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六道少皇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稳了稳道心,冷冷地说道:“我道行浅薄,以我浅薄之力想拔起七煞塔,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但,若是涉七层煞海,我倒有这个信心。”

    虽然说,凭六道少皇的实力是不可能进入七煞塔的第七煞煞海,但六剑少皇他却掌握了七煞塔的奥妙,所以他才敢说下如此的豪言壮语。

    “了不起,有勇气。”李七夜点头说道,也算是赞了一声。

    李七夜这样的态度让六剑少皇为之愕了一下,一开始他还以为李七夜会借机奚落一下他,没有想到李七夜还赞了他一声,这一下子让六剑少皇有些不知道如何架招。

    但,六剑少皇深呼了一口气,沉声地说道:“学生倒想入七层煞海一走,不知老师能否指点一二?”

    六剑少皇这话顿时让在场的学生愕了一下,甚至有不少学生吓了一跳,这话说出来,那有挑战李七夜的意思。

    在天神学院挑战老师,那是需要很大的勇气。

    对于六剑少皇的话,李七夜不由露出了浓浓的笑意,徐徐地说道:“有点意思,当年就在这里,九幽狂敖挑战了天神学院的老师,也打败了天神学院的老师,今天你这是挑战我吗?后生可畏,追随前人的脚步。”

    此时六剑少皇深呼吸,道心坚定,他冷冷地说道:“老师不也是喜欢我们学生挑战吗?学生不自量力,与老师较量一二!”

    六剑少皇突然挑战李七夜,这也算是临时起意,但也是意料之中。他在李七夜面前几次吃亏,憋了一肚子的气,所以他想报仇,板回颜面。

    对于六剑少皇的挑衅,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毫不在意,笑着说道:“不知道你想要怎么样较量呢?”

    “学生不自量力,往好煞海一走,不知道老师敢不敢走上一遭?”既然都撕破脸皮了,六剑少皇也不装小白羊,直接冷冷地说道。

    “往煞海上走一遭呀?”李七夜看了看七煞塔,又看了看那层层垒叠煞气,只见那里煞气流淌着,宛如汪洋大海一样,这也难怪被人称之为煞海。

    “这又有何不敢。”李七夜不由淡淡一笑,随意地说道:“这只怕是你不自量力,自讨苦吃。”

    被李七夜如此的邈视,这顿时让六剑少皇脸色一沉,目光变得更冷,他的双目深处跳动着杀机。

    可以说,自从知道李七夜是老师的身份之后,六剑少皇是收敛了很多,克制了不少,心里面不敢对李七夜动杀机,但是现在他突然有了一个十分大胆的想法,在这刹那之间,在心里面对李七夜动了杀机,如果说,真的让他杀了一位天神学院的老师,那足够让他名动天下,这将会让他的威名提升到另外一个层次。

    “好,老师都如此看低学生,那学生更是应该与老师较量一二。”六剑少皇瞬间双目一炽,冷意逼人,他冷然地说道:“学生且入七层煞海走一趟,老师敢进吗?”?“七层煞海?”听到六剑少皇的话,不少学生心里面都吓了一大跳,在刚才连学院的一位老师都未能进入七层煞海,现在六剑少皇突然说要进入七层煞海,这怎么不让大家吓得一大跳呢。

    并不是说在场的学生看轻六剑少皇,相反,大家都觉得六剑少皇是一个有实力的人,在学生中也算是数一数二的天才,但凭他现在的实力,想进入第七煞层海,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此时六剑少皇说出这样的狠话,大家都不由吓了一大跳。但也有机灵的学生,他们立即想到了六剑少皇刚才的话。

    在刚才六剑少皇曾说过七煞塔可巧取,要知道,六剑少皇的父亲也是一位拥有十一个图腾的上神,或者六剑少皇此时此刻已经掌握了七煞塔的奥妙都不一定。

    想到这一点,不少机灵的学生反应过来,六剑少皇如此的自信,那必定是胸有成竹,必定是底气十足,所以,一时之间他们都纷纷看着李七夜,看李七夜敢不敢应战。

    “入七层煞海?”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也并非是我看低你,凭你的实力,想入第七层,难,一有差错,这将会让你丧命于此。”

    “生死由命。”六剑少皇双目一厉,一挺胸膛,豪气冲天,说道:“男儿在世,就是放手一搏,敢问老师敢不敢一搏?我孔叶林无惧于死,就不知道老师敢不敢一搏!”

