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古启航亲自发话,顿时让天神学院的许多学生都不由为之兴奋,古启航可是天才老师,曾参悟了无上大道,而且现在已经是一位拥有七个图腾的上神了。|中文|小说。.

    现在古启航敢上道场授课,所传授的东西那绝对是精华,否则的话,只拿一般的东西来讲述,那岂不是丢人现眼?

    “不知道有哪位同僚愿意与启航一同谈道呢?大家热闹热闹也好。”古启航不止是要上道场授课,还提出了邀请。

    古启航这一邀请提出来,大家都一下子觉得不一样了,如果说两个老师同台授课,那就意味着有意一决高底的意思了。

    当然,这也不是不可以的事情,毕竟老师之间竟争一下,对于天神学院来说本身也就是一件好事,有竟争就有交流,有交流也有进步。

    对于古启航这样的邀请,没有人直接回应,毕竟道场授课那是十分隆重的事情,谁都不敢临时上去授课,一不小心,就让自己英名付之东流水。

    “七夜道兄可有兴趣?”在古启航提出邀请之后,便对书斋的李七夜郑重提出了要请,而且是单独对李七夜提出邀请。

    古启航突然对李七夜提出了邀请,这顿时让天神书院的学生愕了一下,因为大家都没有想到古启航会突然对李七夜作出邀请。

    古启航在天神学院的地位不用多说,他还是学生的时候就已经名满天下了,当他成为了天神学院的老师,大家都认为他会成为最优秀的老师,只要他愿意继续在天神书院任教下去,总有一天会超越默老。

    要知道,默老乃是天神书院最资深的老师,不要说是现任的院长,就是老院长对于默老都尊敬无比,这并不是默老有多强大,而是他授道解惑有着独一无二的方法,曾经有不少的上神和一些仙王都是他的学生。

    那怕有一些人已经成为上神了,成为仙王了,都曾回来听过默老的课。

    古启航在天神学院的资格就算比不上老一辈的老师,但在年轻一辈已经是极为出色了,其他年轻老师很难与之相比。

    至于李七夜,可以说在授道解惑上暂时还没有什么建树,大家都知道他这个暴力老师,大家都只知道他打人很凶而己,不像古启航,他曾经在百堂任教好几年,口碑深受好评,也深受很多学生的欢迎。

    天神学院一些聪明的学生也一下子嗅到了不一样的气息,特别是有一些天才学生,在这瞬间就明白过来,他们知道纵天少主是古启航的学生,他们的是师生关系,可不像学院中的这种师生关系,更有点像是师徒关系。

    现在古启航突然站出来邀请李七夜共同上道场授课,这些天才学生一下子明白了,纵天少主他们找到靠山了,这是要向李七夜发难,要向李七夜挑战。

    “授课?”对于古启航如此光明正大、大张旗鼓的邀请,李七夜也并不拒绝,也立即回应了古启航的邀请,笑着说道:“既然如此有雅兴,那就谈谈道吧,为学生们解解惑也好。”

    “龙虎斗呀。”聪明的学生听到李七夜回应之后,立即嗅到了不一样的气味了,不由喃喃地说道。

    “多谢七夜道兄捧场,我们五天后道场上见。”古启航风姿无上,笑着说道:“小弟浅薄,到时将会献上’法衍’一篇,以作讲题。”

    “好,五天后见。”李七夜也是立即放声回应,说道:“那我就讲一篇’道心’。”

    “甚好,小弟等待七夜兄的金科玉律!”古启航的风采让很多学生为之佩服。

    当李七夜和古启航双双约定好五天后在道场上授课之时,瞬间在天神学院掀起了一场风暴,一下子激起了无数人的兴趣,天神学院的学生都是口口相传。

    古启航即将与李七夜在道场举行授课,一下子引起了天神学院学生的兴趣,无数学生都翘首以盼。

    “启航老师即将在道场讲授’法衍’,你去上吗?”此是天神学院的学生都纷纷讨论起这一场授课来。

    “去,怎么不去,道场授课,那是十分难得的事情,上一次授课好像是一年前了,还是周老师的授课。启航老师的这一堂课,我一定会去的,这绝对是满满的私货,收获一定是匪浅。”有同学兴奋地说道。

    事实上听到古启航要在道场讲授“法衍”,天神学院的学生,不论是百堂还是圣院甚至是帝府,绝大多数的学生都纷纷表态要去听古启航的课。

    古启航在天神学院的人气是难有人能相比的,特别是在年轻一代老师之中,也唯有羽千璇才勉强与之相比了。

    现在古启航愿意上道场授课,这对于所有学生来说,那都是机会难得,这些学生又怎么会愿意错过如此难得的机会呢。

    相比起古启航要讲授“法衍”来,而李七夜即将要讲授“道心”,这让天神学院的学生是反应平平。

    当然,这也是与李七夜的人气有关,在天神学院之中,李七夜的人气是远远无法与古启航相比的,在前几年古启航早就人气爆满了,他早就名动天下了,现在天神学院不知道有多少学生是崇拜古启航这位天才老师。

