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在天神学院,除了人宗这样的终极存在之外,帝府和圣院可以说是藏龙卧虎,在这里有着无数的天才,而且在这里也曾经出过一尊尊的上神,也曾出过仙王。

    可以说,作何一个大教疆国乃至是帝统仙门的天才放在圣院、帝府之中都不见得是最优秀的,特别是帝府,堪称是汇聚了百族所有最强大的天才,如当今大名赫赫的人圣就是出自于帝府!

    此时在这山峰上汇聚了天神书院帝府和圣院最有天赋、最强大的男女学生,可以说这些学生不会轻易服于人,都是自认为自己天下第一的天才。

    但是,对于梅素瑶讲的这一段心法,却让在场的男女学生都是心服口服,为之惊叹,为之倾倒,可以说梅素瑶所讲的这段心法,可以媲美于学院的老师,要知道,天神学院的老师都是属于上神甚至是有仙王这样的存在,这可以想象梅素瑶把这一段心法是参悟到了何等地步了。

    “梅仙子讲此一段心法,我们学生中已经无人能超越了,亦凡自惭不如,就算是玄极兄讲得只怕也不见得能超越梅仙子。”此时在男女学生中一个男学生站了起来,十分惊叹地说道。

    这个男学生全身散发出神光,脑后生出了神环,整个人看起来神圣无比,让人看到了都不由为之敬畏。

    这个男学生可是天神学院的风云人物,他是一门四仙王的思神宗的少主,名叫陈亦凡,人称思宗神子。

    他与帝府的纵天少主王玄极、百堂的六剑少皇孔叶林被人称之为天神学院三子,纵天少主王玄极居首,思宗神子陈亦凡居于第二,六剑少皇居于第三,他们三人的交情很好。

    六剑少皇是百堂的领袖,而思宗神子又何尝不是圣院的领袖呢,以思宗神子的天赋,那绝对是能入帝府,他却偏偏留于圣院。

    思宗神子曾经追求过梅素瑶,这是很多人都知道的事情,只可惜,梅素瑶对他一点兴趣都没有,但,思宗神子却努力不懈,他对自己是信心十足。

    此时思宗神子站出来说出这一席话,除了的确是梅素瑶讲得太好之外,也有讨好梅素瑶之意。

    “陈学长过奖了,雕虫小技而己,献丑了。”梅素瑶反应很平淡,静如流水,只是徐徐道来而己。

    “梅仙子太了不起了,这么厉害还如此的谦逊,如果我是男人,我也会爱死她的。”在场有天才女生不由羡慕无比,有些花痴地说道。

    “梅仙子谦虚,除了学院的老师,我没听过谁能把这一段心法讲得如此之好。”思宗神子笑着说道:“比起梅仙子来,我都自惭形秽。”

    “是呀,梅仙子只是出道晚了一点,说不定能与人圣、少年王这两位前辈争雄呀。”在场的天才男学生也不由感慨地说道。

    在场之中不少天才男学生对梅素瑶有爱慕之心,他们也是极为优秀,只不过比起思宗神子来是差一点而己。

    “梅仙子不如讲一段’战诀’如何?这可是我们天神学院最经典的一段心法,每一个人对它的诠释都不一样,听说每一位老师都讲过’战诀’,每一位老师讲的都不一样,十分妙。”有一位在场的天才男同学跃跃欲试,忙是说道。

    “是呀,讲一段’战诀’如保?”此时不少男女学生都纷纷出言附和。

    梅素瑶看了看在场的诸位学生,她含笑,轻轻摇首,说道:“素瑶才学浅薄,不敢与前人相比。”

    在九界的时候,梅素瑶倒是乐于讲道授业,但后来她心态变了,认识了李七夜之后,她才明白天有多高,地有多广,曾经何时,拥有眉心一块仙骨的她,自负可以尽解开下大道奥妙。

    但认识了李七夜,与李七夜相处之后,她才真正明白,比起李七夜心怀浩瀚无尽的学识来,她对于大道奥妙的领悟,那只不过是沧海一粟而己,不足为道。

    所以后来梅素瑶很少讲道授业,在她心里面看来,自己讲道,那只是献丑而己,根本无法与李七夜相媲美。

    “梅仙子过谦了,讲一段又何妨。当年启航老师曾讲了一段’战诀’,让大家听得如痴如醉。以梅仙子的天赋,不亚于当年的启航老师,说不定梅仙子讲此法,会更出色。”此时思宗神子忙是笑着说道。

