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此时思宗神子他们也要把李七夜拉下水,在他们看来,重宝就在眼前,没有谁不会怦然心动的,更何况,现在天神书院在危难关头,若不趁这样的大好时机混水摸鱼,那实在是太过于可惜了。

    听到思宗神子这样的话,李七夜都不由露出了笑容。

    李七夜只是露出笑容,还未说话,纵天少主误以为李七夜是怦然心动了,就说道:“老师若是有兴趣,便加入我们,好处自然少不了你的。”

    “你们知道吗?”李七夜露出了浓浓的笑容,徐徐地说道:“我这个人最讨厌的一件事你们知道是什么吗叛徒!就像是你们这样的叛徒!”

    被李七夜这样一说,纵天少主他们三个人不由为之脸色大变,他们相视了一眼。

    “哟,什么时候你会变得这么高尚。”六剑少皇不屑地说道:“重宝就在眼前,我就不相信你不会心动,嘿,说得那么高尚,无非是想独吞而己!”

    六剑少皇早就不怕与李七夜撕破脸皮了,所以他说话比纵天少主他们冲了很多。

    “高尚也好,独蚕也罢。”李七夜淡淡地一笑,徐徐地说道:“今天我在这里,谁想取走书斋的重宝,那是痴人说梦。”

    纵天少主脸色一沉,冷冷地说道£:“老师,你想保护这里的宝物也好,想独吞也好,但最好还是审度一下当前的局势,俗话说得好,识务者为俊杰,否则把自己的性命搭进去了,那一切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就凭你们三个吗?”李七夜露出了浓浓的笑容,悠闲地说道:“只怕就凭你们三个还远远不够看,三只跳梁小丑而己。”

    被李七夜如此一说,纵天少主他们顿时脸色十分难看,他们好歹也是当今的天才,特别是纵天少主,更是一尊拥有一个图腾的上神。

    现在在李七夜口中是变得那么的一文不值,被李七夜如此的邈视,让他们三个人心里面特别的不爽。

    “好大的口气,我们倒想领教一下”六剑少皇比思宗神子、纵天少主他们两个人更冲动,他怒目一张,立即怒喝道。

    六剑少皇冲出来,想挑战李七夜,但一下子被纵天少主和思宗神子拦住了。

    “老师,我们只是马前卒而己,就如老师所说的那样,我们就是踏梁小丑,不值得一提。”此时拦住了冲动的六剑少皇,纵天少主徐徐地说道:“或者如老师所说的那样,我这样的小人物不入老师的法眼……”

    “……但是,我们这样的马前卒也只不过是望望风,跑跑腿,后面还有大群的大帝仙王,到时必定有十二天命的大帝仙王出手,不管老师是为了保护书斋的重宝,还是想独吞,那么,老师你可就要掂量一下自己了。”

    此时纵天少主的话中充满了威胁,此时他是搬出了背后的大帝仙王来恫吓李七夜,毕竟,凭他们三个人的名气是无法吓得住李七夜。

    现在连十二天命的大帝仙王都搬出来了,希望能借此吓住李七夜。

    “十二天命的大帝仙王又如何。”李七夜反应平淡,徐徐地说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仅此而己。”

    见李七夜不受威胁,纵天少主他们三个人脸色一沉,他们三个人不由相视了一眼,在这个时候他们有些骑虎难下。

    最后纵天少主机灵,他向李七夜一抱拳,说道:“不管老师你是如何想的,总之,我们话是传到了,我们跑腿的任务也就完成了,我们也就此告辞,山不转水转,他日总会相逢!”

    此时纵天少主他们心里面打算先撤退,因为他们摸不清楚李七夜真正的实力,所以他们先离开这里,再找人商量对策,待有万全之策再一次来也不迟。

    说下了这样的台面话之后,纵天少主向思宗神子、六剑少皇他们两个人丢了一个眼色,欲转身便走。

    “既然来了,还想走吗?”在纵天少主他们想转身离开之时,李七夜已经堵住了他们的去路了,淡淡地笑着说道。

    见李七夜赌住了去路,纵天少主他们脸色一变,他们三个人都不由相视了一眼。

    “老师,你这是想谋杀学生吗?嘿,老师独吞宝物,谋杀学生,那可是大罪。”思宗神子阴阴地一笑,说道。

    “谋杀就谋杀。”李七夜完全无所谓,说道:“对于我而言,那都只不过是死人而己,至于是谋杀,还是为天神书院清理门户,那都是无足轻重之事。”

