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古启航的话在天神学院回荡着,他这话听起来是恭维李七夜,但事实上让在场的学生一听,那就不是这么一回事了。|中文|小说。.

    现在道场中入座的学生也就一百多位而己,在道场外有着上万的学生站着,这样的场面怎么可能是学生求知若渴呢,让人一听就觉得是在嘲笑。

    “是呀,我们都求知若渴,等着听课呢。”有学生大叫一声,这话嘲笑之意已经很明显了。

    “求知若渴”一时之间,许多学生是哄堂大笑。

    并不是说在场的学生对李七夜有什么敌意,谁叫古启航是人气那么高,谁叫古启航在天神书院如此的威名赫赫,让无数的学生为之倾慕,为之佩服。

    如果说在李七夜与古启航之间选一个,那么天神学院绝大多数学生都会毫不犹豫地选择站在古启航这一边,毕竟对于更多学生而言,李七夜只不过是无名之辈而己。

    “启航兄莫急,李公子的课值得我们去等,诸老也愿意等。”此时一个天簌之音响起,一个女子飘然而至,宛如是仙子下凡,惊艳无双,让人看得都不由为之神魂颠倒。

    “千璇老师也来了。”看到这仙子下凡一般的女子,一下子吸引住了所有学生的目光,有学生大叫一声。

    到来的人正是羽千璇,羽千璇到来之后,说道:“幸好赶得及时,能一听公子的教诲。”说着忙是落座。

    羽千璇都来了,这顿时让在场的学生都傻了眼了,在天神学院的年轻一辈老师之中,羽千璇的人气绝对可以比肩于古启航。

    古启航授课之时,羽千璇并未来捧场,但李七夜还没来授课,羽千璇就早早来捧场了。

    古启航不由脸色变了一下,但他还是露出了笑容,依然是保持着过人的风采。

    在这个时候,有两个人进入山谷,来到了道场之外,这两个人到来之后,四周张望了一下,显得有些陌生。

    这两个人是一男一女,男的高大威猛,背着一把神刀,女的娇小玲珑,美不可方物,背着一把长剑。

    这一男一女,血气收敛,整个人收敛了所有的气息,遮蔽了一切神通,让人无法看得出他们两个人的深浅。

    “很久没回来过了,不知道有没有走错路。”走入山谷之后,看了看道场,高大威猛的中年汉子不由说道。

    “老公,你往哪里看了,前面道壁的那几朵大道花你总能看得到吧,天神学院除了道场,还有什么地方有大道花的。”娇小玲珑的女子笑着说道。

    “说得也是呀,那我们是没走错地方了。”高大威猛的中年汉子笑着搔了搔头。

    看到这突然冒出来的一男一女,这让在场的很多学生都很奇怪,一时之间不少学生相视了一眼,大家都好奇这一男一女哪里冒出来的,毕竟他们两个人看起来不像是天神学院的老师。

    “他们好眼熟,我好像在哪里见过。”看着这一男一女,有学生觉得很奇怪,自己好像是在哪里见过他们一样,但却偏偏想不起来。

    “是呀,我也觉得是很眼熟,就是想不起来。”有学生也为之附和地说道。

    “快走了,别磨蹭,老师能亲自讲一堂课,那是多么不容易的事情。”此时娇小玲珑的女子对男子说道。

    “是,是的,还好没来迟,不然我就该自己打嘴巴了。”中年汉子笑着说道。

    此时中年汉子和女子两个人联袂快步地走入了道场,当他们两个走入道场之后,梅素瑶他们也忙望了过去。

    “两位前辈到来,晚辈有失远迎,恕罪,恕罪。”见到这对夫妻,羽千璇忙是站了起来,亲自相迎。

    “丫头也长这么大了,不用客气,都是自家人。”女子笑着对羽千璇说道。

    中年汉子也笑着说道:“丫头道行都要超越我们了,这真是长江大浪,后浪赶前浪呀。”

    “杨伯伯又取笑我了,杨伯伯你们刀剑合璧,当世无敌,谁能与之争锋。”羽千璇小女儿态,娇笑地说道,美丽无比。

    “我,我,我知道他们是谁了”此时有一位帝府的学生不由大叫一声,但下一刻他又立即意识到自己声音太大了,太大的不敬。

    这个学生忙是压低声音,说道:“他,他,他们就是我们天神学院的守护神,合璧双仙王!”

