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轰——轰——轰——”突然之间,天神书院轰鸣声来,整个天神书院摇晃不止,宛如是大地震来临一样。

    “发生什么事情了?”整个天神书院突然摇晃起来,不少天神书院的学生都大吃一惊。

    “轰、轰、轰”在这一阵阵轰鸣声中,只见天神书院的不少山峰崩塌,有座座的大殿古楼碎裂。

    要知道,天神书院这片广袤的天地都曾经是仙王加持的地方,它是十分的固牢,在一般地震之中它是不可能崩塌的,但现在天神书院不少地方出现了崩塌。

    “这不是我们天神书院的陆地在崩塌,而是我们天神书院的空间在崩塌。”有帝府的天才学生看出了端倪,不由吃惊地说道。

    “嗡”的一声声响起,就在这个时候,古世界亮了起来,只见天空上出现了一条条的经纬线,每一条经纬线跨越世界,这样的一条条经纬线纵横交织,宛如是形成了一只巨大无比的渔网一样,把整个古世界,包括了天神书院,都网罗在了其中。

    而这个网罗了整个古世界的大网实在是太过于巨大了,整个天神书院在这样的一个大网中,那只不过是占了一个网眼的位置而己,这可想而知这样的一个古世界是多么的庞大,这也看得出来,或许这里曾经是一个三千世界,广袤无际,最后这样广袤的世界或许是被人放弃了。

    “这是飞仙帝和终南神帝他们所炼化的空间坐标。”看到这样的一张大网浮现,有老师不由大吃一惊,喃喃地说道。

    “喀嚓——喀嚓——喀嚓——”的一声声碎裂的声音响起,就在这个时候,只见天神书院的大地出现了一道道的裂缝,这不止是大地出现了裂缝,就是天神书院的整个空间,都一个出现了一道道的裂缝。

    在这刹那之间,天神书院不论是空间还是大地,都好像是厚厚的琉璃受到重重一击一样,出现了无数的裂缝,正是因为这无数的裂缝出现,使得整个天神书院看起来只要轻轻地触碰一下,就会粉碎得一地都是。

    “喀嚓、喀嚓、喀嚓”碎裂之声是越来越频繁,越来越响亮,天神书院出现的裂缝就越来越多,在这个时候,整个天神书院似乎是让人寸步难行,到处都碎裂了,再这样下去,只怕天神书院的每一个人都会碎裂掉。

    随着这碎裂的声音响起,很多学生这个时候才发现,这不是有什么在撞击着天神书院,是有什么要扯拉着天神书院,似乎是有着无形的大手要把天神书院撕得粉碎一样。

    “是空间的罗网——”在这个时候,有天神书院的天才学生回过神来,大声地说道:“是古世界在扩张,古世界的力量在撕扯着我们的天神书院。”

    此时,大家都纷纷看向天空,此时天空上的那张如大网一样的空间罗网在拉伸着,似乎有着强大无匹的力量把整个空间拉着往外扩张,而天神书院就像是被这罗网的经纬线紧紧地勒着从四面八方地往外拉伸。

    如此一来,整个天神书院在这么强大的拉伸扩张的力量下就如同五马分尸一样,整个天神书院的空间开始碎裂,开始瓦解,最终甚至会崩裂。

    “为什么会这样呢?”很多天神学院的学生不明白这样的一幕为什么会发生。

    “这一天终是来了,动手吧。”天神书院的老祖看到空间开始崩碎,开始瓦解,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吩咐所有的老师和老祖。

    天神书院此时开始崩碎瓦解,追根究底,那是要追溯到当年飞仙帝终南神帝所做的事情。因为当年飞仙帝和终南神帝炼化了古世界的空间,直接把古世界镇压在了天神书院之下。

    但日积月累,古世界的力量日益增强,最终当年镇压的力量再也锁不住古世界,所以天神书院再一次被拉回了古世界,而古世界被收拢的空间再一次扩张。

    在古世界扩张的时候,处于网眼中的天神书院当然会被这个古世界的力量扯拉着,如果天神书院制止不了这样的情况,那么整个天神书院会被整个古世界撕得粉碎。

    “轰——”的一声巨响,在这个时候,天神书院深处突然浮现了一座古塔,这座古塔好像是前些日子才出现的那座古塔,当时这座古塔还被一条条大道法则锁住,此时,这座古塔没有任何大道法则锁住。

    “嗡——”的一声响起,只见了仙光冲天,在天神书院深处出现了一座古老的仙台,仙台四周跌住着一个个白发苍苍的老人,这些白发苍苍的老人正是天神书院的老祖,这些老祖平日里极少出现露脸,但今日天神书院危难,这些老祖都纷纷出世,主持大局。

