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刘金胜只是冷冷地看了六剑少皇一眼,此时刘金胜看着六剑少皇的眼神都冷漠,好像是看死人一样,他也平静地说道:“既然有人不知天高地厚,老师教训教训他便是。”

    本来刘金胜他年少时也是十分轻狂,做过很多狂妄的事情,今日见六剑少皇他们这些天才是头角峥嵘,傲气冲天,让他看到了有点他年少之时的影子,所以在刚才他才会说上这么一句的好话。

    可惜,六剑少皇却不知道这是刘金胜的一番好意,所以刘金胜也懒得多去理会了。

    “也好。”李七夜笑盈盈地说道:“既然有人不知死活,那我也好教训教训他。来吧,你想赌我成全你便是,也该我杀鸡儆猴的时候,以免得总是有人误以为我是个老好人。”

    “哼,胜负未分,言之尚早!”六剑少皇冷冷一哼,说道。

    “对于我而言,已经见得胜负了。”李七夜笑了一下,也不生气,说道:“我就让你先走一趟,以免得我以大欺小,不给你机会。”

    “好,我就在第七层煞海等着老师来!”此时六剑少皇冷笑了一下,“轰”的一声巨响,在这刹那之间他全身血气冲天而起,全身散发出了上神之威,宛如他已经化作了上神一样。

    看到六剑少皇身上散发出了上神气息,不知道多少人吓了一大跳,因为六剑少皇还不是上神,但很快大家就明白过来,六剑少皇的父亲可是一尊拥有十一个图腾的上神,看来他的父亲已经给六剑少皇加持过了。

    “铛、铛、铛”在这刹那之间,六剑少皇背上的六把神剑出鞘,冲天而起,在这刹那之间,剑光照耀,直照于六剑少皇的身上,紧接着听到“铛、铛、铛”的声音响起,六把神剑转动,化作了剑塔,把六剑少皇整个人都纳入了其中,牢不可破的剑塔瞬间把六剑少皇紧紧地守护在其中。

    此时六剑少皇气势凌人,剑意冲天,在这刹那之间他宛如是一尊剑神临世一样,力量在短短的时间之内飙升。

    “了不得,六剑神剑无敌呀。”看到这样的一幕,不知道有多少学生都心里面为之一震,忍不住赞声说道,都为之羡慕。

    六剑少皇这六把神剑可是大有来历,是他父亲为他量身打造的,可以发挥六剑少皇最强大的实力,一旦六把神剑出手,可以让六剑少皇的实力飙升,硬生生地把六剑少皇的实力拉升到另外一个层次。

    “学长,马到功成。”见到六剑少皇神威慑人,有百堂的学生忍不住低声说道,在拍六剑少皇的马屁。

    “我先走一步,在七层煞海等着老师的驾临!”六剑少皇回首,傲气十足,冷笑一声,话一落下,他一步迈出。

    “轰——”的一声巨响,当六剑少皇一步迈入煞海的时候,瞬间煞气冲天,宛如巨浪一样冲上天空,然后狠狠地拍向了六剑少皇。

    这煞气十分的强大,当如巨浪的煞气拍来的时候,听到“滋、滋、滋”的声音响起,瞬间把空间都朽化,如此霸道的煞气,它能榨干一切,它可以把任何力量融化掉,最后化作了煞气,这也是为什么七煞塔镇压在这里之后,越来越强大的原因了。

    但是当这强大无匹的煞气如巨浪一样拍来的时候,突然之间,六剑少皇整个人拖起了长长的影子,步伐翩跹,宛如鹤舞一样,一步步跳跃,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在这刹那之间,六剑少皇竟然躲过了这拍来的煞气,瞬间落足于煞海的另外一个地方。

    “轰——”的一声巨响,在六剑少皇刚落足,又是一股煞气巨浪拍来,但六剑少皇步伐极快,瞬间又一次跳跃,如同鹤舞,以绝无伦比的步伐躲过了煞气,瞬间又落足于另外一个地方。

    “轰、轰、轰……”一阵阵轰鸣之声不绝于耳,在七层煞海之中巨浪滔天,六剑少皇每一步落下,就会有煞气巨浪狠狠地拍向他,但是他的步伐绝世无双,又轻而易举地躲过了这拍为的巨浪,再加上他又有剑塔庇护,一时之间煞气巨浪竟然没能沾到他丝毫。

    正是因为如此一步一巨浪,这使得煞海掀起了惊涛骇浪,而且是一浪高过一浪,宛如是世界末日来临一样,在这煞气巨浪之中六剑少皇像是一叶小舟,但他偏偏是那种穿梭于巨浪之中不会颠覆的小舟。

