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此时夜欣雪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有三分娇怯的她抬起头来,勇敢地望着李七夜,说道:“老师说的没错,我自小天赋平平,远无法与家族同辈相比,让我自惭形秽。我热爱看杂书是没错,但我不应该把它当作是自己无能的借口,也不能把它当作是我逃避现实的堡垒,所以我恳请老师教我。”

    说到这里,夜欣雪深深拜于地上,久久不起。

    “既然我是你老师,就会指点你。”李七夜轻轻地摆手,让夜欣雪站起来,看着她,徐徐地说道:“大道不易,不论是在修道上,还是学问上。就像你所看的那本传奇一样,你想去伪求真,那是需要一步一步去证实,一步一步去探讨。学问是如此,修道也是如此……”?说到这里,李七夜顿了一下,徐徐地说道:“……不论是你去修练,还是你想去做学问,又可者通达杂书,能让你走到最后的,那是需要一颗坚定不动的道心,只要你的坚持,只要你不能的忘却,才能让你走得更远。”

    此时李七夜的目光望着夜欣雪,而夜欣雪也沉默了一下,但她依然鼓气勇气,迎上李七夜的目光,十分认真与坚定,说道:“老师,我不是一个有才气的人,也不是什么有智慧的人,或者无法做到老师所想象的那样,但,我愿意去努力,我愿意去尝试,只要还有一线的机会,我都不愿辜负老师的期望。”

    “能有这样的想法也是一个很好的开端。”李七夜点头,说道:“没有谁一生下来就拥有一颗坚定的道心,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天赋可以一生下来就是绝世无双,但是,道心,这是需要打磨,需要沉淀,只要经历风雨,才能让你的道心稳定下来。只要你去努力,只要你去坚持,只要你不放弃,总会见得一颗真灼的道心。”

    夜欣雪默默地点头,虽然她还未能完全领悟李七夜这一席话,但她一句一字地铭记于心。

    “走吧,我带你去一个地方。”李七夜淡淡地说道,说完转身就走。

    夜欣雪忙是跟上,她虽然不知道李七夜会教自己什么,但她愿意走出这样的一步。因为其他人都已经放弃她了,但李七夜没有。

    在她的家族中,比她优秀的同辈实在是太多了,虽然说她是家族中的长女,但在道行上被甩得远远的,更何况她这位喜欢看杂书,整天窝在书堆中像书呆子的长女,已经被家族的长辈完全不看好了,就是她的父母都觉得她这个长女不值得去培养,所以都不去管她,任由她自生自灭,更别说去指点她。

    甚至因为她喜欢看杂书,常常被家族中的同辈嘲笑或指指点点,而家中的长辈也常常因为这件事情斥训她,在长辈的眼中,她喜欢看杂书就是属于不务正业。

    也正是因为这样,这让夜欣雪逃避,不止是逃避修练,更是逃避家族中的人,所以她愿意来书斋,在这里对于她来说是海阔天空。在这里有着看不完的书,也没有任何人会来嘲笑她,没有人会对她指指点点。

    虽然说书斋这里海阔天空,但对于夜欣雪来说,心里面最深处依然有着最柔弱的地方,正如李七夜所说那样,她是在逃避,逃入了书海的堡垒,不敢走出自己的堡垒。

    事实上,她也知道自己在逃避,不敢走出自己的堡垒,直到今天遇到了李七夜,李七夜给了她一个机会,而且李七夜是不会嘲笑她,不会因为她喜欢看杂书而对于抱有偏见,李七夜给她打开了一扇窗门,这让夜欣雪愿意走出自己心里面的阴影,去拥抱阳光。

    在书庙,有着很多的藏书,处处皆是书,处处都是书室,不论是在山峰的岩石之下,还是深壑中的沟壑之中,都有着藏书。

    李七夜带着夜欣雪来到了一座山峰上,在这山峰上有一个石室,这个石室之内没有他物,只是四壁画满了壁画。

    更准确地说,这更像是某个小孩或者恶作剧的人在这里随意涂鸦,根本不是什么出自于大师之手的壁画。

    站在石室之内,李七夜淡淡一笑,说道:“你既然是那么爱看杂书,涉猎甚广,那么,这就是考考你的时候了,你可以仔细看一下,这里都是什么样的寓意。”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夜欣雪精神为之一振,这个石室她是从来没有来过,因为书斋的藏书太多了,单是藏书都看不完,更别说是壁画这些了。

