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李七夜说出这样的一席话之时,顿时吸引了天神学院的所有老祖,也一下子吸引了所有的学生,道场之外的学生也不例外。

    “曾有很多人问过我说,老师,世间有仙吗?”李七夜说到这里,神态十分郑重,徐徐地说道:“在很多时候,对于这个问题,我都不去回答,因为这个问题没办法说得太细,说得太细,就会让你心里面生了魔障!”

    “……今天,我想说的是,在我们的世界,在九界,在十三洲,没有仙。但,这并不代表世间就没有仙!”李七夜徐徐地说道:“然而,仙,并不像你们心中所想象那样。在我们的头顶之上,抬起头来,你昂望着天空之时,你可以去发挥自己的想象,去幻想,去遐思……”

    “……你们或者能想象得到,盘踞在你们头顶上就是永生不死的仙人。但,你们却又有没有想过,或者盘踞在你们头顶上的是恶魔,是你们永远无法想象的阴影?”说到这里,李七夜神态郑重,继续说道:“或者是仙,或者也是魔,是仙还是魔,你不知道,别人也不知道。但,最终究竟是什么成为了仙,什么是成为了魔!是出身吗?是种族吗?或者是人生的经历?”

    “……这都不是,是一颗心脏,一颗道心!你的一颗道心,决定着你未来走向怎么样的一条道路,决定着你是仙,还是魔!”李七夜说道:“当你仰望这天空的时候,事实上,往往最终能决定你的,不是你的道行,不是你的世家,也不是你的人心际历,而是你的一颗道心!”

    “……大道漫漫,我们的道路很漫长,你强大的功力,或许能决定你能走多远,但是,决定你最终归宿的,却是你的道心!当你拥有一颗怎么样的道心之时,已经决定着你的位置了。心有多大,天才有多大,地才有多广……”李七夜徐徐道来,字字入耳,宛如是仙音一样。

    李七夜每字每句,都是缓缓道来,没有涉及到奥妙无双的功法,没有涉及到修练的方法,仅仅谈的是一颗道心!

    就是谈这一颗道心,却让所有人听得津津有味,不要说是在场的学生,那怕是在场的仙王、天神学院的老祖们,都一样听得津津有味,他们都听得忘却了所有,只有李七夜的一言一语。

    就算是要挑战李七夜的古启航也听得津津有味,可以说,李七夜这样的一堂课所讲的内容都是他以前所未涉及的东西,甚至可以说是他以前完全所忽略的东西。

    可以说,以前那怕天才如古启航,对于道心的关注那也是寥寥无几,对于他而言,还有什么比他绝世的天赋更重要呢?

    李七夜徐徐道来,在场的所有人之中,不论学生,还是天神书院的老祖,又或者是仙王,甚至如默千钧,都一样听得津津有味。

    可以说,李七夜这一堂课让不同的人有着不一样的领懒,天资差的人,听到的是对大道的坚持;天才学生,听到的是对初心的坚持;而更强者,如同仙王,则是对于自己未来的警惕。

    李七夜所说的内容,实在是太吸引人了,那怕是仙王都一样被深深吸引,引起了人无限的遐想。

    这就如李七夜所说的那样,世间有仙吗?若真的有仙,这又将会是怎么样的存在,而作为仙王,想通往真仙的道路,又将会是如何的坚持……

    李七夜徐徐道来之时,在道场中的所有人,没有任何大道共鸣,没有任何法则浮现,甚至连道壁都显得特别的安静。

    似乎,在这一刻不止是在场的学生、天神学院的老祖以及仙王们在聆听李七夜的授课,甚至连大道法则,甚至是无上大道,此时此刻都在静静地聆听着李七夜的讲课。

    一直以来,有人在道场中讲课,很多人以大道鸣和强弱来判断这位老师所讲的内容是好到怎么样的程度。

    但是,此时所脸都被李七夜所讲的内容深深吸引了,大家都忘记了身外的一切,没有人去关注大道鸣和,没有人去关注自己收获多少,所有人的人都忘记了这一件事情,他们所以记得的只有李七夜的那一言一语。

    “大道遥远,未来漫漫,这一条道路将通往何方,最终还是需要靠你自己,依靠你的道心指引着你前行,它照亮着你的道路……”最终,李七夜为这一堂课作了结束语,徐徐地说道:“今日这一堂课也到此结束。”

