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被李七夜这样斥喝,百炼仙帝一时之间也为之惊疑不定,举世间敢如此斥喝他的人用五根手指都能数得出来。

    “不知道前辈如何称呼呢?”百炼仙帝抱拳,徐徐地说道。

    “我是什么称呼不重要。”李七夜摆了摆手,徐徐地说道:“念你从九界上来不易,我也不为难你,滚吧。”

    百炼仙帝不由双目一凝,他在心里面很想知道李七夜的来历,当然他也不是凭着李七夜一句话就能吓走的人,毕竟他终究是一尊仙帝。

    “铛”的一声响起,就在百炼仙帝猜测的时候,突然剑鸣九天,恐怖无匹的剑意疯狂虐肆九天十地,杀意滔天,那怕是上神都被这种恐怖的杀意刺得全身刺痛。

    “砰”的一声响起,有人一步击碎虚空,瞬间踏入了古世界,这是一个老者,背负九把神剑,每把神剑都齐天高,每一把神剑都可以斩下天上的日月,这是屠神之剑。

    此时这位老者没有收敛自己的杀意,让自己的杀意疯狂咆哮,他要让世界都知道自己心中的愤怒。

    “九剑上神”看到这位老者,有上神暗暗吃惊,说道:“九剑上神这是要疯狂吗?竟然如此狂肆自己的杀意。”

    “你不知道,听说他儿子被杀了,他唯一的儿子,现在谁敢挡他的路,他是杀伐九天十地,任何人他都敢杀,他铁了心要为自己儿子报仇。”有一位消息灵通的上神说道。

    此时人圣也出现了,他向九剑上神打了个招呼。

    “砰”的一声响起,九剑上神一步踏碎虚空,一脚就直踏入了书斋,看到李七夜,他双目喷涌出了无穷无尽的烈焰,他双目喷出来的怒火可以焚烧九天十地,可以焚灭众神。

    “小畜生,纳命来,本座要斩你狗头,血祭吾儿!”此时九剑上神狂吼一声,“铛”的剑鸣轰天,九把神剑出鞘,恐怖的剑意挟着疯狂的杀意喷涌而出,如此恐怖的剑意摧枯拉朽,可以毁灭九天十地的任何东西!

    所以,在如此恐怖的剑意和杀意之下,听到“砰、砰、砰”的崩碎之声响起,只见书庙中一座座古殿崩裂。

    “聒耳。”李七夜双目一寒,吩咐刘金胜,说道:“金胜,提他的人头来见我!”

    “是,公子。”刘金胜一鞠身,二话不说,一步踏空,瞬间挡住了九剑上神的去路,“轰”的一声巨响,在这刹那之间,疯狂的血气冲天而起,此时一个虚影浮现,如龙如蛇如狗,盘旋于刘金胜周身,这只虚影咆哮,吞噬天地,霸气十足。

    “砰”的一声响起,刘金胜十一个图腾冲天而起,阵列成部,在这刹那之间,刘金胜不再是那个虚弱的老人,此时刘金胜整个人睥睨九天十地,俯视万域众生。

    “他是九幽狂敖!”有上神认出刘金胜,吃惊地说道:“那个年轻人究竟是何来历,竟然让九幽狂敖伏首听遣!”

    “九幽狂敖,你执意要与我为敌吗?”此时九剑上神冷森地说道:“不管是谁,挡我路,杀无赦!”

    九剑上神老来得子,他就只有这么一个儿子,平日里宝贝得不行,现在惨死在李七夜手中,所以九剑上神不惜付出所有的代价,都要为自己儿子报仇。

    “九剑上神,你一直都在研究我,我也懒得理你,我不在乎多你这么一个敌人。”九幽狂敖平淡地说道:“今天我要斩你首级,不是因为你一直把我列入敌人名单,而是我公子要取你狗头,所以我就取你狗头!”

    虽然九幽狂敖已经不再像当年那样狂傲,但是九幽狂敖就是九幽狂敖,他是天神书院中最有天赋的学生之一,所以今天那怕对决上同一级别的九剑上神,他也一样狂傲无边,一样不把九剑上神放在眼中。

    “杀”九剑上神已经没有什么好说的,狂吼一声,“铛”的一声响起,九剑合一,化作茫茫天剑,直斩九幽狂敖。

    “杀”刘金胜也霸气,一拳轰出,一条九幽狂敖冲天而起,张牙舞爪,撕粉万域!

    “哼”就在九剑上神大战九幽狂敖的时候,人圣也走入了书斋,他轻轻地冷哼一声,必要时他也会助九剑上神一臂之力,毕竟九剑上神是他的护道人,更何况,九剑上神曾经是几次护他渡过难关。

    “你”此时李七夜向人圣一指,徐徐地说道:“立即给我滚出天神书院。”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李七夜如此的斥喝,人圣脸色十分难看,他冷冷地说道:“尊驾凭什么赶我出天神书院,我乃是天神书院的学生!”