    “是呀,就讲一段,若是梅仙子超越了启航老师,那我们岂不也是沾了光。”其他的学生都纷纷附和地说道。

    在众学生口中所说的“启航老师”就是古启航,人称少年王,一代绝世天骄,现在在天神学院执教,就算是思宗神子、六剑少皇这样的天才都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

    “梅仙子,讲一段,这也算是为我们这一次论道切磋画上一个完美的记号。”在梅素瑶犹豫之时,在场的男女学生都纷纷附和,拥护梅素瑶讲上一段。

    见在场的男女学生都如此的热情,梅素瑶只好是苦笑了一声,最好只好徐徐地说道:“恭敬不如从命,既然是如此,素瑶就献丑了。”

    “战,起于心,道衍于法,以战为道,立万法……”此时梅素瑶徐徐讲道,声如纶音,当她口吐真言之时,万法妙生,此时连仙松都为之摇曳,仙气弥漫,这呈紫色的仙气变得更加浓郁,宛如化作精灵一样,缭绕于梅素瑶周身。

    梅素瑶徐徐讲来,如天花乱坠,说到妙处,如地涌金泉,实在是妙不可言。

    一时之间,在场的男女学生都听得如痴如醉,很多男女学生听到妙处,都不由击掌喝采,让山峰上的气氛推到了高潮。

    “战道藏心,上为伐,不伐便威于人,此乃是善法,也是上道……”此时梅素瑶徐徐道来,口吐莲花,让人听得如醉如痴。

    “错”就在梅素瑶说到最奥妙之处时,突然有一个声音响起,一下子打断了梅素瑶的话,说道:“这一句说错了。”

    本来大家都听得如痴如醉,但这样的一声断喝响起之时,宛如一盆冷冷的冰水一下子泼到了所有人的头顶上。

    这一下子让大家清醒过来,当在场的天才男女学生一清醒过来之时,又不由怒火从心生,他们听着梅素瑶讲道,大道奥妙,让他们受益匪浅,现在突然之间被人喝断,让他们一时间跟不上节奏,这怎么不让他们大怒呢。

    “是何人敢在此口出狂言!”此时有男学生清醒过来,不由为之愤怒地说道。

    所有人都纷纷望去,只见一个平凡普通的男子跨空而至,喝断梅素瑶的正是这个男子,一时之间所有学生的目光都锁在了他的身上了。

    “战何需藏心,大道伐天,一战到底,这才是上道。战从无善,只要心生有战,便无需掩饰。”踏空而来的人正是李七夜,他口吐真言,一字一句,宛如晨钟暮鼓,一一敲击在了梅素瑶的道心中。

    别人不了解梅素瑶,但李七夜了解她,他知道梅素瑶的心结,所以,此时他口吐真言,一字一句地敲打在她的道心上,为她解惑,为她指引着道路。

    当李七夜的真言一字一句敲打在梅素瑶道心中,这顿时让梅素瑶心里面一震。

    当然,思宗神子他们不知道李七夜与梅素瑶的关系,见李七夜当然敢当众如此的斥喝梅素瑶,如此贬低梅素瑶,顿时让在场的男女同学大怒。

    “不自量力的东西,竟然敢在梅仙子面前班门弄斧!”有学生跳出来,大喝道。

    “就是,这是从哪里跑出来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竟然敢在我们圣院、帝府面前口出狂言,应该教训教训他。”有天才学生一见李七夜不是他们帝府、圣院的同学,顿时双目一冷,根本就看不起李七夜。

    “小辈,滚下山去!否则,休怪我打断你的双腿!”此时思宗神子也沉不住气,立即大喝一声,双目露出杀机。

    本来这一次品茶会他是想好好表现一般,这一场讲道本来气氛很好,却被一个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的小子给搅黄了,这怎么不让思宗神子大怒呢。

    李七夜根本就不去理会思宗神子他们,他一步跨来,行走到仙松之下。

    “公子”此时梅素瑶回过神来,惊喜无比,一下子跑了过来,投入了李七夜的怀抱中,紧紧地抱着李七夜。

    “看来,你的确是收获很大。”李七夜抱着怀中的梅素瑶,不由欣慰,笑着说道:“这一条道路你的确是能走很远。”

    “很久未见公子,甚是想念。”此时梅素瑶也并不顾忌什么,在李七夜怀中,紧紧地抱着,十分的高兴,十分的欢喜,她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能见到李七夜。

    当年破天而来,他们来到骄横洲便与李七夜失去了联系,虽然她相信李七夜有面对作何困难的能力,但许久未见,心中也不由日夜想念。

    “我也甚是想念,只是诸事未了,未及时赶来。”李七夜轻轻地抚着她那美丽无比的秀发,轻轻地笑着说道。(未完待续。)

