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人圣是双目撩了一下,六剑少皇是九剑上神的儿子,现在六剑少皇惨死了,不论是是对是错,而九剑上神也就只有这么一个儿子,试想一下他又怎么可能放过杀儿仇人?他是誓不罢休的!

    “你摆不平这件事,所以退下吧。”李七夜徐徐地说道:“如果你想要个公道,那么我就是公道,这个理由足够了吧!”

    李七夜这样的话顿时是让人圣脸色变了一下,李七夜这样的话是****裸地挑衅他,这根本就没把他当作一回事。

    看到这样的一幕,天神书院的院长只是摇了摇头而己,都懒得去过问了,现在天神书院是非常时期,在天神书院生死存亡关头,这等事情都显得那么的微不足道。

    人圣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徐徐地说道:“道兄太霸道了,此时不论对错,但冲着道兄如此霸道的做法,拓某都要领教一二,看道兄是否真的够资格如此的霸道!”

    人圣这话说得也够硬气了,毕竟他好歹也是一尊仙王,一尊拥有四条天命的仙王,他总不能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李七夜三五句话就吓得认怂了。

    “挑战我?”李七夜看着人圣,不由露出笑容,徐徐地说道。

    “拓某不自量力,还请道兄赐教。”人圣徐徐地说道:“若是拓某不敌,拓某扭头便走,不再过问此事!”

    人圣,他的名字叫宗政拓,出身于宗政世家。

    “你的确是不自量力。”李七夜轻轻点头说道:“凭你这点实力,不够看,罢了,念在人族的份上,我也不为难你,去吧,从哪里来,回哪里去,这一趟混水不是你有资格来趟的。”

    “这太目中无人了——”李七夜这话一说出来,天神书院有学生忿忿不平,为人圣抱打不平地说道:“他以为自己是谁呀,十二天命的仙王吧,竟然如此的邈视人圣,换作是谁都咽不下这口气。”

    人圣也是脸色大变,李七夜这样的话那简直就是抽他的耳光,这简直就是不把他放在眼里嘛,好歹他也是一尊仙王。

    “既然是如此,拓某更需要领教一下道兄的无敌之术,拓某就是有一个小毛病,不见真章不死心!”此时人圣也是脸色一冷,沉声地说道。

    “嗡”的一声响起,此时人圣身上散发出了光芒,一缕缕的仙王光芒慢慢绽放,当这一缕缕的仙王光芒绽放之时,每一缕的仙王光芒就好像是开辟了一个世界一样,每一缕仙王的光芒都承载着无量的力量。

    在这刹那之间,仙王的力量席卷整个天神书院,所有学生感受到这样的仙王力量,都感觉一尊仙王直接镇压在他们的心头一样,让他们都站不稳身体。

    “要开战了——”看到人圣全身散发出了光芒,有天神书院的学生喃喃的说道。

    “人圣成为仙王之后再也没有出手了,这或者是他成为仙王之后的第一战,这值得期待呀。”有学生也不由舔了舔嘴唇,颇为期待地说道。

    对于人圣的挑战,李七夜只是淡淡一笑而己,并未多放在心上,甚至可以说,完全没有出手的意思。

    “区区四天命仙王而己,何需公子大驾,老身打发足矣。”在这个时候,不需要李七夜出手,站在李七夜身后的刘金胜站了出来,挡在了人圣的面前,平静地说道:“就凭你,还没资格挑战我公子,若你要战,我这老头子陪你玩几招。”

    刘金胜一个老头子,毫不起眼,站在李七夜身后,没有人多去注意他,现在他一站出来,那怕是面对人圣,也是如此的毫不给情面,直接斥喝人圣,根本不把人圣放在眼中,这把所有人都看得傻眼了。

    刘金胜站出来说出这样的话,把天神书院的学生都吓了一大跳,李七夜说话霸道也就算了,现在书斋的学生说话也这么霸道,难道说有这样的老师,就有这样的学生。

    “他是谁呀,竟然敢如此对人圣如何说话——”有天神书院的学生喃喃地说道。

    有学生不满地说道:“就是嘛,他太也把自己当作一回事了吧,真以为有老师作靠山就可以嚣张了,也不看一下自己的斤量,竟然敢对人圣如何此说话。”

