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对于六剑少皇的话,李七夜露出了淡淡的笑容,悠闲一笑,说道:“是吗,我倒要看百堂的规纪是怎么样的?”

    “你——”李七夜的话顿时让六剑少皇脸色一变,瞬间他双目闪动着可怕的杀机,李七夜这是一而再再而三地挑衅他,这是在挑衅他在百堂的领袖地位。

    “好,好,好,我们百堂真的是人才辈出,一代强一代。”此时六剑少皇怒极而笑,他笑着对叶妙雪说道:“叶郡主,此事休用得着你动手,今日我就肃清一下百堂,还百堂一个清静。”

    “也好。”叶妙雪徐徐地说道:“既然少皇是百堂的领袖,我相信少皇能给我纵天教的弟子一个公平的交待。”

    “小子,我也不欺负你,你出手吧,我赤手接你三招。”此时六剑少皇站了出来,负手而立,傲气凌人。

    “少皇何需三招,只怕两招便能把他打趴。”此时有百堂的学生为六剑少皇喝采,为六剑少皇大拍马屁。

    “少皇,少皇,暂慢——”就在六剑少皇与李七夜之间一触即发的时候,立即有一个学生奔走而来,神态十分的焦急。

    “什么事?”见这位学生奔走而来,六剑少皇皱了一下眉头,说道。

    此时这位学生奔过来,立即在六剑少皇耳边低语几声,而且他还看了李七夜一眼,神态间十分的畏惧。

    而六剑少皇一听到这个学生的低语之后,他顿时脸色大变,一时之间呆在了那里,神态诡异地看着李七夜。

    “少皇,怎么了?”看到六剑少皇呆在了那里,没有动手的意思,这让叶妙雪皱了一下眉头,说道。

    此时,六剑少皇脸色一阵红一阵青,神态十分尴尬,在这一刻,六剑少皇是进退两难,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百堂的规纪呢?”李七夜看着进退两难的六剑少皇,徐徐地说道。

    六剑少皇此时神态说多尴尬就有多尴尬,他此时的神态就好像是吞了一只苍蝇一样,吞下去不是,不吞下去也不是。

    “咳——”此时六剑少皇干笑了一声,神态尴尬无比,说道:“这,这位,这位李公子,不,李老师原来是书斋的老师,误会,有点误会。”

    原来李七夜与妙婵相处之后,六剑少皇就想知道李七夜这个百堂的学生是何来历,所以就派人去打听,没有想到,一打听之下,李七夜竟然不是学生,是书斋的老师。

    当六剑少皇这话一说出来的时候,在场的学生都立即纷纷低下了头颅,其他有学生吓得连退好几步,特别是跟六剑少皇和叶妙雪一同来的学生,更是纷纷的侧过脸去,他们都怕被李七夜记住了自己。

    这一下把在场的学生都吓得心惊肉跳,所有学生都想转身逃走,但是李七夜没有开口,所有人都不敢逃走,毕竟这可是天神书院的老师。

    要知道,天神书院的老师那都是不一般的存在,就算天神书院再差的老师,实力都毋庸置疑的,不然的话,又怎么可能成为天神书院的老师。

    在天神书院,学生之中你能掀起风浪,那倒是没有什么,毕竟那是学生之间的恩怨,也是学生之间的摩擦,甚至天神学院默认了这种摩擦,因为有竞争,有摩擦,那才有进步,任何一个学生都需要经历风雨,都需要经历打磨。

    但,老师就不一样了,在天神学院想挑衅老师,那不仅是需要强大无匹的实力,更重要的是,如果说天神书院挑衅老师,那后果是十分严重,除非你能一个人打败所有老师,否则的话,轻则会逐出学院,重则就会直接镇压!

    毕竟天神学院的学生天才无数,出身高贵、来历吓人的学生也是无数,多少是帝统仙门的传人在天神学院求学?

    如果说,天神学院都没有绝对的权威的话,那么随随便便都可以挑衅天神学院了,如果谁都可以挑衅天神学院的权威,那么天神学院也不会屹立到现在。

    所以,在天神学院之间,你想当领袖,没问题,你横扫所有学生,没问题,你见学生都要打一场,那也没有问题,甚至在学院之中你可以向老师切磋。

    但,如果你想挑衅老师,想借自己靠山去打压天神学院的老师,那是绝对不行的。

    现在叶妙雪、六剑少皇他们这些学生竟然想围殴李七夜,围殴天神学院的老师,那这就把祸闯大了。

    这是绝对天大的事情,就算李七夜不用动手,向学院说一声,这样的事情那就是变得可大可小,往小里说,那就是学生之间的切磋,往大里说,那就是对老师图谋不轨,围殴老师!

