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王大哥,莫胡说。”被这个汉子这样一说,夜欣雪顿时粉脸一红,忙是说道:“这是我们书斋的新老师,李公子。”

    听到夜欣雪这样的话,这个粗壮的汉子不由愕了一下,再看眼前平凡的李七夜,他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们书斋一直以来都没有老师,现在突然冒出一个老师,这实在是太出于他的意料了。

    虽然说壮汉是一个三大五粗的汉子,而且他的年龄看起来比李七夜还要大,但他是一个尊师之人,忙是上前,向李七夜干笑一声,深深地鞠了一下身子,说道:“请老师莫见怪,我是跟丫头开玩笑开惯了,没有想到搞出了这样的误会,请老师见谅。”

    虽然说这个壮汉是三大五粗,但是他还是十分真诚的,所以对于壮汉的道歉李七夜也点头接受了。

    “学生王作栋,人称金环铁臂,入手斋有些年头了,以后还请老师多多指教,请老师多多关注。”这个壮汉十分热情,忙是自我介绍,然后还给了李七夜一个拥抱。

    李七夜打量了他一下,反应平淡,徐徐地说道:“收拾好东西,今天就上第一节课吧。”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金环铁臂不敢怠慢,二话不收,立即收好了东西,跟上了李七夜。

    书斋可以说是书的海洋,书的世界,只要你能找到有屋舍的地方,或者有岩洞的地方,都会摆放有书籍,甚至有不少岩石之下都藏有各种书籍。

    而且书斋中的所有书籍乃至是壁画、雕像都是向天神书院的学生开放,任何学生都可以来书斋阅读任何的书籍。

    只不过能来书斋阅读书籍的学生那是寥寥无几,原因很简单会有几个学生会对历史、风土人情的书籍感兴趣呢,对于很多修士来说,查阅这些书籍那简直就是浪费时间。

    “唉,刘老爷子又来找书了,书斋的书数之不尽,就像汪洋大海一样,不要说是他读到毕业,就算他一辈子留在这里都不见得能把书斋的收翻遍。”当夜欣雪带着李七夜他们来到一个幽暗的大殿之时,金环铁臂不由笑着说道。

    书斋基本上是没有什么学生来,偌大的书斋也就欣夜雪他们,所以止是眼前这个大殿特别的寂静,就是整个书斋都特别的寂静。

    当李七夜他们走入这个大殿的时候,远远就能听到“咳、咳、咳”的一阵阵咳嗽之声,这个巨大的书殿回荡着久久不散的咳嗽之声,听到这样的咳嗽之声好像是要把肺都咳出来一样。

    这个大殿十分巨大,但是你目光所及的都是书籍,无数的书架直抵殿顶,一排排的书架都排满了书籍,整个大殿都弥漫着独一无二的书籍霉味,闻到这样的书籍霉味,好像让人感觉是处身于书的海洋一样。

    穿过了一排排的书架,最终在大殿最深的角落里看到了一个老人,只见这个老人坐在书案之前,书案上放着一盏昏暗的油灯,灯火轻轻摇曳着。

    灯光照在这个老人腊黄的脸上,更显得发黄。此时老人偻着身子,在灯光之下,一页一页地翻着手中的书册,一边翻着书册,一边喃喃地说道:“金脾、金脾、金脾……”

    而且他还时不时咳嗽着,而且咳嗽得特别厉害,咳嗽的时候佝偻的腰身就更弯驼了。

    虽然此时李七夜他们都已经走进来了,但是老人太过于投入,实在是太聚精汇神了,依然没有发现李七夜他们走进来。

    “刘老爷子”走近之后,夜欣雪不由叫了一声。

    “金脾、金脾、金脾……”老人太投入了,依然没有听到夜欣雪的话,一页一页地翻着手中的书册。

    “如果你想找’金脾玉石针炙篇’,那你就是走错地方了。”就在老人十分投入之时,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啪”的一声,李七夜这句话宛如雷殛一样,手中的书册一下子掉在了地上,他一下子站了起来,双目一下子盯着李七夜。

    “刘老爷子,回神了。”在老人如雷殛一般之时,夜欣雪在他眼前挥了挥手,叫道。

    “你,你,你是怎么知道的?”老人盯着李七夜,十分吃惊地说道。

    “这书斋的事,我能不清楚吗?”李七夜风轻云淡地说道。

    “不知道公子如何称呼?”老人回过神来之后,打了一个激灵,忙是说道。

    “刘老爷子,这对于你来说可是个好消息了。”金环铁臂笑着说道:“这位公子是我们书斋新来的老师,以后你就要向老师多多请教了。”