    而李七夜也才来没有多久的默默无名的老师,他的人气又怎么能与古启航相比呢。大家知道李七夜,那也是因为他是暴力老师的名头大噪。

    听到李七夜出手如此狂暴,动不动就打学生,这更让很多的学生对他望而却步了。

    除了李七夜人气远比不上古启航之外,同时李七夜所讲的课题让很多学生并不感兴趣,对于很多学生来说,怎么样更快地修练,有怎么样的方法去提升修练速度,有怎么样的奥妙去发挥道法更大的威力,那才是很多同学所渴望学到的东西。

    至于道心,对于很多学生而言,这种东西是飘渺虚无,甚至有一些学生认为道心是可有,也是可无。

    所以,当听到李七夜所讲的课题之时,不少学生是兴趣缺缺。

    “道心,益处不大吧。”有很多学生对于李七夜的课题都是兴趣缺缺,说道:“这样的课题听不听都无所谓了。”

    除了多少的学生对于李七夜的课题是兴趣缺缺之外,只有一部分的学生对于李七夜的课题抱观望的态度。

    就在这五天之中,天神学院的学生们都翘首以盼,等待着这五天快点过去,大家都企盼着古启航的授课。

    “轰”的一声巨响,就在所有人都等待着古启航授课之时,突然之间,天神书院一声巨响,天地摇晃。

    紧接着,“轰、轰、轰……”一阵阵轰鸣之声不绝于耳,大道轰鸣,就在这刹那之间,天地万界的力量疯狂聚集,世间万道的精华刹那之间狂飙,恐怖无匹的力量疯狂地聚集于天神书院的上空。

    无穷无尽的力量汇聚而来,这样的速度来得太快了,如同狂风暴雨一样,而且这样的力量来得没有任何预兆,说来就来。

    “轰”的一声巨响,天神学院的所有学生都还没有明白这是怎么样一回事的时候,突然天地轰鸣,万道鸣和,无数的大道法则冲天而起,在这刹那之间,整个天神书院就像无数的瀑布逆冲而上一样,所有的法则都直冲上天空,十分的壮观,十分的震撼人心。

    就在这刹那之间,天空上突然浮现了五十八条天命,在这眨眼之间,无穷无尽的混沌之气淹没了天神书院,整个天神书院化作了浩瀚无边的混沌之海。

    而五十八条天命沉浸于浩瀚无边的混沌海洋之中时时隐时现,宛如是一条条真龙游戈于汪洋大海之中一样。

    这五十八条天命来得太快了,所有人都措手不及,一下子傻了眼了。

    五十八条天命瞬间聚汇,这样的力量是何等的恐怖,何等的绝世无比,当这样的力量出现之时,不要说是学生被吓得趴在地上,就算是天神学院的老师面对这样的力量之时都不由觉得呼吸困难。

    “发生什么事了?”一时之间,天神学院的所有学生都一下子吓懵了,所有人都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还是天神学院的老师经验丰富,有不少老师一下子回过神来,心神一震,喃喃地说道:“新的仙王要诞生了。”

    不止是天神学院的老师被吓了一大跳,事实上十三洲的大帝仙王都被吓了一大跳,十三洲的多少无敌之辈被这突然的异变吓得心里面一凛。

    大家都知道,从天命聚汇,到承载天命,这是一个过程,这个过程相对而言是比较长一些,少则是十几天几十天,甚至是一二年都有可能。

    现在突然之间天地精华汇聚,天命瞬间浮现,这一切都来得太快了,如同狂风暴雨一样,没有任何征兆,这怎么不把所有人吓得一大跳呢。

    “这是异象呀,难道要出奇人了?”一时之间,探索之地深处一双双眼睛望来,有人不由喃喃地说道,其他各洲的大帝仙王都纷纷往骄横洲望来。

    “难道这是要出十二条天命大帝仙王的预兆吗?”有仙王望着天神书院上空所出现的五十八条天命,心里面不由为之一震。

    一个时代,天地能聚汇七十二条天命,在这个时代,在此之前道龙天帝最先承载了六条天命,紧接着是金戈承载了四条天命,后来是人圣也同样承载了四条天命,现在这个时代还剩下五十八条天命。