    毫无疑问,六剑少皇这样的步伐乃是由他父亲所创,正是因为有了这种步伐,掌握了七煞塔的奥妙,六剑少皇才敢与李七夜展开这样的一场赌局。

    在短短的时间之内,六剑少皇跨越了一层又一层的煞海,这让在场的学生都看得目瞪口呆,他们也没有想到六剑少皇竟然能以如此神奇的步伐进入煞海。

    “这太神奇了——”看到六剑少皇步伐翩跹,如同鹤舞一般,不少学生都看呆了。

    “少皇实在是深藏不露呀,刚才周老师硬抗煞海中的煞气,那都是十分的吃力,然而少皇却一步一舞,竟然如此轻易地躲过了煞浪,这太了不起了。”有学生惊叹地说道。

    “是呀,再这样下去,只怕学长是胜券在握。”有百堂的学生低声地说道,因为李七夜在场,不敢说那么大声,说完了还偷偷看了李七夜一眼。

    只见六剑少皇步伐翩跹,如同鹤舞,李七夜只是淡淡一笑,没有太多的意外。

    “若是九幽狂敖知道自己的七煞塔被破,不知道会有怎么样的感受。”李七夜笑着对身边的刘金胜说道。

    刘金胜平静地说道:“天下没有什么不破的武功,七煞塔也不是什么绝世无双的武器,被破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说到这里,刘金胜顿了一下,说道:“九剑上神,也不愧是拥有十一个图腾的上神,他是演化出了七煞塔的奥妙,所以才会创此步伐,以破此塔。当年只怕他也想取下此塔,只是碍于天神书院的情面,未取它而己。”

    九剑上神和九幽狂敖都是骄横洲拥有十一个图腾的上神,对于九幽狂敖这样绝世天赋的上神,九剑上神的确是有着要与九幽狂敖争雄之心,也正是因为发此,九剑上神才会研究九幽狂敖的七煞塔。

    毕竟九剑上神是一尊拥有十一个图腾的上神,他研究了七煞塔之后,终于推演出了七煞塔的奥妙,也借此创出了这一套步法,并且还把这步法传授给了他的儿子六剑少皇。

    就如刘金胜所说的那样,七塔煞虽然很强大,是一件了不得的重宝,但也算不上什么天下无双的武器,被九剑上神破解,那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事实上,天神书院的老祖也一样有实力破它,只不过天神书院的老祖有意留下这座七煞塔而己。

    “第七层了——”此时有学生大叫一声,说道:“少皇已经进入第七层了,太厉害了,太逆天了,进入了第七层煞海,还丝毫不损,这是要比周老师要强悍呀。”

    果然,此时只见六剑少皇步伐翩跹,从第六层煞海迈入了第七层煞海。

    当然,这并不是说六剑少皇比刚才那位来这里砺练的老师强大,只不过他的步伐是他父亲专门为七煞塔而创的,这使得他取巧而己。

    “老师,敢来吗?”此时迈入了第七层煞海的时候,这更让六剑少皇底气十足,他父亲的确是没骗他,当年他父亲的确是破了七煞塔。

    所以,步入了第七层煞海,都丝毫无损,这顿时让六剑少皇信自澎涨,让他自认为在这煞海之中没有谁能奈何得了他。

    此时六剑少皇冷眉看着李七夜,傲气冲天,这是何止在挑战李七夜,那简直这是邈视李七夜。

    当年九幽敖在这里打败了天神学院的老师,现在他六剑少皇也想重复当年的神话,在这里打败天神学院的老师,这将会让他在天神学院的历史上留下一笔。

    “看来你还真的是信心十足呀。”对于傲气冲天的六剑少皇,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

    “不敢,请老师上来。”此时六剑少皇冷笑一声,姿态完全变得不一样了,有着高高在上的姿态。

    “也罢,下雨天打打孩子也好,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李七夜不由一笑,一步迈入了煞海。

    第一层、第二层、第三层、第四层……李七夜的速度太快了,他是一步跨越时空,一步便是一层煞海,煞气巨浪还没有拍起,李七夜就已经跨入了下一层了。

    所以,李七夜走过之后,一声声“轰、轰、轰”的轰鸣之声响起,只见一排排煞气巨浪拍起。

    仅仅是七步而己,李七夜已经迈入了第七层煞海,眨眼之间便追上了六剑少皇。

    这样的一幕,让所有人看得目瞪口呆,六剑少皇一步一舞,好不容易走入了第七层煞海,那都已经是一种奇迹了。

    现在李七夜倒好,一步一海,仅仅是七步而己,便已经是迈入了第七层煞海,轻而易举地追上了六剑少皇,这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