    听到金环铁臂的话,老人不由吃惊,他的第一个反应也与金环铁臂一样,但紧接着他打了一个激灵,因为李七夜刚才所说的东西震撼了他。

    “学生有眼不识泰山。”老人忙是向李七夜鞠身,说道:“不知道是老师亲临,学生刘金胜,大家都叫我刘老头。”他本就是佝偻着身子,当他身李七夜鞠身的时候,头颅就弯得更低了。

    李七夜笑了一下,点头说道:“走吧,也该上第一堂课的时候了。”说完转身就走。

    李七夜走了之后,夜欣雪忙是跟了上去,金环铁臂和刘老头跟在后面,金环铁臂向刘老头挤眉弄眼,因为他们三个人都熟了,他们有了自己一套的交流的方法。

    金环铁臂向刘老头挤眉弄眼,他是想问一下刘老头知不知道李七夜的来历,毕竟在书斋三个人之中要数年纪最大的刘老头见识最广了。

    若换作是平时,刘老头一定会与金环铁臂交流一番,但此时他神态显得凝重,并没有去理会金环铁臂。

    最终李七夜带着夜欣雪他们三个人回到了主殿之中,李七夜坐在上首,作为学生的夜欣雪他们三个人则是坐在了下面。

    在他们三个人之中,除了夜欣雪之外,金环铁臂和刘老头看起来年纪都要比李七夜大,只不过,此时金环铁臂和刘老头他们都规规纪纪,不敢造次,也不敢怠慢,像是乖巧的学生一样坐在了那里。

    李七夜看了看他们三个人,平淡地说道:“我来书斋任教有可能时间并不长,但,我这个人是这样的,如果说某一个人是我学生,我可不想有一天听到有某一个人怎么样,弱了我的名头,所以,在我的任教期间,一切是我说了算,如果说谁心里面想别点苗头什么的,我相信你们会很快明白,是龙你给我乖乖地盘着,是虎你也乖乖地趴着。”

    李七夜这一席话让夜欣雪他们不语,夜欣雪这样的一个女孩子当然不敢对老师说什么了,至少金环铁臂和刘老头,他们也不愿意去说什么,毕竟他们留在书斋是有他们的原因。

    “好了,我的话说完了,该你们说一说的时候了。”李七夜看着夜欣雪他们,徐徐地说道。

    夜欣雪低着头,她本来就不是很自信的人,在课堂上她绝对不是一个主动发言的人,而刘老头更是沉默是金,不愿意开口。

    “老师,你要我们说些什么呢?”最后还是比较活金环铁臂问道。

    李七夜看着他们,徐徐地说道:“天神书院一共有五个书堂,其他四个书堂我就不多去说了。我只说一说我们的书斋,和我们的书斋相比起来,其他的四个书堂更加纯粹。既然你们是选择了留在书斋,那必定有你们的道理,我想听一听你们留在书庙的原因。”

    李七夜这话说出来,顿时让夜欣雪他们三个人相视了一眼,接着他们三个人也跟着沉默起来,他们谁都不愿意开口。

    “也好,我给你们独自说话的机会,现在你们站在外面,一个个进来。”李七夜轻轻地摆了摆手。

    片刻之后,夜欣雪他们三个人都站在了主殿外面,一时之间你看我,我看你的,谁都不愿意进去。

    对于刘金胜和刘老头来说,看起来他们年纪都比李七夜大,但不知道为什么,打心底里起,他们两个人心里面就对李七夜十分忌惮,他们也说不出原因。

    “嘿,刘老,你见多识广,对于我们的新老师一定有独一无二的见解,你老人家先去会会他如何?”金环铁臂心里面发虚,嘿嘿一笑,对刘老头说道。

    平时他都是“刘老头”、“刘老头”地叫的,但现在他却恭敬起来,要把老头往火堆里推。

    刘老头乜了金环铁臂一眼,说道:“你心里面藏得那点小九九是怕被发现吧,要上你先上,反正看谁能在外面站最久了。”说着他也厚着脸皮往金环铁臂身后一站。

    “刘老头,你这是什么意思?”金环铁臂扭头瞪了他一眼,说道:“我可没有什么小九九不可告人的。”

    “还,还是我先进去吧。”在金环铁臂和刘老头相互推委的时候,有三分娇怯的夜欣雪硬着头破说道。

    说完,夜欣雪壮了壮胆子,往殿里走去。

    “唉,我们两个大男人今天总算是丢脸丢大了,连一个小姑娘都不如。”金环铁臂摇头晃脑地说道:“这是怕被人发现心里面的小九九吧。”(未完待续。)

第5060章一个传奇    一个人踏上大道,为的是什么?为的就是修练,修练更奥妙的功法,修练更强大的帝术,又有几个修士愿意去浪费时光呢?

