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一直以来,飞仙帝子也想知道终极一战的情况,因为这不止是他父亲、他外公踏上了这一条道路,就是他的母亲也是踏上了这一条道路。

    当年飞仙帝和终南神帝发动起了第三次终极征战之后,便是杳无声息。世人都认为他们已经不在人世了,但作为儿女的飞仙帝子却一直都不死心,心里面依然是抱着一线希望。

    飞仙帝子他是没办法踏上这一条道路,毕竟这个世界他还有牵挂,他还放不下天神书院,但他却知道李七夜曾经去过那里,也是他所知道中唯一活着回来的人。

    此时飞仙帝子望着李七夜,那怕强大如他,也不由神态显得郑重,早在很久以前,他就想问这个问题了,但他一直都没有问,或许他自己在心里面也不想听到那个答案。

    听到飞仙帝子的话,李七夜看着他,不由沉默了一下,最终徐徐地说道:“这个问题,我都不知道怎么样回答才好。”

    “先生直说便是,不论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我都是能接受,我这一把年纪了,还有什么不能接受的呢?”飞仙帝子郑重地说道。

    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这不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的问题,而是这件事实在是显得复杂,我也不知该如何回答你好。如果你真的要我给你一个答案,你会知道一个答案的,等我最终一战之后,到时候该明白的,我相信你也会明白。”

    “这一战如果没有结果,那么就是没有答案。”李七夜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这就如我需要一个答案一样,你也是需要这个答案。”

    听到李七夜这一席话之后,飞仙帝子沉默了一下,最终看着李七夜,说道:“我相信能等得到这一天的,我也相信先生能一战到最后,打破这千百万年的枷锁。如果先生都失败了,那么未来太让人绝望了,若真的是如此,未来更多的人从于黑暗。”

    “任何一个纪元,都是有黑暗,这是无法杜绝的事情。”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不过,现在又何尝不是一个机会呢,该杀的也杀吧,未来就交给未来吧。”

    “先生说的也是。”飞仙帝子轻轻点头,说道:“这也的确是一次楔机,我们百族内部也应该肃清一二,不然,不知谁是敌人,这才是让人忐忑。”

    李七夜笑了笑,徐徐地说道:“这一天用不了多久了,该来的时候了。”

    “天神书院的隐患也应该结束,这一次若是彻底铲除,或许能让天神学院的基础夯得更实更深。”飞仙帝子也赞同李七夜的做法。

    “那就让狂风暴雨来得更猛烈一些吧。”李七夜笑着说道:“如果说一些出身于天神学院的上神、仙王都趟这浑水的话,那就有些让人失望了。”

    对于这样的话,飞仙帝子沉默了。天神学院培养出了很多上神,也培养出了一些仙王,如果说天神书院灾难来临那么一天,出身于天神学院的上神、仙王都来趟这一趟浑水的话,那的确是太打击人了,这也是飞仙帝子心里面并不想看到的。

    当然,真的有这样的一天到来,该杀的也一样会杀,没有什么好妇人之仁的。

    品茶会很快便结束,夜欣雪他们也都纷纷回到了书斋,许多学生也都纷纷回到了自己的学堂。

    从品茶会回来之后,李七夜站在了大殿之外,看着书斋这片山河,他看得十分的入神。

    “老师是参悟玄机吗?”见李七夜看着这片山河入神,夜欣雪、金环铁臂他们都好奇,唯有刘金胜不说话。

    自从上次得到李七夜指点之后,刘金胜找到了那个方子,他已经不咳嗽了,而且这一次品茶会回来之后,刘金胜神态轻松很多,看起来似乎更开朗。

    “只是好好看一下这片山河而己。”李七夜看着这片山河,笑着说道:“用不了多久,只怕这片山河有可能是物是人非,更有可能整个天神书院的山河都变得支离破碎。”

    “老师开玩笑了”金环铁臂被吓了一大跳,说道:“我们天神书院乃是百族底蕴最深的传承,就算是其他帝统仙门被灭了,只怕我们天神书院也会安然无恙。”

    “万事皆有可能,世间没有永恒。”李七夜淡淡一笑,说道:“举世之间,没有永远屹立不倒的传承。就如当年的仙门那样,那怕是九帝传承,那不也是一夜之间轰然倒塌。”

