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当这个狮头人身的人走了之后,引起了不少天神书院的学生议论,大家都猜测这个人究竟是谁。

    “或者真的是百族的仙王。”见到这个狮头人身的人不敢露真身,遮蔽真容,有学生猜测地说道。

    这样的猜测,很多人都认同,如果是神、魔、天三族的大帝,他们根本就不需要去遮蔽真容,神、魔、天三族与百族一直都不和,这是天下人皆知的事情。

    就像羽沦魔帝一样,他来打劫天神书院,光明正大,根本不需要去遮蔽自己的真容,那怕他们羽沦世家立足于骄横洲,而羽沦魔帝依然敢光明正大来抢,根本就不怕被人知道这件事情。

    反而这个狮头人身的人却不敢露真身,这就引得了大家的猜测了,如果真的要论顾忌,或者百族的仙王才是有顾忌,毕竟天神书院被百族视为兴盛的源泉,如果百族的仙王都攻打天神书院,这的确会招来百族的议论,会让子孙后人为之诟病。

    如果真的是百族的仙王,遮蔽真身,那也的确是可以想象的事情。

    “哼,说不定还是我们天神书院出来的仙王呢,忘恩负义的东西,也不想一想天神书院是如何培养他们的,现在天神书院有难,不来求援算好了,还背后刺我们天神书院一刀,卑鄙无耻!”有学生忿忿不平地说道。

    这位学生的话让很多学生心里面一凛,事实上,在合璧双仙王说出这样的话之后,也很多好学生私底下认为这位狮头人身的人就是天神书院出身的仙王,但大家不敢说出口而己,毕竟他们不是合璧双仙王,说话没有那种顾忌。

    “慎言为好,这可是事关仙王陛下的名誉,没有铁证,最好莫信口开河。”有学长显得慎谨,开口提醒地说道。

    这位学生的话了不是没有道理,天神书院毕业的仙王用手指都能数得出来,像扶石仙王、合璧双仙王都来天神书院救援,那么如果没来的仙王,岂不是都有嫌疑。

    正是因为如此,这位学长才会提醒其他的学生慎言,毕竟这关系着仙王的清誉,这是非同小可的事情。

    虽然是得到这位学长的提醒,但这位学生在心里面依然是忿忿不平,冷哼了一声。

    事实上,不止是天神书院的学生对于这位狮头人身的人身份存疑,就是那些大帝仙王也一样对于这个人的身份存疑,他们也想知道这个人究竟是何来历。

    毕竟,大家都是打天神书院的主意,他们都是竟争对手,对这样的竟争对手多一份了解,那就更好。

    只可惜,这位狮头人身的人并没有透露太多的信息,那怕是由羽沦魔帝、百炼仙帝这样的存在,都无法推算这个人的脚根。

    但,垂涎天神书院的不仅仅只有这些大帝仙王、无敌上神而己。

    “轰、轰、轰”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道门被强行击穿,刹那之间,一个魁梧的影子出现在了天神书院的天空上,这个影子出现之时,如一尊无上神祗压塌诸天一样,他身后沉浮着一座古老的神殿,在这神殿之中端坐着一尊尊的无上神祗,神威无限,似乎这是众神的世界,在这样的世界里,任何生灵都会为之颤抖,任何强者都必须为之訇伏。

    “众神殿”看到这个影子身后那座古老的神殿,有人尖叫一声。

    “众神殿”听到这个名字,天神书院不知道有多少学生为之骇然失色,抽了一口冷气,说道:“众神殿都来了吗?”

    “百臂战神来了。”看到这个魁梧的影子,就算是一些没有露脸的上神,也不由脸色一变,喃喃地说道:“众神殿也要趟这趟浑水呀。”

    “道友,又是为何而来?”此时老院长的声音响起,徐徐地说道。

    “不敢,我们众神殿只求一物。”此时魁梧的影子开口,说道:“希望天神书院能通融一二,冒犯之处,还请见谅,他日必定向诸位请罪。”

    这个魁梧的影子把话说得如此客气,这让很多人都面面相觑,明明是抢劫,却说得如此的斯文,却说得如此的雅气,这样的话都让人服了。

    “不知道道友所求的是何物?”老院长的声音回荡着。

    “我们众神殿所求的东西很轻,只需要贵院收藏的《荒莽古典》便可。”魁梧汉子,也即是百臂战将,他徐徐地说道:“只要贵院愿借《荒莽古典》供我们众神殿一阅,我们众神殿二话不说,转身便走,待我们读完此典,他日必还给贵院。”