    一旦是被确立了围殴老师这样的罪名,那就大了,就算天神学院不镇压他们,直接把他们踢出学院,那也是出大事了。

    像叶妙雪和六剑少皇他们还好,毕竟他们背景深厚,他们就算是被踢出了天神学院,未来学是能混得下去,其他学生就不一样了,没有叶妙雪和六剑少皇这样强硬的背景,一旦被踢出天神学院,不止是他们在自己门派中的地位下落千丈,说不定以后骄横洲他们都难混得开。

    毕竟他们疆国宗门派他们来天神学院读书,除了在修行上有进步之外,还是需要靠借天神学院镀镀金,拓展人脉,现在被天神学院踢出学院的话,就算天神学院不处罚他们,回去之后,他们宗门也一样会处罚他们。

    “老师——”所以,在这一刻跟着叶妙雪和六剑少皇来围攻李七夜的学生都被吓得双腿发软,脸色发白,双目都不敢去看李七夜,紧紧低着头,甚至怕被李七夜认出来。

    看着这些被吓得脸色发白的学生,李七夜也懒得多去理会,只是淡淡地说道:“谁还有什么话要说呢?”

    刚才还附合着叶妙雪和六剑少皇的学生都纷纷低着头,不敢去看李七夜,此时他们哪里还敢说什么,此时他们只会暗暗企盼李七夜并不认识他们,记不住他们的脸,万一罚下来,他们就要惨了。

    六剑少皇脸色一阵青一阵红,此时他也是强硬不行来,他如果继续强硬,那就是等于与李七夜一战到底,挑战天神学院的老师,这可是需要大魄力的事情,只怕放眼整个天神学院都没有谁敢去做。

    “还有什么话要说吗?”此时李七夜目光落在神态忿忿不平的叶妙雪身上。

    “就,就算你是老师,也不能动不动打学生,这是违背师德!”此时叶妙雪咽不下这口气,但又不敢直接说要挑战李七夜,只好迂回,更何况,在这么多人面前她自己认怂的话,让她这位天之骄女无地从容。

    “是吗?”李七夜不由露出笑容,悠闲地说道:“我这个人,从来没有师德。”

    “你——”叶妙雪顿时接不上话来,李七夜根本就不按她所想的道理出招,毕竟给一个老师扣上一个师德的帽子,多少都会谨慎一下,但,李七夜却一点都不在科,直接说自己没师德,这让叶妙雪都接不上话来。

    “我,我,我要向学院投诉你!”最后叶妙雪大声说道:“身为老师,竟然随意虐待学生,欺辱我们这些学生,残害我们纵天教女弟子,我,我,我纵天教一定要向学院投诉,投诉你有违师德!”

    此时叶妙雪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胆量,直接与李七夜对着干了。叶妙雪是纵天教一位老祖的女儿,这位亲王在纵天教有着举足轻重的位置,正是因为如此,叶妙雪作为晚辈在纵天教有着不轻的地位。

    平日里,叶妙雪都被宠着,走到哪里都是公主的待遇,就算是在天神学院都没有人能拿她怎么样,平时高高在上的她,她可以说是目中无人,没有怕过谁,现在却被李七夜这样一个无名的老师压着抬不起头来,她是无法咽得下这口气。

    而叶妙雪也不笨,凭她自己的名头是吓不了人,所以她才会搬上他们纵天教,毕竟他们纵天教是一门五仙王的传承,她父亲又是强大无匹的老祖,可以说这样的实力与地位怎么也得对天神书院有点影响吧。

    “投诉我?”李七夜笑了笑,说道:“没问题,既然都想要投诉我了,那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做没有师德吧。出手吧,免得说我不给你出手的机会。”

    “你——”叶妙雪顿时脸色大变,不由后退一步。

    “出手——”李七夜目光一冷,威不可犯,让人通体彻寒。

    “轰——”的一声巨响,此时叶妙雪没得选择,瞬间所有血气爆发,“轰”的一声巨响,竟然是一把仙王之兵悬浮于头顶上。

    叶妙雪只是一位郡主,就拥有一件仙王之兵,这足见她在纵天教多受宠了。

    “仙王之兵。”看到这把仙王之兵的时候,不少学生心里面都一凛,纷纷后退,大家都知道仙王之兵的威力。

    “我,我也不怕你,我纵天教可是有五尊仙王。”仙王之兵在手,叶妙雪也不知道从哪里来了胆量,娇叱地说道:“天神书院的老师,有什么了不起的!”

