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李七夜点头说道:“没错,这里就是一部功法,但是如果你无法懂这里面的寓意,就算你知道这是一门功法也没有用,因为这不仅仅是神话,它一本厚重的历史,它记载间古老的传说,也是传承着古老的道统。只有读懂这部厚重的历史,你才能领悟这门功法的奥妙。”

    “历史承载功法?”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夜欣雪都不由愕在了那里,因为这样的说法她还是第一次听到过。

    对于修士来说,功法就是功法,历史就是历史,两者完全是不搭界的事情,而且没有多少人愿意去钻研究历史,更没有多少人愿意去体会神话寓意,在无数修士看来,所谓的神话寓意,那只不过是哄小孩睡前的故事而己。

    “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对于我们修士而己,书中不仅仅有功法而己。”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历史,就在你眼前,大道需要你去追溯,当你无法懂得它的寓意的时候,你永远都迈不进这一道门坎。”李七夜淡淡地一笑。

    “那,那我该怎么去学习呢?”夜欣雪呆了一下,她不由问道。李七夜这样的话完全是勾起了她的兴趣。

    “大道不挽留,它只在你心中而己。”李七夜笑了一下,只见他伸手一挽,宛如是从大地之下挽起了一条大道。

    在这一刻夜欣雪宛如是听到“哗啦”的水声响起,在此时此刻似乎被李七夜挽起了一个世界,只不过这个世界是没有人能看得到的。

    在夜欣雪不知道如何去看的时候,李七夜已经是一只大手按住了她的眉心,他那浑厚沉重有力的声音响起,说道:“用心去感受,大道就在你心中。”

    李七夜的声音宛如充满了魔力,充满了磁性,让人为之着魔一样,在这一刻夜欣雪不由缓缓地闭上了眼睛,当她缓缓地闭上眼睛没有一会儿,她感觉自己是陷入了沉睡一样。

    当她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她眼前的世界已经是变了,没有了石室,也没有了李七夜,刚才的一切都消失了。

    此时横在她前眼的是一条大江,只见大江的江水奔腾不息,只不过是江水奔腾无声,似乎这是一个寞静的世界,竟然在无声无息之中奔腾着。

    看着眼前这条无声无息奔腾的江水,这瞬间让夜欣雪想到了一个名字,想到了一个传说,她不由喃喃地说道:“泗水——”

    “呦——”就在这一刻一声鹿鸣之声打破了这个世界的寂静,紧接着一只生有长鼻子的小鹿出现在了江上,只见它踏江而行,一边溯流而上奔跑,一边鸣叫。

    “鸣鹿踏泗水——”看到这只奔跑着小鹿之时,夜欣雪不由喃喃地说道,这正是一个古老的神话,一个让许多人认为是哄小孩睡前的故事。

    “呦——”此时小鹿鸣叫一声,回首盾了一眼夜欣雪,随之撒蹄而跑,往上流跑跳而去,眨眼之间消失在了江面之中。

    “鸣鹿踏泗水!”夜欣雪心里面一震,回过神来,她也忙迈开步子,踏江而上,往鸣鹿消失的方向追去。

    但是她刚踏入泗水,“嗡”的一声响起,也瞬间又被送回了原位,寸步未移。

    “泗水三易——”此时夜欣雪才想起这个神话的寓意,不由喃喃地说道:“一步三寸,三步一易,这才是鸣鹿的鹿路。”

    想到这里,夜欣雪就以这个神话中的寓意迈出了步伐,一步三寸,三步一易,果真是如她所想那样,当她一步三寸、三步一易之时,竟然能顺着鸣鹿所消失的方向追了下去……

    就这样,夜欣雪趟过了一个又一个神话,从鸣鹿踏泗水,到太仪伏夜凤……一直到最后的一个神话,夜欣雪宛如是走过了一个又一个世界一样。

    当走过这样的一个又一个神话之时,夜欣雪身临其境,亲身感受着这样的神话,但如果你不懂这一个个神话的寓意之时,你是无法走入这一个个神话的深处的,无法见到这一个个神话最终的奥义。

    “铛、铛、铛……”一阵阵清脆的鸣和之声响起,当夜欣雪走完了所有神话之时,她眼前的世界又消失了,她依然是盘坐在石室之中。

    只不过现在却变得不一样了,整个石室散发出了大道光芒,在这一阵阵的“铛、铛、铛”的声音响起之时只见是一条条大道法则浮现,当一条条的大道法则交错之时交织成了一座古屋,在这古屋之上铭有鸣鹿、夜凤这样的神兽凶禽。