第2091章七煞塔前说是非    六剑少皇的父亲九剑上神也是一位十一图腾的上神,所以颇有与九幽狂敖争锋的意思,毕竟同样为十一图腾的上神,颇此的确是有一决高下的雄心,也正是因为如此,九剑上神琢磨过七煞塔,他还把七煞塔的一些玄妙告诉了自己的儿子六剑少皇。

    “这是该如何巧取呢?”有学生心里面不由为之好奇,问六剑少皇,而六剑少皇是含笑不语。

    大家见六剑少皇含笑不语,大家也不再去追问,当然也没有人觉得六剑少皇是吹牛皮,毕竟六剑少皇的父亲是一位拥有十一个图腾的上神,六剑少皇知道七煞塔的一些奥妙,那也不足为奇。

    “每一届学院都会派一些年轻的老师来磨励一下,就不知道学院还会不会派其他的老师来磨励一下。”有学生也不由说道:“周老师在我们百堂的老师之中算是不错的老师了,也算是上一代的天才了,他还是未能熬到第七层煞海呀。”

    “如果说,我们学院现在的年轻老师,有谁能熬到第七层煞海,我觉得非是启航老师莫属了。”有天才学生说道。

    “我也觉得是。”有另外一个学生也点头赞声说道:“除了启航老师之外,我觉得千璇老师也行,千璇老师虽然从来没有展示过自己的实力,我觉得她绝对不会比启航老师弱。”

    对于这样的话,在场的不少学生都赞同,少年王古启航绝对是天神学院年轻一辈的老师中,绝对是最强大的之一。

    至于羽千璇,大家都并不会怀疑她的实力,毕竟羽千璇深不可测,更何况作为古府的传人,绝对不会是弱者。虽然说,没有人具体知道羽千璇究竟有多强大,但她的实力还是得到大家的肯定,否则,她也不会成为天神书院的老师。

    “还有一个老师也是深不可测。”有一位百堂的学生插上一句,说道:“那就是书斋的李七夜老师,在刚刚不久,他还采摘到了十二道茶叶,这实在是太逆天了。说不定呀,这位李老师比启航老师甚至是千羽老现强上很多,没看到千羽老师对他的态度完全不一样吗?”

    “暴力老师呀。”提到书斋的李七夜老师,大家都会叫上一声“暴力老师”,现在大家都知道他凶暴的事情。

    “有这个可能,采摘到十二道茶叶,这实在是太逆天了。”另外一位百堂的学生也忍不住点头,说道:“若是暴力老师到来,只怕真的是能熬到第七层煞海。”

    “哼,那也不一定。”此时六剑少皇冷哼一声,说道:“大道茶的采摘,往往是与实力无关,只是各种因素结合而己,天赋、悟性甚至有可能是运气,说不定运气好,也能采摘到十二道茶叶。启航乃是当今绝世天才,也唯有人圣能与之并肩,至于其他无名之辈,又焉能与启航老师比肩呢!”

    六剑少皇这样一说,在场的学生,特别是百堂的学生都识相地闭嘴了,毕竟他们想在百堂立足,最好还是不要得罪六剑少皇,他在百堂可是有着极为强大的影响力。

    当然大家明白六剑少皇与少年王古启航关系比较亲近,毕竟古启航与纵天少主是亦师亦友的关系,而六剑少皇他们学院三子都是交情很深,六剑少皇当然是会为古启航说话了。

    “少皇说的甚好。”立即有百堂的学生机灵,赞同说道:“启航老师乃是我们时代最了不起的天才,也唯有人圣可以比肩,当年启航老师可是曾经打败过道龙天帝好几次,举世之间也只有启航老师才有这样的战绩。”

    少年王古启航,他能让人津津乐道的不止是他可以与人圣比肩的天赋,最年轻的上神,他最傲人的战绩是与道龙天帝之间的战斗。

    传言说,在道龙天帝还没有成为大帝之时,曾与古启航发生过了六次的决战,听说在这六次的决战中前五次都是古启航战胜了道龙天帝。

    只有在第六次的时候是道龙天帝战胜了少年王古启航。

    这一战具体的情况没有外人知道,最后大家只知道的是道龙天帝连败五次之后,终于战胜了少年王古启航。

    在那个时候,古启航还不是上神,而道龙天帝还不是大帝。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一战的原因,最后古启航竟然没有走上仙王的道路,而是走上了封神的道路。

