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在这个时候,李七夜都没有多看其他人一眼,径自走到了坐于角落之中的妙婵面前,拉起了妙婵的手,瞬间锁住了妙婵的手脉。

    “放肆”当一看到李七夜瞬间锁住了妙婵的手脉之时,六剑少皇顿时脸色一变,一下子站了起来,瞬间双目发寒。

    “你是何人,竟敢在我们这里撒野!”此时在场的其他学生都纷纷站了起来,瞬间怒视李七夜。

    然而,李七夜却未理会他们,只是上下打量着妙婵而己。

    “我命令你立即松手,否则,你的狗爪不保!”此时六剑少皇双目一寒,露出了杀机,“铛”的一声,他已经缓缓抽出了背上的一把神剑。

    “学长,莫误会,李公子乃是我的好友。”此时被锁住命脉的妙婵反而平静下来,立即对六剑少皇说道。

    “出去”李七夜没有多看六剑少皇他们一眼,冷冷地吩咐道。

    “你”六剑少皇顿时脸色一变,在百堂之中还没有人敢说这样的话,森然地说道:“在这百堂之中,还没有人敢在我面前嚣张,如果你想在百堂中立足,早好客气点。”

    妙婵此时向六剑少皇轻轻摇头,说道:“学长,我与李公子私下谈一谈,请诸位学长移步片刻如何?”

    六剑少皇不知道李七夜,但是妙婵却知道,这是曾经一拳就崩灭无数帝储的存在,这是承载天命的九界仙帝,妙婵能不知道李七夜的恐怖吗?所以,六剑少皇敢有丝毫不敬,只怕自寻死路!

    虽然六剑少皇心里面是特别的不爽,但是妙婵都如此开口相求,他也只好同意,冷冷地说道:“看在妙婵学妹的份上,这一次我便不与你计较,下次若敢再冒犯,必让你好看。”说完,冷哼一声,转身便走。

    见六剑少皇都出去了,其他的学生也都纷纷出去了,一时之间只剩下李七夜和妙婵在此。

    当众人都离开之后,李七夜这才坐了下来,看了看妙婵,淡淡地说道:“金蛇仙帝在你身上花了不少心血,可惜,还有所不足。若是麒麟还在,他们两位仙帝联手,或者不会出现这样的缺陷!”

    “你怎么知道?”被李七夜一口道破,那怕睿智的妙婵也不由大吃一惊。

    “此道,还有谁比我更懂。金蛇那也只不过是窥得其中一鳞半爪而己,当年麒麟比他更有研究。”李七夜很平淡地说道。

    金蛇仙帝,是他们蹄天谷的仙帝,麒麟仙帝更是他们蹄天谷的始祖,只不过现在蹄天谷已经成为了历史,当年李七夜灭掉了蹄天谷!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这让妙婵呆了呆。

    好不容易,妙婵回过神来,她都有些奇怪地看着李七夜,说道:“不知李公子又如何知道我的呢?”

    虽然李七夜杀了金乌太子,但他们两个人却从来没有相见过,甚至有可能李七夜不会知道她的存在,但李七夜直接冲着她而来,这就很明显了,李七夜认识她。

    “当年在石药界的时候,夜雪说过你,能得夜雪如此赞赏,必定有过人之处。”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妙婵也知道李七夜口中所说的“夜雪”乃是药国的明夜雪了。

    “明仙子谬赏了。”妙婵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她都不得不承认世事难料,在以前她并不知道世界会如此之广,九界之上还有十三洲。

    更让人难料的是,李七夜杀了她未婚夫金乌太子,灭了他们蹄天谷,但后来她却因为李七夜的福泽从而能来到了十三洲这个更加广袤的世界,甚至见到了他们蹄天谷的仙帝!

    “我灭了你们蹄天谷。”李七夜看着妙婵,平淡自在,说道:“你们可以告知金蛇,他自有定夺。”

    李七夜的话让妙婵沉默了一下,最后她只好轻轻地说道:“祖宗已知道,叮嘱我不可冒犯公子。”说到这里,她心情十分复杂。

    她来到了第十界之后,有幸见到了他们蹄天谷的老祖宗金蛇仙帝,但金蛇仙帝知道蹄天谷被灭之后,并没有愤怒,相反,他沉默了很久,最后叮嘱妙婵,不得寻仇,不得对李七夜不敬,遇李七夜,最好执大礼,至于其他,金蛇仙帝就没有多说了。

    蹄天谷被灭,按道理来说任何人都难于咽得下这口气,特别是对于仙帝来说,这是犯了他们的大忌呀,但金蛇仙帝却未为蹄天谷报仇,反而是叮嘱妙婵,休得寻仇,这里面已经说明了太多了。

    妙婵是个聪明绝顶的人,就算她不知道这背后的真正玄机,但她也明白这背后已经没有那么简单了,只怕这绝对不是她能招惹得起的因果。还他们的金蛇仙帝都退让,何况是他们这些区区的晚辈。

    “那就好。”李七夜缓缓地点头,盯着妙婵,徐徐地说道:“你是如何上来的?”