    最后听到“嗡”的一声响起,这一座石屋竟然像一本厚厚的史书一样,听到“哗啦、哗啦”的翻书之声响起,宛如是一页页的书页被翻开,一个个神话被翻阅一般。

    紧接着“砰”的一声响起,这样的石屋直接烙印在了夜欣雪的眉心处,这顿时让夜欣雪全身一阵颤抖,在这刹那之间她感觉就好像是一条大道直接烙印在了自己眉心处一样,大道的气息在她全身奔腾,让她感觉无比的亲切,好像自己整个人就被裹于这样的一条大道之中,宛如这样的一条大道已经成为了她身体的一部分了。

    这种十分亲近大道的感觉,让夜欣雪有泪流满脸的感动,因为她自小就是天赋差,并不亲近大道,别人一二天能修练的功法,她至少要修练四五天甚至有可能更久。

    自小她是听同辈的堂兄妹说过亲近大道这种感受,但她自己却从来没有过这种感受,似乎她天生就与大道那么的疏离一样,大道离她很远很远,给她一种可看不可及的感觉。

    在这一刻,当她感受到大道紧紧地抱裹着自己的时候,大道宛如融入她的体内之时,宛如是成为她身体的一部分之时,她突然感觉眼角都湿了,有一种泪流满面的冲动,在这一刻她才知道什么叫做亲近大道,这一天她足足等了二十年!

    “老师,我,我,我……”当回过神来的时候,夜欣雪不由伏拜于李七夜面前,久久说不出话来,不由噎咽,她感动得无法言语,人生她第一次感受到了这种被拥抱的感觉,那么的温柔,那么的和熙,宛如打开了她的心房。

    “我,我,我第一次亲近大道——”感动得无法言语的夜欣雪哽咽了半天,终于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不觉间泪水已经湿了脸庞。

    对于她来说,这种际遇太难得了,她家族的长辈都放弃了她,连她父母都觉得她不值得去培养,但今天她却能如此的拥抱大道,这样的感受让她一辈子都铭记于心,这是李七夜给了她浴火重生的机会,这是李七夜给了她一切。

    “起来吧。”李七夜很淡然,看着她,徐徐地说道:“大道万千,天赋并不是唯一的标准,只不过是天下凡夫俗子太多,以唯一的标准去衡量芸芸众生而己。世间任何人都有天赋,没有谁是没有任何天赋的废物,有人是擅长时间,有人是擅长力量,有人是擅长感悟……师长视为废物,那只不过是没有为他找到适合的道路而己!”

    李七夜这一番话让夜欣雪无限的感动,让她无限地铭记于心,因为家里面的长辈都她为废物,但李七夜却没有她把视作废物。

    激动无比的夜欣雪久久回不过神来,激动得不能自己。

    “回去好好领悟吧。”李七夜淡淡地说道:“大道勤于不止,坚持不懈,否则那也只不过是虚度时光而己。”说完之后,他转身便走。

    好不容易夜欣雪回过神来,此时李七夜已经远去,她望着李七夜远去的背影,不由深深地鞠了鞠身,神态十分的恭敬!

    当李七夜回到住处之时,只见金环铁臂已经等待在那里了,他在那里已经等了很久了,见到李七夜之后,他兴奋无比,立即伏拜在地上,激动不己。

    “老师,您老是我们王家的再生恩人,你为我王家再次崛起带来希望,我们王家为你老人家立长生牌,子孙世代敬奉你老人家。”金环铁臂伏拜于地上久久不起。

    金环铁臂得到李七夜指点之后,他真的是找到了他们王家老祖宗刻在石林中的功法,他终于把他们王家失传的功法领悟了,他不负家族厚望,终于找回了家族失传的功法,这也算是对列祖列宗有一个交待。

    “长生牌就不用了。”李七夜看了伏拜于地的金环铁臂说道:“好好修练吧,莫弱了王敖的名头,不要折辱了他一生的英明,当年王敖凭着一手’金环套月功’不知道打败了多少神、魔、天三族的上神!”

