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第2117章斩杀

    此时古启航沉声地对李七夜说道:“七夜道兄,这是你逼我的,为了天神书院的纲纪,我只有向七夜道兄出手了。”

    “出手吧,废话太多了”李七夜淡淡地一笑,说道。

    就在这刹那之间,古启航向思宗神子打了一个眼色,而思宗神子立即明白,“噗”的一声,吹了一个口哨。

    “沙、沙、沙……”一阵阵细微的声音响起,就在这刹那之间,地下钻出了无数的怪蚁,这拳头大小的怪蚁一钻出来,“嗡、嗡、嗡”之声响起,全部飞了起来向李七夜扑了过去。

    “沙”的一声,无数的怪蚁是扑天盖地,无处不在,无处不有,就像是滔天巨浪一下,瞬间扑向了李七夜,要把李七夜整个人瞬间淹没,而且这无数的怪蚁扑向李七夜的时候,全部都磨着它们一对如钳子一般的利齿,吱吱作响,只要被这无数的怪蚁扑在身上,只怕它们会在眨眼之间把李七夜整个人啃成白骨。

    “杀”就在无数怪蚁瞬间包围了李七夜的时候,古启航也出手了,手中的软剑“铛”的一声,如毒蛇吐信,十分狠毒。

    古启航可是一位拥有七个图腾的上神,他一出手必定是惊天动地,可拿日月,可摘星辰,但在此时此刻,古启航一出手,却没有惊天动地的声势。

    他一剑刺出,无声无息,超越了时光,越超了空间,当他“杀”字的声音还没有落下,他的剑尖已经刺向了李七夜的喉咙了。

    “砰”的一声响起,没有想象中的鲜血溅射,虽然古启航这一剑刺到了李七夜的喉咙了,但在石火电光之间,不知道从哪里冒出了来只手。

    古启航的一剑够快吧,可以说是追光掠电,但这突然冒出来的这只手却更快,瞬间扣住了刺来的剑尖,刹那之间折断了软剑,一掌拍在了古启航的胸膛之上。

    从扣剑到断剑,再到一剑击在了古启航的胸膛之上,这只是瞬间完成,古启航的速度可以超越时光,而这只手的速度是古启航速度的十倍,古启航根本就躲不过。

    “砰”的一声响起,古启航整个人被一掌拍飞,狂喷了一口鲜血,听到“喀嚓”的骨碎之声响起,这一掌瞬间把古启航的胸膛打碎。

    在这个时候,一个老人突然冒了出来,宛如鬼魅一般,正是他突然冒出来,一掌把古启航拍飞,把古启航的胸膛打碎。

    “金胜呀,你来得有点躁急了,我还想看看还有没有其他人呢。”李七夜站在那里一动都不动,淡淡地笑着说道。

    这个突然出现的人正是刘金胜,正是他一掌拍飞古启航的,这样的一幕吓得纵天少主他们都脸色煞白,转身就逃走。

    一直以来,他们都没有注意过刘金胜,只怕天神学院没有谁会注意刘金胜,那只不过是书斋是一名微不足道的学生而己,现在他竟然是一掌拍飞了古启航。

    要知道,古启航可是一位拥有七个图腾的上神,现在却被刘金胜这样的一个老人一掌拍飞,这是多么的恐怖,所以,这一刻把纵天少主他们吓得胆都破了,转身就逃。

    此时李七夜没有动,他身上跳跃着火焰,听到“滋、滋、滋”的声音响起,所有扑向它的怪蚁都是一一被烧成了飞灰。

    “我一生最讨厌就是偷袭的小人。”刘金胜盯着古启航,冷冷地说道。

    此时古启航脸色大变,那怕强大如他,也知道眼前的刘金胜很强大很强大,他与刘金胜之间完全不是同一个级别的,两者之间的差距根本就是有着无法跨越的鸿沟。

    “且让我送你一程!”此时刘金胜双目光芒一闪,露出了杀机,大手一张,向古启航抓去。

    “轰”的一声巨响,就在这刹那之间,古启航整个人炸开了,整个人瞬间炸成了血雾,可怕的爆炸力冲击向刘金胜。

    刘金胜脸色一沉,瞬间错位,避过了轰炸而来的血雾,但就在刘金胜错开的瞬间炸开的血雾又一下子疯狂地往内坍塌,在刹那之间疯狂地收缩,好像是一下子把炸开的血雾吞噬一样。

    就在这血雾疯狂内塌的瞬间,听到“啵”的一声响起,空间波动,紧接着血雾一下子消失不见,好像古启航从来没有来过一样。

    “逃走的本事倒是绝世一流。”看到血雾瞬间消失,刘金胜悻悻地冷哼一声,他也没有想到,一招都不交手,古启航就逃之夭夭了。

    古启航是有备而来,甚至连逃走的手段都已经规划好了,所以知道自己不知刘金胜的时候,他瞬间炸开了自己,以爆炸的力量穿透了空间,瞬间把自己放逐于次空间,穿越了次空间,瞬间逃离了天神书院。