    “当年在九界之时,公子破了界阂,得蝎神相助,我从其中一个通道上来,幸得祖先庇护,才得于晋见仙帝老祖宗。”在李七夜面前妙婵不敢有多隐瞒,聪明如她,明白在李七夜面前耍小聪明是没有什么好结果的。

    “蝎神呀。”妙婵一提起这个人,李七夜倒想起来了,当年在狴犴城一战,最先逃走的就是他了,他曾经是金蛇仙帝座下的战将,见多识广,一看苗头不对,也顾不上什么身份,顾不上什么威名,先逃走再说。

    李七夜笑了笑,随意地说道:“俗话说得好,狡兔有三窟,麒麟和金蛇也留了不少后手和底蕴,难怪这一次你能上来,也算是幸运。”

    “这也是托公子之幸。”妙婵轻轻地说道,不敢再多言。

    虽然说当年李七夜灭了他们蹄天谷,但是他们妙家还是有着不小的底蕴,他们仙帝也留了一些后手,后来在蝎神的帮助之下,最终能让妙婵登上第十界,这也算是一件十分幸运的事情。

    只是让妙婵没有想到的是,来到这广袤无边的十界,她竟然还有机会遇到李七夜,这不得不说缘份是一件十分奇怪的东西。

    李七夜看了看妙婵,徐徐地说道:“虽然你从头修练,革了大道,但你终究是九界的人,大道有缺陷,在这一条道路上金蛇还没有吃透,只怕他也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情况。若是未来平平,那也就无伤大雅,若是你想登巅峰,这个小小的缺陷足让你致命。”

    妙婵上来之后,金蛇仙帝也是惜她才华,赐她一条大道,但却不足够完整。因为在这一条大道上金蛇仙帝也没有研究完整,毕竟他也没有想到自己子孙后代会有人能在没有成为仙帝的情况之下登上第十界的,因为这种情况基本上不可能存在。

    也正是因为如此,金蛇仙帝也没有多去琢磨过这条大道,这一条大道也不是他创的,只是他知道有这样的一条大道而己,他也是从麒麟仙帝那里得到这一条大道的心法。

    “老祖宗也曾说过这问题,他让我前来天神学院,或有所悟,能从天神学院中找到弥补之术。”妙婵也不隐瞒,如实相告。

    “金蛇这的确是一条良策,如果说在这十三洲之中哪里能找到答案,那是非天神书院莫属了。”李七夜笑了一笑。

    因为当年这一条大道就是出自于天神学院,也算是出自于他的手。早在很久之前,李七夜就有想法了。

    这也是为什么在登临第十界的时候道龙天帝会说如果说在世间有谁能找到兼容九界与第十界的修练方法,那这个人必定是非李七夜莫属,事实上,这句话道龙天帝也的确是说对了,早在很久很久以前,李七夜就曾经尝试过了。

    “不过,天神书院,大道浩如瀚海,你想找到自己的弥补之法不是三五年就能行的,只怕你需要很漫长的时间,除非有人给你指条明路了。”李七夜淡淡地一笑,看着妙婵。

    妙婵张口欲言,只好轻轻叹息一声,这样的道理她又何尝不懂呢,但是她是从九界上来的,这一件事情她不能跟外人说,也只有像李七夜这样同样从九界上来的人才能说一下,就算她很想问天神学院的老师,但都有着各种的顾忌。

    “也罢,我成全你便是。”李七夜看了看妙婵,说道:“我这里有一法,你拿去便可。”说着,取纸笔疾书,写下心法,最终递给了妙婵。

    妙婵接过李七夜的纸张,不由愕在了那里。要知道,功法心诀,那是何等的珍贵,李七夜却随手给了她,而且他们还算是有仇敌关系。

    当然,妙婵不会认为李七夜会在这心法上动手脚,毕竟李七夜要对她不利,那只是举手之间就可以把她灭掉,根本就不需要如此大费周章。

    “李公子为何对我如此之好?”妙婵从愕然中回过神来,不由说道。

    “我是灭了蹄天谷,那只是以前的事情。”李七夜看了她一眼,李七夜平淡地说道:“在世间,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仅此而己。如果说我要一一记仇,那我这辈子杀得人数不过来,我岂不是一生会彻底不眠?”(未完待续。)

