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天神书院的老祖们为了封印古世界而分成乏力,此时是入侵天神书院的最好时机,可以说,在这个时候天神书院是实力量薄弱的时候!没有了天神书院的老祖们守护,天神书院的力量会弱了很多。

    在这个时候,有一些老师才明白为什么危险才刚刚开始。

    而一些天神书院的学生不知道这里面的玄机,看到崩灭的局势被稳住了,就为之松了一口气,说道:“天神书院终于得救了。”

    “砰”的一声,就在天神书院不少学生以为稳住局势之后,就在这个时候,天空突然一声响起,有人击碎了虚空,瞬间浮现于天神书院上空。

    在这刹那之间,一股磅礴的大帝之威从天空上倾泻而下,如此恐怖无匹的大帝之威瞬间弥漫于整个天神书院,而且,对方没有丝毫收敛的意思,放任自己的大帝之威弥漫于整个天神书院,弥漫于古世界。

    许多人都被这突然而来的大帝之威吓了一大跳,都纷纷昂首而望,只见天空上出现了一个影子,这个影子黑发飞舞,是一尊无敌的魔帝屹立在那里,而这尊无敌的魔帝身后浮现了一个虚空道门,似乎遥远的世界都可以瞬间抵达这里。

    “羽沦道友为何而来?”此时天神书院出现了苍老的背影,这正是天神书院的老院长,他已经是很少出世了。

    “羽沦?”听到这样的话,紧接着很多人被吓了一大跳,有学生抽了一口冷气,毛骨悚然,说道:“他,他,他是羽沦魔帝,羽沦世家的创始人!”

    “是,正是他,羽沦魔帝,拥有十二命宫十条天命的大帝。”一位帝府的天才学生也神态凝重,点点头说道。

    “十条天命的大帝来了。”不少学生听到这样的话都不由脸色发白。

    当今的骄横洲可以说是百族的世界了,这里以百族为最强,不过这也并不代表神、魔、天三族无立足之地,其中羽沦世家就是一个代表。

    羽沦世家是一个古老的世家,由羽沦魔帝所创,它们是魔族的大世家,一门四帝的传承,拥有着极强大的底蕴,正是因为如此,他们才能在百族兴盛的骄横洲立足。

    此时天空上的虚影并非是羽沦魔帝亲临,但是这虚影背后却打开了虚空道门,必要之时,羽沦魔帝的真身随时随地都可以驾临。

    “当一条巨鲸要死于大海之时,嗜血狂鲨都会蜂涌而上,美美地饱食一餐。”羽沦魔帝的虚影站于天空,徐徐地说道:“天神书院就是一头让人垂涎三尺的巨鲸,而我则是饥肠辘辘的狂鲨。我已经闻到了血腥味了,等着大吃一餐。”

    此时羽沦魔帝直接说出了自己的目的,他没有任何掩饰,直接告诉了天神书院他的野心,他是那么的坦然,那么的直接。

    对于一尊大帝来说,弱肉强食是正常之事,没有什么好去羞耻的,所以羽沦魔帝是理直气壮说了出来,他不需要去做伪君子,不需要虚无的伪善!

    羽沦魔帝这样的话,让天神书院的很多学生心里面都颤了一下,虽然说羽沦魔帝是一尊大帝在此,要知道,羽沦世家可是一门四帝,羽沦魔帝乃是羽沦世家的创始人,他敢站出来说这样的话,就代表着他们的羽沦世家,这就意味着,只要羽沦魔帝出手,羽沦世家的四位大帝都会站在同一个阵营上。

    毫无疑问,此时已经有四位大帝盯上了天神书院,想瓜分天神书院这一块肥肉。

    “羽沦道友野心倒不小。”老院长的话回荡于天神书院的每一个角落,说道:“天神书院万代之基,又焉会倒下,道友还是死了这条心,请回吧,莫自误。”

    虽然说面对的乃是拥有十条天命的大帝,老院长的话依然是铿锵有力,那怕是面对四位大帝,天神书院依然是底气十足。

    “是与不是,答案很快就会揭晓,道兄,我有的是耐心,我会等着巨鲸气竭之时。”羽沦魔帝含笑地说道:“凶鲨捕杀猎物往往都是在猎物最虚弱之时群攻而上,一下子把猎物支解。”