    对于古启航来说,自爆是十分残酷的手段,对于他本身来说也是如此,毕竟把自己炸开了,他损失极为惨重,如此损失的血气在短时间内很难恢复。

    但在这样的局势之下,古启航是没得选择,他要么是被刘金胜杀死,要么是自爆逃走。他清楚得退,自己绝对不是刘金胜的对手,如果与刘金胜一战到底,他必死无疑,所以他一出手便是自爆,反而是给刘金胜来个措手不及,这可以说是最小的代价逃生了。

    “以后会有机会的。”见刘金胜悻悻的模样,李七夜淡淡地一笑,徐徐地说道:“他是不会对书斋的重宝死心的。”

    此时李七夜依然站在那里,他身上的焰火依然在跳动,李七夜身上的焰火在跳动的时候,好像对于这些怪蚁来说有着致命的吸引力一样,所有的怪蚁不需要有人去指挥,就飞扑向了李七夜,宛如飞蛾扑火一样,那怕是躲在地下的怪蚁也是如此。

    在短短时间之内,所有飞扑而来的怪蚁被跳动的焰火烧得灰飞烟灭,直到最后一只怪蚁“滋”的一声被烧成了飞灰之时,李七夜这才拍了拍身体,淡淡地笑着说道:“该我去追他们的时候了。”话一落下,便跨空而去。

    在这个时候纵天少主他们三个人都被吓破了胆子,李七夜很强大他们是可以想象,但是没有想到书斋的刘金胜竟然如此的恐怖,一掌就可以把古启航击败。

    一开始,古启航到来,他们以为自己的救星来了,可以救下他们了,没有想到,连古启航也不是对手。

    此时纵天少主他们使尽了吃奶的力气,恨不得立即现在就逃出天神书院,离李七夜这样的凶神恶煞远远的。

    “既然来了,还想逃走吗?”然而,在纵天少主他们拼命逃走的时候,他们身后响起了一个悠然的声音。

    这熟悉而又恐怖的声音在身后响起的时候,顿时把纵天少主他们吓得魂飞魄散,他们回头一看,李七夜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在他们的身后了。

    纵天少主他们吓得魂飞魄散,他们拼尽了全力飞驰逃走,但是李七夜依然如附骨之蛆,离他们近在咫尺。

    “快,快,快拦住他”在此之前对李七夜最嚣张的六剑少皇也一样被吓得魂飞魄散,他脸色煞白,尖叫地对纵天少主他们说道。

    要知道,纵天少主他们三个人中只有他没有仙王之兵,他是最弱的一环,要想拦住李七夜,也唯有纵天少主他们手中的仙王之兵了。

    “杀”此时纵天少主和思宗神子也没得选择,他们两个人狂吼一声,祭出了仙王之兵,“轰”的一声巨响,千百万条的仙王法则像天瀑一样倾泻而下,仙王之兵挟着无敌之威,疯狂地碾压向李七夜,他们想借着仙王之兵发挡一挡李七夜,给他们挣取逃走的时间。

    “太弱了。”李七夜笑了一下,体魄璀璨,“嗡”的一声响起,重慢领域瞬间打开,“砰”的一声响起,瞬间被纳入重慢领域的纵天少主他们一下子被镇压,全身能听到“喀嚓”的骨碎之声。

    “这是怎么一回事?”看到李七夜与纵天少主他们打了起来,在这个时候引起了天神书院的不少人注意,特别是天神学院的学生,更是大吃一惊,他们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点本事也敢打书斋的主意,这未免太不自量力了吧。”李七夜淡淡一笑,大手张一张,往纵天少主和思宗神子身上碾压而去。

    “我,我们是天神书院的学生”此时纵天少主尖叫道:“我,我们需要书院的老祖审判老祖”

    此时纵天少主都向天神书院的老祖们求救,但是没有一个天神书院的老祖会理会他们。

    “仙王殿下,请救命”看到大手碾压而下,此时思宗神子也不由尖叫一声,想向背后的大帝仙王救助。

    但是,在这个时候天地寂静,没有任何大帝仙王出手,在这个时候天神书院的实力依然强大无匹,就算是有大帝仙王赶来,也不可能出手救他们,那简直就是打草惊蛇。

    “啵”的一声响起,在李七夜的大手镇压而下之时,思宗神子他们两个人根本就无反抗之下,瞬间被碾成了血雾。(~^~)

