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白鹤高飞。”修罗轻轻地喃喃地说道:“这一份荣耀该属于老师,老师苦心孤诣并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这个世界,又有谁知道老师在这背后的付出呢。往来于九界与第十界之中,一次次的生死以赴,一次又一次折磨锤炼,最终老师才打造出了我们。”

    “这个我知道。”李七夜淡淡一笑,说道:“我只是想做点事而己,毕竟我生于这个时代。只不过,也该为你们正名之时了,你们沉寂了一个又一个时代,潜伏了一个又一个时代,你们的付出,也应该得到回报,你们是九界和第十界的英雄。”

    “若是在这世间,我们需要感谢的,就是老师。”修罗轻轻地说道:“我们并不欠这个世界,但,我们欠老师的。”

    “不用了。”李七夜笑着说道:“你们当年不骂我虐待狂就很不错了,毕竟这一条路不容易,经历了太多的折磨了。”

    修罗也不由露出了笑容,说道:“不经风雨,又怎能见得彩虹。”

    “是呀,这将会是一场大暴雨,希望不止是能熬过支,当风雨过后,就能见得彩虹。大暴雨将会冲涮着这个世界的污垢,冲刷着这个世界的黑暗。这一条道路有着太多的先贤付出了,不论是骄横,还是明仁,又或者是青木,他们一路前行,我们也应该是他们的后盾,后人也应该去坚守这个世界,不能说敌人太强大、黑暗太可怕,我们就有借口放弃这个世界!”李七夜徐徐地说道。

    “老师一直在坚守着这个世界,从来没有放弃过,不管世界如何变,不管世人如何看待老师,老师依然在坚守着。”修罗轻轻地说道。

    李七夜摇了摇头,说道:“不,是你们,我终有一天会离开的,这个世界还需要你们去坚守,如果说未来谁能去守护这个世界,那么就需要你们这样的人,需要如你们这样的大帝仙王,需要世帝这样的领袖。”

    “可惜,世帝非我族。”修罗不由感慨地说道。

    “世帝终究是世帝。”李七夜笑了笑,说道:“虽然说我与他世代为敌,他也比任何人都想取我的首级。但,在大是大非面前,世帝比任何人都清醒,任何人都睿智。或者,有一天世帝他会身不如己,毕竟他背后代表着一大群庞大可怕的力量,但是,真的到了危难的一天,请相信,世帝他会站出来的,他并非是一个量小之人,那怕他是我的敌人,他依然是一个了不起的人,是一个有担当的人,他是天生的领袖!”

    若是外人听到这样的话,一定会觉得不可思议,阴鸦与世帝世代为敌,阴鸦曾经一次又一次横推天、魔、神三族,而世帝也曾一次又一次追杀阴鸦,可以说他们是死对头,誓不两立,在他们两个人之间,不是你死便是我亡,但现在李七夜却对世帝如此高的评价。

    “世帝终究是世帝呀。”修罗不由喃喃地说道。

    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如果说,举世之间有谁能让我信任,那么浅老头是其中一个,未来有一天我是远走世间了,群龙无首之日,必要之时也可以与浅老头并肩作战!”

    “老师的意思我明白。”修罗点了点头,说道。他也是属于站在巅峰上的人物,虽然说世帝与李七夜是世代为敌,但是世帝是一个君子,君子值得人去信任,去托付,特别是大难之时。

    李七夜在这洞府之内与修**了很久,聊了很多,特别是面对于天神书院即将到来的灾难,他们更是仔细规划,这将会是一场血战,不止仅仅关系着他们天神书院,甚至关系着百族的未来。

    对于百族来说,可以没有帝统仙门,可以没有古府、奇竹山这样的传承,但是不能没有天神书院。

    天神书院倒下了,这就会意味着百族修士的这一条道路从开放走向封闭。曾经何时,天神书院为百族培养了多少人才,多少叱咤风云的人物从天神书院走出来。

    虽然说百族今天的兴盛,少不了骄横仙帝、飞仙帝、古纯仙帝、万骨仙帝、一叶仙王……等等诸位百族仙王和九界仙帝的付出,但是,没有天神书院,百族也一样没有今天,因为天神书院为百族培养了无数的修士,为这片大地播撒下了无数的种子,这使得整个百族变得无限的可能,毕竟独木难撑大厦!

    所以,对于李七夜来说,必要之时,为了保全天神书院,他会毫不犹豫展开一场大屠杀,屠杀掉一位位大帝仙王,屠灭掉一个个帝统仙门!

