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既然来了,我们先摘点大道茶回去吧,不然也就空来一趟了。”在谈及归凡古神大家都沉默之时,最后六剑少皇笑着说道。

    “神子,小弟不自量力,先献丑了。”此时六剑少皇向思宗神子笑着说道,他也没有多去客气,毕竟大道茶有很多,能不能摘到只是看大家的本事而己。

    “我为少皇喝彩。”思宗神子笑着说道。

    此时六剑少皇一步迈出,瞬间跨越,踏上山腰,此时“轰”的一声巨响,大道亘横,浩瀚无边,大道舒卷,任何人都逃避不了,六剑少皇瞬间被卷入了磅礴浩瀚的大道之中。

    此时大道符文如海,淹没万域,瞬间把六剑少皇淹没。

    “开——”随着六剑少皇一声长啸,瞬间出手,锁定了一个符文,瞬间出手采摘,听到“啵”的一声响起,六剑少皇瞬间被弹了回来。

    “摘到了多少?”见六剑少皇被弹回来之后,在场的学生都纷纷围了上去,问道。

    “几片叶子而己。”此时六剑少皇张手,只见手掌上躺着五片黄金嫩叶,每一片都有细如丝的四条大道法则萦绕着。

    “少皇了不得,出手便能摘五片四道茶叶。”思宗神子看到六剑少皇手中的五片黄金嫩叶,不由赞了一声说道。

    “小有收获而己,只怕神子会轻易超越我。”六剑少皇摇头,笑着说道,说着收起了这五片嫩叶,那怕是他,也一样觉得这大道茶珍贵。

    “少皇已经是十分了不起了,比起我们帝府的天才了只强不弱。”有帝府的天才学生也赞声说道,不得不承认六剑少皇的天赋。

    事实上,以六剑少皇的天赋已经有资格入帝府了,只不过他是愿意呆在百堂而己。

    “我也献丑了。”此时思宗神子笑了一下,一步迈出,跨入了山腰,随之“轰”的一声巨响,大道亘横,思宗神子也被卷入了大道之中。

    片刻之后,“啵”的一声响起,思宗神子也被弹了回来。

    “摘了几片?”见思宗神子被弹回来,所有的学生都围了过去,以思宗神子的天赋,能采摘到大道茶那是肯定的,只是多与少而己。

    “惭愧,比少皇少了两片。”此时思宗神子张开手掌,只见手掌上躺着三片黄金嫩叶,每一片嫩茶叶上都有五道法则萦绕着。

    “神子这话太谦逊了,你的是五道茶叶,我的只是四道而己,这里面的差距是无法用数字来弥漫的,神子胜我一筹。”六剑少皇笑着说道,不如思宗神子,他也是大方承认了。

    毕竟他们天神书院三子一向来交情都很好,他们早就知道彼此的实力,他们三个人之中,真的要论实力,当然是要以纵天少主最强大,思宗神子次之,六剑少皇再次。

    “我也侥幸而己,比少皇强不到哪里。”思宗神子收起了嫩叶,笑着说道。

    “两位兄弟好雅兴,竟然在这里比了起来。”就在思宗神子话一落下之时,一个豪爽的声音响起。

    只见一人踏空而来,这个人踏空而来,云随霞伴,气象万千,他一身大袍,可遮天地,可蔽万法,举止之间,可以吞日食月,张目之时,神威慑人,他周身沉浮着一条条上神法则,上神之威在他全身弥漫,让人见之为之敬畏。

    “纵天兄来了。”看到这个人踏空而至,六剑少皇与思宗神子都为之一喜,忙上前相迎。

    此时在场的学生都纷纷上前相迎,不失恭敬地说道:“恭贺少主出关。”

    可以说此时在场的学生对于这个人的态度要比刚才对六剑少皇和思宗神子要恭敬多了,就算是帝府的天才学生都显得恭敬。

    对于六剑少皇或者思宗神子,帝府的天才学生在心里面或者免不了有三分的争雄之心,但对于眼前这个人,那怕是帝府的天才学生,都是十分的佩服,自知自己远不如对方。

    “两位兄弟,别来无恙。”此时这个人笑着对思宗神子和六剑少皇说道。

    “没想到纵天兄如此快出关了,可喜可贺。”思宗神子笑着说道。

    六剑少皇也是笑着说道:“这些日子里,未能听到纵天兄讲课,实在是食之无味,甚为怀念呀。”

    眼前这位少年就是天神学院三子之首纵天少主,王玄极,也是纵天教的传人,作为五仙王传承的继承者,纵天少主王玄极天赋极为惊人,年纪轻轻,就已经成为拥有一个图腾的上神。

    正是因为如此,纵天少主得到了古启航的器重,有时他甚至是代替古启航为百堂的学生讲课,而且他也不负古启航所托,讲得十分玄妙,百堂的学生都赞叹有加。

    古启航是何许人物也,他不止是天神学院的老师,而且他与人圣是同一届,同时他们两个人还是天神学院那一届天赋最高的学生。

    在当年,古启航可是被人尊称为少年王。唯一可惜的是,古启航当年走了封神的道路,年纪轻轻的他,已经拥有了六个图腾,被人称之为这一个时代最有机会成为古神的人!