    看到瞬间聚集五十八条天命,不少大帝仙王心里面都为之一震,这是一种不凡的预兆,大家都明白,有人即将横空出世。

    “要出仙王了”片刻之后,天神书院的一些绝世天才学生也纷纷回过神来,心里面为之一震,喃喃地说道。

    “轰”的一声巨响,就在这一刻,天神书院之中一个身影冲天而起,有着横卧中天的气势。

    这个人影冲天而起之时,有着凌天之势,睥睨之间,笑傲万世,他那古朴的气息瞬间弥漫于天地之间,他就像是从古老时代走出来的古王,能掌执乾坤!(未完待续。)

第2098章风雨将至    一直以来,飞仙帝子也想知道终极一战的情况,因为这不止是他父亲、他外公踏上了这一条道路,就是他的母亲也是踏上了这一条道路。

    当年飞仙帝和终南神帝发动起了第三次终极征战之后,便是杳无声息。世人都认为他们已经不在人世了,但作为儿女的飞仙帝子却一直都不死心,心里面依然是抱着一线希望。

    飞仙帝子他是没办法踏上这一条道路,毕竟这个世界他还有牵挂,他还放不下天神书院,但他却知道李七夜曾经去过那里,也是他所知道中唯一活着回来的人。

    此时飞仙帝子望着李七夜,那怕强大如他,也不由神态显得郑重,早在很久以前,他就想问这个问题了,但他一直都没有问,或许他自己在心里面也不想听到那个答案。

    听到飞仙帝子的话,李七夜看着他,不由沉默了一下,最终徐徐地说道:“这个问题,我都不知道怎么样回答才好。”

    “先生直说便是,不论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我都是能接受,我这一把年纪了,还有什么不能接受的呢?”飞仙帝子郑重地说道。

    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这不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的问题,而是这件事实在是显得复杂,我也不知该如何回答你好。如果你真的要我给你一个答案,你会知道一个答案的,等我最终一战之后,到时候该明白的,我相信你也会明白。”

    “这一战如果没有结果,那么就是没有答案。”李七夜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这就如我需要一个答案一样,你也是需要这个答案。”

    听到李七夜这一席话之后,飞仙帝子沉默了一下,最终看着李七夜,说道:“我相信能等得到这一天的,我也相信先生能一战到最后,打破这千百万年的枷锁。如果先生都失败了,那么未来太让人绝望了,若真的是如此,未来更多的人从于黑暗。”

    “任何一个纪元,都是有黑暗,这是无法杜绝的事情。”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不过,现在又何尝不是一个机会呢,该杀的也杀吧,未来就交给未来吧。”

    “先生说的也是。”飞仙帝子轻轻点头,说道:“这也的确是一次楔机,我们百族内部也应该肃清一二,不然,不知谁是敌人,这才是让人忐忑。”

    李七夜笑了笑,徐徐地说道:“这一天用不了多久了,该来的时候了。”

    “天神书院的隐患也应该结束,这一次若是彻底铲除,或许能让天神学院的基础夯得更实更深。”飞仙帝子也赞同李七夜的做法。

    “那就让狂风暴雨来得更猛烈一些吧。”李七夜笑着说道:“如果说一些出身于天神学院的上神、仙王都趟这浑水的话,那就有些让人失望了。”

    对于这样的话,飞仙帝子沉默了。天神学院培养出了很多上神,也培养出了一些仙王,如果说天神书院灾难来临那么一天,出身于天神学院的上神、仙王都来趟这一趟浑水的话,那的确是太打击人了,这也是飞仙帝子心里面并不想看到的。

    当然,真的有这样的一天到来,该杀的也一样会杀,没有什么好妇人之仁的。

    品茶会很快便结束,夜欣雪他们也都纷纷回到了书斋,许多学生也都纷纷回到了自己的学堂。

    从品茶会回来之后,李七夜站在了大殿之外,看着书斋这片山河,他看得十分的入神。

    “老师是参悟玄机吗?”见李七夜看着这片山河入神,夜欣雪、金环铁臂他们都好奇,唯有刘金胜不说话。

    自从上次得到李七夜指点之后,刘金胜找到了那个方子,他已经不咳嗽了,而且这一次品茶会回来之后,刘金胜神态轻松很多,看起来似乎更开朗。

    “只是好好看一下这片山河而己。”李七夜看着这片山河,笑着说道:“用不了多久,只怕这片山河有可能是物是人非,更有可能整个天神书院的山河都变得支离破碎。”

    “老师开玩笑了”金环铁臂被吓了一大跳,说道:“我们天神书院乃是百族底蕴最深的传承,就算是其他帝统仙门被灭了,只怕我们天神书院也会安然无恙。”