    李七夜与修**了许久之后,最后才离开修罗的洞府,回到了天神书院。

    “嗡”的一声响起,李七夜再一次回到了小院之中,此时老仆依然站在那里,他低着头,一句话都没有说。

    李七夜向他点了点头,然后就离开了,走出了小院。

    “吱”的一声响起,此时老仆默默地关上了木门,小院依然是悄然无声,这样的一座小院不论如何都不引人注目。

    李七夜回首看了一眼小院,笑了笑,然后飘然而去。

    行走在书城之中,看着满街来来往往的人流,看着那是朝气蓬勃的学生,李七夜也不由有些感慨,曾经有多少朝气蓬勃的学生从天神书院走出去,面对着这个世界的风风雨雨呢。

    曾经何时,他也曾经是在天神书院任教过,他也曾经是送走了一个又一个学生。

    “李道兄——不,不,不,老师——”李七夜行走在街道上的时候竟然遇到了熟人,只见在街道旁的酒家,在临窗的位置上坐着一个女孩,她看到李七夜的时候不由叫了一声,向李七夜扬了扬手。

    李七夜一看去,坐在那里的竟然是陶婷,只见她一个人默默地坐在那里,有些形单影只。

    看到陶婷,李七夜不由露出了淡淡的笑容,走了进去。

    “老,老师——”看到李七夜走进来之后,这让陶婷有些尴尬,因为她一开始是见到熟人就想打一声招呼,差点忘记了李七夜的身份,毕竟现在李七夜是天神学院的老师,她是天神学院的学生。

    看着陶婷站在那里,模样有些不知所措,李七夜淡淡一笑,说道:“坐吧。”说着也坐了下来。

    陶婷坐下来之后,看着近在咫尺的李七夜,气氛显得有些尴尬,她都不知道该怎么样说好。

    “老,老师,以前我不知道你,你是学院的老师,我,我,我冒犯了——”最后陶婷干笑一声,粉脸发烧,说道。

    “小事,我也只是临时起意来天神学院的。”李七夜点了点头,笑了笑说道。

    陶婷也不由松了一口气,然后叫来小二,为李七夜上了一壶好茶,她亲手为李七夜泡上一杯香茗,然后默默地坐在那里。

    “有心事?”李七夜看着默默坐在那里的陶婷,笑了笑,说道。

    “没,没回。”有些发呆的陶婷回过神来,忙是摇了摇头,露出笑容,只不过笑容有些勉强而己。

    陶婷虽然是勉强露出笑容,但这又怎么能逃得过李七夜的眼睛呢。

    “有什么事,可以跟我说说。”李七夜笑了笑,徐徐地说道:“有些事情,或者我能帮到你都不一定。”

    换作别人,李七夜根本就懒得去多关心,但是陶婷不一样,陶婷是出身于陶村,是陶家的后人,必要之时李七夜是愿意帮她一臂之力。

    “没,没什么,只是一些琐事,老师劳心了。”陶婷忙是摇头,不敢多谈。

    “有人欺负你?”陶婷的小举动,李七夜尽收入眼底,淡淡地笑着说道:“而且是男女私情之间的争斗。”

    “老师——”李七夜这话把陶婷吓了一大跳,因为李七夜一句话就道穿了她的心事,这又怎么不把她吓一大跳呢。

    “不用惊讶,这等事情我见多了。”李七夜淡淡地说道:“这事从来都没有少过。”

    这等小事情又焉能瞒得过李七夜的双眼,陶婷本来就长得漂亮,性格又温润如玉,当然是让许多男学生喜欢了,但是,陶婷有一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她出身于陶村这样的小地方,说靠山没有靠山,说背景没背影,在这天神学院中又没有人撑腰。

    试想一下,这样一个天赋又不错,又漂亮的女孩子,除了能让不少男学生爱慕之外,同样也会招来一些女孩子的嫉妒。

    陶婷张口欲止,但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毕竟她与李七夜还不够熟,更何况,她是学生,而李七夜是老师,说起来总是诸多不方便。

    “若是小小的感情纠纷,且让它过去。”李七夜淡淡地说道:“若是有人出手欺负你,你跟我说便是,什么时候都可以,在这天神书院,又焉别人欺负陶家的人!”