    李七夜话一落下之后,在场的所有人,不论是天神学际的学生还是天神学院的老祖,又或者是仙王们,他们都一时之间难于从这精彩绝伦的课堂之中回神来。

    当李七夜走下讲台之时,默老他们这个时候才从精彩绝伦的课堂中回过神来,在这个时候,整个山谷都响起了如同春雷一样的掌声。

    “啪、啪、啪……”的掌声不绝于耳,不论是默老他们这些天神学院的老祖,还是南帝他们这样的仙王,都纷纷站起来,以最大的恭敬和热情鼓掌,目送李七夜离开,向李七夜以致最高的敬意。

    可以说,李七夜的这一堂课实在是太精彩了,实在是了不得,就算是仙王老祖,都是收获惊人,让他们心里面有着全新的见识,李七夜的这一堂课是给他们再一次打开了一扇门户。

    从此至终,李七夜没有多说过一句多余的话,甚至连向古启航挑衅的半句话都没有去说,更准确地说,这是懒得去说。

    “大道花开了——”就在这一刻,不知道谁大叫了一声,在场的所有人都回过神来,目光都纷纷投向讲台后面的道壁。

    此时道壁上的道纹没有惊天动地的动静,甚至连道纹都没有丝毫的波动,只见有一朵大道花是静静地在那里绽放着,宛如是午夜兰花一般,十分的安静,十分的安宁,在夜间里悄悄绽放,也不在乎有没有人来观赏。

    “一片、二片、三片……”看着这朵大道花静静地绽放之时,有人默默地数着这朵大道花绽放的花瓣数字。

    “十二片——”当大道花绽放到十二片的时候,有学生大叫了一声,说道:“十二片花瓣的大道花——”

    “不,还没有结束,是十三片——”所有人看着大道花绽放到十二片的时候都以为终止了,没有想到大道花依然还在绽放。

    “十三片大道花,十三片——”此时连此前对李七夜不顺眼的天才学生都尖叫一声,说道:“是十三片大道花。”

    这话让在场的学生都抽了一口冷气,十三片大道花,这样的成就远在于一叶仙王和默老之上呀。

    要知道,一叶仙王乃是拥有十二条天命的仙王,至于默老,乃是天神学院最资深、最了不起的学生,现在李七夜这样的一位年轻老师,竟然超越了他们,在传道授业之上有着如此惊天的成就!

    “第三朵十三片花瓣的大道花诞生了——”就算是年轻一代的周老师他们都为之震撼,周老师喃喃地说道:“听说在很久以前就再也没有诞生过第三朵的十三片花瓣的大道花了。”

    “不对,不对,大道花还在绽放——”此时一直望着大道花的学生大声尖叫,说道:“是,是,是十四朵花瓣,是十四朵花瓣!”看到这里,这位学生激动得不得了。

    “什么,十四朵花瓣的大道花,这,这,这不可能吧,一直以来最高的只有十三瓣大道花呀——”这样的话把在场的所有学生都吓得一大跳,都不敢相信这样的话。

    但当所有的人都望去的时候,只见十四片花瓣的大道花静静地绽放着,它绽放在了那两朵拥有十三片花瓣的大道花之上。

    “十四朵花瓣——”年轻一代的老师都为之震撼,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无法相信眼前的这一幕,这样的一幕对于他们来说都是十分震撼的事情。

    “原来十三片花瓣并不是极限呀。”连周老师都不由失神,喃喃地说道。

    一直以来,道壁之上的大道花最多花瓣的就是十三瓣,而且一直以来都没有人再打破过,所以所有人都认为十三片花瓣乃是极限,没有想到十三片花瓣并不是极限。

    “十四片花瓣的大道花——”此时不论是谁,都为之抽了一口冷气。

    看着十四片花瓣的大道花,古启航都瞬间脸色发白,他对自己的天赋是一向来自负无比,甚至在他看来,他成为古神那是时间问题,迟早有一天他都会成为古神。

    可以说,古启航有着极大的信心,但在这刹那之间,看到十四片花瓣的大道花之时,古启航他感觉自己全身被人狠狠地拽了一下,好像有巨锤狠狠地砸在了他的胸膛上,让他吸呼都有些困难。

    十四片的花瓣,这让任何人都无法超越,就算古启航天赋最高,那怕他自认为自己能成为古神,能站在大道巅峰,那么,他都无法超越眼前这样的成就。

    就算他古启航成为了古神了,能比一叶仙王更了不起吗?只怕他是做不到!一叶仙王那也只是十二片花瓣而己,而李七夜却是十四片花瓣!