    纵天少主,作为天神学院中的学生,竟然已经是一位拥有一个图腾的上神了,这样的成就的确是让其他的学生无法相比,这也难怪天神学院的学生,不论是百堂还是圣院,甚至是帝府,都对他心服口服。

    “纵天兄来了正好,请纵天兄也露一手,让大家开开眼界。”此时思宗神子笑着说道。

    “是呀,请少主出手,让我等俗辈开开眼界,少主一出手,只怕是十道茶叶手到擒来。”有学生大拍纵天少主的马屁。

    纵天少主不止是道行强大,天赋绝伦,同时他出身也高贵无比,作为纵天教的传人,他掌执纵天教那是迟早的事情,如果说未来能与一门五仙王的大教掌门拉好关系,自己一辈子是受益无穷。

    “这是捧杀我呀。”纵天少主摇了摇头,笑着说道:“我也只是普罗大众而己,我尽全力,只怕也是能摘八道茶叶而己。”

    “哪里话,能摘八道茶叶已经惊为天人了,这只怕是我辈一生无法企及的高度。”有学生笑着说道。

    “纵天兄可以称得上我们天神学院天赋最高的同学了,如果纵天兄都只能摘八道茶叶的话,其他人只怕也无法超越纵天兄了。”思宗神子笑着说道。

    “是呀,纵天兄出手,请我等见识一下。”六剑少皇忙是笑着说道。

    纵天少主不由大笑,说道:“既然是如此,那我也只好献丑了,诸位莫见笑。”说着一步迈出。

    “轰——”的一声巨响,当纵天少主一步迈入山腰之时,瞬间大道亘横,那怕强大如他,也无法逃得脱这种大势,瞬间被大道卷入了其中,瞬间被淹没于无尽的符文之中。

    “啵——”的一声响起,此时纵天少主被弹了回来。

    “少主摘了几片?”当纵天少主被弹回来之后,所有学生都忙是围上去。

    “有负大家期望,勉强摘到四片而己。”此时纵天少主张开手掌,他手掌中躺着四片嫩叶,这四片嫩叶比起六剑少皇、思宗神子他们的嫩叶来都要金黄很多,而且每一片嫩叶有八条细如丝的法则萦绕着。

    “八道茶叶,少主不愧是我们学生之翘首,佩服,佩服。”此时所有学生都赞叹了一声,十分佩服。

    这也不完全是大家拍纵天少主的马纵,连六剑少皇都只不过是能摘到四道茶叶而己,那怕这个时代最惊艳的人圣也只是摘到九道茶叶,传说中天神学院最傲气最狂妄的九幽狂敖也只是摘到十道茶而己。

    可以说纵天少主的表现已经十分惊艳了,可以力压众人。

    “不要说在学生中,只怕在老师中也堪有人能与少主相比。老一辈的老师不说,年轻一辈老师或者也唯有启航老师与千璇老师能和少主一比了。”学生大声赞道。

    “是呀,以我看,年轻一辈的老师而言,就如那个书斋的暴力老师,只怕也不如少主。”立即有人大拍纵天少主的马屁。

    “暴力老师——”此时纵天少主也双目一寒,有着非凡的气势。

    大家都知道,叶妙雪可是纵天教的郡主,得到纵天教的宠爱,也得纵天少主的宠爱,她却被李七夜打得躺在了床上,这让纵天少主心里面无法咽得下这口气。

    提到老师,像六剑少皇和思宗神子心里面或者会忌惮一下,但纵天少主心里面可不怕李七夜这样的一位老师,他作为纵天教的传人,拥有着足够高的地位。

    就算他抛天纵天教的传人这个身份,在天神学院他也是地位很高,他不止是受少年王古启航这样的一个老师所器重,事实上天神学院的一些老师也看好他,甚至天神学院的一些老师建议纵天少主毕业之后在天神学院任教几年。