    此时这些老祖全身喷涌出了光芒,随着他们口唱真言,同施道法,“轰”的一声巨响,他们无量的血气和功力全部注入了这座古老仙台之上,这座古老仙台的混沌石瞬间被激活,混沌的力量瞬间无比澎湃,无穷无尽,混沌之气弥漫,宛如是化作了一个混沌海汪,甚至是化作了一个混沌的世界。

    “轰——”的一声巨响,就在这石火电光之间,在这样的混沌汪洋之中,宛如是站出了一尊尊伟岸无上的影子,虽然这些影子是看不清楚,是让人无法仔仔端详,但是这伟岸身影喷涌出了镇压诸天的力量,在他们的力量之下,神魔都不由为之颤抖,就算同样是大帝仙王,在心里面也不由一凛,这样的力量太过于强大了,这样的力量是属于这个世界的巅峰力量,一般的大帝仙王是很难达到的。

    “是飞仙帝、终南神帝吗?”有学生仔细辩认这混沌汪洋之中的人影,不由喃喃地说道:“或许不仅仅只有飞仙帝、终南神帝,有可能还有一叶仙王这样的存在。”

    因为在这仙台之中出现的身影并不仅仅只有一二个而己,这些伟岸无上的身影出现之后,镇守八方。

    “轰——”的一声响起,在这刹那之间,这一尊尊的伟岸身影都喷涌出了混沌之光,听到“砰、砰、砰”的一声声响起,一尊尊伟岸身影的无上大道直接架接在了天空上那一座古塔之上,瞬间与这古塔融合,似乎所有的力量在这刹那之间融入了古塔之中一样。

    就在这刹那之间,天神书院的老祖、仙台中的诸帝、古塔这三者一下子通过仙台衔接在了一起,三者的力量瞬间贯通,一下子发挥到了最大的极限。

    “蓬——”一声响起,在这刹间,古塔喷涌出了无穷无尽的道纹,喷涌出的道纹就像是狂潮一样,掀起了亿万丈的巨浪。

    这样的道纹古塔中喷涌出来之后就像飘絮一样飘飞,一缕缕的道纹似乎是随风波荡,在短短的时间之内飘荡了古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

    飘飞的所有道纹飘落到了这个古世界的每一个角落之后,它们都纷纷粘在了天空上空间罗网的每一条经纬线上,它们都纷纷扣在了古世界每一个空间的节点之上,在短短之内,这样的一缕缕道纹锁住了古世界空间的每一个坐标。

    “滋、滋、滋”的一声声响起,在这个时候,短短的时间之内,飘落于古世界的一缕缕道纹竟然相互交缠,扭成了一股又一股,化作了一条条如同铁链一般的大道法则。

    最后听到“铛、铛、铛”的声音响起,一条条由道纹所化的大道法则竟然锁定了古世界的空间,所有大道法则都一下子崩紧,把正想扩张古世界锁得牢牢的。

    就在这刹那之间,听到“砰”的一声响起,整个古世界和天神书院震动了一下,这就好像是狂奔的马车突然被紧紧地勒住一样,一下子停了下来,所有人都被摇晃了一下,甚至是摔倒在地上。

    在这刹那之间,扩张的古世界被勒住了,天神书院的碎裂也停了下来,天神书院的诸位老祖终于控制住了此时的局面。

    这都是当年飞仙帝他们留下来的后手,正是以防这样的事情发生。

    虽然说古世界的扩张是勒住了,但如果想再一次把古世界封印起来,把天神书院从古世界拖到骄横洲,这还是很困难的事情,还需要更加强大的力量。

    所以,此时仙台之上的老祖们都没有离去,他们如同入定一样,他们滔滔不绝地把自己的力量和血气注入了仙体,他们的力量与仙台之内的混沌之力相凝结,累积更多的血气与力量。

    因为天神书院的老祖们比不上当年的飞仙帝和终南神帝,他们都做不到一口气把古世界封印,并把天神书院拖出来。

    所以,天神书院的老祖们锁住了古世界之后,制住古世界扩张之后,他们需要一步又一步累积力量,把他们所有的力量日继一日地积累起来,最终同时暴发,把古世界封印,把天神书院拖出古世界。

    当然这个过程不止是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同时天神书院的老祖们必须全力以赴,心无旁骛,不能再去做其他的事情。