第2072章一个巴掌抽飞    天神书院,学生众多,特别是百堂的学生,更是上万之众。虽然说百堂多学生多数出自于草根,或者说是多数是出自于小门小派。

    但这多数出身于草根或者小门小派,都是帝统仙门作为比较的,那怕是一些小门小派,他们依然是有一些底蕴的。

    像陶婷从小村庄走出来的,而且祖上三代都是凡人的学生,在天神学院并不是说没有,但只是极为少数而己。

    在天神学院那怕是真正草根出身的学生,他们祖上多多少少都出过修士,那怕是小散修,那好歹也是一个修士,至少有人指点一下道路。

    陶婷却不一样了,她祖上三代都是凡人,不论是她父母,又或者是陶村的老人,都是凡人,他们与陶婷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就算陶婷心里面有心事,或者在天神学院受到欺负,她也无从跟家里人说,也无从跟长辈说。

    现在李七夜这样的关怀,顿时让陶婷心里面暖暖的,自从认识李七夜开始,李七夜就给她亲切感,就好像她的亲人一样。

    在她孤苦伶仃之时,李七夜这样安慰的话暖了她的心房,她并不是那么的孤零零的。

    “老师的话我明白。”听到李七夜的话之后,陶婷心里面是好过了不少,轻轻地点了点头,说道:“在学院我只想是好好的修行,他日能进入圣院。”

    陶婷这话也是她的心声,她从一个山村小女孩走出来,成为天神学院的学生,虽然说他老师也看好她的天赋,但是她终究是从零开始,而且她的天赋还达不到让天神学院破例把她录入圣院的时候,所以她必须是从百堂读起,当成绩优秀之可以被录入圣院。

    也正是因为如此,陶婷在学院之中苦心孤诣,努力修行,并不涉及儿女私情,但是很多时候往往没有那么简单。”我明白,是有人盯上你了。”李七夜笑了笑,说道:“不过,你放心了,天神学院已经是屹立一个时代又一个时代的传承,只要你真的是一块金子,终究会发光的,不会被埋没。学院中不仅仅只有一个老师,有很多老师在盯着呢。只要你努力去修行,只要你道行精进,他日必能录入圣院。你要做的,就是心无旁骛修行便可。”

    李七夜在天神学院任教过,还不知道天神学院的一些情况吗?有人的地方必定有竞争,每一年每一届不知道有多少百堂的学生想进入圣院的,这里面的竞争之大是可想而知了。

    陶婷这种没靠山没背景的学生,作为竞争对手,往往是会受到其他学生的挤排。如果说陶婷天赋一般那倒也罢,但陶婷天赋不错,很有机会进入圣院,这当然是会被一些人视为眼中钉了。

    “多谢老师的指点。”得到了李七夜这样的指点,陶婷心里面舒了一口气,有拔云见日之感,笼罩在心头的阴霾一扫而空。毕竟她出身于小村庄,除了自己的努力和不错的天赋之外,她也不知道拿什么与其他同学竟争好。

    现在李七夜这样的一席话让陶婷吃了一颗定心丸,既然作为老师的李七夜都能如此的肯定,那么她也不担心那些出身于大教疆国的同学有什么其他的手段或者是什么的底蕴了。

    “你安心修行便可了,其他诸事,无需理会。”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若是真有人欺负你,或对你使什么外道,告诉我一声便可。”

    “谢谢老师。”李七夜这贴心的话让陶婷心里面暖暖的,心里面有着感动。

    看着陶婷,李七夜不由笑了笑。心里面不由感慨,陶家的祖先本不希望自己子孙再踏入修士界,但今日陶婷已经是踏入了天神学院了,或者这也是一种缘份,所以他也做个顺水推舟的人情,念在她祖先的份上,助她一臂之力,希望她能在这一条道路上高飞。

    “哟,这不是我们百堂的乖乖女吗?”在这个时候,一个女子的声音响起,这个女子的声音中带着冷笑。

    在这个时候酒家之外走进三五个女子来,这三五个女子皆是天神学院的学生,看模样年龄十八左右,个个都长得娇丽动人,为首的一个女子更是身甚为美丽,有着一股妩媚,穿着贵气,举止之间有着七分的气势凌人,让人一看便知道她是出身不浅。

    说话的正是这个女弟子,她往陶婷这边走来,脸上带着讥讽嘲笑的神态。

    这个女子走过来之后,看着陶婷,然后又瞅了李七夜一眼,带着似笑非笑的笑容,说道:“哟,我们百堂的乖乖女偷偷跑到这里来,这是要干什么?偷偷和情郎幽会吗?怎么,有了情郎不敢公开,只能是偷偷来幽会,是不是怕被严学长他们知道呀?”

