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对于严尘生那审问一般的态度,李七夜反应平淡,淡淡地说道:“不是。”

    “不是书斋的学生,进书斋干什么,天神书院又不是什么清闲之地。”严尘生一开始就对李七夜没好感,心里面就对李七夜不爽,所以根本就对李七夜没有什么好态度。

    陶婷对李七夜有亲切感,她忙是为李七夜说话,忙是说道:“李兄是新生,他是想插班进书斋学点东西。严学长不如让李兄这里呆一下,我去跟老师说一说,看学院同不同意。”

    陶婷以为李七夜是想成为天神书院的学生,而且书斋学生少,招书学生的标准会底很多,所以陶婷想去找自己老师说说情,说不定李七夜还真能进入学院呢。

    “学妹,现在可不是新一届,学院不会招插班生的。”严尘生见陶婷如此的热情,心里面就更不爽了,他立即说道:“如果学妹随便把人介绍进来,万一出了什么事,那就不好办了。学妹,以我之见呀,他从哪里来,就回哪里去吧。”说到这里,他已经摆出要赶人走的姿态了。

    李七夜对于严尘生那要赶人走的姿态完全没放在眼中,只是淡淡地说道:“羽千璇羽姑娘在吗?”

    当李七夜一提到“羽千璇”的名字之时,严尘生他们这些学生顿时脸色一变了!一时间他们都盯着李七夜。

    羽千璇是什么人?那可是天神书院无数男学生心中的梦中女神,出身于古府,这已经足够彰显她的高贵无双了,美丽无双的容颜,那不知道让多少男人为之神魂颠倒,深不可测的道行,更是让人佩服得五体投地。

    可以说,在天神书院,提起羽千璇,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更是不知道有多少人为之神魂颠倒。

    “李道兄也认识?”连陶婷都十分意外,因为羽千璇的名字在天神书院太响亮了,就是对于陶婷来说,羽千璇那是高不可攀的神女,她都为之向往,可以说是她心里面的偶像。

    “见过一面,正好想见见她。”李七夜淡淡一笑说道。

    陶婷都被李七夜这样随意地话吓了一大跳,她轻轻地拉了拉李七夜的衣袖,低声地对李七夜说道:“李道兄,千璇是我们天神书院的老师,她不是学生,而且在书院地位极高,不是谁都能见的。”

    陶婷还以为李七夜是误会了,并不知道羽千璇的身份。

    “哟,原来是千璇老师的爱慕者呀。”在旁边一个学生笑了起来,冷嘲热讽地说道:“难怪会万里迢迢赶来天神书院,想入书斋不会是想看到千璇老师吧。”

    这话顿时引来了在场的其他学生哄然大笑。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严尘生冷笑了一声,不屑地说道:“你也不撒泡尿照一下自己,就凭你也想去见千璇老师?凭你也配吗?还是滚吧。”

    “严学长,话不能这样说。”陶婷过意不急,忙是替李七夜说话,说道:“李道兄只是想入书斋而己,没有其他的想法。”

    “没其他的想法?”严尘生一见陶婷为李七夜说话,心里面就更加不爽了,他对陶婷本来就有意思,现在陶婷反而为李七夜这样一个平凡普通的男人说话,他心里面能痛快吗?

    “婷学妹,你是历练少,不知道人心险恶。有些人心里面尽藏着下流龌龊的想法,尽想着去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学妹,你还是离这种人远一点好,以免得落入魔掌。”严尘生冷笑地盯着李七夜。

    陶婷对李七夜有亲切感,把李七夜当作自己朋友,现在严尘生却如此贬低李七夜,这顿时让陶婷心里面不痛快了,她也不由板着脸,冷声地说道:“不敢劳学长忧心,李道兄并不是这样的人。”

    陶婷平时与大家是有说有笑,与同学们关系都很好,严尘生也觉得自己追求陶婷是很有机会,现在却因为一个默默无名的小辈,陶婷却对自己冷下了脸,这顿时让严尘生心里面冒起了怒火,这怒火是直泼向李七夜的。

    “天神书院不是闲人可以来的地方,也不是哪个阿猫阿狗随便在这里停留的地方。”此时严尘生脸色一沉,冷冷地对李七夜说道:“现在识相的,就立即滚!”

    “如果不滚呢?”本来李七夜对于严尘生的态度是无所谓,但严尘生这样的话却让李七夜目光冷了一下,不过他依然是淡淡一笑说道。

    “不滚?”严尘生双目露出杀机,冷冷地说道:“天神学院焉是你放肆的地方,但在天神书院闹事,是你自己找麻烦,这是与我们天神书院为敌!”

    不管对错,严尘生先给李七夜扣一个大帽子,就算真的是学院中的老师追责下来,那也是李七夜先闹事,他只不过是维持天神学院而己。

    “严学长,你这太过份了!”陶婷也看不下去了,她不由站在李七夜这一边,沉声地说道:“李道兄只是想进书斋而己,什么时候在这里闹事了,何加之罪,何患无词!”

