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最终,李七夜这才把六剑少皇从煞海中提起来,此时六剑少皇整个人干瘪,看起来像是九十岁的老人,白发苍苍,全身剩下了皮毛骨,哪里还有刚才的风采。

    在这短短的时间之内,六剑少皇就好像是失去了全身的血气一样,这就是煞气的威力,它腐化了六剑少皇的血气,也腐化了六剑少皇的身体。

    这还是在李七夜手下留情的情况之下,李七夜保住了六剑少皇的性命,否则的话,在如此恐怖的煞气之下,只怕六剑少皇早就是尸骨不存了。

    此时六剑少皇被李七夜提了起来,他已经是奄奄一息,已经是没有了刚才气势凌人的傲气了,现在他能喘上一口气那就属于不容易了。

    李七夜看了六剑少皇一眼,淡淡地说道:“念你还是学生的份上,饶你一命,下不为例!”说着,把六剑少皇扔了出去。

    见六剑少皇被扔了出来,百堂的一些学生忙是把六剑少皇抬起来,现在六剑少皇一句狠话都不敢说了,躺在那里手指想动一下都难。

    六剑少皇这样的情况已经算是很好了,只是重伤而己,并未伤及性命,躺在床上调养就能恢复。

    “挑战老师,天神学院一向都欢迎,我也欢迎。”李七夜看着在场的学生,淡淡地说道:“没错,天神学院出了大量的了不起的学生,他们中有上神,也有仙王。可以说有不少学生后来的成就比老师还要了不起。”

    “但,男儿在世,别像妇人一样,只会在背后嚼舌根。对老师不满,就站出来,想挑战老师,就上来狠干一场!连这样都做不到,就闭嘴!”李七夜冷冷地看着这些学生,冷声地说道:“你们不是街上的村夫鄙妇,也不是阿猫阿狗!你们是天神学院的学生,是百族的精英!别像妇人那样在背后说是非,丢尽天神学院的脸!”

    “天神学院出上神,出仙王,出凶人,出暴君,但不是懦夫!”说到这里,李七夜双目一厉,盯着在场的学生。

    被李七夜如此一阵斥喝,在场的学生都不敢吭声,特别是刚才那些为了巴结六剑少皇而说李七夜坏话的人,更是被吓得双腿发软,什么话都不想说。

    “滚吧。”此时李七夜冷冷地看了在场的学生一眼,说道。

    在场的学生如蓬大赦,立即散了,百堂的学生抬着六剑少皇也逃之夭夭,不敢久留。

    “真是一代不如一代。”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说完,目光落于七煞塔之上,大手一张,往七煞塔抓去。

    “砰”的一声巨响,七煞塔被李七夜硬生生地连根拔起,“砰、砰、砰”的一阵阵震动声响起,七煞塔在李七夜手中震动着,欲从李七夜大手中脱开,但在李七夜大手之下,七煞塔的挣扎是枉然的。

    最终七煞塔落入李七夜手中,那只不过是一座小小的石塔而己,此时李七夜托小塔,大喝一声,道:“收——”

    话一落下,七煞塔瞬间如同鲸吞一样,疯狂地吞噬着煞海中的所有煞气,最后在短短的时间之内七煞塔把所有煞气吞噬得一干二净。

    此时煞气消散无踪,青山翠绿,生机盎然,这片山河又恢复了它的活力。

    李七夜看了看手中的七煞塔,然后随手扔给了刘金胜,淡淡地说道:“这样的一座破塔放在这里碍事,送给你吧。”

    接过了李七夜扔过来的七煞塔,刘金胜不由沉默起来。

    看着沉默的刘金胜,李七夜淡淡地说道:“人生在世,既然做出选择,就走下去,做得彻底一点,做好人也好,做坏人也罢,既然选择了,就是努力去做,不用去犹豫。”

    “大道漫长,有些事说不准是对还是错,当你在人生不同的阶段的时候,就有不一样的看法,今天你认为是对的,或者明天你会认为是错。对与错,只是心中的一把尺而己,既然自己把它衡量出来了……”

    “……那也没有什么不好去接受它,至于面子抹不开,那也是自尊在作祟而己。我们这些老骨头,那个不是活了成千上万年的,有时候一些恩怨,一笑便是风雨中。”说到这里,李七夜看了一眼刘金胜。

    李七夜的话让刘金胜全身一震,他深深地呼吸一口气,收起了七煞塔,向李七夜深深鞠身,说道:“多谢老师的教诲,老师的一席话让学生茅塞顿开。学生正想就此见见故人,学生先告退了。”

