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天神书院,学生众多,特别是百堂的学生,更是上万之众。虽然说百堂多学生多数出自于草根,或者说是多数是出自于小门小派。

    但这多数出身于草根或者小门小派,都是帝统仙门作为比较的,那怕是一些小门小派,他们依然是有一些底蕴的。

    像陶婷从小村庄走出来的,而且祖上三代都是凡人的学生,在天神学院并不是说没有,但只是极为少数而己。

    在天神学院那怕是真正草根出身的学生,他们祖上多多少少都出过修士,那怕是小散修,那好歹也是一个修士,至少有人指点一下道路。

    陶婷却不一样了,她祖上三代都是凡人,不论是她父母,又或者是陶村的老人,都是凡人,他们与陶婷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就算陶婷心里面有心事,或者在天神学院受到欺负,她也无从跟家里人说,也无从跟长辈说。

    现在李七夜这样的关怀,顿时让陶婷心里面暖暖的,自从认识李七夜开始,李七夜就给她亲切感,就好像她的亲人一样。

    在她孤苦伶仃之时,李七夜这样安慰的话暖了她的心房,她并不是那么的孤零零的。

    “老师的话我明白。”听到李七夜的话之后,陶婷心里面是好过了不少,轻轻地点了点头,说道:“在学院我只想是好好的修行,他日能进入圣院。”

    陶婷这话也是她的心声,她从一个山村小女孩走出来,成为天神学院的学生,虽然说他老师也看好她的天赋,但是她终究是从零开始,而且她的天赋还达不到让天神学院破例把她录入圣院的时候,所以她必须是从百堂读起,当成绩优秀之可以被录入圣院。

    也正是因为如此,陶婷在学院之中苦心孤诣,努力修行,并不涉及儿女私情,但是很多时候往往没有那么简单。”我明白,是有人盯上你了。”李七夜笑了笑,说道:“不过,你放心了,天神学院已经是屹立一个时代又一个时代的传承,只要你真的是一块金子,终究会发光的,不会被埋没。学院中不仅仅只有一个老师,有很多老师在盯着呢。只要你努力去修行,只要你道行精进,他日必能录入圣院。你要做的,就是心无旁骛修行便可。”

    李七夜在天神学院任教过,还不知道天神学院的一些情况吗?有人的地方必定有竞争,每一年每一届不知道有多少百堂的学生想进入圣院的,这里面的竞争之大是可想而知了。

    陶婷这种没靠山没背景的学生,作为竞争对手,往往是会受到其他学生的挤排。如果说陶婷天赋一般那倒也罢,但陶婷天赋不错,很有机会进入圣院,这当然是会被一些人视为眼中钉了。

    “多谢老师的指点。”得到了李七夜这样的指点,陶婷心里面舒了一口气,有拔云见日之感,笼罩在心头的阴霾一扫而空。毕竟她出身于小村庄,除了自己的努力和不错的天赋之外,她也不知道拿什么与其他同学竟争好。

    现在李七夜这样的一席话让陶婷吃了一颗定心丸,既然作为老师的李七夜都能如此的肯定,那么她也不担心那些出身于大教疆国的同学有什么其他的手段或者是什么的底蕴了。

    “你安心修行便可了,其他诸事,无需理会。”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若是真有人欺负你,或对你使什么外道,告诉我一声便可。”

    “谢谢老师。”李七夜这贴心的话让陶婷心里面暖暖的,心里面有着感动。

    看着陶婷,李七夜不由笑了笑。心里面不由感慨,陶家的祖先本不希望自己子孙再踏入修士界,但今日陶婷已经是踏入了天神学院了,或者这也是一种缘份,所以他也做个顺水推舟的人情,念在她祖先的份上,助她一臂之力,希望她能在这一条道路上高飞。

    “哟,这不是我们百堂的乖乖女吗?”在这个时候,一个女子的声音响起,这个女子的声音中带着冷笑。

    在这个时候酒家之外走进三五个女子来,这三五个女子皆是天神学院的学生,看模样年龄十八左右,个个都长得娇丽动人,为首的一个女子更是身甚为美丽,有着一股妩媚,穿着贵气,举止之间有着七分的气势凌人,让人一看便知道她是出身不浅。

    说话的正是这个女弟子,她往陶婷这边走来,脸上带着讥讽嘲笑的神态。

    这个女子走过来之后,看着陶婷,然后又瞅了李七夜一眼,带着似笑非笑的笑容,说道:“哟,我们百堂的乖乖女偷偷跑到这里来,这是要干什么?偷偷和情郎幽会吗?怎么,有了情郎不敢公开,只能是偷偷来幽会,是不是怕被严学长他们知道呀?”