    李七夜这样的话让金环铁臂、夜欣雪他们心里面颤了一下,因为他们知道这一段历史,这是一段十分著名的历史。

    当今世上,最强大的传承被人认为是浅家,一门九帝!但事实上在浅家之前曾经有一个一门九帝,这个一门九帝比浅家更古老,可以说,远在浅家还没有成为一门九帝之前,这个门派已经是一门九帝了。

    这个一门九帝的传承叫仙门,举世之间,可以说敢把自己门派取名为“仙门”的,也就只有他们了,那是霸气十足的传承。

    但最终这样的一个古老而强大的传承,却在一夜之间轰然倒塌,被人灭掉,可以说这是一件极为震撼人心的事情,这也是十三洲最大的一件事情历史事件。

    现在李七夜把天神书院比作仙门,这怎么不把夜欣雪他们都吓了一大跳呢。

    “老师,这,这会真的吗?”夜欣雪都被吓得颤了一下,在她心里面天神书院就是她的第二个家,而且没有什么地方比天神书院更安全了,没有什么门派传承会比天神书院更加屹立不倒了。

    现在李七夜却说天神书院灾难来临,甚至有可能会轰然倒塌,这怎么不把夜欣雪这么一个女孩子吓得一大跳呢。

    “是真的,也是假的。”李七夜淡淡地说道:“灾难来临,那是真的,天神书院想轰然倒塌,没有那么容易的事情,只要我在这里,就不会允许天神书院倒塌。”

    “那就好,老师把我吓一跳呢。”听到李七夜这样说,金环铁臂松了一口气,笑呵呵地说道。

    “虽然天神书院不会倒掉,但凶险依然还在。你们好好收拾收拾东西吧,找一个好一点的老鼠洞,如果真的灾难来临了,你们也好钻进去躲一下。”李七夜轻轻地摆了摆手,吩咐说道。

    虽然李七夜这话说得有些夸张,夜欣雪和金环铁臂也知道事情的严重,他们不敢怠慢,就如李七夜所说的那样,先把自己的东西收拾收拾。

    夜欣雪和金环铁臂退下去之后,李七夜也没有转身,只是看着眼前的山河,淡淡地对刘金胜说道:“大灾难来临,你有何打算。”

    刘金胜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郑重地说道:“学生愿意与天神书院共进退,只要老师一声吩咐,学生随时随地听从老师的差遣!别人我不知道,但,我是天神学院的学生,我在天神书院收获很多,换一句话来说,没有天神书院,也就没有我今天的成就,只要我在,天神书院便在,我愿与天神书院共存亡!”

    “那就好。”李七夜点头,看着远方,徐徐地说道:“暴风雨要来了,会有你发挥的时候,也该你狂战八方的时候。虽然你打不过十二条天命的大帝仙王,也打不过古神,但,在狂风暴雨之中,你将会成为中流砥柱!”

    “只要天神书院需要,我愿意一战到底!”刘金胜这话说得铿锵有力。

    “人皆有过错,但,天神学院的学生都如你这一般,再大的灾难,天神书院也会屹立不倒。”李七夜不由感慨一声。

    品茶会结束,大家都以为天神学院会平静一段时间,但品茶会一结束,天神学院就传出消息说,古启航将会在道场授课。

    一听到这个消息,天神学院的学生,不论是百堂还以圣院又或者是帝府的学生,都为之精神一振,很多学生都为之兴奋。

    在天神学院之中,百堂、圣院、帝府都有老师授课,当然这些课程传授的多数是正规的内容。

    在道场授课就不一样了,在道场授课,那绝对是精华,如果说,在普通的课堂上授课,那有点是老生常谈,那么在道场上授课,那就真的是藏有私货的课堂了。

    天神书院的道场是十分有名的,虽然说,天神书院的道场谁都可以上去授课,但是,你没有那个本事最好就不要去了,这将会丢人现眼。

    因为在道场上授课,所讲的东西都是自己悟道的精华,而且都是有着独到见解的东西,直指奥义。而且,一直以来敢在道场上授课的都是实力厚雄的老师或者是大帝仙王这样的存在。

    甚至连飞仙帝这样的存在都曾经在道场上授过课,可想而知,一般人根本不敢去道场上授课。

    现在传出古启航要在道场授课,这怎么不让人为之兴奋呢,这绝对会有好东西。

    “启航闭关,对大道有所悟,故此在道场一讲,愿与所有同僚共谈大道。”传出来的消息是真的,因为第二天古启航亲自表态,亲自发话。(未完待续。)