    对于羽沦魔帝的话,老院长不再回复,在这个时候双方逞嘴舌之利也没有任何意思,再说,双方彼此都是有实力的人,最终谁能笑到最后,还是要靠实力来说话。

    然而,羽沦魔帝的话却在天神书院的不少学生心里面投下阴影,现在天神书院的诸位老祖都是分身乏力,如果大帝仙王垂涎天神书院,在这个时候毫无疑问是最好的时机。

    危险,才刚刚开始,这一句话不是没有道理的。

    羽沦魔帝的到来,他不是第一位大帝仙王,也不会是最后一位大帝仙王,在这个时候十三洲已经不知道有多少大帝仙王、无敌上神盯上了天神书院。

    虽然说天神书院曾经出过不少的上神,也曾出过仙王,但这结上神仙王不见得能及时赶得来救援天神书院,甚至说句不中听的话,一些上神仙王不在天神书院危险之时捅天神书院一刀已经算好了,宝物动人心,整个天神书院的底蕴是何等的惊人,谁人又不动心呢。

    “剥”的一声响起,就在羽沦魔帝来了不久之后,天空中突然响起了一声很轻微的声音,这声音很像种子发芽的声音,这就好像一颗种子从泥土中刚刚钻出来那一瞬间所响起的声音。

    那怕这声音并不嘹亮,但依然让所有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这的确是种子发芽的声音,只见在虚空中竟然有一条嫩绿的青藤慢慢生长,一枝一叶,然后开始蔓延,往虚空各处扎根。

    这青藤生长的并不快,但当它在虚空中生长的时候却吸引注了无数人的目光,因为这样的一株青藤在生长的时候充满了大道的韵律,似乎它的生长可以开辟一个大道的世界。

    青藤从生长到茂盛,再到慢慢衰老,似乎它经历了一个又一个的轮回,最终只见一株老藤生长在了虚空之中,这老藤的叶子是稀稀落落,而且每一片叶子都已经枯黄了,好像一轻微风轻轻吹过,这些黄叶就会飘落一样。

    虽然老藤是枯叶稀稀落落,但它却扎根于空虚深处,藤枝苍老,老皮如铁鳞一样。在这个时候,听到“蓬”的一声响起,老藤竟然窜起了火苗,整株老藤如同燃烧起来。

    在此时火苗之中出现了一个身影,这个身影宛如是来自于苍古的荒莽森林,带着苍古而又扑面而来的生机,当他出现之后,老藤宛如扎根于九天十地,似乎它可以通达十三洲的任何地方。

    “百炼道友驾临,有失远迎了。”当这个身影浮现于老藤树下之时,天神书院的老院长声音再次响起。

    “百炼仙帝”听到这个道号,不少人心里面一震,就是隐于暗中的上神在心里面也是为之一凛,重量级的人物来了。

    “百炼仙帝,九界的仙帝来了”天神书院的学生也不由吃惊,一时之间不少学生心里面忐忑起来,因为他们都不知道百炼仙帝是来帮天神书院,还是对天神书院有所垂涎的。

    百炼仙帝,在十三洲可是很有名气的仙帝,因为百炼仙帝的炼丹乃是十三洲最巅峰的存在,甚至有不少大帝仙王都有求他炼丹之时。

    百炼仙帝乃是九界的仙帝,出身于九界的石药界,他曾在石药界创建了百炼世家。

    听说,百炼仙帝乃是一株百炼藤成道,能百世轮回,很难死得了,是真是假不为人知。

    现在百炼仙帝出现在这里了,这让不少人为之屏住了呼吸。

    “不敢,道友言重了。”百炼仙帝说道:“我与几位道友前来,想与天神书院做一个交易,不知道天神书院意下如何?”

    百炼仙帝这样的话也让不少人心里面一凛,能被百炼仙帝称之为“道友”的人,那当然不是什么无名之辈,这只怕是大帝仙王级别的存在了,现在百炼仙帝也不是独自一人前来,这可是一股强大的力量。

    “不知是何交易?”老院长的话响起。

    “听闻你们天神书院有一件号称万古第一的苍天兵书,我和几位道友也不敢贪多,只要这件苍天兵书。”百炼仙帝说道:“当然,我们也不白拿你们天神书院的好东西,你们天神书院把兵书给我们,而我们在危难之时,助你们一臂之力。道友觉得这一桩买卖如何?”

