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山,不在于高,海,不在于深,有大道,则万法明。

    在书斋有着无数的山峰,更是有一条条大江盘踞,整个书斋所占的山河可以说是十分的壮丽,也是十分的动人心弦。

    在很多人眼中,书斋虽然藏书亿万,但都是杂书,没有什么用,当然有这样想法的人多数是属于凡夫俗子。

    真知懂得书斋奥妙的人并不是这样认为,因为书斋之中依然藏着惊天的秘笈,在这里藏着一些外人所无法想象的东西,这种领域也只有高位的大帝仙王才能懂得的。

    一座矮峰,没有什么出众之处,而且这座矮峰是岩石磷磷,树木藤草不多,稀稀落落地生长,这座矮峰有一面是石壁。

    更准确地说,这是一块大岩石生长在那里,岩石灰麻,粗糙无比,用手摸上去还会烙手,这就好像是雨点打落在岩石上所打落出来的小坑一样。

    李七夜就是坐在离这座矮峰不远处的岩石上,呆呆地看着眼前这座矮峰,仔细地琢磨着眼前这座矮峰上所生长的大岩石。

    李七夜一大早起来就坐在那里,一直看着这座矮峰发呆,时不时他还从怀中掏出人皮来仔细观看,用手掌去细细抚摸,认真地揣摩着这一张人皮。

    这张人皮乃是从轮回荒祖手中得到的,轮回荒祖曾经用这张人皮来保命,在当时连二十位大帝仙王联手都打不穿这张人皮,可以说这张人皮极为逆天,极为恐怖。

    李七夜得到了这张人皮之后,仔细揣摩,这才让他决定来天神书院的。

    这一张人皮并不大,整个人皮看起来完整,从这张人皮来看它好像是从某一个人身上剥下来,或者是某一个人自己蜕换下来的。

    总之,从这张人皮来看,这个人应该不算是魁梧的人,而且仔细观摩,让人无法发现这张人皮有什么特别与众不同的地方,或者说是特别珍贵之处。

    如果说这张人皮不是从轮回荒祖手中得到,只怕很多人都不会相信这张人皮是能扛得住二十位大帝仙王的联合一击吧。

    就算是大帝仙王,都无法知道这张人皮的来历,事实上,举世之间只怕没有人知道这张人皮的真正来历,就算如李七夜、如轮回荒祖,他们也只知道一些大概而己,无法完全确定,因为这里面涉及了太多惊天的秘密了。

    关于这张人皮,李七夜知道一些传说,关于这些的传说是无法找到记载的,可以说只有李七夜、轮回荒祖这样的存在翻阅过不少残存纪元记载的人才知道这里面的一些惊天秘密。

    只是就算是曾有残存纪元记载过,那也只不过是寥寥几句而己,并未深谈,或者万古以来也没有人真正知道这里面的具体奥妙了。

    “世间无仙,或者也曾有过接近仙的人吧。”李七夜轻轻地抚着膝上的这张人皮,不由喃喃地说道。

    这一个问题,太多人问过了,世间有仙吗?这个问题没有人能给出答案,连大帝仙王都无法给出答案。在世间最强大的也莫过于十二条命的大帝仙王了,如世帝他们。

    但不管世帝他们有多强大,他们依然不是仙,所以一直以来有很多人认为世间并没有仙,若是有仙,那也只不过是伪仙而己。

    但是,这一张人皮的出现,却打破了一些东西。虽然以前李七夜也曾经知道这个传说,但却从来没有亲眼见到过,现在张人皮已经在他手中了,这再一次让李七夜陷入了沉思,这让他想到了一个更加古老的传说。

    “或者,这里面还是有门路。”李七夜收起了手中这张人皮之后,不由再次看着眼前这座矮小的山峰,喃喃地说道:“不可能存在的世界,这的确是不可能,但,又有谁知道这是不是真的不可能呢,世间没有什么不可能的。”

    一时之间,李七夜看着眼前这一座矮峰出神,这一座矮峰深深地吸引了他,似乎世间没有什么比它更加让人着迷的了,没有什么比它更加吸引人了。

    天神书院,建于飞仙帝手中,而且在创建之时有终南神帝撑腰,试想一下,像天神书院这样的一个传承在创建之时,它是经历了多少的筛选。

    可以说,在飞仙帝创建天神书院之时,不止终南神帝在十三洲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就算是飞仙帝在诸位大帝之中也有着很高的地位。