    现在大家都知道的是,道龙天帝两次承载天命,成为了拥有六条天命的大帝,而古启航也拥有了图腾,成为了六个图腾的上神,也是成为了当世最年轻的上神。

    可以说,当年古启航与道龙天帝之间的决战,那绝对可以成为他最大的谈资。

    “启航老师,未来必定能成为古神,比肩归凡古神,他的造化是难有人能企及的。”六剑少皇冷笑一声,说道:“有些老师就不一定了。就如眼前的七煞塔,启航老师到来,必定能入第七层,必定会胜过某些老师。哼,或许不需要启航老师出手,若是我入七煞塔,也比某一些老师强。”

    此时六剑少皇说得十分的霸气,他这话也不算是吹牛皮,因为当年他父亲来琢磨过七煞塔,他父亲把七煞塔的奥妙告诉了他。虽然说,以六剑少皇自己的实力想取走七煞塔,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但他自认为凭着他父亲传授给他的奥妙,他自信能取巧,他自信能进入到七煞塔的第七层煞海。

    正是因为如此,六剑少皇心里面才会自信满满,口出狂言,暗示自己在七煞塔面前比某些老师强,当然,他并没有直接叫李七夜的名字而己。

    “说的是我吗?”就在六剑少皇自信满满的时候,一个悠然的声音响起,十分自在。

    大家立即望去,只见李七夜悠然走来,他身边还跟着刘金胜。

    “老师来了”一看到李七夜,顿时让不少学生脸色大变,特别是刚才在拍马屁的百堂学生,更是吓了一大跳,都纷纷后退了好几步,不敢去看李七夜。

    六剑少皇脸色不由变了一下,他也没有想到李七夜会来这里,但他狂言已经放出去了,让他收回这样的狂言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此时六剑少皇脸色十分不好看地站在那里,在这个时候他是有些进退两难。

    李七夜来到之后,也没有去为难六剑少皇,只是看了他一眼而己,目光落在了七煞塔之上。当然,他来看七煞塔并不是与学生过不去,而是有其他的原因。

    刘金胜跟着李七夜而来,当他看到七煞塔的时候,脸色十分的古怪,他看着七煞塔,目光十分复杂,最后轻轻地叹息一声。

    “如果我把七煞塔镇压在这里,那么我一定会回来取。”李七夜看着七煞塔,最后收回了目光,淡淡地笑着说道。

    “为什么?”刘金胜不由脱口问道。

    “不为什么。”李七夜淡淡一笑,说道:“对于我来说,有始就有终。不论是回来与天神书院了结恩怨,去兑现自己的诺言,还是其他的原因,换作是我,我都会回来。只可惜,九幽狂敖却没有回来。”

    “或者他对于自己的年少轻狂而忏悔于心。”刘金胜轻轻地说道:“每一个人在人生的每一个阶段都有着不一样的心态。”

    “忏悔也没有什么好丢人的,若是忏悔,那就更应该回来。”李七夜平静地说道:“俗话说,浪子回头,金不可换。为什么天神学院的老祖他们会把这座塔一直留着,这不止是在警示,也是等着那一天。”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刘金胜不由沉默起来。

    在场的学生听着李七夜与刘金胜的对话,当然也没有几个学生会把刘金胜放在心里面,毕竟在很多学生心里面,书斋的学生都不怎么样的,强大不到哪里去,更何况刘金胜一大把年纪才拜入书斋,天赋之差,可想而知了。

    “七煞塔,强大了不少。”最后刘金胜只好如此说道。

    “的确是变强大了。”李七夜淡淡地一笑,说道:“此塔来历不凡,它镇压在这里的年头太久了,吞纳大脉,就好像在这里生根一样。对于天神学院来说,莫说是学生,就是老师,也难有几个人能趟过此塔登上塔顶的,至于想把它取下来,那就有一定难度。这也不怪当年九幽狂敖会在此说下豪言壮语,这的确是一件好不起的宝物。”

    “年少轻狂。”刘金胜只是如此说道。

    “哼,天神学院藏龙卧虎。”此时六剑少皇在一旁忍不住说道:“有些人不行,不代表其他人不行!”

    其实六剑少皇是想说古启航的,因为他对李七夜不满,想搬出古启航老师的名头来杀杀李七夜的威风。

    “你说的是你自己吗?”李七夜看了六剑少皇一眼,笑了笑,说道:“天神学院的确是藏龙卧虎,就不知道你是不是那条藏龙、那只卧虎。”

    被李七夜这样一说,六剑少皇脸色变了一下,他与李七夜本来就有冲突,现在李七夜这话一说出来,明显是针对他。(~^~)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