第2110章灾难来临    十四片花瓣的大道花静静地在那里绽放着,无声无息,不需要太多的言语,不需要太多的姿态,这一朵大道花就已经足够证实了李七夜,这就足够奠定李七夜在天神学院的地位!

    在刚才曾经是大言不惭的天才学生,此时都不由满脸通红,羞愧得无地从容,恨不得地上出现一条裂缝,他们好钻进去。

    从始至终,李七夜没有多看他们一眼,甚至连一句教训他们的话都没有,但此时此刻,所有曾大言不惭的学生都是羞愧得脸色通红,羞愧得无地从容。

    这样的感觉比李七夜当众狠狠地扇他们一个耳光还要难受,李七夜如果当众地狠狠扇他们一个耳光,至少他们还能入李七夜的法眼,现在李七夜连看都懒得多看他们一眼,连一句话都懒得去训斥他们,可以说,他们连被李七夜训斥的资格都没有,宛如蚁蝼那般的缈小!

    “十四片花瓣的大道花”一时之间,这些学生都失神了,久久无法言语。

    “又创了一个奇迹呀。”看着十四片花瓣的大道花,默千钧感慨万分,徐徐地说道:“岁月遥远,什么时候还能再一次聆听呢!”说着轻轻地叹息一声,摇了摇头,步履蹦蹒,缓缓离开。

    天神学院的老祖们都纷纷为默千钧让出一条道路来,合璧双仙王夫妻两人就像乖巧的学生挽扶着默千钧离开。

    “未来,希望依然光明。”最终连老院长都感慨万分,他明白李七夜讲这一课堂有着极深的意义,这不仅仅是为学生们授课而己,也是在警醒着他们这些人,警醒着如仙王这样的人物。

    最终,老院长向那朵十四片花瓣的大道花深深一鞠身,转身离开了。

    其他的天神学院老祖也都纷纷向这朵十四片花瓣的大道花深深一鞠身,大家都神态郑重恭敬。

    老院长他们离开之后,在场的学生都久久沉默着,没有哪一个学生敢说一句话,甚至没有人愿意打破这一份宁静,这一份宁静是对李七夜最大的敬意。

    此时就如古启航都是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神态十分的尴尬,是他最先向李七夜提起挑战的,而在这一场挑战之中,他也是取得了极为不俗的成就。

    可以说是年轻一代的骄傲,但是,此时此刻他却显得那么的微不足道,是显得那么的不值得一提。

    在李七夜还没有开讲之前,多少学生为他沸腾,但此时此刻,大家都好像是忘记了他的存在一样,大家都没有再多去看一眼他那朵六片花瓣的大道花。

    因为古启航的六片花瓣的大道花与十四片花瓣的大道花一比,那实在是太普通了,太普通了,这就像是一个绝世仙子与普罗大众的女子相比一样,所有人都会看到绝世仙子,而普罗大众的女子只会消失在茫茫的云海之中。

    此时古启航的老脸是一阵火辣辣的,从始至终,李七夜没有看他一眼,也没有跟他说上一句挑衅的话,似乎他就根本不存在一样。

    这一场挑战由他发起,在这其中,他是运用了多少的手段呢,但到了最后,整个舞台都是属于李七夜的,李七夜才是这个舞台的主角,而他古启航只不过是舞台不起眼角落中的一个小丑而己!

    最终古启航二话不敢说,默默无声地逃离了这里,虽然李七夜没有出半句话去羞辱他,但他却觉得这是他一生中最为耻辱的一刻,他就像是丧家之犬一样逃离了山谷。

    在此之前前的大言不惭的六剑少皇他们都脸色发白,不敢吭一声,也是无声无息地离开了,不敢惊动任何人,他们就像是丧家之犬夹着尾巴偷偷地逃走了。

    这一次的授课结束之后,整个天神书院变得特别的安静,就是平日里高傲无比的天才学生,在这个时候都变得安静无比,踏踏实实地读书,安安定定地修练,不再惹是生非。

    李七夜也是呆在书斋之中没有离开过,他整天闭门参悟,夜欣雪他们并不知道李七夜在参悟着什么。

    虽然说天神学院特别的宁静,但是天神学院的老祖们都清楚,这只是暴风雨之前的宁静而己,在宁静过后,将会有着一场暴风雨来临。

    不过,这一次天神书院的老祖们都有着信心熬过这一次的灾难,渡过一场暴风雨,因为他们已经有着充份的准备,更重要的是,在天神学院还有李七夜坐镇,这将会决定着这一场战争的关键!

