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接下来的日子里,李七夜没有传授夜欣雪或金环铁臂他们什么东西,对于李七夜而言,老师只不过是把他们领入门而己,最终修行还是需要靠他们自己。

    这些日子里李七夜除了自己修行之外,更多的时间他是放在轮回荒祖这张人皮之上,他仔细去揣摩这张人皮,去对照那一座矮峰。

    这张人皮的作用很简单,它就是用防御,它可以挡下世间最强大攻伐,但这都不是李七夜所想要的。

    李七夜不是想要这张人皮有什么功效,或者它能发挥什么惊天威力,李七夜是要把这张人皮和那座矮峰相联系起来,他需要从这张人皮和那座矮峰上寻找到一条线索,他需要依靠它打开一个门户,他需要借此来打开一个世界,一个不存在的世界!

    这是一个连巅峰大帝都未能涉及的世界,是一个不存在的世界,李七夜必须去探索,因为那里有他所需要的东西。

    在以前对迂样的一个李七夜是一愁莫展,他琢磨了一个又一个的时代,都没有突破,直到这一次从轮回荒祖手中得到了这张人皮,这给李七夜带来了契机,这让李七夜找到了门户。

    经过了李七夜一次又一次的揣摩之后,再与矮峰相参悟,这让李七夜终于探得了这里面的奥妙。

    “嗡”此时李七夜摊开这张人皮之时,这张人皮散发出了淡淡的光泽,这光泽很特别很特别,这是一种独一无二的光泽,只怕世间见过这种光泽的人是寥寥无几。

    这种光泽似乎像仙光,又像是天泽,十分的玄妙。当你看到这样的光泽之时,会一下子被它所吸引,让你心魂摇曳,整个人宛如羽化登仙一样。

    这样的光泽实在是太美丽了,这光泽缓缓地在人皮上流动着,似乎像是沿着道纹在流淌,又像是在沿着皮肤的血管有流淌。

    看着这光泽在缓缓地流淌着,李七夜屏住了呼吸,他整个人都被这样的光泽深深吸引住了,而且他牢牢记下了这光泽人皮上流淌的路线,因为这里面隐藏着惊天的秘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光泽流淌完了整张人皮的纹路,在这一刻听到“嗡”的一声,流淌在人皮上的所有光泽竟然是一下子汇聚在了一起,在眨眼之间聚集成了一个人影。

    这个人影十分的模糊,模糊到看不清它的面目,只能看得出这是一个人影的轮廓而己,甚至它究竟是男还是女,都无法看清楚。

    这个人影并不大,只有拳头大小,当这样的一个人影站在人皮之上的时候,人皮就像是一个广袤无比的世界,在这个世界中人影只不过是芸芸众生中的一个而己。

    看到这个人影,李七夜屏住呼吸,此时他的目光十分的深邃,在这一刻李七夜的目光宛如是溯时间长河而上,跨越了一个又一个的时代,穿过了一个又一个的纪元。

    最终,李七夜的目光抵达了那一个纪元,宛如在这刹那之间,李七夜看到了这个人的真身,看到了这个人的真面目。

    就在这恍然之间,站在人皮上的这个人影宛如有所感,它霍然回首,望向李七夜。

    就在这石火电光之间,他们两个人的目光是跨越了时间长河,跨越了遥远的岁月,竟然彼此相望了一眼。

    但仅仅一眼之后,这个人影便迈开了步伐,一步步远行,似乎此时它是行走在一个世界之中,他往这个世界遥远之处走去,似乎他是走入了这个世界的深处。

    李七夜是屏住呼吸,看着这个人影的每一步,把这个人影的路线牢牢记于心中,这是一个机缘,是一个万古难蓬的机缘。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这个人影走完了所有的路程,似乎在最后一刻它也走累了,走倦了,它行走得太久了,行走得太遥远了,最终它似乎走入了这个世界的最深处,它该休息的时候了,他该沉睡的时候了。

    所以在此时光泽慢慢消散,这个人影也是越来越淡,最后一直到消失为止。

    光泽消散而去,人影也随之消失,人皮依然还是人皮,什么变化都没有,似乎没有发生任何事一样。

    “原来是如此,原来是如此!”当人影消失之后,李七夜不由抚掌而笑,喃喃地说道。

    此时,李七夜抬起头来,外面阳光明媚,一切都变得那么的美好,这让李七夜不由淡淡一笑,他不由缓缓地说道:“这一世,曾有人问我,战到最后有几成的把握。如果今天要让我给出一个答案,那怕世道再艰险,我也依然能全身而退。”

