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飞仙帝有你这样的一个儿子,也是自傲了。”李七夜笑了笑,说道:“多少是虎父犬子的,你却从未坠你父亲威名。”

    “先生过奖了。”老者苦笑了一下,说道:“比起我父亲来,我是远远不如,我父亲一生惊艳,我是不及十之一二呀。”

    原来眼前这位老者正是飞仙帝与神族第一美人所生的儿子,也是天神学院不为人知的守护神,甚至很少人知道他还活着。

    飞仙帝子,可以说是天生贵胄,他父亲是飞仙帝,他母亲是当时十三洲第一美女,至于他外公,就不用说了,是当时威名赫赫的终南神帝。

    可以说,凭着他的出身,那是贵不可言,难于找到比他更高贵出身的人了,在这样的家庭出手,飞仙帝子可以说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在这样的环境之下,多少帝子会变得张扬跋扈,傲视万界,不可一世。

    但飞仙帝子却没有,他一生勤勤恳恳,他天赋极高,而且作为拥有一半神族血统的他,竟然一生下来就拥有了当时三大仙血之一的血统神永!

    绝世的天赋,无与伦比的血统,再加上高贵无匹的出身,飞仙帝子注定着优秀,注定着绝世无双。

    但是,他却偏偏有一个惊艳无双的父亲,有一个绝世无敌的外公,这使得飞仙帝子一生都显得黯淡。

    这并不是说飞仙帝子不努力,也并不是说飞仙帝子不强大,事实上,飞仙帝子很强大,他可以傲视很多的大帝仙王,问题是,他的家庭太优秀了。

    他父亲是九界仙帝中最惊艳的仙帝,他外公是当时的神族掌舵人,绝世无敌,有着这样让人无法攀登无法跨越的父亲和外公,可以说让飞仙帝子一生都是努力着,一生都是勤勤恳恳。

    但他的父亲和外公实在是太过于强大了,实在是太过于优秀了,他一生都是笼罩在他父亲和外公的光环之下,因为他无法超越自己的父亲和外公,这显得他黯然失色。

    事实上,有如此强大的父亲和外公,就算飞仙帝子拥有了十二条天命,那也是无法越超自己的父亲和外公!在他父亲和外公的光环之下,他也一样是显得没有那么的夺目耀眼。

    尽管是如此,在自己父亲和外公最耀眼的光环之下,飞仙帝子依然是做到最好的自己,也正是因为如此,李七夜才会如此的赞赏他。

    “已经很了不起,有着无敌的父亲和外公,就算不会变成纨绔子弟,在这样两座大山的压抑下,换作其他人,只怕会疯掉。”李七夜笑着说道。

    李七夜这话并不夸张,父亲、外公都如此无敌,甚至连母亲都那么的优秀,作为儿子,往往再努力,都会让人觉得只不过如此而己。“

    “这就是命。”飞仙帝子笑着说道:“谁叫我是飞仙帝的儿子,终南神帝的外甥呢,我也能做的,也就只有努力了。”

    在别人眼中,飞仙帝子的出身不知道让多少人羡慕,让多少人嫉妒,但是,对于有上进心、对于有抱负的人来说,这是十分痛苦的事情,因为你努力了一生,搏斗了一生,你都无法超越自己的父亲,都无法超越自己的外公。

    那怕你做得再出色了,那怕你做得再优秀了,别人都会认为只不过如此,甚至会有人认为那也只不过是受父亲、外公的余荫庇护而己,没有人会看到你背后的努力,没有人看到你的优秀。

    尽管是如此,飞仙帝子依然是豁达,就算他超越不了自己的父亲,超越不了自己的外公,就算在自己父亲和外公的光环之下显得黯然无光,他依然是默默地守护着天神学院,因为这是他父亲的心血!

    “行走今日,已不容易。”李七夜点了点头,作为帝子,飞仙帝子不知道比多少帝子强百倍,唯一可惜,就是他父亲和外公太强大,这使得在他那个时代很多人都并没有觉得他是有多么的突出,多么的绝世无双。

    “父母皆不在,也是我为天神书院做点事的时候。”飞仙帝子说道:“天神书院不止是我父母、外公的心血,也是百族许多先贤的心血,不论如何,也不能让它倒下。只是我这把老骨头也不知道能折腾得多久,希望能熬得过这次难关,未来有着更光明的未来。”