    “万事皆有可能,世间没有永恒。”李七夜淡淡一笑,说道:“举世之间,没有永远屹立不倒的传承。就如当年的仙门那样,那怕是九帝传承,那不也是一夜之间轰然倒塌。”

    李七夜这样的话让金环铁臂、夜欣雪他们心里面颤了一下,因为他们知道这一段历史,这是一段十分著名的历史。

    当今世上,最强大的传承被人认为是浅家,一门九帝!但事实上在浅家之前曾经有一个一门九帝,这个一门九帝比浅家更古老,可以说,远在浅家还没有成为一门九帝之前,这个门派已经是一门九帝了。

    这个一门九帝的传承叫仙门,举世之间,可以说敢把自己门派取名为“仙门”的,也就只有他们了,那是霸气十足的传承。

    但最终这样的一个古老而强大的传承,却在一夜之间轰然倒塌,被人灭掉,可以说这是一件极为震撼人心的事情,这也是十三洲最大的一件事情历史事件。

    现在李七夜把天神书院比作仙门,这怎么不把夜欣雪他们都吓了一大跳呢。

    “老师,这,这会真的吗?”夜欣雪都被吓得颤了一下,在她心里面天神书院就是她的第二个家,而且没有什么地方比天神书院更安全了,没有什么门派传承会比天神书院更加屹立不倒了。

    现在李七夜却说天神书院灾难来临,甚至有可能会轰然倒塌,这怎么不把夜欣雪这么一个女孩子吓得一大跳呢。

    “是真的,也是假的。”李七夜淡淡地说道:“灾难来临,那是真的,天神书院想轰然倒塌,没有那么容易的事情,只要我在这里,就不会允许天神书院倒塌。”

    “那就好,老师把我吓一跳呢。”听到李七夜这样说,金环铁臂松了一口气,笑呵呵地说道。

    “虽然天神书院不会倒掉,但凶险依然还在。你们好好收拾收拾东西吧,找一个好一点的老鼠洞,如果真的灾难来临了,你们也好钻进去躲一下。”李七夜轻轻地摆了摆手,吩咐说道。

    虽然李七夜这话说得有些夸张,夜欣雪和金环铁臂也知道事情的严重,他们不敢怠慢,就如李七夜所说的那样,先把自己的东西收拾收拾。

    夜欣雪和金环铁臂退下去之后,李七夜也没有转身,只是看着眼前的山河,淡淡地对刘金胜说道:“大灾难来临,你有何打算。”

    刘金胜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郑重地说道:“学生愿意与天神书院共进退,只要老师一声吩咐,学生随时随地听从老师的差遣!别人我不知道,但,我是天神学院的学生,我在天神书院收获很多,换一句话来说,没有天神书院,也就没有我今天的成就,只要我在,天神书院便在,我愿与天神书院共存亡!”

    “那就好。”李七夜点头,看着远方,徐徐地说道:“暴风雨要来了,会有你发挥的时候,也该你狂战八方的时候。虽然你打不过十二条天命的大帝仙王,也打不过古神,但,在狂风暴雨之中,你将会成为中流砥柱!”

    “只要天神书院需要,我愿意一战到底!”刘金胜这话说得铿锵有力。

    “人皆有过错,但,天神学院的学生都如你这一般,再大的灾难,天神书院也会屹立不倒。”李七夜不由感慨一声。

    品茶会结束,大家都以为天神学院会平静一段时间,但品茶会一结束,天神学院就传出消息说,古启航将会在道场授课。

    一听到这个消息,天神学院的学生,不论是百堂还以圣院又或者是帝府的学生,都为之精神一振,很多学生都为之兴奋。

    在天神学院之中,百堂、圣院、帝府都有老师授课,当然这些课程传授的多数是正规的内容。

    在道场授课就不一样了,在道场授课,那绝对是精华,如果说,在普通的课堂上授课,那有点是老生常谈,那么在道场上授课,那就真的是藏有私货的课堂了。

    天神书院的道场是十分有名的,虽然说,天神书院的道场谁都可以上去授课,但是,你没有那个本事最好就不要去了,这将会丢人现眼。

    因为在道场上授课,所讲的东西都是自己悟道的精华,而且都是有着独到见解的东西,直指奥义。而且,一直以来敢在道场上授课的都是实力厚雄的老师或者是大帝仙王这样的存在。

    甚至连飞仙帝这样的存在都曾经在道场上授过课,可想而知,一般人根本不敢去道场上授课。

    现在传出古启航要在道场授课,这怎么不让人为之兴奋呢,这绝对会有好东西。

    “启航闭关,对大道有所悟,故此在道场一讲,愿与所有同僚共谈大道。”传出来的消息是真的,因为第二天古启航亲自表态,亲自发话。(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