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也许是爱,脸赞时代,第2073章品茶会

已有 16 阅读此文人 - - np肉文推荐 -

    陶婷终究是草根出身,就算在学院里就算有同学相处的不错,但面对叶巧香这样的同学之时,又有几个同学敢出来为她执言仗义呢,毕竟纵天教这样的庞然大物,谁遇到了在心里面都会发怵。

    现在李七夜为她抱打不平,为她执言仗义,这让陶婷心里面有着说不出来的感动,不论如何,至少李七夜给她一种前所未有温暖的感觉,一种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大道,遇难而上。”看着温润如玉的人,李七夜徐徐地说道:“有时候,有些事情值得去谦让,有些事情却无需去步步相让,匹夫一怒,溅血五步。修士心头都有着一股热血,就算是帝统仙门,也无惧之。”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一席话,陶婷细细地想了想,最后她轻轻地说道:“多谢老师指点,老师的话我一定会铭记于心。”

    “铛、铛、铛……”此时一阵阵钟声响起,这一阵阵的钟声传遍了整个书城,一时之间吸引了无数的目光。

    听到这样的钟声,一时之间一双双目光往远处望去,接着回过神来,有人立即说道:“快走了,我们去抢个好位置,品茶会要开始了,茶园要开了。”

    一时之间,酒家中的许多学生都纷纷结帐,然后往远处奔去。

    “品茶会要开了。”此时陶婷也从钟声中回过神来,对李七夜说道。

    “我也正好去走走。”李七夜缓缓地说道:“你也一同去吧,或者这将会有一个好机缘,品茶会对于你们来说,这是不错的一个开学礼。”

    被李七夜这样一邀请,陶婷也不由为之愕了一下,她也没有想到李七夜如此照顾自己,回过神来,她忙是说道:“好,我也想去看看。”

    李七夜愿意带上陶婷,那也是念在她祖先的情份之上,毕竟不是随便阿猫阿狗他都愿意赐她一个缘份的。

    李七夜与陶婷离开了酒家之后,便直奔茶园而去,那里将是召开一场盛会,这对于天神学院的学生来说,这都是一场不错的盛会,大家都不愿意错过。

    当然,茶园这样的盛会竞争也不小,所以想入茶园的同学在心里面多少都有准备,甚至有一些同学会拉帮结派,在这样的一场盛会之中有利于自己。

    茶园就在书城之中,它建于群山之中。书城极为广袤,城内乃是群山起伏,茶园便是建在了这起伏的群山之中。

    只见这里一座座山峦起伏,翠丽无边,在起伏的山峦之中、在翠林之内,隐隐可见一座座古殿老庙,这些古殿老庙都没有人居住。

    传言说,这里曾经是天神书院的一些老一辈天才在此修练,后来这里自成一片天地,也正是因为如此,才有了今日的茶园。

    只不过,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再也没有人居住于此修练,而茶园每年也会开一次,迎接天神学院的学生在此切磋、悟道。

    这个学期正是茶园再开之时,所以新学期刚开始,所有学堂的学生都是十分的兴奋赶来在此,欲借这难得的机会参悟大道,或者与其他学堂的学生相互切磋,交换修练心得。

    一时之间,平日里本是寂静的群山之中是热闹非凡,人来人往,熙熙攘攘,许多同学都纷纷赶来茶园,等待着茶园开放之日。

    有学生是步行而来,也有学生是御宝物而至,更是有学生骑飞鹤而来,或者乘巨兽而至……当这些乘鹤骑兽的学生赶来的时候,一阵阵轰鸣之声不绝于耳,好不热闹。

    “白鹤学长也来了。”早早赶来占地方的不少学生遇到熟人之时纷纷打招呼。

    也有学生骑着巨兽而至,其他的同学纷纷相迎,笑着说道:“学长的赤犀倪一天比一天强壮,他日必定成为妖王。”

    许多同学遇到熟人,都相互打招呼,就算不熟的人也会攀谈几句,不少学生是想借此机会认识更多的人,以拓展自己的人脉,特别是帝府、圣院的学生,更是受到百堂的学生欢迎。

    “百堂的六剑少皇和妙婵学妹都来了。”在很多学生刚到的时候,就已经听到了不少大消息了。

    “何止是百堂的六剑少皇和妙婵学妹来了,现在连圣院的思宗神子都来了。”

    “这一次品茶会很热闹呀,帝府那些平日里不出门的天才,都来了。听说连帝府的第一美女梅素瑶梅仙子也前来悟道了。现在天神学院的三子都来了两个了,就不知道三子之首的纵天少主会不会来。”