    被这个女子一说,陶婷顿时脸色涨红,但她还是压住了怒火,板着脸,冷冷地说道:“叶巧香,休得在这里胡说八道!”

    “胡说八道?”这个女子娇笑起来,说道:“不然你与一个男子在这里偷偷摸摸干什么?不是干不得人的事情,还能是干什么呢?”

    “叶学姐,说不定她还不止是与一个男人偷偷幽会过呢。”与之同来的一个女同学也娇笑起来,借此机会奚落陶婷。

    “就是,哼,姓陶的水性扬花,若是被严学长知道,那一定会把她一脚踹了。”另一个女同学附和地说道。

    这几个女同学你一言我一语的,她们有意中伤陶婷,这话说得陶婷脸色涨红,满腔怒火,换作是其他的人,早就当场发飙了。

    “乖乖女,你眼光也忒差的,就算是要偷男人,你也偷一个有水准一点的男人,看这男人,凡夫俗子一个,你挑男人的目光也太贱了吧,不会是饿不择食,所以就……”此时这个叫叶巧香的女子乜了李七夜一眼,不屑地说道。

    “在我还没有发脾气之前,立即给我滚。”叶巧香的话还没有说完,李七夜打断了她的话,平淡地说道。

    “小畜生,你知道本姑娘是谁吗?竟然敢在本姑娘面前大言不惭,没看到你的姘头在本姑娘面前连屁都不敢放吗?本姑娘乃是纵天教的弟子,我家小姐乃是纵天教的郡主……”当着众人的面,被李七夜如此斥喝,这个叫叶巧香的女子脸色一变,仗势欺人。

    “啪”的一声,叶巧香话还没有说完,李七夜就是一巴掌抽了过去,叶巧香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当场被李七夜一巴掌抽飞,撞破了酒家的墙,整个人被抽了喷了一口鲜血,连牙齿都被抽碎了好几颗。

    “我说过,给我滚!”李七夜平淡地说道。

    李七夜一巴掌把叶巧香抽飞,顿时把与之同来的几个女同学都给慑住了,一时之间她们都看着李七夜发呆,她们也没有想到竟然有人敢当众把叶巧香抽飞,而且还一巴掌打碎了她的牙齿。

    “你,你,你敢打我们的学姐,她,她可是纵天教的弟子,我们的小姐乃是纵天教郡主……”一位女同学回过神来,有些声厉内荏地对李七夜说道。

    “滚”李七夜看都懒得多看他一眼,说道。

    这几个女学生顿时被李七夜的气势所慑,不敢再说话,她们都只是普通学生而己,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的仗势。

    这几个女同学打了一个激灵,心里面有些害怕,忙是去扶起被抽飞的叶巧香。

    “小,小,小子,你给我等着,我会找你算这笔帐的,如果你在天神学院能立足,我就不姓叶。”在被几个同学挽扶之下,叶巧香离开之前都不甘心地丢下这样的一句狠话。

    李七夜理都懒得去理会她,只是慢悠悠地喝茶而己。

    目送叶巧香她们离开之后,陶婷收回目光,都有些担忧地说道:“叶巧香是纵天教的弟子,她小姐是纵天教的郡主,我们天神学院赫赫有名的纵天少主便是她师兄。”

    原来这个叫叶巧香的女子便是纵天教的弟子,她本来是纵天教郡主的仆女,后来因为纵天教郡主的指引入拜入了纵天教,可谓是飞上枝头变凤凰。

    因为她小姐纵天郡主拜入了天神学院,她也跟着来成为了百堂的学生,她也想成为圣院的学生,毫无疑问,陶婷就成了她的竞争对手了,她把陶婷视为眼中钉。

    “那又如何?”李七夜平淡地说道。

    陶婷怔了一下,回过神来,她自己都不由哑然失色,神态有些尴尬,刚才差点忘记了李七夜的身份了。

    虽然说叶巧香靠山很大,但是李七夜可是天神学院的老师,就算叶巧香的靠山再大,她终究也只不过是天神学院的一名学生而己,又奈何得了作为老师的李七夜呢。

    回过神来,陶婷低声地说道:“谢谢老师。”心里面不由很感动,有着千言万语,最后也只能说出这一句话。

    平日里叶巧香一帮人没少挑衅自己,平日里她能忍便忍过去,很少会与叶巧香她们正面冲突,毕竟对方人多势众,硬碰硬的话,她不一定能占优势。(未完待续。)