    严尘生也没有想到这这个时候陶婷会帮着李七夜这样一个外人,而且当众反斥他的话,这顿时让他老脸通红。

    “学妹,你切莫被这种下流的人蒙蔽了双眼,莫被他的花言巧语欺骗了。”严尘生老脸搁不下去,立即强词夺理说道:“他如果真心想拜入我们天神学院,为什么以前不来,偏偏在这个时候跑来做插班生?谁知道他是不是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他只不过是借用你的善良来混入我们天神学院,以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

    “就是,学妹,千万别被一个外人欺骗了,学长这也是为了你好。”此时在场的其他学生都帮严尘生说话。

    因为严尘生不止是百堂的杰出学生,同时也是出身于大教,背后的靠山很硬,不少学生与他的关系极好。

    “獐头鼠目的小辈,居心叵测,敢潜入我们天神学院有所图谋,我第一个不会放过你,先把你废了。”此时严尘生先下手为强,捋起衣袖,双目一厉,露出了杀机,要对李七夜动手。

    “放肆,休得无礼!”就在一个十分悦耳动听的声音响起,但此时这个声音充满了威严,不怒而威,慑人心弦。

    在这一刻,一个女子从天而降,宛如仙子临世,仙姿出尘,当她降临瞬间,兰芝生香,宛如是大地回春,十分动人心弦。

    “千璇老师——”当看到这个女子从天而降的时候,不知道是谁忍不住叫了一声。

    这个从天而降的女子正是羽千璇,她是仙姿摇曳,动人心弦,让人为之怦然心动,但没有人敢心生邪念。

    羽千璇突然出现,这一下子让陶婷他们都呆住了,他们也没有想到羽千璇会真的出现在这里,毕竟平日里羽千璇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

    “老师,这个人欲对书院图谋不轨!”一见到羽千璇之后,严尘生立即是恶人先告状,先给李七夜扣了一个大帽子。

    “闭嘴!”羽千璇顿时秀目生威,不怒而威,当她秀目一睁的时候,宛如神剑慑人心神,让人心里面不由颤悚了一下。

    “一叶障目,粗鄙无知!”羽千璇立即斥喝严尘生,沉喝道:“目无尊长,以下犯上,轻则受罚,重则逐出门墙!”

    羽千璇也头痛,李七夜这样的存在能来天神书院任教当然是求之不得了,所以天神书院一下子答应了李七夜的要求。

    因为李七夜不想被人打扰,所以天神书院也未举行什么仪式迎接李七夜的到来,此事由羽千璇负责。羽千璇一直都留意等待着李七夜的到来,没有想到却偏偏发生这样的事情。

    羽千璇这样突然的话把在场的人都吓得呆了一下,特别是陶婷,顿时是瞠目结舌,她看着李七夜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本来她还以为李七夜是想天神书院来求学,做一个插班生,没有想到李七夜竟然是一个老师。

    “李公子乃是来学院任教。”羽千璇冷斥严尘生,冷声地说道:“现在速向李公子赔罪认错。”

    好不容易,严尘生这才回过神来,他被羽千璇如此斥喝,已经是脸上无光了,但却不敢去反驳羽千璇的话,只好巧词夺理,说道:“老师,我,我,我只是看他,他鬼鬼祟祟……”?羽千璇没有说话,也没有发怒,只是秀目一厉,目光一寒,神威镇慑人心,让人无法与之抗拒。

    被羽千璇的神威一镇慑,在场的学生都一下子心惊肉跳,双腿发软,严尘生也不由为之例外。

    此时严尘生不敢抵抗羽千璇的神威,只好心不甘情不愿,鞠了一下身,说道:“老师,抱歉了。”

    此时严尘生一点诚意都没有,他根本就不想向李七夜道歉,那只不过是慑于羽千璇的神威而己,所以他想只是鞠个身,轻飘飘地说上一句话,好借此混过去。

    “啪——”的一声,一个十分响亮的耳光响起,李七夜一个巴掌抽了过去,严尘生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被一巴掌抽飞,当场鲜血狂喷,牙齿都被抽掉了好几颗。

第2056章 初到天神学院    李七夜往天神书院而去,陶婷也紧跟上,她想起了刚才的问题:“李道兄是要去哪个学堂呢?”“书斋。”李七夜平淡地说道。

    “书斋?”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陶婷不如愕了一下,李七夜的话完全是出于她的意料。