    “曾经是而己。”李七夜淡淡地说道:“若是天神书院的学生,不至于站在这里。我看你是垂涎书斋的重宝吧!”

    “你”人圣被李七夜如此的话气得脸色涨红,顿时气得哆嗦,冷喝道:“姓李的,你休得血口喷人!”

    “血口喷你又如何。”李七夜平静地说道:“难道我们还能成为朋友不成?”?这样的话让人圣还真的答不上来,他们当然不可能成为朋友了,先不说他与李七夜两次结怨,就算没有结怨,就凭李七夜杀了六剑少皇,他们也不可能成为朋友,人圣他毫无疑问是站在九剑上神这一边。

    “既然是成不了朋友,在下不自量力,那我就请尊驾赐教几招。”人圣年少气盛,成为仙王的他还是第一次如此的受辱,也咽不下这口气,站了出来,“轰”的一声巨响,血气冲天,四条天命浮现,向李七夜挑战。

    “你还真的是不自量力。”李七夜平静地说道,然后轻轻摆了摆手,徐徐说道:“斩你,何需要我动手。古郭,斩了他!”

    “滚”在天神书院挡住几位低位上神的南帝长啸一声,手中的方天画戟一震,击退了这几个低位上神,一步踏空,瞬间踏入了书斋。

    “南帝”百炼仙帝看着南帝,喃喃地说道,在九界的时候,他也知道奇竹山有着这么一位天才存在,传言说这是万古十大天才之一,但一直是沉睡不醒,世人无法见他真容。

    “我就此为圣师效劳。”南帝一步踏前,挡在了人圣面前,手中的方天画戟一指,对人圣大笑说道:“久闻道友绝世天赋,今日正要领教一二。”

    “好,我成全你!”人圣双目一凝,瞬间一步踏空,“铛”的一声响起,神兵在手。

    此时人圣也是神色凝重,不敢有丝毫的轻怠,因为南帝也是拥有四条天命的仙王,丝毫不弱于他。

    “杀”南帝长啸一声,手中的方天画戟舞天地,撼八方,一戟便是封绝了人圣的所有的空间。

    “杀”人圣也狂吼一声,一阵轰鸣,十二个命宫浮现,天命沉浮,硬撼南帝的方天画戟。

    一时之间,南帝和人圣战得炽热,他们在天穹上打碎了虚空。

    “圣师”听到南帝这样的称呼,百炼仙帝如同见了鬼一样,后退了一步,这个时候他想起了年轻时的一段遭遇,想起了一个古老无比的传说。

    那怕作为仙帝的百炼仙帝,此时也是脸色发白,因为这个传说他听过,甚至他是亲自经历过,他知道这不是飘渺无比的传说,这是真的,这是真实的存在。

    “你,你,你就是那只阴”百炼仙帝骇然,像见了鬼一样,双目收缩,看着李七夜,反应过来,忙是改口说道:“尊驾就是我们九界的领袖?”?事实上,百炼仙帝更想称之为九界的幕后黑手,但他不好说出来。

    因为这个名字太过于让人忌惮了,在古老岁月里,这尊存在曾经屠灭了万世无敌的古冥,曾经把古冥的一位仙帝活生生地钉杀在了那里,仙帝的悲嚎之声响彻了九界。

    在十三洲的时候,事迹更是骇然耸听,曾经率领着百族猎杀神、魔、天的大帝,发动起了旷古烁今的猎帝战役,知道内幕的人,都明白背后有着一只遮天黑手左右着十三洲,为百族撑起了大局。

    “当年在九翠崖上的群豪会,我没一脚踩死你这条老藤,那是念你成道不易,你也的确是有成帝的底蕴,所以你的确成为了仙帝,只可惜,在这十三洲之中的成就就乏善可陈了。”李七夜平淡地说道。

    听到李七夜的话,百炼仙帝顿时全身直冒冷汗,当年的事情他还记得一清二楚,直到后来他成为仙帝之后,他才真正明白当时自己是在鬼门关走了一趟,当时自己能活过来,不是自己有多强大,而是那个存在手下留情而己。

    百炼仙帝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向李七夜深深鞠拜,说道:“晚辈不知前辈大驾光临,晚辈冒犯得罪之处,还恳请前辈饶恕。”

    此时,那怕是作为仙帝的他,也不敢有丝毫的不恭,因为他知道自己面前坐着的是何方神圣,连古冥更加无敌的仙帝都被钉杀在那里,何仅是他这样的仙帝!如果要杀他,甚至不需要这样的存在亲自出手,只需要说一句话,十三洲便没有他立足之地!(未完待续。)