    可以说,纵天少主在天神学院有着很高的地位,就算与李七夜这样的一位老师为敌,他也是底气十足。

    “现在这位老师风头正健呢。”六剑少皇有所指地说道,毕竟在他们之中六剑少皇与李七夜的

第1804章入茶园    茶园,云腾雾起,只见这里乃是一座座山峰浮现,有山峰高耸入天,可齐日月;也有山峰是星罗密布,连绵起伏,如同是山峦的海洋;更有山河乃是大江盘绕,在云雾之中如同神龙见首不见尾。

    在这里与其说是一个茶园,不如说是一个世界更为适当,因为整个茶园实在是太广阔了,广阔到无边际。

    所以很多学生进入茶园之后,都不由为之兴奋,甚至有学生按捺不住,长啸一声,说道:“绝世机缘,我来了,我一定会得到宝物的!”说着龙腾蛇跃,瞬间冲入了群山之中。

    一时之间,众多学生都按捺不住,纷纷冲入这片山河之中搜索起来,他们都想得到一些奇珍异宝,都想在这茶园之中得到机缘。

    “茶园好大呀。”进入了茶园之后,金环铁臂都不由感慨地说道:“我还以为茶园是一个小小的园子呢,没有想到这里广阔如天地,这简直就像是一个世界嘛。”

    “茶园本来就是一个小世界。”刘金胜平淡地说道:“它的广阔,不见得会比天神书院小,茶园,那只不过是它的一个称号而己。”

    “真的是一个小世界?”金环铁臂不由为之一愕,说道:“天神书院占地已经够广了,放在骄横洲只怕没有几个门派能相比的,还要拥有一个这样的小世界,那岂不是天神书院拥有了骄横洲最广的天地?”?“天神书院的浩瀚,焉是你能想象的。”刘金胜说道:“天神书院浩瀚无边,可纳九天十地,它所能拥有的,非我辈所能揣摩。传言说,茶园这个小世界并不属于天神书院,后来只不过是由飞仙帝搬于此而己。”

    “难得,你也能为天神书院说上一句好话。”当刘金胜说完了这席话之后,李七夜笑着说道。

    被李七夜这样一兑挤,刘金胜干笑一声,神态有些尴尬,笑着说道:“年纪大了,其他本事倒没增进多少,只是眼界阔了点,想法也是不一样了,这也算是这把年龄没有白活吧。”

    对于刘金胜这样的话,李七夜也未多说什么,只是笑了一下而己。

    “嘿,大家都说,品茶会是收获的好日子,一旦运气好,在这里还能收获一些天华物宝,有人说,甚至有仙帝仙王把压箱底的好东西都埋在了这茶园之中了。”说到这里,金环铁臂不由双目发亮,直流口水,好像眼前就已经堆满了金山银山一样。

    “俗人之谈而己。”李七夜笑了一下,随意地说道:“品茶会,当然是喝茶的地方了。”

    “难道老师也是来喝茶的?”听到李七夜这样一说,金环铁臂就不怎么相信了。

    李七夜瞅了他一眼,说道:“这里的茶不是谁都能喝的,喝茶也是要看本事。”

    “呃”金环铁臂被李七夜这样一说,顿时说不上话来,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接这话茬好。

    “不过,就算有好茶你也是喝不上了。”就在金环铁臂不知道该怎么接话的时候,李七夜他们已经越过了一座座山峰,此时,只见前面一条河流环绕,河面上冒着浓浓的雾气,一股寒气扑面而来。

    “呵,呵,老师都说了,我这点本事只怕也喝不上这里的茶。”金环铁臂搔了搔头,说道。

    “不,我是说,我带你来这里,不是让你喝好茶的,是让你来受苦的。”李七夜露出了笑容说道。

    金环铁臂立马把胸膛拍得砰砰响,说道:“我身体扛扛的,受点苦算得了什么,老师有什么事,尽管吩咐就是。”

    “是吗?”李七夜露出了浓浓的笑容,话一落下,伸出大手,瞬间向金环铁臂抓去。

    在李七夜的大手之下,金环铁臂根本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瞬间被李七夜抓住,下一刻他整个人腾空而起,被李七夜扔了出去,听到“扑嗵”的一声响起,水花浅起,金环铁臂整个人都被扔入了前面这条江河之中。

    “滋”的一声响起,金环铁臂被扔入江河之中,瞬间是寒冷彻体,他全身一下子结起了冰霜,这把金环铁臂吓得魂都飞起来。

    “老师,这,这,这是怎么了?”此时金环铁臂才发现自己整个人都动弹不得,而且全身都被寒冰封住,寒冰越来越强,他都快被冻成了冰人了。

    “没什么,你这身皮肉粗糙得紧,要好好打磨打磨。”李七夜看着随着河水飘下去的金环铁臂,笑了笑,说道。

    “但,但我动不了呀,老师。”此时金环铁臂连脖子都被冻住了,他吓得不轻,忙是叫道:“这,这样下去我会不会死掉呀。”