    “学长豪气,乃是我们的表率。”有学生听到六剑少皇如此豪气冲天的话,都忍不住竖起拇指大赞一声。

    “你要如何一搏?”看着自信十足的六剑少皇,李七夜都不由露出了笑容,淡淡地笑着说道。

    六剑少皇冷冷地说道:“谁走得最远,谁就是胜出,当然,谁若是丧命于煞海之中,那就怪自己学艺不精!如果输了的人还活着,那就必须对三拜九叩!”说到这里,他双目冰冷地盯着李七夜。

    六剑少皇此时也豁出去了,既然他都挑战了李七夜了,他还有什么好担忧的,就算他真的输了,那怕是他在天神学院混不下去,那么外面也是海阔天空。

    凭他的实力,凭他父亲是十一个图腾的上神,天地广阔,他哪里都能混得风生水起,所以想明白的六剑少皇也不怕李七夜了,要和李七夜狠斗一场。

    更何况,在六剑少皇心里面有着自己的如意算盘,他知道七煞塔的奥妙,他一定能进入第七层煞海,可以说,他是胜券在握,一定会把李七夜压下去。

    在六剑少皇看来,就算李七夜能从煞海中活下来,那么他输给了自己,当着学生的面对他六剑少皇三拜九叩,那么他也是颜脸丢尽,看他以后还敢不敢在天神学院扬威耀武。

    “输了的人三拜九叩呀?”李七夜不由看了看煞海,然后又看了看六剑少皇,淡淡地笑着说道:“你不觉得这礼重了吗?”

    “不重。”六剑少皇冷笑一声,冷冷地说道:“老师不也是让纵天兄五体投地吗?如果是学生输了,对老师三拜九叩,那也是应该的。”

    “说的也是”李七夜淡淡一笑,徐徐地说道:“学生对老师三拜九叩,这也不算大礼了。”说到这里,点了点头。

    “不过,若是老师输了,要向学生行三拜九叩的礼,那么这个礼就有点大了。”六剑少皇冷笑了一声,在此之前都还克制的他,在这一刻变得咄咄逼人,气势非凡。

    此时六剑少皇是想大干一场了,他掌握了七煞塔的奥妙,可以说这里是他的主场,若是在这七煞塔前一比的话,他自信比思宗神子和纵天少主他们做得更好。

    这对于他来说,那是天大的好机会,不借着如此的天大优势好好打击一下李七夜的焰气,那就实在是可惜了。

    六剑少皇说出这样霸气的话,把一些还不明白的学生吓了一大跳,已经想明白的学生都看着李七夜,他们也觉得这一次六剑少皇胜算很大,如果不是胸有成竹,六剑少皇不会说出这样的狠话。

    所以不少学生含笑地看着李七夜,他们都有心看着李七夜出丑,毕竟在很多学生都看李七夜不爽,谁叫李七夜这么嚣张,而且还能得到梅素子她们的青睐,他绝对是所有男学生的眼中钉。

    “这也的确,如果对学生三拜九叩,这的确是让老脸有点挂不住。”李七夜十分认真地说道,他这样的模样,就一下子让人误会了,都以为李七夜犹豫了。

    “老师敢赌吗?”六剑少皇冷笑一声,一挺胸膛,此时他也是恶从胆边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明量,冷笑地说道:“当然,如果老师现在认输还来得及,如果老师现在认输的话,只需一拜便可!”

    六剑少皇这是有意激怒李七夜,他不止是要杀一下李七夜的气煞,他就是要把李七夜激怒,把他引入煞海,对于他来说,只要李七夜进入煞海了,他就有办法了。

    想到这里,六剑少皇双目一厉,跳跃着杀机,事实上,他不止是要李七夜三拜九叩那么简单,他要杀了李七夜,以消自己心里面的怨气。

    大家都知道,如果在这样的挑战之中,李七夜丧命的话,那就真的恨不得六剑少皇了,只能怪他是学艺不精,学校也不见得会责怪下来,这也是为什么六剑少皇撕破脸皮都要与李七夜狠干一场的原因。

    “金胜呀,你说我要不要赌一场呢?”李七夜笑盈盈地对身边的刘金胜说道。

    刘金胜看了六剑少皇一眼,只是说道:“老师乃是高才绝世,乃是巍峨神峰,一介小辈,不入老师法眼。”

    刘金胜说出这样的话已经算是一番好意了,毕竟他年少之时也如此轻狂过,他心里面清楚,六剑少皇与李七夜比,那是自寻死路。

    “老东西,休得在这里狂言!”六剑少皇顿时对刘金胜的话不满,厉喝道。

    “金胜呀,看来人家不领你的一番好意。”李七夜抚掌笑了起来。(未完待续。)