    “《荒莽古典》?”听到百臂战神要借的东西,就算是大帝仙王、无敌上神都不由为之相视了一眼。

    “《荒莽古典》这可是好东西,当年是终南神帝一脉的无上宝典。”就是羽沦魔帝也不由双目发亮。

    “只怕让道友失望了。”老院长说道:“《荒莽古典》乃是帝后的嫁妆,天神书院从不外借,若是道友有心皈依我们天神书院,他日必定能阅读到《荒莽古典》。”

    原来百臂战神所要借的《荒莽古典》乃是一部无上宝典,曾经是终南神帝收藏中的珍宝之一,后来终南神帝的女儿嫁给飞仙帝的时候,这部《荒莽古典》初当作为嫁妆之一带着嫁给了飞仙帝。

    后来飞仙帝建立了天神书院,这部《荒莽古典》一直留在了天神书院,成为了天神书院的重要宝典之一。

    虽然说天神书院大量的书籍秘笈是对所有学生开放,但也有一些书籍秘笈是不对外开放的,比如说这部《荒莽古典》就是不对外开放,只有地位达到了定程度之后的老师才能借阅。

    “那我们众神殿也只能说抱歉了,到时候我们也只有强借了。”百臂战神霸气十足地说道。

    百臂战神这样的话让不少人为之心里面一凛,百臂战神这话并非是恫吓。

    众神殿,号称十三洲最强大的传承之一,在众神殿没有大帝仙王,只有上神,但众神殿却是世间聚集最多上神的地方,有人说,天、魔、神三族的上神有很大一部分都加入了众神殿。

    可以说众神殿乃是上神云集,它们的实力可以碾压众多的帝统仙门,甚至有人说过,在十三洲没有几个人能惹得起众神殿,甚至连天权这样的存在都要给众神殿三分情面。

    百臂战神,他本身就是一尊极为强大的上神,拥有着十一个图腾,威名赫赫,曾经是有着极为惊人的战绩。

    现在他站在这里说出这样的话,就代表着众神殿的立场,如果天神书院不交出《荒莽古典》,他们众神殿绝对不会罢休的。

    想一下面对着众神殿这样的庞然大物,不知道有多少门派传承都会为之毛骨悚然,都会为之心里面悚然。

    “众神殿要强借,我们天神书院随时欢迎。”老院长也是古井不波,说道:“要饭的不怕头上虱子多。”

    “好,天神书院就是天神书院,这样的魄力我佩服。”百臂战神大笑一声,说道:“既然是如此,那我们众神殿就向你们天神书院强借《荒莽古典》了,繁星满天之时,我众神殿必定会来再访,不见宝典,我们众神殿不撤兵!”说完,百臂战神转身就走。

    百臂战神这样的话让大家都抽了一口冷气,百臂战神这样的话那简直就是要跟天神书院死磕,百臂战神说出这样的狠话,那简直就是不死不休。

    当然,百臂战神说出这样的话之后,在场的一些大帝仙王也是相视了一眼,百臂战神这话不仅仅是说给天神书院听,也是说给在场的所有人听。

    百臂战神这话不啻是警告了在座的所有人,不论是谁,都别想打《荒莽古典》主意,这本无上宝典是他们众神殿要定了,谁敢与他们众神殿抢,那就是与他们众神殿为敌。

    当然,在场的大帝仙王、无敌上神也能听得懂百臂战神的话,就算刚才有人打《荒莽古典》的主意,此时都打消了念头了。

    毕竟天神书院的好东西多如牛毛,没有必要为了一本无上宝典与众神殿死磕,再说了,这本无上宝典也不一定适合自己。

    百臂战神走了之后,天神书院的很多人心里面都沉淀淀的,特别是天神书院的学生,心里面更是忐忑不安,他们都知道大灾难来临了。

    在天神书院之中,唯一老神在在,安定从容的就是李七夜了,他坐在大殿之中,张眼望了一下天空,只是淡淡一笑。

    “公子要动手了吗?”看到李七夜突然睁开了双眼,站于身旁的刘金胜立即说道:“且让我为公子开路如何?”