    茶园还没有开,已经有很多消息传出去了,许多学生也忍不住八卦起来,对于学院的风云人物谈首论足。

    特别是提到如梅素瑶这样的第一美女的时候,不少男学生都双眼一亮,都恨不得能一见梅素瑶的容颜。

    “老师之中有羽千璇老师,学生之中有梅素瑶仙子,我们这一届的天神学院可真的是美女无双呀,只怕能历代!”甚至有些学生十分向往,忍不住做起白日梦来。

    事实上,喜欢做白日梦的不止只有一二个学生,谈到绝世美女,哪一个男学生不是精神十足的。

    在天神学院被谈到最多的美女有三个,身为老师的羽千璇,帝府的天才梅素瑶,还有就是百堂之中的妙婵。

    羽千璇作为老师,深居简出,除了上课之外,很少学生能见到她,而妙婵并非是以美貌见长,所以梅素瑶毫无疑问是成为了学院中最受欢迎的学生了,在学院之中,不知道有多少男学生对她神魂颠倒。

    当陶婷随同李七夜到来之时,也并未引得多少人的注意,毕竟除了像严尘生这几个学生之外,其他人都不知道李七夜是学院的老师,反而李七夜那普罗大众的模样,很多学生还以为他是百堂的学生呢。

    至于严尘生这几个知道李七夜是老师的学生,他们因为冒犯李七夜这件事情,被学院的老祖训斥了一番,把他们全部禁足了,这才把严尘生他们吓得魂都飞了起来,知道自己踢到了铁板了!

    当李七夜与陶婷走在一起的时候,多数学生的目光都落在了陶婷的身上,虽然说比起梅素瑶这种绝世倾城的大美女来,陶婷是远不如,但她那温润如玉的气质依然是吸引人,不少男同学也纷纷与她打招呼。

    当李七夜与陶婷登上一座山峰之时,只见那里有一座老庙,本来这里的古殿老庙都没有人居住的,但此时老庙门口却有两位百堂的学生守在那里。

    “六剑少皇和妙婵学姐他们要在这一次品茶会上大放异彩了。”看到这老庙守着的学生,陶婷立即知道是谁在里面了,她不由说道:“六剑少皇曾说这一次品茶会要与圣院一争高低。他与智慧无双的妙婵学姐联手的话,可谓是智勇双全。”

    陶婷也不免有所向往,毕竟在这样的品茶会上,强强联合的话,那必定会有更大的收获。当然了,这种联合一般都是帝统仙门这些天才之间的联盟,没有他们这种草根出身的学生份。

    像六剑少皇这些天才,是不会带草根学生玩的,毕竟获得好处,他们都只会分给自己身边的人。

    “妙婵——”李七夜再次听到这个名字,不由露出淡淡的笑容,立即往老庙走去。

    当李七夜走到老庙门口之时,立即被守在门口的两位学生拦住,这两位学生一看李七夜不是什么大人物,就神态一横,冷声地说道:“同学,一边去,现在这里由我们六剑少皇征用,不得进入。”

    李七夜看了他们一眼,说道:“退下——”话语之间有着无上威严。

    这两位学生一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顿时如同着了魔一样,他们瞬间屈服,不敢哼一声,任由李七夜进去。

    在老庙之内,有十多个学生席地而座,这十几个学生都是百堂最优秀的学生,在百堂之中可以称得上天才。

    其中最瞩目的是要属于六剑少皇和妙婵了,六剑少皇不用多说,以他的天赋,以他的出身,以他的实力,入圣院是百分之百的事情,但他却偏偏留在了百堂。

    六剑少皇可以说是百堂学生中的领袖,人气极高,得到无数学生的拥护。

    此时妙婵则是坐于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但不论她如何的低调,都无法遮掩她的高贵,更何况妙婵的聪慧在百堂中是出了名的,正是因为如此,这一次他们百堂的天才联手,六剑少皇不论如何都要拉上妙婵,由妙婵他们来出谋划策。