第2075章梅素瑶    说到这里,李七夜顿了一下,徐徐地说延道:“识务者为俊杰,对于识务者,我一向都厚待之,这就是我李七夜做事的风格。”

    李七夜这样的话让妙婵在心里面轻轻地叹息一声,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这样霸道的话也只能是从李七夜口中说出来。

    就算天下有很多人做这样的事情,但都会口上不说,或者假仁义一般,但李七夜不止是做了,而且还是说了,赤裸裸的霸道,无视任何人的存在,这样的霸道是建立在绝对强势的力量之上。

    “再说,我给你指明一条道路,那是因为你是从九界上来的。”此时李七夜看着妙婵,缓缓地说道:“我们九界尽英杰,能上第十界来的人,没有几个不是纵横八方之辈。放眼看一看十三洲的历史,我们九界上来的仙帝虽然不如十三洲土生土长的大帝仙王多,但,我们九界仙帝又何时弱于他人!”?“虽然你不是仙帝,但论天赋和智慧,都可是可造之材。”李七夜神说道:“既然你踏上了这片土地,就好好努力吧,莫辱了我们九界豪杰的英明,也莫丢了九界先贤在这片土地上打下的威名!”

    李七夜这样的话让妙婵心里面为之一震,她登临第十界,可以说是因为种种机缘。正是因为她对于九界无所恋,所以才想放手一搏,来全新的世界看看,就算是死在道路上她也没有什么好后悔。

    当来到第十界之后,她是被这个世界所吸引了,在他们的仙帝祖宗指点之下,才会继续修行,她没有想得太多,更没有想到这样的一个高度。

    现在李七夜如此一说,恍然之间,宛如给她打开了一扇大门一样,就在这刹那之间,她宛如是以全新的角度审视这个世界。

    妙婵本来就是绝顶聪明的人,她在这刹那之间豁然开朗之时,一下子变得完全不一样,恍然之间,她整个人都变得神采奕奕,整个人都明亮起来,一下子整个人都增添了不少的色彩。

    “多谢公子的指点,小妹豁然,公子一席之话,胜过小妹这十多年的参悟。”豁然开朗的妙婵一下子神采奕奕,在这刹那之间,她整个人焕发光彩。

    可以说,她自从懂事以来,在儿女私情上花了太多的时间了。在金乌太子野心勃勃问鼎天下之时,她整个人都围绕着他转,为他出谋划策,为他掌执蹄天谷。

    后来金乌太子被杀,蹄天谷被灭,让她消沉了好长一段时间,后来她虽然走出了低谷,登上了第十界,但在她心头总是有一着一缕的阴霾挥之不去。

    此时此刻,李七夜这样的一席话一下子挥散了妙婵心头的那一缕阴霾,让她豁然开朗,在这刹那之间,她就像是看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

    “好好努力吧,凭你的智慧,凭你的天赋,只要你去坚守,未来在这十三洲必有你的一席之地。这并非是你庇护于你们仙帝的祖荫之下,而是你有这个能力去实现。”李七夜点了点头。

    妙婵不由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没有想到曾经的敌人,却为她推开了心里面的另一扇门户,让她打开了一扇门窗,重新审视自己。

    “公子如此说,小妹若是不努力,便是愧对大家对于我的厚望。”妙婵由衷地向李七夜深深一鞠身。

    李七夜点头,转身便走。

    “公子,梅仙子也在天神学院,今日茶园已开,梅仙子便在仙松之下悟道。”李七夜离开之时,妙婵忙是说道。

    “这丫头。”李七夜听到这话,不由露出淡淡的笑容,说道:“她也是走出自己心里面的一道坎。”说着往外面走。

    在李七夜离开之时,妙婵亲自相送,一直送到了老庙之外。

    在老庙之外,六剑少皇等一众百堂的天才等待在那里,当李七夜走出来之后,他们神态不是很友善,特别是六剑少皇,冷冷地盯着李七夜,双目之间有着杀意。

    特别是当妙婵与李七夜并肩走出来之后,他们举止之间的那种亲昵,特别是妙婵对李七夜的一种顺从,这让六剑少皇心里面就更不爽了,目光中露出了一缕的杀意。

    六剑少皇对妙婵有意思,这在百堂也不是什么秘密,六剑少皇也曾对妙婵展开了追求的攻势,但是,妙婵始终是不咸不淡,不为所动。

    尽管是如此,六剑少皇自认为自己还是很有机会,毕竟妙婵对于谁都是如此的不咸不淡,更何况,在百堂之中,还有谁比他更有资格?论出身,论天赋,论实力,他完全可以碾压百堂的任何一个男学生。

