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此时道场之外很多人是你看我、我看你的,道场中空荡荡的,显得和刚才的热闹景象反差实在是太大了。x中文x小说……

    “李老师呢”见道场中空荡荡的,有学生不由张望了一下,从始至终李七夜都没有露脸。

    古启航也没有说什么,只是站在道场旁,含笑看着道场,风度翩翩。

    “李老师怎么还不来?”看到道场空荡荡的,有学生忍不住轻声地问道。

    “嘿,那不好说。”有百堂的学生嘿嘿地笑了一声,说道:“启航老师讲得太好了,只怕学院中的年轻老师是没有人能超越了,年轻老师之中没有谁能比启航老师讲得更好了,所以,现在不管是谁上台都是丢人现眼,只怕已经有人是未战先怯,不敢上台授课了。”

    这个百堂学生明显是有意讨好古启航,拍古启航的马屁,毕竟古启航乃是在百堂授课的老师。

    “现在想不上台,那只怕已经迟了。”六剑少皇阴阴地一笑,说道:“如果现在连上台的勇气都没有,那还有什么脸继续留在天神学院任教呢。”

    此时六剑少皇颇有破罐子破摔的姿态,反正他与李七夜是誓不两立,也不给李七夜任何情面,何况他父亲是人圣的护道人,是十一个图腾的上神,更何况他背后还有古启航撑腰,真的是豁出去了,谁能笑到最后还说不准呢。

    “有人进场了。”就在所有人观望之时,有人自带凳子进入了道场,最先进场的是刘金胜、金环铁臂、夜欣雪。

    刘金胜带着夜欣雪他们两个晚辈在道场的一个角落坐了下来,显得特别的低调,显得特别的低姿态,似科像是不想引人注意一样。

    大家一看第一批进来的学生竟然是书斋的学生,有人阴阴一笑,说道:“这也是应该的事情,毕竟是书斋的老师,书斋的学生来听自己老师的课程,这没有什么问题。”

    “嘿,如果书庙的学生不来听他的课,说不定以后他们三个学生别想混了,万一被穿小鞋怎么办?”古启航在场,站在他旁边的百堂学显得特别的活跃,这是要巴结古启航。

    虽然道场之外不少人对刘金生他们三个人指指点点,甚至出言嘲笑,但是,刘金胜他们默不作声,静静地坐在角落之中,显得特别安静。

    “又有人进场了。”此时有一个学生也跟着进场了,她是单独进场的,这个学生正是百堂中的陶婷。

    不管李七夜讲的是什么课程,受李七夜那么的照顾,陶婷都会来听的,更何况她知道,李七夜绝对比任何老师都强,他讲的课也绝对差不到哪里去。

    陶婷进场之后,她也不作声,与刘金胜他们三个人坐在一场。

    “那不是婷学妹吗?”在百堂中陶婷也是颇有名气,草根出身的她有今天这样的成绩十分不容易,更何况在百堂中陶婷也不乏爱慕者和追求者。

    陶婷在百堂中也的确是颇有名气,当她入座之后,百堂的几位女学生也跟着入座,这几个女学生平日里都跟陶婷交情好的小姐妹。

    “我们也进去听听课吧。”有几个百堂出身的草根学生私下里商量了一下,然后也跟着陶婷她们进入道场入座。

    百堂的学生上万之众,像六剑少皇他们这种出身名门的学生都是抱成一团,一些草根学生不愿意跟他们在一起。

    陶婷在百堂的草根学生中有着一定的名气和声望,当她和小姐妹们入座之后,百堂的几个草根出身的男学生也商量了一下,也在道场入座,坐在陶婷的旁边。

    “哼,一群草根而己,就算抱团取暖,那又如何,那也只是星星之火而己。”有百堂的学生不屑冷哼一声,冷冷地说道:“百堂那么几个废材,也就只会在小团体里面混,有点门面的团体,他们还没有资格进去。”

    然而,这个百堂的学生话刚落下,一个女子已经走入了道场之中,这个女子也显得低调,不出声,默默地与陶婷们坐在一起。

    “是妙婷学姐”当看到这个女子与陶婷入座之后,百堂的学生一下子嘴巴张得大大的,有人都有些不怎么相信自己的眼睛。

    “少皇,是妙婷学姐。”有站在六剑少皇身边的学生低声地说道。

    此时六剑少皇脸色是难看到了极点,脸色一阵红一阵青,一时之间也说不出话来。

    刚才进入道场入座的正是妙婵,比起陶婷他们来,妙婷在百堂之中那可是有着绝对的影响力,虽然大家对于妙婵的来历不是很清楚,家世也没有六剑少皇如此显赫,但是妙婵在进堂得到许多学生的拥护,很多学生遇到问题都会向妙婵请教,更何况,在百堂,在天神学院,不知道有多少男学生对妙婵有爱慕之心。