    “对,就是他们,我在书城看过他们的雕像。”另外一个学生也低声说道。

    在这个时候大家才明白为什么他们会觉得这对夫妻竟然如此的眼熟呢,原来他们就是天神书院的守护神合璧双仙王,刀剑无敌。

    在书城还屹立着他们的巨大雕像,天神学院的所有学生都曾经见过他们的雕像。

    一时之间,在场的学生都嘴巴张得大大的,竟然连合璧双仙王都亲自出世来听课,这,这,这太不可思议了。

    所有学生都看傻眼了,这可是合璧双仙王呀,他们夫妻刀剑合璧,天下无敌,可斩八天命的大帝。作为老牌的仙王,他们夫妻倍受人尊敬,今天却来听课,这,这太直就是无法让人相信的事情。

    “甚幸,我还算没来迟,不然罪就大了。”此时响起了一阵爽朗的笑声,只见一个人踏空而来,眨眼之间便踏入了道场。

    “南帝来了。”看到踏空而至的人,有天神学院的学生大叫一声。

    在前两天南帝才刚刚成为仙王,一位拥有四条天命的新一代仙王,可以说是威名赫赫,威慑八方,现在南帝也亲自前来听课了,这让所有学生都看得目瞪口呆。

    “后生可畏,老弟,未来你承载十二条天命,就如一叶仙王一般,是我们天神学院的骄傲。”见到南帝,合璧双仙王的杨振威拍着南帝的肩膀大笑说道。

    “让道兄见笑了。”南帝鞠首,笑着说道:“贤伉俪刀剑无敌,他日还请两位指点一下我这个晚辈呢。”

    “谁是晚辈都不一定。”合璧双仙王的郭馨月娇笑地说道。

    “达者为先,不以年纪论长幼。”南帝笑着说道:“贤伉俪乃是前行者,大道高远,在这一条道路上,我是晚辈。”

    南帝的话顿时让合璧双仙王夫妻两个笑了起来,随之他们这才入座。

    此时陶婷他们这些学生是心惊肉跳,又惊又喜,此时此刻,他们都无法用笔墨来形容自己的心情。

    要知道,在平日里他们想见一见这种传奇的仙王都是不可能的事情,此时此刻,他们却离自己如此的近,还能坐在他们身边听着他们谈笑风声,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与仙王一同坐着,单是这样的一份奇遇,都让他们觉得无上光耀,这样的一件事情能成为他们一辈子的谈资。

    就算未来他们没能成为什么大人物了,但跟晚辈说起自己的往事的时候,说到自己曾经与合璧双仙王、南帝这样的人物同坐在一起,那是多么骄傲的事情,在自己子孙面前也能把胸膛挺得高高的,你们的老祖宗也算是见过大人物的人了。

    “你们这几个老头子走快一点,快要迟到了,一大把年纪,还像学生一样迟早,好意思吗?”就在道场之外的学生目瞪口呆的时候,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

    在这个时候只见谷外有一个老人撑着拐杖,健步如飞地走了进来,这个老人神采奕奕,一头银白是银光闪闪,精神烁矍。

    “老,老院长”看到这个健步如飞的老人,有学生一下子认出来了,巴巴结结地说道。

    “石老头,你走得快就了不起呀。”在这个老人健步如飞地走进来的时候,后面有人骂着说道。

    接着,一群老人走入了山谷,这都是一群白发苍苍的老人,有男有女,他们有说有笑地走了进来。

    “我,我,我不是眼花了吧,都,都,都是学院的老祖,他,他,他们也来听课吗?”看到这一群有说有笑的老人像赶集市一样赶过来,所有学生都看得傻掉了。

    眼前这一群老人正是天神学院的老祖,都是天神学院最强大的存在,平日里他们都不会出来授课了,偶尔心血来潮之时会讲上一二节课,可以说,对于天神学院的学生而言,能听到他们授课,那是三生有幸。

    但是,现在天神学院的老师是成群结队赶来,他们竟然是来听李七夜的课,这,这,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老师”见到老院长他们这些老祖们,道场中的所有这生都吓了一大吓,陶婷他们都吓得心惊肉跳,没有想到学院中的所有老祖都来了,他们竟然能与学院中的老祖一同上课,这,这,这说出去别人都不相信。

    “小郭夫妻两人也来了。”见到站起来相迎的南帝和合璧双仙王,有天神学院的老祖笑呵呵地说道。

    虽然说合璧双仙王是当世大名赫赫的仙王,但是在这群老祖之中,还有老祖曾经教过他们夫妻两人呢。

    “老师来讲课,我们夫妻是来聆听教训的。”杨振威笑着说道。

    此时在羽千璇他们的迎接之下,学院中的老祖们都纷纷落座。当老祖们都坐好之后,陶婷他们这才敢坐下来。

    此时陶婷他们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这对于他们来说,实在是太震撼了,他们心里面也暗暗庆幸,如果他们不是先来的话,此时只怕没资格坐在这里。

    此时在道场之外的学生,就算他们想来入座,但已经不敢来了,因为天神学院的老祖们、仙王都坐在那里了,排资论辈,他们是没有资格跟老祖们、仙王一同入座了。

    此时不少学生在心里面暗暗后悔,如果他们一开始像陶婷他们一样入座,那么此时他们坐在道场就显得理所当然。

    现在他们想入座,那已经是不行了,他们没资格跟老祖、仙王坐在一起!