    “去吧。”李七夜向刘金胜轻轻地摆手,说道。

    刘金胜向李七夜拜了拜,然后飘然而去,来无影去无踪。自从刘金胜拜入天神学院以来,他就隐藏了自己的实力,让外人误以为他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老修士而己。

    不要说夜欣雪他们这些年轻人,就是天神学院的一些老师也看不出刘金胜的实力,只有那些强大无匹的老师才能真正看得出刘金胜的实力了。

    刘金胜飘然而去之后,李七夜只是笑了笑,随意行走于茶园之中,他来茶园只是顺手做一些事情而己。

    李七夜先是暴打了叶妙雪,把叶妙雪打得残废,现在又是把六剑少皇淹得成了人干,这消息传出去之后,顿时把天神学院的学生吓得一大跳。

    天神学院的老师有很多,严厉甚至是暴戾的老师也大有人在,但是,像李七夜这样的老师,那还真的没有,在短短的一天之内就把天神学院两位最优秀的学生打成了残废,这样的老师未免也太狠了吧,未免也太霸道了吧,未免也太暴力了吧。

    所以,在这短短的时间之内,李七夜这个“暴力老师”的称号已经是响彻了天神学院。如果说大家提起李七夜或者有学生活知道是谁,但提起“暴力老师”的话,大家都知道这是谁了。

    听到六剑少皇被李七夜淹成了人干,纵天少主和思宗神子都脸色大变,脸色十分难看,但此时他们又有些奈何不了李七夜,现在已经摆明了,李七夜比他们想象中还要强大,他们想撼动李七夜那是十分困难的事情。

    “嗡——”的一声响起,就在李七夜暴力之名传遍天神学院的时候,突然天神学院的一座山峰之上亮起了一道光芒。

    紧接着“轰”的一声巨响,神焰冲天而起,只见滔天的神焰瞬间遮蔽的九天十地,照亮了天神学院广袤无比的山河,“轰、轰、轰”在一阵阵轰鸣声中神威刹那间喷涌,虐肆着八方,让无数学生一感受到这神威之时都不由心里面发毛!

    “启航老师出关了——”在短短的时间之内,一个爆炸性的消息传遍了整个天神书院,说道:“启航老师第七个图腾成功!”

    “第七个图腾成功?”一听到这个消息,整个天神学院沸腾,不论是学生还是老师,听到这个消息之后,都不由心里面为之一震。

    少年王古启航,当今天神学院的天才老师,是天神学院上一届最有天赋的学生之一,曾与人圣并肩!

    古启航本就出身于世家,后来因为他在天神书院表现杰出,受天神书院邀请,所以他留在天神书院任教,当然这种任教不是终身的,如果有一天古启航他想离开了,随时都可以离开天神书院。

    古启航不止是在天神书院,在整个骄横洲乃是十三洲都享有威名,他不止是这个时代最年轻的上神,同时也是这个时代最有机会成为古神的人。

    “了不起呀,如此年轻就拥有了七个图腾了,再这样下去,启航老师迟早都会成为古神的。”听到这样的消息,天神书院无数学生为之崇拜。

    可以说古启航在天神书院拥有着绝无伦比的人气,他在天神书院拥有着无数的崇拜者,天神学院的很多学生对古启航都是佩服得五体投地的。

    “启航老师出关了。”听到这样的消息,纵天少主大喜,立即带着思宗神子去拜访恭驾古启航老师。

    当然,并不是任何学生都能去拜访古启航的,纵天少主受古启航器重,他甚至曾经替古启航授课,所以纵天少主与古启航的关系很好。

    “怎么,你们书院三子不是共同出入的吗?六剑怎么没跟你们在一起?”接受了纵天少主他们的拜见之后,古启航看着纵天少主和思宗神子,含笑地说道。

    “少皇重伤,不能亲自来拜见,请老师见谅。”纵天少主叹息一声说道。

    “哦——”古启航笑了笑,说道:“六剑的造化不强,虽然说在百堂,但在天神书院的学生中能把他打成重伤的,也就你们几个人吧。”

    “老师,我们怎么敢把少皇打成重伤。”思宗神子忙是说道:“是一位老师把少皇打成重伤的,他可就惨了,整个人都成了人干了,只怕短时间之内是恢复不了了。”

    “原来是这样呀。”古启航有些意外,说道:“看来少皇是犯了不小的错误呀,不然老师也不会轻易教训学生。”

    “少皇也未犯什么错误,老师,并不是所有老师都如你这般豁达,如你这般的宽宏大量。”纵天少主感慨地说道。

第2093章入煞海    刘金胜只是冷冷地看了六剑少皇一眼,此时刘金胜看着六剑少皇的眼神都冷漠,好像是看死人一样,他也平静地说道:“既然有人不知天高地厚,老师教训教训他便是。”