    李七夜的话顿时让陶婷心里面暖暖的,李七夜这话就像是大哥哥对小妹妹的呵护一样。

    她孤身一人,不远亿万里来天神学院求学,身边没有亲人,身后更没有靠山可以撑腰,对于陶婷来说,她一个人在天神学院求学也是诸多的不容易。

第2070章修罗    “嗡——”的一声响起,此时道台打开,一个道门浮现,李七夜瞬间被传送走。

    在下一刻,李七夜出现在了一个无人知道的地方,这里依然是一个道台,然后“嗡”的一声响起,再一次被传走,再次被传送到了另外一个地方。

    如此反复,李七夜一口气被传送了好几次,最终他才被传送到了一座府第之中,这个府第防御极为森严,一座座大阵镇守着整座符第,若是有外人踏入一步,会被轻而易举的绞杀。

    不过李七夜却不受任何影响,长驱而入,眨眼之间便抵达了府第的深处,在这里是一座仙晶所铸的小屋,隐隐之间可见有一个人盘坐在那里,吞云吐雾一般。

    看着这小屋之中盘坐着的人,李七夜淡淡地笑了笑,随意地在旁边坐了下来。

    “圣师——”当李七夜坐了下来之时,盘坐在那里的人一下子双目张开,当他一双眼睛睁开的时候,瞬间吞吐日月,三千大道尽在其中,十分的骇人。

    “算了,你还是好好地呆在里面吧。”当这个盘坐在小屋中的人要起身相迎的时候,李七夜轻轻地摆了摆手,说道:“天神学院为你筑这样的一个仙屋,那是不容易,不少后人把资源都投于此了。”

    “弟子未能起身相迎,惭愧。”屋内的人不由感慨地说道:“弟子倒是渴望再见老师一面。”

    “会的,以后有的是机会。”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你可是大名鼎鼎的修罗,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的儿女情怀了。”

    屋内的人被李七夜这样一笑,不由干笑几声,说道:“或者学生是太久没见到老师了,又或者是学生老了,身体一日不如一日了。”

    这屋内的人叫修罗,是天神学院最强大的老祖之一,深不可测,曾经为天神学院渡过了一次又一次的难关,他在天神学院有着很高的地位。

    可以说,那怕是在天神学院之中,能亲自见到修罗的人也是寥寥无几,想见到修罗这样的存在,在天神学院都必须经历过天神学院的老祖审核与同意,不是哪一位老师都能见得到修罗的。

    “放心,你身子硬朗得很,死不了。”李七夜笑着说道。

    屋内的修罗也不由笑了一声,他不由笑着说道:“前些日子听晚辈说,青洲有惊天动静,有灭世之威,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老师,没有想到老师真的来了。算一下时间,当年一别,也是好几个时代未见老师了。”说到这里,他也不由感慨。

    “有些事未了,所以特地回来一趟。”李七夜平静地说道。

    “老师来了甚好,这些日子我还为天神学院忧心,现在有老师在此,天神学院必定能渡过此难关。”修罗也不由笑着说道。

    “当年飞仙帝和终南神帝选址于此,他们早就有所料想,只不过这一天到来是有点早了。”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是呀,大势在变,或者黑暗会来得比我们想象中要早。”修罗也不由感慨地说道。

    “虽然有所危难,但天神学院也不是没有经历过风浪,这一次天神学院依然能渡过这次的危难的。”李七夜平静,风轻云淡地说道。

    “若全力以赴,只对抗危难,天神学院必有这个实力。”修罗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只怕许多人会不会让天神学院如意,天神学院这块肥肉,一旦倒下了,多少人想咬一口,不仅仅是天、魔、神,甚至连百族本身只怕都想分上一杯羹。”

    “你是怕一些天神学院出身的仙王、上神吧。”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若真的是如此,天神学院危矣。”修罗不无担忧地说道:“若是这些仙王、上神真的与百族其他仙王或天、魔、神三族的大帝联手的话,情况并不乐观,他们对天神学院了解甚多,甚至有些防御关卡是了如指掌,有些还是出自于他们之手。若真有这么一天到来,天神学院的防御或者会势如破竹。”

    “你是不知道谁可信,谁不可信,所以,天神学院进入了进退两难的地步。若是向仙王、上神救援,或者会让天神学院实力大增,渡过难关,那不是什么问题,万一引狼入室,天神学院必定会崩于内部。”李七夜平淡地说道。