    “是呀。”李七夜说道:“天神书院聚集了大多人的心血了,曾有多少九界仙帝、百族仙王在这里执教过呢。也正是因为它聚集了太多人的心血,所以它将会成为很多人眼中的肥肉,如果它有一天倒下的话,会有无数的人蜂涌而上,只怕很多人都恨不得吃上一口。”

    飞仙帝子也轻轻叹息一声,天神书院如此深厚的底蕴,又有谁不垂诞三尺呢?他看着李七夜,笑着说道:“不过,在这一世有先生在,我也心宽了,风浪再大,有先生在,天神书院那也是屹立不倒。”

    “我只不过是来混日子的,在书斋教教书,参悟点小玄机,这也只是误打误撞而己。”李七夜笑着说道。

    “有先生在书斋,那我就更放心了。”飞仙帝子笑着说道:“那书斋就不需要派人去守了,先生坐镇,那件东西也没有谁能取得走了。”

    “就算我不在那里,书斋的苍天兵书只怕也没有人能取得走,多少年了,它依然是屹立在那里。”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当世之间,真的有人能取走它,只怕用三根手指也能数得过来。”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呀。”飞仙帝子不由苦笑了一下,说道:“若是天神书院危矣,谁又敢保证不会有十二条天命的大帝仙王动心呢。”

    “这也的确是,苍天殿,这件苍天兵器实在是太诱惑人了。”李七夜点头说道:“世间又有几个人不为它怦然心动呢。它可不止是世间最完整的苍天兵书,也是号称世间最强大的苍天兵书。”

    “最强大这个称呼太过了。”飞仙帝子笑着说道。

    “万古以来,就算它不是最强大的苍天兵书,那也能进前三了,举世之间,在硕存的苍天兵书之中,能比它更强大的,难有。”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

    原来世人并不知道,在天神书院的书斋之中藏有一件极为了不得的重宝苍天殿,它是一件苍天兵书,号称是世间最强大的一件苍天兵书。

    当然这个秘密知道的人并不多,而且外人想参悟苍天殿那是难于上青天,举世间真正参悟了苍天殿的人寥寥无几,飞仙帝是一个,终南神帝是一个,阴鸦是一个!

    可以说,世间宝物虽然,也有很多宝物能让大帝仙王动心,但真正能让十二条天命大帝仙王动心的宝物那就不多了,苍天殿绝对是其中之一。

    “苍天殿。”飞仙帝子轻轻地说道:“未来此宝存于天神书院,也不知是祸福。”

    “这就不好说了。”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但,有了苍天殿,这将会让天神书院变得有着无限的可能,毕竟如果你想仰首观望,你想了解你头顶上的天空,那么还有什么比参悟苍天殿来得更玄妙呢?”

    “先生此话说得也是道理。”飞仙帝子轻轻地说道:“当年父亲远征也是特地留下苍天殿,他也曾说过,若是天神书院不倒,若是苍天殿依然还在,那么一切都是有着无限的可能,或者我们的世界还是有希望的。”

    “苍天殿,就让它留在那里吧。”李七夜徐徐地说道:“只要它在了,天神书院依然充满着希望。当然了,这一次真的有巅峰存在对它垂涎三尺的话,那也是一件好事,既然有人掂记着它,那就让那些人先暴露出来。”

    “若是熬过了这一次灾难,天神书院也能换来一段平静的岁月。”飞仙帝子也轻轻地点头说道。

    “会很热闹的,谁会站在天神书院这边,谁会窥视天神书院,到时候就一目了然了。”李七夜露出了浓浓的笑容。

    对于这话,飞仙帝子也是笑了笑而己。

    飞仙帝子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他抬起头来,看着李七夜,最终他徐徐地说道:“先生,有一个问题,我一直想问你。”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李七夜点头,说道:“你想知道远征。”

    “一直以来,我不愿意去问,因为我心里面还没准备好。”飞仙帝子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但,我年事也高了,也不知道能活多久,我相信,该知道的,也应该知道了。先生是我所知中唯一从那里活着回来的人,所以我特地想问一下先生。终极一战,究竟有没有生还的希望?”?飞仙帝子问这个问题,也不是临时起意,事实上,在很早之前,他就很想问了,但他心里面害怕听到那个答案,所以一直都没有问,这一次他是忍不住问了。

    “或者,这也是我最后一次能见先生,只怕未来先生也会踏上这条道路,现在若不问先生,有可能是再也没有机会了。”说出这样的话,飞仙帝子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如释重负。(未完待续。)

