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此时李七夜收回了手掌,也没有多看一眼被抽飞的严尘生一眼,只是淡淡地说道:“我并不是一个大度之人,不听话,应该掌嘴!”

    看着严尘生被李七夜一巴掌抽飞,顿时让在场的学生心惊肉跳,他们还第一次见出手就把学生打得重伤的老师,这样的老师出手也够狠的。

    “回去吧。”羽千璇看了看眼前这些学生,只是吩咐说道,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公子,里面请,我代表学院诸老欢迎公子来天神学院任教,公子的到来,使学院蓬荜生辉!”羽千璇忙是向李七夜说道。

    李七夜对羽千璇点了点头,然后轻轻地拍了拍陶婷的螓首,笑了笑,说道:“丫头,好好努力,莫折损你们祖上英名。以后就是我罩着你,有什么事可以来找我。”说完,笑了一下,随羽千璇进入了山门。

    一时之间留下了久久发呆的陶婷,她一时之间都回不过神来,而且也无法消化李七夜这样的话。

    一开始陶婷还以为李七夜是一位普通的强者而己,没有想到他竟然能在天神书院出任老师。

    要知道,在天神书院出任老师那是要求极高的,这不仅仅是你道行强大就行,就算是单单以道行而论,只怕也需要上神级别的存在才有资格在天神书院出任教。

    现在李七夜可以出任天神书院的老师,他的强大是可想而知了。如此一尊强大的存在一直在她身边,她却一直不知道,还懵懵懂懂地帮助李七夜。

    至于严尘生早就不敢在这里停留了,他在其他的学生挽扶之下,灰溜溜地逃走了。这一次他本来是想教训一下李七夜而己,没有想到自己反而是颜脸丢尽,而且还无法向李七夜报仇,那怕他心里面有着再大的怨气,都只能是往肚子里面咽。

    羽千璇把李七夜引入天神书院,往书斋的方向而去。虽然说南门是离书斋最近的一个山门,事实上也是相隔万里。

    天神书院实在是太大了,行走在这虚空之上,只见这里是大江盘绕,神峰入云,更是有巨大的山脉盘踞于大地之上,各种古树神木参天,眼前的山河是十分的壮事。

    而且在这片山河之中不止有飞阁古楼建于神岳巨峰之上,在山河之中更是有着三五座的巨大城池,在这样的一座座城池之中,热闹万分,人来人往,熙熙攘攘,各各买卖皆有。

    可以说天神书院不仅仅是一个书院,它在某个程度上像是一个疆国,只不过它是没有一个疆国的架构而己。

    “书斋只有三个学生。”在同行之时,羽千璇为李七夜说道:“不知公子认为如何?”?“三个就三个了。”李七夜十分随意,只是淡淡地说道:“时代变了,大家都急着修行,却忘记了一些东西。又或者时代一直都没变,世人总是那么的急功近利,只不过以前更乐观一点而己。”说到这里,他有些感慨。

    “听学院诸老说,这几个时代书斋的学生的确是减了很多,不如以前。”羽千璇苦笑了一下,说道。

    又有几个人愿意跑来天神学院去学历史、读风土人情呢,大家来天神学院都是为了修道,都是为了学习功法,修练绝学,跑到天神学院来学历史,读风土人情,对于许多修士来说那简直就是浪费人生,浪费精力。

    “这就是凡胎与智者的区别。”李七夜淡淡地说道:“有人懂得其中道理,有人能守住寞寂,所以他们能站在巅峰之上。诸位仙帝留下这样的一个书斋,又不是仅仅让后人缅怀自己,也不仅仅是让史书能记录自己。”

    “若能懂得这里面奥妙,这又何愁于世间无奇术可学。”羽千璇点了点头,同意这样的话,出身于古府的她,知道得更多,她轻轻说道:“归凡古神就是其中之一。”

    谈到书斋,大家都知道书斋是记载九界仙帝、百族仙王各种事迹的地方,也记载十三洲风士人情的地方,在很多修士眼中书斋那是一个书库而己,是用来传颂九界仙帝、百族仙王的丰功伟绩而己,它并不是一个适合修练的学堂,所以很多学生都不愿意拜入书斋。

    但世人却不知道,作为天神书院这样的一个古老而庞然大物,它却留下了书斋这样的一个学堂,而且与其他四个学堂并列,这里面是有着它深层的用意,这里面也藏着一般人无法懂的的奥妙,只有守得住寂寞,沉得下道心的人,才会在这里有收获。