    此时六剑少皇正在布署此次品茶会的计划,但在这一刻李七夜带着陶婷闯了进来,这顿时让整个大殿一片的寂静。

    一时之间,所有的目光都落在了陶婷和李七夜的身上了,看到李七夜与陶婷在一起,所有人都认为李七夜是百堂的学生。

    在场中唯有妙婵一看到李七夜之时是脸色大变的。

    “陶学妹,我们在此商议大事,休得乱闯,速速出去。”此时六剑少皇脸色一沉,对陶婷吩咐地说道。

    陶婷张口欲言,但什么都没说,事实上她也没有搞清楚这是怎么样的情况,不明白为何李七夜会突然闯进来。

第2074章来自九界的妙婵    在这个时候,李七夜都没有多看其他人一眼,径自走到了坐于角落之中的妙婵面前,拉起了妙婵的手,瞬间锁住了妙婵的手脉。

    “放肆”当一看到李七夜瞬间锁住了妙婵的手脉之时,六剑少皇顿时脸色一变,一下子站了起来,瞬间双目发寒。

    “你是何人,竟敢在我们这里撒野!”此时在场的其他学生都纷纷站了起来,瞬间怒视李七夜。

    然而,李七夜却未理会他们,只是上下打量着妙婵而己。

    “我命令你立即松手,否则,你的狗爪不保!”此时六剑少皇双目一寒,露出了杀机,“铛”的一声,他已经缓缓抽出了背上的一把神剑。

    “学长,莫误会,李公子乃是我的好友。”此时被锁住命脉的妙婵反而平静下来,立即对六剑少皇说道。

    “出去”李七夜没有多看六剑少皇他们一眼,冷冷地吩咐道。

    “你”六剑少皇顿时脸色一变,在百堂之中还没有人敢说这样的话,森然地说道:“在这百堂之中,还没有人敢在我面前嚣张,如果你想在百堂中立足,早好客气点。”

    妙婵此时向六剑少皇轻轻摇头,说道:“学长,我与李公子私下谈一谈,请诸位学长移步片刻如何?”

    六剑少皇不知道李七夜,但是妙婵却知道,这是曾经一拳就崩灭无数帝储的存在,这是承载天命的九界仙帝,妙婵能不知道李七夜的恐怖吗?所以,六剑少皇敢有丝毫不敬,只怕自寻死路!

    虽然六剑少皇心里面是特别的不爽,但是妙婵都如此开口相求,他也只好同意,冷冷地说道:“看在妙婵学妹的份上,这一次我便不与你计较,下次若敢再冒犯,必让你好看。”说完,冷哼一声,转身便走。

    见六剑少皇都出去了,其他的学生也都纷纷出去了,一时之间只剩下李七夜和妙婵在此。

    当众人都离开之后,李七夜这才坐了下来,看了看妙婵,淡淡地说道:“金蛇仙帝在你身上花了不少心血,可惜,还有所不足。若是麒麟还在,他们两位仙帝联手,或者不会出现这样的缺陷!”

    “你怎么知道?”被李七夜一口道破,那怕睿智的妙婵也不由大吃一惊。

    “此道,还有谁比我更懂。金蛇那也只不过是窥得其中一鳞半爪而己,当年麒麟比他更有研究。”李七夜很平淡地说道。

    金蛇仙帝,是他们蹄天谷的仙帝,麒麟仙帝更是他们蹄天谷的始祖,只不过现在蹄天谷已经成为了历史,当年李七夜灭掉了蹄天谷!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这让妙婵呆了呆。

    好不容易,妙婵回过神来,她都有些奇怪地看着李七夜,说道:“不知李公子又如何知道我的呢?”

    虽然李七夜杀了金乌太子,但他们两个人却从来没有相见过,甚至有可能李七夜不会知道她的存在,但李七夜直接冲着她而来,这就很明显了,李七夜认识她。

    “当年在石药界的时候,夜雪说过你,能得夜雪如此赞赏,必定有过人之处。”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妙婵也知道李七夜口中所说的“夜雪”乃是药国的明夜雪了。

    “明仙子谬赏了。”妙婵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她都不得不承认世事难料,在以前她并不知道世界会如此之广,九界之上还有十三洲。

    更让人难料的是,李七夜杀了她未婚夫金乌太子,灭了他们蹄天谷,但后来她却因为李七夜的福泽从而能来到了十三洲这个更加广袤的世界,甚至见到了他们蹄天谷的仙帝!

    “我灭了你们蹄天谷。”李七夜看着妙婵,平淡自在,说道:“你们可以告知金蛇,他自有定夺。”

    李七夜的话让妙婵沉默了一下,最后她只好轻轻地说道:“祖宗已知道,叮嘱我不可冒犯公子。”说到这里,她心情十分复杂。

    她来到了第十界之后,有幸见到了他们蹄天谷的老祖宗金蛇仙帝,但金蛇仙帝知道蹄天谷被灭之后,并没有愤怒,相反,他沉默了很久,最后叮嘱妙婵,不得寻仇,不得对李七夜不敬,遇李七夜,最好执大礼,至于其他,金蛇仙帝就没有多说了。

    蹄天谷被灭,按道理来说任何人都难于咽得下这口气,特别是对于仙帝来说,这是犯了他们的大忌呀,但金蛇仙帝却未为蹄天谷报仇,反而是叮嘱妙婵,休得寻仇,这里面已经说明了太多了。

    妙婵是个聪明绝顶的人,就算她不知道这背后的真正玄机,但她也明白这背后已经没有那么简单了,只怕这绝对不是她能招惹得起的因果。还他们的金蛇仙帝都退让,何况是他们这些区区的晚辈。

    “那就好。”李七夜缓缓地点头,盯着妙婵,徐徐地说道:“你是如何上来的?”