    说到这里,他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过了好一会儿,李七夜站起了身子,走出了屋舍,此时只见夜欣雪、金环铁臂、刘金胜他们三个人都站在了屋外了。

    “老师”见到李七夜,他们都忙是鞠身,恭敬地叫道,就算是刘金胜这样深藏不露的人都依然是心服口服地叫上一声老师。

    “有什么事吗?”李七夜看着他们三个人都来了,淡淡地说道。

    夜欣雪他们三个人相视了一眼,夜欣雪娇怯,低下了螓首,而金环铁臂呵呵一笑,最后还是刘金胜开口。

    “新学期开始不久,学院在书城有品茶会,我们想去凑凑热闹,还望老师准许。”刘金胜不急不慢地说道。

    “静而思动呀。”李七夜只是淡淡一笑,说道:“也好,修道做学问不是闭门造车,出去走走正好左右无事,随你们一同去书城走走。”

    “真的”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夜欣雪都不由为之一喜,霍然抬头,高兴地叫了一声,然后她觉得自己太过于失态了,又忙是低下头。

    “走吧,走一走也好。”李七夜淡淡地说道:“我们书斋也不是一群书呆子,让帝府、圣院的天才见识一下我们书斋的潜力也好。”

    “帝府、圣院他们可是天才无数了,他们最有名的天神三子那可是比我们这些年大的学生都要强大很多很多。”金环铁臂搔了搔头,老实地说道。

    至于夜欣雪倒没有想那么多,她只是想跟着出去看看,凑凑热闹而己。

    “天才而己,何足为道,只要你们自己多努力,迟早有一天会超越那些天才的,万古以来又不是天才才能无敌。”李七夜风轻云淡地说道。

    当然了,李七夜这话主要对夜欣雪和金环铁臂说的,夜欣发是他的学生,是他教出来的,而金环铁臂是故人之后,李七夜也算是对他照顾了。

    至于刘金胜就不在此列了,他本来就是极为强大,他不去招惹别已经是算一件好事了,什么天才,根本就无法与他相比。

    夜欣雪虽然没有吭声,但她把李七夜的话牢牢记住,不论什么时候她都喜欢记住李七夜的一句一字,李七夜的一句一字对于她来说是金科玉律,对于她来说是弥足珍贵。

    至于金环铁臂,他搔了搔头,呵呵地笑着。

    “走吧,去看看吧,我也想见见人。”李七夜笑了一下,吩咐夜欣雪他们三个人说道。

    天神书院很大,占地可以称得上广袤无边。在天神书院之中,不止是老师们拥有着自己的洞天,也不止是有着一个个占地极广的学院,除此之外在天神书院之中还有几个十分巨大的古城,这几座古城也都全部是属于天神书院的产业。

    书城就是几个古城之一,而且书城是在于五个学堂的中央,离五个学院都是相对比较近,所以常常有五个学堂的学生在这里汇聚。

    还没有抵达书城的时候,就远远看到两尊高大无比的雕像耸立在了城门外,当走近的时候,让人发现这两尊雕像实在是太高大了。

    站在这两尊雕像之下,让人感觉宛如是蚁蝼一样,让人抬头仰望的时候,似乎是看不到这两尊雕像的头颅,因为它们已经高耸入云了。

    这两尊雕像屹立于城门之外,宛如是两尊巨人一样守护着整个书城。

    再仔细一看的时候,你会发现这两尊雕像是一男一女,男的高大威猛,女的娇巧美丽。这一男一女的雕像,只见男雕像是双手拄着一把神刀,而女的则是双手拄着一把神剑,他们的刀剑都拄于身前,以一副保护的姿态守护着书城。

    这两尊雕像没像是以岩石所雕,但是有着一股凌驾万域的气势,让任何人看了都不由为之肃然起敬,不敢有丝毫的轻慢。

    “好巨大的石像呀,这都是谁呀?”抬头看着这两尊高大无比的雕像,金环铁臂不由喃喃地说道:“这是天神书院的老祖吗?”?“他们是杨振威和郭馨月。”李七夜看了一眼这两尊巨大无比的雕像,淡淡地说道。

    “杨振威、郭馨月,这是谁呀?”金环铁臂没有听过这两个人名字,不由问道:“是哪位前辈呢?”?“他们是合璧双仙王,是仙王中唯一的一对夫妻。”精通大帝仙王历史的夜欣雪忙是说道:“他们也是毕业于我们天神学院。”(未完待续。)