第2116章狐狸尾巴    此时思宗神子他们也要把李七夜拉下水,在他们看来,重宝就在眼前,没有谁不会怦然心动的,更何况,现在天神书院在危难关头,若不趁这样的大好时机混水摸鱼,那实在是太过于可惜了。

    听到思宗神子这样的话,李七夜都不由露出了笑容。

    李七夜只是露出笑容,还未说话,纵天少主误以为李七夜是怦然心动了,就说道:“老师若是有兴趣,便加入我们,好处自然少不了你的。”

    “你们知道吗?”李七夜露出了浓浓的笑容,徐徐地说道:“我这个人最讨厌的一件事你们知道是什么吗叛徒!就像是你们这样的叛徒!”

    被李七夜这样一说,纵天少主他们三个人不由为之脸色大变,他们相视了一眼。

    “哟,什么时候你会变得这么高尚。”六剑少皇不屑地说道:“重宝就在眼前,我就不相信你不会心动,嘿,说得那么高尚,无非是想独吞而己!”

    六剑少皇早就不怕与李七夜撕破脸皮了,所以他说话比纵天少主他们冲了很多。

    “高尚也好,独蚕也罢。”李七夜淡淡地一笑,徐徐地说道:“今天我在这里,谁想取走书斋的重宝,那是痴人说梦。”

    纵天少主脸色一沉,冷冷地说道£:“老师,你想保护这里的宝物也好,想独吞也好,但最好还是审度一下当前的局势,俗话说得好,识务者为俊杰,否则把自己的性命搭进去了,那一切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就凭你们三个吗?”李七夜露出了浓浓的笑容,悠闲地说道:“只怕就凭你们三个还远远不够看,三只跳梁小丑而己。”

    被李七夜如此一说,纵天少主他们顿时脸色十分难看,他们好歹也是当今的天才,特别是纵天少主,更是一尊拥有一个图腾的上神。

    现在在李七夜口中是变得那么的一文不值,被李七夜如此的邈视,让他们三个人心里面特别的不爽。

    “好大的口气,我们倒想领教一下”六剑少皇比思宗神子、纵天少主他们两个人更冲动,他怒目一张,立即怒喝道。

    六剑少皇冲出来,想挑战李七夜,但一下子被纵天少主和思宗神子拦住了。

    “老师,我们只是马前卒而己,就如老师所说的那样,我们就是踏梁小丑,不值得一提。”此时拦住了冲动的六剑少皇,纵天少主徐徐地说道:“或者如老师所说的那样,我这样的小人物不入老师的法眼……”

    “……但是,我们这样的马前卒也只不过是望望风,跑跑腿,后面还有大群的大帝仙王,到时必定有十二天命的大帝仙王出手,不管老师是为了保护书斋的重宝,还是想独吞,那么,老师你可就要掂量一下自己了。”

    此时纵天少主的话中充满了威胁,此时他是搬出了背后的大帝仙王来恫吓李七夜,毕竟,凭他们三个人的名气是无法吓得住李七夜。

    现在连十二天命的大帝仙王都搬出来了,希望能借此吓住李七夜。

    “十二天命的大帝仙王又如何。”李七夜反应平淡,徐徐地说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仅此而己。”

    见李七夜不受威胁,纵天少主他们三个人脸色一沉,他们三个人不由相视了一眼,在这个时候他们有些骑虎难下。

    最后纵天少主机灵,他向李七夜一抱拳,说道:“不管老师你是如何想的,总之,我们话是传到了,我们跑腿的任务也就完成了,我们也就此告辞,山不转水转,他日总会相逢!”

    此时纵天少主他们心里面打算先撤退,因为他们摸不清楚李七夜真正的实力,所以他们先离开这里,再找人商量对策,待有万全之策再一次来也不迟。

    说下了这样的台面话之后,纵天少主向思宗神子、六剑少皇他们两个人丢了一个眼色,欲转身便走。

    “既然来了,还想走吗?”在纵天少主他们想转身离开之时,李七夜已经堵住了他们的去路了,淡淡地笑着说道。

    见李七夜赌住了去路,纵天少主他们脸色一变,他们三个人都不由相视了一眼。

    “老师,你这是想谋杀学生吗?嘿,老师独吞宝物,谋杀学生,那可是大罪。”思宗神子阴阴地一笑,说道。

    “谋杀就谋杀。”李七夜完全无所谓,说道:“对于我而言,那都只不过是死人而己,至于是谋杀,还是为天神书院清理门户,那都是无足轻重之事。”