    试问一下,有几个修士会天天抱着闲书看,把时光荒废在这种一无用处的闲书之上。

    试想一下,夜欣雪这样的一个女孩子,本来可以有一个不错的前途,但她却天天抱着闲书看,打发时间,都快成为了一个女书呆子了,所以在她家里人眼中,夜欣雪这是不务正业,整天无所事事。

    看着夜欣雪那有点小兴奋的脸庞,李七夜不由露出淡淡的笑容,他目光落在夜欣雪口袋中的一本线装书上,淡淡地笑着说道:“那是什么书,给我看看。”

    夜欣雪愕了一下,这本书对于她来说有点小宝贵,她常带在身边,而且还时不时翻一下,她甚至是很喜欢去咀嚼这本书中的每一字每一句。

    “这,这是我最爱看的一本书。”李七夜开口索要,夜欣雪又不好意思不给,她双手捧上,低声对李七夜说道。

    这话已经很明白了,这也可以看得出她的确是很宝贝这本书。

    李七夜接过这本书一看,这是一本装订很简朴的书,厚厚的一卷,拿在手中沉甸甸的,书页上写着“人族的传奇”。当看到这个书名的时候,李七夜不由露出淡淡的笑容。

    李七夜翻了翻这本书,这本是一字一句都写得很工整,这并不是复刻本,而是作者亲笔所写,这是原稿。

    虽然说这书是厚厚的一卷,但作者行文并非是洋洋洒洒,他是每一字每一句都是十分的谨慎,十分的斟酌。

    “写得还真不错,说得跟真的一样。”李七夜不由淡淡地一笑,说道。

    “是呀,我也觉得很真实。作者说有一个影子在守护我们人族,从九界到第十界,在里面提到很多东西都跟真的一样。”见李七夜如此的认同,夜欣雪也不由兴奋,小脸色红扑扑的,她感觉像遇到了知音一样。

    这本书是编撰的故事,里面谈到一个人一直守护着人族,守护了一个又一个时代,而且里面的一些人物是呼之若出,虽然说这书中谈得很隐晦,没有直接指出,但在隐约之间,能让人把里面的一些人物与十三洲的一些大帝仙王对上号。

    “这只是一个故事而己。”李七夜淡淡地说道:“无非是拿一些仙帝、仙王作为原型,东拼西凑,扭捏在了一起,在讲述一个传奇而己。”

    事实上,这本书的作者想讲的就是阴鸦,只不过他不敢去写,只能是编写一个故事而己,借故事的人物去影射一些事情,看起来是假构,但有些却是真实的。

    “这也不一定哦。”本是七分顺柔三分娇怯的夜欣雪谈到自己最喜欢的这本书的时候,她忍不住去据以力争,说道:“这里面的一些人物就是仙帝他们嘛,说不定这都是的。说不定我们百族背后一直都有一个人守护着,只不过我们不知道而己,世间本就是有救世主,只可惜我们这些凡人接触不到而己。”

    “世间没有救世主。”李七夜笑着摇头说道:“人世间的人都需要靠自己,如果指望救世主,那是活该被活生生地饿死。”

    “但,但一定有救世主。”本不愿与人争的夜欣雪忍不住说道:过一本古籍,记载过一个战役,十三洲之中曾经爆发过一场所谓的猎帝战役,这一场战役中背后就是有人在组织,只怕这个组织的人说不定就是救世主。就像这本《人族的传奇》写着的那样,人族背后一直有一个影子守护着,在危难之时他会拯救我们人族。”

    看到夜欣雪和自己据以力争的模样,李七夜不由露出了淡淡的笑容,在这个时候也是有点意思,别人要提起自己的时候,自己却否认了这样的一个存在。

    “这只能是记载,无法以事实或铁证去证实。”李七夜平淡地说道。

    本是据以力争的夜欣雪听到这样的话,她的热情宛如被一盆冷水淋在了头顶上,一下子蔫了。但她又有些不服气,低声说道:“其,其实书中记载很真切,或者可以去考核一下。”

    “那你为什么不去考核一下呢?”李七夜笑了起来。

    夜欣雪此时有些发蔫,有些有气无力的模样,沉默了好一会儿,她低声地说道:是不能,因为,因为这要走很远的路,要去很多很多的地方。”

