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听到纵天少主这样的话,在场的学生都面面相觑,纵天少主他们三个人如此的给李七夜下套,那简直就是不给李七夜任何下台阶。

    要知道,十道茶叶,想摘谈何容易,人圣天赋够高了吧?可以称得上是当代天赋最高的人,他也只不过是采摘到九道茶叶而己。

    在天神学院有记载之中,能采摘到十道茶叶的人也唯有一个而己——九幽狂敖!

    要知道,这个九幽狂敖是号称天神学院天赋最高的学生之一,也是最狂敖的学生,如此天赋的九幽狂敖,那也只不过是采摘到十道茶叶而己,何况是李七夜这种默默无名的老师呢。

    采摘到十道茶叶已经够难了,要采摘到三五十片的十道茶叶,那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此时纵天少主他们就给李七夜下了这样的一个套,那就是意味着李七夜根本就没有胜出的希望。

    此时在场的不少学生都相视了一眼,有帝府的学生开口帮腔,说道:“是呀,老师,让我们开开眼界,一睹老师的绝世无敌风采。”

    这帝府的学生表面听起来是在捧李七夜,在拍李七夜的马屁,事实上是用心险恶,是不给李七夜退路,是要把李七夜推到火堆上烤。

    “天神学院,什么时候净出草包了?”李七夜看了一眼纵天少主他们一眼,笑着摇头说道:“在归凡古神他们的时代,一言不合先打一场再说,天神学院的学生多少是征战八方的,什么时候都成了只会耍小聪明的草包!”

    “区区十道茶叶,不采也罢。”李七夜兴趣缺缺,对于十道茶叶完全提不起什么兴趣来。

    “老师不会就此罢手了吧?”见李七夜没有兴趣一赌,纵天少主他又怎么会放过李七夜呢,他冷笑了一声,说道:“采摘十道茶叶,我相相对于老师来说,这并不是什么难事,还请老师出手,大家都等着看老师的绝世风采。只要老师能采得三五十片的十道茶叶,学生是五体投地。”

    此时纵天少主话听起来好听,事实上是在逼李七夜而己。

    听到纵天少主这样的话,李七夜都不由摇了摇头,说道:“格局太小了,也就这么点水平而己。”

    “老师,刚才可是你说奉陪的,老师不会是不敢赌了吧。”见李七夜再三推荐,最先给李七夜下套的六剑少皇沉不住气了,立即说道。

    “老师,若真的不赌,这也应该向纵天兄鞠身道歉。”此时思宗神子也趁机落井下石,他们见李七夜左右顾他言,以为李七夜不敢去赌。

    “老师,你若是不赌,那还真的是欠我一个道歉,是老师亲口说能接受作何挑战的。”此时纵天少主也冷笑一声,俗话说得好,打铁要趁热,既然给李七夜下套了,就不怕撕破脸皮。

    “区区十道茶叶而己,何需老师出手,我这老头出手便可。”看到纵天少主他们自鸣得意的模样,刘金胜都看不下去,冷笑一声。

    以刘金胜年轻时的脾气,早就沉不住气了,他一大把年纪之后,才稳重下来,但见到纵天少主他们几个在耍小聪明,此时他也看不下去,冷笑说了一声,为李七夜说话。

    “金胜,你也一身老毛病了,区区十道茶叶,素瑶随手便可摘来,你还是好好养病吧。”李七夜笑着摆了摆手,说道。

    梅素瑶不由莞尔一笑,说道:“公子,不管是不是一场赌局,若是只是仅仅采摘十道茶叶,素瑶愿意公子出手。公子来此之前可是说想喝点大道茶的,区区十道茶叶,只怕太粗糙,公子爷喝不惯。以公子的口味,那怎么也得喝上十二道茶叶。”

    “说得也是。”李七夜笑了一下,悠闲地说道:“一群蠢货,把十道茶叶是捧上天了,这种茶叶,那只能说是勉强给我用来泡点茶水,净净手。这茶拿来喝,那就太粗糙了,显得寒碜,能入我口,那也必须得十二道茶叶。”