    现在李七夜这样说,她立即来精神了,她忙凑过去,仔细地看着这石室的壁画,或者说是鬼画符。

    这石室都被画满了图案,连穹顶都是如此。当你仔细看这些图案的时候,你会怀疑这是不是有人无聊的乱涂鸦,或者是有人在这里恶作剧,胡乱地鬼画符。

    因为这里的图案画得太丑了,丑到无法形容,甚至连三岁小孩都画不出这么丑的壁画来。

    但是当仔细看这些如此乱涂鸦的图案之时,夜欣雪却一下子被吸引了,她看得是津津有味,在这一刻夜欣雪整个人都被吸引过去,看着这一个个图案,她看得忘记了所有,连李七夜都忘记了。

    李七夜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等待着,十分的有耐心,甚至是像睡着了一样。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夜欣雪才看完了所有的壁画,这个时候她才打了一个激灵,回过神来才记得李七夜在身边。

    “老师,我,我,我看得太入神了。”发现自己竟然忘记了李七夜的存在,这让回过神来的夜欣雪心里面有些不安。

    李七夜也没有责怪,只是淡淡一笑,说道:“求道,就是废寝忘食,这是十分美妙的体验。”

    “好了,我来考考你。”李七夜笑着站了起来,他随手一指,指着一幅壁画说道:“这是什么。”

    这幅壁画画得歪歪扭扭,站在那里的像是一头鹿,但它实在是被画得太丑了,竟然还有一条长长的鼻子,让人一看就好像这是一个刚学画的小孩子画的一样。在这头丑到无法形容的鹿的前面,还有三条歪歪曲曲的曲线,好像是这是随意添加的。

    “这,这鹿有鼻子,像是传说中的鸣鹿。我,我在一本书上看到过,有三条曲线,这是代表着泗水,因为鸣鹿踏泗水,这是一个神话,传说鸣鹿可主四方,但它的力量去来自于泗水。”看到这个图案,夜欣雪犹豫了一下,她不是很自信地说道。

    “说得很好。”李七夜点头,鼓励地说道:“你这已经很了不起了,能知道鸣鹿踏泗水的人那可是很少。”

    “真的吗?”听到李七夜这样的鼓励,这顿时让夜欣雪为之一喜,心里面一下子满满的喜悦。

    在以前如果说她跟别人说说一些神话什么的,根本没有人会用心去听,甚至是嗤之于鼻,久而久之,她也不愿意跟人说了。

    “是的,只有你能懂得这种寓意,才能去探索它的奥妙。”李七夜点头,徐徐地说道:“这个又是什么?”

    李七夜指着的图案是一个圆圈,圆圈之下有一只画得丑到不能再丑的小鸡,这个圆圈这完整,有一个小小的凹缺,看起来像是小孩子画出一的一个小圈圆。

    “这,这该是太仪伏夜凤,圆有凹缺为太仪,圆上有鸟,必为夜凤。”夜欣雪看着这个图案,说道:“夜凤入黑夜,必有灾难。”

    “说的不错。”李七夜点头,补充地说道:“在这个寓意之中你还留意的是太仪,太仪出于混沌,遇黑暗则主光明,遇光明则主黑暗。夜凤入黑暗,必有灾难,所以太仪主光明,伏之。”

    “是这样呀——”听到李七夜的补充,夜欣雪怔了怔,然后又心里面为之一喜,说道:“我还以为只讲夜凤。”

    “这个是什么?”李七夜又指着另一个图案,说道。

    …………………………

    就这样,李七夜一一指着图案给夜欣雪去辨认,夜欣雪仔细去解读,当她有不懂的,李七夜就一一为她解说,她有遗漏的李七夜就为她补充。

    说实在话,这里看起来像鬼画符一样的图案,却涉及了一个又一个神话,一只又一只的神兽或者是不详,只有学识广博的人才真正知道这些神话或者寓意。

    “你已经做得很好了,懂这寓意,你才能去领悟这里面的奥妙,你才能把目光投于这寓意之中,在这寓意之中这将会给你打开一条大道。”当夜欣雪辩认完了所有图案之后,李七夜赞赏地说道。

    得到李七夜的赞赏,夜欣雪满怀惊喜,十分的激动,很少有人能对她如此的赞美,更重要的是对她的学识如此的认同,她缺少这种被认同的感觉。

    好不容易,夜欣雪从激动中回过神来,然后吃惊地对李七夜说道:“老师的意思是说,这里所有的壁画是一个功法?”