第2078章叶妙雪    一群人男女皆有,一下子堵住了李七夜他们三个人的去路,而且这群人气势不凡,一看便知道是出身不凡之辈。

    在这一群男女学生中,其中一个为首的人李七夜并不陌生,他便是百堂的领袖六剑少皇!

    除了六剑少皇之外还有一个人李七夜也并不陌生,这个人便是曾被李七夜一巴掌抽飞的百堂学生叶巧香。

    此时叶巧香十分乖巧地站在了一个女子身旁,这个女子穿着一身凤袍,凤袍上辍有孔雀羽毛,看起来十分的靓丽,这个女子衣袖还嵌有明玉,贵气十足,她一双凤目凌厉,有着压迫人的气息,有着高高在上的气势。

    这一群人来势汹汹,一看便知道来意不善,但同看到与李七夜走在一起有说有笑的梅素瑶的时候,本是来势汹汹的六剑少皇一下子愕在了那里,气势一下子弱了不少。

    至于陶婷,一看到这一群来势汹汹的人,她不由脸色一变,她知道这群人是冲着她来的。

    “梅仙子——”看到梅素瑶与李七夜走在一起,六剑少皇很吃惊,也是十分意外,他搞不明白眼前这个小子究竟是有什么魅力,先是让妙婵顺从无比,现在又与梅素瑶这样的仙子走在了一起,实在是让人莫明其妙。

    叶巧香身边的那个女子一看到梅素瑶,也是脸色沉了一下,但是依然底气十足,她徐徐地说道:“梅仙子,今日我们扰了你的雅兴,他日向梅仙子赔罪。今日我们有些私人恩怨要算一算,所以还请梅仙子方便一二。”

    这个女子说话是底气十足,当然她说出这样的一番话来,也算是对梅素瑶十分客气了,毕竟梅素瑶是帝府的绝世天才,她也给足了梅素瑶面子。

    梅素瑶看着李七夜,她不由笑了笑,就算她不知道事情的经过,她也能猜到一二。她徐徐地说道:“这也不见得不是一件坏事,既然是如此,我也不便强行作主。”说着含笑退到一边了。

    梅素瑶这样的姿态让陶婷完全愕在了那里,她完全想不明白为什么在这风头浪口梅素瑶会突然退出,她还以为梅素瑶会劝一劝,毕竟以梅素瑶的实力和地位,说不定还能代干戈为玉帛。

    陶婷却不知道,梅素瑶懒得去过问而己,因为吃亏的不是李七夜,是六剑少皇他们!如果说,她干涉的话,那是救了六剑少皇他们,但六剑少皇他们却不知道自己有生命危险,梅素瑶干涉,他们反而是认为梅素瑶多管闲事,坏了他们的好事。

    既然做好事反而不讨好,被人骂,梅素瑶又何必去为六剑少皇他们的安危操心呢。

    一见梅素瑶退出,六剑少皇松了一口气,那个女子也向梅素瑶抱了抱拳,说道:“梅仙子,他日有机会一聚。”这个女子还以为梅素瑶忌惮她背后的实力,给她情面。

    梅素瑶只是含笑,不愿意说太多了,毕竟他们自己想找死,别人拦也拦不住。

    此时,李七夜笑了笑,懒洋洋地看着这些围着自己和陶婷的学生,说道:“有什么事吗?”

    “小姐,就是这贱人勾搭野汉子——”此时叶巧香指着李七夜身边的陶婷骂道。

    “掌嘴——”叶巧香话还没有落下,李七夜一巴掌抽过去,“啪”的一声,一巴掌顿时把叶巧香抽飞,抽得她喷了一口鲜血,这已经是李七夜手下留情了,否则的话,一个巴掌就要了她的性命。

    李七夜出手太快了,大家都没有防备,想出手相拦已经迟了,叶巧香已经被一巴掌抽飞了,这顿时让六剑少皇和那个女子又惊又怒。

    凭他们在天神学院的地位,凭他们的实力,在天神学院又有几个人敢一言不和就当着他们的面抽他们身边人的耳光的,这样的耳光抽在叶巧香脸上,那也是等于抽在了他们的脸上,这是与他们为敌呀!

    “你太放肆了!”此时六剑少皇大怒,拔剑在手,左右两把神剑,双目喷涌出杀机,冷森森地说道:“天神学院不是你所能为所欲为的地方!”

    如果这里不是天神学院,六剑少皇现在就立即动刀,先杀了李七夜再说,只不过在天神学院随便杀人,让他有所顾忌而己。

    “放肆——”此时这个女子怒到了极点,瞬间血气冲天,森然地盯着李七夜,冷冷地说道:“小辈,今日不管你是谁,你都休得想平安离开!敢与我叶妙雪为敌,谁来都保不了你!”