    李七夜如此嚣张霸道的话顿时让纵天少主他们脸色大变,这简直就是狠狠打他们的脸。六剑少皇、思宗神子他们能采摘到四、五道茶叶,那已经视为珍品了。

    现在李七夜却说十道茶叶,拿来泡茶喝都显各粗糙,那只能拿来净手,这简直就是赤裸裸地嘲笑他们,是狠狠地抽他们一个耳光。

    “好大的口气,有本事先摘下来看看。”此时高傲的纵天少主也咽不下这品气了,冷笑一声,冷冷地说道。

    “老师,那就请你让我们这些学生开开眼界,采摘几片十二道茶叶来。”六剑少皇也笑眯眯地说道。

    “是呀,既然十道茶叶不入老师法眼,就采摘十二道茶叶,让我们见识老师的绝世无敌的风采。”思宗神子也顺水推舟说道。

    听到思宗神子和六剑少皇一口咬定十二道茶叶,这让在场的学生都不由相视了一眼。

    除了他们不知道的情况之外,在学院的记载之中,好像从来没有学生能采摘过十二道茶叶,或者有老师例外,但,却从来没有记载下来,只能说,现在有记载的也就是九幽狂敖,能采摘到十道茶叶。

    采摘十二道茶叶,大家都觉得不可能,九幽狂敖的天赋究竟有多高,大家不知道,毕竟他离这个时代太远了。

    但人圣就是最好的参考,人圣可以说是这个时代天赋最高的人之一,绝世无双,但他也只能是采摘到九道茶叶而己。

    连人圣都只是采摘到九道茶叶,在场的学生根本不相信李七夜能采摘到十二道的茶叶。

    所以,一时之间,所有的学生都纷纷看着李七夜,都觉得李七夜这一次要出丑了。

    “十二道茶叶,不可能吧?”一时之间,在场的学生都窃窃私语,都忍不住交头接耳起来。

    “至少在记载中是不可能,没听过有谁能采摘到十二道茶叶,我觉得是不可能打破。”有学生也忍不住低声说道。

    一时之间,这些学生都纷纷望向李七夜,都觉得李七夜把牛皮吹得太大了。

    至于李七夜,也只是笑了一下而己,淡淡地说道:“也好,也该让你们这些坐井观天的人看一看这天有多高,这地有多广,不要以为自己做不到的事情,别人就做不到。”

    “看好了,什么叫做主宰大道,什么叫做万古唯一!”李七夜淡淡地一笑,话一落下,一步迈出,往山腰跨去。

    “轰——”的一声巨响,当李七夜一步迈入山腰的时候,大道冲天而起,无穷无尽的符文喷涌,宛如是浩瀚无边的大海,淹没九天十地。

    就在这刹那之间,李七夜双目一亮,璀璨夺目,宛如是跨越了亘古一样。

    “小道而己。”李七夜淡淡一笑,大手一张,主宰天地,掌执乾坤,手御万道,就在这刹那之间,李七夜大掌一收,听到“呼”的一声,这条亘横的大道瞬间被李七夜收拢,无穷无尽的符文被李七夜收入了掌中。

    最终听到“呼”的一声响起,整条大道和无穷无尽的符文,被李七夜的大手收入了手掌之中,恍然间,让人觉得李七夜手中所握的那不是一条大道,那只不过是一条腰丝带而己。

    那怕是这一条可以跨越亘古的大道,在李七夜的大掌之中,那也显得那么微不足道,大道的力量再大,被李七夜握在手中之时,那也宛如是微微拂过丝带的微风而己。

    此时,李七夜手握大道,一步便是迈入山腰,下一刻他已经站在了古茶树之下了,他只是十分随意地看了一眼眼前这株古茶树而己。

    “不可能——”看到这样的一幕,纵天少主他们脸色大变,都后退了一步,因为从来没有人能跨越大道,站在古茶树之下,现在李七夜不止是站在古茶树之下,而且还收了大道,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这,这怎么可能——”这一幕把在场的学生都为之震撼了,所有人学生都傻傻地看着李七夜。

    对于所有的学生来说,能在大道中采摘到大道茶,那已经是很了不起了,那已经是绝世天才了,现在李七夜收了大道,整个人都站在了古茶树之下,此时此刻,对于李七夜而言,任何茶叶都还不是随手摘来?

    “世间蠢货太多,又焉懂得奥妙呢。”李七夜看着眼前的这株古茶树,淡淡地说道。

    “唉,这茶有点让人回味呀。”李七夜看着古茶树,随手一拂,把茶树最顶稍处的十二道法则的嫩叶一一摘下来。

    这由十二条细如丝大道法则所萦绕的嫩叶金黄金黄,看起来特别的美丽,又嫩又金黄,让人看得都想咬上一口。

    此时李七夜大手扫过,摘下了大部分,留下了一小部分,笑了笑,说道:“也罢,我就发点善心,给老头子们留点,免得说我一点都不留给他们。”

