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外面的世界消失了,整个天神书院落入了一个荒莽古老的世界,放眼望去,这个荒莽古老的世界看不到尽头,好像是这里完全跳脱了骄横洲、脱离了十三洲一样。

    眼前这个世界实在是太过于磅礴,太过于浩瀚了,一棵巨树就可遮住千里大地,一座神山就可以直穿天宇,宛如是宇宙中心一样,能看到一颗颗大星环绕,十分的震撼人心。

    而此时天神书院所处之地,那只不过是这个世界的一个小小的角落而己。天神书院占地已经够广阔了,但是在这样的古老世界之中,天神书院那也只不过是沧海一栗而己。

    “这是怎么一回事?”看到外面世界消失了,不知道有多少学生为之面面相觑,更是心里面毛,感觉突然一夜之间,他们就好像是被世界遗弃一样。

    没有人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不要说是天神学院的学生,就是天神学院的不少老师也不知道这是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

    “铛、铛、铛”就在不少学生对于这样的事情为之震撼的时候,天神学院的紧锣又响起了,院长的声音传遍了天神书院的每一个角落,说道:“速速回安全保垒,否则后果自负!”

    听到天神书院院长如此的警告,不少留在外面的学生也都纷纷退回了安全保垒,但是依然有不少学生,特别是帝府的天才学生是继续留在外面的。

    就在很多人退回安全堡垒之后,纵天少主、思宗神子、六剑少皇他们这三位学院三子竟然是偷偷的溜了出去,他们是溜去找古启航的。

    古启航独居于天神书院的一座神峰之上,拥有着自己的洞府,可以说这是天神书院最安全的地带之一。

    “老师,这,这是发生什么事了?”那怕见识极广的纵天少主也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忙是向古启航请教。

    “这可以称之为回归”古启航神态优雅,从容不迫,显得风度过人。

    “回归?”六剑少皇他们都是一头雾水,说道:“回归什么?”

    古启航徐徐地说道:“天神书院这是回归于属于它的世界,它里才是天神书院,今天它重新出现在这里,准确来说,这就是一种回归。”

    “天神书院属于这个世界?这,这,这不可能,天神书院是属于我们骄横洲,怎么会属于这个世界。”思宗神子也不由大吃一惊地说道。

    对于这样的话,古启航含笑不语,只是静静地坐着,他是那么的从容,是那么的优雅,又是那么的胸有成竹,似乎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老师,这,这是真的吗?”纵天少主认真地问道:“这真的是有这么一回事?难道说天神书院是属于异类,不是属于我们的世界?”?“异类倒不是,它也是属于我们的世界。”古启航含笑徐徐地说道。纵天少主算是他的弟子,他也乐意开口指点他一二。

    “这是一个传说,已经被天神学院遮蔽的传说。试想一下,当年飞仙帝有终南神帝支持,他为什么会选择这里建天神书院呢?”古启航徐徐地说道:“十三洲之中,有很多神土妙地,有很多洞天法地,只要飞仙帝愿意,他能找到很好的地方来建这样的一个传承,但飞仙帝却把天神书院建在了这个荒莽甚至没有人烟地方,这究竟为的是什么?”

    听到古启航这样的话,思宗神子他们三个人也不由相视了一眼,因为这样的疑问他们也听到过,只不过没有具体的答案,也没有人能给得出具体的答案,因为没有人知道当年飞仙帝是怎么样想的。

    “其实,这里面涉及到了一个传说。”古启航看着纵天少主他们三个人,含笑地说道:“在一个古老的传说中,它认为有一个古世界存在。”

    “一个古世界存在?”六剑少皇说道:“是仙人的世界吗?”?“不,世间哪里有仙人的世界。”古启航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更准确地说,这是一个被遗弃的世界,在这个古世界中没有任何人居住。至于这个古世界究竟是一个完整被遗弃的世界,还是某一个世界残存下来的一角,那就没有人知道了。总之,在这个古老的传说中认为,这个古世界是存在的,只不过是一直没有人找到。”

    “后来飞仙帝找到了这个古世界?”在这个时候,纵天少主意识到了什么,不由问道。

    古启航含笑,轻轻地点了点头,说道:“是的,飞仙帝找到了这个古世界,这是一个被遗弃的世界,至于这个世界为什么被遗弃,那就不得而知了。但,重点的是,飞仙帝看上了这个世界的沃土。”

    说到这里,古启航顿了一下,继续说道:“这个古世界毗邻于荒莽的高原,从这个荒莽的高原可以以最准确地坐标切入这个古世界。”

