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巨兽狂潮落幕,一轮轮激战之后,天神书院终于斩杀了所有入侵的巨兽?21??禽,被屠杀百万之后,古世界的所有巨兽凶禽都不敢再跨越雷池半步。

    虽然说,在古世界之中依然不少有巨兽凶禽注视着天神书院,但是因为被屠杀的巨兽凶禽实在是太多了,天神书院把无数的巨兽凶禽杀破了胆子,所以古世界就算是有更强大的巨兽凶禽关注着天视书院,但都不敢再冒贸入侵天神书院。

    此时天神书院尸骨如山,巨兽凶禽的尸体堆积满了整个天神书院,庞大无比的巨兽尸体甚至是直插天穹,兽血流淌于天神书院大地上,聚积成了奔腾的血河。

    可以说此时放眼望去,整个天神书院是触目惊心,处处尸骨如山,处处是血流成河,让人看得心惊肉跳。

    血腥味不止是弥漫于整个天神书院,甚至是弥漫于整个古世界,按道理来说在这样的荒莽世界,血腥味会吸引来许多的凶兽巨禽,但是现在古世界的巨兽凶禽闻到如此浓郁的血腥味之时,都不由打了一个冷颤,被吓得皮毛都竖了起来。

    激战之后,天神书院开始打扫战场,而躲在堡垒之中的学生们都纷纷走出来,加入了打扫的行列。

    当看到尸骨如山的场面之时,天神学院的无数学生也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气,但是紧接着许多学生又兴奋起来,特别是对于百堂的学生来说,那是兴奋得不得了。

    因为被斩杀的巨兽凶禽实在是太多了,而很多老师只仅仅是取了这些巨兽凶禽最珍贵的精华,如道骨,如内丹,剩下的东西全部都便宜了天神书院的学生了。

    一时之间,天神书院成千上万的学生都十分积极十分勇跃地打扫战场,大家甚至是恨不得把这堆积成山的巨兽凶禽占为己有。

    要知道,这些巨兽凶禽少则是活了几万年、几十万年之久,多则是上百万年之久,这种生存于古世界的巨兽凶禽可以说全身都是宝,让人垂涎三尺。

    “哇,巨龙呀,快点,我们刮龙鳞……”当看到如一条山脉一般巨大的巨龙倒在天神书院,所有的学生都兴奋起来了。

    虽然南帝斩杀了巨龙,但南帝那也只不过是仅仅取它几件最珍贵的东西而己,其他的东西他都懒得去动手。

    眼前这一条巨龙虽然是怪兽一脉,并非是真龙,但依然是珍贵无比,它全身都是宝,如龙鳞,如龙爪,如龙筋!

    “我们抽龙筋,快点了,让帝府的同学冲上来了,就没我们的份了,我们先抽脊背的龙筋,这是最好的东西了……”有学生三五成群,蜂涌而上。

    把龙爪斩下来,喂,你们圣院就了不起呀,这只龙爪是我们百堂这群学生最先占有的,现在这只龙爪归我们,你们去砍另一只。”也有学生抢起龙爪了。

    当然了,在这样的局势之下,大家也最多是嚷嚷吵上几句而己,没有谁会为这些巨兽凶禽的尸体大打出手,毕竟天神书院的巨兽凶禽尸体多得数不过来,有这个时间打架,不如早点去抢其他的尸体。

    “这是五彩神鸾的异种吗?”有学生站在一只巨鸟尸体前感慨,看着五颜六色的羽毛,都十分的震撼,他也是第一次接触到这种神禽的异种。

    “感慨个屁呀。”跟他一同来的同学一巴掌抽在他的后脑勺上,骂道:“快点动手,我们把这只鸟的尾部羽毛拔下来,这是异种神羽,如果都拔下来,可以炼成两把神扇,可以扇五行风火,还不快点,慢了就被人抢了。”

    这个学生回过神来,打了一个激灵,立即狂奔过去,说道:“快了,快了,快拔毛。”

    一时之间,天神学院所有的学生都干得热火朝天,所有的学生都为了打扫战场而忙碌,拔毛的拔毛,剥皮的剥皮,剔骨的剔骨。

    可以说天神书院的老师根本就不用担心没有人去打扫战场,在这短短一二天之内,堆积成山的巨兽凶禽的尸体全部被啃掉。

    啃到最后了,只剩下一些骨架了,而天神学院的很多学生,特别是百堂的学生都不会放过任何有价值的东西。

    “这些巨兽凶禽的骨头也值点钱呀,拿来熬膏吧。”有学生纷纷把巨兽凶禽的骨架打碎,熬炼成药。

    “是呀,这一副龙骨多么的巨大,熬成龙膏,那拿到外面也能卖个惊人的价格,毕竟能熬出很多的龙豪来。”有学生立即动手拆起了龙骨。

    “兽血也能入药了,把它炼成精华,那也是十分可贵的。”也有学生纷纷地架起了药炉,把大量的兽血引入药炉之中,要把它炼成精华。

    在短短的时间之内,天神书院堆积如山的巨兽凶禽尸体被打扫得干干净净,打扫到了最后,连骨渣都不存,地上的兽血也被收拾得干干净净,可以说很多学生连一丁点有价值的东西都不放过。