    本来刘金胜他年少时也是十分轻狂,做过很多狂妄的事情,今日见六剑少皇他们这些天才是头角峥嵘,傲气冲天,让他看到了有点他年少之时的影子,所以在刚才他才会说上这么一句的好话。

    可惜,六剑少皇却不知道这是刘金胜的一番好意,所以刘金胜也懒得多去理会了。

    “也好。”李七夜笑盈盈地说道:“既然有人不知死活,那我也好教训教训他。来吧,你想赌我成全你便是,也该我杀鸡儆猴的时候,以免得总是有人误以为我是个老好人。”

    “哼,胜负未分,言之尚早!”六剑少皇冷冷一哼,说道。

    “对于我而言,已经见得胜负了。”李七夜笑了一下,也不生气,说道:“我就让你先走一趟,以免得我以大欺小,不给你机会。”

    “好,我就在第七层煞海等着老师来!”此时六剑少皇冷笑了一下,“轰”的一声巨响,在这刹那之间他全身血气冲天而起,全身散发出了上神之威,宛如他已经化作了上神一样。

    看到六剑少皇身上散发出了上神气息,不知道多少人吓了一大跳,因为六剑少皇还不是上神,但很快大家就明白过来,六剑少皇的父亲可是一尊拥有十一个图腾的上神,看来他的父亲已经给六剑少皇加持过了。

    “铛、铛、铛”在这刹那之间,六剑少皇背上的六把神剑出鞘,冲天而起,在这刹那之间,剑光照耀,直照于六剑少皇的身上,紧接着听到“铛、铛、铛”的声音响起,六把神剑转动,化作了剑塔,把六剑少皇整个人都纳入了其中,牢不可破的剑塔瞬间把六剑少皇紧紧地守护在其中。

    此时六剑少皇气势凌人,剑意冲天,在这刹那之间他宛如是一尊剑神临世一样,力量在短短的时间之内飙升。

    “了不得,六剑神剑无敌呀。”看到这样的一幕,不知道有多少学生都心里面为之一震,忍不住赞声说道,都为之羡慕。

    六剑少皇这六把神剑可是大有来历,是他父亲为他量身打造的,可以发挥六剑少皇最强大的实力,一旦六把神剑出手,可以让六剑少皇的实力飙升,硬生生地把六剑少皇的实力拉升到另外一个层次。

    “学长,马到功成。”见到六剑少皇神威慑人,有百堂的学生忍不住低声说道,在拍六剑少皇的马屁。

    “我先走一步,在七层煞海等着老师的驾临!”六剑少皇回首,傲气十足,冷笑一声,话一落下,他一步迈出。

    “轰——”的一声巨响,当六剑少皇一步迈入煞海的时候,瞬间煞气冲天,宛如巨浪一样冲上天空,然后狠狠地拍向了六剑少皇。

    这煞气十分的强大,当如巨浪的煞气拍来的时候,听到“滋、滋、滋”的声音响起,瞬间把空间都朽化,如此霸道的煞气,它能榨干一切,它可以把任何力量融化掉,最后化作了煞气,这也是为什么七煞塔镇压在这里之后,越来越强大的原因了。

    但是当这强大无匹的煞气如巨浪一样拍来的时候,突然之间,六剑少皇整个人拖起了长长的影子,步伐翩跹,宛如鹤舞一样,一步步跳跃,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在这刹那之间,六剑少皇竟然躲过了这拍来的煞气,瞬间落足于煞海的另外一个地方。

    “轰——”的一声巨响,在六剑少皇刚落足,又是一股煞气巨浪拍来,但六剑少皇步伐极快,瞬间又一次跳跃,如同鹤舞,以绝无伦比的步伐躲过了煞气,瞬间又落足于另外一个地方。

    “轰、轰、轰……”一阵阵轰鸣之声不绝于耳,在七层煞海之中巨浪滔天,六剑少皇每一步落下,就会有煞气巨浪狠狠地拍向他,但是他的步伐绝世无双,又轻而易举地躲过了这拍为的巨浪,再加上他又有剑塔庇护,一时之间煞气巨浪竟然没能沾到他丝毫。

    正是因为如此一步一巨浪,这使得煞海掀起了惊涛骇浪,而且是一浪高过一浪,宛如是世界末日来临一样,在这煞气巨浪之中六剑少皇像是一叶小舟,但他偏偏是那种穿梭于巨浪之中不会颠覆的小舟。