    “我明白了,所以飞仙帝把天神书院建立在了这个荒莽的高原之上。”六剑少皇急忙说道。

    “这话是对,也是不对。”古启航笑着说道:“如果仅仅是把天神书院建立在这样靠近入口之处,那也是没有什么用。要知道,飞仙帝是最巅峰的九界仙帝,而他还有终南神帝支持,他们的强大,又焉是你们能想象的?”?听到古启航这样的话,纵天少主他们都点头,没有半句的反驳,这话说得也是,飞仙帝和终南神帝的强大,这是世间所有人公认的。

    “飞仙帝和终南神帝联手,把这个古世界的空间构勒出来,整个古世界的空间就是一张网,而天神书院就是建立在了网眼之中。”古启航徐徐地说道。

    “老师的意思是说,天神书院本来就是建立在这个古世界之中?”纵天少主绝世聪明,一下子明白了,大叫地说道。

    “没错。”古启航徐徐地说道:“飞仙帝和终南神帝就是把天神书院建在了这个古世界的一个角落之中,建在了这个世界空间的一个网眼之上。然后就像收网一样,拿住了这个网眼,把天神书院从这个古世界中拖出来,屹立于骄横洲之中,而古世界被镇封。”

    说到这里,古启航的目光都为之跳动了一下,徐徐地说道:“要知道,天神书院是建在了这个古世界空间的网眼之上,飞仙帝和终南神帝他们锁住了这个古世界的空间,这使得这个古世界的精华会源源不断地涌入天神书院……”

    “……在天神书院这片大地之下日积夜累,这就是天神书院的底蕴!可以说,天神书院的底蕴不是出了有多少上神,出了有多少仙王,而是它建立在这里,这就是底蕴!”

    听到古启航这样的话,纵天少主他们都心里面大吃一惊,他们也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秘密。

    “天神书院独享一个世界的精华,这,这也太猛了,难怪会有着如此深厚的底蕴,这样独天得厚的优势,只怕十三洲没有任何一个门派传承能与之比肩!”纵天少主不由喃喃地说道,终于明白为什么天神书院的底蕴会如此的深,会如此的强大了。

    “为什么飞仙帝就不能把这个世界建在这个古世界里面呢?为什么一定要把天神书院拖拽到骄横洲?”思宗神子不是很明白,说道。

    “这具体是什么原因,就没有人知道了。”古启航含笑地说道:“有猜测认为,这个古世界是凶兽恶禽太多,不适合居住,也有猜测认为,这是天神书院独享这个古世界最好的方法。”

    “这也是。”纵天少主点头说道:“如果说天神书院在这个古世界之中,只怕会有很多人都能进出这个古世界,到了那个地步,天神书院就无法独占这个古世界了。现在天神书院建在了这个古世界的网眼之上,镇塞住了这个古世界,想进入古世界,除非是把天神书院掀翻了,这样一来,天神书院岂不是能独占这个古世界。”

    听到纵天少主这样一说,思宗神子和六剑少皇都觉得有道理。

    “老师学识广博,让我辈佩服得五体投地,这样的秘闻我等听都未曾听说过,老师却能如数家珍。”六剑少皇佩服无比地对古启航说道。

    古启航含笑不语,他当然不能说这也是有别人告诉他的,否则的话,他又怎么可能留在天神书院这么久。

    要知道,他可是一位大好前途的青年,他拥有着绝世无双的天赋,拥有着显赫的家世,更重要的是,他本人拥有着强大无匹的实力,未来有机会问鼎古神。

    对于他这样年轻有为的绝世天才而言,外面的世界海阔天空,他完全没有必要留在天神书院,对于他而言,天神书院的这一点待遇根本就吸引不了他,而能吸引他的,是其他的东西。

    这当然不是因为他是天神学院的学生,他要回报天神书院,要反馈天神书院。

    “风暴来了,你们可准备好了?”古启航徐徐地说道。

    “怎么样的风暴呢?”六剑少皇心里面一震,忙是问道,有些迫不及待地说道。

    “天神书院已经回归了这个古世界,要知道,这个古世界是猛禽怪兽横行,这是荒莽的世界,是凶兽猛禽的天地。天神书院回归了,这些凶兽猛禽必将会蹂躏天神书院。还有更加强大的力量会扯拉着天神书院这片大地,到时候,天神书院不止会是血流满地,只怕还会支离破碎,更何况,还有不少异族,如神、魔、天三族对天神书院是窥视己久,只怕他们也会跃跃欲试。”古启航徐徐地说道。

    古启航这样的话让纵天少主他们三个人相视了一眼,如果说天神书院要崩灭了,他们第一个想到的念头当然不是保护天神书院,当然不是守护天神书院。

    因为他们出身于世家,出身于帝统仙门,他们还没有加入天神书院的时候已经是很强大了,已经是大名在外了。他们来天神书院,那只不过是镀镀金而己。

    像他们这样的学生,并不像百堂的一些出身低微的学生,对天神书院有归属感,他们是出身世家,他们只会对自己的家族,对自己的门派有着归属感。

    而像出身底微的学生则不一样,天神学院改变了他们的命运,所以他们对天神书院感恩,对天神书院有归属感,甚至天神书院就是他们的第二个家。(未完待续。)

第2110章灾难来临    十四片花瓣的大道花静静地在那里绽放着,无声无息,不需要太多的言语,不需要太多的姿态,这一朵大道花就已经足够证实了李七夜,这就足够奠定李七夜在天神学院的地位!