    百堂的很多学生都知道,六剑少皇对妙婵是有意思,但六剑少皇被李七夜揍得很惨,现在妙婵却偏偏为李七夜捧场,这一刻就好像是一巴掌抽在了六剑少皇的脸上一样,特别是刚才说话的学生,更是脸色通红,不敢再说话。

    见妙婵都入座听课,百堂之中一些与六剑少皇交情本来就是不好的学生也都纷纷跟着入座,一时之间,道场之中也就坐有几十个学生等待着听课。

    “学生们都在这里等待着听课,讲课人却迟迟不来,这样的课,不听也罢。”思宗神子见到这一幕,冷哼一声。

    思宗神子他们是跟古启航是站在一个阵营的,此时思宗神子当然是不会为李七夜说话了,他也是借机挤兑李七夜。

    “就是,这样的老师架子未免太大了,我们圣院的老师还是学院的资深老师呢,都没有这么大的架子,这样的授课,我们不听也罢。”有圣院的学生也都纷纷附和地说道。

    “是,我们不听也罢,这架子摆得太大了,比元老们还要大的架子。”连帝府的学生冷哼一声。

    帝府的老师可是天神学院的元老授课,现在见李七夜没来,他们也冷哼一声。

    “关于’道心’,也没有什么好听的,老生常谈而己。”纵天少主徐徐地说道:“我们帝府的同学们都拥有着一颗坚定的道心,我们自己摸索已经足够,又何需他人来指点呢。”

    “就是,我觉得’道心’这一课,我们帝府的同学听与不听,都无所谓了……”纵天少主身边的学生也附和地说道。

    “素瑶出关来迟了。”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一个绝世无双的女子飘然而至,来的正是梅素瑶,也进入道场,也与陶婷他们这些学生坐在一起。

    “梅仙子也来了。”见到梅素瑶到来,道场内的几十个学生都高兴起来,一开始他们中也就只有妙婵能撑场面,现在梅素瑶也来了,就一下子变得不一样,至少也仅仅是他们这些草根学生来听李七夜的课。

    “梅仙子也来听过。”一时之间,圣院和帝府的学生你看我,我看你的,他们神态显得有些尴尬。

    梅素瑶的美丽,不知道让多少人神魂颠倒,梅素瑶的天赋也是毫无挑剔可言,甚至很多人认为梅素瑶的天赋比纵天少主要高出很多,只是大家不方便说出来而己。

    现在梅素瑶也亲自来听李七夜的课,这让那些服佩、爱慕梅素瑶的学生就显得特别尴尬了,在平日里,他们一定会如众星捧月地追随梅素瑶。

    但现在他们把话都说出去了,在这个时候又跟着梅素瑶进去,显得特别不妥,特别是那些站在六剑少皇、纵天少主他们这一边的人,他们摆明是站在古启航这个阵营,如果在这个时候进去的话,那岂不是被纵天少主他们记在心里面,说不定以后会被纵天少主他们排挤打压。

    “我们听听李老师的课,我道心不稳,正好听听。”圣院、帝府也不是所有学生是跟纵天少主他们是站在一条阵营上,也有一些天才学生早就看纵天少主他们不顺眼。

    平日里他们或者不敢直接与纵天少主作对,现在连帝府中最有天赋最有人气的梅素瑶都进来听课了,他们还有什么好忌顾的,也是光明正大地在道场中入场。

    此时,道场中也有一百多个学生坐在那里,等待着李七夜来讲课。

    “哼,一百多个学生而己,与启航老师的几万个学生听课比起来,根本就算不了什么。”有学生冷哼了一声。

    当梅素瑶他们坐定之后,李七夜依然没有来,他依然没有现身,时间一久,让道场之外的一些学生有些不耐烦了。

    “哼,讲一堂课,用得了这么大的架子吗?”有学生忍不住,冷哼一声说道。

    “就是嘛,架子太大了。”在场的学生都纷纷出言。

    如果他们这些学生不是想着李七夜出丑,他们早就离开了,根本就没有兴趣听李七夜的课。

    “七夜兄,同学们求知若渴,等待着七夜兄的绝世伦音。此时同学们都等不及了,都恨不得能立即听到七夜兄的教诲,七夜兄可否现在上台呢?”此时古启航徐徐地说道,他的声音不大,但是整个天神学院都能听得到他的声音。(未完待续。)