    看到李七夜采摘到满满的十二道茶叶,一时之间让在场的所有人都看傻了,甚至有不少人看着李七夜双手所捧着那散发出金光的茶叶,忍不住狠狠地咽了一口口水。

第2086章挑衅    “暴力老师——”纵天少主冷冷一哼,说道:“为人之师,动暴力又焉何资格为人之师。”

    “嘘,纵天兄,慎言呀,毕竟他是学院的老师。”思宗神子忙是提醒说道。

    纵天少主双目一厉,双目如剑,气势逼人,让人敬畏,冷冷地说道:“老师又如何,就算老师,在学院也不能为所欲为,哼,必要时,我必定向启航老师和学院诸位老师参一本,在学院中又焉能让某一个人破坏风气呢。”

    “纵天兄此策甚好。”六剑少皇听到这话,也不由赞了一声,说道。

    大家都知道,纵天少主得到少年王古启航的器重,在天神学院有少年王古启航作为靠山,可以说纵天少主有着其他学生没有的优势。

    就像思宗神子,他也想过参李七夜一本,但如果说要有影响力,凭他们思神宗的老祖是不行的,凭他们思神宗老祖怎么可以弹劾得动天神学院的老师,如果真正想弹劾得动天神学院的老师,只怕是需要他们的仙王出面,但就算是他这个宗门的传人,也不一定能求得了仙王出面。

    现在纵天少主这样的话,顿时让六剑少皇和思宗神子看到了一条全新的道路,如果说从天神学院内部参李七夜一本,说不定够李七夜喝一壶的,毕竟少年王古启航在天神学院之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哼,姓李的太嚣张了,一言不合,就把叶郡主打成重伤,一定要让他好看。”此时思宗神子也怂恿纵天少主,只要他们天神学院三子能站在一条阵线上,那么在天神学院绝对能够筑成足够威慑力的力量。

    “我倒想会会他。”纵天少主双目一厉,冷冷地说道。

    “我好像听到有人说我。”此时一个悠然的声音响起,这个声音懒洋洋的。

    大家一看,只见李七夜缓缓行来,他身边还跟着梅素瑶和刘金胜,此时李七夜走得很慢,但是十分的自然,每一步都有着说不出来的节奏。

    “老师来了——”看到李七夜到来,有学生大叫了一声,大家都知道李七夜的名号叫“暴力老师”,特别是知道叶妙雪被打残躺在床上,很多学生心里面都发毛,都不敢去惹这样的一位老师。

    看到李七夜,思宗神子和六剑少皇都脸色一沉,对于李七夜拥有老师的身份,他们的确是惹不起,但他们心里面依然是忿忿不平,只要有机会,他们一样会报复李七夜!

    李七夜来到之后,环目看了一下在场的学生,悠闲地说道:“大家都在呀,刚才我好像听到有人说吗?你们是打算商量一下怎么样狠揍我一顿吗?我最近也是有点皮痒了,如果谁想来揍我,我也是十分欢迎的。”

    李七夜这样的话顿时让在场的学生无语,如此不良的老师,他们还是第一次遇到。在刚不久还把叶妙雪打到残废,现在又向学生发起了挑战,这样的老师只怕称得上是学院的奇葩。

    六剑少皇和思宗神子对李七夜是不满,但又无可奈何,谁叫他是个老师呢,只能是冷冷哼了一声。

    “对我有什么不满意,随意都可以说出来,不需要背后再说,我这个人从善如流,很乐意接受大家的意见的。”至于六剑少皇和思宗神子的态度,李七夜也不去多追究,只是笑着说道。

    在场的学生都面面相觑,谁都不愿意去惹他,此时很多学生都望向纵天少主,在他们之中如果说谁能惹得起天神学院的老师,那也唯有纵天少主了。

    在众目睽睽之下,纵天少主此时也不得不站出来,毕竟刚才他还底气十足呢。

    “我们尊敬学院的老师,为他们的辛苦付出,感到由衷的敬佩。”此时纵天少主冷冷地说道:“但有一些为师为尊的老师,不值得我们去尊重,这种人没资格做我们的老师!”