    在短短时间之内,天神书院又恢复了平日里的清爽,再也看不到尸骨,再也闻不到血腥味呢。

    “唉,这一次发财了,什么时候再有巨兽凶禽入侵。”天神学院的学生们吃饱喝足之后,都不由感叹地说道。

    可以说这一次让很多的学生发了一笔横财,特别是对于百堂的学生而言更是如此。百堂的很多学生是出身于草根,他们自己的财产是少之又少,就算他们宗门有什么好东西,也轮不到他们这样的小辈,更何况他们宗门也拿不出什么好东西。

    所以这一次打扫战场百堂的学生是主力,他们不会放过任何有价值的东西。像巨兽凶禽这种收获,平日里怎么可能轮得到百堂这些学生。

    现在天上掉下了这么一笔巨大的财富,百堂的学生又怎么可能不努力呢,所以,百堂的学生就像群蚁一样扫荡着战场,连骨渣都不放过。

    当然有努力,有辛勤,那必定是有收获,很多百堂的学生都是赚得口袋鼓鼓的,有着一副吃饱喝足的模样。

    激战结束,战场清扫完毕,天神学院的学生都以为凶险已经过去了,但他们却不知道,凶险那只是刚刚才开始而己,巨兽凶禽的入侵,那只不过是大餐之前的点心而己。

    “轰、轰、轰……”就在所有学生都以为天神书院归于平静之时,突然之间,一阵轰鸣之声响起,那是铁骑踏碎虚空的声音。

    “轰”铁骑从天边踏空而来,踏碎了天穹,而且它的速度极快,宛如一把尖刀一样瞬间从天边刺穿虚空,瞬间抵达了天神书院之外。

    这一支铁骑旌旗飞扬,杀意凌天,宛如是钢铁洪流一样,整支铁骑爆发出来的冷厉之气让人为之不寒而栗,让人一看便知道这支铁骑是久战沙场。

    “这,这是人圣的仙王军团”这支铁骑瞬间抵达于天神书院之外,有学生看到铁骑那飞扬的旌旗,不由大叫一声说道。

    “对,的确是人圣的仙王军团!”很多学生都纷纷认出了这支铁骑的来历,吃惊地说道:“人圣的军团是来助我们天神书院吗?”

    “人圣的军团呀,这可算是我们这个时代最强的军团了,这支军团当年可是伏击过金戈,曾经大战战王世家的无敌军团,可谓是战绩显赫。”有人族的学生看到这支军团,不由为之骄傲地说道。

    当年人圣伏击金戈,最终使得金戈承载天命失败,虽然说后来天族也曾为金戈报仇,尽管人圣也是失去了第一次承载天命的机会,但是人圣的威名已经是远扬十三洲。

    甚至有很多老一辈都看好人圣,大家都觉得人圣在这个时代能扛起百族的大旗,能带领百族对抗神、魔、天三族这一个时代的大帝!

    虽然说,在大道上,古启航明显走得更远了,但在个人威名上,人圣却远远高于古启航,人圣是百族这一个时代的领袖,而古启航则是闲云野鹤。

    所以,在骄横洲,如果提到人圣,那不知道多少人为之骄傲,特别是人族,更是以人圣为傲,很多人都一致认为人圣必定会是这个时代百族的领袖。

    “砰”此时一只天马跃空,瞬间跃于仙王军团之前,跃于天神书院之外。

    天马神骏,宛如是万古无双的战马,全身肌肉贲起,充满了爆发力,让人一看便知道能跨跃九天十地的一匹神驹。

    天马神骏,但马背上的人更为神俊,那是一个青年,眉如月,眼如星,整个人光彩夺目,不论是走到哪里,都会吸引住人的目光,特别他的一双眼睛,宛如夜空上的晨星,可以指引着众生在黑暗中前行。

    马背上的青年仙威弥漫,他宛如是天仙之子,在他的举手投足之间就有着无穷的魅力,让人对于十分的信任,十分的佩服,似乎他不需要说话,就已经拥有着足够的说服力。

    “人圣”有学生看到这个青年,不由大叫一声。

    “是人圣,真的是人圣,我竟然见到了人圣本人了”甚至天神学院有不少女学生花痴地尖叫。(未完待续。)