第2071章陶婷的心事    “白鹤高飞。”修罗轻轻地喃喃地说道:“这一份荣耀该属于老师,老师苦心孤诣并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这个世界,又有谁知道老师在这背后的付出呢。往来于九界与第十界之中,一次次的生死以赴,一次又一次折磨锤炼,最终老师才打造出了我们。”

    “这个我知道。”李七夜淡淡一笑,说道:“我只是想做点事而己,毕竟我生于这个时代。只不过,也该为你们正名之时了,你们沉寂了一个又一个时代,潜伏了一个又一个时代,你们的付出,也应该得到回报,你们是九界和第十界的英雄。”

    “若是在这世间,我们需要感谢的,就是老师。”修罗轻轻地说道:“我们并不欠这个世界,但,我们欠老师的。”

    “不用了。”李七夜笑着说道:“你们当年不骂我虐待狂就很不错了,毕竟这一条路不容易,经历了太多的折磨了。”

    修罗也不由露出了笑容,说道:“不经风雨,又怎能见得彩虹。”

    “是呀,这将会是一场大暴雨,希望不止是能熬过支,当风雨过后,就能见得彩虹。大暴雨将会冲涮着这个世界的污垢,冲刷着这个世界的黑暗。这一条道路有着太多的先贤付出了,不论是骄横,还是明仁,又或者是青木,他们一路前行,我们也应该是他们的后盾,后人也应该去坚守这个世界,不能说敌人太强大、黑暗太可怕,我们就有借口放弃这个世界!”李七夜徐徐地说道。

    “老师一直在坚守着这个世界,从来没有放弃过,不管世界如何变,不管世人如何看待老师,老师依然在坚守着。”修罗轻轻地说道。

    李七夜摇了摇头,说道:“不,是你们,我终有一天会离开的,这个世界还需要你们去坚守,如果说未来谁能去守护这个世界,那么就需要你们这样的人,需要如你们这样的大帝仙王,需要世帝这样的领袖。”

    “可惜,世帝非我族。”修罗不由感慨地说道。

    “世帝终究是世帝。”李七夜笑了笑,说道:“虽然说我与他世代为敌,他也比任何人都想取我的首级。但,在大是大非面前,世帝比任何人都清醒,任何人都睿智。或者,有一天世帝他会身不如己,毕竟他背后代表着一大群庞大可怕的力量,但是,真的到了危难的一天,请相信,世帝他会站出来的,他并非是一个量小之人,那怕他是我的敌人,他依然是一个了不起的人,是一个有担当的人,他是天生的领袖!”

    若是外人听到这样的话,一定会觉得不可思议,阴鸦与世帝世代为敌,阴鸦曾经一次又一次横推天、魔、神三族,而世帝也曾一次又一次追杀阴鸦,可以说他们是死对头,誓不两立,在他们两个人之间,不是你死便是我亡,但现在李七夜却对世帝如此高的评价。

    “世帝终究是世帝呀。”修罗不由喃喃地说道。

    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如果说,举世之间有谁能让我信任,那么浅老头是其中一个,未来有一天我是远走世间了,群龙无首之日,必要之时也可以与浅老头并肩作战!”

    “老师的意思我明白。”修罗点了点头,说道。他也是属于站在巅峰上的人物,虽然说世帝与李七夜是世代为敌,但是世帝是一个君子,君子值得人去信任,去托付,特别是大难之时。

    李七夜在这洞府之内与修**了很久,聊了很多,特别是面对于天神书院即将到来的灾难,他们更是仔细规划,这将会是一场血战,不止仅仅关系着他们天神书院,甚至关系着百族的未来。

    对于百族来说,可以没有帝统仙门,可以没有古府、奇竹山这样的传承,但是不能没有天神书院。

    天神书院倒下了,这就会意味着百族修士的这一条道路从开放走向封闭。曾经何时,天神书院为百族培养了多少人才,多少叱咤风云的人物从天神书院走出来。

    虽然说百族今天的兴盛,少不了骄横仙帝、飞仙帝、古纯仙帝、万骨仙帝、一叶仙王……等等诸位百族仙王和九界仙帝的付出,但是,没有天神书院,百族也一样没有今天,因为天神书院为百族培养了无数的修士,为这片大地播撒下了无数的种子,这使得整个百族变得无限的可能,毕竟独木难撑大厦!

    所以,对于李七夜来说,必要之时,为了保全天神书院,他会毫不犹豫展开一场大屠杀,屠杀掉一位位大帝仙王,屠灭掉一个个帝统仙门!