    “唉,你们呐,来听课也不叫我一声,偷偷的来,是不是嫌我这个老头子走得慢?”此时有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

    只见一个老人慢吞吞地走入了山谷,三步一挪,走到了道场之外,这个老人看起来很普通,没有什么特别让人注意的。

    但是,当这个老人一走进来的时候,在场的所有老祖们和仙王都一下子站了起来。

    合璧双仙王夫妻两个人更是快步奔走过来,他们左右两边扶住了这个老人,那怕已经是成为仙王的他们夫妻两人了,在这老人面前也如乖巧的学生一样。(未完待续。)

第2015章才华绝世    古启航徐徐道来,他一开口,便是口吐真言,道化万法,在他开始讲没多久,便是“嗡、嗡、嗡”的声音响起,大道鸣和,万法沉浮。

    在短短时间之内,古启航所讲的内容都一下子吸引了在场的许多学生,不论是高年级,还是低年级的学生。

    就算是那些曾与古启航同届甚至是高几届的学生此时都被古启航所讲授的内容吸引,都纷纷入道场坐下来。

    此时只有少数的学生站在道场外观看了,这些站在道场外观看的学生各有各的原因不到道场入座的。

    “说得真好。”此时甚至有天神学院的老师现身,这几位现身的老师都是属于年轻一辈的老师,其中有一位老师点头赞了一声,也进入了道场入座,聆听古启航的讲课。

    “周老师他们都来了,古启航讲的确是是好呀。”看到这几位老师都纷纷入座,站在道场外的学生都不由惊叹一声,为之叹服地说道。

    古启航乃是少年天才,天赋之高,也的确是让人叹服,但他终究还是年轻,只是拥有七个图腾的上神。

    七个图腾的上神,换作是其他地方,那绝对是一尊了不得的大人物,但在天神学院来说,这算不了什么,天神学院的老师其中有不乏十个图腾以上的老师。

    再说了,年轻一辈的老师能留在天神学院任教,哪一个不是绝世天才?那怕不如古启航那么惊艳,也是一代绝世天才,也是一尊尊上神,不见得能比古启航弱得了多少。

    所以说,古启航授课,老一辈老师基本上是不会前来听课,毕竟古启航还没有达到这个高度,至于年轻一辈的老师最多也只是抱观望的态度,不一定会进入道场听课。

    但现在几位年轻的老师都纷纷到道场入座听课,这也的确是说明了古启航讲的实在是好,实在是妙不可言,古启航所讲授的内容连同一级别的老师都被吸引住了,都愿意入座听课。

    “古启航的确是有备而来,这一次他拿到五片花瓣的大道花完全不成问题。”连比古启航高一届留院继续深造的学生听到这里,都不由赞叹地说道。

    “是,值得入座一听。”另一位与古启航同届的学生点头说道:“只可惜,我所修练的乃是大道抱一,否则我也琢磨一下他所说的’法衍’。”说到这里,这位学生也有些遗憾。

    “学弟为何不入席一听?”有一位学长见另外一个学生听得津津有味,不由问道。

    “哼,我与古启航是生死对头,当年一战之后,水火不融。”这位学生冷哼一声,说道:“不过,不得不承认,古启航这一次说得真好,那个书斋叫李七夜的老师绝对不是他的对手,这一次这个李七夜是输定了。”

    虽然这个学生与古启航是生死敌人,谁都看谁不顺眼,但在这个时候这位学生也不得不承认古启航说的实在是太好了。

    “是的,古启航这一次的内容真的是难于挑剔,以他这样的年纪来说,可以说是潜力无穷了,不少老一辈的老师与他相比都有些失色呀。”高出古启航一届的学生也点头赞叹地说道。

    “古启航的天赋也只有人圣与之匹敌,他对大道的领悟甚至要超越人圣,资质来说,人圣不及他,只不过是人圣血统好而己。”那位与古启航为敌的学生说道:“古启航这个人我太了解了,他敢与人干一场,这就说明他已经准备好了,这就说明他是有着绝对的把握……”

    “……李七夜这个老师冒失接受古启航的挑战,那是失策了,他根本就不了解古启航。这一次他与古启航对决,只怕会自取其,如果是他输了,古启航绝对是不会轻易让他下台阶的,说不定会被古启航羞辱。”这个学生曾经败在了古启航的手中,所以对古启航了解十分深刻。

    此时听到古启航授课内容,他知道这一次那个叫李七夜的老师是倒大霉了,如果这一次让古启航赢了,那么这个李七夜想全身而退,那是不可能了,只怕会被古启航羞辱,甚至有可能连老师都当不下去。