    “那就看你能不能熬过去了,熬不过去,那肯定会死掉的。”李七夜笑吟吟地说道:“对了,忘记告诉你了,当年你家的老祖宗也是差点冻死在这里了,就不知道你能不能比你老祖宗更能熬了。”

    “老,老师”这一下把金环铁臂吓得不轻,但,他还没能把话说完,听到“滋”的一声响起,他整个人都被冰封了,成了一坨大冰块,随着河水飘流而下。

    此时在冰块中的金环铁臂根本就张口说不了话,他是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嘴巴张大,一副呼救的模样。

    看着被冻成冰块的金环铁臂随着河水飘泊而去,心地善良的陶婷都不免为他担忧,说道:“他会不会被冰死呀?”?“这就不好说了。”此时刘金胜有些幸灾乐祸,悠然地说道:“茶园的寒江,那可是一条无尽头的大江,越是往下游,寒气就越冷,没有人知道寒江的水流往哪里,有人说是流到地底深处,一不小心,不止会冻死,就算没冻死,也是沉入地府,永远回不来了。”

    “真的?”被刘金胜这么一说,把陶婷吓了一大跳,说道。

    “别听他胡说。”李七夜笑着摇头,说道:“寒江的确是比较凶险,但王家的子弟没有那么容易死掉的,他这副皮骨需要在寒江这样的地方打磨一番,能熬得过去,他这一辈子就受益匪浅。”

    “如果熬不过去呢?”陶婷说道。

    “熬不过去,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只是在床上躺上一年半载而己。”李七夜淡淡一笑,说道。

    听到这样的话,陶婷都呆了呆,不过她回过神来,也知道李七夜是在成全金环铁臂。

    在李七夜带着陶婷他们行走在茶园的时候,此时所有的学生都冲上了一座座山峰了,只不过这里是天神书院的地盘,所有学生做得不敢太过于放肆而己,如果是换作是其他的地方,只怕所有的学生都挖地三尺了,毕竟这样的机会是十分难得。

    在这茶园之中,群山皆是在云雾之中,祟山峻岭之上生有古树、种有巨竹,而且不少山峰生长有古茶树,事实上,茶园这中多数山峰都生长有茶树,只不过有一些学生并不留意而己。

    当然,也有识货的学生,有圣院的学生是见到紫树浅叶的茶树,就会把这里的嫩叶一一采摘下来,全部收入囊中。

    “张学长,为何你都把这种茶叶摘来呢?”有同学不明白,说道:“大家都忙着寻宝呢,谢学弟他们攀上了一座高峰,在那竹林中挖出了晶笋,学长要不要一同去?”

    “不了,我只是来采采茶叶而己。”这位学长把竹篓塞得满满的,笑了笑说道。

    “学长,这茶叶有什么神奇之处?”有学生不知道这里面的玄妙,问道。

    这位学生含笑不语,快步离开了,继续寻找下一处的茶树。

    “玄眉茶,可静心,可养道。”这事传入正在寻宝的思宗神子耳中,有学弟问他的时候,思宗神子随口说道。

    “茶园之中有不少这种茶树呢,学长,我们要不要去采摘一下?”学弟立即问道。

    “玄眉茶,也不算是什么仙品,我思神宗种有几千亩,他日送大家一罐尝尝。”思宗神子随意地说道,出手极为大方。

    “学长对我们实在太好了,这一次我们跟学长来,可以说是收获丰富,在刚才的深涧里就已经收获了满满的一篓摇神花了。”立即有学生兴奋,大拍思宗神子的马屁。

    当然,很多学生都愿意跟着思宗神子混,因为跟着思宗神子出来,那是能得到满满的好处,而且思宗神子出手也大方,常常送些好东西给大家。

    不止是思宗神子是如此,事实上,像百堂的学生也愿意跟着六剑少皇混,六剑少皇这一次带着一群百堂的学生攻下了一座山峰,从悬崖上挖到了满满一瓶的石昆蜂蜜,收获丰富。

    可以说,冲入茶园的学生都是寻宝挖药,大家都兴奋无比。

    “这地方不一般。”在李七夜他们一路行走之时,一路都未说话的梅素瑶说道:“此乃是大道之地,可主万法,可入道心,通奥妙。”

    梅素瑶终究是绝世天才,拥有着绝无伦比的天赋,所以在很多人都忙着夺宝的时候,她是细细感受着这片天地。

    “这就是茶园。”李七夜笑着说道:“只有俗人在这里忙着争夺宝物,既然来茶园了,就应该好好品品茶。”

    抱歉,章节错误,重新调整。(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