    说着,她不由吃惊地望着这石室中的所有图案,虽然这里面的图案都是涉及了一个又一个神话,但她还没有往其他方面去想。

第2064章人皮的秘密    山,不在于高,海,不在于深,有大道,则万法明。

    在书斋有着无数的山峰,更是有一条条大江盘踞,整个书斋所占的山河可以说是十分的壮丽,也是十分的动人心弦。

    在很多人眼中,书斋虽然藏书亿万,但都是杂书,没有什么用,当然有这样想法的人多数是属于凡夫俗子。

    真知懂得书斋奥妙的人并不是这样认为,因为书斋之中依然藏着惊天的秘笈,在这里藏着一些外人所无法想象的东西,这种领域也只有高位的大帝仙王才能懂得的。

    一座矮峰,没有什么出众之处,而且这座矮峰是岩石磷磷,树木藤草不多,稀稀落落地生长,这座矮峰有一面是石壁。

    更准确地说,这是一块大岩石生长在那里,岩石灰麻,粗糙无比,用手摸上去还会烙手,这就好像是雨点打落在岩石上所打落出来的小坑一样。

    李七夜就是坐在离这座矮峰不远处的岩石上,呆呆地看着眼前这座矮峰,仔细地琢磨着眼前这座矮峰上所生长的大岩石。

    李七夜一大早起来就坐在那里,一直看着这座矮峰发呆,时不时他还从怀中掏出人皮来仔细观看,用手掌去细细抚摸,认真地揣摩着这一张人皮。

    这张人皮乃是从轮回荒祖手中得到的,轮回荒祖曾经用这张人皮来保命,在当时连二十位大帝仙王联手都打不穿这张人皮,可以说这张人皮极为逆天,极为恐怖。

    李七夜得到了这张人皮之后,仔细揣摩,这才让他决定来天神书院的。

    这一张人皮并不大,整个人皮看起来完整,从这张人皮来看它好像是从某一个人身上剥下来,或者是某一个人自己蜕换下来的。

    总之,从这张人皮来看,这个人应该不算是魁梧的人,而且仔细观摩,让人无法发现这张人皮有什么特别与众不同的地方,或者说是特别珍贵之处。

    如果说这张人皮不是从轮回荒祖手中得到,只怕很多人都不会相信这张人皮是能扛得住二十位大帝仙王的联合一击吧。

    就算是大帝仙王,都无法知道这张人皮的来历,事实上,举世之间只怕没有人知道这张人皮的真正来历,就算如李七夜、如轮回荒祖,他们也只知道一些大概而己,无法完全确定,因为这里面涉及了太多惊天的秘密了。

    关于这张人皮,李七夜知道一些传说,关于这些的传说是无法找到记载的,可以说只有李七夜、轮回荒祖这样的存在翻阅过不少残存纪元记载的人才知道这里面的一些惊天秘密。

    只是就算是曾有残存纪元记载过,那也只不过是寥寥几句而己,并未深谈,或者万古以来也没有人真正知道这里面的具体奥妙了。

    “世间无仙,或者也曾有过接近仙的人吧。”李七夜轻轻地抚着膝上的这张人皮,不由喃喃地说道。

    这一个问题,太多人问过了,世间有仙吗?这个问题没有人能给出答案,连大帝仙王都无法给出答案。在世间最强大的也莫过于十二条命的大帝仙王了,如世帝他们。

    但不管世帝他们有多强大,他们依然不是仙,所以一直以来有很多人认为世间并没有仙,若是有仙,那也只不过是伪仙而己。

    但是,这一张人皮的出现,却打破了一些东西。虽然以前李七夜也曾经知道这个传说,但却从来没有亲眼见到过,现在张人皮已经在他手中了,这再一次让李七夜陷入了沉思,这让他想到了一个更加古老的传说。

    “或者,这里面还是有门路。”李七夜收起了手中这张人皮之后,不由再次看着眼前这座矮小的山峰,喃喃地说道:“不可能存在的世界,这的确是不可能,但,又有谁知道这是不是真的不可能呢,世间没有什么不可能的。”

    一时之间,李七夜看着眼前这一座矮峰出神,这一座矮峰深深地吸引了他,似乎世间没有什么比它更加让人着迷的了,没有什么比它更加吸引人了。

    天神书院,建于飞仙帝手中,而且在创建之时有终南神帝撑腰,试想一下,像天神书院这样的一个传承在创建之时,它是经历了多少的筛选。

    可以说,在飞仙帝创建天神书院之时,不止终南神帝在十三洲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就算是飞仙帝在诸位大帝之中也有着很高的地位。