    “古启航这是要立威,只能说是这个李七夜倒霉,撞到了古启航手中。”高年级的学生也点头说道。

    “道,乃是万法之根,万法,乃是修行之演……”此时古启航口吐莲花,他说得天花乱坠,地涌金泉。

    不得不说,古启航实在是说得太好了,此时“嗡、嗡、嗡”的声音响起,道场中的所有学生都散发出了光芒,他们的大道演化,大道之力磅礴喷涌,宛如一座座喷泉一般,整个场面十分的壮观。

    随着古启航的口吐莲花,使得道壁上的道纹如同是化作了浩瀚的大海一样,此时所有学生都感觉自己是坐在道海之是听道参禅,全身的大道之力磅礴无穷,似乎在短短的时间之内让自己通达万法一样,把自己的功法发挥到了极限。

    “轰——”的一声巨响,一堂课终于讲完,道壁喷涌出了磅礴的大道光芒,道纹如大浪一样被高高掀起。

    “轰、轰、轰……”在古启航讲完那一刻,道场无穷无尽的大道冲天而起,所有的学生都同时大道共鸣,一条条大道宛如天瀑一样喷涌而出,大道之力如同汪洋大海一样弥漫于整个道场,这样的场面实在是太壮观了。

    毫无疑问,古启航这一堂课演化了大道奥妙,使得道场的大道之力疯狂波动,大道法则变得无比活跃,这也是道场对古启航的认同。可以说古启航在“法衍”这个问题上已经尽得精髓。

    “啵——啵——啵——”此时道壁之上浮现了一朵大道花,大道花是一片片的花瓣绽放,最终这朵大道花一共绽放了六片花瓣。

    “嗡”的一声响起,此时这朵拥有六片花瓣的大道花散发出了淡淡光芒,排列在了那里。

    “六片花瓣!”看到了大道花有六片花瓣,在场的学生都不由惊呼一声。

    “启航兄实在是了不得,我上一次讲道也只不过是四片花瓣而己。”那位周老师不由叹息一声,感慨地说道:“启航兄的实力,快要追上学院的元老们了。”

    在场几位听课的老师都不由纷纷赞叹,都认同古启航的成就,毕竟古启航如此年纪就能得到六片花瓣的大道花,如果他再沉淀一些年头,那岂不是直追齐临仙王他们这些存在。

    “启航老师说得太好了——”此时整个道场中响起了如同春雷一样的掌声,所有的学生都纷纷地鼓掌,道场中的所有学生都是十分的兴奋,他们对于古启航高度的认同,因为古启航这一堂课让大家收获太丰厚了。

    “启航老师,你是我们的榜样——”一时之间,道场中的学生兴奋到极点,不知道有多少学生兴奋得尖叫起来。

    “启航老师,我爱你,你太了不起了,一定会吊打李七夜老师的。”甚至有女学生借着这个机会向古启航尖叫,向古启航示爱。

    “启航兄这人气,不是我们能比呀,我们先撤了。”来听课的几位老师都不由感慨万千,周老师苦笑了一声,调侃地说道。

    “多谢大家的厚爱,古启航讲得不好,还请大家见谅。”此时古启航依然是风度翩翩,不骄不躁,让很多人佩服得五体投地。

    一时之间,道场中气氛十分的高涨,无数的学生为古启航尖叫,为古启航喝采,声浪可以说是一浪紧接着一浪,过了许久之后,这才平息。

    在这个时候,古启航也在他那朵大道花上留下了“古启航”这一个字,当然这也值得他去留下自己的名字。

    “接下来就该如七夜兄发挥的时候了,启航将洗耳恭听。”此时古启航走下讲台,从容贵气地笑着说道。

    听到古启航这样的话,道场的学生顿时“哗啦、哗啦”的声音响起,道场中的所有学生都纷纷撤退,全部都离开了道场,一时之间,道场就像是潮水退却之后的沙滩,一片光秃秃的,没有一个人影。

    这也不能怪学生功利,毕竟李七夜在天神学院从来没有讲过课,大家都不知道他的水平如何,就算有人想听他的课,一开始也只是抱着观望的态度。

    再说了,很多学生对于“道心”这样的课题并不感兴趣,在他们看来,“道心”这样的东西实在是飘渺虚无,对于他们的修行没有多少的帮助。

    一时之间,道场是一片冷静,没有任何一个学生愿意留在道场之中,与古启航刚才的热闹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有人入座吗?”看到道场中一个人影都没有,就算有学生想入场,都不由犹豫了,毕竟在众目睽睽之下,自己一个人到道场入场,那实在是格格不入。

    “区区’道心’,有何好讲的。”此时六剑少皇冷笑一声,冷冷地说道:“我们百堂的学生,对这种课题不感兴趣。”

    六剑少皇这话不仅仅是说给自己听,也是说给在场的百堂学生听。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