第2104章授课    纵天少主徐徐道来,条理分明,如行云流水,所说的是恰到好处。纵天少主也并不是第一次讲课,可以说以前他为古启航替课,已经是积累了足够的经验,所以那怕是面对那么多学生讲课,那怕是站在道场之中讲课,他也依然沉着,应对从容。

    从这一点来说,也不得不说纵天少主的实力很强,经验很丰富,他若是道行再上一个台阶,还有机会留在天神学院任教。

    “启航老师所讲述的’法衍’,乃是以发挥功法的威力为主,所以启航老师创出了挖掘功法潜力的方法,把一门功法的威力发挥到最大甚至是无限大……”此时纵天少主说道妙处便是口吐莲花,大道妙不可言。

    “嗡、嗡、嗡……”随着纵天少主在一一讲述的时候,道场的大道法则开始浮动,只见地下的一条条法则舒展,宛如流水一样在流动着,当讲到妙处,大道法则更像是精灵一样跳跃,十分的美妙,就好像是仙子一般轻舞。

    与此同时,道壁上的道纹也开始动波,道纹像波浪一样来回的荡漾,好像是大道汪洋泛起了波浪一样,放眼望去,道纹荡漾,似乎是要交织成无上的篇章一样。

    一开始入场听课的学生,不少是冲着纵天少主、思宗神子、六剑少皇他们去的,主要是为了捧场。

    但是纵天少主越说越妙,在道场外观看的学生都听得赞叹,所以越来越多的学生都纷纷进入道场,入座道场之中听课。

    “嗡嗡嗡”一阵阵道鸣之声响起,随着道场中的学生听得越来越入神,他们自身的大道也随之与道场共鸣起来,他们周身浮现了一道道的法则,他们的法则流动交织,交织成了他们自己的大道,大道时舒时展,随着大道的时舒时展,大道之力宛如泉水一样涌出,源源不断的大道力量涌入了学生的体内,让道场的很多学生全身舒泰。

    在这样的道场中听课,领悟的东西越多,收获就越大,所获得的大道之力也越强,同时打通大道阻塞也就越容易。

    在道场中听课的学生都纷纷引得了大道共鸣,每个人共鸣的强弱不一样,收获也不一样。

    至于道场之外的学生就不会有这种大道共鸣,想要大道共鸣,那必须是在道场之中才有这样的收获,毕竟,大道不是随随便便都能共鸣的,它是需要天时地利。

    随着纵天少主越讲越妙,越来越多的学生加入,百堂的大部分学生都加入了道场,圣院的学生也加入了大部分,帝府的也有不少学生加入。

    一些没有加入的学生,要么是与纵天少主有仇的学生,要么本身就是天赋极高、实力极为强大的学生。

    尽管是如此,当纵天少主讲到尾声之时,天神学院有一半以上的学生加入了道场,聆听纵天少主授课。

    “大道之妙,有千百万种的诠述,启航老师是在茫茫的道海之中为大家指一条道路……”纵天少主娓娓道来,最终把古启航的大纲阐述完毕。

    “讲得太好了。”当纵天少主讲完之后,道场之中响起了一阵阵雷鸣之声,思宗神子和六剑少皇最先鼓掌,站起来欢呼一声。

    虽然说思宗神子和六剑少皇两个人有捧场的意思,但在场的学生也都为之鼓起掌来,纵天少主讲的也的确是很好,再过几年,说不定他的确有资格成为天神学院的老师。

    “嗡”就在这个时候,纵天少主身后的道壁亮了起来,紧接着“哗啦、哗啦”的声音响起,好像是大浪掀起一样,只见道壁之上的道纹化作了波浪,一浪紧接着一浪。

    最后“嗡”的一声响起,道纹交织,化作了一朵大道花,当道壁的波浪平静之后,听到“啵、啵”的两声响起,这朵大道花绽放开了两片花瓣。

    “两片花瓣的大道花!”看到道壁上留下了两片花瓣的大道花,有学生大叫了一声。

    “纵天少主的确是了不得,再过两年,都可以留下来任教了。”一时之间,惊叹之声响起。

    “是呀,纵天少主的确是可以当老师了。”不少学生纷纷附和地说道。

    此时纵天少主在大道花上留下了“王玄极”三个字,这正是他的名字,他笑着说道:“说来惭愧,我说得还不够好,未能完全把启航老师的奥妙诠述到位。”