    …

第2131章时光之眼    一个女子,从天而降,宛如是落入凡尘的仙子,眼前的女子被称之为仙子,并不是她长得有多漂亮,并不是她长得如何的绝色无双。

    事实上,论美貌,论容貌,眼前的女子比不上梅素瑶、羽千璇这样的绝世美女,但是,没有绝世美貌的她不论是怎么样看,都是那么的舒服,都是那么的赏心悦目,宛如是一件完美无比的艺术品一样。

    梅素瑶、羽千璇也都如仙子之姿,但是那怕她们在眼前这个女子面前都会失色很多,因为眼前的女子宛如是浑然天生,她似乎天生便拥有仙姿。

    女子身上散发出了淡淡的光芒,宛如时光在他的身上流淌一样,似乎她全身有着无双的气韵一样,宛如她能跨越亘古。

    “老师。”女子从天而降,看到李七夜,露出亲切的笑容,让人想深深拥抱她,当她露出如此笑容之时,那堪称绝世无双,这是世间最美丽的笑容。

    “丫头。”李七夜也不由展颜一笑,这笑容是那么的灿烂,由衷而出,就是跟随在李七夜身后的刘金胜也是第一次看到李七夜是如此开颜而笑。

    这个仙子一般的女子正是麻姑,她是随着黄龙和霸虎前来救援天神书院的。

    “长生体”此时阴阳仙帝看到麻姑,也为之吃惊,看着她,说道:“世间竟然有人修练成长生体!”

    阴阳仙帝终究是一位仙帝,他眼力无双,一看麻姑,他便知道麻姑是长生体大成,就算是仙帝如他,也一样为之震撼,因为千百万年以来,虽然曾有人修练过长生体,但从来没有人能把长生体修练成功过。

    现在竟然有人把长生体修练成功,那实在是太让人为之震撼了,这简直就是万古以来的一大奇迹。

    甚至可以说,修练长生体的难度比成为仙帝的难度是高上千百万倍。

    现在一个活生生的长生体就站在眼前,这怎么不让人为之震撼呢,这简直就是比见到一尊拥有十二条天命的大帝仙王还要震撼。

    “你,你就是天道院的那个人”阴阳仙帝此时盯着麻姑,十分吃惊地说道。在九界的时候他曾经听说过这样的一个人,传言是长生不死,但他从来没有见过,今天他才真正明白天道院那个传说中长生不死的究竟是怎么样的长生不死了。

    “是。”麻姑回答很直接,说道:“接招!”她话也不多,只是一步跨出,便是时光流淌,瞬间把阴阳仙帝带入了流淌的时光之中。

    对于麻姑而言,不管是谁,打她老师,就是与她为敌。

    “滋”的一声响起,当阴阳仙帝一卷入流淌的时光之中时他血肉之躯立即朽化,血肉立即开始枯老,那怕作为仙帝的他是血气无比强盛,但在这样流淌的时光中依然是无法承受这种朽老。

    “轰”的一声巨响,此时阴阳仙帝的天命浮现,天命的力量磅礴浩瀚,在天命磅礴浩瀚的力量之下,阴阳仙帝那枯老的血肉又恢复过来。

    此时阴阳仙帝一步跨出,一步亿亿万里,但是麻姑每一步走出,却是千百万年,那怕阴阳仙帝的速度再快,也无法追溯到时光长河上流的麻姑。

    曾在青洲之时,轮回荒祖和李七夜也都曾经追溯时间长河,但是那是不一样的意义,李七夜和轮回荒祖他们追溯的时间长河乃是曾经存在过的,它一直都流淌着,而且一年一日地流淌着。

    麻姑的时光长河是发自于她自身,现实世界的一刻,而她的时间长河则是千百万年,那是刹那之间流淌着千百万年,完全不同的性质。

    更何况,阴阳仙帝也无法与轮回荒祖这样的存在相比。

    所以那怕阴阳仙帝一步一天地,都无法追赶上行走在前面的麻姑。

    “开”此时阴阳仙帝沉喝一声,双手一张,瞬间打开了一扇阴阳门,阴阳仙帝“嗡”的一声,通过阴阳门跨越过去,就在这刹那之间,阴阳仙帝通过阴阳门宛如是一下子穿越了两个世界一样,瞬间追上了时光上流的麻姑。

    对于追上来的阴阳仙帝,麻姑也没有什么惊讶,只是随手一指,“轰”的一声响起,一股时光瞬间像洪流一样疯狂地喷涌而出,这一股时光洪流瞬间跨越千万年,瞬间朽化了时光的一切。

    见到如此的时光洪流,阴阳仙帝也不由脸色一变,那怕是强大如仙帝,也一样忌惮这种时光的流淌,一旦被时光流淌冲涮,那必定是灰飞烟灭!