第2096章好老师    古启航不由笑了笑,说道:“还有这等老师,这实是有点意思,这样的老师,我倒是想见一见。”

    “这等老师,又焉能与启航老师相比呢。”纵天少主说道:“与老师相比,那就如萤火之光与皓月争辉,否则的话,他就不会被分配到书斋当老师了。”

    “在书斋当老师?”听到纵天少主这话,古启航颇为意外,说道。

    “是呀。”思宗神子忙是说道:“有学生还怀疑他是不是托关系进入天神学院当老师的呢,否则的话,学院又焉会把他分配到书斋去当老师,书斋只有区区三个学生,一直以来都是在百堂上课,根本不需要老师嘛。学院把他分配到书斋,是怕他误人子弟吧。”

    “不——”古启航笑笑,摇头说道:“你们也太小看书斋了,大家都知道,书斋是闲杂之地,但,书斋又焉是你们想象的那么简单,书斋那可是大造化之地,懂其奥妙的人,想居于书斋,那都不容易之事。”

    “书斋是大造化之地?”听到古启航这样的话,纵天少主和思宗神子都不由为之愕了一下,觉得不可思议。

    天神学院的学生都知道的,书斋那只不过是收藏闲杂书籍的地方,很多学生都不愿意入书斋呢。

    “是的,是一个了不得的大造化之地。”古启航轻轻点头,徐徐地说道。

    “书斋究竟是如何的大造化?”纵在少主也不由充满了好奇,忍不住问道。

    “这个,不好说,这里面的秘密某说我等,就算是天神书院的诸位老师,都知道得寥寥无几,在天神书院,真正懂得书院奥妙的人,那也只有那么几位不出世的老祖。”古启航徐徐地说道。

    “难怪有学长说,老师读书之时曾博览群书,老师之博学,无人能出其右。”思宗神子忙是赞了一声,说道。

    古启航笑了笑,说道:“不过嘛,这位李老师,倒是一个蛮有意思的人,我的确是想见一见他。”

    古启航的话让纵天少主和思宗神子都不由一喜,他们两个人相视了一眼,纵天少主说道:“老师,李老师与千璇老师走得亲蜜,似乎与学院的一些老祖关系都颇为不俗。看来李老师的靠山甚强大,老师还是莫与他冲突好,以免大家误会。”

    纵天少主这话说得有意思,因为他与古启航的关系亲近,所以他知道古启航对羽千璇有意思,暗示了一下李七夜与羽千璇的关系,这使得他这一席话听起来是劝古启航,事实上是在激古启航。

    古启航风姿从容,他笑了笑,神态自然,说道:“大道万千,世间波澜壮阔,想立足于大世,还得依靠自己。我与诸帝共饮,与仙王谈道,那也是泛泛之交而己。不论是广交天下,还是出身帝门,那都只是大道中的小小优势而己。立于大道,开大世,唯有自己无敌才是根本。”

    古启航这席话只是徐徐道来而己,没有豪言壮语,甚至是以十分平淡的口吻说出来,但却是霸气十足,让人听得都心神震撼。

    与诸帝共饮,与仙王谈道,这是多么霸气、多么无上的人生,又有几个人能达到这样的高度呢。

    多少人是仰望诸帝,膜拜仙王,而古启航却能与诸帝共饮,与仙王谈道,任何人听到这样的话,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气。

    当然,纵天少主和思宗神子也明白古启航并不是在吹牛皮,作为最有天赋的上神,古启航的确是有着与诸帝共饮、与仙王谈道的资格。

    “老师神姿傲世,我等小辈仰慕。”思宗神子忙是说道。

    “好了,你们这点小算盘儿我还不清楚吗?”古启航笑着说道:“我会见见这一位李老师的,这也并不是你们有什么恩怨,如此有实力的天才,实在是让我见猎心喜,想较量较量。至于你们那点小心思,那点小马屁,就收起来吧。只要你们自己实力够强大,谁都可以挑战。”

    “多谢老师的教诲,学生错了。”纵天少主和思宗神子忙是一喜,拜了拜。

    “这一次我就与李老师谈谈道,授授业,仅此而己。”古启航笑了笑,说道:“你们也算是我的学生了,这一次我这也算是护点短吧,至于你们自己的恩怨,或者你们自己被欺负了什么的,那也就让它过去吧,谁叫你们学艺不精。你们希望我与李老师动手,那是不可能的了。”