第2097章飞仙帝子    “飞仙帝有你这样的一个儿子,也是自傲了。”李七夜笑了笑,说道:“多少是虎父犬子的,你却从未坠你父亲威名。”

    “先生过奖了。”老者苦笑了一下,说道:“比起我父亲来,我是远远不如,我父亲一生惊艳,我是不及十之一二呀。”

    原来眼前这位老者正是飞仙帝与神族第一美人所生的儿子,也是天神学院不为人知的守护神,甚至很少人知道他还活着。

    飞仙帝子,可以说是天生贵胄,他父亲是飞仙帝,他母亲是当时十三洲第一美女,至于他外公,就不用说了,是当时威名赫赫的终南神帝。

    可以说,凭着他的出身,那是贵不可言,难于找到比他更高贵出身的人了,在这样的家庭出手,飞仙帝子可以说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在这样的环境之下,多少帝子会变得张扬跋扈,傲视万界,不可一世。

    但飞仙帝子却没有,他一生勤勤恳恳,他天赋极高,而且作为拥有一半神族血统的他,竟然一生下来就拥有了当时三大仙血之一的血统神永!

    绝世的天赋,无与伦比的血统,再加上高贵无匹的出身,飞仙帝子注定着优秀,注定着绝世无双。

    但是,他却偏偏有一个惊艳无双的父亲,有一个绝世无敌的外公,这使得飞仙帝子一生都显得黯淡。

    这并不是说飞仙帝子不努力,也并不是说飞仙帝子不强大,事实上,飞仙帝子很强大,他可以傲视很多的大帝仙王,问题是,他的家庭太优秀了。

    他父亲是九界仙帝中最惊艳的仙帝,他外公是当时的神族掌舵人,绝世无敌,有着这样让人无法攀登无法跨越的父亲和外公,可以说让飞仙帝子一生都是努力着,一生都是勤勤恳恳。

    但他的父亲和外公实在是太过于强大了,实在是太过于优秀了,他一生都是笼罩在他父亲和外公的光环之下,因为他无法超越自己的父亲和外公,这显得他黯然失色。

    事实上,有如此强大的父亲和外公,就算飞仙帝子拥有了十二条天命,那也是无法越超自己的父亲和外公!在他父亲和外公的光环之下,他也一样是显得没有那么的夺目耀眼。

    尽管是如此,在自己父亲和外公最耀眼的光环之下,飞仙帝子依然是做到最好的自己,也正是因为如此,李七夜才会如此的赞赏他。

    “已经很了不起,有着无敌的父亲和外公,就算不会变成纨绔子弟,在这样两座大山的压抑下,换作其他人,只怕会疯掉。”李七夜笑着说道。

    李七夜这话并不夸张,父亲、外公都如此无敌,甚至连母亲都那么的优秀,作为儿子,往往再努力,都会让人觉得只不过如此而己。“

    “这就是命。”飞仙帝子笑着说道:“谁叫我是飞仙帝的儿子,终南神帝的外甥呢,我也能做的,也就只有努力了。”

    在别人眼中,飞仙帝子的出身不知道让多少人羡慕,让多少人嫉妒,但是,对于有上进心、对于有抱负的人来说,这是十分痛苦的事情,因为你努力了一生,搏斗了一生,你都无法超越自己的父亲,都无法超越自己的外公。

    那怕你做得再出色了,那怕你做得再优秀了,别人都会认为只不过如此,甚至会有人认为那也只不过是受父亲、外公的余荫庇护而己,没有人会看到你背后的努力,没有人看到你的优秀。

    尽管是如此,飞仙帝子依然是豁达,就算他超越不了自己的父亲,超越不了自己的外公,就算在自己父亲和外公的光环之下显得黯然无光,他依然是默默地守护着天神学院,因为这是他父亲的心血!

    “行走今日,已不容易。”李七夜点了点头,作为帝子,飞仙帝子不知道比多少帝子强百倍,唯一可惜,就是他父亲和外公太强大,这使得在他那个时代很多人都并没有觉得他是有多么的突出,多么的绝世无双。

    “父母皆不在,也是我为天神书院做点事的时候。”飞仙帝子说道:“天神书院不止是我父母、外公的心血,也是百族许多先贤的心血,不论如何,也不能让它倒下。只是我这把老骨头也不知道能折腾得多久,希望能熬得过这次难关,未来有着更光明的未来。”