    毫无疑问,六剑少皇这样的步伐乃是由他父亲所创,正是因为有了这种步伐,掌握了七煞塔的奥妙,六剑少皇才敢与李七夜展开这样的一场赌局。

    在短短的时间之内,六剑少皇跨越了一层又一层的煞海,这让在场的学生都看得目瞪口呆,他们也没有想到六剑少皇竟然能以如此神奇的步伐进入煞海。

    “这太神奇了——”看到六剑少皇步伐翩跹,如同鹤舞一般,不少学生都看呆了。

    “少皇实在是深藏不露呀,刚才周老师硬抗煞海中的煞气,那都是十分的吃力,然而少皇却一步一舞,竟然如此轻易地躲过了煞浪,这太了不起了。”有学生惊叹地说道。

    “是呀,再这样下去,只怕学长是胜券在握。”有百堂的学生低声地说道,因为李七夜在场,不敢说那么大声,说完了还偷偷看了李七夜一眼。

    只见六剑少皇步伐翩跹,如同鹤舞,李七夜只是淡淡一笑,没有太多的意外。

    “若是九幽狂敖知道自己的七煞塔被破,不知道会有怎么样的感受。”李七夜笑着对身边的刘金胜说道。

    刘金胜平静地说道:“天下没有什么不破的武功,七煞塔也不是什么绝世无双的武器,被破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说到这里,刘金胜顿了一下,说道:“九剑上神,也不愧是拥有十一个图腾的上神,他是演化出了七煞塔的奥妙,所以才会创此步伐,以破此塔。当年只怕他也想取下此塔,只是碍于天神书院的情面,未取它而己。”

    九剑上神和九幽狂敖都是骄横洲拥有十一个图腾的上神,对于九幽狂敖这样绝世天赋的上神,九剑上神的确是有着要与九幽狂敖争雄之心,也正是因为发此,九剑上神才会研究九幽狂敖的七煞塔。

    毕竟九剑上神是一尊拥有十一个图腾的上神,他研究了七煞塔之后,终于推演出了七煞塔的奥妙,也借此创出了这一套步法,并且还把这步法传授给了他的儿子六剑少皇。

    就如刘金胜所说的那样,七塔煞虽然很强大,是一件了不得的重宝,但也算不上什么天下无双的武器,被九剑上神破解,那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事实上,天神书院的老祖也一样有实力破它,只不过天神书院的老祖有意留下这座七煞塔而己。

    “第七层了——”此时有学生大叫一声,说道:“少皇已经进入第七层了,太厉害了,太逆天了,进入了第七层煞海,还丝毫不损,这是要比周老师要强悍呀。”

    果然,此时只见六剑少皇步伐翩跹,从第六层煞海迈入了第七层煞海。

    当然,这并不是说六剑少皇比刚才那位来这里砺练的老师强大,只不过他的步伐是他父亲专门为七煞塔而创的,这使得他取巧而己。

    “老师,敢来吗?”此时迈入了第七层煞海的时候,这更让六剑少皇底气十足,他父亲的确是没骗他,当年他父亲的确是破了七煞塔。

    所以,步入了第七层煞海,都丝毫无损,这顿时让六剑少皇信自澎涨,让他自认为在这煞海之中没有谁能奈何得了他。

    此时六剑少皇冷眉看着李七夜,傲气冲天,这是何止在挑战李七夜,那简直这是邈视李七夜。

    当年九幽敖在这里打败了天神学院的老师,现在他六剑少皇也想重复当年的神话,在这里打败天神学院的老师,这将会让他在天神学院的历史上留下一笔。

    “看来你还真的是信心十足呀。”对于傲气冲天的六剑少皇,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

    “不敢,请老师上来。”此时六剑少皇冷笑一声,姿态完全变得不一样了,有着高高在上的姿态。

    “也罢,下雨天打打孩子也好,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李七夜不由一笑,一步迈入了煞海。

    第一层、第二层、第三层、第四层……李七夜的速度太快了,他是一步跨越时空,一步便是一层煞海,煞气巨浪还没有拍起,李七夜就已经跨入了下一层了。

    所以,李七夜走过之后,一声声“轰、轰、轰”的轰鸣之声响起,只见一排排煞气巨浪拍起。

    仅仅是七步而己,李七夜已经迈入了第七层煞海,眨眼之间便追上了六剑少皇。

    这样的一幕,让所有人看得目瞪口呆,六剑少皇一步一舞,好不容易走入了第七层煞海,那都已经是一种奇迹了。

    现在李七夜倒好,一步一海,仅仅是七步而己,便已经是迈入了第七层煞海,轻而易举地追上了六剑少皇,这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