    “学生不敢。”纵天少主和思宗神子干笑了一声,不敢多说什么,毕竟古启航位高权重,能为他们出口气,那已经是很不容易了。

    “你们也是安点心思,不要整天高调,低调一点,不要招人注意,前面的道路并不平坦,你们能不能熬到毕业都不一定呢。”古启航笑着说道。

    “老师的意思我们会被赶出天神学院?”思宗神子都被这样的话吓了一大跳,忙是说道。

    古启航轻轻摇头,说道:“这倒不是你们会被赶出天神学院,只是学院有难,我是怕熬不到那个时候。”

    “不可能吧——”一听到古启航的话,顿时把思宗神子吓得一大跳。

    纵天少主也不由目光跳动了一下,忍不住说道:“老师,那个传言是真的吗?”作为一门五仙王的传人,而且还是一位上神,纵天少主知道得更多。

    “世间之事,真真假假,这不好说。”古启航淡淡地笑着说道:“但,你们心里面也要有个准备,为自己好好打算打算,未来能走出怎么样的路,就看你们自己的造化了。”

    听到古启航这样的话,这顿时让纵天少主和思宗神子相视了一眼。

    “老师的意思……”此时纵天少主都有些猜测不透古启航的心思。

    古启航含笑,淡淡地说道:“这将会诸帝与仙王同出的时代,这将会是一场盛宴,你们有没有机缘,那就看你们自己了。”

    “请老师指一条明路。”思宗神子打了一个激灵,回过神来,忙是向古启航一拜。

    古启航没有回答,他只是含笑不语。

    李七夜行走于茶园,他只是随便走走而己,但,突然间,在远方一道金光一闪而过,这让李七夜目光跳动了一下,露出了淡淡的笑然,然后踏空而去。

    在茶园深处,有一个深谷,这里乃是常年雾气笼罩,听每一届的学生说,这里常常让人迷路,进入这个深谷的人往往最终会绕回了原地。

    这是一个普通的深谷,没有人知道这里面具体有什么玄机,而天神学院的老师也从来没有提过。

    李七夜进入了深谷之后,只是随手一点,听到“铛、铛、铛”的声音响起,宛如开锁一样,迷雾之中浮现了一条条金色的法则,最后听到“铛”的一声,所有的法则交织在一起,瞬间化作了道门。

    听到“嗡”的一声,李七夜一迈入道门,瞬间被传送走,刹那之间跨越了一个又一个的空间,进入了未知的坐标。

    最终李七夜进入了一座古屋,古屋没有他物,只摆着一张帝床,如果识货的人一看到这张帝床,一定会吓得一大跳,因为整张帝床乃是用传说中的仙木所雕,而且是完整一体,这是伐一株巨大的仙木而雕成,这种仙木连大帝仙王都难于得到,更别说是凡夫俗子了。

    在帝床之上更是以绝世无双的时血仙石所封,这是极为稀见的手段,这种尘封只怕一般的大帝仙王都没有资格享受。

    “先生亲临,我有失远迎了。”此时帝床之中坐起一个人,这个人全身穿着帝袍,威武无比,这个人看起来像是八十老翁,他身上穿着古老的帝袍,一头金黄的长发散披于肩上,当他一坐起来之时,有帝慑九天,威动十三洲的气势!

    “算了,你这一身筋骨还是呆着好。”李七夜摆了摆手,在床边坐了下来,笑着说道:“万一有个什么天诛的,那不是麻烦。”

    “我这老骨头,只怕老天爷还看不上眼。”这个老人笑着说道。

    李七夜笑了笑,上下打量着他,说道:“这一次连你都要出世,还真让我有点意外,自从你父亲远征之后,你就甚少露脸了。”

    “唉,这把老骨头,也给不起折腾,再折腾下去,只怕要散架,只好躺着,让这点有用之躯未来能发挥在需要的地方。”老人感慨地笑着说道。

    “算了,你这话就莫对我说了,凭着你神永的血统,只要天诛不收你,你还是能活蹦乱跳地活得好好的。”李七夜笑着摇头说道。

    “先生说笑。”老人苦笑地说道:“我们这一代人,的确经不起折腾,不像先生是越战越勇,如果说现在让我去像我父亲当年那样远征,只怕我自己都没有那个勇气,身体大不如前呀。”

    “这一次你不也是出来了。”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我还以为你会不管不问了。”

    “这终究是我父亲和外公的心血,也是我母亲大人的心血,就算我有心不问世事,但这终究是他们的心血,我也不希望它倒塌。”这个老人感慨地说道。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