    归凡古神就是其中的一个,归凡古神一生所学当然不是出自于书斋,他也并非是依靠书斋得到某门绝学而天下无敌的。

    归凡古神年轻之时曾经在书斋呆过,在书斋中归凡古神曾经潜心研究,最终让他得到了世间最完整的“归凡诀”原本,这为他未来的道路奠定了基础。

    “世人碌碌,随他们去吧。”李七夜平淡,十分随意地说道。

    “公子在书院有什么需求吗?”羽千璇忙是问道。

    “能有一口饭吃,我就很满足了。”李七夜笑了笑,说道:“至于其他的,就不需要了。”

    羽千璇张口欲言,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像李七夜这样的存在,不可能无端端的跑来他们天神书院任教,像他这样的存在不可能是闲着无聊跑到天神书院来打发时间。

    至于李七夜究竟是为何而来呢,羽千璇就猜不出来了,就是天神书院的诸老也无法猜出来。

    “怎么?有话就说吧。”看到羽千璇欲言又止的模样,李七夜淡淡地一笑,说道。

    “诸老想问公子有何需要呢,若是公子有需要之物,诸老或许能帮公子寻找一二。”羽千璇谨慎地措词了一下,最后说道。

    “我知道。”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说道:“书院的老头子们心里面还放心不下,对我有所警惕,这也算是人之常情了。书院的老头子中,修罗还活着吗?”

    “修罗老祖依然在世。”羽千璇一听到李七夜提起这样的一尊存在,心里面一凛,忙是说道。

    “把这东西拿给他,他就知道我是谁了。”李七夜随手递给了羽千璇一物,淡淡地说道。

    羽千璇接过此物,仔细端详一番,但她看不出什么奥妙,她小心翼翼地把这东西收起,说道:“公子放心,我一定会所它转给修罗老祖。不知道公子还有什么吩咐不?”

    “暂时没有了,让我安心教几天书吧。”李七夜笑了一下,然后又看了羽千璇,说道:“丫头,我知道你心里面有疑惑。没错,我来天神书院的确是寻找一物,只不过我要寻找的东西,你们书院中的老头子是帮不了我的,这里面的东西当年飞仙帝、终南神帝都未能参悟,更别说是他们了。”

    李七夜这样一句十分随意的话,这让羽千璇心里面颤了一下,飞仙帝、终南仙帝是何等的存在,他们可是巅峰仙帝大帝,有资格发起终极征战的存在。

    现在李七夜却说连飞仙帝和终南仙帝都未能参悟,这里面所藏着的奥妙是多么的惊天,多么的绝世无双。

    “怎么,天神书院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小心谨慎了?”在羽千璇有些走神的时候,李七夜看了她一眼,淡淡地笑着说道:“天神书院与古府的关系不用多说,就算没有你们古府,世间谁能撼动天神书院,在往日,天神书院怕过谁了?”

    羽千璇张口欲言,但又闭上了嘴,她是想说,但有些东西却不能说。

    “看来,的确是变了。”李七夜淡淡一笑,淡淡地说道:“不止是时代在变,天神书院有些东西也一直在变,或者这也是一种劫数吧。”

    李七夜这样的话让羽千璇心里面颤了一下,因为这里面涉及的东西太惊天了,她不愿意去说,但隐隐之间她又感觉李七夜猜到了一些东西。

    书斋,不像帝府、圣堂那样处于天神书院中枢地带,书斋也不像帝府、圣堂那样十分的热闹。

    书斋是建于崇山峻岭之中,在这里只见一座座险峰耸立,如星罗密布,就是在这样的崇山峻岭之中能看到一间间的古阁建于悬崖之中,也有一座座石屋是从绝壁之上凿出来的。

    在这险峰峻岭之中,只见是一座座石桥横跨,一条条静幽的石道绵延,落叶萧萧,古树摇曳,整片山河显得特别的寂静安宁。

    与帝府、圣堂的气象万千相比起来,书斋更显得幽静,似乎这样的一个地方不愿意被打扰一样,甚至行人走至此,都不由放轻了脚步。

    但当人一迈入书斋的时候,如果足够强大的人会感爱到一种不同的气息,有着一种不一样的气场,当然这样气场和气息不是一般修士所能感受的。

    “这里曾经有多少仙帝留下了足迹,又有多少仙王留下了手泽。当年飞仙帝和终南神帝留下这片山河,可谓是用心良苦,可惜后世之人却无法懂得。”李七夜踏入书斋之后,淡淡地笑着说道。(~^~)

第2057章下马威    对于严尘生那审问一般的态度,李七夜反应平淡,淡淡地说道:“不是。”