    百炼仙帝这话一出,让各方人物为之心里面一凛,有人为之一凛的是,百炼仙帝这样做是强买强卖,趁人所危。

    而有人为之一凛的是,那是百炼仙帝口中所说的苍天兵书,在暗中有上神乃至是大帝仙王都相视了一眼。

    早就传言说天神书院有一件极为了不得的宝物,这是一件苍天兵书,传言说这件苍天兵书乃是十三洲的第一苍天兵书,它是天神书院的镇院之宝。

    关于这件苍天兵书是真是假,没有人有百分之百的肯定答案,但是以很多的大帝仙王推测,的确是有这么一件苍天兵书,至于是不是第一苍天兵书,那就不好肯定了。(未完待续。)

第2123章灾难来临    “轰——轰——轰——”突然之间,天神书院轰鸣声来,整个天神书院摇晃不止,宛如是大地震来临一样。

    “发生什么事情了?”整个天神书院突然摇晃起来,不少天神书院的学生都大吃一惊。

    “轰、轰、轰”在这一阵阵轰鸣声中,只见天神书院的不少山峰崩塌,有座座的大殿古楼碎裂。

    要知道,天神书院这片广袤的天地都曾经是仙王加持的地方,它是十分的固牢,在一般地震之中它是不可能崩塌的,但现在天神书院不少地方出现了崩塌。

    “这不是我们天神书院的陆地在崩塌,而是我们天神书院的空间在崩塌。”有帝府的天才学生看出了端倪,不由吃惊地说道。

    “嗡”的一声声响起,就在这个时候,古世界亮了起来,只见天空上出现了一条条的经纬线,每一条经纬线跨越世界,这样的一条条经纬线纵横交织,宛如是形成了一只巨大无比的渔网一样,把整个古世界,包括了天神书院,都网罗在了其中。

    而这个网罗了整个古世界的大网实在是太过于巨大了,整个天神书院在这样的一个大网中,那只不过是占了一个网眼的位置而己,这可想而知这样的一个古世界是多么的庞大,这也看得出来,或许这里曾经是一个三千世界,广袤无际,最后这样广袤的世界或许是被人放弃了。

    “这是飞仙帝和终南神帝他们所炼化的空间坐标。”看到这样的一张大网浮现,有老师不由大吃一惊,喃喃地说道。

    “喀嚓——喀嚓——喀嚓——”的一声声碎裂的声音响起,就在这个时候,只见天神书院的大地出现了一道道的裂缝,这不止是大地出现了裂缝,就是天神书院的整个空间,都一个出现了一道道的裂缝。

    在这刹那之间,天神书院不论是空间还是大地,都好像是厚厚的琉璃受到重重一击一样,出现了无数的裂缝,正是因为这无数的裂缝出现,使得整个天神书院看起来只要轻轻地触碰一下,就会粉碎得一地都是。

    “喀嚓、喀嚓、喀嚓”碎裂之声是越来越频繁,越来越响亮,天神书院出现的裂缝就越来越多,在这个时候,整个天神书院似乎是让人寸步难行,到处都碎裂了,再这样下去,只怕天神书院的每一个人都会碎裂掉。

    随着这碎裂的声音响起,很多学生这个时候才发现,这不是有什么在撞击着天神书院,是有什么要扯拉着天神书院,似乎是有着无形的大手要把天神书院撕得粉碎一样。

    “是空间的罗网——”在这个时候,有天神书院的天才学生回过神来,大声地说道:“是古世界在扩张,古世界的力量在撕扯着我们的天神书院。”

    此时,大家都纷纷看向天空,此时天空上的那张如大网一样的空间罗网在拉伸着,似乎有着强大无匹的力量把整个空间拉着往外扩张,而天神书院就像是被这罗网的经纬线紧紧地勒着从四面八方地往外拉伸。

    如此一来,整个天神书院在这么强大的拉伸扩张的力量下就如同五马分尸一样,整个天神书院的空间开始碎裂,开始瓦解,最终甚至会崩裂。

    “为什么会这样呢?”很多天神学院的学生不明白这样的一幕为什么会发生。

    “这一天终是来了,动手吧。”天神书院的老祖看到空间开始崩碎,开始瓦解,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吩咐所有的老师和老祖。

    天神书院此时开始崩碎瓦解,追根究底,那是要追溯到当年飞仙帝终南神帝所做的事情。因为当年飞仙帝和终南神帝炼化了古世界的空间,直接把古世界镇压在了天神书院之下。

    但日积月累,古世界的力量日益增强,最终当年镇压的力量再也锁不住古世界,所以天神书院再一次被拉回了古世界,而古世界被收拢的空间再一次扩张。

    在古世界扩张的时候,处于网眼中的天神书院当然会被这个古世界的力量扯拉着,如果天神书院制止不了这样的情况,那么整个天神书院会被整个古世界撕得粉碎。

    “轰——”的一声巨响,在这个时候,天神书院深处突然浮现了一座古塔,这座古塔好像是前些日子才出现的那座古塔,当时这座古塔还被一条条大道法则锁住,此时,这座古塔没有任何大道法则锁住。