    “老师的话,学生一定铭记于心,绝不敢有辱先祖英名。”金环铁臂恭恭敬敬地磕头,一句一字都出自于内心肺腑,他牢牢记住李七夜的话。

    李七夜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就回屋了。

    李七夜进入屋内之后,伏拜于地上的金环铁臂这才站起来,尽管此是李七夜已经关闭了屋门,但他依然十分恭敬地向屋内再三鞠身,以致敬意。

第2065章夜欣雪的道路    此时夜欣雪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有三分娇怯的她抬起头来,勇敢地望着李七夜,说道:“老师说的没错,我自小天赋平平,远无法与家族同辈相比,让我自惭形秽。我热爱看杂书是没错,但我不应该把它当作是自己无能的借口,也不能把它当作是我逃避现实的堡垒,所以我恳请老师教我。”

    说到这里,夜欣雪深深拜于地上,久久不起。

    “既然我是你老师,就会指点你。”李七夜轻轻地摆手,让夜欣雪站起来,看着她,徐徐地说道:“大道不易,不论是在修道上,还是学问上。就像你所看的那本传奇一样,你想去伪求真,那是需要一步一步去证实,一步一步去探讨。学问是如此,修道也是如此……”?说到这里,李七夜顿了一下,徐徐地说道:“……不论是你去修练,还是你想去做学问,又可者通达杂书,能让你走到最后的,那是需要一颗坚定不动的道心,只要你的坚持,只要你不能的忘却,才能让你走得更远。”

    此时李七夜的目光望着夜欣雪,而夜欣雪也沉默了一下,但她依然鼓气勇气,迎上李七夜的目光,十分认真与坚定,说道:“老师,我不是一个有才气的人,也不是什么有智慧的人,或者无法做到老师所想象的那样,但,我愿意去努力,我愿意去尝试,只要还有一线的机会,我都不愿辜负老师的期望。”

    “能有这样的想法也是一个很好的开端。”李七夜点头,说道:“没有谁一生下来就拥有一颗坚定的道心,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天赋可以一生下来就是绝世无双,但是,道心,这是需要打磨,需要沉淀,只要经历风雨,才能让你的道心稳定下来。只要你去努力,只要你去坚持,只要你不放弃,总会见得一颗真灼的道心。”

    夜欣雪默默地点头,虽然她还未能完全领悟李七夜这一席话,但她一句一字地铭记于心。

    “走吧,我带你去一个地方。”李七夜淡淡地说道,说完转身就走。

    夜欣雪忙是跟上,她虽然不知道李七夜会教自己什么,但她愿意走出这样的一步。因为其他人都已经放弃她了,但李七夜没有。

    在她的家族中,比她优秀的同辈实在是太多了,虽然说她是家族中的长女,但在道行上被甩得远远的,更何况她这位喜欢看杂书,整天窝在书堆中像书呆子的长女,已经被家族的长辈完全不看好了,就是她的父母都觉得她这个长女不值得去培养,所以都不去管她,任由她自生自灭,更别说去指点她。

    甚至因为她喜欢看杂书,常常被家族中的同辈嘲笑或指指点点,而家中的长辈也常常因为这件事情斥训她,在长辈的眼中,她喜欢看杂书就是属于不务正业。

    也正是因为这样,这让夜欣雪逃避,不止是逃避修练,更是逃避家族中的人,所以她愿意来书斋,在这里对于她来说是海阔天空。在这里有着看不完的书,也没有任何人会来嘲笑她,没有人会对她指指点点。

    虽然说书斋这里海阔天空,但对于夜欣雪来说,心里面最深处依然有着最柔弱的地方,正如李七夜所说那样,她是在逃避,逃入了书海的堡垒,不敢走出自己的堡垒。

    事实上,她也知道自己在逃避,不敢走出自己的堡垒,直到今天遇到了李七夜,李七夜给了她一个机会,而且李七夜是不会嘲笑她,不会因为她喜欢看杂书而对于抱有偏见,李七夜给她打开了一扇窗门,这让夜欣雪愿意走出自己心里面的阴影,去拥抱阳光。

    在书庙,有着很多的藏书,处处皆是书,处处都是书室,不论是在山峰的岩石之下,还是深壑中的沟壑之中,都有着藏书。

    李七夜带着夜欣雪来到了一座山峰上,在这山峰上有一个石室,这个石室之内没有他物,只是四壁画满了壁画。

    更准确地说,这更像是某个小孩或者恶作剧的人在这里随意涂鸦,根本不是什么出自于大师之手的壁画。

    站在石室之内,李七夜淡淡一笑,说道:“你既然是那么爱看杂书,涉猎甚广,那么,这就是考考你的时候了,你可以仔细看一下,这里都是什么样的寓意。”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夜欣雪精神为之一振,这个石室她是从来没有来过,因为书斋的藏书太多了,单是藏书都看不完,更别说是壁画这些了。