    如果说飞仙帝想选一个地方创建天神书院,那么十三洲有着太多的地方让他选择了,甚至有不少宝地仙土让他去选择。

    但最终飞仙帝和终南神帝却选择了这个地方,而且当年这块地方是无主之地,十分的荒凉。尽管是如此,飞仙帝和终南神帝依然是在这里建立了天神书院,最终经历了一代代的经营之后,才有了天神书院今天的规模。

    当年飞仙帝和终南神帝放弃那么多的宝地仙土不要,却偏偏把天神书院建在了这样的一块荒凉之地,这背后是有着后世之辈无法参悟的秘密。

    如果说能对于这背后秘密都能知道一丝半爪的,那都是属于巅峰大帝仙王,这里面所涉及的范围,这远远不是一般的上神或者大帝仙王所能涉猎的范畴了。

    天神书院这背后藏着很多秘密,事实上对于这些秘密,李七夜多数都了然于胸,但有一些东西却一直萦绕于心,只能窥其一斑,未能见全豹。

    就比如说眼前这一座矮小的山峰,在以前李七夜都曾经琢磨过,而且琢磨了很久很久,甚至琢磨了一个时代,但不论李七夜如何琢磨,也只是窥其中一斑而己,无法见全豹,这里面最终极的奥妙依然是索然无解。

    这一次从轮回荒祖得到了这张人皮,这给李七夜打开了一扇窗门,让李七夜有了一个全新的角度,正是因为如此,这让李七夜想到了天神书院的这座矮峰,这一次回来,他就是要参悟这里面玄机的,因为这座矮峰与他手中这张人皮有着莫大的关系,其中有着外人所不知道的渊源。

    关于这个纪元,还有许多太多的秘密不为世人所知,事实上很多人都不知道自己的纪元究竟有多长,至于在这个纪元之前,世人更加不知道了。

    而李七夜属于知道这些秘密的极为少数人之一,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会苦苦去琢磨,他需要这些时机,也需要这些东西,毕竟最终极一战,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否则的话早就是有人成功了。

    李七夜坐在那里一动都不动,宛如是看呆了一样,在那里静静地坐着,好像是化作了石雕一样。

    在李七夜发呆地看着眼前这一座矮峰的第二天,夜欣雪就来找李七夜了,但她看到李七夜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看着眼前这一座矮峰,她都不由觉得奇怪。

    夜欣雪不明白眼前这一座矮峰有什么好看,看到李七夜看着眼前这座山峰发呆,夜欣雪也不由仔细地琢磨着眼前这座矮峰,但她看不出什么端倪来。

    当然了,如果夜欣雪都能参悟出什么端倪了,历代的大帝仙王都不用混了,毕竟这里面的玄机连高位的大帝仙王都无法参端。

    尽管夜欣雪无法从这一座矮峰中看出什么玄机来,但她还是十分有耐心地等待着,在旁边待候着李七夜,等待着李七夜回过神来。

    日起日落,朝起暮落,一天天过去,终于李七夜打了一个激灵,当他一下子清醒过来的时候,宛如石化的他都沙沙作响,他全身抖落不少灰尘。

    “这不无可能,不无可能呀。”李七夜回过神来的时候,不由喃喃地说道。此时他的一双眼睛变得深邃,喃喃地说道:“老头在当年也是有所悟呀,难怪他会说已经告诉我了。”

    想明悟之后,李七夜不由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这让他想到了一些可能。

    此时,李七夜双目变得深邃,喃喃地说道:“或者这也是一个转变的时候了,有人拥有天宝的确是了不得,但是,世间也不仅仅只有一件天宝而己,世事总是那么的让人难于意料!”

    李七夜心旷神怡,这一次领悟对于他来说收获实在是太大了,这让他打开了一扇门户,事实上这件事情在以前就曾经有人努力过。

    最终李七夜不由大笑一声,拍了拍手,站了起来,此时此刻李七夜是心怀大悦。

    “老师——”见李七夜终于回过神来了,一直在旁边待候着的夜欣雪走上前去,向李七夜深深一鞠身。

    在李七夜发呆的时候,她是不敢打扰李七夜,怕惊扰了李七夜沉思。

    李七夜从矮峰上收回了目光,目光落于夜欣雪的身上,看了看夜欣雪,淡淡一笑,说道:“你考虑好了。”

    夜欣雪已经是有备而来,此时她不再犹豫,虽然依然是有着三分的娇怯,但神态间已经是坚定了许多。

    “老师说得没错。”夜欣雪坚定地点了点头,说道:“我的确是应该走出来的时候,我的确不应该继续龟缩在自己的堡垒之中。”

    请关注萧生的公众号“萧府军团”。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