    在刚才曾经是大言不惭的天才学生,此时都不由满脸通红,羞愧得无地从容,恨不得地上出现一条裂缝,他们好钻进去。

    从始至终,李七夜没有多看他们一眼,甚至连一句教训他们的话都没有,但此时此刻,所有曾大言不惭的学生都是羞愧得脸色通红,羞愧得无地从容。

    这样的感觉比李七夜当众狠狠地扇他们一个耳光还要难受,李七夜如果当众地狠狠扇他们一个耳光,至少他们还能入李七夜的法眼,现在李七夜连看都懒得多看他们一眼,连一句话都懒得去训斥他们,可以说,他们连被李七夜训斥的资格都没有,宛如蚁蝼那般的缈小!

    “十四片花瓣的大道花”一时之间,这些学生都失神了,久久无法言语。

    “又创了一个奇迹呀。”看着十四片花瓣的大道花,默千钧感慨万分,徐徐地说道:“岁月遥远,什么时候还能再一次聆听呢!”说着轻轻地叹息一声,摇了摇头,步履蹦蹒,缓缓离开。

    天神学院的老祖们都纷纷为默千钧让出一条道路来,合璧双仙王夫妻两人就像乖巧的学生挽扶着默千钧离开。

    “未来,希望依然光明。”最终连老院长都感慨万分,他明白李七夜讲这一课堂有着极深的意义,这不仅仅是为学生们授课而己,也是在警醒着他们这些人,警醒着如仙王这样的人物。

    最终,老院长向那朵十四片花瓣的大道花深深一鞠身,转身离开了。

    其他的天神学院老祖也都纷纷向这朵十四片花瓣的大道花深深一鞠身,大家都神态郑重恭敬。

    老院长他们离开之后,在场的学生都久久沉默着,没有哪一个学生敢说一句话,甚至没有人愿意打破这一份宁静,这一份宁静是对李七夜最大的敬意。

    此时就如古启航都是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神态十分的尴尬,是他最先向李七夜提起挑战的,而在这一场挑战之中,他也是取得了极为不俗的成就。

    可以说是年轻一代的骄傲,但是,此时此刻他却显得那么的微不足道,是显得那么的不值得一提。

    在李七夜还没有开讲之前,多少学生为他沸腾,但此时此刻,大家都好像是忘记了他的存在一样,大家都没有再多去看一眼他那朵六片花瓣的大道花。

    因为古启航的六片花瓣的大道花与十四片花瓣的大道花一比,那实在是太普通了,太普通了,这就像是一个绝世仙子与普罗大众的女子相比一样,所有人都会看到绝世仙子,而普罗大众的女子只会消失在茫茫的云海之中。

    此时古启航的老脸是一阵火辣辣的,从始至终,李七夜没有看他一眼,也没有跟他说上一句挑衅的话,似乎他就根本不存在一样。

    这一场挑战由他发起,在这其中,他是运用了多少的手段呢,但到了最后,整个舞台都是属于李七夜的,李七夜才是这个舞台的主角,而他古启航只不过是舞台不起眼角落中的一个小丑而己!

    最终古启航二话不敢说,默默无声地逃离了这里,虽然李七夜没有出半句话去羞辱他,但他却觉得这是他一生中最为耻辱的一刻,他就像是丧家之犬一样逃离了山谷。

    在此之前前的大言不惭的六剑少皇他们都脸色发白,不敢吭一声,也是无声无息地离开了,不敢惊动任何人,他们就像是丧家之犬夹着尾巴偷偷地逃走了。

    这一次的授课结束之后,整个天神书院变得特别的安静,就是平日里高傲无比的天才学生,在这个时候都变得安静无比,踏踏实实地读书,安安定定地修练,不再惹是生非。

    李七夜也是呆在书斋之中没有离开过,他整天闭门参悟,夜欣雪他们并不知道李七夜在参悟着什么。

    虽然说天神学院特别的宁静,但是天神学院的老祖们都清楚,这只是暴风雨之前的宁静而己,在宁静过后,将会有着一场暴风雨来临。

    不过,这一次天神书院的老祖们都有着信心熬过这一次的灾难,渡过一场暴风雨,因为他们已经有着充份的准备,更重要的是,在天神学院还有李七夜坐镇,这将会决定着这一场战争的关键!