    李七夜与修**了许久之后,最后才离开修罗的洞府,回到了天神书院。

    “嗡”的一声响起,李七夜再一次回到了小院之中,此时老仆依然站在那里,他低着头,一句话都没有说。

    李七夜向他点了点头,然后就离开了,走出了小院。

    “吱”的一声响起,此时老仆默默地关上了木门,小院依然是悄然无声,这样的一座小院不论如何都不引人注目。

    李七夜回首看了一眼小院,笑了笑,然后飘然而去。

    行走在书城之中,看着满街来来往往的人流,看着那是朝气蓬勃的学生,李七夜也不由有些感慨,曾经有多少朝气蓬勃的学生从天神书院走出去,面对着这个世界的风风雨雨呢。

    曾经何时,他也曾经是在天神书院任教过,他也曾经是送走了一个又一个学生。

    “李道兄——不,不,不,老师——”李七夜行走在街道上的时候竟然遇到了熟人,只见在街道旁的酒家,在临窗的位置上坐着一个女孩,她看到李七夜的时候不由叫了一声,向李七夜扬了扬手。

    李七夜一看去,坐在那里的竟然是陶婷,只见她一个人默默地坐在那里,有些形单影只。

    看到陶婷,李七夜不由露出了淡淡的笑容,走了进去。

    “老,老师——”看到李七夜走进来之后,这让陶婷有些尴尬,因为她一开始是见到熟人就想打一声招呼,差点忘记了李七夜的身份,毕竟现在李七夜是天神学院的老师,她是天神学院的学生。

    看着陶婷站在那里,模样有些不知所措,李七夜淡淡一笑,说道:“坐吧。”说着也坐了下来。

    陶婷坐下来之后,看着近在咫尺的李七夜,气氛显得有些尴尬,她都不知道该怎么样说好。

    “老,老师,以前我不知道你,你是学院的老师,我,我,我冒犯了——”最后陶婷干笑一声,粉脸发烧,说道。

    “小事,我也只是临时起意来天神学院的。”李七夜点了点头,笑了笑说道。

    陶婷也不由松了一口气,然后叫来小二,为李七夜上了一壶好茶,她亲手为李七夜泡上一杯香茗,然后默默地坐在那里。

    “有心事?”李七夜看着默默坐在那里的陶婷,笑了笑,说道。

    “没,没回。”有些发呆的陶婷回过神来,忙是摇了摇头,露出笑容,只不过笑容有些勉强而己。

    陶婷虽然是勉强露出笑容,但这又怎么能逃得过李七夜的眼睛呢。

    “有什么事,可以跟我说说。”李七夜笑了笑,徐徐地说道:“有些事情,或者我能帮到你都不一定。”

    换作别人,李七夜根本就懒得去多关心,但是陶婷不一样,陶婷是出身于陶村,是陶家的后人,必要之时李七夜是愿意帮她一臂之力。

    “没,没什么,只是一些琐事,老师劳心了。”陶婷忙是摇头,不敢多谈。

    “有人欺负你?”陶婷的小举动,李七夜尽收入眼底,淡淡地笑着说道:“而且是男女私情之间的争斗。”

    “老师——”李七夜这话把陶婷吓了一大跳,因为李七夜一句话就道穿了她的心事,这又怎么不把她吓一大跳呢。

    “不用惊讶,这等事情我见多了。”李七夜淡淡地说道:“这事从来都没有少过。”

    这等小事情又焉能瞒得过李七夜的双眼,陶婷本来就长得漂亮,性格又温润如玉,当然是让许多男学生喜欢了,但是,陶婷有一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她出身于陶村这样的小地方,说靠山没有靠山,说背景没背影,在这天神学院中又没有人撑腰。

    试想一下,这样一个天赋又不错,又漂亮的女孩子,除了能让不少男学生爱慕之外,同样也会招来一些女孩子的嫉妒。

    陶婷张口欲止,但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毕竟她与李七夜还不够熟,更何况,她是学生,而李七夜是老师,说起来总是诸多不方便。

    “若是小小的感情纠纷,且让它过去。”李七夜淡淡地说道:“若是有人出手欺负你,你跟我说便是,什么时候都可以,在这天神书院,又焉别人欺负陶家的人!”

    李七夜的话顿时让陶婷心里面暖暖的,李七夜这话就像是大哥哥对小妹妹的呵护一样。

    她孤身一人,不远亿万里来天神学院求学,身边没有亲人,身后更没有靠山可以撑腰,对于陶婷来说,她一个人在天神学院求学也是诸多的不容易。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