    :访问网站

第2066章书中自有黄金屋    李七夜点头说道:“没错,这里就是一部功法,但是如果你无法懂这里面的寓意,就算你知道这是一门功法也没有用,因为这不仅仅是神话,它一本厚重的历史,它记载间古老的传说,也是传承着古老的道统。只有读懂这部厚重的历史,你才能领悟这门功法的奥妙。”

    “历史承载功法?”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夜欣雪都不由愕在了那里,因为这样的说法她还是第一次听到过。

    对于修士来说,功法就是功法,历史就是历史,两者完全是不搭界的事情,而且没有多少人愿意去钻研究历史,更没有多少人愿意去体会神话寓意,在无数修士看来,所谓的神话寓意,那只不过是哄小孩睡前的故事而己。

    “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对于我们修士而己,书中不仅仅有功法而己。”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历史,就在你眼前,大道需要你去追溯,当你无法懂得它的寓意的时候,你永远都迈不进这一道门坎。”李七夜淡淡地一笑。

    “那,那我该怎么去学习呢?”夜欣雪呆了一下,她不由问道。李七夜这样的话完全是勾起了她的兴趣。

    “大道不挽留,它只在你心中而己。”李七夜笑了一下,只见他伸手一挽,宛如是从大地之下挽起了一条大道。

    在这一刻夜欣雪宛如是听到“哗啦”的水声响起,在此时此刻似乎被李七夜挽起了一个世界,只不过这个世界是没有人能看得到的。

    在夜欣雪不知道如何去看的时候,李七夜已经是一只大手按住了她的眉心,他那浑厚沉重有力的声音响起,说道:“用心去感受,大道就在你心中。”

    李七夜的声音宛如充满了魔力,充满了磁性,让人为之着魔一样,在这一刻夜欣雪不由缓缓地闭上了眼睛,当她缓缓地闭上眼睛没有一会儿,她感觉自己是陷入了沉睡一样。

    当她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她眼前的世界已经是变了,没有了石室,也没有了李七夜,刚才的一切都消失了。

    此时横在她前眼的是一条大江,只见大江的江水奔腾不息,只不过是江水奔腾无声,似乎这是一个寞静的世界,竟然在无声无息之中奔腾着。

    看着眼前这条无声无息奔腾的江水,这瞬间让夜欣雪想到了一个名字,想到了一个传说,她不由喃喃地说道:“泗水——”

    “呦——”就在这一刻一声鹿鸣之声打破了这个世界的寂静,紧接着一只生有长鼻子的小鹿出现在了江上,只见它踏江而行,一边溯流而上奔跑,一边鸣叫。

    “鸣鹿踏泗水——”看到这只奔跑着小鹿之时,夜欣雪不由喃喃地说道,这正是一个古老的神话,一个让许多人认为是哄小孩睡前的故事。

    “呦——”此时小鹿鸣叫一声,回首盾了一眼夜欣雪,随之撒蹄而跑,往上流跑跳而去,眨眼之间消失在了江面之中。

    “鸣鹿踏泗水!”夜欣雪心里面一震,回过神来,她也忙迈开步子,踏江而上,往鸣鹿消失的方向追去。

    但是她刚踏入泗水,“嗡”的一声响起,也瞬间又被送回了原位,寸步未移。

    “泗水三易——”此时夜欣雪才想起这个神话的寓意,不由喃喃地说道:“一步三寸,三步一易,这才是鸣鹿的鹿路。”

    想到这里,夜欣雪就以这个神话中的寓意迈出了步伐,一步三寸,三步一易,果真是如她所想那样,当她一步三寸、三步一易之时,竟然能顺着鸣鹿所消失的方向追了下去……

    就这样,夜欣雪趟过了一个又一个神话,从鸣鹿踏泗水,到太仪伏夜凤……一直到最后的一个神话,夜欣雪宛如是走过了一个又一个世界一样。

    当走过这样的一个又一个神话之时,夜欣雪身临其境,亲身感受着这样的神话,但如果你不懂这一个个神话的寓意之时,你是无法走入这一个个神话的深处的,无法见到这一个个神话最终的奥义。

    “铛、铛、铛……”一阵阵清脆的鸣和之声响起,当夜欣雪走完了所有神话之时,她眼前的世界又消失了,她依然是盘坐在石室之中。

    只不过现在却变得不一样了,整个石室散发出了大道光芒,在这一阵阵的“铛、铛、铛”的声音响起之时只见是一条条大道法则浮现,当一条条的大道法则交错之时交织成了一座古屋,在这古屋之上铭有鸣鹿、夜凤这样的神兽凶禽。