    试想一下,天神书院的老祖们全部都在此全力封锁古世界,此时若是有外敌来侵,他们根本就是分身乏术。

第2122章暴风雨前的宁静    九幽狂敖,大名在外,当今出了名的狠角色,骄横洲最强的上神之一,他的强大是可想而知了。

    这也并非是人圣胆小,除非是高位的大帝仙王了,否则的话,其他的大帝仙王遇到九幽狂敖这样的存在,也一样是心里面发毛,一样是退避三舍。

    天神书院的学生都抽了一口冷气,也同样是不由毛骨悚然,九幽狂敖,没有人见过他出手,没有人知道他具体有多强大,但是他有资格大战归凡古神,有资格从归凡古神手中活下来,这就足够证明他的实力了。

    “原来是九幽前辈,晚辈久仰前辈大名了。”人圣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向九幽狂敖抱拳,说道:“晚辈有眼无珠,不知前辈驾临,得罪了。”

    此时人圣话说得也算是体面,不亢不卑,他这位仙王的风度也差不到哪里去,让人也为之敬佩三分。

    “老了,一身骨头经不起折腾了。”九幽狂敖只是淡淡地说道:“不如年轻人,有着一颗无畏之心,笑傲九天十地。”

    “也好,我这把老骨头也好久没有活动活动筋骨,领教一下后辈的绝世无双的仙姿也好。”九幽狂敖徐徐地说道:“后生可畏,不要把我这把老骨头折断了,那就是万事大吉了。”

    现在的九幽狂敖,已经是好说话很多了,比起他年轻的狂傲来,现在的九幽狂敖,那简直就是一个老好人,如果他以前那狂傲的脾气,像人圣这样的仙王敢挑战他,他必定是先一巴掌抽过去再说,先打了人再讲道理。

    现在的九幽狂敖可以说没有了年轻时的火气,说话中正平和,也很少出手,就像是邻家和蔼的老爷爷一样,至少比起他年轻时的狂傲来是如此。

    被九幽狂敖这样一挑话,人圣顿时是老脸一红,此时他是进退两难,骑虎难下,战也不是,不战也不是。

    他是一尊四条天命的仙王,但是,比起九幽狂敖来,他四条天命根本就无法去对抗拥有十一个图腾的九幽狂敖。

    与九幽狂敖一战,那怕他再强大,那怕他实力再疯狂飙升,他都不是九幽狂敖的对手,战到最后,只怕九幽狂敖必斩他。

    这就让人圣尴尬的地方了,他倾尽全力,都不是九幽狂敖的对手,但就此服软的话,就此认怂的话,让他这位仙王的老脸有点搁不住,毕竟他好歹也是一尊仙王,在这个时代是声名赫赫,成了仙王之后第一战就认怂,那岂不是让他的声名扫地,仙王之威荡然无存。

    “下去吧。”就在人圣左右为难的时候,天神书院的老院长也算是开了口,说道:“现在是非常时期,你也休得意气用事,外面好好呆着吧,不要在这书院里折腾,把书院搞得鸡飞狗跳。”

    此时天神书院的院长看似开口斥喝人圣,但却已经给了他下台阶了,凭他人圣,还不够资格挑战九幽狂敖,现在天神书院斥喝他,不许他在天神书院挑战九幽狂敖,无非是让他有台阶下去。

    对于天神书院的院长来说,人圣好歹也是他的学生,他好歹也是教过人圣,所以在这节骨眼上,他还是救了自己学生一次,可以说天神书院的院长做到这一点,那已经是仁义尽至了,这也算是对晚辈的关爱。

    人圣也知道这是下台阶的好机会了,如果在这个时候都不下台阶,那就再也没有机会下了,他忙是伏身一拜,说道:“老师教训的是,是学生孟浪,学生不该在书院闹事,学生知错了。”

    说完,人圣又向九幽狂敖一抬拳,说道:“晚辈得罪了,他日还请前辈赐教。”说完,鞠身,然后飘然而去,退出天神书院。

    九幽狂敖什么话都没说,只是回头看着李七夜,李七夜只是笑了笑而己,也没有说什么。

    既然李七夜没开口要人圣的命,九幽狂敖也不自作主张,缓缓地退回了李七夜的身后,而此时李七夜也缓缓地下降,又退回了书斋。

    一时之间,天神书院的学生都抽了一口冷气,学生们都是你看我,我看你的,大家心里面都不由为之一凛,连九幽狂敖这样的存在都留在李七夜身边侍候着,这个李七夜究竟是何来历,究竟是有多强大呢?