    “嗡——”的一声响起,只见了仙光冲天,在天神书院深处出现了一座古老的仙台,仙台四周跌住着一个个白发苍苍的老人,这些白发苍苍的老人正是天神书院的老祖,这些老祖平日里极少出现露脸,但今日天神书院危难,这些老祖都纷纷出世,主持大局。

    此时这些老祖全身喷涌出了光芒,随着他们口唱真言,同施道法,“轰”的一声巨响,他们无量的血气和功力全部注入了这座古老仙台之上,这座古老仙台的混沌石瞬间被激活,混沌的力量瞬间无比澎湃,无穷无尽,混沌之气弥漫,宛如是化作了一个混沌海汪,甚至是化作了一个混沌的世界。

    “轰——”的一声巨响,就在这石火电光之间,在这样的混沌汪洋之中,宛如是站出了一尊尊伟岸无上的影子,虽然这些影子是看不清楚,是让人无法仔仔端详,但是这伟岸身影喷涌出了镇压诸天的力量,在他们的力量之下,神魔都不由为之颤抖,就算同样是大帝仙王,在心里面也不由一凛,这样的力量太过于强大了,这样的力量是属于这个世界的巅峰力量,一般的大帝仙王是很难达到的。

    “是飞仙帝、终南神帝吗?”有学生仔细辩认这混沌汪洋之中的人影,不由喃喃地说道:“或许不仅仅只有飞仙帝、终南神帝,有可能还有一叶仙王这样的存在。”

    因为在这仙台之中出现的身影并不仅仅只有一二个而己,这些伟岸无上的身影出现之后,镇守八方。

    “轰——”的一声响起,在这刹那之间,这一尊尊的伟岸身影都喷涌出了混沌之光,听到“砰、砰、砰”的一声声响起,一尊尊伟岸身影的无上大道直接架接在了天空上那一座古塔之上,瞬间与这古塔融合,似乎所有的力量在这刹那之间融入了古塔之中一样。

    就在这刹那之间,天神书院的老祖、仙台中的诸帝、古塔这三者一下子通过仙台衔接在了一起,三者的力量瞬间贯通,一下子发挥到了最大的极限。

    “蓬——”一声响起,在这刹间,古塔喷涌出了无穷无尽的道纹,喷涌出的道纹就像是狂潮一样,掀起了亿万丈的巨浪。

    这样的道纹古塔中喷涌出来之后就像飘絮一样飘飞,一缕缕的道纹似乎是随风波荡,在短短的时间之内飘荡了古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

    飘飞的所有道纹飘落到了这个古世界的每一个角落之后,它们都纷纷粘在了天空上空间罗网的每一条经纬线上,它们都纷纷扣在了古世界每一个空间的节点之上,在短短之内,这样的一缕缕道纹锁住了古世界空间的每一个坐标。

    “滋、滋、滋”的一声声响起,在这个时候,短短的时间之内,飘落于古世界的一缕缕道纹竟然相互交缠,扭成了一股又一股,化作了一条条如同铁链一般的大道法则。

    最后听到“铛、铛、铛”的声音响起,一条条由道纹所化的大道法则竟然锁定了古世界的空间,所有大道法则都一下子崩紧,把正想扩张古世界锁得牢牢的。

    就在这刹那之间,听到“砰”的一声响起,整个古世界和天神书院震动了一下,这就好像是狂奔的马车突然被紧紧地勒住一样,一下子停了下来,所有人都被摇晃了一下,甚至是摔倒在地上。

    在这刹那之间,扩张的古世界被勒住了,天神书院的碎裂也停了下来,天神书院的诸位老祖终于控制住了此时的局面。

    这都是当年飞仙帝他们留下来的后手,正是以防这样的事情发生。

    虽然说古世界的扩张是勒住了,但如果想再一次把古世界封印起来,把天神书院从古世界拖到骄横洲,这还是很困难的事情,还需要更加强大的力量。

    所以,此时仙台之上的老祖们都没有离去,他们如同入定一样,他们滔滔不绝地把自己的力量和血气注入了仙体,他们的力量与仙台之内的混沌之力相凝结,累积更多的血气与力量。

    因为天神书院的老祖们比不上当年的飞仙帝和终南神帝,他们都做不到一口气把古世界封印,并把天神书院拖出来。

    所以,天神书院的老祖们锁住了古世界之后,制住古世界扩张之后,他们需要一步又一步累积力量,把他们所有的力量日继一日地积累起来,最终同时暴发,把古世界封印,把天神书院拖出古世界。

    当然这个过程不止是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同时天神书院的老祖们必须全力以赴,心无旁骛,不能再去做其他的事情。

    试想一下,天神书院的老祖们全部都在此全力封锁古世界,此时若是有外敌来侵,他们根本就是分身乏术。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