    最后听到“嗡”的一声响起,这一座石屋竟然像一本厚厚的史书一样,听到“哗啦、哗啦”的翻书之声响起,宛如是一页页的书页被翻开,一个个神话被翻阅一般。

    紧接着“砰”的一声响起,这样的石屋直接烙印在了夜欣雪的眉心处,这顿时让夜欣雪全身一阵颤抖,在这刹那之间她感觉就好像是一条大道直接烙印在了自己眉心处一样,大道的气息在她全身奔腾,让她感觉无比的亲切,好像自己整个人就被裹于这样的一条大道之中,宛如这样的一条大道已经成为了她身体的一部分了。

    这种十分亲近大道的感觉,让夜欣雪有泪流满脸的感动,因为她自小就是天赋差,并不亲近大道,别人一二天能修练的功法,她至少要修练四五天甚至有可能更久。

    自小她是听同辈的堂兄妹说过亲近大道这种感受,但她自己却从来没有过这种感受,似乎她天生就与大道那么的疏离一样,大道离她很远很远,给她一种可看不可及的感觉。

    在这一刻,当她感受到大道紧紧地抱裹着自己的时候,大道宛如融入她的体内之时,宛如是成为她身体的一部分之时,她突然感觉眼角都湿了,有一种泪流满面的冲动,在这一刻她才知道什么叫做亲近大道,这一天她足足等了二十年!

    “老师,我,我,我……”当回过神来的时候,夜欣雪不由伏拜于李七夜面前,久久说不出话来,不由噎咽,她感动得无法言语,人生她第一次感受到了这种被拥抱的感觉,那么的温柔,那么的和熙,宛如打开了她的心房。

    “我,我,我第一次亲近大道——”感动得无法言语的夜欣雪哽咽了半天,终于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不觉间泪水已经湿了脸庞。

    对于她来说,这种际遇太难得了,她家族的长辈都放弃了她,连她父母都觉得她不值得去培养,但今天她却能如此的拥抱大道,这样的感受让她一辈子都铭记于心,这是李七夜给了她浴火重生的机会,这是李七夜给了她一切。

    “起来吧。”李七夜很淡然,看着她,徐徐地说道:“大道万千,天赋并不是唯一的标准,只不过是天下凡夫俗子太多,以唯一的标准去衡量芸芸众生而己。世间任何人都有天赋,没有谁是没有任何天赋的废物,有人是擅长时间,有人是擅长力量,有人是擅长感悟……师长视为废物,那只不过是没有为他找到适合的道路而己!”

    李七夜这一番话让夜欣雪无限的感动,让她无限地铭记于心,因为家里面的长辈都她为废物,但李七夜却没有她把视作废物。

    激动无比的夜欣雪久久回不过神来,激动得不能自己。

    “回去好好领悟吧。”李七夜淡淡地说道:“大道勤于不止,坚持不懈,否则那也只不过是虚度时光而己。”说完之后,他转身便走。

    好不容易夜欣雪回过神来,此时李七夜已经远去,她望着李七夜远去的背影,不由深深地鞠了鞠身,神态十分的恭敬!

    当李七夜回到住处之时,只见金环铁臂已经等待在那里了,他在那里已经等了很久了,见到李七夜之后,他兴奋无比,立即伏拜在地上,激动不己。

    “老师,您老是我们王家的再生恩人,你为我王家再次崛起带来希望,我们王家为你老人家立长生牌,子孙世代敬奉你老人家。”金环铁臂伏拜于地上久久不起。

    金环铁臂得到李七夜指点之后,他真的是找到了他们王家老祖宗刻在石林中的功法,他终于把他们王家失传的功法领悟了,他不负家族厚望,终于找回了家族失传的功法,这也算是对列祖列宗有一个交待。

    “长生牌就不用了。”李七夜看了伏拜于地的金环铁臂说道:“好好修练吧,莫弱了王敖的名头,不要折辱了他一生的英明,当年王敖凭着一手’金环套月功’不知道打败了多少神、魔、天三族的上神!”

    “老师的话,学生一定铭记于心,绝不敢有辱先祖英名。”金环铁臂恭恭敬敬地磕头,一句一字都出自于内心肺腑,他牢牢记住李七夜的话。

    李七夜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就回屋了。

    李七夜进入屋内之后,伏拜于地上的金环铁臂这才站起来,尽管此是李七夜已经关闭了屋门,但他依然十分恭敬地向屋内再三鞠身,以致敬意。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