    如果说飞仙帝想选一个地方创建天神书院,那么十三洲有着太多的地方让他选择了,甚至有不少宝地仙土让他去选择。

    但最终飞仙帝和终南神帝却选择了这个地方,而且当年这块地方是无主之地,十分的荒凉。尽管是如此,飞仙帝和终南神帝依然是在这里建立了天神书院,最终经历了一代代的经营之后,才有了天神书院今天的规模。

    当年飞仙帝和终南神帝放弃那么多的宝地仙土不要,却偏偏把天神书院建在了这样的一块荒凉之地,这背后是有着后世之辈无法参悟的秘密。

    如果说能对于这背后秘密都能知道一丝半爪的,那都是属于巅峰大帝仙王,这里面所涉及的范围,这远远不是一般的上神或者大帝仙王所能涉猎的范畴了。

    天神书院这背后藏着很多秘密,事实上对于这些秘密,李七夜多数都了然于胸,但有一些东西却一直萦绕于心,只能窥其一斑,未能见全豹。

    就比如说眼前这一座矮小的山峰,在以前李七夜都曾经琢磨过,而且琢磨了很久很久,甚至琢磨了一个时代,但不论李七夜如何琢磨,也只是窥其中一斑而己,无法见全豹,这里面最终极的奥妙依然是索然无解。

    这一次从轮回荒祖得到了这张人皮,这给李七夜打开了一扇窗门,让李七夜有了一个全新的角度,正是因为如此,这让李七夜想到了天神书院的这座矮峰,这一次回来,他就是要参悟这里面玄机的,因为这座矮峰与他手中这张人皮有着莫大的关系,其中有着外人所不知道的渊源。

    关于这个纪元,还有许多太多的秘密不为世人所知,事实上很多人都不知道自己的纪元究竟有多长,至于在这个纪元之前,世人更加不知道了。

    而李七夜属于知道这些秘密的极为少数人之一,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会苦苦去琢磨,他需要这些时机,也需要这些东西,毕竟最终极一战,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否则的话早就是有人成功了。

    李七夜坐在那里一动都不动,宛如是看呆了一样,在那里静静地坐着,好像是化作了石雕一样。

    在李七夜发呆地看着眼前这一座矮峰的第二天,夜欣雪就来找李七夜了,但她看到李七夜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看着眼前这一座矮峰,她都不由觉得奇怪。

    夜欣雪不明白眼前这一座矮峰有什么好看,看到李七夜看着眼前这座山峰发呆,夜欣雪也不由仔细地琢磨着眼前这座矮峰,但她看不出什么端倪来。

    当然了,如果夜欣雪都能参悟出什么端倪了,历代的大帝仙王都不用混了,毕竟这里面的玄机连高位的大帝仙王都无法参端。

    尽管夜欣雪无法从这一座矮峰中看出什么玄机来,但她还是十分有耐心地等待着,在旁边待候着李七夜,等待着李七夜回过神来。

    日起日落,朝起暮落,一天天过去,终于李七夜打了一个激灵,当他一下子清醒过来的时候,宛如石化的他都沙沙作响,他全身抖落不少灰尘。

    “这不无可能,不无可能呀。”李七夜回过神来的时候,不由喃喃地说道。此时他的一双眼睛变得深邃,喃喃地说道:“老头在当年也是有所悟呀,难怪他会说已经告诉我了。”

    想明悟之后,李七夜不由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这让他想到了一些可能。

    此时,李七夜双目变得深邃,喃喃地说道:“或者这也是一个转变的时候了,有人拥有天宝的确是了不得,但是,世间也不仅仅只有一件天宝而己,世事总是那么的让人难于意料!”

    李七夜心旷神怡,这一次领悟对于他来说收获实在是太大了,这让他打开了一扇门户,事实上这件事情在以前就曾经有人努力过。

    最终李七夜不由大笑一声,拍了拍手,站了起来,此时此刻李七夜是心怀大悦。

    “老师——”见李七夜终于回过神来了,一直在旁边待候着的夜欣雪走上前去,向李七夜深深一鞠身。

    在李七夜发呆的时候,她是不敢打扰李七夜,怕惊扰了李七夜沉思。

    李七夜从矮峰上收回了目光,目光落于夜欣雪的身上,看了看夜欣雪,淡淡一笑,说道:“你考虑好了。”

    夜欣雪已经是有备而来,此时她不再犹豫,虽然依然是有着三分的娇怯,但神态间已经是坚定了许多。

    “老师说得没错。”夜欣雪坚定地点了点头,说道:“我的确是应该走出来的时候,我的确不应该继续龟缩在自己的堡垒之中。”