    “金胜呀,不急,太着急的话,那就打草惊蛇了,这么一天的盛会,实在不容易,千百万年都能得蓬上一回,要有耐心,安心等待,我们等着,再多等一会儿。”李七夜悠闲地笑着说道。

    “公子等何人呢?”刘金胜问道。

    “十二天命的大帝仙王呀。”李七夜露出了浓浓的笑容,悠闲地说道:“只有这样级别的存在来了,那才热闹。”

    李七夜这样的话,让刘金胜心里面为之一凛。(未完待续。)

第2125章扶石仙王    听到了百炼仙帝这样的话,有很多人都不由屏住呼吸,不论是天神书院的学生,还是暗中的一些大帝仙王,大家都等待着老院长的回答,大家都想知道这是真是假。

    “只怕道友的消息有误,天神书院并没有这样的东西。”老院长的话响起。

    百炼仙帝笑着说道:“道兄,我们明人不做暗事,也不说什么堂皇的话,到了我们这一层次的人,有些事想瞒都瞒不了,我们既然都来了,那就是消息不会有误!肯与不肯,那是道友的一句话而己。”

    百炼仙帝此时再次相逼,大家都望着天神书院,大家都想知道天神书院是如何回答的。

    “是真是假,那就让后人去判断吧。”老院长的声音响起,不分烟火,说道:“莫说我们天神书院没有这样的东西,就算是我们天神书院也不会与道友交易,道友请回吧。”

    老院长如此干脆地回绝了百炼仙帝的要求,这让很多心里面浮想联翩,这究竟是天神书院拥有着足够强大的实力,足可以对抗任何大帝仙王的围攻,还是天神书院宁折不屈。

    “道兄,既然我们都来了,那就没有空手而归的道理了。”百炼仙帝徐徐地说道:“既然道友不愿意做这个交易,那我们只有强取了,在繁星满天之时,便是我们攻打天神书院之日,到时候得罪之处,那还请道兄包涵。”

    百炼仙帝这样的话让大家心里面都为之一凛,百炼仙帝已经说出了这样的话了,那么他们攻打天神书院那是志在必得了。

    先有羽沦魔帝他们四位大帝,现在又有百炼仙帝他们,一时之间,天神书院可以说是群雄环伺,一不小心,天神书院还真的有可能被灭掉,到时候整个天神书院都变得支离破碎。

    此时大家也没能责怪百炼仙帝什么,天神书院危难,天神书院的底蕴是人人都垂涎三尺,现在百炼仙帝也是光明正大来抢天神书院的重宝,这也符合修士界弱肉强食的规律。

    事实上,百炼仙帝不抢,也一样有其他的大帝仙王来抢。

    “百炼兄,第一苍天兵书,你们可吞得下去?”此时羽沦魔帝看着百炼仙帝,笑着说道。

    “能不能吞下去,羽沦道友可以来试一试。”百炼仙帝笑着说道:“我们九界的仙帝也想一战你们三族的大帝,要不趁这个机会开辟一个战场。”

    “百炼兄的热情,在下受之不起,他日有空,再与百炼兄切磋一下。”羽沦魔帝也不生气,大笑地说道。

    “随时奉陪”百炼仙帝也毫不客气,说道:“不够凭你们羽沦世家四位大帝,只怕不够我们几个道友来瓜分!”

    “百炼兄放心,他日有空再开辟一个战场,我们再掇上几位道兄,领教一下九界仙帝的无敌之术。”羽沦魔帝也毫不客气地说道。

    “行”百炼仙帝大笑,霸气地说道:“等结束了这里的事情,那大家就来聚一聚,我们倒想见一见你们三族的十二天命大帝的无敌!”

    一时之间,羽沦魔帝和百炼仙帝两个人也是火药味很浓,这也是不足为奇的事情,因为神、魔、天三族的大帝把九界仙帝视为眼中钉,而九界仙帝也一样看神、魔、天三族的大帝不顺眼,颇此见面火药味冲天,那点也不足为奇。

    “怎么,大帝仙王聚会吗?”在这个时候,一个金石一般的声音响起,一个人徐徐踏空而来,一步一脚印,这是一位老者,神色淡泊,似乎超然物外一样。

    “大家都瞅着我们天神书院,都垂涎三尺,是不是欺我们天神书院无人呀。”这个老者眨眼之间来到天神书院之外。

    “学生扶石,相助来迟,请老师见谅。”这个老者到来之后,一鞠身,神态自然,而又不失恭敬。

    “扶石仙王,是扶石仙王,我们天神书院出身的仙王!”此时有天神书院有学生一听到这个称号之时,不由大叫一声,有不少学生显得特别的激动。

    天神书院处于危难之间,群雄环伺,在这一刻天神书院宛如是群狼环伺的一块肥肉,让不少学心提心吊胆,但现在一位仙王来助,顿时让不少天神书院的学生十分激动,天神书院出身的仙王终于来支援了,至少还有仙王记得天神书院的点滴之恩!

    扶石仙王,是天神书院出来的仙王,他出身于疏流,毕业于天神书院,是一位拥有八条天命的仙王!