    :访问网站

第2120章人圣寻仇    人圣,这个名字在骄横洲充满了魔力,可以说在骄横洲年轻一代没有什么人能比得上人圣了,就算是古启航都不行,可以说人圣乃是万众所归。

    至于天神书院,那就更不用多说了,人圣当年在天神书院读书,天神书院不知道有多少学生是他的拥趸,不知道有多少学生对他是崇拜无比。

    人圣,四条天命的仙王,更是拥有着人族两大古血之一的无止!可以说,人圣已经是极为优秀了,年轻一辈难有人能与之匹敌,百族之中也没有人比他地位更高了,至少这个时代是如此。

    “人圣呀,比画像还要帅一千倍一万倍。”有天神书院的女学生十分花痴地说道。

    一时之间,天神书院不知道多少学生望着人圣,崇拜无比,敬佩得五体投地。

    “宗政拓,有何事呢?”此时,天神书院的院长现身,徐徐地说道。

    说起人圣,大家都知道人圣,可以说大家都快忘记了他的名字叫什么了,也很少人敢去叫人圣的名字。

    但,这里是天神书院,那怕人圣已经成为了仙王了,他依然曾经是天神书院的学生,特别是天神书院的院长,更是有资格直呼人圣的名字,人圣那也只不过他众多学生中的一员而己。

    在天神书院之前,人圣也不敢托大,亲自下马,见到天神书院的院长,鞠身,一拜,徐徐地说道:“学生见过院长,听闻书院有难,故此学生带兵前来支援。”

    看到人圣的一举一动,不知道征服了多少学生,特别是女学生。

    “人圣就是人圣呀,那怕成为了仙王了,依然是礼贤下士,依然是谦虚无比。”有女学生花痴地说道:“书院有难,第一个来支援,有情有义,男儿当是如此,能嫁给这样的男儿,此生无憾也。”

    听到人圣此话,天神书院的院长也没有多少的情绪波动,点头,徐徐地说道:“有这个人便好,便好,允你们扎营于外面。”

    虽然说人圣已经成就了仙王,也是当今威名赫赫,但是千百万年以来,天神书院又不是没出过仙王,至于上神,那就更多了,连一叶仙王都曾经在天神书院读过书,比起如一叶仙王他们这样的成就来,人圣的成就也不算是特别的惊艳。

    “老师有差遣之处,开口便可。”人圣再拜,说道。

    天神书院的院长也只是轻轻点头,没有多说什么,这并非是他自负托大,他本身就是绝世强者,论实力,他不会比人圣弱,更何况,人圣也只不过是他学生而己。

    “老师,学生有一个不请之情。”此时人圣又拜,郑重地说道。

    “说吧。”天神书院的院长看着他,徐徐地说道。

    “老师也知道,孔前辈乃是学生的护道人,前些日子,孔前辈的儿子六剑少皇死于学院之中,孔前辈闭关还未出,所以学生想知道具体情况,还望老师指教。”此时人圣鞠首说道。

    人圣口中的孔前辈,便是九剑上神,也就是他的护道人。

    天神书院的院长多看了他一眼,轻轻摆手,徐徐地说道:“此事,你休问也罢。”

    人圣突然提起这件事情,这让天神学院的许多学生都一下子屏住了呼吸,大家都知道,六剑少皇是被李七夜杀死的,而李七夜是天神学院的老师,这件事情可不是小事。

    九剑上神他儿子被杀死,他绝对是不会善罢甘休,而他又是人圣的护道人,他将会站在九剑上神这一边,还是站在天神书院这一边呢。

    被天神书院的院长如此一说,人圣沉默了一下,随之又郑重地说道:“老师,并非是学生多嘴,我所知,惨死之人,不止仅仅是孔前辈的儿子,还有思神宗、纵天教的传人。他们都是当今俊杰,现在他们三人却惨死于书院,此事若是没有一个说法,只怕对书院不利。”

    “此事,就此作罢,你莫问为好。”天神书院的院长摇头,他说出这样的话,那已经是为人圣好了,因为他比任何人清楚,李七夜这样的存在,根本就不是人圣所能惹得起的,像李七夜这样的存在,仙王又如何,说屠杀就屠杀!这样的事情他又不是没有做过!