    “老师说的甚是。”屋内中的修罗沉默了一下,然后说道:“此次老师到来,乃是我们天神学院的福音,只要老师一声令下,百族仙王,九界仙帝也不敢造次,就算是神、魔、天三族的大帝若知道此令出于老师之手,也一样不敢造次。”

    修罗这话并非是奉承之言,他所说的是事实,若是阴鸦这样的存在站出来发令施号,只要知道这样存在的百族仙王、九界仙帝都不敢造次,就算是天、魔、神三族的大帝,也一样会谨慎以待,毕竟这可是曾经屠杀过大帝的存在,只要知道他的人,都会对他忌惮三分。

    “不,何需如此呢。”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如果说我下了号令,既不是被人说我仗势欺人,是吧。我不是那种人,我又怎么会仗势欺人呢,既然有人想来,那就让他们来吧,我们应该热烈欢迎才对。”

    “天神学院,乃是海纳八方的传承,既然有大帝仙王对我们天神学院感兴趣,那么我们以最真诚的热情来欢迎他们。”李七夜说到这里,露出了浓浓的笑容,说道:“来者是客嘛,既然都来天神学院作客了,那就应该热情一点,要把客人留下来,不能说让客人屁股都没坐热,就让他们走了,这会让别人说我们不好客。”

    “老师的意思——”听到李七夜这样说,修罗也不由目光跳动了一下,他是李七夜的学生,更准确地说,他是李七夜的徒弟,当李七夜说出这样的话之时,他就知道这话是意味着什么了。

    甚至在这个时候,他已经闻到血腥味了,一股十分浓烈的血腥味。

    “曾有人说过,非我族者,其心必异,当诛之。”李七夜平淡地说道:“事实上,还有一句,非同道者,其心必异,当诛之,这就是铲除异己!百族仙王也好,九界仙帝也罢,在这个时候想打天神学院的主意,不管出于什么立场,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必当诛之。”

    “屠灭百族仙王、九界仙帝!”修罗心里面也跳动了一下,这可是一场大战役。

    “这一次天神书院大灾难,又何尝不是一场考验,这不仅仅是考验天神书院,也是在考验着百族!更是考验着我们!”李七夜淡淡地说道:“当这样的灾难来临之时,都会咬天神书院一口……”

    “……若是黑暗来临,又或者是大世将崩,百族相食,那只不过是正常之事而己。趁这个最好的考验时机,该铲除的,就必须铲除。未来想渡过难关,那就首先屠灭我们这个世界之中的异己者,否则,到时候他们只不过是黑暗的爪牙而己。”说到这里,李七夜冷冷一笑。

    修罗沉默了一下,最终也点了点头,徐徐地说道:“老师此话也是道理,天神书院大难来临,到时候也便知道谁是朋友,谁是敌人。若是有这样的机会,的确是肃清敌人的好时机。”

    在以前修罗不是没有想过这样的事情,只不过他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毕竟他们天神书院还没有强大到可以向任何人开战的地步。

    更何况,修罗不知道该信任谁,谁又不能信任,这才是他们天神书院比较投鼠忌器的事情。

    现在李七夜来了,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这不仅仅李七夜有能力去力挽狂澜,更重要的是,修罗他信任李七夜,对于修罗而言,他可以不相信任何百族仙王、九界仙帝,但是对于李七夜,他是绝对的信任。

    “那就准备准备吧,这将会一场苦战。”李七夜淡淡一笑,说道:“如果说,想屠天、神、魔三族的异己者是为迎接未来的黑暗而作准备,那么肃清百族仙王、九界仙帝,那就是这一场大风暴之前的开胃菜!灾难要来了,希望这一个纪元的爪牙不要在我们的世界疯狂滋生,否则未来大势难料。”

    “老师高瞻远瞩。”修罗轻轻地叹息一声,当真的是灾难来临的时候,谁敢说自己不忘初心,谁敢说不违背自己的种族,自己的家人?就算是大帝仙王都不一定能做到的事情,悲剧曾经上演过,这是鲜血淋漓的事实!

    李七夜坐在那里,沉默了一会儿,最后徐徐地说道:“诸将可好?”?“应该无恙。”修罗也沉默了一下,然后徐徐说道:“虽然我们不可联系、不可相见,但老师的烙印依在,诸将便是安然无羔。”

    “那就好。”李七夜点头,徐徐地说道:“他日,若有一天我远走世间,必要之时无需我下令,大势将倾之时,便是你们亮翅之日,我相信,白鹤高飞,这一天荣耀属于你们!”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