    现在李七夜这样说,她立即来精神了,她忙凑过去,仔细地看着这石室的壁画,或者说是鬼画符。

    这石室都被画满了图案,连穹顶都是如此。当你仔细看这些图案的时候,你会怀疑这是不是有人无聊的乱涂鸦,或者是有人在这里恶作剧,胡乱地鬼画符。

    因为这里的图案画得太丑了,丑到无法形容,甚至连三岁小孩都画不出这么丑的壁画来。

    但是当仔细看这些如此乱涂鸦的图案之时,夜欣雪却一下子被吸引了,她看得是津津有味,在这一刻夜欣雪整个人都被吸引过去,看着这一个个图案,她看得忘记了所有,连李七夜都忘记了。

    李七夜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等待着,十分的有耐心,甚至是像睡着了一样。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夜欣雪才看完了所有的壁画,这个时候她才打了一个激灵,回过神来才记得李七夜在身边。

    “老师,我,我,我看得太入神了。”发现自己竟然忘记了李七夜的存在,这让回过神来的夜欣雪心里面有些不安。

    李七夜也没有责怪,只是淡淡一笑,说道:“求道,就是废寝忘食,这是十分美妙的体验。”

    “好了,我来考考你。”李七夜笑着站了起来,他随手一指,指着一幅壁画说道:“这是什么。”

    这幅壁画画得歪歪扭扭,站在那里的像是一头鹿,但它实在是被画得太丑了,竟然还有一条长长的鼻子,让人一看就好像这是一个刚学画的小孩子画的一样。在这头丑到无法形容的鹿的前面,还有三条歪歪曲曲的曲线,好像是这是随意添加的。

    “这,这鹿有鼻子,像是传说中的鸣鹿。我,我在一本书上看到过,有三条曲线,这是代表着泗水,因为鸣鹿踏泗水,这是一个神话,传说鸣鹿可主四方,但它的力量去来自于泗水。”看到这个图案,夜欣雪犹豫了一下,她不是很自信地说道。

    “说得很好。”李七夜点头,鼓励地说道:“你这已经很了不起了,能知道鸣鹿踏泗水的人那可是很少。”

    “真的吗?”听到李七夜这样的鼓励,这顿时让夜欣雪为之一喜,心里面一下子满满的喜悦。

    在以前如果说她跟别人说说一些神话什么的,根本没有人会用心去听,甚至是嗤之于鼻,久而久之,她也不愿意跟人说了。

    “是的,只有你能懂得这种寓意,才能去探索它的奥妙。”李七夜点头,徐徐地说道:“这个又是什么?”

    李七夜指着的图案是一个圆圈,圆圈之下有一只画得丑到不能再丑的小鸡,这个圆圈这完整,有一个小小的凹缺,看起来像是小孩子画出一的一个小圈圆。

    “这,这该是太仪伏夜凤,圆有凹缺为太仪,圆上有鸟,必为夜凤。”夜欣雪看着这个图案,说道:“夜凤入黑夜,必有灾难。”

    “说的不错。”李七夜点头,补充地说道:“在这个寓意之中你还留意的是太仪,太仪出于混沌,遇黑暗则主光明,遇光明则主黑暗。夜凤入黑暗,必有灾难,所以太仪主光明,伏之。”

    “是这样呀——”听到李七夜的补充,夜欣雪怔了怔,然后又心里面为之一喜,说道:“我还以为只讲夜凤。”

    “这个是什么?”李七夜又指着另一个图案,说道。

    …………………………

    就这样,李七夜一一指着图案给夜欣雪去辨认,夜欣雪仔细去解读,当她有不懂的,李七夜就一一为她解说,她有遗漏的李七夜就为她补充。

    说实在话,这里看起来像鬼画符一样的图案,却涉及了一个又一个神话,一只又一只的神兽或者是不详,只有学识广博的人才真正知道这些神话或者寓意。

    “你已经做得很好了,懂这寓意,你才能去领悟这里面的奥妙,你才能把目光投于这寓意之中,在这寓意之中这将会给你打开一条大道。”当夜欣雪辩认完了所有图案之后,李七夜赞赏地说道。

    得到李七夜的赞赏,夜欣雪满怀惊喜,十分的激动,很少有人能对她如此的赞美,更重要的是对她的学识如此的认同,她缺少这种被认同的感觉。

    好不容易,夜欣雪从激动中回过神来,然后吃惊地对李七夜说道:“老师的意思是说,这里所有的壁画是一个功法?”

    说着,她不由吃惊地望着这石室中的所有图案,虽然这里面的图案都是涉及了一个又一个神话,但她还没有往其他方面去想。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