    天神书院的院长如此的话,如此的态度,这让人圣为之愕了一下。

    事实上,何止是人圣愕了一下,天神书院很多学生在心里面都很好奇,这个李七夜究竟是怎么样的来历呢,竟然能让天神学院如此的庇护着他。

    要知道,李七夜一口气杀了书院三子,而且书院三子都是大有来历,纵天少主是一门五仙王的传人,而思宗神子则是一门四仙王的继承人,六剑少皇也是十一个图腾上神的儿子。

    三个天才同时被杀,不论谁对谁错,这都将会让天神书院面临着很大的压力,毕竟纵天教他们也不是好惹得,若是天神书院不给一个交待,说不定天神书院从此会与纵天教他们结仇。

    但是,现在天神书院的院长完全没有澄清这事的打算,也完全是没有断定谁是谁非的打算,就算是纵天少主他们三个人都被杀死了,似乎天神书院根本就不需要向纵天教他们一个交待。

    “老师,学生并非是冒失,只是此事是非曲直,应有个论断。”人圣沉吟了一下,说道:“孔前辈的儿子,也不能死得不明不白,不然学生也是左右为难。”

    对于人圣这样的要求,天神书院的院长不由皱了一下眉头。

    “人是我杀的,有什么话就跟我说吧。”就在天神书院的院长打算劝一下人圣之时,一个悠然的声音响起。

    听到这个声音,天神书院的院长彻底不去管这件事情了,他已经明白人圣具体是怎么样的命运,这就掌握在他自己的手中了。

    “是李老师——”一听到这声音,天神学院的学生都纷纷望去,很多人低声地说道。

    此时只见李七夜浮现在了书斋的上空,身后的刘金胜端了来了一把椅子,李七夜就这样大马金刀地坐在了天空之上。

    人圣也向李七夜这边望去,看到李七夜如此姿态,他也双目一凝,踏空而起,往书斋而去,眨眼之间就抵达了李七夜的面前。

    “哼,这个李七夜未免是太霸道、太嚣张了吧,先是与启航老师为敌,现在又招惹人圣,那低调一点会死吗?走到哪里都惹是生非,好像跟谁都过不去一样。”有一些倾慕人圣的女学生看到这样的情况,心里面就不爽,冷哼一声说道。

    “嚣张又如何,霸道又如何,凭着一朵十四瓣的大道花,他就有资格嚣张,他就有资格霸道。这样的成就,那可不是能吹嘘出来的,实打实的真本事,如此有真本事的老师,天神书院绝对是好好地供着……”

    “……一尊仙王算得了什么,只要有这样的老师留在天神书院,想要多少仙王,想要多少上神,都能培养得出来,所以说,就算七夜老师捅破了天,天神书院都会为他兜底。”有远见的学生知道李七夜的价值,所以淡淡地说道。

    人圣行至书斋的上看,目光落于李七夜身上,他也完全看不出李七夜的深测,他一抱拳,徐徐地说道:“不知道道兄如何称呼?”

    “无名小辈而己,不值得一提。”李七夜平淡地说道。

    这就是人圣与刘金胜之间的差距,刘金胜就算不知道李七夜的来历,但他见到李七夜之后,就明白李七夜惹不得,但人圣却无法知道这样的一个事实。

    “六剑少皇可是道兄所杀?”人圣说话也是有理有据,也没拿仙王之威压李七夜。

    当然,在天神书院拿仙王的架子不一定有用,毕竟能在天神书院当老师的人,哪一个是善茬,甚至有不少老师本身比一般的大帝仙王还要强大。

    “不知少皇是犯了何罪,值得道兄如此的痛下杀手。”人圣徐徐地说道。

    “杀了就杀了,何需用太多的言辞。”李七夜平静地说道:“去吧,现在非常时刻,莫自误。我杀人,无需借口,杀之便可。”

    这话一出,让在场的学生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气,这样的话实在是够霸气,要知道,人圣可是拥有无止血统的四天命仙王,李七夜竟然如视他无物一般,根本就未把李七夜放在眼中。

    “这够霸道的吧。”天神书院的学生也不由喃喃地说道。

    李七夜这样的话,都让人圣脸色大变,毕竟当着众人的面说出如此的话,那简直就没把他放在眼里。

    这不能说他人圣是个高傲的人,他一尊四天命的仙王,在骄横洲怎么也算得上是呼风唤雨的人物,现在李七夜完全不把他当作一回事。

    “道兄,我是真诚请教的。”人圣徐徐地说道:“虽然说这里是天神书院,但也不能就此滥杀他人,并非是说杀了便杀了,这终究需要一个公道!”

    “你来请教又如何?”李七夜笑了一下,徐徐地说道:“难道给你一个很好的理由,你就此揭过此事,就此化解这里面的恩怨,你就能让什么九剑上神不为他儿子报仇?”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