    疏流,乃是骄横洲的帝统仙门,它由九界仙帝的厌物仙帝所创,除了厌物仙帝本身之外,还有两位仙王。疏流是一个很淡泊的传承,比起很多成千上万弟子的帝统仙门来,疏流的弟子很少,每一代的弟子不超过十个,所以在骄横洲疏流的名气不算大,但实力绝对是不容小觑。

    “扶石进来吧。”老院长的声音响起,允许扶石仙王进入天神书院。

    扶石仙王前来救援,这顿时让天神书院的学生都士气一振,并非是说所有的大帝仙王都只垂涎于天神书院的宝物,依然有仙王并没有忘本,依然记得天神书院的恩情。

    扶石仙王迈入了天神书院,他进入天神书院之后,又转过身来,笑着说道:“诸位既然来了,又怎么不敢现身呢?作为大帝仙王,抢劫也好,杀人也罢,做得光明正大一点,不要像老鼠洞的老鼠,尽丢我们大帝仙王的威名。”

    “我就赞同扶石兄的话。”百炼仙帝笑着说道:“躲躲藏藏的,这像是有身份的人吗?既然敢来杀人抢劫,还怕别人报复不成?还怕丢掉自己的面子不成?”

    “这话有道理。”羽沦魔帝也笑着说道:“我们或许不是英雄,我们或许是杀人魔王,但至少不是躲在暗中放冷箭的小人,在暗中放冷箭,那丢我们大帝仙王的面子。”

    百炼仙帝和羽沦魔帝的话让很多人面面相觑,就算是天神书院的学生,他们也觉得百炼仙帝和羽沦魔帝的话有意思,他们虽然是趁人之危,他们的确是来抢劫天神书院的,但他们却做得光明正大,没有半点龌龊之心。

    这样的做法反而让人更容易接受,毕竟修士界是弱肉强食,这是很正常的事情,哪一个修士一路走来,没有抢劫过任何敌人?

    当然,躲于暗中的人没有露脸,不管他们是出自于什么目的,不论他们是为了抢劫天神书院而来,还是抱着观望的姿态而来,他们都没有露脸,至少暂时没打算露脸。

    扶石仙王进入了天神书院之后,整个古世界的气氛不但没有轻松下来,反而变得更加凝重。

    这就像羽沦魔帝所说的那样,天书书院这条巨鲸已经虚弱了,一群凶鲨虎视眈眈,而且虎视眈眈的凶鲨是越来越多。

    “砰”的一声响起,就在气氛显得凝重之时,突然有一个巨大的身影踏碎虚空,出现在了虚空之中。

    在这个时候,有一个像怪物一样的身影站在那里,这个人乃是狮头人身,身体十分的庞大,看起来像是一座高山一样站在那里。

    “天神书院的道兄们请注意了,我们在繁星满天之时必攻打天神书院。”此时这个狮头人身的人开口说道:“道兄们准备好了,若是天神书院被灭,莫怪我们心狠手辣。”

    突然冒出了这样一个怪物的人,开口便说要攻打天神书院,霸气十足,让很多人都不由相视了一眼。

    “道友,既然都来了,何不露个真容呢?”羽沦魔帝打量着眼前这位狮头人身的人,笑着说道。

    “我觉得也是,露个真容也好。”百炼仙帝也笑着说道:“你也约定要在繁星满天的时候攻打天神书院,这莫让人误会,我们可不是与你们一伙的。”

    然而,这个狮头人身的人却不理会沦羽魔帝和百炼仙帝,他一双眼睛十分深邃,直盯着天神书院。

    “不知道这位道友如何称呼。”对于这个狮头人身的人叫嚣,老院长的声音响起,十分平和。

    毫无疑问,这位人是遮蔽了自己的真身,没有人认得出他的来历,也没有人能推算他的脚根,当然这个人遮蔽自己的真身,那是有他的道理的。

    “称谓,那只不过是一个符号而己。”这个狮头人身的人徐徐地说道:“战场上一见生死便可,无需拘泥。”

    “藏头露尾,不会是百族的仙王吧。”此时一个清脆的冷哼之声响起,一个娇巧玲珑的身影出现在天神书院,这正是合璧双仙王之一的郭馨月。

    合璧双仙王一直都没有离开,他们留在了天神书院,他们是天神书院的守护神,天神书院危在旦夕,他们更加不可能离开了。

    “以我看,何止是百族的仙王,这只怕还是我们天神书院毕业的吧。”此时合璧双仙王的杨振威也出现了,冷冷地说道。

    这位狮头人身的人并不回答合璧双仙王的话,他只是冷冷地说道:“我话已带到,你们准备吧,这将会是一场生死苦战!”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