这也算是扯平了。

    甚至对于不知道李七夜真正来历的人而言,心里面更是跳动了一下,在他们心目中一叶仙王才是真正最强大的靠山,一叶仙王却被玄帝拖走了,现在天神书院就失去了最强大的靠山,这样的大势对于天神书院不利。

    “好了,玄帝走了,一叶也走了,热闹减了一半。”李七夜笑着说道:“不过嘛,这终究是一场盛宴,浅老头,你说是不是?”

    “这的确是一场盛宴。”世帝稳住于那里,徐徐地说道:“谁能吃得一这场盛宴,那就得看彼此的本事了。”

    “我们九界与百族,必定是暴打你们神、魔、天三族!”此时吞日仙帝十分霸气地说道:“今天你们神、魔、天三族敢向我们天神书院动兵,那么,他日我们百族必定发兵,踏平你们天庭!”

    “好大的口气!吞日仙帝,你真以为我天庭是泥捏的吗?”剑帝冷哼一声。

    吞日仙帝大笑地说道:“就算你们天庭不是泥捏的,但也强不到哪里去,当年猎帝战役,鸿天女帝追杀你们天庭之主齐天帝,你们庭主连逃十三洲,最后还不是被女帝把他斩于天庭之中!他日只要圣师一场令下,我们九界仙帝必定犁平你们天庭!”

    吞日仙帝如此霸气的话,顿时让在场的大帝都抽了一口冷气,但又不得不承认当年发生的事情,对于天庭来说的确是一件耻辱的事情。

    当年猎帝战役九界仙帝太过于凶猛了,就是当年最强大的大帝之一天庭之主齐天帝都被后来加入战局的鸿天女帝追杀得无处可逃,最后那怕是逃回天庭,都依然被鸿天女帝斩杀在了天庭门口!

    要知道,齐天帝乃是一位拥有十一天命,而且还是拥有天权血统的大帝,这可是天族的仙血血统呀!但,最终依然被鸿天女帝所斩。

    齐天帝在当年是号称天庭的创始人,虽然天庭并非是他所创,但天庭在他手中也的确是辉煌起来,他曾经是天庭历代庭主中最有影响力的一位庭主。

    但,最终却被鸿天女帝斩于自己家门口,这对于天庭来说,实在是奇耻大辱。

    如果说,当年不是世帝力挽狂澜,又有神、魔两族的许多大帝加入,只怕在明仁仙帝、鸿天女帝他们这些九界无敌的杀伐之下,天、魔、神三族不知道有多少大帝会被屠杀掉。

    当年正是因为在阴鸦的率领下九界仙帝势不可挡,这才逼得神、魔、天三族的大帝共同签下了协议,使得十三洲的所有百族从此不再受神、魔、天三族所管辖,从此真正获得了自由!

    此时在场的天、魔、神三族的大帝上神都一下子都盯着吞日仙帝,因为吞日仙帝一下子揭了他们的老底,当年猎帝战役是他们天、魔、神三族的耻辱,他们本是十三洲的主人,却因为这一战而丧失了对十三洲的完整控制!

    “怎么,不服气吗?”吞日仙帝那可是参加过猎帝战役的猛将,那怕被这么多大帝盯上了,依然是霸气十足,说道:“如果不服气就来再战一场,看一下你们神、魔、天三族养精蓄锐这么些年头,已经拥有了多少底蕴!”

    “战一场就战一场,那就看一下鹿死谁手!”此时神、魔、天三族的大帝也反击,龙枪魔帝冷笑地说道。

    天庭也不仅仅只有天族的大帝,事实上也有神、魔两族的大帝加入,只不过是天族的大帝作为主力而己。

    “这一战,何止是要战神、魔、天三族,我们百族也该肃清的时候了。”牧天帝也徐徐地说道:“天神书院便是我们百族的摇篮,百族中谁敢动天神书院,便是我们百族的敌人,杀无赦!”

    “这观点我也赞同。”人贤仙帝点头,徐徐地说道:“打天神书院主意者,当诛,而且必灭门!”说到这里,他双目露出杀机。

    在场之中纵天仙王他们也一下子成了靶子了,很多百族的仙王和上神都冷冷地盯着纵天仙王他们这十四位仙王,他们中还有仙王还是天神书院的学生呢,这简直就是欺师灭祖!

    “人贤,百族也不仅仅是你们九界的仙帝说了算,百族海纳百川,仙王众多,你以为就凭你们几位九界仙帝自立为正统,你们就可以成为百族的正统吗?”纵天仙王冷冷地说道:“说到底,在十三洲,你们九界仙帝还是外来者,我们才是百族的主人!”

    事实上,从始至终,不论是纵天仙王开始,还是整个纵天教,他们多少都有些仇视九界仙帝,具体是什么原因,外人不得而知。

    “我觉得嘛,你们一些百族的仙王也可以加入我们天庭,我们天庭敝一大门,热烈欢迎。”此时剑帝大笑地说道。(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