    纵天少主他们没有想到李七夜做事完全不安理出牌,什么手段施在李七夜身上都起不到作用。

    “轰”的一声巨响,纵天少主他们三个人相视了一眼,话不多话,瞬间祭出了自己的宝物。

    在轰鸣声中,仙王之威瞬间喷涌而出,在这个时候纵天少主和思宗刘子都纷纷祭出了仙王之兵,而六剑少皇“铛”的一声,也是六剑出鞘,瞬间是六剑护体。

    “老师,你可是执意要与诸位大帝仙王为敌吗?我知道老师底蕴无双,但是一旦是十二天命的大帝仙王出手,一切都将会成定局,天神书院崩灭的命运,谁都无法挽回。”此时纵天少主冷冷地说道。

    “废话太多了,我给你们一个出手的机会。”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杀”纵天少主他们三个人相视了一眼,大吼一声,瞬间出手,两件仙王之兵“轰”的一声巨响,直轰杀向了李七夜,“铛、铛、铛”的剑鸣不止,六把神剑合一,劈斩天地,一剑绝杀,直斩向了李七夜。

    “太弱了。”面对轰杀而来的两件仙王之兵和神剑,李七夜连眼皮都没有撩一下,“嗡”的一声响起,体魄瞬间璀璨,瞬那之间双仙体爆发。

    “砰”的一声响起,重慢领域瞬间打开,整个领域瞬间无量重、无限慢,纵天少主他们三个人都刹那之间被重慢领域镇压。

    “砰、砰、砰”三声响起,在这刹那之间,纵天少主他们三个人齐跪了下去,鲜血狂喷,吓得他们仙王之兵护体,但依然是“喀嚓、喀嚓”的碎裂之声响起。

    “这点本事,也想挑战我,太不自量力了。”李七夜笑了一下,在这刹那之间,他一下子转过身来,望着天空,徐徐地说道:“既然来了,就出来吧。”

    李七夜话一落下,空间波动了一下,只见古启航瞬间出现在天空上,他一抱拳,说道:“七夜道兄了不得,神通无敌,启航佩服得五体投地。”

    “启航老师”看到古启航,纵天少主他们都不由为之一喜,大叫地说道。

    此时古启航脸色一沉,冷冷地斥喝道:“糊涂,作为天神书院的学生,天神书院危难之时,那当是拼死保护书院,怎可以心生贪念,此乃是重罪,应重罚!”

    “是,是,是学生错了,不应该见财起贪念,请老师给我们一个自新的机会,我们必定会好好报效书院的。”纵天少主他们三个人也聪明,立即低下头,一副忏悔的模样。

    见纵天少主他们都低头认错了,古启航向李七夜抱拳地说道:“七夜道兄,他们三个乃是年少气盛,年少无知,只是被宝物迷惑了心智,现在他们也有悔过的念头,请七夜道兄给他们一个悔过自新的机会,让他们将来好好报效天神书院。”

    “如果我说不呢?”李七夜淡淡地一笑,徐徐地说道。

    “这个”古启航沉吟了一下,说道:“七夜道兄,他们罪不至死,这等大事,该由书院诸位老祖定夺,不如且让我把他们锁在地牢,等灾难过后再发落他们也不迟。”

    “不,我现在就要斩他们于此地。”李七夜露出笑容,悠闲地说道。

    “七夜道兄,随意把学生处死,这只怕不符书院的规定吧。”古启航沉吟地说道。

    “书院的规定?”李七夜露出了浓浓的笑容,徐徐地说道:“我就是学院的规定,我说的话就是规定,这足够吗?”

    古启航顿时露出不悦的神态,沉声地说道:“七夜道兄这太专横独断了,作为天神书院的老师,必定要以天神书院的规定为准绳,否则的话,天神书院就没有纲纪了,天神书院必定乱成一团。”?“没错,我这个人就是专横独断,你有意见吗?”李七夜打断了古启航的话,说道。

    “好”古启航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沉声地说道:“既然是如此,启航也就只有冒犯了,不论如何,启航誓死都要维护天神书院的纲纪,任何人都不得有违背于天神书院的纲纪!”

    “说得很好听,比唱得还要好听,伪君子做到这样的地步,那也算是一种水平。”李七夜点了点头,赞声地说道。

    被李七夜这样一嘲笑,古启航顿时脸色一变。

    李七夜曲指一弹,把纵天少主他们三个人弹飞,纵天少主他们三个人狂喷了一口鲜血但终究是脱困了,他们脱困之后,立即躲到了古启航的身后。

    “老师,他深不可测”此时纵天少主低声提醒古启航说道。(未完待续。)

第2115章谋取书斋    今天在天神学院李七夜已经是威名赫赫,放眼整个天神书院谁不知道李七夜,谁不忌惮李七夜?