    所以,天神书院的老祖们心里面充满了人心,那怕是有十二天命的大帝仙王来袭,天院书院都能经受得住。

    “砰”的一声响起,宁静的日子并没有多久,在宁静一些日子之后,在一夜之间,突然一声崩碎之声响起,好像是有什么挣脱了枷锁一样,这一声崩裂之声天神学院的所有人都听到了。

    听到这样的一声崩碎之时,许多学生急忙从住处跑了出来,大家都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了。

    “看”所有学生冲出来的时候,有学生大叫一声,往天空上一指。

    此时只见天空上出现了异象,此时此刻整个天神书院的空间都在波动,宛如大浪一样,在这一刻天神书院就好像是惊涛骇浪之中的一叶小舟,随时都会被这波动的空间所覆灭一样。

    “铛、铛、铛……”一阵阵金属铁链之声响起,只见空间波动的源头是一座小塔,这座小塔并不高大,它不是由任何神金仙铁所炼成,它乃是由符文聚炼而成。

    这样一座由符文聚炼而成的小塔,它全身由一条条大道法则链锁着,这一条条的大道法则也不知道是出自于谁之后,大气磅礴,似乎可以镇压万古一样。

    在这个时候这座小塔颤抖起来,似乎是要挣脱大道法则的链锁一样,一次又一次地颤抖,而且每一次颤抖都比前一次颤抖要厉害。

    随着小塔一次又一次的颤抖,大道法则就勒得越紧,好像是要把整座小塔勒碎一样,然而,大道法则勒得越紧,小塔颤抖得就越厉害,威力就越强大。

    就是因为这样的一座小塔疯狂地颤抖着,摇晃着整个巨大的空间,整个空间被摇晃得像是惊涛骇浪一样,疯狂地波动起来。

    “这,这是怎么回事呢?”看到这样的一幕,所有的学生都被吓了一大跳,都不知道发什么事了。

    “铛、铛、铛”在这个时候,天神学院的锣声响起了,天神学院的院长威严的声音传遍了天神学院的每个角落,说道:“非常时刻,所有学生速回安全堡垒,否则后果自负!”

    院长的警告响起之后,把所有学生都吓了一跳,此时很多学生才知道事态的严重,否则的话天神学院不会响起如此急促的紧锣之声。

    回过神来之后,天神学院的学生都纷纷逃回了安全堡垒,不敢出来,毕竟连院长都这样说了,那绝对是有大事情发生了。

    也有一些学生艺高胆大,仗着自身道行强大,拥有着了不得的宝物护体,竟然也不逃回堡垒,留在外面观看。当然,也有一些学生是心怀着一些不为人知的目的的,他们也没有回学院的堡垒。

    对于这些不回堡垒的学生,天神学院也不去过问,或许对于这些学生来说,也是一次生死磨砺。

    “砰”的一声响起,当天将亮的时候,突然之间,那座小塔崩碎了锁住它的大道法则,接着听到“轰”的一声巨响,整个空间如同掀起了亿万丈的风暴一样,刹那之间滔滔不绝的空间波浪如同汪洋大海一样,瞬间把天神书院淹没。

    “轰、轰、轰……”一阵阵轰鸣之声不绝于耳,整个天神书院都摇晃不止,好像是整个天神书院随时都会倒塌一样,吓得很多学生都心惊肉跳。

    最终天神书院慢慢地平静下来,那怕是惊涛骇浪的空间波动,都没有损伤天神书院丝毫,换作是其他的大教疆国,在如此恐怖的空间波动之下,早就是支离破碎,早就是灰飞烟灭了。

    当天神书院平静下来之后,有回过神来的学生不由冲出去一看,在这刹那之间,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一股荒莽无比的气息扑面而来。

    “外,外,外面的世界消失了”有冲到天空上观看的学生,骇然失色,尖叫一声。

    听到这样的尖叫,不少学生纷纷冲上天空,张目一望,他们看得目瞪口呆。

    虽然说,天神书院是占地极为广阔,但是,在天神书院往外一望,依然是能看到外面世界的许多大城疆国。

    但是,现在站在天神书院的天空上往外一望的时候,目光所及的是,那是一片极为荒莽的世界,一颗颗巨树参天,一座座神峰直插入天宇,一只只巨禽猛兽吞吐日月……

    在这刹那之间,所有的学生都感觉自己是处身于另外一个世界,似乎此时的天神书院不再是处于骄横洲,甚至不于是处于十三洲的任何一个地方,似乎这里是一个他们从来都不知道的世界!(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