    “不是书斋的学生,进书斋干什么,天神书院又不是什么清闲之地。”严尘生一开始就对李七夜没好感,心里面就对李七夜不爽,所以根本就对李七夜没有什么好态度。

    陶婷对李七夜有亲切感,她忙是为李七夜说话,忙是说道:“李兄是新生,他是想插班进书斋学点东西。严学长不如让李兄这里呆一下,我去跟老师说一说,看学院同不同意。”

    陶婷以为李七夜是想成为天神书院的学生,而且书斋学生少,招书学生的标准会底很多,所以陶婷想去找自己老师说说情,说不定李七夜还真能进入学院呢。

    “学妹,现在可不是新一届,学院不会招插班生的。”严尘生见陶婷如此的热情,心里面就更不爽了,他立即说道:“如果学妹随便把人介绍进来,万一出了什么事,那就不好办了。学妹,以我之见呀,他从哪里来,就回哪里去吧。”说到这里,他已经摆出要赶人走的姿态了。

    李七夜对于严尘生那要赶人走的姿态完全没放在眼中,只是淡淡地说道:“羽千璇羽姑娘在吗?”

    当李七夜一提到“羽千璇”的名字之时,严尘生他们这些学生顿时脸色一变了!一时间他们都盯着李七夜。

    羽千璇是什么人?那可是天神书院无数男学生心中的梦中女神,出身于古府,这已经足够彰显她的高贵无双了,美丽无双的容颜,那不知道让多少男人为之神魂颠倒,深不可测的道行,更是让人佩服得五体投地。

    可以说,在天神书院,提起羽千璇,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更是不知道有多少人为之神魂颠倒。

    “李道兄也认识?”连陶婷都十分意外,因为羽千璇的名字在天神书院太响亮了,就是对于陶婷来说,羽千璇那是高不可攀的神女,她都为之向往,可以说是她心里面的偶像。

    “见过一面,正好想见见她。”李七夜淡淡一笑说道。

    陶婷都被李七夜这样随意地话吓了一大跳,她轻轻地拉了拉李七夜的衣袖,低声地对李七夜说道:“李道兄,千璇是我们天神书院的老师,她不是学生,而且在书院地位极高,不是谁都能见的。”

    陶婷还以为李七夜是误会了,并不知道羽千璇的身份。

    “哟,原来是千璇老师的爱慕者呀。”在旁边一个学生笑了起来,冷嘲热讽地说道:“难怪会万里迢迢赶来天神书院,想入书斋不会是想看到千璇老师吧。”

    这话顿时引来了在场的其他学生哄然大笑。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严尘生冷笑了一声,不屑地说道:“你也不撒泡尿照一下自己,就凭你也想去见千璇老师?凭你也配吗?还是滚吧。”

    “严学长,话不能这样说。”陶婷过意不急,忙是替李七夜说话,说道:“李道兄只是想入书斋而己,没有其他的想法。”

    “没其他的想法?”严尘生一见陶婷为李七夜说话,心里面就更加不爽了,他对陶婷本来就有意思,现在陶婷反而为李七夜这样一个平凡普通的男人说话,他心里面能痛快吗?

    “婷学妹,你是历练少,不知道人心险恶。有些人心里面尽藏着下流龌龊的想法,尽想着去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学妹,你还是离这种人远一点好,以免得落入魔掌。”严尘生冷笑地盯着李七夜。

    陶婷对李七夜有亲切感,把李七夜当作自己朋友,现在严尘生却如此贬低李七夜,这顿时让陶婷心里面不痛快了,她也不由板着脸,冷声地说道:“不敢劳学长忧心,李道兄并不是这样的人。”

    陶婷平时与大家是有说有笑,与同学们关系都很好,严尘生也觉得自己追求陶婷是很有机会,现在却因为一个默默无名的小辈,陶婷却对自己冷下了脸,这顿时让严尘生心里面冒起了怒火,这怒火是直泼向李七夜的。

    “天神书院不是闲人可以来的地方,也不是哪个阿猫阿狗随便在这里停留的地方。”此时严尘生脸色一沉,冷冷地对李七夜说道:“现在识相的,就立即滚!”

    “如果不滚呢?”本来李七夜对于严尘生的态度是无所谓,但严尘生这样的话却让李七夜目光冷了一下,不过他依然是淡淡一笑说道。

    “不滚?”严尘生双目露出杀机,冷冷地说道:“天神学院焉是你放肆的地方,但在天神书院闹事,是你自己找麻烦,这是与我们天神书院为敌!”