    请关注萧生的公众号“萧府军团”。

第2063章刘金胜的身份    “王敖这方法还真的不错。”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你们王家随时都有可能没落,甚至是被灭,但天神书院却屹立不倒。他把自己的功法刻在书斋的某个地方,而且只有你们子孙后代才能参悟的方法刻在那里,这的确是一种很好保存功法让它流传下去的好法子,王敖的确是一个鬼聪明的人。”

    “老师认识我祖宗吗?”这让金环铁臂都好奇,不要看天神书院的一些老师看起来年轻,说不定都是老怪物了。

    李七夜含笑不语,轻轻挥了挥手,说道:“去吧,去书斋的感恩石林,能不能通过你老祖宗的考核,能不能参悟,就靠你自己了。”

    金环铁臂呆了呆,没有想到竟然会这样,他一直想找到自己老祖宗留下来的功法,但就是找不到,所以他才会把石林的壁画、文字拓印下来,想带回去慢慢研究,现在没有想到却被李七夜指明了一条道路。

    “多谢老师——”这一次金环铁臂五体投地,伏拜在地上,向李七夜恭恭敬敬地再三磕拜,这才离开。

    金环铁臂离开之后,刘金胜在外面站了好一会儿,最终还是一步迈入了大殿,他向李七夜鞠了鞠身,然后才默默地坐了下来。

    “我是为了’金脾玉石针炙篇’才留在书斋的。”刘金胜沉默了一下,最终徐徐地说道。

    “这个我知道,你需要它。”李七夜平淡地说道:“我只是想说,你这么一尊的上神潜入这书斋,天神书院的老头子们是眼花没看出来,还是怎么了。”

    李七夜这样的等方面顿时让刘金胜心里面一震,他霍然抬头,双目瞬间光芒璀璨,但瞬间又消失,恢复老态,还忍不住咳嗽了两声。

    “换作是我个人,如果有人敢在我地盘上打着小算盘,或者窥视什么的话。”李七夜淡淡一笑,说道:“我会让他死得很难看,不要说他是凶猛无匹的上神,就算是古神我也会亲手捏死他!”

    李七夜这样霸道的话顿时让刘金胜心里面一寒,瞬间把防备提升起来,一下子变得无比警惕!

    刘金胜虽然是一尊很强大的上神,但他很清楚自己处身于哪里,这里可是天神书院,这是一个藏龙卧虎的地方,他很了解天神书院,就算他再强大,如果天神书院真的要灭了他,那只怕是让他翻不出什么浪花来。

    不要说是他这尊上神,就算是一位仙帝驾临,敢在天神书院撒野,那只怕都会被灭掉。天神书院能屹立到现在不倒,那不仅仅是有外部的原因,更重要的是它本身就十分强大。

    “如果我想灭你,还轮不到你坐在我面前说话。”李七夜平淡地说道。

    刘金胜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最终才散去自己的防备,毕竟李七夜对他并没有敌意。

    刘金胜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向李七夜深深一鞠身,徐徐地说道:“学生无知,有叶障目,有眼不识泰山,不知道老师是哪一位高人,还请老师赐教。”

    “我是谁,这并不重要。”李七夜平淡地说道:“我只想让你知道,我在这里,是龙给我盘着,是虎给我趴着,不管你有多么强大,如果你想冒个刺头什么的,我相信你会明白什么叫生不如死。”

    刘金胜是很强大的上神,来历十分惊人,以他昔日的脾气,他早就掀翻了,但此时此刻他却不由沉默起来。

    “学生只是为疗伤而来,并无他意,也对天神书院并没有任何恶意。”刘金胜鞠身再拜,说道:“老师若不相信,我可以在此立誓。”

    “也罢,我姑且信你。”李七夜缓缓地点了点头。

    刘金胜这才松了一口气,不知道为什么,像他这么强大的上神,他一生没怕过几个人,不要说是上神,就算是大帝仙王他都见过,甚至他曾与大帝仙王交过手,但在李七夜面前,却给了他很大的压力。

    那怕李七夜十分的平淡,十分的普通,但那就在那里一坐,给了他极大的压力,作为一尊强大的存在,直觉告诉他眼前的李七夜很危险,那怕此时他看起来六畜无害,一旦他露出了獠牙,只怕可以把任何人、任何存在生吞活剥了。