    所以,天神书院的老祖们心里面充满了人心,那怕是有十二天命的大帝仙王来袭,天院书院都能经受得住。

    “砰”的一声响起,宁静的日子并没有多久,在宁静一些日子之后,在一夜之间,突然一声崩碎之声响起,好像是有什么挣脱了枷锁一样,这一声崩裂之声天神学院的所有人都听到了。

    听到这样的一声崩碎之时,许多学生急忙从住处跑了出来,大家都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了。

    “看”所有学生冲出来的时候,有学生大叫一声,往天空上一指。

    此时只见天空上出现了异象,此时此刻整个天神书院的空间都在波动,宛如大浪一样,在这一刻天神书院就好像是惊涛骇浪之中的一叶小舟,随时都会被这波动的空间所覆灭一样。

    “铛、铛、铛……”一阵阵金属铁链之声响起,只见空间波动的源头是一座小塔,这座小塔并不高大,它不是由任何神金仙铁所炼成,它乃是由符文聚炼而成。

    这样一座由符文聚炼而成的小塔,它全身由一条条大道法则链锁着,这一条条的大道法则也不知道是出自于谁之后,大气磅礴,似乎可以镇压万古一样。

    在这个时候这座小塔颤抖起来,似乎是要挣脱大道法则的链锁一样,一次又一次地颤抖,而且每一次颤抖都比前一次颤抖要厉害。

    随着小塔一次又一次的颤抖,大道法则就勒得越紧,好像是要把整座小塔勒碎一样,然而,大道法则勒得越紧,小塔颤抖得就越厉害,威力就越强大。

    就是因为这样的一座小塔疯狂地颤抖着,摇晃着整个巨大的空间,整个空间被摇晃得像是惊涛骇浪一样,疯狂地波动起来。

    “这,这是怎么回事呢?”看到这样的一幕,所有的学生都被吓了一大跳,都不知道发什么事了。

    “铛、铛、铛”在这个时候,天神学院的锣声响起了,天神学院的院长威严的声音传遍了天神学院的每个角落,说道:“非常时刻,所有学生速回安全堡垒,否则后果自负!”

    院长的警告响起之后,把所有学生都吓了一跳,此时很多学生才知道事态的严重,否则的话天神学院不会响起如此急促的紧锣之声。

    回过神来之后,天神学院的学生都纷纷逃回了安全堡垒,不敢出来,毕竟连院长都这样说了,那绝对是有大事情发生了。

    也有一些学生艺高胆大,仗着自身道行强大,拥有着了不得的宝物护体,竟然也不逃回堡垒,留在外面观看。当然,也有一些学生是心怀着一些不为人知的目的的,他们也没有回学院的堡垒。

    对于这些不回堡垒的学生,天神学院也不去过问,或许对于这些学生来说,也是一次生死磨砺。

    “砰”的一声响起,当天将亮的时候,突然之间,那座小塔崩碎了锁住它的大道法则,接着听到“轰”的一声巨响,整个空间如同掀起了亿万丈的风暴一样,刹那之间滔滔不绝的空间波浪如同汪洋大海一样,瞬间把天神书院淹没。

    “轰、轰、轰……”一阵阵轰鸣之声不绝于耳,整个天神书院都摇晃不止,好像是整个天神书院随时都会倒塌一样,吓得很多学生都心惊肉跳。

    最终天神书院慢慢地平静下来,那怕是惊涛骇浪的空间波动,都没有损伤天神书院丝毫,换作是其他的大教疆国,在如此恐怖的空间波动之下,早就是支离破碎,早就是灰飞烟灭了。

    当天神书院平静下来之后,有回过神来的学生不由冲出去一看,在这刹那之间,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一股荒莽无比的气息扑面而来。

    “外,外,外面的世界消失了”有冲到天空上观看的学生,骇然失色,尖叫一声。

    听到这样的尖叫,不少学生纷纷冲上天空,张目一望,他们看得目瞪口呆。

    虽然说,天神书院是占地极为广阔,但是,在天神书院往外一望,依然是能看到外面世界的许多大城疆国。

    但是,现在站在天神书院的天空上往外一望的时候,目光所及的是,那是一片极为荒莽的世界,一颗颗巨树参天,一座座神峰直插入天宇,一只只巨禽猛兽吞吐日月……

    在这刹那之间,所有的学生都感觉自己是处身于另外一个世界,似乎此时的天神书院不再是处于骄横洲,甚至不于是处于十三洲的任何一个地方,似乎这里是一个他们从来都不知道的世界!(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