    “口气不小。”李七夜淡淡一笑,徐徐地说道:“但,口气大的人我也是见多了。”

    此时六剑少皇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他算是压住了自己心里面的怒火,稳住了自己心里面的杀机,他终究是百堂的领袖。他冷冷地说道:“这位同学,你还不知道叶郡主来的历吧。不管你是什么来头,但与叶郡主为敌……”

    “……与纵天教为敌,那都是不明智之举。作为百堂的同学,我还是劝你退一步风平浪静,若是你好好向叶郡主低头认错,我倒愿意为你化解这一场恩怨,毕竟大家都是百堂的同窗!”

    此时六剑少皇还不知道李七夜是老师,还以为李七夜是百堂的学生,因为圣院和帝府的学生人数都不多,如果李七夜是圣院和帝府的学生,早就有人认识他。

    在学院中学生最多的就是百堂的了,就算六剑少皇作为百堂的领袖,也不可能认识百堂的所有学生,因为百堂的学生上万之多。

    六剑少皇说得如此的堂皇,如此的善意,当然并不是他出自于好心。

    六剑少皇也是一个有野心的人,他作为百堂的领袖,他是有意确立在百堂的地位,这一次他是想借着李七夜立威,同时也是想让百堂的学生知道,只要在百堂之中,只要投靠他六剑少皇,总会是有好处的。

    毕竟在天神学院把李七夜这样的一个学生杀了,那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眼前叶妙雪肯定会惩罚李七夜,而他六剑少皇在其中周旋一下,给足叶妙雪面子,从而使得他也树立了名声,让别人知道是他六剑少皇为李七夜化解这一场恩怨的。

    眼前这个女子叫叶妙雪,是纵天教的郡主,可谓是声名显赫,在天神学院不知道有多少学生乐意攀附上她呢。

    纵天教,在骄横洲可以威名赫赫的门派传承,一门五仙王,在骄横洲可以说除了古府、奇竹山之外没有哪个门派比他们更强大了。

    叶妙雪不止是深受纵天教的传人纵天少主的宠爱,同时也深受纵天教的诸位老祖宠爱。

    也正是因为如此,作为曾经是婢女的叶巧香才嚣张霸道,因为她是有靠山。

    这一次叶巧香被李七夜抽了一个耳光,她立即向叶妙雪哭诉。虽然说叶巧香已经没有侍候叶妙雪了,但终究是她的婢女,这是天神学院所有人都知道的,俗话说得好,打狗也要看主人,李七夜当着众人的面抽了叶巧香的耳光,就是等于打她的脸,所以叶妙雪才会找李七夜算帐的。

    “低头认错?”李七夜笑了一下,缓缓地说道:“正确说,你们现在向我低头认错还来得及,只要你们低头认个错,我大人有大量,也不跟你们去计较,否则,那就不好说了。”

    李七夜这样的话一说出来,不止是叶妙雪和六剑少皇脸色大变,就是跟着他们一同来的圣院、百堂的学生都脸色变得难看,都怒视李七夜。

    “郡主,这小辈太狂了,应该好好教训他!”有学生立即怂恿叶妙雪说道。

    叶妙雪地位本来就够足高了,而她的师兄纵天少主也是帝府的学生,可以说是他们师兄妹两人在天神学院是人人忌惮的存在,不论是谁都会给他们三分情面,也有很多的学生想攀附他们。

    在天神学院有几个人敢光明正大地与叶妙雪师兄妹为敌?现在李七夜一个人如此嚣张地与叶妙雪为敌,不知道多少人希望叶妙雪弄死他,他们出手相助,那也能借这个机会好好巴结叶妙雪。

    唯一让在场这些学生忌惮的是,在天神学院杀死一个学生的话,那就是十分严重的事情,所以,他们想先当着众人的面好好教训李七夜,先立威再说,以后再找机会,在偏僻处把李七夜弄死,到时候就没有人知道了。

    “不知死活的东西,今日就算不杀你,也要打断你的手脚!”叶妙雪顿时双目一厉,露出了可怕的杀机。

    “这位同学,你这就让我难做了。”此时六剑少皇也徐徐地说道:“你如此做法,乃是要掀起风浪,要破坏我们百堂与圣院的友好关系,这是置我们百堂上万同学不利之地。若是必要,只怕我也不能坐视不理,毕竟我们百堂有百堂的规纪。”

    李七夜不给自己面子,六剑少皇心里面的杀意也就更炽了,他本来就对李七夜不爽,现在竟然还不知进退,所以他索性是杀鸡儆猴!让百堂的学生都知道,他在百堂的地位是不容人挑衅的。

    请大家关注萧生的公众号“萧府军团”。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