    刘金胜站出来,这话一说,人圣脸色一变,他双目一厉,他的目光瞬间投在了刘金胜的身上。

    一开始,人圣的确是没有留意到刘金胜,他只是把注意力留在了李七夜身上,他还以为刘金胜是李七夜的仆人。

    被刘金胜一个仆人如此的邈视,作为一尊仙王又怎么能忍呢,没有一巴掌拍过去,那都已经是宽宏大量了。

    人圣双目一厉,瞬间盯在了刘金胜的身上,本是心里面有几分火气的他,一盯上刘金胜的时候,他目光不由跳动了一下。

    虽然此时刘金胜全身血气收敛,根本就看不出强弱,但却有着一股海纳百川的气息,似乎任何力量他都能吞纳一样,这样的气势他曾经在一个人身上见过——九剑上神。

    人圣终究是与无敌之辈长久相处的人,对于这一级别的强者他是十分的敏锐,所以他心里面跳了一下。

    “不知尊驾如何称呼?”人圣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平息了一下自己心里面的火气,徐徐地说道。

    “老了,忘记了名字了。”刘金胜徐徐地说道:“你若战,老头子陪你玩几招便可。”

    “那就金胜陪你玩几招吧。”李七夜淡淡一笑,说道:“最近我脾气暴躁,出手一重,把你斩了,那就有点不好意思了。”

    李七夜这样的话差点把人圣气得吐了一口鲜血,他好歹也是一尊仙王,现在到了李七夜口中成了阿猫阿狗一样的存在。

    “好,我倒想领教一下。”人圣火气也来了,“轰”的一声响起,血气翻滚,瞬间血气如巨浪,冲天而起,无穷无尽,在这一刻,人圣的血气似乎永远都使不完一样。

    看着人圣的血气无穷无尽地翻滚着,刘金胜点了点头,徐徐地说道:“无止血统,的确是锤练得不错,我陪你玩几招。”

    说着刘金胜缓缓伸出右手,“砰”的一声响起,此时刘金胜右手震动了一下,光芒一闪,在这刹那之间,刘金胜的右手臂有一个影子若有若无地盘绕着,这个影子看起来像是一条凶敖,它盘绕着刘金胜的手臂,一张嘴就似乎可以吞噬九天十地。

    就是这么一个若有若无的影子,让人一看,宛如感觉自己整个人被吞了进去,自己灵魂一下子被吞噬掉,让人感觉如同掉入了冰窖,全身发寒。

    看到这样如凶敖一般的若有若无的影子,人圣心里面一凛,在这刹那之间他想到了一个传说,一个一直被九剑上神提起的传说!

    “前辈可是人人尊称的’九幽狂敖’——”此时人圣急忙一抱拳,神态凝重地说道。

    “九幽狂敖——”刘金胜轻轻地感慨叹息一声,有些怅然,缓缓地说道:“这个名字我都快忘记了,当年败给了归凡古神之后,我这把老骨头再也没有用过这个名字了。”

    被人提起当年的威名,刘金胜也是颇为感慨,昔日的狂傲岁月宛如昨日一般。

    “九幽狂敖——”听到这话的时候,天神书院的学生都被吓得尖叫一声,不知道有多少天神书院的学生被吓得一大跳。

    “九幽狂敖——”在这个时候,就是帝府的学生都一下子失神,喃喃地说道:“传说中天神书院最有天赋的学生之一吗?十一个图腾的上神!”

    对于天神书院的学生来说,九幽狂敖,这个名字如雷贯耳,那怕是大家都没有见过九幽狂敖,都知道九幽狂敖的大名。

    曾几何时,九幽狂敖是天神书院最有天赋的学生之一,而且当年九幽狂敖在天神书院的事迹也是流传到现在,只怕他是天神书院中第一个如此敢那么嚣张挑战天神书院老师的学生。

    可以说,当年作为学生的他,一口气打败了天神书院的五位老师,成为了天神书院的一个传奇,而天神书院也任由这个传说流传至今,没有作任何的限制。

    九幽狂敖,这可是一尊拥有十一个图腾的上神,离巅峰只有一线差距而己,只可惜,当年挑战归凡古神之后,就从此销声匿迹了,甚至有人说他已经惨死在了归凡古神的手中。

    今天,没有人想得到九幽狂敖依然是在天神书院之中,书斋的一个毫不起眼的学生竟然威名赫赫的九幽狂敖,这实在是太震撼人心了。

    刘金胜就是九幽狂敖!这样的事情震撼着天神书院的学生,但李七夜十分平静地坐在那里,天神书院的院长也没有什么情绪波动,也是十分的平静,似乎他已经知道了这个真相了。

    “九幽狂敖——”一时之间,不知道多少学生为之失神,一尊十一个图腾的上神就在眼前,离大家近在咫尺!