    “你已经说得很好了”此时一个道韵十足的声音响起,说道:“你若是再早几年入道,说不定已经追上了我。”

    此时一个人踏空而来,此时气宇轩昂,潇脱从容,他宛如从画中走出来的士子一样,有着说不尽的贵气,有着说不尽的优雅。他在举止之间虽然没有凌人的气势,但却有着一股尊贵的气息。

    那怕他不气势压人,但是,当你站在他面前的时候,都不由为之肃然起敬,让人立即站了起来。

    “启航老师”此时不少欢呼之声响起,道场之中的学生全部都站了起来相迎,甚至是有学生忍不住尖叫起来。

    “启航老师太帅了,他不止是我们天神学院第一天才呀,也是我们天神学院的第一帅哥。”甚至有一些女学生花痴的模样,看着风采无双的古启航都快要流口水了。

    事实上,天神学院不少女学生爱慕古启航,这也不是什么秘密,毕竟古启航这样的人中龙凤,走到哪里都会吸引人的注意力,对于他这样的天才,不知知道有多少少女是对他一见倾心的。

    “古启航”看古启航的到来,一些高了好几届的学生看到他,都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心里面有着百般滋味。

    在天神学院一般来说是三四年就可以毕业离开,但也有学生愿意留下来继续深造的,当然,天神学院对于留下来继续深造的学生也是有一定的条件的。

    这一次古启航在道场中授道,这让很多高年级的学生都出来了,他们都想看一看古启航的课要不要听一下。

    少年王古启航,在天神学院已经是大名如雷贯耳了,谁人不知道他的大名?最年轻的上神,最有机会成为古神的少年天才。

    此时在道场之外不少曾经与古启航同一届的学生都不由为之感慨地叹息一声,他们这些学生还依然留在天神学院深造,而古启航不止是成为了一尊拥有七个图腾的上神了,而且还成为了天神学院最有潜力最有天赋的老师。

    这一比之下,彼此的距离就出来了,这也难怪这些曾经与古启航同一届或者高几届的学生为之十分的感慨。

    当古启航踏入道场的时候,道场之外的学生如潮水一样蜂涌而入,就是在此之前十分高傲地站在道场之外的帝府学生都纷纷进入道场,入座准备听古启航讲课。

    眨眼之间,道场上是人山人海,可以说天神学院三大学堂的学生都进入道场听课了,帝府、圣院、百堂这三大学堂之中,没有进入道场听课的学生已经是很少很少了。

    不止是这三大学堂的学生都纷纷入座听课,连一些高年级的学生都入场听课,要知道这些高年级的学生中,有一些是留来下继续深造的天才学生,有一些学生本身就是上神了。

    这些高年级的学生,在纵天少主讲课的时候,他们是兴趣缺缺,毕竟纵天少主还没有达到他们想要的那种水平。

    但当古启航到来之后,这些留下来深造的高年级学生,不少都纷纷入座,因为他们都听了纵天少主所讲的大纲,他们都觉得古启航的课值得他们听。

    看着人头攒动,思宗神子不由感慨地说道:”启航老师的魅力无穷呀,这一次听课的人数之多,只怕是不亚于学院中那些资深老师的授课吧。”

    “老师对大道的领悟,已经是远远在诸多上神之上了,老师只是年纪轻了一些,若是他再沉淀一些年头,只怕他能赶上天神学院的资深老师,甚至是超越。未来老师必定是会成为古神,他的成就并非是那些来路不明的人所能相比的。”纵天少主也是徐徐地说道。

    “哼,就是,老师这一次讲课必定精采绝伦,一定会把姓李的比下去。”六剑少皇冷哼一声,冷冷地说道:“等着姓李的上台丢人现眼吧,就凭他也够资格跟启航老师较量,不自量力。”

    六剑少皇已经完全和李七夜撕破脸皮,所以他也豁出去了,没有什么话不敢说的了。

    比起六剑少皇来,纵天少神和思宗神子倒收敛了一点,他们只是笑笑。

    纵天少主露出笑容,说道:“老师此次必定是一鸣惊人,看着吧,会有好戏看的。”说着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启航最近闭关,参大道有所悟,有所领悟,对于心得,不敢自贪,故拿出来与大家共享。“此时古启航站在讲台上,看着眼前密密麻麻的学生,徐徐地说道:“此次所讲’法衍’,也是我们修练中最常遇到的问是,这个问题的核心涉及到大道奥妙的终极衍化……”(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