    “破”阴阳仙帝长啸一声,双目化阴阳,在这刹那之间,他的双目喷涌出了无尽的阴阳,在这刹那之间,阴阳仙帝的阴阳宛如一下子化作了因果,形成了一个巨盾,瞬间把他包裹,挡在了他的面前。

    “滋、滋、滋”的声音响起,千万年的时光瞬间冲涮阴阳仙帝的因果之盾,那怕是因果无穷循环,但是在千万年的时光冲涮之下,依然是慢慢地朽腐。

    “杀”阴阳仙帝长啸一声,一步一天地,狂奔向前,向麻姑扑杀而去。

    面对杀伐九天十地的阴阳仙帝,麻姑不为所动,此时“嗡”的一声响起,麻姑的眉心打开,竟然浮现了第三只眼睛,这是一只竖起来的眼睛,在这一只眼睛之中似乎蕴藏着从天地初开到现在的所有时光,这是时光的海洋,亿万年的时光都被蕴养在了这一只眼睛之中。

    “嗡”的一声响起,在这刹那间,第三只眼睛烛照,在这刹那之间,阴阳仙帝所在的世界一下子消失,在这刹那之间,他陷入了一个时光世界,在这里无穷无尽的时光在流淌着,只要他一步踏错,便听到“滋、滋、滋”的声音响起,在这刹那之间,他的一半身体化作了枯尸,这吓得阴阳仙帝退回了原位。

    这是时光的世界,流淌着亿万年,从古至今,想走出这样的时光世界只有两种方法,一,走对自己人生的时光线,而从古至今,有亿亿亿万生灵,在整个浩瀚的时光世界,有着数之不尽的时光线,一个人的时光线那只不过是汪洋大海中的一滴海水而己;想找到自己的时光线谈何容易,那简直就是海底捞针。

    第二种方法就是强行趟过整个时光世界,强行从这个时光世界中杀出来,但是,在这样的时光世界强行杀出来,那是多么恐怖的事情,那是需要趟过亘古至今的时光,这是让人无法想象的事情。

    站在原地,阴阳仙帝一时之间神态凝重,他也知道自己陷入了恐怖的境地之中了。

    看到麻姑打开了第三只眼睛,李七夜都不由点了点头,说道:“超越了极限,虽然没有开创新的纪元,但却是把体书的一部分强行翻开了一页,翻开了新的篇章,举世之间能做到的,也唯有你而己。”

    “老师认为这该叫什么呢?”麻姑欢喜,那怕是对决阴阳仙帝,她也是平静自在。

    “时光之眼。”李七夜含笑地说道:“我还未能打开新的纪元,你已经把长生体强行翻了一页,未来我开创新的纪元,体书必以你的开拓为蓝本。”

    “时光之眼,我喜欢。”麻姑欢喜地一笑,宛如是一个十分可爱的小女孩,是那么的欢喜,她在李七夜面前,是那么的容易满足。

    九大天书,每一个纪元有着每一个纪元的方式,因为它们从亘古传承到现在,一直都存在着,在这一个纪元,像体书乃是以体魄的形式表现,那么在其他的纪元之中并非是如此,甚至它有可能不叫体书。

    在这个时代,麻姑不止是把长生体修练到了极限,而且还突破了极限,在这个纪元还没有结束,还没有全新的纪元开启,麻姑已经把长生体强行翻开了全新的一页了,她打开了长生体的一个全新世界,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成就时光之眼!

    可以说,万古以来没有人能达到这样的高度,曾经有仙帝修练过仙体,仙本大成,甚至把仙帝修练到了极限,但却依然达不到麻姑这样的高度。

    因为麻姑一生中只修练长生体,她一生专注,拥有着一颗赤子之心的她以最笨的方法把长生体修练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这个高度让任何人都无法超越!

    一时之间,阴阳仙帝被呆在了时光世界之中,他现在拼命地推算着自己的时光线,只有他从自己的时光线中走出来,他才能逃出这样的世界,否则,他永远困在这里,或者一步走错,就会灰飞烟灭!

    “应该是在这里了。”在这个时候,百炼仙帝也驾临于书斋了,他的一根老枝插入了泥土之中,最后他断定自己要寻找的苍天兵书便是在这里,十分肯定地说道。

    但是,来到了书斋,看到李七夜他们,百炼仙帝又有些惊疑了,他也无法知道李七夜的脚根。

    “百炼,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滚回去吧。”李七夜对百炼仙帝徐徐地说道。

    一些上神关注到这样的一幕,都被这样的话吓了一大跳,李七夜这样的一个年轻人敢如此地斥喝百炼仙帝,这是何等的霸气。(~^~)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