第2090章七煞塔    听到李七夜这样一说,刘金胜不由干笑一声,他也不得不承认,说道:“老师说得也是,凭我年轻时候的臭脾气,比起今天的纵天少主他们来也好不到哪里去。”

    这一点刘金胜也的确承认,凭他年轻时的傲气,他什么时候把别人放在眼中了?当年他可以说是目无余子,谁都看不上眼,傲气十足。

    就像李七夜所说的那样,如果他在年轻的时候遇到李七夜,只怕会与李七夜冲突起来,只怕他会是第一个不服李七夜的,在那个时候真的与李七夜冲突起来,他必定是被李七夜斩掉的那个人。

    现在他年纪大了,经历了无数风雨,当他见过真正的无敌之后,他才明白自己离真正的无敌还有很远的距离,他也才明白什么才是他无法法企及的高度。

    也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人生经历,所以在第一次见到李七夜的时候,他是显得那么的低调,那么的谨慎,否则,以他年轻时的臭脾气,早就不服李七夜管教了。

    当然,刘金胜也明白,正是因为他今天这种脾气救了他,如果第一天见到李七夜他都掀桌子的话,此时他也不可能站在这里,说不定早就被李七夜斩了。

    虽然刘金胜很强大很强大,达到他这样境界的人,他也并不妄自菲薄,可以说哪一尊上神来了,甚至一些大帝仙王来了,他都无所惧,说句嚣张的话,连一些低位的大帝仙王他都不放在眼中。

    但李七夜却值得他去恭敬,因为达到了李七夜这种境界的时候,道行深浅已经变得不重要了,那怕李七夜双手无缚鸡之力,李七夜都有千百万种方法灭了他。

    “傲气没有什么不好。”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只是不要盲目便可,谁人没有几分傲气呢。”

    “年少轻狂。”刘金胜也不由感慨地一笑,他也有些怀念那年少时的岁月,说道:“这的确是让人向往的岁月,但也是让人错失太多东西的岁月。”

    这也不由刘金胜如此感慨,如果他年轻时不是如此的狂妄,如果他能再虚心一点,像现在这样虚心的话,就算他不去成为大帝仙王,不去问鼎十二条天命这样的仙王,但他都有一定机会成为古神这样的存在,只可惜,他错过了人生中最好的时光,错失了最好的机会。

    对于刘金胜的话,李七夜只是笑了笑而己。

    “轰——”的一声巨响,就在这个时候天边响起了一阵阵轰鸣之声,天地都摇晃了一下,紧接着一阵煞光冲天而起,随之消失。

    李七夜张目望去,不由露出笑容,淡淡地说道:“天神学院的一群老头子也有意思,竟然让一些年轻的老师来折腾一下。七煞塔立了那么久了,依然还没有倒。”

    “这只是天神书院的老祖们有意留下来而己。”刘金胜不由干笑一声,说道:“区区七煞塔,这对于天神书院来说算得了什么,天神书院让它留在那里,那只是以作警示而己。既是警示自己,也是警示后人。”

    “甚有道理。”李七夜笑着说道:“走吧,去瞧瞧也行。”说着站起身来。

    “这个——”刘金胜不由干笑一声,神态有些尴尬。

    “怎么,区区一座七煞塔也能吓得到你吗?”李七夜笑吟吟地看着刘金胜。

    “不,没有。”刘金胜干笑一声,忙是说道:“学生陪老师去看看便是。”

    李七夜笑了一下,也没有说什么,就踏空而去。

    刘金胜心里面叹息一声,也忙是跟上了李七夜。

    七煞塔,如果来过茶园的学生都听过这座塔,而且进入茶园的学生,只要有几分自负的学生,都会来七煞塔看看。

    七煞塔,它悬于高空之上,立于云端,只见在那里是煞气冲天,而且每一层的煞气竟然垒叠在一起,形成了七层台阶,每一层台阶,都是煞气如海,看起来宛如是煞气的海洋一样。

    正是因为如此,这一层层的煞气远远看去就好像是七层煞气海洋。

    而且七煞塔之下乃是一座高峰,这座高峰可以说是茶园中最高的一座山峰之一,但七煞塔镇压在这里,不止是镇压了这座山峰,也镇压了这里的一条大脉。

    七煞塔并不高,但是它镇压在那里,宛如是一座让人无法跨越的魔岳,它是源源不断地喷涌出了煞气,正是因为这股源源不断的煞气,这便得七煞塔之外形成了煞气的海洋。

    说起七煞塔,这是有着一段故事,也曾是在天神学院流传于久的故事,这个故事的主角就是天神学院的天才学生九幽狂敖!