    纵天少主这话说得也有些巧妙,指桑骂槐。

    “哦,我就是那个为师不尊的老师。”对于纵天少主的指桑骂槐,李七夜也没有生气,直接承认了,笑着说道:“我也并不稀罕你的尊敬,更何况,你也没资格做我的学生。”

    “你——”纵天少主一下子被气得脸色涨红,他只是指桑骂槐而己,一般老师的话或者是不悦,或者是当作没听到,但李七夜不止是直接承认了,而且还直接骂他,完全是没有老师的模样,同时李七夜如此尖酸苛薄的话那是狠狠地抽了他一个耳光。

    “你就是那个纵天少主是吧。”李七夜看着纵天少主,淡淡地笑着说道:“想挑战我,站出来,直说,不需要转弯抹角。男儿在世,想战就战,耍个聪明,耍个手段,那只不过是旁门左道而己,只有直接把自己敌人打到趴下,那才是王道。”

    纵天少主深深地呼吸一口气,他板着脸,冷冷地说道:“老师也休拿大道理来教训我,老师想教训我,那先做好为师的榜样。”说的也是。”李七夜笑了笑,也不生气,认真地点头说道:“既然这么一说,你还真不值得我去教训。”

    纵天少主听到这样的话,顿时双目一冷,目光瞬间暴绽,他冷冷地说道:“老师,我一向都是尊师爱道,如果老师与我过不去,那好,我王玄极奉陪便是。”

    纵天少主此时也是霸气十足,此时他立即挑战李七夜,在场的学生对于老师都是忌惮三分,但纵天少主可不怕李七夜,他在天神学院的靠山强着呢。

    “行,你打算在我手中撑几招呢?”李七夜也是十分随意,淡然一笑,说道。

    李七夜这话一出,让纵天少主为之愕了一下,他也没有想到李七夜竟然如此的爽快答应了,他还以为李七夜会推搪一下,到时候他正好拿话兑挤李七夜一番,现在李七夜却一口答应了。

    这样的老师纵天少主还是第一次遇到,一般老师都有着老师的风度,不论做什么事情,都大度非凡,不与他们学生一般计较,现在李七夜完全不按理出牌,这让纵天少主有些猝然不及。

    “比斗的方法有很多,不一定要以武斗。”此时六剑少皇轻轻地提醒了一声纵天少主。

    毕竟,李七夜终究是学院的老师,能成为天神学院的老师,肯定弱不到哪里去,以武相斗的话,作为拥有一个图腾的纵天少主不一定能占好处。

    “武斗文斗都行。”纵天少主也豁出去,神态冰冷,底气很强,毕竟他是纵天教的传承,就算只拥有一个图腾,他也有自信去挑战二、三个图腾的上神,毕竟,他手中有极为强大的兵器,也修练有绝世无双的功法,这就是他的底气。

    “不如文斗吧。”此时,思宗神子不由双目一转,说道:“修道,天赋为重。大道茶就在眼前,大家都知道,采摘大道茶考验的就是天赋,不如一比天赋如何?”

    “对,对,比天赋。”六剑少皇也一下子心里面有了想法,说道:“老师乃是我们天神学院最杰出的老师,以天赋而言,只怕举世之间没有人能比得上老师了。我相信,以老师的天赋,采摘大道茶,那也只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己。”

    “是呀,是呀。”思宗神子也不由双眼一亮,他们不愧是至交,一下子明白了六剑少皇的想法,笑着说道:“老师如此年纪轻轻就当上了我们天神学院的老师,天赋之高只怕人圣、少年王都自愧不如。老师采摘大道茶,轻而易举就能把纵天兄比下去。”

    此时六剑少皇和思宗神子表面是在大力赞赏、夸奖李七夜,给李七夜戴上高帽子,事实上是给李七夜上套。

    纵天少主与六剑少皇、思宗神子交情极好,一听六剑少皇和思宗神子这样一说,他也一下子明白了,刚才他太傲了,要和李七夜硬碰,事实上,想要干掉李七夜,方法还很多呢,何需一定要与李七夜硬碰呢。

    “是学生粗鲁了。”此时纵天少主笑着说道:“在学院之中,切磋切磋便可,何必一定要刀剑相见呢。老师,我们比一比采摘大道茶如何?老师乃是天赋绝无伦比,举世无双,学生蠢笨,刚才勉强摘了几片八道茶叶。我想,以老师的天赋,以老师的实力,采摘上三五十片的十道茶叶是不成问题……”

    “……只要老师能采摘得三五十片的十道茶叶,学生立即拜服,自惭不如。”此时纵天少主也显得特别的客气,向李七夜鞠身,说道:“我相信老师一定能让学生心服口服的,凭着老师的天赋与实力,区区三五十片的十道茶叶算得了什么。今日学生们都有福气,能亲眼一睹老师的绝世手段。”

    六剑少皇、思宗神子、纵天少主他们三个人不愧是好朋友,在此之前六剑少皇和思宗神子给李七夜戴高帽,给李七夜下套,最后由纵天少主挖坑,他们这是打算要把李七夜活埋在这里。

    十道茶叶,本来就极难摘,三五十片的十道茶叶,那就比登天还要难千百倍。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