    正是因为如此,一开始刘金胜对于李七夜就是十分的忌惮,他不愿意直面于李七夜,李七夜给他的感觉实在是太危险了。

    “不知道老师还有什么赐教呢?”若是平日里,以刘金胜的身份和实力,别人都必须对他恭恭敬敬,尊他一声“上神”,但此时刘金胜在李七夜面前不敢有丝毫的放肆,十分恭敬地称上一声“老师”。

    “对于天神书院,最近你有什么看法呢?”李七夜平淡地说道。

    李七夜这话让刘金胜愕了一下,他不明白李七夜为什么突然如此问,他沉默了一下,只好如实说道:“不瞒老师,只怕天神书院潜伏的不止我这样的一个人。有人甚至不算是潜伏,光明正大的成为学院的学生,至于仅仅是为了求学,又或者是为了扩张人脉,甚至是有其他的目的,那就不好说了。”

    “这样的事情,历代皆有,但,我想知道的,不仅仅是如此。”李七夜老神在在,心神闲定地说道。

    刘金胜犹豫了一下,说道:“学生对于天神书院具体情况不是很清楚,但以我个人感觉,天神书院并不理想,最近必有大事发生。正是因为如此,才会有不少人加入了天神书院,在暗中也有许多人虎视眈眈,甚至有不少大帝仙王都在暗中窥视。以学生个人见解,天神书院必有危险,至于能不能渡过难关,学生就不清楚了。”

    “历代以来,又有多少人窥视天神书院呢。”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多少人希望天神书院倒下呢,不仅仅止于神、魔、天三族,就算百族本身,又有多少帝统仙门、大教疆国在心里面渴望着天神书院倒下,谁不渴望取而代之,这也是一块肥肉!”

    “是呀。”刘金胜也不由感慨,说道:“天神书院如果是轰然倒下,这是多么大的一块肥肉呀,单是天神书院拥有的资源都让任何人垂涎三尺,更别说天神书院积累了一位又一位的仙帝、仙王的心血!”

    “甚至有些出身于天神书院的仙王、上神都会希望天神书倒下,正是因为他们出身于天神书院,才会明白天神书院有多么的肥,才会明白天神书院的底蕴拥有什么,在这里面一样有着他们渴望的东西。”李七夜笑了一下,神态有些冷。

    “是的。”对于这样的话,刘金胜不得不承认,说道:“天神书院若真的是倒下,那只怕是无数人蜂涌而上,这么大的肥肉,这能肥多少的人,能肥多少的大教疆国,若是收获丰富,甚至能让自己的宗门提升一个层次。”

    “那你呢?”李七夜淡淡地一笑,盯着刘金胜,徐徐地说道:“你是希望天神书院倒下,分一杯羹,还是不希望天神书院倒下呢?”

    刘金胜抬起头,坦然地迎上李七夜的目光,认真地说道:“天神书院这样的一块肥肉虽然让人垂涎三尺,但我不希望它倒下。天神书院是不是百族的希望,这个我没多去考虑,但,饮水思源,我是天神书院的学生,就不希望它倒下。”

    李七夜看着刘金胜,而刘金胜也是十分的坦然,他无畏地迎上李七夜目光,任由李七夜审视。

    “那是很好的事情。”李七夜淡淡地笑着点头,说道:“所以如果我能向其他的仙王或上神说一声的话,有这样的心态那是最好的事情,贪婪将会吞噬一切。”

    “我是希望天神书院能渡过这次的劫难。”刘金胜十分坦诚地说道。

    李七夜笑了笑,平静地说道:“世间劫难无数,天神书院也是经历过一次又一次劫难,一切总会有结果的,有些事,到时候你就会明白了。”

    刘金胜也唯有默默地点头,也不敢再多去过问。当然在心里面他对天神书院还是有一定信心的,毕竟天神书院从建立到现在,屹立了无数岁月,经历了一代又一代人,它不知道经历了多少风雨,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劫难,想让天神书院倒下,是一件没有那么容易的事情!

    “去吧,既然是书斋的学生,就安安份份吧。”李七夜对刘金胜轻轻摆了摆手,说道。

    刘金胜也不敢多说什么,强大如他,在李七夜面前也一样是安份安己,不敢有丝毫的造次,他向李七夜鞠了鞠身,慢慢退出。

    “念在这一份难得的渊源的份上。”在刘金胜退出的时候,李七夜叫住了他,吩咐地说道:“你要找的’金脾玉石针炙篇’放在寻狮殿中,好好找一下吧。”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刘金胜打了一个激灵,喜出望外,忙得向李七夜大拜,深鞠身,说道:“感谢老师指点,不胜感激,学生铭记于心。”

    李七夜摆了摆手,刘金胜最后退出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