    就算是人圣,得到了刘金胜的肯定之后,他都顿时脸色大变,不由后退了好几步。

第2120章人圣寻仇    人圣,这个名字在骄横洲充满了魔力,可以说在骄横洲年轻一代没有什么人能比得上人圣了,就算是古启航都不行,可以说人圣乃是万众所归。

    至于天神书院,那就更不用多说了,人圣当年在天神书院读书,天神书院不知道有多少学生是他的拥趸,不知道有多少学生对他是崇拜无比。

    人圣,四条天命的仙王,更是拥有着人族两大古血之一的无止!可以说,人圣已经是极为优秀了,年轻一辈难有人能与之匹敌,百族之中也没有人比他地位更高了,至少这个时代是如此。

    “人圣呀,比画像还要帅一千倍一万倍。”有天神书院的女学生十分花痴地说道。

    一时之间,天神书院不知道多少学生望着人圣,崇拜无比,敬佩得五体投地。

    “宗政拓,有何事呢?”此时,天神书院的院长现身,徐徐地说道。

    说起人圣,大家都知道人圣,可以说大家都快忘记了他的名字叫什么了,也很少人敢去叫人圣的名字。

    但,这里是天神书院,那怕人圣已经成为了仙王了,他依然曾经是天神书院的学生,特别是天神书院的院长,更是有资格直呼人圣的名字,人圣那也只不过他众多学生中的一员而己。

    在天神书院之前,人圣也不敢托大,亲自下马,见到天神书院的院长,鞠身,一拜,徐徐地说道:“学生见过院长,听闻书院有难,故此学生带兵前来支援。”

    看到人圣的一举一动,不知道征服了多少学生,特别是女学生。

    “人圣就是人圣呀,那怕成为了仙王了,依然是礼贤下士,依然是谦虚无比。”有女学生花痴地说道:“书院有难,第一个来支援,有情有义,男儿当是如此,能嫁给这样的男儿,此生无憾也。”

    听到人圣此话,天神书院的院长也没有多少的情绪波动,点头,徐徐地说道:“有这个人便好,便好,允你们扎营于外面。”

    虽然说人圣已经成就了仙王,也是当今威名赫赫,但是千百万年以来,天神书院又不是没出过仙王,至于上神,那就更多了,连一叶仙王都曾经在天神书院读过书,比起如一叶仙王他们这样的成就来,人圣的成就也不算是特别的惊艳。

    “老师有差遣之处,开口便可。”人圣再拜,说道。

    天神书院的院长也只是轻轻点头,没有多说什么,这并非是他自负托大,他本身就是绝世强者,论实力,他不会比人圣弱,更何况,人圣也只不过是他学生而己。

    “老师,学生有一个不请之情。”此时人圣又拜,郑重地说道。

    “说吧。”天神书院的院长看着他,徐徐地说道。

    “老师也知道,孔前辈乃是学生的护道人,前些日子,孔前辈的儿子六剑少皇死于学院之中,孔前辈闭关还未出,所以学生想知道具体情况,还望老师指教。”此时人圣鞠首说道。

    人圣口中的孔前辈,便是九剑上神,也就是他的护道人。

    天神书院的院长多看了他一眼,轻轻摆手,徐徐地说道:“此事,你休问也罢。”

    人圣突然提起这件事情,这让天神学院的许多学生都一下子屏住了呼吸,大家都知道,六剑少皇是被李七夜杀死的,而李七夜是天神学院的老师,这件事情可不是小事。

    九剑上神他儿子被杀死,他绝对是不会善罢甘休,而他又是人圣的护道人,他将会站在九剑上神这一边,还是站在天神书院这一边呢。

    被天神书院的院长如此一说,人圣沉默了一下,随之又郑重地说道:“老师,并非是学生多嘴,我所知,惨死之人,不止仅仅是孔前辈的儿子,还有思神宗、纵天教的传人。他们都是当今俊杰,现在他们三人却惨死于书院,此事若是没有一个说法,只怕对书院不利。”

    “此事,就此作罢,你莫问为好。”天神书院的院长摇头,他说出这样的话,那已经是为人圣好了,因为他比任何人清楚,李七夜这样的存在,根本就不是人圣所能惹得起的,像李七夜这样的存在,仙王又如何,说屠杀就屠杀!这样的事情他又不是没有做过!