    传言说,九幽狂敖曾经是天神学院最有天赋的学生之一,天赋之高,让天神学院的老师都对他甚为器重。

    也正是因为九幽狂敖天赋太高,这也使得他傲气冲天,睥睨八方,目无余子,甚至可以说,这让九幽狂敖不把天神学院的老师放在眼里。

    也正是因为九幽狂敖太傲,有一次在品茶会上竟然与天神书院的老师引起了冲突,在一言不合的情况之下,九幽狂敖挑战天神学院的老师。

    要知道,在天神学院,没有多少学生敢轻易挑战老师,毕竟天神学院的老师多数是以上神为起步。

    但是九幽狂敖却挑战了天神学院的老师,不得不承认,九幽狂敖也的确是有狂傲的资格,一口气连败了五位天神学院的老师,九幽狂敖的锐气可谓是无人能挡。

    在这个时候,九幽狂敖惊动了天神书院的老祖,天神书院的老祖出手,打败了九幽狂敖。

    被打败的九幽狂敖十分不服气,就当场把自己最强大的宝物镇压在了这里,扬言说,总有一天他会亲自回来取,并且打败天神书院的所有老祖。

    这件宝物就是今天屹立于天神书院的七煞塔。

    说来也奇怪,以天神学院的实力,天神学院绝对能把七煞塔取走,但是,天神学院却任由七煞塔屹立在这里。

    要知道,对于一个宗门来说,自己门派的强者被打败,而且一条大脉还被人以宝物镇压,这是一种耻辱,换作其他门派,只怕早就取走了七煞塔了。

    但,天神学院却没有,任由七煞塔镇压在这里,任由七煞塔镇压着这条大脉。

    更有意思的是,天神学院还常常派一些年轻的老师来七煞塔磨练一番,在七层煞海之中承受七煞塔的煞气。

    但是,说来也奇怪,在后来九幽狂敖也没有回来取自己的宝物。

    要知道,后来九幽狂敖名动天下,成为了一尊拥有十一个图腾的上神,可谓是当世难有敌手。

    按道理来说,达到这样的境界之后,九幽狂敖应该会回来天神书院取走七煞塔,并且打败天神书院的老师,以雪洗前耻。

    但是,九幽狂敖自从成为了十一个图腾的上神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回过天神书院一步,也从来没有说过要回来取七煞塔。

    至于为什么九幽狂敖没有去兑现自己年少时的狂言,这就是外人所不得知的事情了。

    尽管九幽狂敖没有回来取七煞塔,但天神书院也没有派人来取走它,依然是让七煞塔屹立在这里。

    从这一点也看得出来天神学院有着别人所没有的胸襟,难怪别人会说天神书院可以吞纳百川。

    “七煞塔呀,当年的九幽狂敖的确是够嚣张的。”当看到七煞塔的时候,任何学生都不由为之感慨。

    现在的七煞塔比当年更加强大了,因为七煞塔镇压在这里太久了,它镇压着这条大脉,源源不断地把这条大脉的灵气化作了煞气,所以,日积月累,使得七煞塔比当年不知道强大得多少。

    “够了不得,一件重宝。”此时在七煞塔的第六层煞气海洋中有一个青年长啸一声,最终他也受不了这里面的煞气,撕裂了虚空,瞬间踏步而出,他的神态狼狈,但依然是神采奕奕。

    这位青年踏出了煞海,回首再望七煞塔,不由感慨地说道:“难怪当年九幽狂敖如此傲,的确是实力惊人,了不得,了不得。”然后转身离开了。

    “周老师也未能冲上七煞塔呀。”看到这位老师也失败而去,不少围观的学生纷纷议论。

    “现在七煞塔太强大了,有老师预言,想走完七煞塔的七层煞气海洋,至少要八个图腾的上神才行。”有学生议论地说道:“想取走七煞塔,那也必须十个图腾以上的上神才行。”

    “那也不见得。”此时有人笑了一声,说道:“这不一定需要如此强大的上神。”

    “少皇可有高见?”听到这话,众人纷纷望去,看到这人,立即有学生虚心请教。

    这个人正是六剑少皇,他也是来看热闹的,因为他听他父亲说过七煞塔,所以他特地跑来看热闹,而且这个时候正好有天神学院的老师被派来这里磨励。

    “七煞塔,可以巧取,不一定要力夺。”此时六剑少皇看着这座七煞塔,都有些心动。

    毕竟眼前这座七煞塔是一件重宝,十分强大,当年的九幽狂敖也是十分珍贵,他也是赌气才把这件宝物镇压在这里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