    天神书院的确是有五个学堂,人宗、帝府、圣院、百堂、书斋。

    但如果真正的计较起来,很多人所谈的是人宗、帝府、圣院、百堂这四个学堂,那怕人宗很少招学生,而且只招一二个学生,但人宗依然是让人津津乐道。

    反而书斋是很少学生去谈论,甚至可以说,如果有得选择的话,没有多少人愿意去选择书斋这样的一个学堂。

    虽然说,书斋是天神书院的一部分,书斋也传道授法,天神书院的老师也会向书斋的学生传授功法、讲解大道的奥妙,但更多时候书斋的学生是学习十三洲的修士界历史或者是阅读十三洲的风土人情。

    对于一个有心修道的人来说,拜入天神书院当然是为了修练大道,当然是为了有一天能承载天命。

    试想一下,让一位修士去学习十三洲的修士界历史,去撰写十三洲的风土人情,只怕没有几个修士愿意去干,大家来天神书院都是想学到飞天遁地的本事,又有谁愿意去当一个书呆子呢。

    所以一直以来书斋的学生是寥寥无几,虽然不如人宗那么罕有稀少,但也多不到哪里去。

    就比如现在这一届的书斋,听说整个书斋也仅仅只有几个学生而己。

    所以此时此刻,陶婷不由多看了李七夜一眼,虽然她与书斋没有什么往来,但书斋的几个学生名字她都知道,但就是没有李七夜这个名字。

    “道兄这是——”陶婷都不知道该如何询问李七夜好。

    看着陶婷那个模样,李七夜就想逗逗她,笑着说道:“我是新来的不行呀?”

    “只是,这个学期不招新生。”陶婷轻皱了一下眉头,都有些为李七夜操心,说道:“如果道兄想入书斋的话,只怕是要白跑一趟了,至少要等到下一届开学了才有机会了。”

    李七夜悠闲地笑着说道:“既然都来了,那就进去看看呗,世间的很多事情都说不准,有事者,事竟成嘛,说不定我运气好,一不小心就进去了。”

    “这也是。”陶婷想了想,觉得李七夜这话也有道理,她对李七夜有亲切感,不由热心地说道:“道兄,书斋离南门最近,道兄要去书斋最好走南门。南门正好有我们百堂的学长负责,我认识他们,我带道兄去。”说着为李七夜带路。

    李七夜本来是想逗一下陶婷,没有想到这个小姑娘竟然是如此的热情,这让李七夜不由露出了淡淡的笑容,在这恍然之间,在陶婷的身上他又好像是看到熟悉之人的影子一样。

    天神书院占地极为广阔,与其说是一个书院,更不如是一个疆国更为准确,整个天神书院拥有的山河是广阔无边,占地上百万里,可以说整个天神书院拥有的山河不会比任何大教疆国小。

    就算是陶婷带着李七放飞跃了,速度是十分快了,但赶到天神书院的南门,那也是需要花小半天的功夫。

    在前往南门的途中,两人本是无话,陶婷又想起了一件事情,她忍不住问李七夜,说道:“李道兄,有一件事不知道该不该问?”“但说无妨。”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陶婷想了一下,问道:“上次李道兄来我陶村,只怕是不仅仅是路过吧?当然,若有冒失之处,还请李道兄见谅。”

    “是的。”李七夜看了陶婷一眼,也没有瞒她,徐徐地说道:“我正好去看一看。”

    陶婷听到这话,不由犹豫了一下,沉吟片刻,最终还是开口问道:“是我们村中的那座小庙吗?”

    事实上,她在心里面已经猜到了一些了,她在心里面敢肯定,李七夜来他们陶村,肯定是为了那座小庙而己。

    李七夜轻轻地点了点头,说道:“没错,正是那小庙,很久没有去看看好,正好有这个时候,就去看看。”

    “小庙中有什么呢?”这一次陶婷想都没有想,脱口说道。

    对于这座小庙,陶婷也是十分的好奇,她问过村里的所有老人,谁都不知道这座小庙是怎么样的来历,谁也不知道这座小庙究竟是什么时候建的,在年纪最大的老人记忆中,小庙在很早很早就有了,而且他们父亲之前就有了,或者他们陶村一开始的时候就有这一座小庙了。

    陶婷对这座小庙充满了好奇,在以前这一座普通的小庙并不引人注意,她小时候生活在小庙中也没有去留意,这样的一座小庙就好像是他们陶村生活中的一部分一样,大家都习惯了它的存在了。