    天神书院的院长如此的话,如此的态度,这让人圣为之愕了一下。

    事实上,何止是人圣愕了一下,天神书院很多学生在心里面都很好奇,这个李七夜究竟是怎么样的来历呢,竟然能让天神学院如此的庇护着他。

    要知道,李七夜一口气杀了书院三子,而且书院三子都是大有来历,纵天少主是一门五仙王的传人,而思宗神子则是一门四仙王的继承人,六剑少皇也是十一个图腾上神的儿子。

    三个天才同时被杀,不论谁对谁错,这都将会让天神书院面临着很大的压力,毕竟纵天教他们也不是好惹得,若是天神书院不给一个交待,说不定天神书院从此会与纵天教他们结仇。

    但是,现在天神书院的院长完全没有澄清这事的打算,也完全是没有断定谁是谁非的打算,就算是纵天少主他们三个人都被杀死了,似乎天神书院根本就不需要向纵天教他们一个交待。

    “老师,学生并非是冒失,只是此事是非曲直,应有个论断。”人圣沉吟了一下,说道:“孔前辈的儿子,也不能死得不明不白,不然学生也是左右为难。”

    对于人圣这样的要求,天神书院的院长不由皱了一下眉头。

    “人是我杀的,有什么话就跟我说吧。”就在天神书院的院长打算劝一下人圣之时,一个悠然的声音响起。

    听到这个声音,天神书院的院长彻底不去管这件事情了,他已经明白人圣具体是怎么样的命运,这就掌握在他自己的手中了。

    “是李老师——”一听到这声音,天神学院的学生都纷纷望去,很多人低声地说道。

    此时只见李七夜浮现在了书斋的上空,身后的刘金胜端了来了一把椅子,李七夜就这样大马金刀地坐在了天空之上。

    人圣也向李七夜这边望去,看到李七夜如此姿态,他也双目一凝,踏空而起,往书斋而去,眨眼之间就抵达了李七夜的面前。

    “哼,这个李七夜未免是太霸道、太嚣张了吧,先是与启航老师为敌,现在又招惹人圣,那低调一点会死吗?走到哪里都惹是生非,好像跟谁都过不去一样。”有一些倾慕人圣的女学生看到这样的情况,心里面就不爽,冷哼一声说道。

    “嚣张又如何,霸道又如何,凭着一朵十四瓣的大道花,他就有资格嚣张,他就有资格霸道。这样的成就,那可不是能吹嘘出来的,实打实的真本事,如此有真本事的老师,天神书院绝对是好好地供着……”

    “……一尊仙王算得了什么,只要有这样的老师留在天神书院,想要多少仙王,想要多少上神,都能培养得出来,所以说,就算七夜老师捅破了天,天神书院都会为他兜底。”有远见的学生知道李七夜的价值,所以淡淡地说道。

    人圣行至书斋的上看,目光落于李七夜身上,他也完全看不出李七夜的深测,他一抱拳,徐徐地说道:“不知道道兄如何称呼?”

    “无名小辈而己,不值得一提。”李七夜平淡地说道。

    这就是人圣与刘金胜之间的差距,刘金胜就算不知道李七夜的来历,但他见到李七夜之后,就明白李七夜惹不得,但人圣却无法知道这样的一个事实。

    “六剑少皇可是道兄所杀?”人圣说话也是有理有据,也没拿仙王之威压李七夜。

    当然,在天神书院拿仙王的架子不一定有用,毕竟能在天神书院当老师的人,哪一个是善茬,甚至有不少老师本身比一般的大帝仙王还要强大。

    “不知少皇是犯了何罪,值得道兄如此的痛下杀手。”人圣徐徐地说道。

    “杀了就杀了,何需用太多的言辞。”李七夜平静地说道:“去吧,现在非常时刻,莫自误。我杀人,无需借口,杀之便可。”

    这话一出,让在场的学生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气,这样的话实在是够霸气,要知道,人圣可是拥有无止血统的四天命仙王,李七夜竟然如视他无物一般,根本就未把李七夜放在眼中。

    “这够霸道的吧。”天神书院的学生也不由喃喃地说道。

    李七夜这样的话,都让人圣脸色大变,毕竟当着众人的面说出如此的话,那简直就没把他放在眼里。

    这不能说他人圣是个高傲的人,他一尊四天命的仙王,在骄横洲怎么也算得上是呼风唤雨的人物,现在李七夜完全不把他当作一回事。

    “道兄,我是真诚请教的。”人圣徐徐地说道:“虽然说这里是天神书院,但也不能就此滥杀他人,并非是说杀了便杀了,这终究需要一个公道!”

    “你来请教又如何?”李七夜笑了一下,徐徐地说道:“难道给你一个很好的理由,你就此揭过此事,就此化解这里面的恩怨,你就能让什么九剑上神不为他儿子报仇?”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