    但是,现在突然冒出一个不知名的男子,竟然在短短的时间之内与妙婵却有着完全不一样的关系,特别是妙婵对于他的顺从,那完全是不一样的神态,这顿时让六剑少皇神心里面是妒意大发,目光深处跳动着杀意。

    当然,六剑少皇还不知道李七夜是天神学院的老师,如果他知道的话,就不知道会作怎么样的感想。

    李七夜离开了老庙,本来是没打算去找梅素瑶的,他对梅素瑶很放心,毕竟她的天赋是摆在了那里,但是,当他往东一望之时,只见那里紫气袅袅,李七夜凝目一望,他不由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说道:“这丫头,虽然褪去了繁华,依然是有争雄之心。”说着,立即往东而去。

    在东方有一座高峰,这里依然是在茶园的范畴之内,在这一座高峰之上,有一株仙松,这株仙松乃是婆娑青翠,有仙气腾腾。

    传言说,天神书院曾有很多天才学生都在这株仙松下悟道过,其中最有名的当然是要属于合璧双仙王了,传言说,合璧双仙王夫妻两人年少之时常在这仙树之下悟道,便是那个时候起,他们便情愫暗生。

    这株仙松常年仙雾缭绕,当坐在这仙松之下悟道之时,能明人心智,能通天地,让人受益匪浅。

    当然,这样的好处不是谁都能承受的,若是天资差,道心不坚的人,在这仙松之下悟道,常常会神游太虚,无法回神,会在这里枯坐三五年都是正常之事。

    也正是因为如此,后来一般的学生都不会在仙松下参悟,因为一不小心就元神回不来,枯坐三四年都是正常,谁都不愿意轻易去冒险,所以多数敢在仙松下参道的也就天神书院的那些天才学生了。

    仙松生长于峰顶之上,峰顶甚为广阔,能容纳一二百人。此时在山峰上有一百多位的学生席地而坐,轻轻地倾听着。

    坐于这里听道的学生都是属于圣院、帝府最有天赋、最顶尖的学生,都是属于天才学生,他们坐于此便是论道切磋。

    当然,这样的论道切磋也并非是禁止他人前来,只不过能坐在这里论道切磋的都是圣院、帝府两个学堂最顶尖最有实力的弟子,特别如思宗神子这样的绝世天才,那就是让很多人为之黯然失色了。

    如此多的天才弟子在此讲道切磋,一般的学生都不好意思坐在这里,毕竟这些天才学生一开口便是大道奥妙,能说得天花乱坠,他们天赋一般的学生若是也跟着他们坐在一起,拿不出自己的东西来,那岂不是丢人现眼。

    此时仙松之下,梅素瑶坐于那里,她徐徐道来,大道之音尽出于她口,当她讲道之时,只见仙松垂落仙气,仙气呈紫,轻轻地托着梅素瑶,梅素瑶本就是绝世倾城,美不可言,此时她被仙气托着之时,更像是下凡仙女,让人看得心神摇曳。

    更何况,梅素瑶口言大道,声如纶音,也是让在座的学生听得如醉如痴。

    本来,梅素瑶只是借这次品茶会在这茶园的仙松之下好好参悟一下,以更加明悟最近的大道心得,没有想到,圣院和帝府的不少天才都纷纷来此参道。

    在谈论起大道之时,不少天才学生都纷纷推祟梅素瑶来讲道。

    在九界之时,梅素瑶曾是讲道授业,后来她对此道并不感兴趣,来到第十界之后,她也只是想潜心修行,并不想太多的风波。

    但此时在场有上百的男女天才学生都一致推祟她讲道,梅素瑶只好是盛情难却,随手拈来,讲了一段天神学院最为经典的心法而己。

    当她讲此段心法之时,说得妙不可言,在场的一百多位男女天才学生都听得如醉如痴。

    特别是当她讲到妙处之时,更是十分的玄妙,仙松垂落了一缕缕粗大的仙气,宛如仙缨一样拱护着梅素瑶。

    “说得太精采了。”当梅素瑶说完之后,顿时响起了一阵雷鸣一般的掌声,不论是男是女,在场的许多天才学生都热烈鼓掌。

    梅素瑶的天赋才华的确是让很多学生服佩得五体投地,她不仅仅是止于美貌,她的才华和实力,都是当今天神学院最顶尖的,才貌双全,她被人称之为天神学院第一美女,这也是应该的。

    “学妹说得太精采了,可以媲美于我们学院的老师了。”连入学比梅素瑶更久的天才女学生都忍不住赞叹,心服口服。(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