    但这一次却彻底的让陶婷对小庙有无穷的好奇心,她想打开这座小庙,但不论她怎么样的努力,都是打不开这座小庙,那怕是她用尽了九牛二虎的力量,都一样无法打开这座小庙。

    最后陶婷手段用尽了,依然无法打开那扇看起来平凡的木门。

    虽然说陶婷她自己不敢说是一位绝世高手,她在天神书院的百堂之中也算是一位佼佼者,单以力气而言,她就可以力拔山岳,但却偏偏无法撼动那扇看起来很普通的木门。

    完全无法打开这扇木门,这让陶婷彻底明白这座小庙根本就不像看来那么简单,这座小庙中一定藏有大秘密,但她却无法知道这个秘密。

    所以,在这个时候她不由想到了突然到来的李七夜,但李七夜已经离开了,人海茫茫,又让她往哪里去寻找李七夜呢。

    这一次意外地见到李七夜,这不免让陶婷为之惊喜,所以此时她忍不住问起李七夜有关于小庙的事情。

    李七夜看了看陶婷,此时陶婷也看着李七夜,她那一双秀目中充满了希冀,充满了向往。

    看着这样的眼神,李七夜心里面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当年他又何尝不是看到这样的一双眼睛呢,又何尝不是看到这样的充满希冀、充满向往的眼神呢。

    “当然,若是李道兄不愿意说,那是小妹唐突了,就当小妹没问过。”见李七夜沉默,陶婷以为李七夜不愿意说,忙是解围地说道。

    李七夜心里面轻轻地叹息一声,淡淡地说道:“并非是我不愿意去说,这种东西有时候也讲点机缘,讲点缘份,若是没有那个缘份,就算你知道了也无法强求,它只会像一枚钉子一样钉在你心里面,让你拔之不去,会成为你道心中的魔障。”

    李七夜这样的话让陶婷愕了一下,十分的意外。

    “如果你真想知道,那就多用心。”说着,李七夜指了指自己的心脏,轻轻地说道:“用心去感受,用心去聆听,只有你的心去听了,去感受了,你就能打开一扇门。”

    “用心?”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陶婷不由为之怔了一下。

    李七夜点了点头,看着陶婷,轻轻地说道:“但,你要记住,当你打开一扇门之后,世界也会为你关上另一扇门。这样的事情在世间没有对与错可言,只是看你的选择,看你们自己怎么去走?”“关上另一扇门?”陶婷不由喃喃地说道,李七夜这样的一席话充满了玄机,让她都无法去领悟。

    李七夜只好是轻轻地叹息一声,若是换作是在以前,他是不会告诉陶婷,毕竟他们的祖先已经作出了选择了,但现在时代不一样了,大世将尽,未来充满了凶险,所以李七夜给了陶婷一个选择,也是给了他们陶村一个选择。

    至于未来他们能怎么样走,那就只有靠他们自己了,毕竟他们祖先曾经想让子孙远离喧嚣杀伐,只希望子孙历代平静地繁衍下去而己。

    不知觉间,李七夜和陶婷来到了天神书院的南门了。

    在天神书院的南门人影寥寥无几,只有三五个学生在那里负责登记和迎接学长学弟们回来。

    因为南门是一个比较偏僻的山门,它离其他学堂都远,唯有比较近的就是书斋,而且书斋也没有几个同学,所以从南门回来的学生没有几个。

    当李七夜和陶婷出现在南门的时候,让留在这里相迎的学生都不由双目一亮,当然大家的目光都停留在了陶婷身上。

    陶婷也是一个大美女,虽然是无法与梅素瑶这样的绝世美女相比,但她也是一个清秀脱雅的美女。

    “婷学妹,你那么早就回来了,你们陶村离学院那么远,我还以为你会慢几天才回来呢?”在这里的几位学生中走出一个年纪最大也最英俊最有气势的男学生来,他十分热情地对陶婷说道,他对陶婷大有献殷勤的意思。

    “村里面没有什么事,所以我就提早回来了。”陶婷也是一个平易近人的女孩子,并不高高在上,也不显得冷傲,说道。

    “你们村离学院甚远,我还担心学妹路途遥远,想去陶村接学妹回来,没有想到却被老师安排在这里迎接同学们,实在是过意不去。”这位男学生忙着向陶婷大献殷勤。

    “多谢严学长。”陶婷点头说道:“这位是李道兄,他也是与我同行的,他今日是来书斋的。”

    此时陶婷也把这位男学生为李七夜介绍,说道:“李道兄,这位是我们百堂的杰出天才,严尘生学长。”

    当陶婷介绍的时候,这位叫严尘生的男学生和其他在场的男学生这才去注意到李七夜,可以说在此之前他们的注意力都在陶婷身上,李七夜这么平凡的一个青年,他们看一眼之后就不会去多留意。

    一听到李七夜与陶婷一路同行,严尘生在心里面有些不乐意了,他本来就对陶婷有意思,现在李七夜一个陌生男子却与陶婷同行,这让他心里面多少有些不痛快。

    而陶婷则对李七夜感到亲切,所以为李七夜说些好话而己。

    “你是书斋的学生吗?”严尘生看了李七夜一眼,态度完全不一样,特别是看到李七夜那毫不起眼的模样,更是心生慢怠,根本不把李七夜放在眼中。

    毕竟严尘生是百堂中杰出的学生,而李七夜这样的平凡无比的人根本就对他构不成什么威胁,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