    “是呀。”李七夜说道:“天神书院聚集了大多人的心血了,曾有多少九界仙帝、百族仙王在这里执教过呢。也正是因为它聚集了太多人的心血,所以它将会成为很多人眼中的肥肉,如果它有一天倒下的话,会有无数的人蜂涌而上,只怕很多人都恨不得吃上一口。”

    飞仙帝子也轻轻叹息一声,天神书院如此深厚的底蕴,又有谁不垂诞三尺呢?他看着李七夜,笑着说道:“不过,在这一世有先生在,我也心宽了,风浪再大,有先生在,天神书院那也是屹立不倒。”

    “我只不过是来混日子的,在书斋教教书,参悟点小玄机,这也只是误打误撞而己。”李七夜笑着说道。

    “有先生在书斋,那我就更放心了。”飞仙帝子笑着说道:“那书斋就不需要派人去守了,先生坐镇,那件东西也没有谁能取得走了。”

    “就算我不在那里,书斋的苍天兵书只怕也没有人能取得走,多少年了,它依然是屹立在那里。”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当世之间,真的有人能取走它,只怕用三根手指也能数得过来。”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呀。”飞仙帝子不由苦笑了一下,说道:“若是天神书院危矣,谁又敢保证不会有十二条天命的大帝仙王动心呢。”

    “这也的确是,苍天殿,这件苍天兵器实在是太诱惑人了。”李七夜点头说道:“世间又有几个人不为它怦然心动呢。它可不止是世间最完整的苍天兵书,也是号称世间最强大的苍天兵书。”

    “最强大这个称呼太过了。”飞仙帝子笑着说道。

    “万古以来,就算它不是最强大的苍天兵书,那也能进前三了,举世之间,在硕存的苍天兵书之中,能比它更强大的,难有。”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

    原来世人并不知道,在天神书院的书斋之中藏有一件极为了不得的重宝苍天殿,它是一件苍天兵书,号称是世间最强大的一件苍天兵书。

    当然这个秘密知道的人并不多,而且外人想参悟苍天殿那是难于上青天,举世间真正参悟了苍天殿的人寥寥无几,飞仙帝是一个,终南神帝是一个,阴鸦是一个!

    可以说,世间宝物虽然,也有很多宝物能让大帝仙王动心,但真正能让十二条天命大帝仙王动心的宝物那就不多了,苍天殿绝对是其中之一。

    “苍天殿。”飞仙帝子轻轻地说道:“未来此宝存于天神书院,也不知是祸福。”

    “这就不好说了。”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但,有了苍天殿,这将会让天神书院变得有着无限的可能,毕竟如果你想仰首观望,你想了解你头顶上的天空,那么还有什么比参悟苍天殿来得更玄妙呢?”

    “先生此话说得也是道理。”飞仙帝子轻轻地说道:“当年父亲远征也是特地留下苍天殿,他也曾说过,若是天神书院不倒,若是苍天殿依然还在,那么一切都是有着无限的可能,或者我们的世界还是有希望的。”

    “苍天殿,就让它留在那里吧。”李七夜徐徐地说道:“只要它在了,天神书院依然充满着希望。当然了,这一次真的有巅峰存在对它垂涎三尺的话,那也是一件好事,既然有人掂记着它,那就让那些人先暴露出来。”

    “若是熬过了这一次灾难,天神书院也能换来一段平静的岁月。”飞仙帝子也轻轻地点头说道。

    “会很热闹的,谁会站在天神书院这边,谁会窥视天神书院,到时候就一目了然了。”李七夜露出了浓浓的笑容。

    对于这话,飞仙帝子也是笑了笑而己。

    飞仙帝子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他抬起头来,看着李七夜,最终他徐徐地说道:“先生,有一个问题,我一直想问你。”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李七夜点头,说道:“你想知道远征。”

    “一直以来,我不愿意去问,因为我心里面还没准备好。”飞仙帝子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但,我年事也高了,也不知道能活多久,我相信,该知道的,也应该知道了。先生是我所知中唯一从那里活着回来的人,所以我特地想问一下先生。终极一战,究竟有没有生还的希望?”?飞仙帝子问这个问题,也不是临时起意,事实上,在很早之前,他就很想问了,但他心里面害怕听到那个答案,所以一直都没有问,这一次他是忍不住问了。

    “或者,这也是我最后一次能见先生,只怕未来先生也会踏上这条道路,现在若不问先生,有可能是再也没有机会了。”说出这样的话,飞仙帝子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如释重负。(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