    纵天少主他们没有想到李七夜做事完全不安理出牌,什么手段施在李七夜身上都起不到作用。

    “轰”的一声巨响,纵天少主他们三个人相视了一眼,话不多话,瞬间祭出了自己的宝物。

    在轰鸣声中,仙王之威瞬间喷涌而出,在这个时候纵天少主和思宗刘子都纷纷祭出了仙王之兵,而六剑少皇“铛”的一声,也是六剑出鞘,瞬间是六剑护体。

    “老师,你可是执意要与诸位大帝仙王为敌吗?我知道老师底蕴无双,但是一旦是十二天命的大帝仙王出手,一切都将会成定局,天神书院崩灭的命运,谁都无法挽回。”此时纵天少主冷冷地说道。

    “废话太多了,我给你们一个出手的机会。”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杀”纵天少主他们三个人相视了一眼,大吼一声,瞬间出手,两件仙王之兵“轰”的一声巨响,直轰杀向了李七夜,“铛、铛、铛”的剑鸣不止,六把神剑合一,劈斩天地,一剑绝杀,直斩向了李七夜。

    “太弱了。”面对轰杀而来的两件仙王之兵和神剑,李七夜连眼皮都没有撩一下,“嗡”的一声响起,体魄瞬间璀璨,瞬那之间双仙体爆发。

    “砰”的一声响起,重慢领域瞬间打开,整个领域瞬间无量重、无限慢,纵天少主他们三个人都刹那之间被重慢领域镇压。

    “砰、砰、砰”三声响起,在这刹那之间,纵天少主他们三个人齐跪了下去,鲜血狂喷,吓得他们仙王之兵护体,但依然是“喀嚓、喀嚓”的碎裂之声响起。

    “这点本事,也想挑战我,太不自量力了。”李七夜笑了一下,在这刹那之间,他一下子转过身来,望着天空,徐徐地说道:“既然来了,就出来吧。”

    李七夜话一落下,空间波动了一下,只见古启航瞬间出现在天空上,他一抱拳,说道:“七夜道兄了不得,神通无敌,启航佩服得五体投地。”

    “启航老师”看到古启航,纵天少主他们都不由为之一喜,大叫地说道。

    此时古启航脸色一沉,冷冷地斥喝道:“糊涂,作为天神书院的学生,天神书院危难之时,那当是拼死保护书院,怎可以心生贪念,此乃是重罪,应重罚!”

    “是,是,是学生错了,不应该见财起贪念,请老师给我们一个自新的机会,我们必定会好好报效书院的。”纵天少主他们三个人也聪明,立即低下头,一副忏悔的模样。

    见纵天少主他们都低头认错了,古启航向李七夜抱拳地说道:“七夜道兄,他们三个乃是年少气盛,年少无知,只是被宝物迷惑了心智,现在他们也有悔过的念头,请七夜道兄给他们一个悔过自新的机会,让他们将来好好报效天神书院。”

    “如果我说不呢?”李七夜淡淡地一笑,徐徐地说道。

    “这个”古启航沉吟了一下,说道:“七夜道兄,他们罪不至死,这等大事,该由书院诸位老祖定夺,不如且让我把他们锁在地牢,等灾难过后再发落他们也不迟。”

    “不,我现在就要斩他们于此地。”李七夜露出笑容,悠闲地说道。

    “七夜道兄,随意把学生处死,这只怕不符书院的规定吧。”古启航沉吟地说道。

    “书院的规定?”李七夜露出了浓浓的笑容,徐徐地说道:“我就是学院的规定,我说的话就是规定,这足够吗?”

    古启航顿时露出不悦的神态,沉声地说道:“七夜道兄这太专横独断了,作为天神书院的老师,必定要以天神书院的规定为准绳,否则的话,天神书院就没有纲纪了,天神书院必定乱成一团。”?“没错,我这个人就是专横独断,你有意见吗?”李七夜打断了古启航的话,说道。

    “好”古启航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沉声地说道:“既然是如此,启航也就只有冒犯了,不论如何,启航誓死都要维护天神书院的纲纪,任何人都不得有违背于天神书院的纲纪!”

    “说得很好听,比唱得还要好听,伪君子做到这样的地步,那也算是一种水平。”李七夜点了点头,赞声地说道。

    被李七夜这样一嘲笑,古启航顿时脸色一变。

    李七夜曲指一弹,把纵天少主他们三个人弹飞,纵天少主他们三个人狂喷了一口鲜血但终究是脱困了,他们脱困之后,立即躲到了古启航的身后。

    “老师,他深不可测”此时纵天少主低声提醒古启航说道。(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