    更别说在此之前曾与李七夜为敌的纵天少主他们三个人了,在此前纵天少主他们还会轻慢李七夜,并不把李七夜放在眼中。&中文&小说..

    但现在不一样了,连仙王都要卖李七夜三分情面,更何况他们区区几位学生呢。

    同时让纵天少主他们警惕的不仅仅是他们心里面害怕李七夜,也是因为他们心虚。

    “老师,我,我们是追杀一群怪蚁来这里的。”看到李七夜,思宗神子心里面跳了一下,说话都不是特别的利索。

    当然了,他们所谓的追杀一群怪蚁,那只不过是借口而己。思宗神子会御兽之术,他们正好遇到了一群怪蚁,换作对于其他的学生来说,遇到这样的漏网之鱼,先杀了再说。

    但思宗神子他们却不是这样做,他们本来就需要借口进入书斋去浑水摸鱼,现在遇到这样的一大群一大群会钻地的怪蚁,那岂不是天助他们?

    所以思宗神子便用自己的御兽之术把这一群群的怪蚁赶到了书斋,让这一群群的怪蚁钻入了地下,如此一来,他们就有借口,可以光明正大地在书斋挖掘起来。

    因为以古启航的推测书斋所藏的重宝很有可能埋在书斋的地下,具体是什么地方,古启航也说不准,他只能给纵天少主他们三个人大致的位置而己。

    事实上,古启航对于书斋所藏的重宝究竟是什么,他也不是特别的清楚,但是他得到的消息可以百分之百肯定,书斋藏有着一件惊天无比的宝物,至于这件宝物是什么,连传道消息给他的人也不是特别清楚。

    只能肯定的是,这件宝物极为逆天,而且还藏在了天神书院,甚至可以说,这件宝物有可能是天神书院的根基。

    试想一下,天神书院是何等的强大,天神书院是何等的底蕴,如果这样的一件宝物都是天神书院根基的话,那么这件宝物就是太恐怖,太逆天了,绝对是值得任何人放手一搏。

    正是因为如此,古启航才会在天神学院毕业之后,依然留在天神书院任教,他就是想得到这件宝物,可惜,在以前古启航也曾在书斋琢磨过,没办法找出什么端倪,唯有可能就地往地下挖掘了。

    在平日里,如果他是往地下挖掘,那一定会惊动天神书院的老祖们,到时候他就会捅了马蜂窝。

    所以趁着这一次的灾难,古启航怂恿纵天少主他们对书斋进入一次深度的挖掘,希望能借此能看出一些端倪,看一下天神书院的这件重宝究竟藏在什么地方。

    “追杀怪蚁?”李七夜看着纵天少主他们,淡淡一笑,说道。

    “是的。”纵天少主忙是说道:“老师,这一群怪兽钻入了我们书斋,它们潜入了地下,若是不趁早把它们从地下赶出来,只怕会为害我们天神书院,这必将会成为心头大患。”

    李七夜不由露出了笑容,点了点头,说道:“勇气可嘉,区区小事,交给我便可以了,我会灭掉这些怪蚁的。你们还是去巡守其他的地方吧,天神书院很大,各处都需要人手。”

    李七夜这话让纵天少主他们三个人愕了一下,他们也没有想到李七夜会这样做,一时之间他们都接不上话来,都不知道该怎么说好。

    他们本来就是有备而来,他们就是冲着书斋地下的宝物而来,就在此时让他们放弃,这让他们又不甘心。

    “老师,怪蚁众多,只怕老师人手不够,学生愿意留下,为老师做苦力,任由老师差遣。”此时纵天少主他们三个人相视了一眼,最终思宗神子忙是说道。

    好不容易到嘴的鸭子,他们又怎么会让它飞了呢,现在书斋一片安静,老师学生们不是忙着抵抗斩杀外面的巨兽凶禽,就是躲了起来了,可以说偌大的书斋也就只有李七夜一个人而己,如果错过了这样的一个好时机,只怕以后就轮不到他们了。

    如果说他们能得到天神书院这样的一件重宝,就算他们不能独吞,献给他们宗门的仙王,那么他们都是宗门的大功臣,未来必定能得到宗门的仙王器重,到了那个时候,他们可以说是前途无量,必定呼风唤雨。

    “区区蚁蝼而己,举指便灭,不需要劳烦,速速去吧。”对于想留下来的纵天少主他们,李七夜轻轻地摆了摆手,说道。

    李七夜再一次把话堵死了,这又一次让纵天少主他们无话可说了,但是他们好不容易等到了这样天赐良机,他们又怎么能就这样放弃呢。更何况,他们背后还有古启航支持,更有很多的仙王大帝支持,他们更加不会放过千载难蓬的立功机会了!