    不管对错,严尘生先给李七夜扣一个大帽子,就算真的是学院中的老师追责下来,那也是李七夜先闹事,他只不过是维持天神学院而己。

    “严学长,你这太过份了!”陶婷也看不下去了,她不由站在李七夜这一边,沉声地说道:“李道兄只是想进书斋而己,什么时候在这里闹事了,何加之罪,何患无词!”

    严尘生也没有想到这这个时候陶婷会帮着李七夜这样一个外人,而且当众反斥他的话,这顿时让他老脸通红。

    “学妹,你切莫被这种下流的人蒙蔽了双眼,莫被他的花言巧语欺骗了。”严尘生老脸搁不下去,立即强词夺理说道:“他如果真心想拜入我们天神学院,为什么以前不来,偏偏在这个时候跑来做插班生?谁知道他是不是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他只不过是借用你的善良来混入我们天神学院,以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

    “就是,学妹,千万别被一个外人欺骗了,学长这也是为了你好。”此时在场的其他学生都帮严尘生说话。

    因为严尘生不止是百堂的杰出学生,同时也是出身于大教,背后的靠山很硬,不少学生与他的关系极好。

    “獐头鼠目的小辈,居心叵测,敢潜入我们天神学院有所图谋,我第一个不会放过你,先把你废了。”此时严尘生先下手为强,捋起衣袖,双目一厉,露出了杀机,要对李七夜动手。

    “放肆,休得无礼!”就在一个十分悦耳动听的声音响起,但此时这个声音充满了威严,不怒而威,慑人心弦。

    在这一刻,一个女子从天而降,宛如仙子临世,仙姿出尘,当她降临瞬间,兰芝生香,宛如是大地回春,十分动人心弦。

    “千璇老师——”当看到这个女子从天而降的时候,不知道是谁忍不住叫了一声。

    这个从天而降的女子正是羽千璇,她是仙姿摇曳,动人心弦,让人为之怦然心动,但没有人敢心生邪念。

    羽千璇突然出现,这一下子让陶婷他们都呆住了,他们也没有想到羽千璇会真的出现在这里,毕竟平日里羽千璇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

    “老师,这个人欲对书院图谋不轨!”一见到羽千璇之后,严尘生立即是恶人先告状,先给李七夜扣了一个大帽子。

    “闭嘴!”羽千璇顿时秀目生威,不怒而威,当她秀目一睁的时候,宛如神剑慑人心神,让人心里面不由颤悚了一下。

    “一叶障目,粗鄙无知!”羽千璇立即斥喝严尘生,沉喝道:“目无尊长,以下犯上,轻则受罚,重则逐出门墙!”

    羽千璇也头痛,李七夜这样的存在能来天神书院任教当然是求之不得了,所以天神书院一下子答应了李七夜的要求。

    因为李七夜不想被人打扰,所以天神书院也未举行什么仪式迎接李七夜的到来,此事由羽千璇负责。羽千璇一直都留意等待着李七夜的到来,没有想到却偏偏发生这样的事情。

    羽千璇这样突然的话把在场的人都吓得呆了一下,特别是陶婷,顿时是瞠目结舌,她看着李七夜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本来她还以为李七夜是想天神书院来求学,做一个插班生,没有想到李七夜竟然是一个老师。

    “李公子乃是来学院任教。”羽千璇冷斥严尘生,冷声地说道:“现在速向李公子赔罪认错。”

    好不容易,严尘生这才回过神来,他被羽千璇如此斥喝,已经是脸上无光了,但却不敢去反驳羽千璇的话,只好巧词夺理,说道:“老师,我,我,我只是看他,他鬼鬼祟祟……”?羽千璇没有说话,也没有发怒,只是秀目一厉,目光一寒,神威镇慑人心,让人无法与之抗拒。

    被羽千璇的神威一镇慑,在场的学生都一下子心惊肉跳,双腿发软,严尘生也不由为之例外。

    此时严尘生不敢抵抗羽千璇的神威,只好心不甘情不愿,鞠了一下身,说道:“老师,抱歉了。”

    此时严尘生一点诚意都没有,他根本就不想向李七夜道歉,那只不过是慑于羽千璇的神威而己,所以他想只是鞠个身,轻飘飘地说上一句话,好借此混过去。

    “啪——”的一声,一个十分响亮的耳光响起,李七夜一个巴掌抽了过去,严尘生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被一巴掌抽飞,当场鲜血狂喷,牙齿都被抽掉了好几颗。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