    被这个女子一说,陶婷顿时脸色涨红,但她还是压住了怒火,板着脸,冷冷地说道:“叶巧香,休得在这里胡说八道!”

    “胡说八道?”这个女子娇笑起来,说道:“不然你与一个男子在这里偷偷摸摸干什么?不是干不得人的事情,还能是干什么呢?”

    “叶学姐,说不定她还不止是与一个男人偷偷幽会过呢。”与之同来的一个女同学也娇笑起来,借此机会奚落陶婷。

    “就是,哼,姓陶的水性扬花,若是被严学长知道,那一定会把她一脚踹了。”另一个女同学附和地说道。

    这几个女同学你一言我一语的,她们有意中伤陶婷,这话说得陶婷脸色涨红,满腔怒火,换作是其他的人,早就当场发飙了。

    “乖乖女,你眼光也忒差的,就算是要偷男人,你也偷一个有水准一点的男人,看这男人,凡夫俗子一个,你挑男人的目光也太贱了吧,不会是饿不择食,所以就……”此时这个叫叶巧香的女子乜了李七夜一眼,不屑地说道。

    “在我还没有发脾气之前,立即给我滚。”叶巧香的话还没有说完,李七夜打断了她的话,平淡地说道。

    “小畜生,你知道本姑娘是谁吗?竟然敢在本姑娘面前大言不惭,没看到你的姘头在本姑娘面前连屁都不敢放吗?本姑娘乃是纵天教的弟子,我家小姐乃是纵天教的郡主……”当着众人的面,被李七夜如此斥喝,这个叫叶巧香的女子脸色一变,仗势欺人。

    “啪”的一声,叶巧香话还没有说完,李七夜就是一巴掌抽了过去,叶巧香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当场被李七夜一巴掌抽飞,撞破了酒家的墙,整个人被抽了喷了一口鲜血,连牙齿都被抽碎了好几颗。

    “我说过,给我滚!”李七夜平淡地说道。

    李七夜一巴掌把叶巧香抽飞,顿时把与之同来的几个女同学都给慑住了,一时之间她们都看着李七夜发呆,她们也没有想到竟然有人敢当众把叶巧香抽飞,而且还一巴掌打碎了她的牙齿。

    “你,你,你敢打我们的学姐,她,她可是纵天教的弟子,我们的小姐乃是纵天教郡主……”一位女同学回过神来,有些声厉内荏地对李七夜说道。

    “滚”李七夜看都懒得多看他一眼,说道。

    这几个女学生顿时被李七夜的气势所慑,不敢再说话,她们都只是普通学生而己,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的仗势。

    这几个女同学打了一个激灵,心里面有些害怕,忙是去扶起被抽飞的叶巧香。

    “小,小,小子,你给我等着,我会找你算这笔帐的,如果你在天神学院能立足,我就不姓叶。”在被几个同学挽扶之下,叶巧香离开之前都不甘心地丢下这样的一句狠话。

    李七夜理都懒得去理会她,只是慢悠悠地喝茶而己。

    目送叶巧香她们离开之后,陶婷收回目光,都有些担忧地说道:“叶巧香是纵天教的弟子,她小姐是纵天教的郡主,我们天神学院赫赫有名的纵天少主便是她师兄。”

    原来这个叫叶巧香的女子便是纵天教的弟子,她本来是纵天教郡主的仆女,后来因为纵天教郡主的指引入拜入了纵天教,可谓是飞上枝头变凤凰。

    因为她小姐纵天郡主拜入了天神学院,她也跟着来成为了百堂的学生,她也想成为圣院的学生,毫无疑问,陶婷就成了她的竞争对手了,她把陶婷视为眼中钉。

    “那又如何?”李七夜平淡地说道。

    陶婷怔了一下,回过神来,她自己都不由哑然失色,神态有些尴尬,刚才差点忘记了李七夜的身份了。

    虽然说叶巧香靠山很大,但是李七夜可是天神学院的老师,就算叶巧香的靠山再大,她终究也只不过是天神学院的一名学生而己,又奈何得了作为老师的李七夜呢。

    回过神来,陶婷低声地说道:“谢谢老师。”心里面不由很感动,有着千言万语,最后也只能说出这一句话。

    平日里叶巧香一帮人没少挑衅自己,平日里她能忍便忍过去,很少会与叶巧香她们正面冲突,毕竟对方人多势众,硬碰硬的话,她不一定能占优势。(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