    “老师,蚁蝼众多,万一有遗漏,那就麻烦大了,说不定会留下后患,为害我们天神书院,学生愿意留下来为天神书院做点事情,把所有的怪蚁赶尽杀绝,一个都不能留。”纵天少主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神态郑重地说道。

    “是呀,是呀。”思宗神子忙是附和地说道:“老师,天神书院是我们的家,不能掉于轻心呀,俗话说得好,千里之堤,溃于蚁蝼。万一让一二个蚁蝼活下来了,那必将会成为后患,为害我们天神书院。”

    “这种事情你们放心吧,区区小蚁蝼,逃不过我们的手掌心。”李七夜随意,摆手,说道:“速去吧,这里不该是你们久留之地。”

    又一次被李七夜拒绝了,一下子让思宗神子他们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最后纵天少主他们三个人相视了一眼,再看了看书斋这片天地,要知道,现在书斋一片的安静,除了他们之外,就只有李七夜在了,这可是大好时机,如果错过了这样千载难蓬的时机,那就不会再有。

    最后纵天少主他们将心一横,既然都做了,那就一不做二不休了,更何况他们背后有古启航撑腰,还有很多的仙王大帝撑腰,他们有着这么硬的靠山,还怕李七夜一个人不成?

    “哼,老师,你这是什么意思!”此时六剑少皇第一个沉不住气,他本来就与李七夜是生死敌人,现在李七夜挡了他们发财的路,那就是新仇旧恨一同算了!

    “有什么意思?”李七夜看着六剑少皇那撕破脸皮的模样,不由露出了浓浓的笑容。

    六剑少皇冷笑一声,冷冷地说道:“我们这些学生要为天神书院做点事情,要把怪蚁赶尽杀绝,你却是再三的阻挠,这是什么用心?”

    “是呀,老师,我们可是一心为了天神书院。”见六剑少皇这样一说,纵天少主立即说道:“老师却再三阻挠,不会老师在这书斋之中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吧,或者老师这是别有用心。”

    “哼,就是,否则的话为什么怕我们留在这里。”六剑少皇冷笑起来,冷冷地说道:“你不会是为了书斋的重宝而来吧!”

    此时,六剑少皇他们不管三七二十一,先给李七夜扣一个罪名再说,自己先站稳脚。

    “你们也知道书斋有重宝呀。”李七夜露出了浓浓的笑容,悠闲地说道:“是谁告诉你们书斋里面有重宝的呢?”

    此时被李七夜这样一说,六剑少皇他们都一下子知道自己说错话了,他们都不由相视了一眼。

    “哼,这么说来,你也是为了书斋的重宝而来了!”既然话都说出来了,那就如同是泼出去的水,六剑少皇也不顾忌了,冷哼一声,冷冷地说道:“书斋的重宝,也不是你家的东西,你能染指,别人也一样能染指!”

    六剑少皇与李七夜本来就是有生死大仇,现在他也什么都不顾忌,索性把脸皮撕了,把话捅破,直接说出来了。

    六剑少皇一下子把这话捅出来,这让纵天少主他们想拦都拦不住,现在话都说出来了,他们还能怎么样?只能是豁出去了,咬牙干到底!

    “这么说来,你们也是想得到书斋的重宝了。”李七夜也并不意外,悠闲地说道。

    就凭六剑少皇他们三个晚辈,还没资格知道苍天殿这件事情,他们能知道,那必定是他们的背后有大帝仙王撑腰,否则的话,那怕六剑少皇他们穷其一生,也不可能知道这件天大秘密的事情。

    “老师不也是如此。”此时纵天少主冷冷地说道:“否则的话,天神书院大难临头,为何老师会坐在这里安然不动,不与其他老师一同并肩作战,斩杀怪兽。老师留于此地,无非也是想浑水摸鱼,趁机偷走书斋的重宝。”

    “你们觉得就凭你们,能取得走天神书院的重宝吗?”李七夜也不生气,淡淡地笑着说道。

    “老师,你是很强大。”此时思宗神子目光一冷,徐徐地说道:“但是,世间不只有你强大,在十三洲还有很多的大帝仙王,我们既然敢来,也不是贸然出手。老师若是识务,便与我们联手,若是有好处,必定少不了老师一份!”(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