    事实上夜欣雪对于人族这个传奇是不是真的存在,她心里面是十分感兴趣,她很想知道这是不是真的,甚至有时候她心里面诞生了去考研一下的冲动。

    但试想一下,一个女孩子,不好好去修练,却对这种虚无的东西如此着迷,这让她家里人又怎么能同意呢?再说了,要去考核这样的虚无飘渺传奇,只怕需要奔走于十三洲各地,这是需要大量的混沌石作为传送的费用,这也不是她一个女孩子所能承担得起的。

    看到夜欣雪那有气无力的模样,李七夜不由淡淡一笑,说道:“或者万事都有可能,如你所想的那样,有些事情不一定是虚无飘渺,只不过是你的心里面有没有去执着而己。”

    “这,这,这么说来,老师也相信这是真的了?”被李七夜这话一提起,夜欣雪也顿时来了精神,不由为之小小兴奋地说道。

    “信则有,不信则无。”李七夜只是这样平淡地回答,随之,他便转移话题,说道:“其他的两位学生呢?”?“其他两位学生”李七夜突然转换话题,让夜欣雪有些猝然不防,然后说道:“刘老爷子和王大哥,他,他们在学习,是的,他们在读书学习。”

    说到这里,夜欣雪都有些心里面发虚,说得不是很肯定,忙是低下了螓首,然后又偷瞄了一下李七夜,好像是怕李七夜发现什么一样。

    夜欣雪这些小动作李七夜尽收眼底,他露出了淡淡的笑容,他笑了笑,说道:“读书学习呀,也罢,带我去看看他们。””夜欣雪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最后她低声地说道:“要,要,要不我,我去把他们叫来。”

    “不用了。”李七夜轻轻地摆了摆手,说道:“既然我都是在这里任教了,那我也应该关心一下自己的学生,我就亲自去看看吧。”

    李七夜这样说,夜欣雪没有办法,只好硬着头皮带李七夜去。

    书斋很大,事实上书斋并不止这些藏有书的楼宇古殿,整个书斋是指这片山河,因为这片壮丽山河中建有不少的楼宇古殿,很多楼宇古殿都藏有书藉,甚至有一些绝壁上都凿有石洞,这些石洞也一样收藏有许多书册。

    可以说书斋这片天地,到处都是书籍,每一山每一河都藏有书籍。

    在书斋这片山河之中,不止藏有海量的书籍,而且在这里有很多石林、壁画、雕像等等,在这里的一山一河都记载了很多东西。

    这些壁画或者刻字多数是前人所留,一些是天神书院的天才所留,一些则是访客所留,甚至有一些是仙帝、仙王的手泽。

    在这些壁画和刻字之上,有一些是匠心杰作,更多的一些是信手所作,临时尽兴,多数是与修练无关的东西,更多的是属于吟诗赏月这一类的东西。

    此时夜欣雪带着李七夜走入了一片石林,只见这里石林岣嵝,一座座石峰高耸,形态各型。

    但就在这一座认石峰上,有不少是留有字迹,甚至有石峰是曾有人作画。

    仔细看这些字迹或作画,多数是随手而为,并没有用多少匠心去雕刻,而且这些都出自于不同人之手,有的是随手写一二句,有的是洋洋洒洒大篇述情。

    也有的字迹下在留有名号,更多的则是没留任何名号,属于无名氏。

    此时夜欣雪带着李七夜走入石林深处,在那里只见有一个人爬上一座石峰,用一张很大很大的布匹把石峰上的字迹全部盖住,然后把上面的所有字迹都一一拓下来。

    这个是看起来十分粗壮,中年汉子模样,身体壮实,孔武有力,皮肤显铜色,双手臂上竟然戴着一对对的金环,看起来十分有力量的感觉。

    “王大哥。”远远看到中年汉子,夜欣雪忙是高兴地扬手打招呼。

    “欣雪妹子,你也来了,喏,等一下,我就好了。”这个汉子忙着拓印,大笑说道,他声如洪钟。

    “王大哥喜欢拓印东西,他把书斋的很多壁画都拓印下来了。”夜欣雪露出笑容,低声对李七夜说道。

    李七夜站在那里,也没有说什么,只是静静地看着这个汉子把石峰上的字迹一一拓印下来而己。

    好一会儿,这个汉子把这座石峰上的所有字迹都拓印下来了,他这才跳下来,走了过来。

    “哟,我们的欣雪妹子终于开窍了,不会整天呆在屋里看书了,终于会出来和男孩子幽会了,进步很大,我们都看好你。”这个汉子看夜欣雪身边的李七夜,竖起大拇指笑着说道。(未完待续。)

    :访问网站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