    “当年在九界之时,公子破了界阂,得蝎神相助,我从其中一个通道上来,幸得祖先庇护,才得于晋见仙帝老祖宗。”在李七夜面前妙婵不敢有多隐瞒,聪明如她,明白在李七夜面前耍小聪明是没有什么好结果的。

    “蝎神呀。”妙婵一提起这个人,李七夜倒想起来了,当年在狴犴城一战,最先逃走的就是他了,他曾经是金蛇仙帝座下的战将,见多识广,一看苗头不对,也顾不上什么身份,顾不上什么威名,先逃走再说。

    李七夜笑了笑,随意地说道:“俗话说得好,狡兔有三窟,麒麟和金蛇也留了不少后手和底蕴,难怪这一次你能上来,也算是幸运。”

    “这也是托公子之幸。”妙婵轻轻地说道,不敢再多言。

    虽然说当年李七夜灭了他们蹄天谷,但是他们妙家还是有着不小的底蕴,他们仙帝也留了一些后手,后来在蝎神的帮助之下,最终能让妙婵登上第十界,这也算是一件十分幸运的事情。

    只是让妙婵没有想到的是,来到这广袤无边的十界,她竟然还有机会遇到李七夜,这不得不说缘份是一件十分奇怪的东西。

    李七夜看了看妙婵,徐徐地说道:“虽然你从头修练,革了大道,但你终究是九界的人,大道有缺陷,在这一条道路上金蛇还没有吃透,只怕他也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情况。若是未来平平,那也就无伤大雅,若是你想登巅峰,这个小小的缺陷足让你致命。”

    妙婵上来之后,金蛇仙帝也是惜她才华,赐她一条大道,但却不足够完整。因为在这一条大道上金蛇仙帝也没有研究完整,毕竟他也没有想到自己子孙后代会有人能在没有成为仙帝的情况之下登上第十界的,因为这种情况基本上不可能存在。

    也正是因为如此,金蛇仙帝也没有多去琢磨过这条大道,这一条大道也不是他创的,只是他知道有这样的一条大道而己,他也是从麒麟仙帝那里得到这一条大道的心法。

    “老祖宗也曾说过这问题,他让我前来天神学院,或有所悟,能从天神学院中找到弥补之术。”妙婵也不隐瞒,如实相告。

    “金蛇这的确是一条良策,如果说在这十三洲之中哪里能找到答案,那是非天神书院莫属了。”李七夜笑了一笑。

    因为当年这一条大道就是出自于天神学院,也算是出自于他的手。早在很久之前,李七夜就有想法了。

    这也是为什么在登临第十界的时候道龙天帝会说如果说在世间有谁能找到兼容九界与第十界的修练方法,那这个人必定是非李七夜莫属,事实上,这句话道龙天帝也的确是说对了,早在很久很久以前,李七夜就曾经尝试过了。

    “不过,天神书院,大道浩如瀚海,你想找到自己的弥补之法不是三五年就能行的,只怕你需要很漫长的时间,除非有人给你指条明路了。”李七夜淡淡地一笑,看着妙婵。

    妙婵张口欲言,只好轻轻叹息一声,这样的道理她又何尝不懂呢,但是她是从九界上来的,这一件事情她不能跟外人说,也只有像李七夜这样同样从九界上来的人才能说一下,就算她很想问天神学院的老师,但都有着各种的顾忌。

    “也罢,我成全你便是。”李七夜看了看妙婵,说道:“我这里有一法,你拿去便可。”说着,取纸笔疾书,写下心法,最终递给了妙婵。

    妙婵接过李七夜的纸张,不由愕在了那里。要知道,功法心诀,那是何等的珍贵,李七夜却随手给了她,而且他们还算是有仇敌关系。

    当然,妙婵不会认为李七夜会在这心法上动手脚,毕竟李七夜要对她不利,那只是举手之间就可以把她灭掉,根本就不需要如此大费周章。

    “李公子为何对我如此之好?”妙婵从愕然中回过神来,不由说道。

    “我是灭了蹄天谷,那只是以前的事情。”李七夜看了她一眼,李七夜平淡地说道:“在世间,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仅此而己。如果说我要一一记仇,那我这辈子杀得人数不过来,我岂不是一生会彻底不眠?”(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