    当然,对于人圣退出,天神书院的学生也觉得可以理解的,只怕换作是谁上去,都不敢挑战九幽狂敖,十一个图腾的上神,那可不是浪得虚名之辈。

    虽然天神书院还在古世界,但这几天下来天神书院依然十分平静,也没有任何凶兽猛禽再入侵天神书院,所以这让天神书院的很多学生都松了一口气,很多学生都认为灾难已经过去了,接下来应该是天神书院脱离古世界,回归骄横洲的时候了。

    接下几天来,天神书院都显得特别的安静,不止是整个天神书院特别安静,甚至连整个古世界都特别的安静,安静到听到不其他的声音。

    很多学生是察觉不到,但是道行强大的老师们却已经察觉到了,因为此时古世界的不少凶兽猛禽都纷纷退去,那曾经一直关注窥视着天神书院的庞大巨兽,也悄悄地退回了古世界的深处。

    凶兽猛禽的最为敏感,它们也是嗅到了风暴来临了,恐怖无匹的存在即将来临,也正是因为如此,它们打消了对天神书院垂涎的念头,纷纷撤走。

    此时天神书院显得宁静,但当凶兽猛禽撤退之后,天神书院中有老祖瞬间张开了双眼,天眼瞬间烛照天空。

    在天神书院,不要说是书院的学生,就是一些老师都未曾察觉,但天神书院的老祖却察觉了,因为已经有人进入了古世界,有人开始窥视天神书院。

    在天神书院之外,在天宇的深处,在暗中,已经有人到来了,或许是大帝仙王,或许是无敌上神,总之,有人来到了天神书院的外面了,他们都在暗中观察着天神书院,关注着天神书院的一举一动,留意天神书院的丝毫变化。

    这些已经到来的大帝仙王或者无敌上神,他们都隐于暗处,他们甚至遮蔽了自己的一切,他们不止是隐去了自己的气息,遮去了自己的真面目,他们甚至用无上神通改天换日,让人无法推算他们的脚根。

    因为他们都有所忌惮,毕竟天神书院底蕴深不可测,真的让天神书院熬过了这一场的灾难,而他们这些人又曾经对天神书院动过手,一旦暴露了他们的身份,这只怕不止是他们自身有危险,甚至也会给他们的宗门带来危险。

    这些窥视天神书院的大帝仙王、无敌上神,他们中有人是出身于百族,甚至有可能曾经是天神书院的学生,所以他们更加不能暴露身份了,否则的话,将会被人唾弃。

    当暗中窥视天神书院的大帝仙王、无敌上神越来越多,天神书院的老祖也感受到了压力,都神色凝重,面对众多的大帝仙王、无敌上神,那怕他们天神书院底蕴再深厚,也不敢轻敌,这一次灾难,关系着他们天神书院的生死存亡。

    “咚、咚、咚……”就在所有天神书院的学生都以为终于平静下来之时,天神书院的紧锣再一次响起,紧锣之声传遍了整个天神书院。

    “所有学生速回安全堡垒,否则后果自负,最后一次警告。”天神书院院长的声音响彻了整个天神书院。

    听到了院长的声音,这顿时让很多学生面面相觑,很多学生都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大家都以为灾难已经过去了。

    听到了院长的警告之后,众多的学生也都纷纷的再一次躲回了安全堡垒,但也有一些学生是偷偷留下来的,这些偷偷留下来的学生,有的是艺高胆大,自认为自己可以应付得了灾难,也有一些是居心叵测的,因为这些学生也知道了一些内幕,他们不愿意回到安全堡垒,那是想趁机浑水摸鱼。

    当有一些大帝仙王、无敌上神到来之后,那怕遁隐于暗中,但依然躲不过刘金胜的耳目,毕竟他是一尊拥有十一图腾的上神。

    “来了不少大帝仙王和上神呀。”刘金胜看着天空,也不由吃惊地说道。

    天神书院虽然说是底蕴极为强大,但是,如果太多的上神和大帝仙王出手的话,只怕天神书院也难于撑得下去。

    “当一头大象倒下之时,群蚁会蜂涌而上,大家都想分一块肉。”李七夜并不惊讶,淡淡地说道:“当然了,大象也不一定会倒下,也不一定会成为肥肉,谁才是猎物,那就看谁笑到最后了。”

    “十二天命的大帝仙王会来吗?”刘金胜看着天神空,都为之忌惮地说道。

    这也并非是刘金胜胆小,举世之间,又有几个人不忌惮十二条天命的大帝仙王呢,这可是最巅峰最无敌的大帝仙王,甚至可以说,十二条天命的大帝仙王一出手,便是大局己定。

    “会的。”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徐徐地说道:“看是谁来而己,十二天命的大帝仙王不来,那就显得不够热闹了。”

    李七夜这样的话,让永金胜心里面为之一震。(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